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新皇親政]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新皇親政]


宮殿四周已經掛上了表示哀悼的黑色簾幕。

偌大一個宮殿里,帝國的小皇帝查理身穿著一套趕制出來的黑色的長袍,他坐在最上方正中的那個位置。看著下面坐在兩旁地那些臣子,其中有軍務大臣卡米西羅。有帝國財政大臣,有宮廷侍衛總統領。還有王城近衛軍地將領。

看著這些帝國核心權力圈地成員,小查理雖然臉上保持著平靜。可是閃動地眼神卻已經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

我是皇帝了!

我是皇帝了!

現在。我終于是皇帝了!!

不再是傀儡,不再是坐在一旁觀摩父親如何發號施令的小孩子!!

下面地這些人,他們直接效忠的對象,已經變成了自己!!

在這樣地情緒之下。查理有一些走神。

一個王城近衛軍的將領正站在下面大聲彙報著什麼,可是查理卻似乎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只是在他說完之後,查理才回過了神來,看著下面那個眼巴巴盯著自己等候自己命令地將領,查理故做鎮定。揮了揮手。淡淡道:“知道了。”

不知不覺。他的語氣動作和做派,都似乎刻意的在模仿當初攝政王辰皇子地那種習慣。

那個王城近衛軍地將領彙報地是目前帝都周圍的軍隊調動情況,表示軍隊一切正常。軍心也很穩固,沒有人趁機作亂尋事,又把之前幾個城門軍隊調動地事情彙報了一遍。請示查理。是否可以把軍隊調集回去了。畢竟之前地做法只是臨時的應急,現在看來一切風平浪靜,似乎沒有必要把軍隊地建制打亂了。

不過既然皇帝陛下不發話,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知道了”。那麼這個將領也不敢多問。只能一臉茫然地退了回去。

幸好,軍務大臣卡米西羅及時給了他一個眼神,示意他放心。

今天地會議。並不是小皇帝查理地第一次正式主持政務。

在三天之前攝政王病逝之後。這已經是三天里地連續第三天會議了。

對于這些手握重權地臣子而言,這三天地會議里,他們幾乎是照本宣科一樣地完成了權力更迭的種種儀式:先是表示哀悼。然後對親政的小皇帝表示了忠心。最後再將一樁一樁地事情彙報。請小皇帝裁決。

程度上沒有什麼問題,而親政地這位小皇帝。似乎行事也沒有什麼大毛病——除了似乎總是走神之外。

不過,大家心中也有一個念頭。卻沒有人敢流露出來。

在這一片故意做出來地忠誠地表態之下。其實每個人地心中。都隱藏了一份不信任。

看著坐在上面地那個半大少年——他的肩膀,真的能扛起如此偌大的一個帝國麼?

雖然這三天地會議,這位小皇帝對于政務表現出了非常的關注和興趣,而且似乎顯得很“勤政”地樣子,而且。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位小皇帝無論是說話的語氣還是手勢和態度,仿佛都在有意無意的模仿已故的攝政王。

這種做法……很……

很別扭。

因為無論他再怎麼模仿,卻終究無法真正做到像攝政王那樣地舉重若輕。和萬事操控在心地城府。

甚至于。看著這麼一個孩子,用稚嫩地嗓音。卻拿腔拿調的模仿攝政王的那種慢吞吞的說話的口氣,大家心中卻反而沒來由的生出了一絲淡淡地……憂慮。

禮儀大臣彙報了一下葬禮的籌備進程。

隨後財政大臣彙報了葬禮地預算費用,老頭子猶豫了一下,又提交了一份下個季度地軍費撥款的報告,軍務大臣卡米西羅也站了出來表示希望這份報告地內容能夠盡快得到陛下地裁決。

再然後是幾個官員關于帝都的戒嚴情況地呈報,請示是否繼續城門管制。

還有大陸光明神殿呈送來的教宗親筆書寫的哀悼祭文。

魔法工會主席送來地哀悼問候。

騎士協會送來的效忠。

再接下來又是軍務大臣卡米西羅送來地關于北方戰區地軍隊的情況——從目前看來一切安好,之前地命令已經傳達了下去,前線地軍隊都嚴格執行了命令。沒有擅自調動的情況。

還有一些距離帝都比較近的行省。各地的總督送來的哀悼等等等等……

大大小小地事情。查理一邊聽一邊記。

可惜。沒過一會兒他就又開始走神了。

卡米西羅明顯發覺了小皇帝地走神,不過他沒有點破,依然用洪亮地嗓門將手里地一份前線來地軍務公文宣讀完畢之後,抬起頭來看著小皇帝。這才不慌不忙地開口:“陛下。您地意思是?”

“哦……”查理的眼神里有些失神。看著站在下面的卡米西羅。這個小皇帝沒有做出回答。卻忽然開口問了一句:“前線……郁金香公爵那里有什麼消息麼?”

小皇帝別的不問,卻忽然問起了郁金香公爵杜維,眾人地表情都不由得有些怪異。

大家不自覺的生出了種種的猜測來……

這位小皇帝陛下的意思是?

之前郁金香公爵似乎受到了一些打壓。而在那次西北的軍事對峙事件上。軍部和郁金香家族大打口水仗,很明顯皇室和郁金香家族地關系開始出現了破裂地趨向。

隨後郁金香公爵被調到前線。打了勝仗之後地古怪地封賞……一系列地動作。人人都在猜測,到底皇室對于郁金香家族,是捧?是打?還是……准備壓制?或者……清洗?

而現在,攝政王去世。小皇帝等級,這位新皇。對于郁金香家族這個當世權勢最強的家族,又是一個什麼態度?

換句話來說。我們該怎麼站隊?小皇帝陛下是准備繼續捧杜維?那麼大家自然也要跟著去捧。

如果小皇帝的意思是繼續打壓?那麼大家自然也要跟著去貶。

現在這位小陛下別地不問,單單問杜維。是什麼態度?

按理說,新皇親政,難免要打壓一下原來的權貴重臣。以豎立威信,而身為“前朝”最當紅地家族,首當其沖。如果要打的話。自然是要先打郁金香家族這個出頭鳥了。

可仔細再一想。卻仿佛不能輕易這麼判斷:誰都知道,杜維可是曾經擔任過皇帝陛下的老師啊!據說師生之間的感情還頗為不錯呢。

雖然當初攝政王打壓了杜維幾下。可是現在小皇帝等級,說不定人家師生感情深厚,重新對杜維寄語寵信,也是很有可能地呢。

卡米西羅心中歎了口氣,他打著明哲保身地念頭。偏偏這位小皇帝陛下卻直截了當地問了自己,那麼他不回答也不行了。

“嗯……陛下,郁金香公爵那里。沒有什麼消息。”

查理點了點頭,似乎沒什麼表情。卻忽然又問了一句:“我記得,好像,王城近衛軍有一個師團一直駐紮在努林行省?”

卡米西羅當場汗就流下來了心想:還真地是怕什麼來什麼,陛下怎麼忽然問起這事情來了。

當初那次春季操演。郁金香家族的軍隊在德薩行省地邊界上阻攔帝國官軍進入郁金香家族的領地,惹出地那場軍事對峙震驚了大陸。後來對峙結束之後,王城近衛軍的那個師團就一直駐紮在了德薩行省眦鄰地努林行省——明眼人都知道,這個師團地軍隊。就是對郁金香家族的監督!

卡米西羅不知道查理是什麼意思。只能硬著頭皮:“是的。就駐紮在努林行省首府以西的地方守備軍營。同時協助地方維持治安……”

而隨後,查理忽然又開口問了一句:“卡米西羅,你是軍務大臣。你覺得。把一個王城近衛軍地精銳師團,繼續留在努林行省境內維持地方治安,是否有必要呢?”

一聽這話。卡米西羅險些連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他心里忍不住暗罵:廢話!你問我?我問誰去?

這位小皇帝陛下問這種問題是什麼意思?這樣的問題。豈能是當眾開口詢問的?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應該拿出來公開討論地!

難道……

想到這里,卡米西羅仔細看了看查理,卻很失望——查理地臉上沒有什麼暗示。那眼神看來。仿佛是真地在詢問自己。

不會吧?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問地?

難道。小皇帝是在測試自己的立場?我如果說沒必要繼續留著那支軍隊。應該撤回來_那麼就說明我是親郁金香家族地一派。

如果我說應該繼續留著。那就是反郁金香家族一派。

可……就算你要試探我的立場。這種話也留著回頭在私下里見面的時候問啊!哪里有在這種公開的會議上說的道理?!

卡米西羅心中暗暗搖頭,小皇帝。雖然有幾分小聰明,但現在看來,在政治上還很幼稚啊。

卡米西羅是什麼人?他已經在這個位置上干了幾年了。又深受已故老宰相的熏陶。已經漸漸地變成了老油子一般的角色,豈肯輕易地就把自己地立場亮明了?

思索了一下。他含糊道:“陛下。努林行省總督並沒有對此事做出報告。軍部方面。這個師團的駐期內的審核報告里也沒有異常。”

這並不是一種推卸。而且潛台詞也已經說地很明白了,那意思就是:你自己決定吧。

可偏偏。似乎這位小皇帝沒聽動卡米西羅地暗示,居然仿佛有些不耐煩的樣子:“卡米西羅,我問的是你的意思。你身為軍務大臣,我希望聽到你的建議。你認為繼續留著這個師團在努林行省,是否還有意義?”

卡米西羅心中就有些惱火了!

什麼意思?逼我?

你身為帝國皇帝。你不說話。我怎麼表態?這個師團到底是去是留。你如果真的想做什麼,倒是給我一個暗示啊!你屁都不放一個,讓我怎麼說話?!

身為臣子。要善于揣摩君王地心思是不假,可你老人家至少給我點兒暗示吧!

難道……卡米西羅心中一動:這小皇帝不喜歡我?親政之後想換了自己這個軍務大臣?所以才會這麼苦苦相逼?

可又看了這位陛下的臉色,似乎只是單純的對自己的托詞不耐煩,眼神里也看不出有什麼深意。

不得已。腦子里飛快的轉了轉念頭。卡米西羅只能大概地猜測一下這位小皇帝的意思了:無緣無故的忽然問起這件事情來。難道小皇帝是想把那個師團撤回來?嗯。大概是這樣了,如果要繼續留著這個師團地話,那麼他也沒必要忽然問這個問題了。

嗯,就是這樣了。

想明白之後。卡米西羅才咳嗽了一下。小心翼翼道:“陛下,我個人的意思是。現在帝國北線正在打仗,我們手里地正規軍地機動部隊並不算太充沛……這個師團如果可以……”

“你的意思是調回來,對吧!”查理不耐煩。皺眉看著卡米西羅。卻忽然板著臉:“卡米西羅大人!你身為軍務大臣。我希望你有什麼就說什麼,不要和我來來回回地羅嗦。我問你地問題,你纏七纏八。說了半天才說明白。你地意思不就是調回來麼?一句話能說清楚地。何必廢這麼多口舌!”

卡米西羅氣得心中吐血。卻只能低下頭去。連連應聲。

心中暗罵:這小皇帝要麼就是有心整我。要麼……就是他真地是看著聰明。其實草包!!一點政治頭腦都沒有!

看著軍務大臣被自己訓得低眉順眼。查理心中卻忽然生出一股得意來!

這才是皇權的感覺!這才是大權在握地氣勢啊!!這才是真正地當皇帝的滋味嘛!!

他倒並不是有心整卡米西羅,只是純粹地忽然想起了這麼一件事情,隨口一問,然後不由自主的就順勢小小地發了點脾氣來,內心深處。隱隱地。未嘗沒有幾分模仿父親生前在這幫大臣面前地威風地意思。

對于小皇帝來說。他心中知道自己年輕。生怕這幫大臣看輕了自己。而就想著要借機會立立成。

而現在下面這些人里。卡米西羅算是地位比較高地,自然就成了小皇帝選中地立成對象了。

如果卡米西羅知道這番心思地話。只怕真地要當場氣得吐血了。

“哦,還有。”

眼看卡米西羅正要退回去,小皇帝再次開口叫住了他:“還有一件事情,卡米西羅大人,我覺得那個師團似乎不宜撤回,畢竟……”

查理想了一下,卻沒想出什麼,只是故意含糊道:“畢竟這是父親地決定,我暫時不會做改動了。”

卡米西羅覺得自己今天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的喝上幾杯去火的驚茶了!

你不想改動,還問我做什麼!消遣我玩嗎!?

“禮儀大臣。”小皇帝終于放過了卡米西羅:“關于先王的葬禮,你還有什麼要說地了

禮儀大臣趕緊說沒有。

“嗯。那麼參加葬禮地成員名單呢,我看過了。”查理皺眉道:“我記得按制。公爵以上貴族都必須參加的吧。可是郁金香公爵地名字卻不再上面。”

又是郁金香公爵地問題?

禮儀大臣也有些流汗,趕緊道:“陛下。郁金香公爵大人現在畢竟領兵在北方。戰事纏身,軍務要緊。只怕他也無法脫身回來,所以根據帝國地慣例,在外領兵地統帥是可以……”

“不用了。”查理打斷了他,搖頭道:“老師和父親感情深厚,你立刻發一份文,召郁金香公爵回帝都參加葬禮吧。”

“啊……”禮儀大臣,曙了一下,趕緊去看卡米西羅心想:正在打仗呢,把前線的統帥調回來參加葬禮,前線萬一打起來。沒有了最高指揮官可怎麼辦?這事情是軍隊地事情。你軍務大臣該開口吧。

可卡米西羅卻此刻心中冒火,故意把眼神掉開,閉上了嘴巴不說話了。

其他人都閉上了嘴巴I沒有一個肯在此刻開口地。

小皇帝想干什麼?

這種時刻召集杜維回來……千里迢迢的。不顧北方戰事。

難道……要趁機,剝郁金香公爵地兵權?!

啊!要對郁金香家族下手了?!!

人人都是臉色驚疑起來。

“那麼……陛下。”終于,一個軍部地老臣開口了。忍不住問了一句:“東部戰線,是否要暫時立一位臨時地統帥以主持大局呢?”

“不用。”查理很干脆地搖頭。

卡米西羅心中也疑惑了起來——小皇帝真的要動手?

隨後散會。卡米西羅認為,如果是真的要動手的話。那麼散會之後,小皇帝應該是要私下召見自己,和自己商議接替杜維擔任東部戰線統帥的人選了!

他故意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後。認為小皇帝應該會在此刻開口留下自己了。

可他等了半天,卻沒等到消息,回頭一看。小皇帝卻早已經帶著人從宮殿地後面快速離開了!

卡米西羅苦笑不得心中也不知道是無奈還是失望。又或者是窩火。

忍不住仰天歎了口氣:是我糊塗了?還是這個小皇帝糊塗了?

當天會議的大概過程。隨後被傳從傳到了皇宮後,很快就落入了小公主卡琳娜地耳朵里。

卡琳娜聽了之後,皺眉不語。沉默了好久,卻歎了口氣。

“殿下,您,不去見陛下麼?”

宮女藍藍低聲問了一句。

“不見了。”卡琳娜苦笑:“哥哥……他似乎有些激動過頭了,今天地會議,他借敲打卡米西羅以立威,其實這種做法是沒錯地,但是借的話題卻用錯了。不該提那個駐紮在西北師團的事情_那事情太敏感了。最後召集老師回帝都參加葬禮,我想他是沒什麼深意地。可這話落在旁人聽了,加上他今天提起那個師團地事情,就難免讓人心中有猜想了,不過……還好。外面地猜疑就讓他們猜疑吧,唉……哥哥畢竟剛剛親政。做事情不穩重,也是難免的。”

藍藍卻忽然笑了一下:“不過也好,郁金香公爵大人回帝都。您可不就能再見到老師了

卡琳娜卻沒有如往常那麼歡笑,小小的臉上,卻滿是憂慮:“這種時候。其實……我倒真不希望老師回來啊。”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無根之水]    下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計算之外的失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