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再次抗命】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再次抗命】


“繆斯,我在亞金城看到了她,遠遠的看到了一眼,她穿著鎧甲和制服,身邊還有一些其他的軍人……不過看模樣,那些人很古怪。派人去打聽了一下,好像是從中部戰線來調集物資的軍隊……”

小查理微笑說了出來,杜維的臉色立刻就嚴肅了起來。

杜維立刻派人寫了一封信,快馬加鞭,讓人緊急送到中部狼牙軍營去。

可又過了會兒,他卻又把侍衛長老煙叫來:

“胖子那個家伙,我擔心他又不按命令行事,這事情,你親自跑一趟!把人給我帶回來!簡直就是胡鬧!!”

帝國北部戰線,中部要塞以南。

這里距離帝國戰區空軍基地並不遠,單獨的這座軍營,從面積上來看足以容納上萬人的駐紮。

而這個軍營里,雖然並沒有那麼多數量的軍隊,不過在營門口,清早的時候,來來往往的穿戴著鎧甲的戰士就已經來回忙碌起來。

一隊馬車車隊在出示的文件之後開進了軍營里,馬車後裸露的車廂上裝載的是一袋一袋的糧食,肉干,還有武器鎧甲,一捆一捆的重脊破甲箭。

軍營的里面,一杆旗杆上懸掛著一面繡著怪異圖案的軍旗,那奇怪的花紋,仿佛是某種野獸尖銳的獠牙。

而軍營里的校場上,並沒有如帝國其他正規軍那樣的整齊操練的隊列,倒是一些清早訓練的戰士,組成了一個又一個看似松散,其實暗含了某種規則的隊列,在操場之上組成了一個一個地小團隊,借著校場上的地形:高低。破地,障礙,等等等等,進行一些奇怪的戰術演練。

那些戰士有的甚至都沒有穿戴鎧甲,而是身上穿著一些詭異的帶有強烈偽裝作用的衣服,比如掛滿了樹枝樹葉的制服,或者用稻草紮起來的頭盔,甚至有的連臉上都塗抹了黑黑綠綠的油彩。

校場地邊上,還有一些戰士,脫去了上衣。光著棒子,在互相角力,周圍不少人圍觀,聲聲吶喊。

這里渾然不像是帝國的正規軍----他們的確不是。

這里,是帝國唯一的一支官方正式招募,並且承認其合法身份的雇傭軍----狼牙軍----在隆巴頓的領導下,曾經立下奇功。獲得了第一次空降敵後作戰勝利的狼牙軍。

隆巴頓,這個胖子早上帶著一隊騎兵在營地周圍騎了幾圈馬,此刻全身已經活動開了,滿頭熱汗,脫去了鎧甲只穿著一身制服,大步在營地里走過,一路上和那些粗豪地漢子們點頭打著招呼“埃姆雷。你昨晚摔跤輸了。小心摔斷了你的腿!”“卡爾,你這個混蛋,一早以來不許喝酒!”“洛奇,你眼睛怎麼這麼紅,難道昨晚想娘兒們想得睡不著嗎”

這些言語雖然粗鄙,可是在這種地方,卻是戰士們最共同的語言。

很顯然,隆巴頓已經得到了這支狼牙軍里傭兵們的擁戴,每一個人對他都是恭敬而親熱。

胖子大步走過一個一個營房之後。來到了自己的大帳旁一腳踢開了木板們,大步走了進去。

這個營房是隆巴頓自己的營房的隔壁一間,走了進來,就看見地上隨意地丟方著脫下來地鎧甲和武器,空氣里還有一股子淡淡的酒的味道。

胖子聳聳鼻子。有些皺眉。

營房里只有一張床。床上一個人身子緊緊的裹著毛毯,蜷縮成一團正在呼呼大睡。大概是因為太過疲憊了,還發出了斷斷續續輕微的鼾聲。

胖子走近到了床邊,低頭看著床上的人。

繆斯,這個假小子,裹在毛毯里----不過從她裸露外面的肩膀看來,這個丫頭睡覺沒有脫衣服,而是和衣而睡,此刻側躺著,懷里緊緊的抱著一個裝酒的皮囊,因為睡得太過香甜,小嘴微微張著,嘴角和枕頭上,甚至還留下了一絲口水地痕跡。

“哼,挺可愛的一個丫頭,怎麼睡相像個傻子。老天,居然還大呼嚕,流口水。”

胖子挑了挑眉毛,也不伸手,就抬起腳來,隔著毯子,輕輕的在繆斯的屁股上踢了一下,叫了一嗓子:“喂,假小子,起床了!”

沒反應……

“喂!起床了!”

呼嚕……呼嚕……

胖子怒了,轉身走到門外,提了一桶水大步走了回來,站在繆斯的床前,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個哨子,用力一吹……

睡夢之中地繆斯,正匝了匝嘴,仿佛還做著美夢,忽然就聽見一陣尖銳地哨聲!那聲音尖銳刺耳,陡然就把她驚醒了!

隨後還聽見了胖子那可惡的吼叫……

緊急集合??

呼啦一下,繆斯立刻如條件反射一般地從床上彈了起來,下意識的就去伸手亂抓,尋找丟在床邊的靴子。可她剛睜開眼睛,就看見胖子那張可惡的笑臉就在床邊,她還沒叫出來……

嘩啦!

一桶涼水就當頭潑了下來,頓時繆斯就猶如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尖叫一聲,猛跳了起來!

“混蛋!死胖子!你干什麼!你瘋了嗎!!”

繆斯終于清醒了,瞪著眼睛死死的盯著胖子。這可惡的胖子,居然還一臉惡意的笑容,手里提著水桶,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醒了?那麼快給老子起來!你簡直就是一頭喜歡睡懶覺的小豬……還是一頭貴族小豬。”

繆斯火了,她立刻尖叫了一聲:“你這個死胖子!誰允許你跑進我房間里來的!”說完,她還下意識的死死的抓著毛毯。

胖子歎了口氣,不屑的撇了這個丫頭一眼:“干什麼?反正你又沒脫衣服……再說了,以你的年紀,當我女兒都嫌小。你聽好了,這里是軍營!現在太陽都曬屁股了,你還躲在被窩里嗎?”

繆斯無奈的看了一眼這個無賴的胖子,再次倒了下去。倒在床上,呻吟了一聲:“求你了,胖子……今天我輪休!見鬼!今天我輪休!我昨天才從東部戰線回來!騎馬來回奔波了六天!給你運回來了整整二十六車物資!現在我放假!放假你懂不懂!!”

隆巴頓絲毫沒有半點覺悟地樣子,依然一臉壞笑:“我當然懂,放假是我親口批准的。不過……”

他忽然伸手把床上的酒囊提了起來,晃了兩下:“空了……你可真能喝啊,看來你現在酒量見漲了。可是,你這個家伙,難道忘記了我的命令了嗎!放假的人,允許在營里自由活動。但是……不許在軍營里喝酒!!”

說著,胖子猶如抓住了什麼把柄一樣,笑眯眯的盯著繆斯。

繆斯卻絲毫不畏,瞥了胖子一眼,一句話就把胖子死死的頂了回去:“死胖子,這袋酒是我從你房間里偷來的。”

“呃……”

他趕緊晃了晃酒囊,立刻尖叫吼道;“混蛋!這是我的珍藏!你居然把它喝光了!!!”

繆斯晃了晃腦袋。這才掀起了毯子,爬到了床邊,睡眼惺忪,在地上摸了一會兒:“胖子,你把我的靴子踢到哪兒去了?”

“在你地腳上。”隆巴頓憤憤的捏著空酒囊:“你睡覺都不脫靴子的嗎?”

繆斯這才跳到了地上,伸了個懶腰,胡亂抓起了鎧甲和武器套在了身上。這才回頭瞪了胖子一眼:“就算你是我的長官。也不能隨便闖進我的房間吧……還有,下次你喊我起床,不許再潑水了!現在我要洗臉了……”

“抱歉,沒有水給你洗臉了。”胖子指著那個已經空空的水桶:“你的水已經用掉了。”

這里畢竟是軍營,每個戰士,每天只有一桶水可以用。

繆斯憤怒地看著那個空空的水桶,大怒:“你!!你知道不知道,我為了完成你的任務,已經三天沒睡!三天沒洗臉了!!你居然!!我是女孩子啊!女孩子是要乾淨的!!”

胖子抱著膀子。微笑看著她,這才故意道:“哦,你是女孩嗎?我可忘記了你還是女孩子呢。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是的,如果一定要形容繆斯現在的模樣,那麼只有一個最最簡單直接地詞語:邋遢!

非常邋遢!

她地頭發亂糟糟的。甚至有些灰頭土臉----幾天奔波去調集糧食和物資。她昨晚趕回來的時候疲憊之極,喝了酒之後倒頭就睡。根本就沒顧的上梳洗。

身上的衣服原本是白色的,現在也泛著一片一片可疑的汙跡,黃色的塵土,還有酒痕……

看著她這副模樣,誰會想到,她可是那個李斯特家族堂堂的繆斯少爺(小姐?),而且還是一個有潔癖地貴族!

自從離家出走跑到北方來,走投無路的繆斯只能跑來投奔了胖子,躲在了這個軍營里,在胖子手下擔任了一個軍官----當然了,沒有正式的官職,因為這是一支雇傭軍,除了名義上的首領胖子和侯賽因之外,其他人都沒有正式的官職。

每天她和那些滿口粗話地傭兵們一起訓練,摸爬滾打,騎馬野外拉練,一走就是兩三天,野外露宿,喝溪水,吃干糧,幾天不洗澡更是常有地事情。

來到北方之後,她一直躲在胖子的身邊,可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躲什麼。

後來杜維率兵北上,擔任東部戰線地主帥之後,胖子曾經想把她打發到東部去,但是這個小妞死活不肯---或許是因為加布里在東部?

可似乎也不是……

她繼續留在了胖子這里。

而胖子這里,這支雇傭軍,名義上是歸中部戰區,但是因為之前違抗號令,私自發動了那場敵後空降的作戰,雖然後來作戰計劃成功,胖子還因此收到了獎賞,這支雇傭軍也得到了一個正式的番號“狼牙軍”。

可是卻讓原本就看不上這群“烏合之眾”的暴風軍團高層。越發的不滿了!就算是那次作戰成功了,但是暴風軍團里的高層,卻越發的討厭胖子和這支雇傭軍了,在原本的“烏合之眾”這個名詞之外,還加了一條“不服調遣”。

加上,中部的暴風軍團一直以來沒有取得什麼好地戰果,胖子的雇傭軍得到了封賞,卻不免讓人眼紅起來。

結果……之後,在軍中的物資補給上,這支狼牙軍就少不得受了一些白眼。在發放供給物資的時候,就經常被暴風軍團的人刁難,克扣,卡壓,拖延……

胖子原本脾氣就暴躁,更是干脆和暴風軍團的人翻了臉。

幸好,空軍的安德列將軍和郁金香家族關系親密。在他的支持下,經常把空軍的物資調集過來援助胖子,可是受夠了暴風軍團白眼的胖子,卻干脆在杜維北上之後,就派人去找了杜維聯系。

杜維對于自己地嫡系,自然是要護短的,從那之後。胖子這支雇傭軍。雖然依然留在了中部,但是物資方面的攻擊,卻全部都是從東部戰線運送而來了。

繆斯不肯去東部,堅持留在胖子身邊,胖子也無所謂。前幾天,又讓繆斯親自帶隊去東部亞金城去領取這一個月的物資,繆斯帶隊來回奔波了六天,著實辛苦了一番。

說起來,胖子也算是很照顧繆斯了。給她單獨住了一間營房,平日里也照顧有佳。雖然軍營里來了個女人----不過反正這些雇傭兵都不是正規軍,帝國的傭兵行業,也不是沒有女人(比如從前的若琳),所以那些傭兵並不會太大驚小怪。

“好吧好吧。”看著繆斯殺人的眼神。胖子擺了擺手:“我喊你起床是好心……你這個不知道好歹地丫頭。快起來,有好事情。如果去晚了沒趕上。比怪我不照顧你。”

繆斯已經把武器佩戴好了,隨便從水桶里抹了幾下,手掌沾了沾水,在臉上胡亂,用力抹了抹臉,捋了捋頭發:“好吧,什麼好事!”

“我們要出發了。”胖子一臉的詭異微笑:“我親自帶隊……我們繞過要塞,一路往西,然後……悄悄跑到那些敵人的後面撈一票!嘿嘿,現在是糧食收獲的季節,我們可不能閑著,去給它們搗搗亂。”

繆斯眼睛立刻一亮:“果然是好事!好了,算你有良心,這麼有趣的事情不忘記喊我。”

“就快走!我們一會兒就准備出發了。”

走到了門口,胖子忽然站住了,回頭看了繆斯一眼,猶豫了一下:“還有一件事情……繆斯,你在我這里,這個事情,瞞不住人的。我想公爵大人遲早會知道----說不定他現在已經知道了。沒准這幾天就會有信來,讓我把你送過去……”

繆斯立刻眼神變得有些茫然,愣了一下,然後用力搖頭:“我不去!哪兒也不許!我可不想到杜維的手下……我最討厭那個家伙了。”

胖子摸了摸下巴,嘿嘿笑了笑,笑容有些古怪:“那可隨便你……只不過,萬一老板知道了,我偷偷幫你躲藏,只怕我又要挨軍棍了。”

繆斯翻了個白眼:“你一身肥肉,打不壞你地。”

遲疑了一下,繆斯才收起了嘻笑地樣子,壓低聲音,語氣誠懇,正色道:“其實……我知道你很照顧我……謝謝你,隆巴頓叔叔。”

胖子一聽,一張臉頓時好像見了鬼一樣,嘴巴里好像塞了個雞蛋,瞪大了眼珠瞪著繆斯:“你!你叫我什麼!你居然叫我叔叔?!我的天啊繆斯做了個鬼臉,嫣然一笑:“不是嗎?你自己都說,我的年紀當你女兒都嫌小了。”

“老子還不到四十歲呢!”胖子怒道,說完,伸出厚大的手掌,在繆斯的腦袋上狠狠的拍了一下:“不許這麼叫老子!媽的。”他說的雖然輕松,可是眼神里卻閃過了一絲痛苦。

繆斯看在了眼里,壓低了聲音,柔聲道:“胖子……我聽說,你以前有個女兒……”

“關你屁事。”胖子火了,做勢就要伸腳去踢繆斯,被繆斯一跳躲開:“快去牽你的馬!去營門口集合!遲到地話,我打你軍棍!”

繆斯吐了吐舌頭,趕緊跑了出去,走過胖子身邊的時候,低聲說了一句:“謝謝。”

看著這個丫頭蹦蹦跳跳跑掉了,隆巴頓這才歎了口氣,望著遠去的背影,這個二百五的眼神里,居然露出了一絲貨真價實的慈祥和溫情來。

捏了捏口袋……口袋里有一封信,是杜維寫來地。

他剛才對繆斯說謊了……杜維不是“遲早會知道”,而是已經知道了!已經知道繆斯就在這里。

這封信是昨晚快馬送到地,信里,杜維要胖子立刻派人把繆斯送到亞金城去----如果她不肯,就綁也要綁過去!

這是信里杜維的原話。

可這次,胖子卻自作主張,違抗了一次杜維地命令----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違抗命令了。

只因為……當初,這個可憐的假小子,單人匹馬跑來投奔自己的時候,這個從前總是一臉堅強,仿佛個小刺猬一樣的小妮子,在跑到自己這里來的時候,一臉的疲憊和柔弱,眼神里那種悲傷的東西,讓胖子生出了憐憫之心。

這些日子,她在自己這里,和一幫粗豪的漢子一起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大聲叫嚷,看似快樂,可是……有哪個女孩子,會晚上在房間里,抱著酒囊睡覺?

枕頭上的那痕跡……真的只是口水嗎?

還是……眼淚?

“***。”胖子搓了搓自己滿是橫肉的臉頰:“這幫年輕的小崽子,情情愛愛的,真是麻煩。哪有老子我年輕的時候,想愛就愛,想恨就恨來的痛快?喜歡的娘兒們,就大大方方的一把搶過來好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老煙懷里揣著著杜維的親筆信,帶著一隊騎兵,一路奔波來到了狼牙軍的營地,已經是傍晚了。

可是他卻終于來晚了一步,狼牙軍的人告訴他,統領隆巴頓大人,今天一早,就抽了一千人,出去“打獵”了。“打獵”是這幫傭兵的黑話,其實就是帶人繞路去敵後騷擾去了。

隆巴頓不在,老煙在營里打聽了一下,說出了繆斯的相貌,果然很多人認得。只是卻得知,隆巴頓把繆斯一起帶走了。

老煙歎了口氣……果然如公爵大人想的一樣,讓自己快馬加鞭來接人,晚了就來不及了。

這個隆巴頓,又抗命了。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小皇帝的演技】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一哄而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