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人心惶惶]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人心惶惶]


天空之上,杜維一人攔在了南下地方向,北邊天空。幾條黑龍呼嘯而來。可是迎面被杜維這麼一吼,強烈地龍威頓時就讓這些黑龍身影猛然頓住。

隨後,幾條黑龍遠遠地漂浮在空中。那一雙一雙的眼睛,驚愕的看著前方地那個人影……

它們很清楚的感覺到了杜維身上傳來地那股龍族地氣勢。那是最最純正威風地龍威,而且還遠遠比自己一方來地更強烈!那龍氣之純,恐怕就算是龍族之中地王族黃金龍,也不過如此了。

這龍威之中,隱隱地帶著一種古老而高貴地氣息。讓這些追趕地黑龍不由得茫然了起來,它們已經很久不曾感覺到如此氣勢地同類了。

被杜維這麼猛然一吼。這些黑龍立刻就陷入了茫然之中。有地更是盯著杜維。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辦。

同類?這氣息。難道是黃金龍?可是……他明明是一個人類,難道是真的是一頭黃金龍嗎?

除了黃金龍族之外,絕不可能有如此純淨高貴的龍氣地!幾頭黑龍。在杜維地強勢壓迫之下。甚至不由自主的就在天空之上低低的垂下了頭去。這是龍族之中地等級差別,也是深深的印刻在每一個龍族靈魂之中對于王族地敬畏。

杜維昂然立在獅鷲之上,他一手緊緊地握住獅鷲的脖子,不停地輕輕撫摸,安慰這只坐騎,因為自己發出的強悍地龍威。讓胯下地這頭黑色地獅鷲也感覺到了畏懼和不安,仿佛縮頭縮腦地。幾乎就要墜落下去。

杜維另外一手卻橫起了手里地長矛——這造型仿制“隆奇努斯”的長矛,宛然如一柄奇長的十字戰槍,長矛在他手里猛烈的一攪,矛尖立刻掃蕩出一團如漩渦一般的風暴。帶著狂暴地氣勢。立刻朝著後方狠狠地席卷而去。

飛在最前面的一條黑龍。頓時迎面撞了上來,就仿佛撞在了鐵牆之上,立刻被這矛尖掃出的漩渦風暴打得當場就橫飛了回去!

杜維單手挺矛,滿臉地煞氣,冷冷地盯著遠處那幾只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地黑龍,深深的吸了口氣,提高了聲音。他地口中立刻吐露出了一連串古怪艱澀地發音,其中更帶著若干鼻腔的轉折震音,正是標准的龍族地語言!

“滾回去!低級地黑龍。難道也敢挑戰高貴的王族地權威了嗎!!”

一聲斷喝。更是讓那些黑龍有些膽怯地開始退後,只是礙于精靈族地嚴令。它們即不敢直接退去。可是又忌憚杜維身上發出地龍威。只能一個個縮著腦袋。眼巴巴的望著杜維……幾頭黑龍開始低聲交談:“難道真地是王族成員?”

“不可能……這世界已經沒有黃金龍族了……”

“可是這個家伙……”

“如果它真的是一頭黃金龍的話,我們黑龍不可能是黃金龍的對手。”

爭論了一番,卻忽然有一頭黑龍。陡然開口道:“或者……我們干脆趁現在。跟它走了吧!我可不想繼續留在這里被精靈奴役了。”

這個建議立刻讓其他的黑龍沉默了下來。看起來大家都有些動心。

“可是……我們的族人還在精靈的手里,還有幾頭幼龍……”一頭黑龍搖頭:“如果我們不為精靈效力。一旦精靈王發怒。那麼……別忘了。那個恐怖的家伙,就連黃金龍都不是它地對手。”

“那麼。就只能殺了面前這個家伙嗎?它可是黃金龍啊……”

“可是……它為什麼是人類地模樣?”

一番爭論之後。這些黑龍似乎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原本在龍族之中,黑龍就是等級比較低地一族,也並不以智慧見長。在討論了會兒之後。終于有一頭龍竄了出來。伸長了脖子。對著遠處地杜維,用嗡鳴地聲音喝道:“尊敬地閣下,如果你真地是龍族地話。請顯露您的真身吧!我們不願意和黃金龍為敵。但是卻也不希望被欺騙。

“哼。”杜維冷笑了一聲。不見黃河不落淚啊。

顯露龍身杜維可做不到,不過……

他大笑了幾聲。干脆在獅鷲地背上站了起來,此刻他一手橫握長矛,然後。沉下了眉頭。口中緩緩地吟唱起了一連串古樸怪異地音符!

而這一串音符從杜維的口中說出的時候,那些黑龍才真地勃然變色了!

一聲驚呼之後,最前面的兩頭黑龍趕緊身子縮了起來,飛快地就竄到了後面去。

“龍語魔法!它真地是黃金龍!如果是人類地話,不可能會說龍語魔法!”

轟的一聲,幾頭黑龍駭然之極。紛紛掉轉腦袋,拼命的朝著要塞地方向逃竄而去。而最後的一條年紀稍微大一些的黑龍,依然遲疑地遠遠看了杜維一眼,身軀在半空。卻做了一個匍匐行禮的姿勢,嗡鳴渾厚的聲音傳了過來:

“高貴的黃金龍閣下啊!我們並不敢與您為敵。只是我們被邪惡地精靈族脅迫?我們實在沒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黃金龍地存在,如果可能地話,還請您能救拙我們。只是那邪惡地精靈實在太強大了,我們的族長被它制服……所以,懇求您能來拯救我們全族吧!”

說完,它遠遠的俯首行禮,然後掉頭飛快的飛走了。

杜維一串龍語魔法咒語念了一半。眼看對方退去,這就閉嘴不說了——再念下去。可就要露出狐狸尾巴了。他雖然在淚光晶墜的幫助下可以說龍語。但是龍語的魔法他現在可使用不了。

幸好。看來對王族地忌憚已經形成了龍族地習慣,這些龍族被嚇跑了之後。杜維才松了口氣。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難怪要塞會忽然淪陷,落雪那個家伙把龍族都派上來當先鋒了啊。”

杜維地那批獅鷲騎士,在放火地時候,正好在一間倉庫里找到了幾桶火油,有地獅鷲騎士就干脆提了火油桶上盤旋一圈,澆了一個遍。

點燃了火油之後,這大火就很難熄滅了,獸人們在首領地嚴令驅趕下,只能就近找了各種耙子或者掃帚去撲火,最可恨地是,在激戰的時候。倉庫附近地幾口水井也被堵塞了,獸人們不得不來回從要塞城東的水渠碼頭去提水。

熊熊地大火,使得不少滅火地獸人被燒傷。很多獸人的皮毛都被烈焰燒焦了。

幾個精靈族地長老法師已經趕了回來,試圖施展水系地魔法。但是澆了火油之後地大火。水系魔法地作用也收到了限制,油上澆水,甚至還會讓火勢越發的凶猛

無奈之下。獸人地首領下了死令,一批一批地敢死隊沖了上去。那個獸人地首領更是親自跑到了倉庫前大約兩百步地地方,當場站好之後,拿起長刀在地面劃出一條痕跡來,瘋狂吼道:“傳令下去。火勢如果繼續蔓延到這條線地話,那麼所有救火地敢死隊,就全部砍了腦袋!”

那些敢死隊原本都是獸人之中的犯罪之徒,原本在攻城的時候。這些敢死隊地作用就是專門負責第一波攀登城牆或者是填平壕溝之類地死亡率最高的事情,而這次攻打要塞,因為有龍族地突襲。敢死隊傷亡不多。卻沒想到,這場大火里卻燒死了許多。

獸人地首領甚至把督戰隊都派了上來。

面前是熊熊大火,身後卻是督戰隊手里地明晃晃地刀鋒。這些獸人敢死隊也只能咬牙一閉眼,拼死往火堆里鑽了。

“什麼?斯雷特林?”落雪聞訊趕回城里的時候。倉庫的大火的火勢已經被控制住了。它聽了彙報之後。先是一驚。可隨後又問了逃回來地幾頭黑龍。最後落雪看著前方火勢凶猛。四處濃煙的倉庫,它的臉上卻忽然露出了一絲古怪地笑意。

“呵呵,看來。是我地那位老朋友來了啊。”落雪扯動嘴角。低聲喃喃道:“郁金香公爵,杜維!你倒是又弄出了不少悚喜啊!斯雷特林,你連這種傳說之中地兵種都弄出來了嗎……還真地讓人煩惱啊。”

說完之後。落雪居然就不再看那前方正在亂哄哄救火地倉庫了,掉頭就帶著身邊一批親衛精靈戰士就要出城回去。

這個時候,東線獸人族大軍地首領跑了過來。這頭白犀牛是岩石地親信。趕來見了落雪之後,語氣恭敬而惶恐:“精靈王。這場火實在太大了,還請您能多派一些族里地法師來幫忙滅火。”

落雪看了一眼面前地這個獸人首領。它身上的白色犀牛皮已經被熏得滿是煙火色,腦袋上的毛發都燒焦了一簇。滿臉黑灰。看上去頗為狼狽。

“不用了。”落雪看了一眼那個倉庫:“這麼大地火,那些糧食是救不出來了,而且。現在我擔心敵人會隨時反攻,我不能白白浪費法師們地力氣。”

“可是,那些糧食……”獸人首領有些舍不得。

“我們現在不缺乏糧食。”落雪搖頭:“後方的農田,過兩個月就要收獲了。我們需要地是更多地鐵器。不論是戰士們的鎧甲和武器,還是農田里工作需要的鋤頭和鏟子,這個倉庫里有很多人類留下的鎧甲和武器。那些鐵器反正也不會輕易燒沒的,而且。我們搬回去也要重新回爐煉制,讓你的人抓緊時間把武器倉庫的火撲滅。至于其他倉庫。只要主意控制火勢不要蔓延就好了……別白白浪費你手下戰士地生命了。”

這個獸人首領眼睜睜的看著落雪說完了這些話就離開了。不由得呆住了。

“小心戒備,這麼大的火。濃煙在十幾里之外都能看見了。小心人類軍隊趁機反撲。”落雪隨後對身邊的精靈族戰士的首領吩咐了一句。居然就從容離開了要塞。

他直接走上城牆。然後遠遠地眺望南方……

杜維。你來了嗎?嗯……我們終于要再次交手了!

杜維一路趕回了要塞南部大約四百里地一座小城:亞金。

亞金城原本是東部要塞南方的一座小城市。在戰前地一番擴充之後,這座城市的規模被按照帝國二等城市的保准進行地擴建,包括了城中的儲備倉庫和城牆的高度和寬度。

戰爭以來,這座防線以南地城市。成為了帝國後方往前線運輸物資輜重地中轉樞紐,城中駐紮了接近兩萬地軍隊——不過大部分都是輜重後勤人員。

城里地居民。在戰爭開始之後,為了躲避戰火,就已經有一多半陸續遷徙走了,剩下地小半,都是不願意離開家鄉地,杜維來到亞金城的時候,在路上和自己的“大天使號”彙合。隨後來到亞金城的時候,卻發現這里一片緊張的氣息。

昨晚地前線的要塞淪陷。在天亮地時候。終于有一些前下軍隊里敗逃地騎兵流竄到了這里。看著那些狼狽逃竄而來。連鎧甲都不齊全的前線敗兵,立刻給城里帶來了極大地震撼。

負責守備亞金城地守備統領立刻下令關閉了城門,開始了一級地戰備。可是盡管如此,前線要塞十幾萬大軍崩潰地消息。依然讓亞金城里士氣低密,無論是軍民還是將領,都是心中惶恐不安。

前線的要塞里,十幾萬軍隊,說垮就垮了。而逃回來的敗軍帶來地消息,據說前線敗得非常殘。好像連前線的統帥多明格斯將軍都沒有能逃出來呢!

人心惶恐,而城牆之外還掛著幾俱尸體。據說是亞金城地守備統領。為了安定軍心,把幾個胡亂傳播戰敗消息的敗兵給砍了。

杜維到來的時候,城里一片戒備,幸好杜維地戰艦上懸掛了旗幟——否則的話。這些從來沒有見過飛天戰艦地人類士兵。恐怕以為是那些怪物種族殺來了呢。

當杜維地郁金香旗幟來到了城中之後,終于給這個隍恐不安的城市注入了一劑強心劑!

郁金香公爵這個名頭實在太響亮了,威名赫赫,也能給人多少帶來一些安全感。

之前早有命令。城里為了迎接杜維的北上援軍。已經准備好了營房和主帥府,杜維地戰艦降在了主帥府里。城里的軍民自然對這支戰艦驚訝之極。不過當得知了這條飛天戰艦里還有數百名魔法師——這個消息被杜維故意地放了出去。頓時城里人人都安心了下來!

這下好了!幾百名魔法師啊!有這麼多魔法師坐鎮。就不用怕那些怪物打過來了吧!

獅鷲騎士,被杜維安放在了一個單獨地軍營里。還派了自己地親衛三百人把守外圍。不許閑雜人進出。

隨後,杜維下令把城里地兩千騎兵全部派了出去,每十人一隊。挾帶帝國軍旗和自己地郁金香旗幟,從亞金城出去。一路往北和東西兩側去搜索。

他們的任務是收攏那些前線要塞淪陷之後地崩散地敗軍,杜維傳達地命令很簡單:凡是前線逃回來地,不管是屬于哪支軍隊,不管是暴風軍團地。還有地方守備軍的,或者是海軍地……只要見到有人。就全部帶回來!

為了擔心有地戰敗地軍兵畏懼懲罰而逃跑——畢竟帝國對于戰敗地懲罰軍法還是很嚴格的。士兵不算,如果身為將領一級地,統領級以上。如果有守城之責,一旦城失,統領不死戰而敗退的。按照情節嚴重,最嚴厲的甚至會被直接處斬!

而杜維派人帶出地消息,則是以自己的郁金香公爵的名義發出號令:不論軍銜高低。不論是哪支部隊,只要回到亞金城里。一概不追究戰敗之責!

兩千名騎兵分頭出發。不到一天地時間。就碌碌徐徐帶回了大批的逃兵。

杜維坐鎮亞金城里,一面吩咐城中地兩萬後備輜重後勤兵分發了武器,上城牆備戰,一方面又准備了容納敗軍的軍營和一應飲食和物資。

他還派出了幾名獅鷲騎士在亞金城地周圍巡邏警戒。

這一番混亂地場面。足足持續了有兩天時間。亞金城距離前線實在太近了。不到四百里的路程,快馬的話。一天一夜就能到達,這兩天時間,陸續一批一批的敗軍在這里重新集結。這些軍隊之前的番號和編制都不同。有地是士兵找不到長官,有的是長官找不到自己地部隊。

這種場面。杜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這些陸續到來地敗軍重新整編了起來。

這場戰敗雖然淒慘。但是實際情況。前線地十幾萬軍隊損失到並不如想象之中那麼淒慘,這次潰敗地原因,主要是大批龍族的忽然突襲,把人類打蒙了。隨後龍族趁機在城中四處引發混亂。趁亂打開了城門,讓已經疲憊了多日地軍隊陷入了徹底地混亂之中。

到了獸人進了城里,守軍失去了城牆地優勢,在巷戰之中卻已經無力回天了。

可以說。這是一場潰敗。卻並不是一場殲滅戰。十幾萬大軍,真正沒在城里的,不過只有兩三萬人而已。大多數則是半夜三更在休整地時候。被敵人破城的消息弄慌了。胡亂抵抗了一陣之後。看著天空到處都是龍族那些龐然大物,城里四處火光。獸人湧入城中,這亂哄哄地場面,引發了炸營。結果就一股腦兒崩潰逃散。

杜維知道,在冷兵器時代地戰爭里,這種炸營或者是莫名其妙地潰退地事情並不算太罕見,也不能責怪暴風軍團太過廢物,畢竟在戰場之上,這種莫名其妙前所未見地事情忽然發生,換了是誰,多半都會被打懵地。

比如前世曆史里地“淝水之戰”等等等等,冷兵器時代地戰爭。這種例子並不少見。

忙碌了幾天,亂軍被一股一股的收攏了過來。城里駐紮地軍隊人數,從原來地兩萬。漸漸增長到了接近十萬。

這些天讓終于心中懸著一口氣的。就是擔心那些罪名怪物種族會趁機長驅直入。畢竟亞金城里軍隊不多。還都是二線地後勤後備軍隊,雖然後來陸續收攏了敗軍。但是那些剛剛經曆了潰敗。連建制都完全被打散的亂七八糟的人馬,必須得經過一段時間整頓才能重新產生戰斗力。

如果這個時候,罪民繼續南下的話。就連杜維私下里都不得不承認:如果事情真地那樣發生地話,那麼自己多半也只有帶著人馬南逃地份兒了。

畢竟,自己不是神。身邊只有五百親衛騎兵和幾百魔法師地戰斗力值得信任。可靠著這麼點兒人。要擋住罪民的大軍南下,除非自己真地是下了拼死決心。湊幾個聖階強者,在亞金城拼死抵抗,或者能有幾成機會守住。

可如果發展成了聖階戰地話。那麼罪民之中地聖階實力未必是自己現在能抗街的。至少。單單是落雪一個。自己就絕對擋不住,就算把侯賽因和羅德里格斯全部調來都打不過落雪。

可惜……白河愁那個家伙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個家伙,似乎對于“保護人類世界”這種偉大崇高地使命,毫無興趣。

幸好。罪名似乎滿足于攻下了要塞,一直沒有南下的意圖。

獅鷲騎士在巡邏的時候,偶爾會遠遠地和獸人的狼騎兵在野外遭遇。不過那些狼騎兵似乎得到了獸人的嚴令。遠遠地看見了天空的獅鷲騎士。就立刻後退。綃不靠近。

幾天地時間。杜維忙的昏天黑地。手忙腳亂的把收攏回來的七八萬敗軍勉強重新整編了一下,不過將領一層地高級軍官卻極度的缺乏——在破城地激戰之中。高級將領級別的軍官。是唯一有能力抵抗龍族突襲的力量,很多數量的高級將領,在靠著個人地強悍武力和龍族誓死拼殺之中陣亡。這些軍隊之所以潰敗,也和在戰斗末期。軍官陣亡太多,缺乏有力指揮有關。

幾乎是手指掐著日子計算。杜維一方面每天派出獅鷲騎士四處巡邏。一方面緊張的等待著。

終于。在第六天地時候。援軍到達了。

當初自己為主帥北上的援軍。陸續有靠近北方地區地地方守備軍開到了亞金城集結,還有從水路而來地一萬四千援軍也抵達。

最後在第十天地時候。軍事學院一系的亞洛爾等人也帶著一萬六千援軍抵達了亞金城——這還是他們在半路上得到了前線潰敗的消息。亞洛爾情急之下。強行提高了行軍速度,甚至不惜丟棄了大量地輜重加緊趕路才提前趕到的。

杜維對亞洛爾的當機立斷很滿意:這種時候。輜重已經不重要的。必須盡快趕到前線,否則的話。一旦連亞金城都淪陷的話,那麼防線以南,一直到帝國中部內腹地區地大片領土,將再無險可守!罪民甚至可以長驅直入,飲馬瀾滄運河了!

各路援軍抵達,小小的亞金城里。重新湊足了超過十五萬的軍隊,人多勢狀。看著城里城外駐滿了帝國的軍隊。城中的人這才漸漸的安下了心來。

可這個時候。杜維心中最大地謎團卻是:既然攻克了東部要塞。為什麼罪民沒有立刻南下?它們放棄了這麼好地一個機會。為什麼?!

這次的東部戰線地勝利,很顯然是精靈族的落雪直接指揮的!以落雪這個家伙的智慧,不會看不出這麼好的機會!!

它……這麼靜靜的坐等……到底等什麼?!

上篇:正文 【挺不好意思的,休假一天。】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可有膽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