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小皇帝的演技】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小皇帝的演技】


寬闊的河面就在數十步之外。

杜維站在河邊的淺灘上,腳下的泥土,隱隱的還泛著淡淡的紅色,無言的訴說著,就在兩三個月之前,還有數萬人曾經在這里誓死拼殺過,有數萬人曾經在這里用他們的鮮血將這片土壤染紅。

此刻,迎著輕風,閉上眼睛,仔細側耳傾聽,仿佛那風聲之中,還殘留著戰場上呼號喊殺的聲音----那金戈鐵馬,鐵蹄咆哮,戰士的吼叫,還有金屬碰撞,以及武器紮進血肉中尖銳刺耳的聲音,骨骼碎裂的聲音……

杜維歎了口氣,他手里提著幾個大大的皮囊,擰開了蓋子,將皮囊里盛滿的酒水灑落在了泥土里,美酒注入泥土里,很快就滲了下去……

似乎有些呆呆的望著地上的水跡,杜維這才歎了口氣,口中低聲喃喃的念叨了幾句不知道什麼話。

兩大皮囊酒倒光了之後,杜維卻又邁步往前,大步走到了河邊,臨岸而立,擰開了手里最後的一個酒囊,將里面的酒傾倒進了河水里……

他的臉上似乎帶著一絲深深的凝重,遠遠的,在河對岸,罪民建立的城堡依稀可見,還可以看見河對岸,有一些狼騎來回巡視的身影,甚至隔著這麼遠,杜維都能感覺到獸人那充滿了殺氣和仇恨的眼神!在河岸站了足足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杜維才忽然笑了笑,仿佛自言自語一眼:“你知道嗎?我現在倒是真的很想吟兩句詩來抒發一下情感,可惜……我是一個粗人,詩詞這種東西,我幾乎是一竅不通。”

身後傳來了一聲輕笑,笑音帶著一絲淡漠,明明很輕柔的嗓音,可是聽上去,卻偏偏有種一股永琱ˋ蘆煽H意。

“你是名滿天下的郁金香公爵。每個人提起你的時候,都會贊美你的博學多才。如果你說你自己是一個粗人的話,恐怕別人聽了一定會認為你很虛偽!”

杜維笑了。他這才轉過了身來,看著身後,這個站在自己面前地女子。看著對方那頭金色的長發----還有,盡管已經看了很多次,但是每次看去,依然會讓人感覺到驚豔的容顏,以及。那雙永遠閉著地眼睛。

“虛偽……很好,你開始學會用這個詞語了。要知道,這個詞語可是人類這個種族適用最光的形容詞了。”杜維說著,眼神落在了她的頭發上:“你的頭發長得這麼快啊。這才幾天,又長得這麼長了。”

梅杜莎女王,妮可小姐就這麼站在杜維的面前,陽光之下。她清麗絕美的容顏。越發顯得動人魂魄。嘴角浮現出了一絲弧度,笑容一點一點的在她地臉上擴散開來:“杜維,你丟下城里那麼多事情,躲到這里來擺出這麼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難道不是虛偽嗎?”

杜維卻臉色一變,變得不再有笑容,他深深的吸了口氣,眼神里露出了一絲疲憊:“妮可,你不懂的。雖然你已經學會了很多。但是你不會懂得我現在的心情……你不懂,當我親眼看見數萬部下在我的號令之下戰死沙場,那是一種什麼感覺。我記得我當初從亞金城率領大軍反攻的時候,看著那無數戰士為我歡呼,為我效忠。那個時候。我仿佛有一種萬事掌控地滿足。可是轉眼,這些日子來。當日那些曾經為我歡呼,為我發誓效死地人,就不知道有多少死在了這里……”

他指著周圍的這片河灘,還有面前的這條河:“那些人,他們前一刻還在熱烈的吶喊,吼叫,激動,瘋狂。後一刻,就倒在了這里,變成了一具一具冰冷的尸體。”他說到這里,臉色更是難看,仿佛有些疲倦,聲音也低沉了下來:“妮可,如果我對你說,我今天跑到這里來緬懷他們,是真的覺得心中有些愧疚,是真的覺得有些感慨,而並不是你所謂的虛偽……你,信不信?”

梅杜莎女王,妮可小姐沒有立刻回答,她略微側了側腦袋,這個姿勢使得她看上去更是動人,仿佛聽了會兒風聲,她才輕輕開

“我信。”

杜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感動地神色,他彎下腰去,抓了一把泥土在手里:“看,這泥土里,不知道滲了多少鮮血。我想,過些年,等不打仗了,如果把這一片土地變成農田,這里的地一定肥沃得很。”

他的聲音有些殘酷,指尖微微用力,將手里的一把泥土輕輕捏得粉碎,從他得指縫之中緩緩灑落。

“我從來不知道,你居然是一個多情善感的人。”梅杜莎緩緩道:“我聽說,人類之中,只有性格軟弱地人,才會多情善感。可是以我和你地相處,你並不像是一個軟弱的人。”

杜維搖頭:“我是一個披著狼皮地羊。因為在這個世界上,羊是活不下去的,只會被吃。為了不被吃,我必須把自己偽裝成一匹狼才行。”

說著,他走近了幾步,和妮可並肩而站,遠遠的看著對岸……

良久,杜維才低聲開口:“有一個秘密,你想不想聽?”

“看來你真的是苦悶了。我聽說,人類只會在苦悶的時候,才會想把自己心里的秘密和別人分享。”梅杜莎輕輕一笑,笑容里有些淡淡的嘲弄:“不過,你杜維的秘密,一定是很有趣的,我願意聽。”

“那些罪民,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杜維語氣很古怪:“那些殺了很多人類,侵犯我們的國土的敵人……可其實,在我心里……”

他把嘴巴湊到了妮可的耳朵邊,壓低了聲音,輕輕說了出來:“在我心里,一點都不恨它們,我並不覺得它們有罪。”

妮可這才抬起頭來,驚訝的“望”了杜維一眼,雖然不曾睜開眼睛,但是臉上卻有了驚奇的表情:“你這話最好不要公開說,否則的話……”

“我當然不會那麼愚蠢。”杜維哼了一聲。

“那麼。為什麼?”妮可側了側腦袋。

杜維負手在身後,望著北岸:

“我們餐桌上有牛肉和羊肉。那麼身為吃牛羊的我們,難道有罪嗎?我們沒有。可。被我們吃的牛羊,難道就有罪所以要被吃嗎?它們當然也沒有。”

說完這句,杜維搖頭:“那麼,到底誰有罪?罪在誰?”

一時間,兩人並肩而立,都默不作聲了,任憑輕風拂面。良久良久……

查理帶著侍從,還沒有靠近統帥府,就已經被守衛的軍兵攔住了。

“這里是禁地!請出示證件並標明你們地身份!!”

攔路的軍兵一臉的生硬,周圍其他地士兵也用冷漠的眼神看著查理一行人。

小皇帝的臉色沒有什麼不快,他歪了歪腦袋,看了看身邊的侍從。一個侍從頭子走了上去:“我們從帝都而來,要見郁金香公爵大人。”

“帝都?”守衛的軍兵冷冷道:“你們是軍部的人?”

“呃……只是公爵大人的私交朋友。”侍衛頭子語氣有些含糊。

還好。畢竟和人類作戰地敵人是那些罪民種族。所以軍兵雖然對對方的含糊口吻產生了一絲懷疑,但是面前的這些人明顯是人類,不可能是敵人的奸細。

“大人有令,不見外客!”

侍衛頭子聽見守衛軍兵生硬的話,不由得有些惱火,他正要發作,查理已經輕輕拉了他一下,小皇帝微笑:“既然這樣,我們就先回去吧。”

說完。他自己倒是先掉頭就走,身邊的侍衛趕緊跟了上去,那個侍衛頭子還沒忘記扭頭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個守衛軍兵。

哼,自己一行人在帝都地時候,別說這麼一個小小地大兵了。就算是王宮貴族。見了自己還不得客客氣氣的?這郁金香公爵的看門,好大的架子!

“陛下……”侍衛頭子趕上幾步。在查理身邊低聲道:“您看我們……”

“沒什麼,正好,我還想私下里多走動走動,多看看。”查理揚起笑臉,稚嫩的臉龐上,似乎一片單純。

皇帝陛下親臨前線慰問犒勞將士的消息,其實很早就傳來了。只不過,聽說皇帝陛下一行車馬,還在數千禦林軍的嚴密保護之下,在北上的道路上緩慢的行走著。

而且,根據之前地決定,為了保證皇帝陛下的安危,以一國皇帝之尊,是不會來到前線要塞的。東部戰線這里,犒勞軍隊的地點,設在了地理位置比較靠後一點,也更安全的亞金城。

沒有人會想到,這個被杜維教育出來地小皇帝,因為前些年曾經聽杜維說過過幾個“微服私訪”地故事,就真的趁著這次機會實踐起來,跑到了距離敵人只有一河之隔地前下要塞來!

查理帶著一群侍衛,在要塞里又轉了幾圈。

幸好,要塞的很多地方還有不少征集來的勞工,雖然是前線,但是這座城里,這些日子里,還有不少愛國的人類商會會送來一些捐贈的物資。因為敵人不是人類,所以也不怕會有奸細混進來。這座要塞里,還有一些來自帝國內部的商會的代表人物。

查理一行人,在要塞里,也並不太顯眼。

只不過,在轉了幾圈,走了幾條街道之後,小查理卻並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卻早就有人暗中盯住了。

而一條一條關于小皇帝陛下在城里的消息,飛快的就送到了杜維的手里。

傍晚的時候,杜維回到了統帥府里,他翻看了一下送來的一份薄薄的冊子,上面注明了小皇帝今天在城里走過了哪些地方,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甚至和什麼人說過話,都記錄的很是詳細。

“畢竟還是小孩子啊。”杜維微微一笑:“真以為微服私訪是這麼簡單的游戲麼。”

事實上,小查理一行人,離開了大部隊車馬。悄悄北上,在沒有到要塞之前,在亞金城的時候。就已經被杜維手下的人發現了。

杜維又不是傻瓜,這麼一群身手不俗的人,保護著一個年紀輕輕地半大男孩,加上之前也知道了小皇帝親臨戰線慰勞三軍,傻瓜都能猜出來了。

只不過,既然小皇帝願意裝傻玩兒這種顯示他賢明和親民戲碼,杜維也很樂意去配合一下。

所以。杜維干脆就派了人手暗中監視保護,自己卻故意躲開了,還故意在統帥府里留了命令:除了軍務之外,自己一律不見外客。

甚至,他還把凡是見過小皇帝,認得這位皇帝陛下的軍官,包括自己的弟弟在內。全部都調離了要塞。免得萬一碰到了。這游戲就玩不下去了。

你要玩兒游戲,那麼就玩吧!

杜維多少能猜到小查理地心思:

玩一出微服私訪的游戲,假裝深入基層,顯示自己的聰慧和賢明,並且表現出親民的優點。最後再悄悄的來到統帥府里,私下里和自己見面,讓自己“大吃一驚”。

再然後……這個小皇帝,恐怕還想繼續在自己面前玩一玩禮賢下士的戲碼----喏,老師。看啊,我為了能來見你,可是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以我皇帝之尊,丟掉了大隊禦林軍。只身跑到這最最前線地危險地帶來了!這樣的誠意。感動吧?你總不好意思不領情吧!所以,你不要再搪塞我了。老老實實的對我效忠吧----杜維連猜都不用猜,這個小家伙幾乎一定是這個意思!

可杜維,卻並不太想和這位小皇帝靠得太近,所以,他躲開了。

你喜歡演戲嗎?很好,那麼你就一個人演你的獨角戲吧。

無論是身為帝國公爵還是身為一個老師,在帝都的時候,杜維已經嘗試過點醒這個孩子,可惜,似乎毫無效果。

不過可惜的很,晚上的時候,這位小皇帝地耐心似乎比杜維預料地要好很多。他居然在城里轉了一圈之後,跑到了一個北上捐贈物資的商團里借宿住下了。而就在當天晚上,杜維還迎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宮廷首席武士,侍衛總管,奇克。

奇克是只身前來見杜維的,他帶了一份秘令,所以統帥府的守衛沒法阻攔他。

見了杜維之後,這個嚴肅的宮廷侍衛總管第一句話就是:“陛下安好?”

這麼直接的一句,讓杜維想裝傻都沒法裝。

杜維只能笑了笑:“安好。我在他住的周圍布置了人,這里很安全。”

“這里是前線,北岸就是罪民大軍。”奇克嚴肅的搖頭。

“前些日子地大戰,戰後我放了把火,把浮橋燒了。現在敵人就算要進攻,搭建浮橋就得花上一天的時間。放心,它們沒那麼容易過河的。”杜維安慰奇克。

奇克看著杜維,他的眼神里有些不滿:“公爵大人,既然您已經知道陛下偷偷跑來了這里,為什麼不把他接到統帥府里!城里人雜,萬一……”

杜維撇撇嘴,那意思是:他是皇帝,他要微服私訪,我能怎麼辦?

不過,奇克跑來,杜維沒法躲了,之前他還可以假裝不知道,可現在知道了,還故意把皇帝陛下扔在城里,這就實在說不過去了。

第二天,杜維親自和奇克,跑去了小查理落腳的地方,帶著一隊士兵,低調而嚴密地將小皇帝接進了統帥府里。

幸好……奇克是辰皇子地人,小查理似乎也不好意思當著奇克的面對杜維表演“禮賢下士”地那套戲碼----唉,杜維開始頭疼了,後悔當初不該教這個小家伙這麼多門道。

他倒是有心想告訴小皇帝:別著急,你老子已經得了重病,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掛了,所以你完全不必心急,只要耐心等著就行了。

可這話畢竟又說不得。

而看起來,這個小皇帝現在似乎是真的心急到了一定程度了。

隨著杜維回到了統帥府里之後,他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就想把奇克打發支開,然後好不容易找到了和杜維單獨相處的片刻機會,這個年僅十一歲不到的皇帝陛下,用飽含真誠的眼神看著杜維,忽然就深深的歎了口氣,那眼神里帶著一絲幽幽。

“老師,難道,我就真的這麼不入您的眼嗎?還是我實在是駑鈍頑劣,不配您的指教嗎?”

杜維看了心中好笑,這小孩子,卻學會了演這種“幽怨”的戲份了----可惜了,他如果不當皇帝,倒是一個好演員。

可惜,他演的再好,也不過是一個孩子,在杜維這種老油條的面前,自然不會被他的表象所蒙騙,所以杜維只是淡淡笑了笑,隨意搪塞了幾句,略微安撫了一下,就把話題轉開小查理一看演技沒有施展的用處,卻居然也不氣餒,而是神秘一笑,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說出來,卻讓杜維不得不重視了!

“老師。”

查理用天真無邪的目光看著杜維:“說起來,還有一件事情……呃,我在北上的路上,遇到了一個人,是李斯特夫人的妹妹,繆斯小姐。”

今天就更這麼多了。後天過年,今天出門大采購來著,所以碼字的時間就少了。唉,采購年貨,還有要孝敬雙方父母以及長輩的禮品,呵呵,過年大出血了^^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戰功】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再次抗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