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可有膽否?】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可有膽否?】


“用力!推!用力!推!”

軍官虎吼著號子,在亞金城內靠近城牆之下,一架一架的投石車被堆架了起來。士兵們扛著工具和木料來回奔走,用肩膀硬生生將一架一架笨重的弩炮推上城牆,又將一台一台投石車架設在城下。

後勤輜重兵將城里能拆卸的木板全部都拆了下來,制造了大批的簡易木盾。

士兵們也知道戰斗隨時都會爆發,失去了東部戰線的要塞,亞金城暴露在了敵軍的鐵蹄之下。敵人的狼騎兵,還有那些獸人戰士,可以在平原之上毫無阻礙的一路南下,只要兩天的時間就能殺到亞金城下!

雖然敵人遲遲沒有動靜,但是郁金香公爵大人說的沒錯:命運總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行。不能指望敵人不南下,還是要趁著現在多做一些准備才行。

所以,軍官監工雖然嚴厲得近乎苛刻,但是士兵卻大多沒有什麼怨言。畢竟,這也是為了保自己的命。

亞金城外不遠原本有座小山坡,杜維早已經派人上了山坡去,將山坡上原本的數十棵樹全部砍伐掉了。又在山坡上架設了一個了望台,從這個高度,可以看到數里之外。對于保護亞金城起到了很有效的預緊作用----雖然天空有獅鷲騎士巡邏,但是獅鷲騎士一共只有一百名,在巡邏的輪次之中總有疏漏的。

整個亞金城里,熱火朝天。軍民一心。齊心合力進行著迎接大戰地准備。無數地一人抱粗西的木樁被釘滿了釘子,做成了滾釘堆在了城牆上,城門的門板經過了反複的加固,為了隨時迎接戰斗,城門口還就地擺放了一大堆木料。城里所有的木匠都忙的幾天都沒睡一個好覺。

在亞金城里臨時的統帥府里,杜維正在和他嫡系的十一名軍事學院畢業的軍官學員商討戰況,此外還有幾個抽調來的地方守備軍地統領,以及從戰敗的暴風軍團里逃回來的幾個中階軍官。

前線的那場潰敗,使得東部防線的高級將領幾乎被一掃而空,但凡武技出眾一些的高級將領。大多在那天夜晚抵抗龍族的時候殉國了。而至于那些逃出來地……說實話,杜維心里不太看得起這些家伙。

普通的士兵逃跑,或許還情有可原,畢竟那種亂哄哄的場面,大家都跟著跑,猶如無頭蒼蠅一般。

可當將軍的逃跑,這就大大的不同了!身為將領。在戰場上不能收攏自己的軍隊,不能鎮住場面,不能做出有效的指揮和決斷----杜維先後接見了幾個逃回來的將領,結果原本還對這些人抱有幻想的杜維,隨後就徹底放棄了。

看來……就算是暴風軍團里,出了猶如雛獅芬克那樣的壯烈地勇將,卻也一樣有膿包的存在啊。那幾個逃出來的家伙,跑出來的時候,有的甚至還只穿著一身睡袍。還有的更是在城破了之後就只估自己跑路,連自己手下的隊伍都丟下不管了。

更有的極為可笑。跑來亞金城里見了杜維之後,還大言不慚的要求重新去指揮他原來的軍隊----杜維當即就回答了他:你地軍隊已經不在了。當初你逃跑的時候,身為將領,你自己把自己的軍隊丟棄掉了,現在跑到我這里,想再要回去?

笑話!

結果,杜維也不管什麼影響不影響,把那些臨陣逃脫的膿包將領,一股腦兒全部打發到了後勤部隊去了。

他已經被委任為了東部戰線的主將是沒錯,但是如果是正常情況。杜維也沒有權力一下子就免掉這麼多高級將領地官職。不過,幸好現在是戰敗之後,一切都是亂七八糟,也沒有人和他追究法令是否符合規矩,是否有軍部批文等等。

倒是軍部里連發來了幾封急件。聽說東部要塞失守地消息傳到帝都。就會把整個軍部都震翻了,攝政王氣得當場就掀了桌子。隨後接二連三的急件就發來了亞金城,總而言之就一個意思:杜維你現在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要什麼給什麼!帝都盡可能滿足你地一切要求!但是……必須將亞金城死死的守住,絕對不能再退後一步了!

因為後面,從北方到帝國內腹,幾乎都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地帶!

“我們還有幾個問題。”加布里用一條熱毛巾狠狠的擦了擦臉,雖然滿臉疲憊,但是這個小子的眼睛還是亮得很,年輕人初次上前線就遇到如此大的變故,加布里卻越發的顯出了充沛的精力,他丟下了毛巾,對杜維正色道:“大人,庫房里的弩炮已經全部架上城牆,不過我們的問題是:第一,我們缺乏熟練的炮手!弩炮這武器要形成有效的殺傷,必須得有熟練的炮手和觀察員。我們缺乏這兩個熟練兵種的人員儲備,現在倉促讓我們的人上去操控弩炮,我擔心就算是二十米之外放一頭牛,他們都會打歪。這是第一……第二的問題尤其嚴重,庫房里存了不少箭,但是弩炮專用的弩箭卻有些短缺,現在平均下來,每門弩炮只能有兩個基數的弩箭儲備,一旦開戰,恐怕一仗下來,這些儲備就會用光,然後,城牆上的弩炮就變成擺設了。”

加布里看了一眼同僚,大聲道:“如果只是普通的箭,城里的工匠還能臨時趕制一些。但是這種弩箭,必須是專業的軍工器械鍛造出來的。我們沒法自己制造。”

杜維點了點頭,滿意的看了弟弟一眼,這個小子果然不愧是羅林家地種。父親老雷蒙地遺傳在他的身上體現得格外明顯。一到戰場上,他就仿佛變成了一個小牛犢子一樣,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氣。看著加布里紅紅的眼睛,杜維知道這小子已經快三天沒睡了。

“嗯,你說的兩個問題我記下了,已經派人去後方調集了,還有之前派去東部主要塞聯絡的人回來了,羅斯托克將軍表示他會盡快運一批物資到我們這里來。”

加布里說完,不等杜維詢問,亞洛爾立刻就大聲道:“大人。我視察了城牆,亞金城的城牆總體來說完好,戰前的修繕工作很符合標准,不過城西的方位,因為城外不遠是那座山坡,我擔心一旦戰事開始,敵人會占據那座山坡。從而可以遠眺城內,將我們內部的活動盡數觀察,可是現在時間太緊張,我們沒有時間把那座山坡挖掘掉……”

杜維緊緊鎖眉敲了敲桌子:“這是一個難題,你們都動腦筋想想,看看有什麼辦法沒有。實在不行地話,請魔法師去幫忙。不過那畢竟是一座山坡,恐怕不那麼容易能移平的。如果實在不行,在城西多安設幾架投石車。”

亞洛爾彙報完之後,站出來說話的是一個棕黑色頭發的身形修長的年輕軍官。杜維的看了這個家伙一眼----基拉?嗯,正是自己手下軍事學院學員里的那個和高達主角同名地家伙。

“大人,軍營里一切還算安穩,我們抽調了大批的基層軍官,按照您的吩咐,把那些收攏來的暴風軍團的潰敗軍隊進行的整編。不過……”說到這里,這個年輕人語氣有些為難。

“不過什麼?”杜維哼了一聲。

“這幾天,有一些陸續來這里報道了前線潰敗的軍官,有些人跑到軍營來,要求重新接管他們原來軍隊的指揮權。”

啪!

杜維當時就一挑眉毛。狠狠的一拍桌子,陡然怒喝道:“混帳!當初自己為了逃命丟掉了部隊,現在跑回來還想當將

“是的,大人。”基拉沉聲道:“他們之中有些人地軍銜是統領級別之上,而且聲稱。他們是屬于暴風軍團的編制。您雖然是東線的主帥,但是也無權將暴風軍團的將領免職。還有些人聲稱要請羅斯托克將軍來……”

“讓他們去!”杜維冷笑一聲:“這些無膽鬼,他們敢去找羅斯托克才有鬼!前線要塞丟了,羅斯托克現在恐怕一肚子怒火無處發泄了,這些人身為敗軍之將,哪敢去找羅斯托克將軍?哼!”

他忽然壓低了聲音,瞪著基拉,沉聲喝道:“我給你一個軍令……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膽子去做!”

說著,杜維的眼神里閃動著奇異的光芒,嘴角掛著一絲猙獰的冷笑。

“……”基拉看了杜維一眼,深吸了口氣:“敢!”

“好!”杜維坐了回去:“再有人到軍營去鬧,你就趕人!如果趕了還不走,就抓起來打軍棍!如果打了軍棍還敢鬧……”杜維說到這里,故意頓了一下,然後一字一字冷冷道:“我授你特權,敢擾亂軍營軍紀者,無論是誰,無論軍銜高低,殺!!出了事情,我擔著!”

說完,杜維一把從桌上抓起紙筆,刷刷就飛快的寫了一封授權特令,然後遞給了基拉,他故意冷冷的看著這個小伙子,想看看他有沒有膽量做這種事情---畢竟,做這種事情,雖然杜維說了出了事情他承擔,但是畢竟,身為執行人,如果大開殺戒的話,也是會得罪很多人地。

這個叫基拉的年輕人沉默不語,卻堅決的雙手接過了杜維的這封軍令,然後正色行了一個軍禮,大步走了出去。

杜維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和自己印象中地高達主角不太一樣,不過,這個年輕人,是個好苗子!

杜維重新靠了下去,揉了揉酸痛地眉心,這幾天也把他忙壞了。看了一眼大廳里的眾將,他又打起了精神,聽了其他一些軍官彙報城里地軍營以及城防等等諸多事宜。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外面闖進來一個人影。砰的一聲頂開了大廳地門。隨後大步沖了進來。

來人似乎有些莽撞,不過神色還算從容,只是一路跑來,似乎有些氣喘籲籲地樣子。

“阿斯蘭,什麼事情慌慌張張!”亞洛爾沉聲提醒了一句。

杜維一看,正是自己麾下的“高達主角之一”,那個叫阿斯蘭的家伙。

“大人。”阿斯蘭立刻站好行禮,說話卻飛快:“城外,有一隊狼騎兵接近!”

嘩!

一聽這話,房間里眾將頓時全部站了起來。更有人就直接把手按在了腰間的佩劍上。

阿斯蘭這才趕緊繼續道:“對方的狼騎兵只有二十騎,哨卡仔細看過了,附近沒有對方的後續部隊,可以肯定是一支孤軍。而且……它們似乎不是來攻城,而仿佛是來使!”

“來使?”杜維哼了一聲。

“是的,大人。”阿斯蘭站直了回話:“這一隊狼騎兵隨行的,還有大約超過三百名人類……看裝束和模樣。似乎是我們的士兵,可能是戰俘!”

就在東部要塞淪陷之後的第十五天,終于,在這天上午,天空地獅鷲騎士送回了消息,有一隊狼騎兵,高舉著帝國的軍旗,從淪陷的要塞一路南下,這一隊狼騎只有二十騎,隨行的還有大約三百名人類士兵俘虜。

而它們在獅鷲騎士的監視一下。一路來代了亞金城下。自稱是送來了一封罪民統帥給亞金城人類軍隊統帥的親筆信!

這一隊狼騎兵來到城下的時候,城上地人類守軍立刻警戒起來,士兵們握緊了武器,站在城牆上,緊張的看著城下不遠的這些敵人。

而這隊狼騎兵卻遠遠的在城外大約兩百步的地方停住了,不再往前,二十名狼騎兵就停在遠處,那些滿身長矛的狼人騎在巨狼之上,手握長刀,用冰冷森然的眼神和城上的人類士兵對視著。

杜維親自帶著人來到了城上。隨後。那些狼騎兵原地不同,而隨行的三百名人類戰俘,開始列隊緩緩朝著城門靠近。

隨行的三百人類,地確都是士兵,這點從他們列隊走路的姿態就能看得出來。

這些人小半人身上都多少有些傷。身上自然沒有了鎧甲和武器。都是一身簡單的棉袍,每個人都是垂頭喪氣。萎靡不振的樣子。

更讓杜維意外的是,這一隊狼騎兵帶來的三百名俘虜里,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有一個他認識的人!

羅哈特!

當羅哈特隨著其他的俘虜回到了城中,其余的戰俘立刻被城里地士兵接走。而羅哈特則面見了杜維,他親手將一封落雪的親筆信交給了杜維。

“你……沒死?”杜維接過了信並沒有立刻觀看,而是仔細的看著這個當初自己見過的羅林少年,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

隨後他上去一把擁抱了一下這個年輕人,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大聲笑道:“羅哈特!哈哈,我記得你這個小子!你居然沒死!太好了!你知道不知道,當初以為你死了,齊格他們幾個還狠狠地大哭了一場呢!“

羅哈特退後了一步,看著杜維,他地表情很激動,可是隨後卻眼神黯然:“大人,多謝您的厚愛……請您收下這封信,然後……我要還回去,把您地回複告訴精靈王。”

“什麼?你還要回去?”杜維皺眉,他的眼神疑惑:“既然回來了,你就不用回去了!你是霸天虎空騎的未來之星,上次以為你死在了前線,齊格他們就深深自責,我也很痛心!既然你回來了,那麼怎麼還能讓你……”

“大人。”羅哈特苦笑了一聲,他忽然單膝跪了下去,抬起頭來看著杜維,鄭重道:“大人,請您相信,我的忠誠從來不曾動搖!!只是,那個精靈王。它似乎對您非常了解。而且也和您很熟悉。這次它讓我回來送信,是因為那些狼騎兵都不會說我們人類的語言。我在敵營里這些日子,學會了它們的語言,所以派我來充當翻譯……而落雪它要求我必須回去……因為前線地要塞里,還有兩千名我們地戰俘。落雪它說,如果我不回去的話……”

羅哈特的眼神里滿是陰霾。

“你是說,落雪派你回來送信,如果你不回去的話……他拿剩下的兩千名戰俘的生命威脅你?!”

羅哈特沉重的點了點頭。

杜維沉默了下來,他看著面前的這個少年,在敵營里這些日子過去。羅哈特看上去,比當初在西北軍營里的那個熱血少年,要顯得成熟和穩重了許多。原本臉龐上的那股年輕人特有地熱血,已經漸漸變成了一股子成熟男人的堅毅。

“為什麼?”杜維低聲道:“為什麼它這麼看重你?”

“我不知道。”羅哈特搖頭:“我這些日子一直在落雪的身邊,我覺得……它對我,似乎和對其他戰俘完全不同。我自己也想不出我對它有什麼特殊的價值。我只是一個低級軍官,我這里也沒有多少有價值的情報。”

杜維緊鎖眉頭。事情有些古怪。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杜維把羅哈特帶回了城里,羅哈特一路跟著杜維,一言不發,周圍有杜維的隨從,用奇怪地眼神打量這個回來的“戰俘”。而羅哈特一路走著,雙拳捏緊,似乎臉上帶著一絲愧色。

“你不用內疚。”杜維忽然回頭,看了一眼這個小伙子,溫言道:“被敵人俘虜不是你的錯!身為一名戰士,你已經盡到了你的全部的職責!你英勇作戰。掩護同伴安全撤退,激戰之後被俘虜,這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羅哈特,被俘不是恥辱,你不需要低著頭。”

“可是……我原本應該自殺……”羅哈特忽然流下了眼淚。

“那是愚蠢的話。”杜維搖頭:“戰場之上,原本就會發生各種難以預測的事情。難道被俘就要自殺以示忠誠?那是愚昧的念頭!”

頓了一下,杜維忽然苦笑了一聲:“況且……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那個落雪如此看重你,如果它不想你死,以它的本事。你在它地手里,想死都死不掉,我明白的。”

這話一說,羅哈特心中的郁結才稍稍散去一些。杜維領著他回到了府里,支開了隨從。單獨和他談了會兒。

羅哈特立刻將自己當初如何被俘。然後被俘之後,一直被關押在精靈王落雪的身邊。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情,都仔細的說了一遍。他沒有絲毫的隱瞞,甚至連落雪給自己的各種特殊的優待也直言不諱,也不擔心這些話會不會引起杜維的猜疑。

最後,說起了這次東部要塞淪陷,羅哈特道:“從河道地失守到要塞的淪陷,整個作戰計劃全部都是精靈王落雪親自指揮的。當日河上一戰,它們故意擺出渡河的架勢,吸引我們的戰船來到河上,然後用河馬族地獸人在水下襲擊,一舉殲滅了我們地水上戰船力量,掃清了渡河的最大障礙……”

說到了最後,羅哈特又流下了眼淚:“大人,我在敵人地營里,每每看到那些陣亡的同胞,自己卻苟活……心中無時無刻不在內疚!”

杜維又問了一會兒,當羅哈特說起落雪這次指揮作戰的經過,說起戰場上的一個一個的變化,這個年輕人說來調理清晰,有條不紊,一點一滴,頭腦清楚之極。

杜維心中驚訝,又故意試探了他幾次,卻發現這個當初年輕熱血的小伙子,在敵營跟在落雪身邊幾個月之後,仿佛變了一個人似的,胸中仿佛已經頗有一些丘壑,談起戰勢來,侃侃而談,無論是談吐還是眼光,都遠遠的比從前高了幾個台階!

“你……這些日子,在落雪的身邊,學了不少東西吧。”杜維忽然歎了口氣。

“是……不少。”羅哈特垂下了頭去:“這個精靈王不知道為什麼,對我很是優待,它甚至會主動和我探討很多問題,我事後每每想來。仿佛它都是故意在給我灌輸這些知識。甚至……它還經常和我一起探討史書。”

杜維沉默了下來。過了會兒,他才勉強一笑,看了羅哈特一眼:“好了,你不用心里擔心,我並沒有懷疑你。只是一時想不通落雪這麼做的用意罷了。”

“大人。”羅哈特眼眶泛紅:“我身在敵營里,心里所想,要麼就是干脆能一死了之,要麼……就是希望有朝一日還能回來。可是現在……”

羅哈特說到這里,忽然哽咽。

杜維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好不容易回來了。回到了自己人這邊,可轉眼還要回去那個虎狼之地,和敵酋朝夕相處,不能回來和自己兄弟親人團聚,你心里地痛苦,我能理解。”

頓了一下,杜維歎了口氣。看著羅哈特年輕地臉龐:“你……當初以為你陣亡的時候,已經派了人去你的家里。你父母身體安好,你的家里的兄弟姐妹也不錯。雖然為你傷心,不過既然你家世代都是羅林人,自然有人照看。我後來做了安排,你的一個妹妹被安排到了羅林城堡里去工作了,今後也會有人照顧她們……”

羅哈特用力擦了擦眼淚,然後深深的吸了口氣,眼神里閃過一絲絕然,昂然道:“多謝大人!不過。時間緊迫,不用說我家里的事情了……大人,我來之前,落雪有言說,請您立刻看它寫的信,然後,要我把您的答複一起帶回去。我必須在明天日落之前回去,否則地話……”

杜維點了點頭,他這才拆開了那封落雪的來信,看了起來。

打開信紙。只見信紙上的文字很是漂亮,想不到落雪這個精靈族,居然寫得一手極為漂亮的羅蘭大陸的文字,而且它的筆法,居然還是極為華麗的一種“勾角花體文”。

字跡細膩而華美。一字一行。都說不出地美觀。但是這書法一項,就讓杜維多自歎不如----他自己平日里很少寫字。字跡很是拙劣,唯一寫的好看一點的就是自己的簽名----因為他畢竟是高官厚爵,平日里需要他簽名的文件還是很多的。

而仔細看去,這封信的內容,卻赫然如下!“信呈郁金香公爵杜維•羅林•魯道夫:

見字如晤!

遙想當年與閣下會獵西北,彈指間已四年有余。我在極北苦寒之地,每遙想閣下風采,不勝神往。憶往昔,你我二人暢談古今,爭論天下大事,西北獨行,黃沙萬里,草原青青,雪山藹藹,一切尤曆曆在目,不勝快哉!

惜今日你我為敵,不複當日坐談之趣,憾甚!

可記昔年你我曾有約,閣下有言,我亦懷志。

今,我自領兵數十萬,一昔南下,誠昔年之志也。歎羅蘭風貌如舊,然故人不再,心中不甚感慨。

昨聞閣下亦北上前來,心中甚喜。雖不能再坐而論道,然能與閣下領兵會獵于沙場,人生如此,不勝快哉!

此番你我之勢,已成水火。然我亦心存昔年之感,欲行一愚事。故此特書此信,誠邀閣下前往一晤。雖不免戰場刀兵相見,然若能對酒當歌先行一聚,再拔刀相見,此豪傑作為也!

若閣下有意,當不疑我之誠邀!我知閣下心思坦蕩,昔年西北縱橫,膽氣過人,必不會恥笑我做小兒態!

我心悠悠,盡書于字!想閣下雅量無雙,必不至令我望月空談!

如閣下願赴邀,明月在上,我必不加害分毫。如見疑,但請一笑,將此書付之一炬。

落雪字。”

字跡飄逸清秀,到這里就結束了,可杜維看罷之後,卻呆了一呆,片刻之後,這才將信重新又看了一遍。

羅哈特眼看杜維看完信之後,臉上不喜不怒,卻隱隱的有些古怪的笑意……

終于,杜維放下了信,在桌上輕輕一拍,然後慨然而笑!

“哈哈!哈!好一個落雪!好一個精靈王!”

杜維昂然而起,目光閃動:“這種時候,它居然邀我去赴約一晤!如果是別人寫這種信,我一定會以為對方是發瘋了……可它嘛……哼,多半也只有它才會寫出這種東西來!”

說完之後,他站了起來,在房間里走了兩圈,羅哈特一聽,臉色頓時就變了,也不顧杜維的反應,趕緊上去也拿起那封信看了兩眼,臉色勃然一變:“大人!這信里寫地……您!您!您可絕不能去!!”

杜維此刻卻已經站定了,負手冷笑:“為什麼不去。我如果不去,豈不是被這個家伙看輕了?哼哼……”

說著,杜維看了滿臉擔憂的羅哈特一眼:“你放心,我不會有危險的。這個精靈王……這個落雪……嘿嘿!”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人心惶惶]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單刀赴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