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風吹草低見牛羊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風吹草低見牛羊


(二合一,長章節∼)

進山之後的第三天,繆斯隱約看出了些端倪來——這一支隊伍,似乎試圖要翻越乞力馬羅山脈!

這個發現讓繆斯吃驚非同小可!

乞力馬羅山脈,是大陸上從北到南的一條天然的巨大屏障,縱列于大陸之上,從西北到西南,蜿蜒數千公里。連綿不絕的山脈,猶如一條匍匐在大陸上的巨型長蛇——唯一的缺口,就是西北德薩行省那里的那個“西北走廊”。

除此之外,其他的地方,全部都是高聳入云的一座一座磅礴的大山……有的山脈連綿逶迤,一眼不到盡頭;有的則是孤峰如云,讓人歎而仰止。

這麼一條山脈,要想翻越過去,只怕一路上就是數不盡的懸崖峭壁,陡峭山路和一條一條的天然鴻溝,還有孤峰絕頂,天然的險難之地!

據說,這乞力馬羅山脈之中,哪怕是最低的山峰,也有三千米以上!

隊伍入山之後,這三天來,先是沿著一條山路一路往上,一天之後,山路變得陡峭起來,越往里走,就越發狹窄起來。

不過,山路雖然難走,可是這些狼騎,卻天生都是極為敏捷的家伙,哪怕是在這種地形崎嶇的地方,如果是人類的騎兵,恐怕早就無法前進了。但是那些狼騎士,卻依然能操控著巨狼,騰挪跳躍。輕巧的在山路上前進。

就連那六百精靈族人,也放棄了大車,徒步而行。精靈族原本就身形纖巧,動作輕靈如風,自然也不在話下。

唯一苦了的,就是繆斯了。這一路走來,兩天地徒步山路,她的腳早已經磨出了水泡,水泡破了之後,每走一步。都是火辣辣的疼。繆斯不願意在這些敵人面前墮了自己的威風,只是暗中咬牙狠狠的堅持。

大隊狼騎在山脈之中艱難行走,到了晚上。就是生出火堆,將狼騎挾帶的糧食肉干之類弄了,分了吃。精靈族不吃這些肉干,卻自行挾帶了一些干糧。倒是繆斯,卻更加有一種苦楚——這一隊里,似乎狼騎全部都是雄性的狼人,而精靈族人,卻好像也不分男女。唯一只有繆斯一個女子。

她卻已經有十天沒洗澡了——原本和隆巴頓等人趕路的時候。就已經有四天不曾見水,北俘虜之後又是這麼多天,此刻感覺到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搔癢難忍。繆斯原本是女孩子,雖然進了軍營之後,已經吃了不少苦。但是十幾天不洗澡,卻還是有些無法忍受的。

在山路里走到了第四天的時候,狼騎開始有意識地節約糧食了。

畢竟是五千狼騎的大隊。一路上在入山之前,還帶了不少車糧食,但是進山之後,那些糧車就只能丟在山外,眾狼騎只是隨身挾帶了幾天的口糧和坐騎食用地肉干而已。

很顯然,這些隨身挾帶的口糧。是不足以讓它們支持到翻越山脈之後的——根據估計,要翻閱這座山脈,哪怕是運氣好,走得最近的山路,沒有二三十天,也是別想。如果在大山里迷路了的話。轉上兩三個月出不來。也是尋常。

幸好,這些獸人狼族。卻是有天生的天賦,在這種山林之中,卻不會迷路,走了幾天之後,仿佛在這種野嶺里,卻反而激發了它們血液之中的天賦野性來。

到了後來,甚至不用仔細辨認,這些狼族就能非常輕松的在這山林里找到水源,和最方便地山路。

甚至還有的狼騎,在休息的時候四處巡視,很快就會帶回一些獵捕到的野獸來補充食物的儲備。

到了第七天的時候,繆斯的皮靴已經磨破了,她只能悄悄地從貼身的衣服里扯了一條布條,將自己的腳裹上,再穿著破靴子艱難行走。

狹窄的山路,一直朝著遠處的一座山峰而上,因為山路的狹窄,使得大部隊被壓縮成了一字長蛇行列,道路只能容兩名狼騎並肩而行,隊伍被拖得老長老長。

繆斯踉踉蹌蹌地行走,身邊卻是懸崖峭壁,往下一看,只見盤山之路上,下面的山路,盡是自己這一行狼騎隊列。

翻過了這座高高的山峰之後,一行隊伍,卻終于來到了“雪線”以上!

從這里開始,繼續往前的,只見那一座一座的山峰之上,皚皚白雪,都是漫天的雪白,空氣也陡然寒冷了起來,而在這雪蜂絕頂之上,更是氧氣稀薄。繆斯原本就是身體有些支撐不住了,此刻更是覺得胸口仿佛被壓了塊石頭一樣,縱然奮力地深呼吸,卻依然感覺到喘不過氣來。

而腳下厚厚地積雪和寒冰,更是給隊伍帶來了巨大的困難。

繆斯地靴子本來就破了,走了不到半天,靴子了就灌入了不少冰雪,先是被體溫一激,融化之後,再重新凍結起來。更是讓她險些都凍斷了腳。

幸好,那些精靈族,一路上似乎對繆斯很是善待,有的精靈眼看繆斯走路的樣子古怪,就上來一把將她扶住坐下,脫下靴子之後,只見繆斯的腳掌上的幾個水泡早已經磨平了,而原本幼嫩的肌膚,卻凍得發紅。那個精靈的手剛剛摸上她的腳踝,繆斯頓時就痛的險些叫出來。

“你凍傷了,幸好我發現,不然的話,再走半天,你的腳就要凍壞了。”

隨後,這個精靈從自己背的包袱里,取出了一雙靴子來遞給了繆斯,這靴子形狀很是奇特,靴尖一頭高高翹起,而腳踝處還有鑲嵌了一枚樹葉的形狀。更奇怪的是,這靴子摸在手里,絕不像是什麼獸皮質地,而是……

“這是用一種樹藤的表皮做的。”這個精靈地神色很是溫和,微笑道:“我們精靈族,是自然的種族,自然不會殺生取皮。我們族里有培植一種特殊的樹藤,每年一到夏季,樹藤就會自動蛻皮,將表層的樹皮蛻下來。這種樹皮堅固而富有彈性,並不比獸皮差。”

繆斯注意到,對方的用詞是“我們精靈族”。這個措辭卻有些奇怪。仿佛將自己也包括了進去一般。

不過這個精靈說人類帝國的語言卻很是流暢,而且態度很是溫和,讓繆斯心中不由得就親近了幾分。

“你換上這雙靴子吧,穿著它走路,就不會腳冷了。”

繆斯有些茫然,將靴子換了,果然感到干燥溫暖,原本凍僵的雙腳。也很快就感到了暖意。

“這靴子防水的。夏天的時候,我們還會用這種樹藤皮做成衣服,穿著它跳進湖水里,身上都不會潮濕的。”這個和氣地精靈,又看了一眼繆斯的衣服。

繆斯身上還穿著那套傭兵的制服,只是前幾天在山路里行走,不少地方都被樹枝劃破了。看上去有些破爛襤褸。于是這個精靈又取出了一件斗篷來,親手給繆斯披上,柔聲道:“這是魔法斗篷,穿上它就不畏懼寒冷了。”

繆斯任憑對方給自己披上了斗篷,感受到斗篷上自然發出了一團魔法發出地熱力,漸漸的全身也暖和了起來。

她心中也不知道如何。卻有些呆呆的看著面前這個精靈,不由得有些心軟了。雖然雙方立場是敵非友,可這一路上,這些精靈都待自己很好,此刻又是送靴子又是送衣服,話語溫和。渾然沒有把她當作戰俘。倒是仿佛當作了同類一般。

“你……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繆斯用力搖了搖頭。

“因為……我們是一樣的啊。”這個精靈笑了笑,站起來。重新順著隊伍往前走了下去。

繆斯一呆,不由得喃喃低語了一句:“一樣的……”

原來李斯特家族三姐妹的混血精靈的身份,李斯特夫人卻只和安琪兒說過,繆斯卻是渾然不知。

可是此刻,這些精靈對自己溫言和語,卻讓她不由自主的,心中生出了一股天然地親近之意。有了那雙神奇的皮靴和魔法斗篷,繆斯終于不用再經受寒冷的折磨了。只是山路跋涉,體力耗費,卻也讓繆斯感到吃力。

尤其是高山之上,呼吸困難,走了一段之後,那種頭暈不支的感覺,卻讓她險些幾次都從懸崖上掉下去。幸好身邊的精靈即使拉住了。

而到了第十天的時候,雖然之前一再節約,糧食卻終于吃完了。

那些狼騎四散開始搜尋食物,幸好這雪山之上,還生存了不少岩羊和雪雞雪狐之類的東西。

而這個地區,人跡罕至,這些野獸見了人也不害怕,不知道逃跑。而狼騎又是行動迅猛,四處打獵。

而六百精靈族,也做出了巨大地貢獻。

它們隨身挾帶了一種精靈族特有的植物種族。精靈將這些種族灑在雪地里,然後施展出精靈族的魔法。隨後雪地里,種子立刻生長發芽,很快就看見雪地里一株一株的綠色的植物陡然就攀升了起來!

這些植物猶如數條藤蘿一般纏繞在一起,很快就組成了一個一個粗大的樹干來。最高地甚至有十幾米!

枝葉在一頓飯的功夫就生長了出來,那一片一片的樹葉,最小的都有臉盆大小,最大的甚至有桌面那麼大。而隨後,在六百精靈族集體吟唱咒語之後,紫色的光芒籠罩了這一小片魔法植物,很快,在樹干之上,一個一個地果實生長了出來,頃刻之間,數十棵大樹上,就掛滿了累累果實!

那些果實一個一個猶如南瓜一般大小,看見這琳琅滿目地巨大果實,眾多狼族和精靈都是歡呼起來。

很快,就有一個精靈將一個果實摘了下來遞給了繆斯。拿出一柄匕首輕輕一剖,只見里面果肉金黃,繆斯吃了一小口,頓時滿口清香,果肉細膩而飽滿,只吃了三五口,就飽了。

而其他的狼族,也歡快地將樹上的果實全部摘下分食。

這些待到果實被全部摘光之後,這些大樹就很快枯萎起來,碧綠的枝葉迅速變得枯黃畏縮。漸漸地縮小,最後重新化作了雪地里的一粒種子。只是這用過的種子,看上去卻已經枯黃。

“放心。它沒死。”精靈將一粒一粒種子回收:“只是要等我們找到合適的水源,將這些種子重新浸泡在水中一些日子,一年之後,它才會恢複活力。”

這種魔法植物的種子,精靈族帶了足足一包。

靠著這個東西,加上偶爾獵取一些野獸來補充,一行人又堅持了足足六天。

到了進山的第十六天,食物終于耗盡了。就連精靈族挾帶的那種能生出果實的魔法種子,也全部用光了。

不過,這山,也終于翻過來了!

第十七天的時候,前面的山路已經是一路往下了,漸漸地,很快眾人就越過了雪線。周圍的景色不再是皚皚白色,周圍開始出現了一些稀疏的植物和樹林。偶爾也能看到小片小片地岩羊在這里生存。

看見了獵物,狼族頓時歡呼起來,出動了數隊狼騎,四處獵捕,一天之下。就捕回了百十頭岩羊,還有若干松雞,山鹿之類。

這一行來,繆斯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沉默,不過她心中暗暗計算,卻記得自己這一路來。一共翻閱了兩座山峰。四座雪山,方向也是一路朝著西。

地勢越走越底的時候。這里的氣候也漸漸的暖了起來。山上寒冷的風再也不見了,空氣之中帶著淡淡的潮濕和暖意。而就在第十九天的時候,一場大雨忽然到來,這支隊伍在一個山凹里休息了一日,狼族分出了一支狼騎沿著山凹出去探路。

到了快天亮的時候,繆斯就聽見那些狼族忽然集體歡呼起來,數千狼族地嚎叫之中充滿了興奮和激動,一個一個的狼人仰天長嘯,高舉長刀,淒厲的呼喊,將周圍樹林里的鳥都驚得飛起。

繆斯聽得心中有些發毛,旁邊的精靈卻溫言笑道:“嗯,別怕。那是我們終于走出大山了,這些家伙高興了才會這麼叫的。”

“出,出山了……”繆斯皺眉。

果然,天明之後,繆斯也看到了那一隊探路回來的狼騎,這些狼騎並不是空手回來地,它們還帶回來了一些“獵物”。

二十幾頭牛羊,還有四匹馬……以及,三個人類!

人類!!

被這隊狼騎帶回來的人類,是三個男子,其中一個從相貌上看,只怕才剛剛成年。

這三個俘虜,都是一身羊皮袍子,粗陋的牛皮靴,走路的時候,一瘸一怪,卻還帶著一些多年騎馬才會形成的羅圈腿的模樣。腦袋上頂著髒兮兮地羊皮帽子,羊毛已經全部脫落,還有幾塊布丁。

在西北德薩行省待了多年,繆斯曾經和不少來往的商隊打過交道,她一眼就看了出來,這三個俘虜的裝扮,正是標准的草原上牧民的打扮!

牧民?草原牧民?

繆斯的眼神有些陰沉了下去。

這三個牧民,身上地皮袍已經多處被割破,三個人都多少帶著些傷痕,被狼騎抓來之後,三人之中那個年幼地臉上露出了幾分畏懼和惶恐,而兩個年長的,眼神里只是略微有些驚訝,卻並沒有多少畏懼,更多地卻是一股天生的彪捍!

草原上風餐露宿而早就的粗礪的肌膚,那眼神也帶著冷漠,被狼騎用長刀頂著,牧民盯著周圍的這些狼人,臉上卻滿是仇恨之色!

繆斯站在外圍,沒有說什麼。幾個精靈走了過去,和狼人交談了會兒,回來之後,繆斯才被告知。這幾個牧民是這隊出去探路的狼騎遇到的。

附近有一戶大約十七八口人的牧民,遇到了那支狼騎約莫有兩百騎,結果狼騎就把這一戶牧民給全部滅了!十七八口人里,有老弱婦孺,大部分都殺了。盡管草原牧民彪捍,奮起反抗。而且從狼騎帶回來的消息,這些彪捍地牧民也給狼騎造成了一些麻煩——草原牧民騎術精良,從小就在馬背上長大,無論男女老幼,都能騎馬射箭。擺動彎

一戰之下,居然傷了兩個狼騎。

還有一個牧民,仗著騎術精良和馬快。居然在被殲滅之前,奮力突擊逃掉了。這三個俘虜,是戰斗到最後,被狼騎活捉了回來的——他們的家人,此刻早已經都變成了尸體了。帳篷被燒毀,牛羊也被牽了回來。

繆斯聽了之後,心中深深的震撼至于,卻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草原!我們來到了草原了!我們翻過了乞力馬羅山脈。來到草原里了!!

這五千狼騎,加上六百精靈戰士。已經悄悄的越過了帝國的屏障,來到了帝國的側面草原!!!

捕捉回來的三個牧民,被狼族審問了一回,不過可惜的是,盡管精靈族學過人類的語言,但是卻也只局限于帝國地語言。不會說草原人的話。隊伍里,唯一懂得草原人話的只有繆斯了。

不過繆斯自己當然不會主動出頭,她靜靜站在一旁,仔細地思索。

原本繆斯以為這些狼人會把自己和三個草原俘虜關在一起。不過她卻想錯了——看來,一路上,這些家伙對自己優待。仿佛純粹是因為這些精靈照顧自己。可是這些精靈對于三個草原俘虜,卻仿佛沒有什麼好感——從精靈投向三個草原牧民的眼神看來,那目光里,除了敵意之外,甚至還有幾分厭惡和鄙夷。仿佛多看一眼,都會髒了它們的眼睛一樣。

三個牧民。既然沒有盤問審問。那麼很快就被狼族下令殺死了。

繆斯無可奈何,眼睜睜的看著三個牧民被刺死。臨死之前,那個年輕的少年,還用草原話大聲呼喊。繆斯聽得真切,那個年輕的少年喊的是:

“偉大的巫王會懲罰你們這些怪物地!偉大的雪山之神會為草原子弟的流血而報複你們的!”

當夜,繆斯沒有睡著,她心里一只在思索:這些狼騎,辛苦翻越大山,九死一生,跑到草原里來,為什麼?!

三天後,繆斯終于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自己這一行人,果然是來到草原了!

整整二十天在大山里跋涉,盡管狼騎精銳,卻也早就疲憊不堪了。因為糧食缺乏,多日為了節約糧食,大多數狼騎都處于半饑餓狀態,只有少數精銳保持了充分的口糧,保持了戰斗力。

在狼騎的首領多米內斯地命令下,五千精銳狼騎在這個山凹里休息了整整三天,同時又派出了數股狼騎四處搜索。三天里,四個百騎隊的狼騎,一共掃滅了超過十個草原牧民的寨子,殺死了數百名牧民,搶奪回了大量的牛羊馬匹——這些全部都變成了狼騎的糧食。

三天之後,原本跋涉了近一個月,已經疲憊不堪的狼騎,終于恢複了過來。那些恢複了精力地狼人,眼神里重新冒出了凶狠的光芒,精力充沛的它們開始磨礪刀鋒,擦拭鎧甲,同時喂養巨狼……

這天一早,在狼騎首領的命令之下,五千狼騎開拔,走出了這座山凹……

出了山不到幾里,前方的地勢驟然開闊起來!只見面前碧綠千里,一望無際!茫茫草原,一眼根本看不到盡頭!

遠處,那碧草和藍天的交接處,似乎也連城了一線!

如此開闊地草原,大多數狼人都是第一次見到,除了這些前外出打獵地小分隊之外,大多數狼人都不禁在巨狼背上拔刀嚎叫起來!

一股隱藏在它們血液之中的野性,在這碧草藍天地景色之下被激發了出來!

狼!原本就應該是生存在這種天地之間的!

這股狼騎,成為了草原上的一股血腥之風!

五千狼騎加上六百精靈戰士,變成了一道殺戮之流,在草原上行走了三天!三天地時間。所到之處,燒殺搶掠,凡是遭遇到它們的小股牧民寨子,全部都被滅掉!

草原人雖然彪捍,雖然騎**良,但是畢竟那些小股的牧民,最多也不過就三五百口,青壯更是只有總人口的三成,遇到這麼五千狼騎,就只有被欺凌的份兒了。

一路上。牧民的牛羊變成了狼騎腹中的糧食,一個一個的游牧寨子燒殺過去。狼騎幾乎沒有遇到有效的反抗。

而且,狼騎行動迅速。來去如風,一擊即走。即使草原上的幾個大部族得到了消息,知道了出現了這麼一支外來地敵人,准備組織人反抗的時候,狼騎卻早就已經遠去了!

繆斯跟在隊伍里,心中百思不得其解——這五千精銳狼騎,到底來這里干什麼?

跑到帝國的背後偷襲?可又不像。

雖然五千狼騎精銳,但是如果跑到帝國地內部的話。那麼也只有自取滅亡一條路了。何況這里是草原,在這里燒殺搶掠,和帝國有什麼關系?

終于在進入草原之後的第八天。

狼騎遇到了一支商隊!

這是一支從帝國內部而來的商隊,商隊里大約近百人,其中有三十名沙漠之狐傭兵團的雇傭兵護衛。

看見長長的馬隊,立刻就有數百狼騎呼嘯沖了上去!

繆斯遠遠看見了那支商隊,領托的頭馬之上。正插著一面自己熟悉的旗幟!

金色地郁金香旗!!

在草原之上,凡是插了郁金香旗幟的商隊,早就變成了各個部族敬畏的對象,礙于杜維在西北的威望,連草原上最強大的薩拉丁都要仰杜維的鼻息,草原之上。絕對沒有任何一個部族敢搶劫掛郁金香家族旗幟的商隊!

可是這次,看著原來呼嘯而來地狼騎,這支商隊明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甚至來不及集結馬匹結陣防禦,就直接被呼嘯而來的狼騎沖垮了隊伍!

看著那些郁金香家族的商隊被狼騎屠殺,繆斯滿臉漲紅。捏緊了雙拳。拼命咬牙。正要上去拼命,卻被身邊的精靈族攔住。那些精靈戰力強大。更具有魔法本領,繆斯被兩個人在肩膀上一按,頓時就力氣全失。

眼睜睜看著這支商隊的百人被屠殺殆盡,幾十名傭兵戰到了最後,有的被狼騎砍死,有地被巨狼咬死,直戰死到最後一人!

最後,商隊里的幾個商人才被抓了回來。這些商人不但會說帝國語言,也通曉草原人的話,卻是被精靈族格外吩咐抓回來的俘虜!

“它們需要翻譯。”繆斯心里立刻雪亮。

果然,精靈族在審問這幾個商人的時候,並沒有刻意的瞞著繆斯,任憑繆斯站在一旁。

幾個人都是普通地商人,是花錢了錢在郁金香家族領地交了保護費,才得到了這面郁金香旗幟地保護和沙漠之狐傭兵團的護衛地。原本以為可以一路平安,卻沒想到遇到這麼一幫忽然從天而降的狼騎!

幾個商人都是嚇得全身發抖,他們只是普通人,只是在周圍這些狼人噬人的眼神和刀鋒之下,就什麼都說了。

繆斯聽的真切,只聽見一個精靈用冷冷的聲音問道:

“去大雪山的路,怎麼走!”

一聽到這里,繆斯頓時臉色一變!

大雪山!!

在西北,誰不知道草原上大雪山的威望?

大雪山門人,神奇的巫師……還有……

還有那個被草原人視為神靈的巫王!!

這些家伙,它們的目標是大雪山?!

可惜,這些商人,雖然會說一些草原話,可是卻並沒有一個人知道大雪山在哪里。

狼族騎兵殘忍野蠻,先問第一個,不知道,直接一刀下去,就砍成了兩段!

再問第二個,不知道,下去就是一刀!

當問到第三個俘虜的時候,那人已經嚇的全身發抖,面如土色,更聞到一股臭氣,卻是連褲子都濕了。

繆斯卻昂然大步走了出來,冷冷的看著眾多狼人和精靈。

“你們要去大雪山嗎!”

精靈們都是一愣,繆斯面色冷峻:“我問你們,是不是要去大雪山!”

“是的,我們是要去大雪山。”一個精靈走了過來,面色溫和,正是在山上的時候,給繆斯皮靴和魔法斗篷的那個。

“放了他們!”繆斯指著剩下的俘虜,面色堅毅:“我帶你們去!!”

本月最後兩天了!各位,請求更新票支持!

上篇:作品相關 【更新時間通知】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雪山危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