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巨變(上)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巨變(上)

“就是這里了。”

望著面前這座深淵,兩座山峰之間,只有一條陡峭的鐵索橋,無論怎麼看,這一條鐵索橋,都絕不是大隊狼騎能通過的。

不過那些精靈似乎很是興奮,精靈們互相商議了會兒,很快,它們取出了一個皮囊里,捏出幾枚種子來,埋入了地下。在精靈族吟唱的咒語聲里,土壤里的種子很快發芽,冒出了茂盛的職業,延伸開來,幾條粗大的枝葉扭曲在了一起,朝著懸崖的對面攀升過去……幾乎只是片刻之間,就在兩座山峰之中,形成了一座樹橋!

山頂之上寒風陣陣,呼嘯的狂風,吹得人幾乎站立不穩,不過那些狼騎一個一個都絲毫沒有半點懼色,手握長刀。狼族首領多米內斯第一個走上了樹橋,渾然不去看兩旁深不見底的深淵,山頂的狂風之下,這樹橋似乎還在輕輕搖擺……可多米內斯第一個走上之後,其他的狼騎,就不再猶豫,一個一個緊跟著首領,大步跟了上去!

五千狼騎,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就全部越過了這座樹橋。

繆斯依然和精靈站在一起,她的面色冷峻,心里飛快的思索著……剛才這一路上雪山而來,在山腳之下,遇到過一些草原牧民,那些牧民都是信奉雪山地虔誠信徒。有地更是跪拜在山腳下。可遠遠的看見了這支殺氣騰騰的狼騎奔來。那些牧民立刻跳了起來,試圖阻擋這隊狼騎沖上山去!

結果……自然是一路屠殺!

那些零零散散的牧民,根本不是這些成隊成隊地狼騎的對手。可是這些草原人,卻展現出了一股無所畏懼的悍勇不畏死的決心!更多地山腳下的牧民。幾乎是帶著狂熱的呼喊,僅僅用血肉之軀就朝著這些侵犯他們聖地地敵人沖了上來,雖然他們的血肉之軀根本無法阻擋狼騎的鐵蹄,可是那些牧民絲毫無所畏懼!

一路上來。凡是遇到的牧民,不管是男女老幼,只要看到這些狼騎。都毫無半點猶豫,直接沖殺上來。甚至在一個山凹口,幾個原本看來是上山祈禱的牧民,居然占據了一個狹窄地山口,用簡陋的弓箭和彎刀。阻擋了狼騎足足一柱香地功夫。最後還是狼騎地首領多米內斯不耐煩了,親自沖了上去殺光了對方。

從山腳到山腰。幾乎是步步見血!

這些草原人對雪山的崇拜仿佛已經是滲透到了血液之中。繆斯已經記不得一路上殺了多少草原人了。這些草原人之中。很多都並不是戰士,只是來這里朝拜地平民。但是遇到有人侵犯雪山。哪怕是那些看上去老得連路都走不動地老人,都會毫不猶豫的撿起身邊的石頭,朝著這些邪惡的敵人撲上來。

看著這些狼騎屠殺草原人,繆斯卻面色冷漠,似乎情緒沒有什麼波動,只是……她的眼神里。卻多了一絲什麼深深的東西。

她依然老老實實地和那些精靈在一起。精靈們也很注意“保護”

她,不允許她有任何輕舉妄動。如果繆斯敢反抗。這些精靈就會輕易的制服繆斯……眼看著最後一隊狼騎通過樹橋過了這條深淵。身邊地精靈看了繆斯一眼。繆斯卻默默地走到了一旁,輕輕的脫下了身上地那條精靈魔法斗篷。然後把靴子也脫了下來。

她的動作很慢,很仔細,將斗篷脫下之後。甚至還小心的折疊好,把靴子也放在了上面,雙手交給了當初送給自己地那個精靈的面前。

那個精靈臉色有些奇怪:“你……”

“還給你。”繆斯居然笑了一下:“我不要這些東西了。”

“為什麼?”精靈的眼神依然很柔和。

繆斯卻躲開了這一束柔和的眼神,她的語氣很冷漠:“我穿不起。”

精靈似乎敏銳的從繆斯的眼神里讀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可是隨後,繆斯接下來卻並沒有什麼出格的舉動,她穿著自己的那身破破爛爛的傭兵軍服,換上了自己的那雙破了洞的靴子,緩緩的走過了樹橋。

一座一座的山峰,之間的鐵索天然壁壘,在精靈族挾帶的魔法種子的幫助下,架設了一條一條的樹橋,讓狼騎大隊輕松的穿越而過。

很快,就到達了雪山的主峰!

在半山腰,那座冰石的碑前,碑上的文字,讓狼族和精靈族看了,都不禁有些發呆。

“妄上者死。”

不僅僅是人類的文字,還有精靈文字……“就是這里了。”那個贈送給繆斯衣服靴子的精靈點了點頭。它是這六百精靈的首領:“王的命令里說的很清楚,從這里上去,就是我們的目的地!”

多米內斯咧了咧嘴,露出尖銳的獠牙,對身邊的狼騎下令:“上去!凡是反抗的敵人,格殺。”

頓了一下,它的表情有些淡然:“精靈王說這雪山上有古怪,我看一路上來,似乎也沒有遇到什麼抵抗……”

三百多階台階,數千狼騎的踐踏之下,在雪山的絕頂之上,似乎寂靜無聲,偌大的一個雪山之上,仿佛任憑這些嗜血的殘酷敵人長驅直入,卻沒有什麼人出來阻攔。

直到……“有人類擋住了路!”

前面的狼騎傳回了消息。多米內斯開始沒有在意:“殺了。”

可片刻之後,前隊出現了輕微的嘩動!

多米內斯和精靈互相看了一眼,同時沖到了前面。

在十幾層台階之上。只見有一個人類居然就這麼靜靜地坐在那兒。

狹窄地台階之上,他正好擋住了去路。

這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一身簡單的袍子,面目如冰雕一般的冷漠。

他就坐在那兒,下方是無數狼騎虎視眈眈,而這個人卻手里抱著一截尖銳地冰柱,低頭苦思著什麼。不時還伸出手來,在那台階旁的一塊冰上寫寫畫畫,看他的樣子。卻仿佛在醉心苦思什麼難題,卻對面前這麼許多敵人,視而不見。

而就在他的腳下,卻躺著三五具狼人地尸體!

多米內斯只看了一眼,立刻就喝道:“殺了!”

幾個狼人戰士立刻抽出長刀沖了上去。可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這個年輕人,只是在狼騎到了面前的時候。才抬起了眼皮來。眼神里有些茫然,更有些不耐煩地樣子。隨意抓著手里的那一截冰柱。

陡然就刺了過來!

他的動作快如鬼魅一般,三個狼族戰士才到了面前,就看見一道銀光閃過,冰柱已經先後刺穿了三個狼人的喉嚨!三個狼人連哼都沒哼一聲,捂著喉嚨,就軟軟的倒了下去!

而那個年輕人。卻仿佛只是隨意做了一件再簡單不過地事情,卻繼續低頭下去。看著身邊的冰塊上地那些寫寫畫畫地東西。陷入了沉思之中,口中兀自還喃喃低語:“嗯。到底怎麼才能刺無風聲呢……我計算了速度和風速,卻還是……”

多米內斯原本要親自出手,卻看見身邊的部下都有些眼神古怪,它改變了主意,如果自己出手的話,固然不怕這個奇怪的人類,但是卻對部下地士氣有些影響……“再上!”多米內斯毫不猶豫地繼續下令。

這次撲上去的是五個狼騎——台階太過狹窄,一次只能沖上wAp.16k.c n去這麼多人了。

這次沖上去地狼族戰士,都是等級頗高的中階戰士。五柄長刀幾乎同時發出寒光,朝著這個年輕人身上招呼了過去!

年輕人皺眉,不耐煩的低聲道:“怎麼還來!”

他終于站了起來,抽里依然用那種看似笨拙地樣子握著冰柱,依然是那個簡單的突刺的動作……但是多米內斯卻已經看出來了,這個人類的武技很就在一個“快”字上!

快!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冰柱就已經直接刺進了距離他最近的一個狼族戰士的咽喉。可是這次,他也終于受傷了。

他的左臂被一個狼族戰士的長刀砍中,鮮血頓時流淌出來,將半邊身子的長袍都染紅,可是這個家伙卻連眉頭都不皺一下,依然是重複的一個動作,一個突刺,將對方的喉嚨刺穿。

隨後,他的胸部又挨了兩刀,又刺死了一個狼人戰士。

包括多米內斯在內的罪民,都看出來了。這個古怪的人類年輕人,其實實力並不算太高。只是仗著那近乎鬼魅一樣的速度,和一個簡單直接的突刺動作而已。

連續受了三處重傷,這個年輕人終于慢了下來,他的第四刺,終于刺偏,冰柱紮在了一個狼人戰士的胸甲上,頓時碎裂,隨後他的身體被長刀紮穿,口中噴血,朝後倒了下去。倒在地上之後,卻兀自一臉的冷漠。

一個狼騎正要上去補上一刀,可看見這個年輕人冷漠的表情,卻沒來由的手下一慢。

多米內斯皺眉,大步上去,居高臨下看著這個年輕人:“你!雪山人?”

年輕人已經很是虛弱了,卻終于正眼看了對方一眼,語氣很平靜:

“嗯,你是要殺我?”

這問的很是奇怪,可從他這樣的口吻說出來,卻偏偏帶著一種難以描述的詭異。

多米內斯不由自主點了點頭:“是。”

“哦,殺就殺吧。”年輕人居然漠然的說了這麼一句:“只可惜,我還沒想通這個問題呢。”

他臨死之前,依然眼神飄向了那塊寫寫畫畫了幾個古怪圖案的冰塊,仿佛在這個家伙的心中,什麼生死,卻遠遠不如那個問題更重要。

這件事情,立刻就讓眾多狼騎的心頭蒙上了一層詭異的氣氛。

接下來往上,終于又遇到了其他的人了。

在走了幾十層台階之後,在旁邊的一個岩石平台之上,坐著兩個白袍的人類,兩人就在這冰天雪地之中。盤膝坐在冰上,面前卻是用一堆石頭亂七八糟的鋪在面前。

多米內斯一看之下,使了個顏色,立刻就有幾個狼騎撲了上去,可沒到面前,就聽見其中一個白袍人頭也不回,不耐煩地低聲喝道:“別弄亂了我的東西!”

說著,袖子一揮,頓時就看見空氣之中出現了數道旋渦,將幾個撲來的狼騎卷上了天。隨後遠遠的拋入了萬丈深淵之中!

幾個精靈一看之下,頓時眼神里露出了異色:“人類的魔法師?”

“是巫師。”繆斯搖頭。低聲自語了一句。

接下來,數十個狼騎蜂擁而上。

要講這兩個白袍巫師砍死,可是兩個巫師,卻依然面對面而坐,仿佛全部的精神都投入在了地上的那一堆亂石上,都是頭也不會,卻只是張開雙臂,在身後組成了一片結界來。一股狂暴的力量。頓時就將沖來的幾十個狼騎掃得七零八落。更有得直接摔了出去,砸在一片冰岩里。當場就摔死!

“我想到了!走下!”一個巫師忽然興奮的叫了一聲,跳起來,將一塊石頭搬了一下:“這下你輸了吧。”

原來……兩人居然是以石頭為棋子在對弈?!

多米內斯被激怒了。它橫刀大步往前,遠遠地就一刀斬在了身邊的一塊岩石上,岩石立刻無聲分成了四塊。

“我!狼族首領!起來應戰!”

生硬地人類語言,在這個狼族巨頭的口中說出,帶著渾厚地氣勢!

那兩個白袍巫師這才回頭,兩人打量了多米內斯兩眼,都是皺眉,卻有互相看了一眼:“夷?有敵人……這個家伙很強。是聖階吧?我不是對手。”

另一個也點了點頭,語氣有些茫然:“好像我也不是對手。怎麼辦?”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後,同時從懷里取出了一面旗幟來,那血色的旗幟上,卻是一個骷髏造型。

草原上的血色骷髏旗!

兩人同時手里一抖,兩面血色骷髏旗就迎風張開,頓時在魔力的作用之下,長得猶如鋪天蓋地一般,朝著多米內斯席卷而來!

多米內斯冷笑了一聲,長刀當空一劈!就看見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劃過,血色骷髏旗上的血色光芒,頓時被這刀光一分為二!

可剩下另一面血色骷髏旗,卻從多米內斯的身邊劃過,直接就籠上了身後遠處地狼族戰士!

血光大作,只見凡是被血光籠罩地狼族戰士,頓時慘叫連連,身子在血光之中,迅速的化作了一具一具地骷髏!

而此刻,多米內斯的刀鋒,卻已經直接切入了一個白袍巫師的胸口,撲地一聲,狂暴的刀光,頓時將他的胸口炸得爆裂開來!這個白袍巫師,就此倒下,可是臨死之前,卻只是淡然得看了多米內斯一眼……這一束眼神,卻讓多米內斯不由得手下就有些遲緩了起來。

這眼神……獸神在上!這是什麼樣的眼神啊!

那眼神之中,沒有任何的光彩,仿佛只是一片灰色……對世界萬物的一切,都仿佛漠視到了極點的灰色!

甚至仿佛就連生死,在對方的眼神里,都毫無半點波瀾。

聽見了身後的部下慘叫,多米內斯轉身,只見那血色骷髏旗光芒之下,頓時有百十名狼騎化作了骷髏!它的長刀立刻狠狠的架在了剩下的那個白袍巫師的脖子上!

“你不殺我?”那個白袍巫師卻只是抬了抬眼皮,淡然的看了多米內斯一眼。

“你不反抗?”多米內斯皺眉。

“我不是你的對手,對你反抗也沒用。要殺就殺吧,讓我看完這盤棋。”這個人搖頭“你……不怕?”

誰知道,對方卻連理都不理多米內斯了,卻直接把眼神重新投向了地上的“棋局”。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雪山危機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巨變(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