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一絲陰霾】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一絲陰霾】


(今天的更新,二合一章長章節。)

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這句話算什麼?威脅?挑釁?還是不甘?怨憤?

杜維深深皺眉,卻縮回了手,腦子里一時間也無法平靜下來,只是下意識的將棺蓋推了回去。

今晚……還真是發現了好多的秘密啊!

眉宇之間帶著一絲苦笑,杜維深深歎了口氣。

環顧了一下四周。

嗯……如果說,這里是埋葬彌賽亞的墓地,那麼……怎麼出去?

周圍,好像沒有出口啊。

杜維正皺眉思索,心念剛剛一動,立刻就感覺到了上面的“永琱朣”之上的魔力波動發生了變化,很快,一道光柱射了下來,照在了自己的身上。

周圍的空間和光芒似乎瞬間扭曲了一下,片刻之後,光芒散去,他立刻驚訝的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之前的那個圓形廣場的中央平台上了!

“夷?這麼簡單就出來了?”杜維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可是身邊,很清楚的,那廣場上滿是被魔導炮轟出來的圓坑,腳下這個圓形平台上,雕刻的正是密密麻麻的地圖。的確是回到了剛才的那個地下迷宮里了。

不管怎麼說,杜維倒是松了口氣。他被之前的經曆弄得有些緊張了。之前進入魔神殿,也是一個開辟出來的單獨的空間,可是那個里面就仿佛被囚禁了一般,很難再出來。不過……想來這個地方,是埋葬彌賽亞的地點,又不是牢籠,所以沒有下什麼魔法禁制吧。

他正松了口氣,可是陡然就感覺到了腳下的這副地圖,仿佛……變了?!

只見腳下這圓形的巨大平台上。依然隱隱的散發著柔和的光芒,那光芒並不刺目,可上面原本雕刻地地圖的痕跡,卻仿佛在這魔力的光芒之下,一條一條原本雕刻出來的痕跡,那些路線。仿佛漸漸的變得柔軟起來,隨後開始扭曲,變形,改變了原來的位置,最後一個一個線條重新組合了起來……

“變,變了?”

杜維瞪大了眼睛。

這些線條猶如流水一般輕輕潺動,最後終于固定住之活,杜維仔細地看了一遍,又加上了心中的回憶做了一番印證,最後終于低聲呼喊了出來。

“地圖!變成了現在的帝都的模樣?!”

的確。這地圖仿佛經過了一番自主的“更新”一般,原來留下的痕跡宛然是萬年之前的魔都的地形,可現在,隨著魔法光芒的閃耀之後,地圖上地圖案,已經完全變成了現在帝都的地形模樣了!

城中的皇城,城東城西的神殿和魔法工會。還有城門,街道……杜維一一和心中認得的帝都的方位做了比較,居然一絲不差!!

“這東西,還會自己更新啊。”杜維驚呼了一聲。

不過,驚喜顯然不僅僅是這樣!

腳下整個平台上的魔法光芒依然沒有褪去地痕跡,只見這一條一條的紋路,漸漸閃耀著光芒,隨後,之間這碩大的平台地圖上,開始星星點點的出現了無數的亮點。那些亮點,有大有小,可是的時候只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地圖上,隨後很快就變成了大片大片,密密麻麻,猶如螞蟻群一般,肉眼根本都無法計算清楚,成千上萬……而且,數量依然還在繼續增加!

“這些……這些是……”

杜維瞪大了眼睛,而那些亮點。有的浮現出來之後,就停留在原地,而有的,則仿佛還在移動……

最後,地圖的周邊。比如說地圖上河流地北邊。也開始出現了零星的亮點,一個。兩個……十個……百個……

“難道是……”

杜維心里陡然生出了一個念頭。

難道是……監控魔法陣?!

換句話說,也就是用魔法弄出來的一個類似于,類似于……

類似于雷達一樣的東西?!

這下,杜維才真的發自內心的真正震撼了!

這樣一個東西,顯然是以埋藏在地下的大量的魔力水晶的魔力作為基礎,魔法陣的自動運轉,立刻就用魔法將整個地表地地形重新感應,更新成了帝都現在的模樣----這原本就已經夠神奇了。然而,這些魔法陣居然如此精妙,不但連那些建築地形能感應出來,就連……人也能被感應到!!

腳下那些密密麻麻的光點,一個一個,就代表著現在正在地面上的人們!尤其是這里,在皇宮的位置,似乎活動地光點很多----仿佛是不知道地表發生了什麼,半夜地時候,難道有大批禦林軍調動嗎?

杜維現在還不知道,因為他的無疑之間,引發了遠古地魔族魔法陣,讓建造在地面的白塔啟動,出現了奇異的光柱奇觀,引發了皇城里的一番混亂,禦林軍大批調動。

看了會兒,杜維經過了一番思索和猜測……

嗯,是這樣了。這魔法陣也不是真的全部都能感應,畢竟帝都里有百萬以上的人口,不可能全部被感應到這個巨大的地圖上。

而那些光點的數量雖然多,密密麻麻,但是至少也不會有百萬以上的數量。

而這些光點,從分布的地域看來,似乎在皇宮,光明神殿,魔法工會,還有城牆的周邊一圈就格外的多一些,還有城外的王城近衛軍的駐紮地……這些地方,光點特別的明顯,其他的地方,就少了很多。

而那些平民居住的街區,就很少出現亮點了

也就是說,這個魔法陣,似乎對于擁有力量比較強的人能感應到。

對于魔法師,武士。精銳的軍隊,都能清楚地感應,而卻忽略了平民。

那麼……

“如果說這是雷達的話,那麼就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軍事專用雷達了。”杜維深深的震撼歎息:“想不到啊,一萬年前的魔族。居然在魔法文明上已經先進到了這種地步了?!現在的人類,可是遠遠不及啊!”

杜維立刻就意識到了這是一件絕妙地好東西。

不過……似乎帶不走啊。

杜維想了一下,放棄了把這個東西占為己有的打算。畢竟這是一個完整的魔法陣,就算自己下了狠心把這個麼大的圓台整個兒挖走……先不說能不能運出去,就算能運出去,沒有了魔法陣,這個東西也就沒用了。

可惜了一個好東西啊。

他被調起了胃口,對萬年之前魔族這種超然先進的魔法文明更是向往起來,忍不住就趴在圓台上四處搜索,只盼望能多找到一些有價值的好東西。

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

杜維幾乎是不顧形象的趴在這個圓台上爬了一圈,東敲西打,連每一塊石板都沒有放過,這才終于在最上面的邊緣,在他的無疑敲打之後,仿佛引發了什麼機關,一塊石板翻了過來。里面的顏色,居然是金色地!

杜維心里一動,知道自己又找到了什麼新發現了。伸手往里面摸了摸,卻摸出了一塊淡淡的紫色的水晶石來。

“嗯?魔力水晶?魔法寶石?”杜維一看之下,不由得有些失望。

只是一塊魔法寶石啊。這種東西,自從自己得到了龍神的收藏之後,這東西可以說要多少有多少,雖然手里的這塊看上去成色極好,但是對杜維來說,也都是車栽斗量的東西了。

他正有些失望。可隨後心里一動,既然這東西被魔族這麼小心的放在這下面,必然有古怪。可惜自己現在沒有了魔法,無法窺探這魔法寶石到底是什麼用地,而賽梅爾似乎也魔力耗盡了。

不管了,先帶回去再說!

他估算了一下時間,就決定離開。離開中央圓台的時候,他還擔心怎麼再從那魔導炮陣闖出去。不過在他丟出了幾塊石板時候,卻發現那些魔導炮似乎毫無反應。

嗯?難道是魔力耗盡了??

杜維當然不知道,他無意念了那句咒語。正是將魔力全部耗盡了,這魔導炮失去了魔力的基礎,現在已經暫時不能用了。要等到這魔法陣自己運轉,慢慢的恢複了魔力之後才能重新啟動。

杜維就這麼飛快離開了這個地方,從秘道里一路返回。飛快的回到了之前的出口地方。

當他翻開了頭頂的石板。重新回到了藍藍的臥室的時候,天色依然漆黑。不過遠遠的,從窗戶外面看去,那皇城地中央的地方,似乎有不少光亮傳過來,似乎半夜里,有很多人打著火把的樣子,將那一片地方都隱隱照亮了。

床上,藍藍依然安靜的躺在那兒,閉目沉睡,身上依然蓋著杜維給她披上的毯子。

杜維這才松了口氣。又仔細的檢查了房間,一切沒有異樣,這才對熟睡之中的藍藍苦笑道:“抱歉,今晚打攪你了。”

他退開窗戶,身子猶如狸貓一般輕巧的躍了出去,反手將窗戶無聲的合上。

遠處皇宮的正中央位置,隱隱地傳來鼎沸的人聲,出得房來,還能聽見不少軍兵來回奔走的呼喊和皮靴腳步聲。

杜維心中更是不安,看准了遠處的那一片花圃,就要竄過去。而這個時候,忽然之間,他就聽見了遠處黑暗之中似乎有人在呼吸。

就聽見一個年輕的聲音,歎息之中有些無奈。那個身影就站在院子地門口,借著夜幕看去,似乎是一個年輕地男子的身形。

“藍,藍藍……”那個男子似乎有些焦急,可是他依然站在院子門口,不曾進來,仿佛原地跺了跺腳,這才鼓足了勇氣,大聲道:“藍藍!我對你是一片真心!雖然你今晚不肯見我。但是我不會放棄地!嗯……皇城里出事了,我,我不能在這里久留!我去了!明晚,明晚我輪值完之後,也會來這里的!你一天不見我,我就天天晚上來這里!除非你親口拒絕我。否則我絕不死心!”

頓了一下,大概是看到里面沒有應聲,那個男子聲音有些隱隱的激動而顫抖,大聲道:“藍藍!我奇普剛才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心!自從四年前政變那次,禦林軍戰斗之後,你和其他宮女過來救護傷兵,那天我見到你之後,這幾年來,我就再也忘不了你的身影了!好了!我,去了!”

說完。這個年輕的身影轉身,一陣急促地腳步聲,飛快的跑走了。

杜維歎了口氣,又回頭看了看身後的藍藍的房間。

“嗯,也是一個癡心人啊。”杜維笑了笑,飛快的沖到了花圃里,找到了入口處一頭鑽了進去。又將上面的石板蓋好,這才遠路返回。

他順著地下地水渠,一路潛行,很開就到了皇城的外面。可是這個時候,他潛在水下,就聽見了上面卻不時有一隊一隊的禦林軍來回的奔走,仿佛出了什麼事情一般。

杜維皺眉,只能在水渠里潛伏了一會兒,然後又繼續往外面游,足足游出了好遠。遠離了皇城了,上面才漸漸的沒有了動靜。

杜維出了水渠,這才趁著夜色,一路趕回了公爵府,路上又遇到了不少治安所的士兵巡邏,杜維仗著身手強悍,也都一一躲過了,不曾有人發現他。

終于回到了家中,忙了大半夜的杜維,也實在是疲憊。他現在精神力不比從前,雖然身體不累,但是卻漸漸的困倦,這麼半夜,他也不好回房。生怕吵醒了那一對姐妹。只能在書房里胡亂的睡了下去。

只是這一睡下去,卻不知道做了多少古怪的夢。

夢中。似乎總是無法擺脫那個水晶棺……

仿佛,夢中自己總是會不由自主地伸手開棺,然後看著空空如也的里面,隨後就隱然的聽見了一句充滿了怨憤和幽幽的質問!

“阿拉貢!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阿拉貢!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阿拉貢!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阿拉貢!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阿拉貢!你以為…………“啊!”杜維一聲驚呼,從夢中醒來,自己依然靠在書房的椅子上,看著外面,天色卻已經大亮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用力揉了揉眼睛,歎了口氣,自語道:“見鬼了,我怎麼做這種夢?就算彌賽亞對阿拉貢再怎麼怨憤,也和我沒多大關系吧……”

杜維苦笑了一聲,然後忽然覺得心中一股抑郁,忍不住就放開嗓門大聲叫嚷了一句:“拜托!我是我!他是他!我們已經沒關系了好不好!!”

這麼喊了幾句,才感覺到心中略微松弛了一些。

這個時候,外面卻有人敲門,就聽見了弟弟加布里在外面焦急的喊道:“哥哥!你醒了沒有?老天,你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啊!一個上午,我都過來叫你幾次了!!”

杜維心里一動,咳嗽了一聲,用盡量平靜地聲音道:“嗯,你進來吧。”

房門被砰的推開,加布里一頭沖了進來,人剛進來,就大聲嚷嚷道:“哥哥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還睡得這麼沉?”

“哦?發生什麼。”

“皇宮里的白塔……”

加布里一臉的興奮,飛快的將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他越說,杜維心里就越發的嘀咕起來,很顯然,這事情自然是和自己大有關系……不由得臉色就有些不自然起來。

加布里沒有注意到哥哥的表情,才說到了禦林軍大批調動,今天帝都街道上的巡邏也增加了班次,這個時候,後面一聲咳嗽,他轉過身去,就看見喬喬正站在身後。臉色似乎有些不好看,薇薇安則是面帶溫和地微笑。

加布里趕緊陪笑道:“啊!兩位嫂子早安啊。啊,不對,是午安!啊哈哈哈,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這個小子掉頭就跑----他對喬喬似乎很是畏懼,只因為喬喬在帝都閑極無聊,沒少找這個小子打架騎馬。加布里雖然武技也不錯,卻畢竟沒有喬喬這種實力,常常被操練得很慘。

趕走了加布里,薇薇安和喬喬兩人走進了書房,薇薇安還依然是一臉溫柔的笑容,喬喬卻已經不滿的喝道:“喂,杜維!你昨晚去了哪里!別以為我不知道!皇宮里的事情,多半和你有關系吧!哼。可恨,你半夜出去做有趣的事情!卻不告訴我一聲啊!!我們兩人,還在家里給你打掩護!加布里這個小子從昨晚開始就跑來竅了幾次房門了,因為你不再,我們只要騙他說你正在處理要緊的事情,在修煉魔法,試圖愈合隱傷。誰也不許打攪!這才把你弟弟蒙騙過去了!你……你怎麼可以不告訴這麼有趣地事情呢!”

杜維呆了一呆,沒想到還是沒有蒙過這一對姐妹,不由得臉上就苦笑了出來。

“你!你還笑!”喬喬怒道:“上午不知道多少人來找你!都被我們擋下了!你……你應該趕緊對我老實交待,還應該感激我們幫你打掩護呢!”

後面的薇薇安終于怯生生的開口:“姐姐,你,你別責備他了。他,他昨晚出去了一夜,想必,想必很辛苦的了。”

杜維這才發現,自己地身上。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批了一條毯子。想來是自己睡著的時候,兩個嬌妻早就知道,跑來給自己蓋上地吧。

“別看我!我可沒那麼好心,昨晚你鬼鬼祟祟回來,不回房間,就鑽進書房,我來看你的時候,你已經睡著了!哼,是薇薇安攔著,我才沒有把你當場踢醒!這毯子也是薇薇安給你蓋的!”喬喬一扭頭。一臉不爽地樣子。

薇薇安卻走了過來,輕輕地握了握杜維的手,柔柔地一笑,低聲道:“你,怎麼樣?還累。累不累?昨晚。沒,沒遇到什麼危險吧……”

“哼!”喬喬陡然發作了起來:“薇薇安!你就知道一味的順從他!他……他……他這個家伙。也太氣人了!”

說完,跑了過來,一把將薇薇安拉著就大步離開了書房。

看著這一對姐妹離開,杜維原本心中還有些溫柔,可是忽然之間,想起了自己昨晚的那個夢……

沒來由的,陡然之間,心中生出了一股莫名地不安來……

好……好奇怪啊。

這不安的感覺,從何而來呢?

羅莉塔?彌賽亞?

嗯……

“見鬼,這考核真***難啊。”走出講堂的兩名學員一臉的苦澀,其中一個偷笑道:“這下恐怕又要挨院長的軍棍了。”

“也不一定啊。”身邊的一個年輕軍官笑了笑:“院長馬上就要上前線了,興許沒時間打咱們軍棍也說不定呢。”

“可是,這次隨院長出征地名額只有十個,如果考得太差,沒有能獲得上前線的機會,那可是太丟臉了!”先前說話的那個軍官歎了口氣,卻忽然看了看前方。

前面兩個人影正站在樹下低聲交談著什麼。一個是加布里,一個則是這批學員的隊長,亞洛爾。

“唉,還是加布里走運啊,他是院長的弟弟,據說這次是一定能出征的。我真羨慕他有一個好哥哥。”這個軍官苦笑:“如果我有這麼一個好哥哥的話,可就太幸運了。”“還有亞洛爾隊長……嗯,他在西北打過仗,不論是和西北草原人還是和西北軍團叛亂的戰爭之中都有出色表現……哦,你知道嗎?”這個軍官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的低聲道:“你學過吉利亞特城保衛戰那個戰例吧……當初可是亞洛爾隊長親自帶了三百騎兵馳援院長大人呢!他們可是老交情了,這次上前線,想必亞洛爾隊長也一定會占一個名額吧……唉,真羨慕啊。”

“羨慕也沒用。”先前那個軍官正色道:“隊長的訓練成績是我們之中最出色地之一,院長帶他出征。也不是徇私啊。還有加布里,上兩次的模擬推演戰,他可是把我打得潰不成軍啊。人家是有實力,咱們也不用眼紅。”

這個時候,前面樹下正在交談的加布里和亞洛爾一起回過了頭來,看著後面的兩人。加布里笑了笑,大聲道:“你們兩個家伙在說什麼呢?剛才考得太差,心里沒底嗎?”

這兩個軍官趕緊走近了過來,卻看了一眼加布里腰間的佩劍,那佩劍不是學院里地制式,而是帶著正規軍的編號花紋,兩人不禁就羨慕道:“這劍是北上援軍的配制吧?”

加布里笑了笑:“我昨天才拿到手的,感覺不錯就戴在身上了。”

“可惜啊,這次咱們考得不太好,恐怕北上的名額就飛了哦。”左邊那個個頭略微高一些地年輕軍官苦笑。他有一頭棕黑色地頭發,身形偏瘦。

“哦?你們考得不好嗎?”亞洛爾皺眉。他擔任這批學員的隊長已經有接近一年時間了,威信也建立了起來,他一問話,這兩人立刻肅立,右邊的那個軍官面龐很是清秀,點了點頭。神色沉著:“不算太差,只是有一個問題,我感覺很是古怪……嗯,居然問我們空軍飛艇曆史上,第一個乘栽飛艇上天的非軍事人員是誰。我想,自然是咱們院長了。飛艇是院長當年在羅林平原發明地,他本人當然是最早試飛地人吧。不過這個家伙……”他指了指身邊的同伴,歎息道:“這個家伙偏偏說是另有其人,可是書本上根本每寫過嘛。”

“笨蛋,院長大人是帝國上將。怎麼能算是非軍事人員呢。你看題目都不動腦子地嗎?”那個黑發瘦瘦的年輕軍官輕輕捶了一下同伴,然後看著加布里:“加布里,你說,答案是不是院長本人?”

加布里笑了笑:“從紙面上說是沒錯的。當年我哥哥還不是軍職,所以說他是第一個試飛地非軍事人員也沒錯……不過,其實,私下里說,這個答案也並不准確哦。因為,只有我們家族內部的人才知道,當年和我哥哥一起第一次試飛的。的確有一個真正的非軍事人員呢。”

“誰?”兩人不禁一起問道。

“好了。”亞洛爾皺眉:“嘻嘻哈哈的,成什麼樣子!”

頓了一下,他的臉色才柔和了一些,看了這兩個家伙一眼,溫言道:“你們兩個。也趕緊回去准備一下吧。嗯……雖然正式地命令還沒有下來。不過我之前在院長室里無疑之中看到了名單,上面。好像有你們兩人的名字哦。”

最後這句,立刻讓兩人滿臉興奮喜色:“真的嗎?什麼名單?難道是上前線的名額?隊長,你可不許騙我們啊!”

“給我嚴肅一些!”亞洛爾沉下了臉:“你們大驚小怪的樣子,還像是軍人嗎!這樣的樣子上了前線,可別丟了我們學院的臉面!更別丟了院長的臉!”

兩個年輕軍官相視了一眼,同時斂起笑臉,筆直站好,左手捶胸,應聲喝道:“是!”

“好了,回去收拾東西吧。”亞洛爾終于露出了笑容:“對了,你們的軍銜,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也定了下來了。”

頓了一下,他陡然揚起聲音,喝道:“阿斯蘭•薩拉!”

“是!”那個黑發瘦瘦地年輕軍官立刻應道。

“好了,你將是院長的直屬騎兵團里擔任騎長“哦?院長大人的直屬騎兵團?”那個叫阿斯蘭•薩拉的年輕軍官立刻滿臉喜色。

“還有你。”亞洛爾轉頭看著另外一個:“基拉!”

那個略微沉默一些,臉色從容,帶著幾分沉穩的年輕軍官點頭:“是。”

“我會被委任為一個騎兵營的長官,你會過來暫時充當我的副手兼傳令官。”

這個叫基拉的清秀年輕人卻並不太興奮,只是用力點了點頭,將喜悅藏在了心里。

那個阿斯蘭•薩拉似乎感情更外露一些:“隊長,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啊?”

“這個……”亞洛爾看了一眼身邊的加布里:“等院長大人命令吧。”

兩人趕緊敬禮,正要離開,那個阿斯蘭被基拉拽著離開。還兀自沒忘記遠遠的扭頭問了一句:“喂,加布里,到底第一個乘坐飛艇飛天地非軍事人員是誰啊?”

西北,德薩行省首府,樓蘭城,郁金香公爵府。

“快點快點。別磨磨蹭蹭的。”老瑪德打了個哈欠,卻一身要出遠門地裝束,就連腿上都加了厚厚的護腿:“後面的馬車,快把東西搬運好!我們上午就要出發了!”

公爵府城堡外地院子里,一片忙碌地景象,一隊一隊的郁金香家族地親衛騎兵已經整裝待發了,而十幾輛馬車正在裝運一些奇怪的箱子。

這個時候,幾個人緩緩走了過來,為首的一個,正是年輕的西北政務總管。菲利普先生。

“瑪德總管。”菲利普走了過來,客客氣氣的笑了笑。

人人都知道,這位瑪德總管雖然是杜維的家里的私仆,但卻是最早跟隨杜維的人,從小把杜維抱著長大的,和杜維的感情之深,近乎如同父子一般。

尤其是在雷蒙伯爵故去之後。杜維對這個瑪德就越發地優待尊重,仿佛是將一腔對父親的緬懷之情,轉移到了這個從小將自己抱大的老管家的身上。

所以,在西北,無論是統兵大將,還是如菲利普這樣的政務總管,人人都對瑪德格外的客氣尊重。

“您一定要親自去嗎?”菲利普歎了口氣:“公爵大人這次可是北上去前線啊。您已經這麼一把年紀了……”

“菲利普先生,我可還沒老呢,等到了八月份,我才剛滿五十歲而已啊。”瑪德努力挺直了腰板:“況且。少爺他從小就是我照料的。這次他去前線,別人跟著他我可不放心,總要我親自去照料他地起居才行。”

“可是……危險上……請恕我冒昧,您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啊。前線……”

“正是因為危險。”瑪德忽然笑了笑,他已經出現了皺紋的臉龐上,卻帶著一絲和平日了不一般的冷靜:“菲利普先生,我活了一把年紀了,少爺對我很好,我心里自然知道。我瑪德這輩子也沒別的願望,只希望這個家族平平安安的發展下去。你看。我反正一把年紀了,這幾年,該享的福也享過了。雖然我是一個仆人總管的身份,可是這里上上下下,都把我當成老爺一樣的恭敬。人活到這個份兒上。也沒有太多的奢求啦。”

說著。他壓低了聲音,輕輕道:“前線打仗危險。我明白。可正因為如此,我才要去啊!桑迪那個小家伙,可是我苦心培養了幾年的接班人,我還指望將來在我死了之後,他能承擔總管地職責,幫少爺將這一大家子的內務承擔下來呢!這種時候,上前線這種危險的事情,就讓我這個沒有什麼用處的老家伙去吧。如果……”

說到這里,他搖搖頭,眼神卻滿是誠懇:“如果讓桑迪那個小家伙上了前線,萬一他出了什麼意外的話,我苦心為少爺培養的內務總管接班人都沒了。今後我死了,誰來負責幫少爺料理家務呢?到了我這個年紀,反正也是活一年少一年了。所以,這次我才讓桑迪留在帝都,我親自帶人去北方和少爺回合啊。”

菲利普歎了口氣,臉上露出了幾分真心的尊重。

這個平日里仿佛有些庸俗的老管家,是一個……好人啊。

“您不用為我擔心了。”瑪德忽然哈哈一笑,用力挺起胸膛:“您可別小看我瑪德,我也不是一個廢物哦。要知道,當年少爺發明了飛艇的時候,除去少爺這個發明人不算,我瑪德,可是這個世界第一個乘坐飛艇飛天的人哦!全大陸地第一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出來了,隨手給兩個配角加上阿斯蘭和基拉這兩個名字,也不算離譜吧。好吧,反正大家都知道我是機戰粉絲了,現在多知道一條我是高達粉絲也沒什麼。所以讓阿斯蘭和基拉登場,哈哈哈哈----不過,真飛鳥就不會了,因為我不喜歡這個家伙,我喜歡高達SEED,但是不喜歡高達

上篇: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下篇: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出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