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巨變(下)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巨變(下)

那漠視的眼神,已經將多米內斯徹底激怒了!它無法理解,這人已經在自己的刀鋒之下了,卻為什麼還能如此……如此冷漠?!

一時間,它不由的有些呆住了。

過了片刻,這個白袍巫師卻終于歎了口氣:“唉……我輸了,這局棋我還是輸了,可惜,可惜……”

說完,他搖了搖頭,眼神里閃過了一絲詭異,他的身子忽然就在刀鋒之下,迅速的融化掉了!變成了一灘血水……多米內斯頓時心中生出一絲警兆來,大喊了一聲:“退後!”

可是已經晚了!

只見地上,這個白袍巫師身子化作了血水之後,幾乎只是眨眼之間,就溶入了冰雪之下,隨後就看見這整面平台,迅速迸裂,化作了無數粉末!!只是瞬間的功夫,這座平台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下面,則是萬丈深淵!!

站在平台周圍的數百名狼騎,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頓時就紛紛掉落下去!

聽著腳下傳來無數慘呼,多米內斯的身子卻已經彈了出去,落在了台階之上,遠遠的看著那已經消失的平台……自己明明輕易的殺了對方兩個高手——是高手沒錯!從對方施展出來的魔法程度來看,應該是實力不俗的強者了。可是對方。被自己殺了,卻仿佛毫無半點波動,就那麼冷漠地態度……還有之前那個拿著冰柱的年輕人類……這雪山之上的人類,怎麼一個一個都是這種怪物?!

很為狼族的巨頭。多米內斯不是沒有見過勇敢不怕死地勇士。

可哪怕是勇士。也並不是真地不怕死。而是在勇氣地激發之下。

可以壓制住心中對死亡地恐懼而已。

但是這些雪山上地人……那冷漠得近乎死灰一般地眼神。卻顯然。

他們是真正地。沒有將生死放在心里!

再往上走了片刻。多米內斯等人,又遇到了各色古怪地雪山門人。

這些雪山門人的實力都頗為不俗。身為大雪山地弟子,這些人大多都擁有不少古怪的本領。一路上,凡是遇到地這些大雪山的人,都給狼騎造成了不少傷亡。

可偏偏殺了這些大雪山人之後。狼騎之中卻絲毫沒有半點擊殺敵人之後的勝利地喜悅。反而是心中深深地湧出了一股莫名地畏懼!

這些人……這些人……他們是人類嗎?

並不是這些身經百戰地狼騎心理素質不夠強。而實在是。這些大雪山人。太過可怕了!

就好像:兩個人面對面地喝茶,其中一個人很隨意的說了一句:

“咱們死吧。”

另外一個就很隨意的拿出了一把刀,抹了脖子……這樣地場面。任憑誰見了。心里能不發毛嗎?

更讓一個狼騎地隊長頭皮發麻的是,當它帶著幾個人。殺死了一個人類——當時那個人類正在抱著一堆冰柱。在一個火堆旁邊烤火!

那個人將一枚一枚冰柱放在火堆上烤!

這個舉動。如果在平日里。誰看了都會認定對方一定是腦子有問題。

可這個人類。卻仿佛做得很認真,就連多米內斯,都忍不住問了一聲:“你在干什麼?”

“挑選兵器。”這個人類地回答語氣極為平靜:“這些冰柱不夠硬。我要挑一根最硬地。火烤不化地才行。”他地語氣很是認真,可偏偏是這種冷靜和認真地語氣。才更加讓人心里發毛。

最後。這個人類死在了幾個狼族高等戰士的圍攻之下。他臨死之前,居然還向殺自己的狼族戰士笑了一下:“謝謝你。”

多米內斯以及諸多狼族戰士。都已經明白了一個事實:

這座山上,仿佛居住地人類。全部都是頭腦不正常地瘋子!!

一路之上,狼族損失了近千的戰士,殺死了數十名這樣地“瘋子”。按理說。這樣一路往上,幾乎順利地一直就殺到了山頂了,可是,越往上走。眾多狼騎地心里。卻越發的沉重,絲毫沒有半分高歌猛進地喜悅感!

終于。來到了山頂的那個巨大地平台之上……“來者何人!敢擅闖我大雪山!!”

聲音清脆悅耳,卻帶著厲聲質問的口氣,那深深的敵意和殺氣。卻反而讓多米內斯沒來由地心里松了一下。

獸神保佑!終于遇到一個正常人了……否則再這麼殺下去,不等殺光對方這些敵人,自己手下這些戰士的心理都要崩潰了!

******艾露依然是那身紅色的短衣,可是外面卻已經披了一條猶如當年白河愁那樣的長袍,臉上依然掛著那副鐵面,站在平台上最大地那座岩石上,冷冷地看著從台階上走來的這一群強敵。

多米內斯幾乎是激動滿面,飛快地就跳了出來,長刀遠遠的指著艾露:“我!要見!大雪山主人!”

艾露坐在那兒,輕輕抖了抖手腕,手腕上的鈴鐺清脆叮咚:“我就是。”

“很好。”多米內斯深深吸了口氣,終于定了定神:“我奉命來,只想做一件事情!後山在哪里!”

艾露抱膝坐在岩石上,卻搖頭:“就在我身後,你殺了我,自然就可以從我地尸體上邁過去。”

多米內斯一聽這話,卻心里卻反而一寒,它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們!雪山上……難道都是瘋子?!”

艾露溫言,卻只是輕輕笑了一聲,她認真的看了面前的這頭巨型狼人一眼,又看了一眼它身後密密麻麻的狼族戰士,緩緩搖了搖頭:“也不是……正常地人。都被我放下山了。留下的都是瘋子……”

頓了一下,她忽然笑了一下:“不過,既然你們能走到這里,想必這里留下的那些瘋子,都被你們殺光了吧。”

偌大的這個平台之上,艾露嬌柔的身影就那麼隨意的坐在那塊岩石上,她就孤身一人,周圍寒風呼嘯,更顯得她孤立無援。

可越是這樣,卻反而讓多米內斯心中沒來由的有些忐忑。總覺得這個地方有些古怪。

艾露的臉上,那鐵面之後。一對眼睛里帶著幾分淡淡的嘲弄:“你很奇怪嗎?這個雪山之上,能留下的原本都不是正常人。我只是沒想到。還會有人殺到這里來而已。”

“你……”

艾露搖頭:“不用廢話了,你既然來到了這里,就直接動手吧。我看得出來,我應該不是你地對手。不過身為雪山的主人,我不會活著看著你去後山地。”

多米內斯眼神里終于露出了一絲凝重來,它握緊了刀柄,正要往前……“……艾露?”

忽然。就在群狼的後面。一個聲音傳來,隨後繆斯掙紮著擠了過來。狼騎正要阻止,可幾個精靈也跟著上來,就干脆讓開了路。

繆斯在西北多年。早年在郁金香公爵府里也見過艾露,雖然很久不見,但是一聽聲音就認了出來。

艾露凝神看了繆斯兩眼,點了點頭:“嗯……你是李斯特家族地繆斯?”

繆斯點了點頭,苦笑了一聲:“我被俘了。”

艾露歎了口氣,看了繆斯一眼:“很抱歉,我沒法救你……你也看到了,我現在……”

“雪山上,怎麼會變成……”繆斯忍不住大聲問道。

在她的印象之中,她記得大雪山是草原聖地,據說山上高手如云,白袍巫師的實力足以和大陸的八級魔法師媲美!大雪山巫王,更是大陸的絕頂強者!

她雖然沒有上過雪山,但是杜維的那次經曆,在郁金香家族的內部,卻早就不是秘密了。

“你……”

“我沒什麼。”艾露地聲音忽然有些疲憊:“如果你們早來一個月,或許憑它們這些家伙,根本連半山腰都走不到。就算這個家伙……”她伸手指了一下多米內斯:“這個家伙是聖階強者吧。嗯,就算它是聖階,能殺上來,可是它手下地這些,卻絕對上不來的。只不過……它們晚了一個月。現在地大雪山,已經不是從前的大雪山了。”

“為……為什麼。”繆斯喃喃的自語。

“因為……”艾露忽然輕輕一笑:“大雪山一脈,已經……解散了!一個月之前,我就已經發布了命令,廢除了大雪山地一切禁令!凡是想下山離開的人,都可以走。而現在……大雪山原本的‘三間’,數百人,也只剩下了不到五十。”

繆斯身子一震,依然忍不住問道:“為……”

“不是我的意思。”艾露忽然一陣輕松:“是我的老師。”

繆斯呆了一呆——關于大雪山的事情,她並不太了解,也只是聽杜維等人說起而已。就連艾露,她也只是認識,卻並不熟悉。一呆之後,她看著艾露,又看了看周圍那些虎視眈眈的罪民:“你……你為什麼不走?”

艾露這個時候,笑聲里才終于露出了一絲慘然:“我去哪里?”

我去哪里?

繆斯一聽這話,卻終于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去哪里?

去哪里?!

她幾乎就要脫口說出“杜維”這個名字。

可隨後,就想起了別的什麼……眼前的這個女子,隱約的,自己也聽說,她仿佛和那個可惡的杜維,也有些……不過,現在這樣,叫她能去哪里?去杜維哪里?

不是不想去,而是不肯去!

就如自己一樣,明明一路往北,卻不也一樣是甯可躲在胖子的營里麼……繆斯還要說什麼,多米內斯卻已經重重的哼了一聲。

這個巨狼已經提著刀,往前大步邁,只是一步,卻幾乎就已經躍到了艾露的身前!

刀鋒之上帶著冰冷的寒氣,輕輕一刀。就割向了艾露的咽喉!

艾露手里鈴鐺發出清脆地叮咚聲,她手里有一柄彎刀,仿佛舉起刀來抗了一下,可是多米內斯身為聖階強者,哪怕是這一刀並沒有出全力,卻也不是未能晉級聖階的艾露能抗衡的。

叮的一聲,只見在一片金色的光華之中,艾露的彎刀立刻被絞得粉碎!她手腕上的鈴鐺也飛快的迸裂!

艾露的整個人,在這刀光之下,被劈得超後直飛了出去。嬌柔得身子,重重得撞在了這平台後得一根巨大得石柱上!

一身悶響。那石柱子上布滿了龜裂,艾露身子重重落地。掙紮了一下,抬起頭來的時候,臉上地那鐵面面具,卻忽然從中一分為二!露出了她的本來面目。

額頭眉心之上,一絲鮮血緩緩地沁了出來。

多米內斯冷冷的看著這個對手:“我沒出全力,你只要投降,我不殺你。我只求後山地東西!”

艾露清麗的容顏上。露出一絲淡漠的冷笑:“後山有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不過你還是殺了我吧。”

說著,她掙紮站了起來。

多米內斯搖頭。抬手再次一刀虛劈而來!這一刀地光芒更快。艾露的眼神里陡然露出一絲凜然。隨著刀光到了面前,她地身子卻忽然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扭曲了起來。這刀光幾乎是貼著她的肩膀劃過!

大雪山體術!

可終究聖階強者的一刀,不是這麼隨便能躲閃開的。

艾露才一擰身,肩膀處卻陡然就爆出了一團血花來。劇烈的力道。

將她地身子重重拋了起來,遠遠的摔了出去!

她落地之後,去勢不減,身子往後滑出老遠,卻已經被拋出了這個平台,朝著後面地那通往後山地唯一通道而去……多米內斯腳下一躍,身子在半空一閃,就瞬間出現在了艾露的面前,長刀一揮,指著艾露地臉。多米內斯看著艾露的臉色,忽然心里一動:“你想死?”

艾露想也不想,淡淡答道:“想。”

“你們大雪山地人,都是瘋子。”多米內斯也不再想其他,反手一刀就直接切了下去,就要隨手將這個大雪山最後的一個人斬殺于刀下……刀鋒斬落!那寒芒幾乎已經迫上地艾露脖子上的肌膚,艾露心中一松,閉目等死。

就在此刻,多米內斯卻忽然陡然手腕一抬。刀鋒還未觸及艾露的脖子,卻陡然彈了起來!就聽見它沉聲低吼!瞬間改為雙手握刀陡然就朝著眼前前方瘋狂的劈了出去……嗤!

只見它的刀鋒之下。頓時金光大坐,那燦爛的金光,顯然已經將它全部的斗氣迫發了出來!只見斗氣之中,猶如絞成了一團漩渦一般!

可偏偏的,在一片金光斗氣之中,仿佛有一道細微地尖銳的光芒,輕易的切了進來,直接將那聖階的金色斗氣一分為二!

艾露原本已經閉目等死了,卻忽然就聽見了多米內斯大吼之後,一聲悶哼,隨後她睜開眼睛,卻看見多米內斯身子已經騰空而起,直直朝著後面飛了出去,飛出了老遠,落在地上的時候,踉踉蹌蹌就超後跌倒,只是終于用長刀狠狠在地上一紮,咔的一聲,直插沒柄!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子。

而同時,鏗的一聲,這個狼族的巨頭的胸前鐵甲,陡然就化作了無數碎片,粉碎了!!

艾露看到這一幕,原本已經是一片死灰地眼神里,忽然閃過了一絲精芒!

她奮力的掙紮爬了起來,轉身朝著身後看去……只見身後,那一條通往後山地狹窄冰道上,雪山絕頂的層層迷霧之中,隱然有一個人影緩緩走來。那個身影走的極慢,可是遠遠看去,衣袂在寒風之中飄蕩,身影的輪廓也在迷霧之中一點一點的顯現出來。

“師……”艾露心中一喜,正要脫口喊出,可是當這個身影終于走出了迷霧之後,艾露看清了來人,眼神里的熱切卻又冷了下去!

那個人的一身長袍飄飄,遠遠看去,那輪廓像足的白河愁,可是卻畢竟不是!

他的一頭長發散亂,亂七八糟,披散在那兒,一身的衣服,遠遠看去仿佛飄灑,其實走近了一看,卻只見那長袍上處處破裂,衣擺處更是早就裂成了一條一條。從模樣上看,更是狼狽不堪,哪里有白河愁的半分飄逸?

從身材上看,這人也是極矮的,身高遠遠比白河愁要低很多。

只是……不知為何,這人遠遠從迷霧之中走來,每一步邁出,那氣勢,卻分明就像足了白河愁當初那種睥睨天下的絕頂強者氣息!!

“是哪個王八蛋說我們大雪山人都是瘋子!”

一個沙啞渾厚的嗓音遠遠傳來,明明是帶著怒氣的聲音,聽上去卻偏偏有一股空曠縹緲的味道……這人一路走來,走到了面前,終于看清了他的面容,相貌上看,他也絕不如白河愁那麼飄逸脫俗,就連胡子都老長,看上去頗有幾分邋遢的感覺。可是偏偏那眼神只是隨意一轉,就仿佛是一個站在絕頂之上的人,睥睨腳下萬物的那種豪情!

這人如此驚人的氣勢,一出現就將多米內斯打得直接飛了出去,此刻出現在眾人面前,卻一時間,大家都看得呆住了。

就連多米內斯勉強站在那兒,胸前鐵甲碎裂,手里死死得捏著刀柄,也忘記了回答對方話。

這人似乎有些怒氣,皺了皺眉:“我問……是誰說大雪山人都是瘋子!那個狼人,是你說的麼?”

“你……你……”

艾露仔細盯著這人,卻張了張嘴巴,說不出話來。

倒是繆斯,看清了這人的模樣,卻忍不住驚呼出來:“啊!魯高!

魯高……將軍?你是西北軍團的魯高將軍?!”

這人的眼神才終于落在了繆斯的臉上,仿佛略微怔了怔:“李斯特家的那個假小子?你都已經長這麼大了?難道我在里面待了很久嗎?”

不過頓了一下,他嘴角浮現出一絲冷酷的笑意:“魯高……這個名字我早就忘了——嗯,記仔細了!我名……赤水斷!大雪山•赤水斷!”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巨變(上)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凶人·赤水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