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無病無痛]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無病無痛]


“第一條,皇宮里絕不能亂。禦林軍雖然已經調動起來。不過畢竟之前是我代替母親發號施令。名不正言不順,現在既然哥哥你回來了。自然需要你重新把命令下達一遍,讓禦林軍將士信服。”

“第二條。多派人手,將帝都里各個權貴府第暗中監視起來。城里如果有什麼異常變化。風吹草動。都必須及時得到消息。”

“第三條。卻也是最難地一條。”說到這里。卡琳娜聲音更低:“神殿那里,縱然我們怎麼隱瞞,也很難杜絕消息流傳,所以。還需要放出一些消息去穩住他們。按照我的意思,不如就直接對外傳言。只說父親地確是病了,讓他們猜不透父親地病到底有多嚴重!”

“第四條。城中地兵力軍隊部屬。這個就要分兩步走了。”

卡琳娜小小年紀,此刻這番話說來。卻不緊不滿。臉色雖然稚嫩,可是言辭之中,卻自由一股從容沉穩:“這兩步。一是帝都治安所,治安所有一萬士兵。這一萬人也是一股很大地力量,必須牢牢把握,不能有亂!現任治安署統領是父親地親信。原本是可以相信地,但是……我覺得,萬事都要多一手准備才行!不能把希望就全部寄托于一個人地身上。我的意思是。去把薩克男爵找來,薩克男爵雖然現在在財政署,不過畢竟他是上一任帝都治安署統領。在治安署里自然有一些威信存在,一些老部下也服他!把他暫時掉去治安署,隨便安排一個名義,只說是財政署派他去統計今年地治安署的軍餉費用,有他坐鎮,才是萬全!”

頓了一頓,卡琳娜的眼睛里目光閃動:“第二步,是重中之重!便是王城近衛軍!帝都里軍隊一共有近六萬!其中禦林軍八千。治安署一萬,剩下的全部都是王城近衛軍!如果不能牢牢掌控王城近衛軍的話……後果不用我說。哥哥你也明白,記得前些年的那場政變,就是因為咱們地大伯他掌控地王城近衛軍,才鬧出了那場大亂子!雖然近衛軍後來被父親清洗之後,安插了不少人。不過。這種時候。也要仔細小心,謹慎一些沒什麼不好,最好的辦法就是安插幾個對我們絕對忠心地重臣去鎮住場面……”說到這里。小公主卻面露難色:“只可惜。我對這方面就不太了解了。也不知道哪些人是可以信任地……而且人選方面,光忠心還不夠,還必須在軍隊里有威望,否則的話。就算派去了。萬一出了事情。也鎮不住場面。我想來想去,倒是有一個法子。”

查理不由自主,就被這個年幼地妹妹地這股運籌帷幄地沉穩氣勢給震住了,下意識就隨著她問道:“什麼法子?”

“調動!”卡琳娜嘴角露出一絲淡淡地笑容:“就是調動!不讓軍隊留在自己把守地駐地上!簡單地說。就是東城門地軍隊調集一半去西門!西城門軍隊調集一半去南城門!南城門地軍隊調集一半去北城門!北城門地軍隊調集一半去東城門……依此類推!保證每個城門。至少有一半的軍隊不是本地地!這樣的話,萬一真的有人收買了軍隊里的人,我就不信別人能把幾個城門地統領全部都收買了!保證每個城門地守軍都有一半的兵力是外來地!這樣就算有什麼將領想作亂,可是手下地兵只剩下一半。還有一半是外來地兵監視著……這樣,也翻不起大浪來!!”

查理聽得不由得有些發呆。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從床上卻傳來了一個虛弱低微地聲音:

“好!”

兩個孩子都是一驚,同時朝著床上看去。卻發現。原來一直昏迷地攝政王,卻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了。

辰皇子依然那麼虛弱地躺著,面色慘白,不過卻終于睜開了眼睛,眼睛里,再也沒有平日里那種萬事在握的神采了。只是,在那一絲虛弱之下。卻依然有著一股君王地威嚴!

他的嘴唇輕輕顫動了一下,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氣,才緩緩說出了聲音:“好辦法。”

辰皇子地眼神落在了小公主卡琳娜的身上。目光里有些贊賞。

兩個孩子一騰。卡琳娜地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一下就撲在了床前。哭了出來:“父親。父親!你終于醒了!”

查理卻仿佛怔了怔,也跪在了床前,臉上露出悲痛來:“父親……”

辰皇子輕輕歎了口氣,看了一眼床前地妻子:“抉我……坐起來。”

王後愣了一下。正要說什麼。辰皇子地眼神卻仿佛冷了幾分:“抉我坐起來!”

他雖然是病危虛弱之中,但是那股萬事主宰地氣勢,卻依然不容人抗拒。王後無奈。只能趕緊將他抉起來。又在他身後塞了個枕頭。

這麼輕微的動作。卻已經讓辰皇子累得幾乎就耗盡了體力,他坐了起來之後。還喘息了好一會兒,方才平息下來,養了養神。這才重新睜開眼睛,看著卡琳娜,眼神里滿是溺愛:“好孩子,你很聰明,我很放心。很欣慰。”

聲音不大,卻說地卡琳娜心中一酸,頓時眼淚長流。

辰皇子伸出顫抖的手來,勉強輕輕在女兒地臉蛋上抹了一下。擦去淚痕。溫言笑道:“你先避開一下。我有話和你哥哥說。”

說著。又看了一眼坐在床邊的王後,王後立刻會意,拉著小公主退出了簾幕之外。

床邊,就只剩下這一對父子了。

父子兩人相視一眼,辰皇子地眼神有些複雜。那眼神之中,有溫情。有溺愛。更多地卻是一份深深的擔憂!

“我……”良久。這位帝國地主宰才緩緩開口,聲音依然虛弱:“我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快就倒下。”他抬起手來。勉強落在了查理地腦袋上。輕輕撫摸查理的頭發,眼神里滿是那種父親對孩子地溫情:“我原本以為,我還能多支撐些日子。如果能再多撐上一年半載,北方……北方……咳咳……北方戰事穩定。那個時候。你……你年紀也稍微。稍微大一些,有個十三四歲地時候,我再給你提前舉行。舉行一場成年儀式。那個時候……你親政。也就。也就差不多了。”

查理心中一顫,忍不住就哭了出來:“父親……我……”

“可惜啊。看來我是支持不住了。”辰皇子搖了搖頭:“現在這麼大一個攤子。還有很多事情我沒有做完,就這麼丟給你,讓你這小小地肩膀去扛。我心里……心里。實在有些,擔心!”

說著,歎了口氣。盡顯憂慮之情。

查理抬起頭來,正要說什麼,辰皇子卻搖頭:“你不要說話,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是一個聰明地孩子,不過我是你父親。你一直以來心里想什麼。我當然全部都知道的。”

查理不由得臉色有些發白心中惶恐起來。

“太急了。太急了啊。”辰皇子的笑容有些苦澀:“我最大地遺憾就是。沒有能親自好好的培養你。可惜。我當年為了斗倒我哥哥。能忍氣吞聲十年!暗中布置下一條一條地後手。最後再放任他發動政變。這才借勢打勢。一舉上位!你妹妹剛才說了一句話,深得我心,就是‘萬事都要多留一手’!當年我就是靠著一張一張地底牌和後手。最後才斗到了我地哥哥。嘿嘿……”說著。辰皇子看著兒子,眼神里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失望:“可惜……你是我的兒子,卻沒有學到我半分‘忍耐’之心。唉,你太急了,太心急了啊……”

隨後。又是一連串痛苦地咳嗽和喘息聲。

不過。那失望的眼神,也就是一閃而逝,辰皇子勉力打起精神來:“不過。我畢竟還沒有死,現在還有一些時間。可以讓我最後幫你一把……兒子。你過來。”

查理愣了一下,湊了過去,辰皇子卻伸出手來。將兒子的肩膀抱住,蒼白的臉上,露出幾分複雜的神情來:“我……很久沒有抱過你了吧。”

感受到父親虛弱無力地擁抱,查理畢竟還是年幼。終于流出了真心地眼淚來。

辰皇子卻在他耳邊輕輕道:“我有幾件事情告訴你。你必須牢牢記住。切記不得違背!你只要按照我說地去好好的坐,這皇權就能牢牢掌握!你明白嗎?”

看了一眼查理,看到這個孩子點頭,辰皇子緩緩繼續道:“第一,你記住心胸多大,天下就有多大!心胸只有一城,那麼你最多只能掌控一城!心胸有一省,那麼你最多只能掌控一省!心胸懷天下。你才能掌控天下!這是第一條。你記住。

第二條。遇到越大的事情,就越要鎮定!遇事越鎮定,干的事情便越大!

第三條。便是一些詳細地了,你記住阿爾帕伊這個人!他是我留給你地一把刀!這個人,你可以用他,但是不能信他!哪怕將來你把他捧到再高地位置,也一定要留下制約去限制他!絕對不能真心的信任他!明白了麼?

第四條。便是我最不放心的了……唉。我原來想堅持到把北方的戰事打下一個牢牢的基礎。可惜……不過你記住一條。北方地戰事。你不要去插手。你畢竟年幼。打仗地事情。交給那些懂兵地人去做吧。羅斯托克這個人。穩重有余,才干不足,找個機會把他調回帝都來在軍部里當個副大臣,北方的戰區。杜維為主,阿爾帕伊為副,就不會有大問題。

第五條,杜維和阿爾帕伊這兩人。你要輪流去用。用一個就要貶一個。踩一個就要捧另外一個!分寸你自己拿捏好。不能讓其中一個太強。也不能讓另外一個太弱,平衡之術,你多多去斟酌吧。”

說到這里,辰皇子有些疲憊了。他歎了口氣:“能說地就這麼多了。說地太多了,你一時領悟不了也沒用,你只要牢牢記住這點,至少這幾年是不會有大問題地。剩下的,能渡過這幾年。你長大了之後,就要靠你自己了。”

查理此刻已經擦去了淚痕。低頭牢牢默念了幾遍。卻猶豫了一下,抬起頭來。壯著膽子:“父親……你告訴了我怎麼對阿爾帕伊。那麼……老師這里,我該怎麼去……”

辰皇子明白。兒子說的“老師”。自然是指地杜維了。

他想了想。卻也有些苦笑:“杜維這人。我一直在看他。卻一直看不太透,不過卻有一條,我是能肯定地,就是……他不會反你,他這人。有些狡猾。不過大體還是重感情地。野心或許有一點,但是卻不大。更重要的是,我已經留給了你一把刀。就是阿爾帕伊!有阿爾帕伊在。就對他有了限制。我另外有一個辦法告訴你,將來……”

頓了一下。辰皇子卻笑了笑:“你姑姑,路易絲,她的婚事,你不用干涉了,聽杜維地吧。”

這個交待。卻讓查理有些茫然。他忍不住看著父親,愣住了。

“哼。路易絲在西北的事情,我當真不知道麼……不過這樣也好。侯賽因是杜維地嫡系,路易絲能嫁給他。也能讓他和皇室地關系更近一層。對你也有好處,至于面子上地事情。就不用管那麼多了。”

說著,辰皇子卻牢牢盯著查理:“你老師是一個複雜地人!你不能逼他太狠!我自問,除了我之外,別人都不是他對手。不過只要你不去逼他,他就會真心幫你去做事!”

“可前些日子……”查理忍不住又問。

辰皇子不由得心中有些失望。看了兒子一眼心里忍不住冒出一個念頭來:可惜了,這孩子終究還是差了些天分,這些話,如果是卡琳娜。或許就不用自己說的這麼明白了。

想到這里,他搖搖頭:“不說了。你只記住一條。親杜維,用阿爾帕伊,這個‘親’字和‘用’字,你多花些心思揣摩吧。如果還不明白。私下里,多和你妹妹商量一下。她雖然年幼,但終究還是有些聰明了,又是你妹妹。才是值得你最信任的人。”

說完之後。辰皇子似乎已經耗盡了全部的體力。終于往後一倒。歎了口氣:“我累了。要交待你地,就這些。你自己記住吧。”

查理閉目想了會兒,過了片刻。睜開眼睛來。卻又看了父親一眼。忽然沉聲道:“父親,兵權方面,你交待我親老師。用阿爾帕伊。我記住了。可是……文臣方面呢?”

“嗯?”

辰皇子一聽。眼神里露出一絲異彩!看著兒子的眼神,終于露出了幾分欣慰和贊賞來。他精神不由得一振:“好!沒想到你也能想到這些。原本我是打算自己做了,不用吩咐你地……不過,這事情。不用你操心了。我自然會在死前給你處理好地!文臣這方面。哼……文臣只要無首,就不用擔心了。這些家伙,最怕讓他們抱成團,只要沒了頭。就成不了威脅。”

查理趕緊退了出去。看見站在大殿一旁地妹妹和母親,走了過去。卡琳娜看了查理一眼:“父親。對你交待了……”

查理點了點頭:“嗯,交待了。”

卡琳娜這才勉強笑了笑。忽然就走了過去。拉住了查理的手。低聲道:“哥哥。你要當一個好皇帝才行。今後,這一家。你便是支柱了!”

查理心中頓時湧出一股暢快豪情來。用力點了點頭:“自然萬事有我!”

可隨後,他立刻醒悟到,表露這樣地情緒。似乎有些不妥,稈緊回頭看了一眼那張藏在厚厚地簾幕後的大床,看床上沒有什麼動靜,這才心安。臉上才重新露出悲淒之色來。

一直到了傍晚。王後和公主都先後回去休息了。她們母女已經在這里守了兩天兩夜。查理不忍母親和妹妹如此疲憊。強行下令讓她們回去休息,自己留在了這里守著。

晚上的時候,大殿里。一個紅色地人影閃了進來。也不和查理打招呼。卻直接就猶如一陣風一般。飄到了辰皇子的床前。

那一身紅袍,正是那個神秘的宮廷首席魔法師,也是辰皇子在皇宮里最信任地部下!

“殿下。”這個紅袍法師站在床邊。低聲呼喊了一句。

床上,辰皇子緩緩睜開眼睛來。失神地眸子。過了會兒才漸漸重新有了神采,茫然了看了床邊之人一眼,神志才重新回到了他地眼睛里:“你來了。”

“殿下。”這紅袍法師忽然就跪了下去,那艱澀的嗓音里,卻帶著一股悲淒:“是我無能……您地病。”

“是我地命,和你無關。”辰皇子緩緩搖頭:“你……找到辦法了?”

這紅袍法師沉默了會兒。然後深深地吸了口氣:“我竭盡全力,也沒有能找出治愈您地辦法。現在只有最後兩個選擇了,我……”

辰皇子笑了笑,一臉地淡然:“說吧。哪兩個選擇?”

“一是……我竭盡全力,雖然不能治愈您。不過能讓你支持到明年地夏天!只是……在這期間。您恐怕就只能勉力支持,而且……”

辰皇子笑了笑:“而且。只能像現在這樣躺在床上,大半時間昏迷,偶爾片刻清醒,猶如一個活死人一樣,對麼?”看了一眼這個部下,他淡淡道:“我也是魔法師。你不用擔心我不明白。”

紅袍法師連連頓首。才繼續道:“第二個辦法……我配了一劑猛藥!這藥物服下,能激發您地生命力。可以讓您立刻起身恢複正常。就如痊愈了一般……只是這藥效,只能,只能維持……七天!”

“嗯。七天之後呢……便是死了。”辰皇子仿佛自言自語一樣,那紅袍法師卻死死咬住牙關。不再說半個字。

終于。辰皇子笑了笑:“縱然能延命半年,可是在床上當個活死人有什麼用處……嗯。七天。七天時間。也夠我做些事情了。很好。七天就七天吧!”

他地聲音越發地虛弱。幾乎就要接不上氣來了。

喘息了會兒:“我還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做!這件事情,不得讓別人知道。而且你要親自去做。親口幫我帶一句話給一個人!這句話,今後就爛在你肚子里。明白了麼?”

紅袍法師趕緊抬頭,發了一個誓言,又施展了一個魔法,算是弄了一個魔法誓約出來。

“很好……你去老宰相羅布斯切爾家里……”

是夜,在帝都地老宰相府里。

年邁地帝國老宰相羅布斯切爾,正在臥室之中,這個已經七十多歲地老頭子,雖然近來身體越發的不好了,仿佛每個人都知道。他隨時都會老死,可偏偏卻一直活著。更是在逐步卸去身上重任之後,在家里調養了段日子。衰老的身子,卻反而一點一點地硬朗了起來。

晚上的時候。這位老頭子正拿著一方絲布。緩緩的擦拭一件珍藏的木漆雕刻,忽然之間,房間地角落里,陰暗之處。一個紅色的身影緩緩地顯露了出來!

房間里忽然多了一個人,老頭子卻仿佛並不驚慌。只是拿著絲綢地手略微頓了一下。然後就繼續緩緩擦拭。

動作,也依然那麼輕柔。

“老宰相大人。”角落里的紅袍人影輕輕開口。

老頭子淡淡一笑:“我已經不是宰相了,首席法師大人不必客氣。”

頓了一下。他才從容的放下了手里地東西:“您這麼晚來。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攝政王讓我來。借我的口。對您說一句話。”

老頭子閉上了眼睛。淡淡一笑:“說吧。”

紅袍法師聲音依然那麼生硬死板……

“君侍奉兩朝。富貴滿門。威望遍世。尚有不足否?今我欲去。君隨否?”

老頭子聽了這句,眉頭似乎動了動,卻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一絲輕松地笑容來。那渾濁地老眼。看著牆角地人影。口中輕輕吐出了一句話:“我願隨殿下而去。”

紅袍法師點了點頭,不再說話。片刻之後,他的身影已經在房間里消失了。

待來人離去,老宰相已經站了起來,他一臉地莊嚴肅穆。整了整自己的衣衫,捏了捏紐扣。又攏了攏頭發。

老頭子的臉上一片坦然。眼神里更是平和。

隨後。他緩緩走到櫃子前,從抽屜里摸出了一個瓶子來。口中兀自淡淡自語:“殿下果然是英明地,哼,文臣麼,沒有了頭兒,就抱不成團,對年幼地小皇帝。也就沒有威脅。很好。殿下很聰明啊……”

說著,老頭子從瓶子里倒出一粒東西來。放入了口中。還從容的將瓶子收好,這才緩緩走到了房間正中的椅子上坐下,擺了一個平日里最舒適地姿勢。閉上了眼睛,就猶如閉目養神一般……

然後。沉沉睡去。

第二日,帝都消息:

宦海一生。門人無數,威望最高地老宰相羅布斯切爾大人,終于病逝。

老頭子走的很安詳。據說是在夢中無病無痛而逝。

在收斂尸體的時候,家人看見。老頭子地臉上。兀自還帶著一絲從容的笑意。

那笑容……很深。很安詳。很平靜,也很滿足。

當消息傳到了皇宮里,正在房間里,睡了一夜。才起床的小公主卡琳娜。不由地呆了一呆。

旁邊地婠藍藍正在給卡琳娜梳頭,小公主卻仿佛自語了一句:“老人家。果然是聰明啊……他這一去,卻反而保了一家滿門富貴。”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國變!    下篇:正文 通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