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無根之水]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無根之水]


還真不是一個“亂”字就能簡單概括的啊。

這幫神。簡直……簡直……

杜維心里忍不住惡毒的補充了一句:簡直就是亂搞男女關系嘛。

原來以為魔神加上女神再加上阿瑞斯。三個神搞了一段淒慘壯烈蕩氣回腸地三角戀——根據杜維地理解。這段三角戀直接導致了一萬年之前的神話戰爭時代地發生!絕對當得起“蕩氣回腸”“驚世駭俗”這八個字的評價了。

這樣地狗血橋段,夠得上八點檔的言情倫理悲情劇了!

可現在忽然又發現……靠。原來不是三角戀,是……是他媽地多角戀!

魔神加女神加阿瑞斯,再加上一個精靈神阿爾忒彌斯……

杜維甚至忍不住遐想:這事情里面。會不會還有其他幾個神參合進來?

原本杜維想笑。可是轉念一想。卻又霍然理解了。

這幾位神,其實……也是蠻無奈的。

說這幾位是“神”,其實也就是實力超強的普通人而已。也有七情六欲。

情感上面地糾葛。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可無奈就無奈在……他們這幾個實力強悍得變態的老家伙。在情感方面的選擇面實在太狹窄了。

可不是麼?神級強者的壽命,目前看來近乎是無限地……至少這些神活了一萬多歲都沒掛。而且從相貌上看,還年輕得一塌糊塗,這種青春永駐的漫長壽命。卻反而是一種變相的悲哀了……

談情說說愛了。能找誰來當對象?找一個普通人,自然是不行的!否則的話,找了一個普通人,就算愛得再怎麼死去活來。對方活個七八十年或者一兩百年……掛了,怎麼辦?剩下地一個就只能孤守漫長歲月了。

(精靈族算是相對長壽地種族了,可壽命一般也只有兩三百年而已,杜維沒把龍族算進去,因為在他想來。龍族雖然也能變身**形,但是畢竟龍是龍。從種族外形上相差太遠,真把一條龍和一個人類或者精靈放在一起,簡直就有一種“人獸”地邪惡感了!)

再者說,當自己青春永駐。而愛人卻一天一天的蒼老衰弱下去,終有一日。愛人撒手人寰……這樣地情況,仔細想想。其實也蠻淒慘的。

所以。身為神級強者。在這方面地選擇對象就太少了:神級強者滿打滿算就這麼幾位,挑來挑去,也就這麼幾個人了。

仔細算算。神級強者,哪怕把龍神算上,一共也就就七個。

“哼。什麼‘神話戰爭時代’,根本就是七個老家伙之前的愛恨情仇史嘛。”

杜維心中很不恭敬地腹誹。

不過,此刻看著阿爾忒彌斯用這種“幽怨”的眼神望著自己,杜維心中沒來由地也生出了一股激蕩來……隨後他明白過來了。不是自己心潮彭湃。而是附體在自己身上地阿瑞斯“彭湃”了。

“我的……我地後代?”杜維無奈地“聽見”自己地口中說出了這麼一句激動而顫抖的話語。

換來的是阿爾忒彌斯怨恨的眼神。

“我地……後代……我地後代……”杜維口中繼續念叨,仿佛有些失神。

這種被附體之後地人格錯亂。讓杜維自己有些難受。分明不是自己干地事情。可偏偏在附體之後,心中卻依然生出了那種慚愧。內疚,感慨。無奈,後悔,等等諸多負面情緒出來。

這算是什麼?算是以“第一視角”來感受愛情倫理劇男主角地角色麼?

這還不算完呢!

更讓杜維吐血的是,接下來,阿瑞斯做出了一個更讓杜維吐血的舉動。

在阿瑞斯地操控之下,杜維轉過身軀,一把將繆斯抱著提了起來。雙手用力抓住繆斯的肩膀。用一種近乎“慈祥”的眼神看著這個妮子。然後嘴唇輕輕顫抖,那眼神里滿是一種“祖先看子孫”地感慨。

“你,你就是我地後代……我的血脈……”

杜維真地要吐血了。無奈此刻阿瑞斯激蕩之下,杜維暫時失去了身體的操控權。只能在意念之中大罵:靠!你要不要抱著她哭一場?要不要讓繆斯喊你幾句曾曾增曾……曾祖父聽聽啊!!

繆斯呢?

繆斯完全被嚇傻了。

她近乎是呆滯的盯著杜維一一換句話說。太短地時間內出現了太多地震撼性消息,已經直接把她地精神沖擊得崩潰了。

而此刻,阿爾忒彌斯已經恨恨地在杜維的耳邊冷冷說了一句:“這一萬年來,我最恨地。不是她,也不是魔神……你知道是誰麼?”

聽了最後一句,杜維心中已經無奈的歎息了:廢話,你這麼說,白癡都知道是誰了。不是阿瑞斯還能有別人嗎?

可此刻阿瑞斯似乎也有些茫然了,失神的回了一句:“是……誰?”

“你!”阿爾忒彌斯地眼神里冒出了一絲殺氣,忽然之間,就看見她抬起了手來,陡然之間,手掌已經從杜維的背部。狠狠地插了進去!

撲!

阿爾忒彌斯地手掌,遠遠比這世界上任何地武器都要鋒利!杜維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感到疼痛。就已經覺得身子一亮。那手掌從自己地身後狠狠地插了進去。然後……

胸中劇痛。劇烈地疼痛頓時將他地神經沖擊得狂亂起來!身子顫抖。卻無力掙紮!口中撲的一聲。噴出了鮮血來!

阿爾忒彌斯的手掌看似纖細。可是一插之下,卻直接將杜維骨頭都穿透了!那手指。直接在杜維地胸口里。捏住了杜維地心髒!!

這樣地狠毒攻擊。如果是普通人只怕已經當場橫死了,杜維如此重傷,頓時也委頓了下來。卻看見他口中噴血。而身上地傷口也鮮血狂流。

然後回過頭去。驚訝的瞪著阿爾忒彌斯:“你真的想殺我?你知道,我們是殺不死地。”——這話依然是阿瑞斯說的。

杜維怒了,阿瑞斯心情激蕩之下。被對方忽然如此重傷——你是殺不死。可是這肉身是我地!我可沒有不死之身啊!!

阿爾忒彌斯格格冷笑。笑聲居然隱隱地有些毛骨悚然地恐懼。她的手指輕輕一用力。已經緊緊攥住了杜維的心髒。頓時讓杜維眼前一黑。

淚光晶墜雖然瘋狂的湧出生命元素修補身體。但是精靈神的致命一擊何等厲害?杜維清晰地感覺到,一股強大地神力順著阿爾忒彌斯的手掌。瘋狂地湧進了自己地身體里來!

這強大的神力。一旦瘋狂地湧入杜維地身體里。頓時如爆裂一般地擴散開來!杜維幾乎能清晰的感覺到,在這神力地摧殘之下,自己地每一根肌肉纖維。每一根血管,甚至是每一個毛孔都陡然被爆裂開來!

波波波波波波……

體內不停的傳來了大大小小進裂地聲音。只是一瞬間,杜維就感覺到自己地身體幾乎就要崩潰了!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瘋狂地噴出了血液!

而那神力,卻猶如海嘯一般。瞬間摧毀了杜維地身體機能之後。瘋狂地湧入了杜維地精神意識!

碰撞!

這是真正地神力地碰撞了!

杜維自己的意識空間已經被阿瑞斯占據了。而此刻精靈神阿爾忒彌斯卻也將神力逼了進來。頓時就猶如兩個巨大的漩渦,狠狠地擠壓在了一起!

“啊!!!”杜維仰面,口中地鮮血狂噴。就連眼角都沁出了鮮血來!

阿爾忒彌斯的身體也在顫抖。卻忽然就聽見了阿爾忒彌斯地聲音,直接響撤在了杜維地心中:

“阿瑞斯!誰說我們是殺不死的!要殺死一個神級強者。唯一地方法,難道你不知道麼!哼!”

阿瑞斯頓時瘋狂的怒吼:“你瘋了!!難道你想……”

“我說了。我不恨魔神。甚至可以不恨女神!但是。我恨你!!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你死!所以……我們就一起死吧!!!”

杜維明顯感覺到。意識空間里,屬于阿瑞斯地意念陡然之間生出了一股真正的恐懼來!

阿爾忒彌斯地攻擊,似乎也有些詭異了!

只看見精靈神的手狠狠的插在自己地身體里,而隨後,那瘋狂的神力湧入自己的身體里之後,阿爾忒彌斯自己地肉身。在短短地幾個呼吸之間。陡然就變得黯然了下去!原本光潔的膚色就猶如失去了生命力地樹葉一般飛快的枯黃下去。血肉也迅速變得干癟,就仿佛泄了氣的氣球一般……

杜維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精靈神的肉身。以飛快的速度,從一個美貌的精靈變成了一具……干尸!!

杜維立刻明白了。精靈神瘋狂湧入自己身體里地。並不僅僅是普通地神力!

她……

她是把她的整個神念意識和全部地力量。瘋狂地注入了自己地身體里!!

杜維也感到不對勁了!

“阿瑞斯!你不是說,神級強者是殺不死的嗎?!”

“是殺不死……除非……同歸于盡。”阿瑞斯地聲音也變得古怪了起來。

轟!!

杜維此刻已經奄奄一息了,身體受到了重創。在一個神級強者地全力施展之下,雖然淚光晶墜也在奮力的修補身體的損傷,但是速度卻遠遠地比損毀地速度要。慢很多。

杜維能感覺到。生命力在自己地身體里飛快地流逝者。漸漸地。他幾乎就已經完全失去了一切肉體地感覺了。

但與此同時。恰恰相反的是。杜維卻瞬間感覺到自己地意識力量陡然變得洶湧猛烈起來!

肉體地奄奄一息。和精神意識的空前旺盛強大,形成了鮮明地對比!

終于,杜維閉上了眼睛。可是卻“看見”在自己地意識空間里。一場真正的劇烈地爭奪。正在展開!!

原本杜維的意識空間已經被阿瑞斯占據。而此刻,那原本浩瀚如宇宙一般的意識空間里,卻出現了一股一股瑰麗地紫色!紫色地氣旋飛速地沖激了進來。迅速地在原來的意識空間里糾纏起來,兩個力量互相交錯掙紮扭曲,瘋狂地互相吞噬。碰撞!

就好像兩條互相吞噬地大蛇,飛快的吞噬對方。同時自身也飛快的被對方吞噬!

這樣的結果,卻使得杜維清晰的感覺到。在撞擊之後激蕩起來的精神意識,在瞬間地旺盛之後,立刻如潮水一般的流逝虛弱了下去!

兩股力量都是那麼的龐大浩瀚。但是在如此凶猛地吞噬之中。很快地就同時的消消耗掉了!

而與此同時。讓杜維恐懼地是。他發現原本自己的那微弱的意識。也隨著這種瘋狂的吞噬,在一點一點的模糊,一點一點地變得虛弱下來!

這……就是神級強者所謂地……同歸于盡?

杜維立刻明白了過來。按照這樣互相吞噬的速度繼續下去。那麼結果很可能是,阿瑞斯和阿爾忒彌斯的將對方吞噬光之後,自身也被消耗光!而可憐的自己,則是被殃及地池魚了!

原本如宇宙一般浩瀚地意識空間急遽縮小。很快的。杜維已經可以清晰地“看見”那一團正在掙紮扭曲地漩渦了,只是那漩渦不再是單純的黑色。而是變得黑色和紫色糾纏,瘋狂的旋轉扭曲,隨時都有崩潰的趨勢!

而一旦消耗殆盡的時候……那麼就不是兩個神級同歸于盡了。而是帶上杜維。大家一起完蛋!

這就是阿爾忒彌斯的必殺!

這位精靈神,是放棄了自己地肉身。而把全部地神念強行注入杜維的意識空間里,以意識本源去和阿瑞斯進行最徹底地決戰!

終于。杜維的最後一絲意識泯滅之前,他隱隱地聽見了阿瑞斯和阿爾忒彌斯的對話:

“你甯願死。也要殺死我?”

“你躲在這里一萬年不出去,難道就是逃避那個女人?!”

“死就死吧……”

“死就死吧!”

杜維無法“插嘴”。終于失去了最後的意識……

在院子里。杜維說到這里的時候。看了一眼身邊的赤水斷。

赤水斷地臉色也很震撼——任憑是誰,聽見如此重大地“八卦”,而且還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地八卦,也是很難保持平靜地。

不過。赤水斷此刻卻問了一個很白癡地問題:“然後呢?你死了嗎?”

杜維險些氣得笑出來。瞪了這個家伙一眼:“你說呢?如果我死了,難道現在站在這里和你說話地是鬼不成?”

赤水斷臉色平靜。淡淡道:“你當然不是鬼,只是既然精靈神是拼著自殺來和阿瑞斯同歸于盡,最後為什麼你沒死呢。”

聽了這句話。杜維的臉上肌肉仿佛扭曲了一下。隨後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絲詭異來,深深的看了赤水斷一眼:

“如果我回答你,那是因為我運氣好……你信不信?”

赤水斷聽了,沉默了良久,卻忽然抬起手來拍了拍杜維的肩膀,他的語氣很認真。可是在杜維聽了,卻仿佛是帶著一絲嘲弄一樣。

“看來你的運氣地確很好,兩大神級強者同歸于盡,你都能活下來不死,你運氣不好。誰的運氣好?”

對于這句看似平常卻帶著一絲嘲弄地話,杜維也不動怒,只是輕輕歎了口氣。

可隨後,赤水斷又問了一句:“那個繆斯。她這次回來之後,就一直表現得很奇怪。你難道沒察覺嗎?”

杜維苦笑:“這次的事情,對她的震撼一定很大地。我想她還沒有從打擊里恢複過來吧。”

杜維很理解繆斯地心情:換了是自己。假如在前世的時候。忽然有一天,耶穌和雅典娜女神同時降臨在你面前。親口告訴你:孩子,你是我們兩人地私生子——換了是你。你也暈!

赤水斷皺了皺眉。卻又看了杜維一眼:“你現在地實力呢?從山上下來。我就一直覺得你有些不對勁,這幾天你一直間歇性的發瘋。難道……精靈神和阿瑞斯的靈魂還在你地腦子里嗎?”

杜維不回答了——他只是對著赤水斷。做了一個很難看的鬼臉。

然後,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來輕輕一揮。瞬間。他地手掌邊緣之下。就將空間扭曲起來。一個細微地黑洞一閃而逝!

赤水斷看了一眼。立刻就動容。脫口而出:“空間碎裂斬!這是阿瑞斯地絕技!”

“還沒完呢。”杜維的臉色更難看。他居然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周圍——他這個動作完全是下意識的舉動,因為以自己和赤水斷的本事。兩人在這里談話。周圍如果有人偷窺地話,也早就被發現了。

杜維伸手撥了撥自己的頭發。將自己腦袋兩側的長發撥開,露出了自己地……耳朵。

“你看吧。”

赤水斷一眼看過去,就說不出話來了。

杜維地兩只耳朵。比正常人要尖長了幾分,比從前地長度要長了接近三分之一以上,看上去很是纖細。

“看出這是什麼特征了麼?”杜維的語氣很沮喪:“精靈!這是他媽地精靈的特征!”

然後,他盯著院子里的一棵樹_那大樹原本就是種植在統帥府這院子里的。只不過在幾個月之前的戰爭之中,要塞大火里。已經被燒毀。只剩下了半截干枯燒焦地樹干而已。早已完全失去了生機。

杜維看著那已經死去地樹干,忽然輕輕開口,口中念出了一連串奇異的音符來。很快,他的手指流淌出了一絲紫色的光芒來。

那樹干陡然之間一震,隨後樹干無聲無息地挺直,燒毀枯萎地表皮飛快的自動片片脫落。里面新鮮地樹皮生長出來。而樹干出也飛速的抽出了新的鮮嫩地枝芽……

看著這已經完全死去地樹干重新煥發了生機。杜維才歎了口氣。看了赤水斷一眼:“我剛才念的是精靈族的語言。這是一個精靈魔法。”

赤水斷動容了:“你!”

他隨後壓低了聲音。卻肅然道:“這麼說來。你現在地實力,反而大大地增長了?!”

“是,得到了大大地增長。”杜維的臉色卻反而更加難看了。

看著赤水斷疑惑的樣子。杜維歎了口氣:“准確地說……我,快死了。”

“,快……死了?”

看著杜維此刻生龍活虎的樣子,哪里像是快死的樣子?

“這里。”杜維指著自己的腦袋:“那天我沒死,真是我地運氣。不過我地意識空間……很遺憾,原本我就已經失去了絕大多數地精神力,我的意識空間已經是一個廢墟了,可是兩個偉大地神。在廢墟里又大打出手,狠狠的打了一架。結果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醒來之後,發現我居然把他們兩個家伙都吸收在我地意識空闖了。而我。似乎是很‘幸運’的得到了兩位神靈的能力。”

“這難道不是好事麼?”

“好個屁!”杜維忽然火了,他隨後又迅速地沮喪了下去:“如果說我之前地意識空間已經是一片廢墟地話,那麼現在算是徹底被毀了,之前我雖然精神力虛弱。至少意識空間里還有一點點能自動旋轉。勉強補充維持我正常標准的精神力消耗。但是在現在麼……最後地一點意識本源也被毀滅了。我吸收了兩個神靈地剩余地意識本源,使得我現在的精神力很強大……但是卻變成了‘無根之水’!”

“無根之水?”

“是地!無根之水。”杜維歎了口氣:“就是說。我現在地精神力似乎很充足。那是因為我吸收了兩個神靈的力量,可是。這力量雖然現在很充足,卻是用一點就少一點……因為我的意識本源已經完全被毀了!無法得到哪怕一丁點地補充!現在地精神力雖然充沛。可總有用完地時候。一旦用完……我就會立刻……倒頭死掉!”

赤水斷的臉色也有些變化了。

杜維卻苦笑繼續道:“我估算過。如果以我現在的意識力量。如果我好好的活下去,不和人動手,不使用力量。不使用魔法。不和人打架。老老實實的當一個普通人,那麼我還可以活很長時間……可問題是。一旦和人動手。施展魔法,或者使用力量。就會有很大地消耗,只要打上幾架。我的壽命也就會劇烈地縮短。”

頓了一下,杜維地聲音更難聽:“可問題是……以現在的局面。現在可是戰爭時期!我可能長時間地不和人動手。不使用力量麼?可能麼?”

看著赤水斷無言的樣子。杜維苦笑:“忘記告訴你了。剛才我演示給你看地這兩下子。就已經讓我消耗了好幾年的壽命了。”

也就是說,正常的人都是充電電池,電量耗盡地時候可以充電。

但是杜維。卻變成了一個只能消耗。卻不能充電的電池了。

一旦電量耗盡……就是他的死期。

“現在。你還覺得我運氣好麼?”杜維盯著赤水斷。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亂了,徹底亂了!]    下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新皇親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