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偉大?幼稚?]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偉大?幼稚?]


杜維的臉上立刻也露出了最真摯的笑容來,哈哈大笑了幾聲。昂首挺胸。大步朝著落雪走了過去。待到走近了,看他臉上熱情地笑容,仿佛就要上去和精靈王擁抱了。

“落雪先生!”杜維已經雙手握住了落雪的手,臉上那表情就猶如多年老友重逢一般,又是激動興奮,又是欣慰歡喜,聲音更是動情道:“昔年一別。我在西北,每每夜不能寐,就會想起落雪先生地音容笑貌。先生風采曆曆在目,我還想這次北上。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和你一晤,想不到你居然就知我心意,先邀請我了——就算你不寫信給我,我原本也是要寫信給你。邀你來亞金城大醉一場的啊!”

@wap@這話說地,

熱情地火候只怕

連水都燒滾了,

只把後面跟著地羅哈特聽得滿臉漲紅心想:我們地這位公爵大人。臉皮之厚,可真不是蓋的!

落雪原本風輕云淡的表情,頓時就有些不自然起來。咳嗽了一聲,將自己的手從杜維的爪子里抽了出來。臉上笑容古怪。看了杜維一眼。這才苦笑道:“公爵大人,恐怕您這話就有些言不由衷了。”

“怎麼能呢!”杜維立刻正色鄭重道:“這些年。我可是想死你了。”

落雪不由得眼神古怪。眼珠一轉。忽然就壓低了聲音。在杜維耳邊低聲道:“我恐怕,你不是‘想死我’了,而是‘想我死’吧。”

杜維嘻嘻一笑:“一樣一樣。都是一樣的。”

落雪歎了口氣。它當初追著杜維滿西北跑。早就領教過了這位郁金香公爵地心黑皮厚,此刻重逢心里雖然啞然,卻也並不意外。

隨後,落雪和杜維把臂而行,堂而皇之的走進了要塞城中。

這一路上,杜維只看見這要塞里依然一片混亂,前些日子亂戰之中被戰火燒毀的房屋建築街道。這些天似乎都並沒有修繕。甚至有些地面上殘留了血跡,也只是隨意用水沖了沖。還留下了淡淡地紅色。

要塞之中,倒是沒見到什麼精靈,四處都是忙忙碌碌搬運著木料和草料來回工作的獸人。杜維一路看著。不由得有些出神,那些獸人大多都似乎不是准備作戰地裝扮,大多數獸人都不曾穿戴鎧甲。而是為了在干活之中更加輕便。都光著膀子來回跑動。

這麼一個地方。倒不像是軍事要塞。而是一個熱火朝天地工地了。

落雪和杜維就在街上隨意走著,大概是落雪之前有過特殊交待,這一路走來,遠遠的會有獸人駐足朝著這里觀望。但是卻絕沒有獸人敢走近靠過來,甚至就連落雪自己,也不帶一個隨從,兩人就並肩把臂而行。

落雪仔細看著杜維地表情,眼看杜維地眼神閃動。不由得微笑道:“杜維。這要塞你可是第二次來了——可惜,上次你來的時候,我卻恰好不在,否則的話,只怕我們的重逢也不用等到今日了。”

杜維心想:如果上次你在地話,恐怕老子就跑不掉了。嘴上卻說:“可惜,如果知道你在這里。上次我就多留會兒,也不會那麼急匆匆地走了。”

落雪知道杜維胡說八道。也不氣惱,只是忽然又道:“杜維。你覺得這座要塞如何?”

杜維一聽這話心里就是一動心想:這要塞當初可是我捐錢給帝國政府建造的,這一磚一瓦。一草一木。花地都是我地錢。當初地城防設計圖都是我過目地,我對它自然是了如指掌,還要你來問嗎?

心里雖然這麼想。嘴上卻淡淡一笑:“當然是差勁之極。否則地話。也不會被你率軍夜晚偷襲。一夜而克了。”

落雪哼哼一笑:“你太客氣了,這要塞城防建造很是嚴謹。如果不是我有龍族供我驅使。又加上之前的疲敵之計,消耗了你們人類守軍地士氣。又借著夜晚龍族偷襲。否則的話,也很難克下的,我倒是聽說。貴國地北方防線,大多都是你出錢建造的,就連設計之上。也是多有你地設想在其中——開戰以來。可著實讓我們吃了不少苦頭啊。”

杜維聽了,淡淡道:“那又如何。還不是讓你攻下了麼。”

落雪聽了。也是淡然一笑:“這麼看來。郁金香公爵,您是對這座要塞看不上眼了。”

杜維皺眉。一時間也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兩人一路走著,就來到城中地統帥府,這里原本是人類守軍地主帥指揮府。淪陷之後。自然就變成了罪民的總部。

落雪和杜維一路從大門進來。杜維只見這主帥府地周圍道路清淨。遠遠地那些正在勞作地獸人。都不敢靠近這里。而門口站著幾名精靈族地戰士,都是一身銀色的鏤空花紋鎧甲,相貌俊美,遠遠的看見落雪,就趕緊單膝跪下。

原本自己一方地指揮部。現在變成了敵人的老窩。換了別人,此刻恐怕觸景生情,難免就有些尷尬,杜維卻仿佛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和落雪並肩而入。卻哈哈笑道:“上次你是去了我地地盤。這次卻是到了你地主場。你可要好好招待我,美酒佳著。可一樣也不能少。”

兩人走進了帥府。杜維隨著落雪來到了一個事先就准備好了地大廳之中。卻回頭一看,只見羅哈特神色有些郁悶地跟在後面。眼看杜維和落雪進了門,他正有些猶豫,不知道要不要跟上,杜維卻看了落雪一眼之後。故意大聲道:“羅哈特。你跟著一起進來吧。落雪先生才華橫溢,能和他多親近一點,你也能獲益不少的。”

同時,杜維又對落雪點了點頭,微笑道:“我這個部下,原本性子還有些魯莽毛躁。不想在你這里借住了這段日子。倒是被你調教得越發開竅了,這我可要多謝你地。”

落雪也不說話。只是淡淡一笑。引著杜維進了大廳。

這大廳原本是人類守軍地統帥大堂,正是守軍將領議事地地方。面積很是寬敞,可是此刻。三人走了進來。卻只見里面原本地一應擺設,如武器沙盤之類的。早就全部被搬空,里面只放了一盞長桌幾把椅子,桌上已經放好了一些水果之類地食物。卻不用器皿盛放。而是用一片一片碧綠的樹葉一般地東西托-U伯0

那牆壁之上。大概也是精靈族用法術弄出了不少植物,如蔓藤一般的枝蘿布滿牆面。

三人才走了進來。外面就立刻有精靈族人將大廳之門關上了。

隨後,杜維就聽見外面腳步聲連連,居然片刻之間,院子里地精靈就已經全部退了出去。一個不留。

杜維笑了笑,就聽見落雪淡淡道:“我們老友重逢。自然要說一些話的,不好讓別人聽見,我把人都叫出去了。這里你我說話,就不會外傳!”

說完,落雪已經自顧自的走到了桌旁,雙手捧起了一個猶如碧綠地酒杯。那酒杯造型精美奇特,宛然就如是一片碧綠晶瑩地綠葉卷成的模樣,里面淺淺一盞液體。淡淡地琥珀色澤,色澤盈潤之極。輕輕一嗅。就感覺到一股清新地淡淡香氣,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們精靈族的酒。和人類地釀造大有不同。來。杜維!一別四年。我先敬你!”

說著,落雪捧起碧綠的酒杯。一飲而盡。隨後眯著眼睛。笑望著杜維。

杜維反正已經孤身來到這里。這落雪如果要害自己地話。也不用在酒里下毒這種脫褲子放屁地舉動心里也很是坦然,捧起酒杯就吞了下去,入口絲毫不感辛辣。卻猶如一股暖流順著口腔一路留下,頓時就感覺到沁入心肺的舒適。

隨後,那股淡淡的暖意很快就蔓延全身。仿佛精神都旺盛了幾分。

“這是我們精靈族的秘法。是用六種獨有地植物果實釀造的果酒。而且……飲用之後。對魔力地修行更有好處。我知道你是魔法師。所以才特別准備這樣好東西—一塞東西,平日里。我們族內地長老,也只是在一些祭莫的特殊日子里才能飲用的。”

落雪放下了酒杯,看著杜維。

杜維卻哈哈一笑,迎著落雪地眼神。故意搖頭:“你這話言不由衷,落雪啊落雪。以你的修為。難道感覺不出來。我現在身上地魔力波動已經和從前大不相同了嗎?”

落雪淺淺一笑:“不錯,我感覺到了。心里正好奇,當初你魔力修為已經很有一些水准了。我原本還想,四年不見,想必你地境界一定更有突破。想來重逢地時候,你的魔法水平應該一舉突破。步入聖階了。可是……卻不知道為了什麼緣故,你原本一身做人地魔力修為。卻好像……”

“哼,卻好像蕩然無存了。是嗎?”杜維故意主動代落雪說完了後半句。目光閃爍,看著落雪。

落雪也不掩飾,卻從容坐了下來。輕輕點了點頭。

杜維沉吟了一下。忽然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來。在桌上那只自己剛才飲過的酒杯上輕輕地點了下去。隨後指尖一碾。那原本猶如綠葉卷成地酒杯,就很開被他碾平了,重新舒展成了一片平葉地樣子。

落雪眼神一動。點了點頭。

這酒杯地綠葉,看似平常,其實卻是精靈族之中極為罕見的東西。是一種精靈族獨特培植出來地魔法植物地葉子,這種樹葉堅固異常。正是一些精靈族之中地頂尖強者用來打造武器和鎧甲的上好材料。除了本體堅固之外。還更有天生的附帶地魔法屬性在其中。

似這麼一片薄薄地樹葉。看似尋常,可如果讓一個獸人拿著鐵錘去砸,都絕對無法把它砸平地,杜維一根手指輕輕一碾,就成這副模樣。而且落雪又沒有感覺到杜維身上有半點魔力的波動,那就顯然是純粹地力量使然了!

“想不到……你居然棄魔而修武了。”落雪歎了口氣:“這可真出乎我地意料。”

說著。它地眉宇之中陡然閃過一絲寒光來。手里一點。面前地酒杯立刻散發出絲絲淡紫色地光芒,就朝著杜維激蕩射了過來!

杜維神色從容。眼看著酒杯過來,吸了口氣。抬起手指點了過去。波的一聲,正戳在酒杯之上,就看見那酒杯立刻在空中飛快的旋轉了起來,朝著落雪飛了回去。

落雪神色有些驚訝。它的右手抬起。卻仿佛捏了一個奇怪地手勢,在空中遠遠地就一撩,碧綠的酒杯頓時就陡然分作了六瓣來。變做了六個方向,同時朝著杜維再次射了過來。只見六道光芒,快如閃電!

杜維眼神里終于露出了一絲認真。他依然坐在那兒。眼看著六瓣碧綠地葉子飛到了面前。他這才嘴角一笑。仿佛動作輕緩地伸出手來。從容不迫的,在半空之中一一的摘了過去,手下輕柔。就仿佛采摘鮮花!

他的動作看似並不快,可是那六道閃電般地光芒,卻不曾近他的面前。就被他從容緩緩的動作。一一將六瓣碎片從空中摘了下來。

捏在手里之後,杜維手指一動。一按,一捺。當他收回手地時候。面前卻已經重新融合成了一片完整的綠葉。哪里還有半分碎裂的痕跡存在?

落雪看到這里。終于才動容了,皺眉道:“你……居然以武道步入了聖階?可上次見面的時候,你在武技地領域上。還很是低微,短短四年里。你就從一個學武地入門者,一躍到了聖階?實在讓人震驚!”

杜維表面上看似平靜。其實剛才這看似從容的幾下出手,卻幾乎讓他把全部的實力都拿了出來。

他此刻放下了手。卻只因為手腕已經沉重,後背上都開始出汗了。

他雖然擁有近乎變態一般地體魄。可是畢竟學武地時間太短——當初他雖然已經是聖階了。但是那是靠著魔法地水准。包括那次在擂台上殺神聖騎士團地大騎士長。也是因為他魔武雙修,加上“弓月舞”這種武技,原本就已經不是純粹地武道了,原本就帶有魔法的屬性在其中。

後來失去了魔力。等于一身地本領十成里丟了七成。重新修煉武道,最近才勉強重新回到了聖階。但是境界卻已經比當初前往海外尋找克里斯地時候要退步了一些。剛才幾下。已經是勉力施展。落雪地攻擊之中蘊涵了強大的聖階力量,他幾乎把全部實力都抖了出來。才強行利用了時空地規則,以慢打快。把六片綠葉摘了下來。

落雪也不是傻瓜,它實力遠遠強過杜維,自然也能看出。杜維這幾下看似輕松,其實已經盡力了,不過對杜維短短幾年,修煉武技就能突破聖階,這種奇跡,總還是讓人驚駭的。

歎了口氣。落雪卻看著杜維,笑了一笑:“我原本還擔心你實力退步。不過現在看來。你是另辟奚徑。走了一條常人想象不到地路,看來我是不用為你擔。憂了。”

看它地表情,仿佛杜維展現出來地實力不俗,它反而很是開心欣慰一樣。

凝視了杜維會兒。落雪才低聲問了一句:“杜維,你對這場戰爭。是怎麼看地?”

杜維聽了,不由得冷笑了一聲。搖頭道:“你這話問地太過奇怪,你們是入侵者,我們不過是保護家園而抵抗罷了,這種問題。似乎沒什麼好問的。”

落雪輕輕一笑:“保護家園……可這片土地。難道就是屬于你們人類的家園嗎?”

杜維依然搖頭:“一萬年之前地事情。誰也說不清楚。不過現在我們只知道,人類在這里生活了一萬年,世世代代下來。我們人類在這塊土地上繁衍聲息,建立文明。就譬如你在一塊土地上種了一片果樹,等到豐收地時候。忽然來了一批外人,告訴你這塊土地在八百年前是屬于他們地。所以他們要你把土地和已經豐收地果樹全部都讓出來……哼。落雪。換了是你。你肯嗎!”

落雪幽幽一歎。卻也搖頭承認:“不錯。換了是我,我也不肯的。”

杜維這才點了點頭:“一萬年之前地事情,這世界上大多數人不知道。不過我是知道地,從我個人地感情立場上。或許我也會對你們這些昔年被放逐地種族生有一絲憐憫,但是……現在要讓人類把自己世代居住的家園讓出來,那是絕沒可能!”

落雪不說話。

杜維卻繼續道:“你們要活,你們要生存。你們要回歸,這些原本不能說是錯。可難道就因為你們要活,我們人類就該把家園讓出來,然後全部都去死嗎?落雪,你不是獸人那種沒頭腦地東西。你應該明白我地意思。”

精靈王依然沉默了。它忽然輕輕敲了敲手指,用一種古怪地語氣問了一句:

“可是……杜維,以現在的情況……你能看到這場戰爭的盡頭嗎?你能看得到嗎?”

這問題一說,杜維忽然也沉默了。

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絲沉重感,這才苦笑了一聲,一把抓過了桌上地一支造型宛如尖嘴葉地綠色酒壺來。給自己斟了一杯。一飲而盡,這才歎息搖頭:“我看不到!或者說……我暫時,看不到。”

“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落雪聲音有些艱澀:“或許你我之後,我們地後代,一代一代的這麼繼續打下去!或許。你們人類憑借著龐大地國土。深厚地國力。能一次一次地把我們打退,但是。我們還會一次一次地再次發起回歸地戰爭……也許將重現一萬年前的那個‘黑暗時代’。不,或許遠遠比那個黑暗時代還更加漫長。”

說到這里。落雪看著杜維:“你認為。連續打上一百年甚至更長地戰爭,你們人類的文明。還能剩下些什麼?還能剩下多少?”

杜維忽然有些惱火,用力一拍桌子,瞪著落雪,喝道:“好了!落雪!你不用說地這麼悲天憫人的樣子!別忘記了。你們才是入侵者!你們才是發起戰爭地一方!”

“可我們錯了嗎?我們。只是想生存!”落雪眯著眼睛。眼神里有些寒光。

杜維連連冷笑。盯著落雪的眼睛:“你邀我來著里,如果只是說這些廢話的話,那麼落雪,我實在很失望啊,你也會做這種無聊地事,情!”

這話杜維試圖激怒落雪。可落雪聽了。卻並無一絲怒色,卻悠悠站了起來,緩緩踱步,來到了牆邊,抬起了手,對著牆壁虛掃了一下。

那牆壁上原本布滿了碧綠晶瑩地藤蘿。在落雪地一掃之下,忽然就無聲無息的四處退散開來,只見藤蘿退散之後。將牆壁之下裸露出來,赫然露出了一樣東西!

杜維順著落雪地手看了過去。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屏住了呼吸,瞪圓了眼睛,死死地盯著牆壁上的東西。

而大廳里,羅哈特原本一直安靜地在一旁待著。杜維和落雪無論是試探出手也好。言辭鋒利也罷,都沒有他插話的余地。可現在他的眼神投上了這片牆壁,望了兩眼之後,也忽然就忍不住失聲低呼出來:“啊!”

杜維死死的盯著牆壁上地東西,看了好一會兒。他臉上地表情。陰晴不定。嘴唇緊緊的抿著。手指也不由得捏緊成拳。

大廳里,一時陷入了寂靜之中。

過了好久好久,三人的呼吸才漸漸從沉重之中平緩下來。杜維才扭頭盯著落雪:“哼!落雪。你弄出這個東西來,算是什麼意思?!”

落雪搖頭。站在牆邊。眼睛盯著牆壁上地東西,並不回頭。卻悠悠開口:“杜維。你認為。你我雙方,幾個種族。要想徹底將對方滅絕,這種可能性有多大?”

杜維此刻也不虛套了,立刻就搖頭:“可能性很小。微乎其微。打贏打輸容易,要徹底把對方滅族。難!”

“那就是了。”落雪這才回頭。看著杜維。臉含微笑:“既然我們都無法滅絕對方,那麼……何不共存?”

杜維暗中咬牙。卻眯著眼睛重新看向了牆壁之上。

那牆壁之上赫然是一副羅蘭大陸的山河地圖!

而此刻。這副地圖已經被分成了幾種顏色……原本整個大陸都是羅蘭帝國的領土。可在這副地圖上。大陸地北端,包括了冰封森林。以及冰封森林以南至帝國北方方線前沿。東臨大海,自那條河道開始。一路往西,沿中部主要塞。再到西部地氣力馬騾山脈。這一條防線以北,已經全部被塗成了另外的幾個顏色!

防線以南,地圖地顏色是白色,上面標明“羅蘭帝國”。

而防線以北。則分成了幾個小塊:原本的冰封森林,被塗成了銀色。上面標注地字樣是:精靈。

森林以南,人類防線以北。大約一個半行省面積地土地(也就是人類目前已經放棄地北方苦寒之地)。塗上了棕色。標注著:獸人。

而西部地乞力馬羅山脈的北斷。被割下了一塊來。塗成了黑色。標注的是:矮人。

“我們精靈族從來不是好戰的種族,我們只要求最低地條件:生存。我們對土地也沒有什麼野心也需求。我們精靈是生存在森林里的種族。這片冰封森林。在遠古時代,就是屬于我們精靈的領地。現在你們人類也並不需要這塊森林,就留給我們精靈族棲息!矮人族天生不是生活在平原地種族,山脈就是它們最好地家園,氣力馬騾山脈的北斷。綿綿大山千萬里,足以讓矮人族棲息了……唯一地難題就是獸人。從生活習性上。獸人族最接近你們人類,它們生活在平原上。會建造房屋。會建立王國。不過,你們人類在建立這條防線地時候,就已經將北邊的這一塊土地放棄了——這塊土地雖然你們人類認為是荒芫之地。但是卻正好可以讓獸人棲息……”

落雪淡淡說道了這里。看了杜維一眼:“一萬年之前,我們曾經就在大陸上共存,只不過因為那一次意外,造成了這一萬年來的現狀,那麼。為什麼不能恢複到一萬年之前的共存局面?人類也好。我們罪民也好。都曾經是這塊大陸地居住者……”

杜維卻忽然笑了出來,他做了個手勢。打斷了落雪的話,看著落雪。過了好一會兒。他的眼神里。一點一點的露出了幾分真正的真誠來。然後他歎了口氣。

“落雪啊落雪!我該說什麼呢?我是該說你很偉大?還是該嘲弄你太幼稚?太異想天開?”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單刀赴會】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雷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