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火】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火】


黎明時分,遠處要塞依然一片***。

城里的獸人,此刻想必已經得知了人類部隊的大舉反攻的消息----畢竟如此龐大的軍隊進發,距離又只有這麼短短兩天路程,消息是無法掩藏的。

城里的獸人應該已經磨亮了刀鋒,正在做著戰斗的准備吧。

杜維嘴角浮現出一絲微笑。

他的身後,休息了一夜的獅鷲騎士,已經精神抖擻,在黎明的風之中,一只一只的獅鷲立起了身體,迎著晨風,張開雙翼,仿佛也感受到了大戰之前的緊張氣氛。

“准備進攻!”杜維用低沉的聲音將命令發布了下去,隨後又扭頭看了一眼城里的獸人的***。

嗯,它們一夜沒睡嗎?很好,既然你們不想睡,就讓我送你們去長眠吧!而來負責正面進攻的中軍,在經過了一夜的修整之後,天亮時候,抵達了要塞的南面。

城里罪民的反應很是迅速,南邊的城牆之上,遠遠看著地平線上,人類的軍隊猶如蟻群一般出現,刀槍如林,盾牌如牆,殺氣騰騰的開過來。那些獸人絲毫沒有半點畏懼,反而一個一個仰天興奮的長嘯起來,不少獸人甚至用力捶打自己的胸膛,發出了猙獰的吼叫。

人類!

人類!

這些膽小的人類,他們居然放棄了堅固地城牆,跑來進攻我們?哼!如果他們躲在城牆里。那麼或許還很棘手,可是……野戰?哈哈!從戰爭以來,在野戰上,人類就沒有取得過優勢!!

獸人軍隊的首領很快下達了出城應戰的命令,命令被傳播到了每一個獸人的耳朵里:迎上去!殺光那些人類!!殺光他們!!

城牆之上,獸人搬上了幾面巨大的皮鼓,在嗡嗡的鼓聲擂響聲之中,南邊的城門大開,在清晨的晨光之下。獸人戰士穿戴著那些看似粗陋,實則堅固無比的鐵甲,仿佛一股一股黑色地鐵流,從城門里奔湧而出。

很快,一個一個的方陣,就已經在城下排好。城牆之上,獸人的首領發出了一聲響亮的咆哮,方陣之中的獸人戰士,立刻揚起了長刀,大片的刀鋒在晨光之中散發著寒光,隨後獸人戰士齊聲吼叫。聲音帶著一種震撼人心地節奏,在這種節奏之下,獸人的方陣開始緩緩的朝前移動!

遠方,人類的陣營之中,亞洛爾策馬飛快的從自己隊列的最前方掠過。他一面仔細觀察著遠處獸人方陣緩緩逼近。心里飛快地計算。

“拔劍!!!”

隊列最前方的軍官發出了雄壯的吼聲,穿戴著重步兵厚甲的士兵,亮出了自己的武器。而亞洛爾策馬狂奔,手里地長矛飛快地和最前排的士兵的劍鋒碰撞,發出一連串叮叮當當的聲音。

“豎盾!!”

軍令官響亮的號令聲傳遍戰場,人類步兵方陣最前面幾排的士兵。都是精心挑選出來地身材最雄壯。最富有勇氣地壯漢,前幾排的士兵。飛快地將一面一面巨大的鐵盾豎在了身前,這些盾牌都高大接近兩米,平日里行軍的時候,拆卸成兩塊來運輸。

一片一片的盾牌,狠狠的插在了土壤里,高大兩米的盾牌,在前排戰士密集的排列之下,形成了一面鋼鐵之牆!

士兵們激動得發抖,人人都是臉色昂然,緊張的注視著遠處逼迫而來的獸人方陣。

“哈哈哈哈哈哈……”

在城牆之上的獸人軍隊的首領,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輕蔑的大笑起來:“這些膽怯的人類!明明是野戰,居然先豎盾放手!哈哈!看看他們的盾牌,就好像城牆一樣……這些人類,離開了城牆就不知道怎麼打仗了!!給我沖垮他們!就算是真正的城牆都擋不住我們的戰士!何況是這種小小的盾牌!!”

他的身邊,立刻有獸人吹響了牛角號角,嗚嗚低沉的號角聲,借著晨風迅速傳遍了曠野,那聲音聽似蒼涼,卻隱隱的帶著一種讓人心中悸動的激蕩!!

“嗯,已經開戰了嗎。”

遠遠的,側耳傾聽著南面傳來了隱隱的號角聲,落雪站在河道了北岸,眺望南岸的要塞,它仿佛笑了笑,只是笑容帶著一絲苦澀和複雜……的山坡之後,杜維聽見了戰場上的號角,他也在微笑,只是這微笑,帶著一絲冷峻!

號角聲變成了一道一道的催命符,獸人的戰士在號角響起之後,步伐立刻迅速加快,龐大的鋼鐵方陣,陡然加速朝著人類的陣營逼迫了過去。

方陣里,獸人的軍官還在用粗壯的吼聲提醒著手下的戰士,在加快速度的同時,要保持方陣的完整,保持盾牌的密集----根據和人類交戰的經驗,人類很擅長使用弓箭!

可是,直到方針距離人類的前列已經只有五百米的時候,預料之中的人類的弓箭並沒有來臨----這些人類,難道改變了作戰的習慣了?哼……

亞洛爾站在隊伍的前列,沉著臉看著遠處那獸人的鋼鐵方陣,他心中歎了口氣:果然如公爵大人說的,根本不用使用弓箭----事實上,這次出戰,在杜維的命令之下。軍隊之中甚至只帶了很少量的弓箭手。因為看著獸人地這種方陣,前後左右和頭頂都用盾牌擋住,猶如一只鐵烏龜一般,弓箭很難對它們形成有效殺傷。

亞洛爾抬起了右手,很快軍令官就把命令傳達到了後方。

在人類陣營的後面,一架一架用馬車拖來的弩炮車已經架設完畢,觀察手看到了號令之後,立刻吼叫起來:“三十五度角!仰射!!”

轟!

一陣絞索的聲音,弩炮轟鳴的聲音。天空之中,第一波百十枚弩箭劃破長空,從人類軍隊陣營的頭頂飛射而過,狠狠的落在了正在前進的獸人方陣之中!

絞索的強大力道,使得弩炮輕易地紮穿了獸人戰士舉著的盾牌,一枚一枚的弩炮。有小半落在了獸人的頭頂,頓時獸人的方陣出現了一絲紊亂,盾牌被輕易紮穿,躲在里面的獸人戰士地血肉之軀,盡管強壯,卻也無法抵禦這種人類制造的殺人利器。往往一枚弩箭射穿盾牌之後,還能將里面的兩三個獸人戰士紮穿!

百十枚弩炮齊射,在觀察手的不停號令之下:三十五度角仰射!四十五度角仰射!六十度角仰射!!

幾輪齊射之後,傷者不計,至少奪去了數百獸人戰士的生命!

弩炮雖然對獸人的鋼鐵方陣形成了有效地殺傷。但是畢竟只擅長穿透力的弩炮。並不能造成太大規模的傷害,獸人的方陣之上略微混亂了一下,很快,死亡的獸人地位置被後排地獸人頂了上去,方陣的缺口被再次用盾牌堵了起來!而且獸人更加快的腳步,奮力的朝前方挺進。

根據以往和人類交戰的經驗。人類的這種弩炮雖然聲勢嚇人。但是殺傷力並不能讓獸人真地害怕。而且,只要迅速地逼近了人類的陣列。那麼對方地弩炮就沒有用處了!

“哼,果然又是老一套。”城牆之上的獸人首領冷笑,今天的戰爭,落雪沒有插手,而是交給了獸人自己來指揮。一直不太服氣精靈族指揮的獸人,決定靠著自己好好的打一場勝仗,讓那些眼高于頂的精靈好好看看:沒有你們精靈,我們獸人一樣是無敵的!

獸人的首領狂笑著,一把將身邊鼓手推開,親自奮力擂動戰鼓,咚咚的鼓聲,正是獸人軍隊最後沖鋒的命令!

聽見了鼓聲,戰場之上,獸人的方陣已經距離人類的前排只有百米了!

終于在鼓聲之中,前方的方陣之中,獸人們發出了一聲咆哮,紛紛丟下了沉重的大盾牌,高舉長刀,蜂擁朝著人類的軍隊沖了過去!

戰場之中,一時間充斥了獸人瘋狂的咆哮,獸人的沖鋒,猶如海嘯浪潮一般,狠狠的拍向了人類的隊列!!

亞洛爾此刻已經離開了前列回到了人類重步兵的後方,他看見了獸人的最後沖鋒,大聲吼叫,他的聲音渾厚而沉穩!

“穩住!!”

“穩住!!”

前排的人類戰士,眼看著那些身軀雄壯全身長毛的獸人已經沖到了面前,甚至已經清晰的聽見對方粗重的呼吸,看見了對方血紅的眼珠和滿嘴獠牙!

終于……

砰!砰砰砰砰……

猶如浪潮拍打岩石,獸人的海浪式沖鋒,前端終于狠狠的撞擊在了人類的盾牆之上!大片的黑色洪流撞擊,在人類的盾牌前端,猶如撞出了片片鋼鐵浪花!

人類的戰士用身體死死的抵住盾牌,前幾排的人類隊列,保持著極度密集的隊列,獸人沖到了人類的面前,用身軀狠狠的撞擊人類的盾牌,用長刀瘋狂的劈砍……

“就是現在!出矛!!!”

隨著軍令官的一聲咆哮,人類的重甲步兵前列的盾牌牆之上,原本設計之中,盾牌上的幾個缺口立刻打開。已經用身體狠狠貼著人類盾牆的獸人,正在瘋狂的咆哮沖撞之中,卻忽然就眼睜睜的絕望的看見了人類的盾牆的缺口里,陡然就刺出了一柄一柄鋒利的長矛來!

距離實在太近了,盾牆上,最前端的獸人,根本無法躲閃!人類的這種特制長矛長達兩米五十以上。每一枚長矛都有兩名躲在盾牆後地士兵合力抱著,長矛在缺口刺出,頓時將擠在盾牌最前面的獸人的身軀紮穿!

一朵一朵的血花綻放,在盾牆的最前端,大批的獸人在促不及防的情況下,被這從盾牌里刺出的長矛直接紮穿了身體,尸體猶如一塊一塊的死肉,掛在了長矛之上,沖鋒到人類盾牌之前地獸人實在太多了。擠壓之下,隊形過于密集,每一枚長矛,幾乎都沒有落空!甚至有的長矛一下就刺穿了三四個獸人!

長長的盾牆之上,頓時成為了一片死亡地帶!

“收矛!第二輪!刺!!!”

人類的軍官飛快的發出號令,躲在盾牆後的人類士兵熟練地將長矛抽回。頓時血花四處濺灑,成批的獸人倒在了盾牆之前!

後面更多的獸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瘋狂的繼續往前沖,踐踏著死去同伴的尸體,一窩蜂的繼續朝著人類地盾牆蜂擁而去。

而接下來,人類故伎重演。再次從盾牆的缺口里,將帶著死亡氣息的長矛刺出!

“刺!!”

“刺!!!”

“刺!!!!”

呼號聲,慘叫聲,咆哮聲,死前的掙紮哀嚎聲!

盾牆加長矛的組合。讓一批一批地獸人倒在了人類地盾牆前沿。尸體密集的倒在地面上,後面的獸人終于明白發生了什麼。可這個時候,獸人的死傷已經超過了數千!

而人類……長長的盾牆,只有幾處被獸人的瘋狂沖撞打開了缺口,但是後排地長矛手殺死了沖進來地獸人之後,很快就有其他的人類士兵重新舉著盾牌頂了上去。

城牆之上。獸人地首領看見這一幕。氣得暴跳如雷:“可惡的人類!卑鄙!狡猾!!”

然而,盡管收割的大量獸人的生命。但是這些擁有野蠻血液的種族,強悍卻遠遠超過了人類的預料!這些獸人在前排的同伴戰死之後,後面開到的方陣,卻在獸人軍官的怒吼之下,一個一個獸人仰天咆哮起來,很快,它們開始了獸化!

一個一個獸人的咆哮之中,它們全身的肌肉飛快的膨脹起來,骨骼也迅速變得粗大,皮毛豎立,身形暴漲!

後批沖上的獸人,在軍官的指揮下,不在用血肉去應對人類的盾牆和長矛了,這些獸人抓著盾牌,橫在了身前,繼續朝人類的盾牆沖了過去!

海浪,仿佛變得越發的凶猛!

一陣一陣可怕的沖撞聲,人類前幾排的重甲步兵的盾牌手,盡管竭力保持著密集的隊列,互相依靠,用全部的力氣和身體抵著盾牌,但是卻能清晰的感覺到,這些獸人沖撞的力道,比之前要強了足足一倍以上!

而長矛手,在軍官的號令之下,長矛的刺殺,卻漸漸變得艱澀起來!獸人用盾牌擋在身前,長矛刺出,紮在盾牌之上,往往迸發出一溜火花!而就算有的長矛能將敵人刺穿,但是這些獸化了之後的獸人戰士,無論是肉體的強悍還是勇氣,都已經爆增了一倍!就算身體被長矛刺穿,這些獸人依然會咆哮著狠狠抓住長矛,奮力抬起長刀,狠狠一劈,頓時就將長矛劈斷!

更有的獸人,垂死掙紮之中,用近乎恐怖的力量,生生將長矛從盾牌里狠狠的拽了出來!

一時間,人類的盾牆,終于開始了顫抖和紊亂,在獸人誓死的沖鋒之下,堅固的盾牆終于出現了大片的缺口,沖入缺口的獸人戰士,往往根本就不顧盾牌後人類士兵從四面八方刺來的刀劍,卻只是呼吼著,舉起武器,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人類狠狠的劈砍過去!就算自己的身體多處被人類的刀劍刺穿,也會用最後一絲力氣,將距離自己最近的人類士兵劈倒!

這種讓人震撼的戰斗力,讓人類的盾牆開始崩潰!

第一排的盾牆很快就被沖潰,前列的人類重步兵和獸人戰士陷入了混亂的絞殺之中,往往獸人就算死,只要面前有缺口,也會拼盡最後一絲力氣。用自己的身軀和體重狠狠的撞進去,盡量給自己身後地同伴爭取哪怕是一絲的空襲!

更有的獸人,大叫著朝著面前人類密集的刀劍撲了上去,用自己的身軀給身後沖鋒的同伴充當肉盾!!

第一排的盾牆崩潰,第二排……第三排……

而人類布置在最前幾排的盾牆和隊形,在獸人這種瘋狂的沖鋒之下,陣形開始不自覺地後對。

傷亡,也飛快的增加!

獸化之後的獸人,連肉身的強度也加強了很多。它們甚至對疼痛的感覺也似乎極為遲鈍,往往有的人類明明一刀已經砍中了對方,只要不是致命地要害,獸人都會仿佛毫無知覺一般,反手一刀,將正在震驚之中的人類戰士的身子一刀劈成兩半!

前列的緩緩後退。陣形被越壓越扁……

亞洛爾擦了擦汗,看了前列一眼:“是時候了!放信號!再這麼下去,我們就頂不住了!媽的,這些獸人真是怪物!”

轟!!

一朵火光在人類的陣營之後沖天射了起來!

片刻之後,就聽見戰場地側面,遠處。大片的塵土揚起!

遠遠的,一片黑壓壓的影子,原本在人類的陣營右側後方,卻飛快地越過了人類地右翼,然後繞了一個彎。橫向朝著戰場沖了上來!

塵土漫天。在飛揚的塵土之中,只見最前端的一片影子漸漸顯現!

騎兵!

人類的騎兵!!

雷騎!!

萬馬奔騰,鐵蹄踐踏著大地,密集如雨的轟鳴聲,大地仿佛也在呻吟顫抖!

雄壯的雷騎沖鋒,巨型戰馬撒開了四蹄全力奔馳。終于顯露出了它們可怕地崢嶸!!

這一匹一匹地巨型戰馬。就連戰馬的身體上,都披戴了厚厚地全身甲胄!!馬上的騎兵。每一個都是一身標准而昂貴的騎士全身板甲!頭盔之上帶著鐵面!全身從頭到腳,幾乎沒有一出肌膚裸露在外面!每一名騎兵手里的武器,並不是帝國騎兵傳統的刺槍也不是馬刀,而是……狼牙棒!

黑色的馬甲,黑色的騎士全身板甲,使得這些奔馳的雷騎,變成了一股黑色的烏云,黑色的鋼鐵洪流!

雷騎從側翼橫向沖進了戰場,以騎兵的鋒矢沖鋒陣形,猶如一把尖刀,狠狠的紮進了戰場之上的獸人側翼!

轟!!

留給獸人的反應時間並不是沒有,最側翼的一個獸人方陣,很快就在軍官的指揮之下掉轉了方向,獸人高高舉著盾牌,昂然的朝著沖鋒而來的人類騎兵發出了怒吼!

“擋住他們!!”

獸人軍官一聲怒吼!

雷騎沖鋒的首當其沖正是這個獸人的方陣!

這些獸人根本就不怕人類的騎兵,在之前的曆次戰斗之中,它們已經對人類的騎兵的戰斗力有了充分的了解!

哪怕是野戰,獸人的戰士,和人類的騎兵,也絲毫不落下風!人類騎兵雖然沖鋒的力量很強,但是獸人靠著強悍的體魄和方陣隊列,足以抵擋住對方!

可是,這一次,獸人錯了,因為它們遇到的不是普通的人類騎兵,而是杜維在西北精心研究幾年,創造出來的雷騎!

巨型戰馬雷騎!

當雷騎沖鋒洪流正面撞如了獸人的這個方陣的時候,立刻讓之前心中充滿了自信的獸人,發出了恐怖絕望的吼叫!

最低身高超過兩米,體重在一噸以上的巨型戰馬,加上全身的鐵甲,還有馬上騎兵的重量,以及狂奔之後的沖刺力!這種恐怖的瘋狂奔馳沖鋒的勢頭,就再也不是獸人能抵擋的了!

最前端的獸人,被雷騎的沖鋒之下,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直接就被狠狠的撞的飛了出去!隨後大批的雷騎呼嘯而過,這個獸人的方陣之中,獸人戰士面對這些身軀龐大,充滿了野性和爆發力的騎兵,立刻就變成了紙紮泥糊一般!

密集的隊列,絲毫不能給雷騎的沖鋒帶來哪怕半點阻塞。強悍地雷騎就仿佛化身成了一輛一輛重型坦克車,沖撞之下,就能直接將擋在前面的獸人撞飛!馬蹄奔馳,橫沖直撞而過,獸人別說正面抵擋了,哪怕是被雷騎刮一下,都會立刻被撞得骨骼碎裂!

首當其沖的這一個方陣,絲毫沒有能給雷騎前進的步伐帶來半點阻塞,頃刻之間就崩潰了!大批的雷騎奔馳而過。將獸人的方陣碾壓得粉碎!

馬上的騎兵們,瘋狂的揮舞著狼牙棒,收割著獸人的生命!就算獸人地身軀強悍,狼牙棒敲打之下一時不死,但是只要倒在了地上,就會被後面蜂擁而過的雷騎的馬蹄踐踏成一堆肉泥!

蓋達坐在馬上。他的狼牙棒上已經沾滿了碎裂的血肉,全身染紅,原本銀色的斗氣,已經在血光之下泛出了淒慘地紅色。身為雷騎的統帥,他沖鋒在隊伍的最前列,狼牙棒下已經不知道殺死了多少獸人。就連這個方陣的軍官也被他一棒打的腦殼迸裂而死!

滿是棱刺的狼牙棒上,掛著獸人地血肉,他和麾下的無數雷騎已經變成了一股殺人狂魔!

風卷殘云,呼嘯而過!

雷騎撕裂了首當其沖的這第一個方陣,繼續橫向朝著戰場的深處沖了下去!

在城牆之上。看到這一幕的獸人驚呆了。它們從來沒有想到過,人類地騎兵能擁有如此強大地戰斗力?!

在雷騎面前,獸人引以為驕傲的龐大身軀和雄渾的力量,都全面處于了下風。而更可怕的並不是騎士的狼牙棒,而是那些雷騎的戰馬!這些戰馬絲毫不畏懼戰場地血肉橫飛,甚至仿佛一旦見血之後。這些戰馬仿佛變動越發地瘋狂起來!戰馬嘶吼的聲音。仿佛虎狼一般!

眼看雷騎猶如烈日融雪地氣勢,片刻之間就沖垮了獸人的三個方陣。城牆上的獸人首領終于狂吼了出來:

“放狼騎!讓狼騎去擋住他們!!”

“可是,首領!精靈王只留給了我們兩千狼騎……”一個手下急忙提醒:“這些人類的騎兵古怪,數量也比狼騎更多……”

“混蛋!”獸人的首領一拳砸翻了這個手下,吼道:“不管怎麼樣,讓狼騎出動!一定要擋住這些騎兵,否則的話,我們的方陣就亂了!!”

蓋達一棒將擋在面前的一個高大的獸人砸得頭盔凹了進去,那個獸人重傷之下越發的凶悍,居然張開身軀朝著自己撲來,可是戰馬撞了上去,立刻將它撞的倒飛出去,遠遠的噴血而死!蓋達狼牙棒上的斗氣光芒猶如一把火炬,左右翻飛……

終于,面前的壓力陡然一松,他仔細看去,卻居然已經沖出了戰場了!

只是一柱香的功夫,雷騎就已經橫穿了整個戰場,沖潰了至少四個獸人的陣列!給獸人帶來了近萬的損傷!而這些損傷之中,真正死在騎士的狼牙棒之下的不過只有三成,更多的則是死在了馬匹沖撞和馬蹄踐踏之下!

蓋達高舉狼牙棒,一口氣又往前奔了會兒,這才降下了馬速,回頭看去,之間麾下的雷騎,還依然保持了至少八成!

雖然不少騎士已經身上帶傷,但是那些馬匹卻越發的暴躁興奮!有的戰馬的鎧甲被獸人的垂死反擊打破,鮮血流淌,但是這些戰馬卻渾然無所感覺!鼻孔里噴著熱氣,眼睛血紅!

看著身後遠處的獸人軍隊已經被自己一次貫穿沖鋒,沖得隊形散亂,蓋達心中興奮起來,高聲吼:“掉頭,重新列隊!我們再沖它一個來回!!”

這個時候,城門大開,一隊一隊的狼騎兵,從城中呼嘯而出,目標明確,朝著戰場的側面,雷騎集結的地方凶狠的撲了過來!

“哈哈!數量這麼少……不過,騎兵對騎兵,這才最痛快!”蓋達狂笑了幾聲:“沖上去!讓這些野獸嘗嘗我們的厲害!!”

“一個,兩個,三個……”

山坡之上,杜維放下了望遠鏡。心里飛快的計算了一下:“六個方陣,也就至少六萬獸人。城里只怕還有少量的後備隊。嗯,狼騎好像少了一些,只有兩千地樣子啊……可是,怎麼沒有精靈參戰的身影?”

杜維隨後搖搖頭,不管了!機會就在面前!

“全體出動!獅鷲在前,魔法師隨後跟上!”

杜維翻身躍上了自己的獅鷲坐騎背上,一拉缰繩,獅鷲昂起脖子。振動雙翼,立刻直竄上天空,隨後身後的百名獅鷲騎士跟上,猶如一片烏云,狠狠的朝著遠處的要塞撲了過去!

“敵人!天空!!”

城牆之上的獸人很快發現了杜維等人的身影,而那些長著雙翼的空中騎兵。正是前些日子曾經出現過地那些斯雷特林!!

斯雷特林的大名,雖然對精靈族的震撼更深,但是獸人也自然是知道這個傳說的!

眼看一百獅鷲騎士出現在了天空,瘋狂的朝著要塞俯沖而下,獸人們紛紛的舉起了手里地武器,一時有些茫然。

杜維在最前面。操控著獅鷲,飛快的在城牆之上略過,手里的十字戰槍狠狠的掃過,頓時將城牆上的幾名獸人戰士砸飛,而獅鷲也伸出了立抓。將一名獸人抓了起來。在半空輕易撕裂,殘破的尸體帶著鮮血砸進了城里!

他重新掠上空中,飛快地打了幾個手勢,將命令傳達了下去。

“不和獸人糾纏,直接攻擊預定目標地點!”

天空之中,百名獅鷲騎士一哄而散。化作了十幾個小隊。四面八方,朝著要塞的各個角落星散而去……

倉庫。房屋,建築,城牆……

在戰前,杜維就已經將自己所知道的城里堆放了火油和柴草等引火物的地方全部標注好了!

這些地方,將是獅鷲直接進攻的重要地點!

獅鷲地出現,讓獸人陷入了慌亂,它們缺乏對空中敵人地反擊手段,只能笨拙的集中了人類潰敗之後,在要塞里殘留的少量的弩炮,對著天空發射。

然而獸人不曾經過弩炮的訓練,加上獅鷲又是行動迅猛,弩炮的轟鳴,卻連獅鷲地一點皮毛都沒有損傷!

而隨後,在獅鷲騎士城中四處放火地同時,天空之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一片身影!

魔法師!

杜維招攬地,郁金香公爵的專署魔法師隊,出現在了要塞的天空!

這些都是杜維所招攬的魔法師之中魔法等級比較高,並且擅長火系魔法的人選,大約集中的接近三十名法師!

一個一個魔法師立刻開始了吟唱咒語!縱然有些魔法師水准不濟,但是在高等的胡桃木魔杖,加上火系魔法專用的極品赤色火鑽的魔力增幅之下,也使得他們的實力激增了一個台階!

刹那間,之間天空數十點火光,呼嘯著朝著城中射了下去……

火!處處都是火!!

低級的魔法師瘋狂的發射著火球,高級的魔法師則將一個一個的火系魔法施展出來!

火牆!火吸的風暴,火系的漩渦,甚至是召喚火元素!!

很快,一聲爆炸聲傳來,隨後是沖天的火光!

一個堆放了不少火油桶的地方被點燃,爆炸之中,火光沖天!在火油的作用下,火焰很快的擴散開來!

獸人忙于救火,但是卻同時要面臨來自天空的獅鷲攻擊,根本無法分出精力了。

魔法師們幾乎是絲毫不考慮魔力的消耗,一個一個的火系魔法丟了下去。城中的倉庫,城牆等等多處地方,很快就變成了火海!

更有的魔法師,在放了火之後,還順手丟下一兩個風系法術,使得火借風勢力,擴撒的勢頭越發的凶猛!!

城外的戰場之上,獸人的軍隊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後的要塞,很快就處處冒出火光,沖天的濃煙滾滾……那大火開始的時候先是一點一點,然後很快連接成了一片……

“全體撤盾!!沖鋒!!!”

就在獸人的軍隊陷入了慌亂之中的時候,人類的軍隊之中發出了振奮的吼叫!

盾牌撤去,後面的人類軍隊士兵揮舞著武器,發起了進攻!

剛剛出城的狼騎兵,還沒有能和雷騎接觸,身後的要塞就已經發生了巨變!而此刻,蓋達才不管這麼多,他已經飛快的催動了戰馬,狠狠的朝著前方的狼騎沖了過去,身後的雷騎,呼嘯而上……

“救火!快救火!!救……”

咔!最後一個聲音不曾發出,一道矛影刺穿了這個獸人戰士的脖子,頭顱更是在斗氣的作用之下直接爆成了一團血花!

杜維抽回了長矛,只看見城中處處已經是大火漫天,心里不禁暢快,大聲呼嘯起來。

一座一座建築,一條一條街道,一片一片城牆!在原本就堆積的柴草和火油的地方,很快就在大火的蔓延下連成了一片!

城中的獸人開始絕望了!

它們試圖逃跑,可是往哪里逃?

往北嗎?往北的去路已經被大火堵死了!處處火光!!

至于城南戰場的數萬獸人軍隊,更是陷入了死地!它們面前是人類凶狠的反攻和雷騎!身後……連撤退的機會都已經沒有了!!要塞已經變成了一座火城!!遙望遠處火光之中的要塞,它的臉色上有著一絲奇異的表情,仿佛這才輕輕一歎。

“好大的火……”

它的身後,羅哈特也是一臉的震撼,可隨後羅哈特聽見了落雪的低歎,這個年輕人忽然心中一動,陡然震驚的盯著落雪:“你……你難道……”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 【反攻】    下篇:正文 停更一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