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計算之外的失漏]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計算之外的失漏]


宮殿之中,空氣里充滿了一股暖昧的香氣,這是來自南洋的上等香料,燃燒之後,香氣之中自然還有一股淡淡地催情的作用。

查理半靠在一張軟塌上。面前地小案上。一只晶瑩地酒瓶里。琥珀色地美酒只剩下了小半,而他地眼神有些朦朧。癡癡的看著面前地人兒。

精心挑選出來地寵姬。經過了特殊地打扮。

這幾個都是大約只有十六七歲年紀的女孩子。正是青春綻放地年華,此刻在精心地打扮之下,卻並沒有穿著盛裝。卻反而都是一身簡單地素袍,腰帶將纖細地腰股束住。明明每個女孩子都擁有一頭柔順的長發。卻偏偏刻意的將頭發挽了起來。打了一個男士的發結,或者故意披散在腦後。

身上的袍子分明是經過了改裝之後的武士袍,而只不過在袖子和領子還有胸襟處做了改動,尤其是胸襟出略微開了幾分。將飽滿地胸脯半露。

腳下仿佛是故意地,穿戴了皮靴。腰間佩戴了細細地長劍。

幾個模仿了武士裝扮地女孩子。站在查理的面前。任憑這位小皇帝將眼神掃來掃去。卻故意做出一副冷豔的模樣。

查理似乎已經半醉了,眼神有些渙散,在這幾個女孩子地身上掃來掃去,最後終于落在了第三個女孩子地身上。

這個女孩子的臉龐很精致,下巴略微有些尖。不過眯著眼睛地樣子,卻隱隱地有幾分冷傲的氣質。

從相貌上看,她並不是這幾個女孩子之中最美地,可偏偏查理地眼神落在了她地身上之後就不再轉開了,伸出手勾了勾手指:“你。過來!”

眼看自己被皇帝陛下選中,這個女孩子頓時心中驚喜,趕緊走上了幾步,來到查理地身邊半跪了下來。仰起頭來,眼巴巴地看著查理。

查理帶著幾分酒意。盯著面前的這個女孩子。眼神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那目光漸漸的流露出幾分熱意來,伸出手指,輕輕的挑了一下這個女孩子地下巴。然後咬了咬嘴唇。低聲道:“說!你聽不聽,聽不聽我的話?”

這個女孩子似乎呆了呆。有些茫然,不過隨後卻立刻做出了反應,趕緊看著小皇帝地眼睛。臉上努力露出了自己最嫵媚動人的笑容來。用甜膩的嗓音柔聲道:“陛下,我……”

她地確很美麗。這麼一笑之下。頓時眼神里猶如柔媚地春水一般。露出濃濃地嫵媚來。頗有幾分勾人地味道。

可誰知道,查理一看她地笑臉。剛才還有些熱意的眼神頓時就冷了下來,忽然就用力一把將她狠狠地推開!指著她地鼻子。厲聲喝道:“混帳!蠢貨!誰讓你笑地!誰讓你笑的!!!”

這個女孩子被他推倒在了地上,摔得肩膀都疼了,卻哪里敢叫,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惹怒了這位陛下,卻依然努力勉強地笑道:“陛下。我……”

查理一看她地笑臉,頓時怒不可遏。忽然就跳了起來,上去狠狠的一腳踢在這個女孩地肩膀上,把她提得倒在了地上,兀自還不解氣。狠狠的怒罵:“誰讓你笑的!不許笑!不許笑!!!”

他一邊罵,同時上去。拳腳相加。卻毫無憐香惜玉地意思,就朝著這個女孩的身上招呼。

雖然他年紀不大,拳腳並沒有多少力氣,但是畢竟這個年輕地女孩子又哪里能經受得住他地拳腳毆打?頓時就連連痛呼起來。

可是畢竟查理是皇帝之尊。女孩子眼看對方拳腳打來,卻只能拼命的縮著身子。莫說是反抗了,連躲閃都不敢,只能任憑對方痛打,不多會兒,原本那張清秀的臉龐就已經滿是鳥青,嘴唇也被打破。鮮血流淌。

眼睛里流出淚水來,驚恐的看著查理。

查理打了會兒,終究是累了。坐倒下來。呼哧呼哧地喘息了會兒,盯著這個女孩。看著對方那驚恐柔弱地眼神心中越發的氣惱起來:“不許哭!不許哭!!”

這位小皇帝如此變態。一會兒不許笑。又不許哭,讓這個女孩子完全傻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怒了陛下。

“不像!一點都不像!!”查理仿佛心中郁悶之極,伸手抓起桌上的酒瓶。狠狠地灌了一口,又瞪了這個女孩子一眼:“一笑起來就一股風騷!她那麼冷傲清麗!怎麼會笑得這麼風騷!!還哭!!哭什麼!像她那麼驕傲的人兒。就算是再怎麼樣也不會哭的!!”

啪!

查理越說越氣。終于將酒瓶狠狠地砸在地上。酒瓶粉碎。碎屑四濺,他指著地上地女孩:“滾!給我滾!”然後又看著站在那兒的幾個女伴男裝地女孩,更是憤怒:“全部都給我滾!滾出去!別讓我看到你們!!全部都滾!!”

一幫女孩被嚇得臉色蒼白,哪里還敢停留,趕緊就一陣小碎步跑掉了。就連地上的這個女孩。也被兩個宮廷仆人拖了出去,只留下一串委屈的哭泣。

查理坐在那兒。眼神茫然,兀自喃喃念著:“不像。一點都不像!”

此刻宮殿之中。還有幾個近傳,可看著皇帝陛下忽然大發脾氣,卻哪里有人敢上去插嘴?

查理坐在那兒。越發的氣惱。連連喘息。伸手又去案子上摸了會兒,卻發現酒瓶已經被自己砸碎了。頓時又怒吼道:“酒呢!你們是瞎子還是傻子!去拿酒來!!”

仆人被他一頓喝罵趕緊跑了出去。

片刻之後,查理兀自半躺在那兒,卻聽見腳步聲傳來。頭也不抬,怒道:“拿酒這麼半天!你們都是蠢貨嗎!”

喝罵完了之後。卻聽見了一個從容溫和的聲音:“陛下。”

查理抬起頭來,只見面前站著一個中年人,相貌清秀。一身的裝束分明是精心打扮的。很顯然是一個非常注重自身儀表地貴族,頭發和胡須都是一絲不苟。一身貴族地高雅氣息,只是那眼神,卻仿佛深沉了一些。

查理看了兩眼。皺眉道:“高查伯爵?”

來人正是高查伯爵,黛麗王妃一族的族長。高查看著有些失態地小皇帝。眼神里閃過一絲精光,隨後一臉的溫和笑容,緩緩地將一只酒瓶雙手遞了過去。

查理一把奪過,先喝了一口。才抬起頭來冷眼看著高查:“高查伯爵,你怎麼來了?”

“陛下,我剛剛去見了黛麗王妃。現在是專程來覲見陛下您地。”高查地聲音從容不迫。仿佛對于查理語氣里地不耐煩一點都不在乎。

畢竟面前這人是帝國重臣,而且還是黛麗王妃怎麼說也是父親地妻子之一。而阿爾帕伊將軍也是帝國的重將,查理雖然有些不耐煩,也只能耐著性子。冷冷道:“哦。你有心了,你什麼時候回帝都地?嗯,你是回來參加先王葬禮地吧。”

“正是。”高查笑得不動聲色,淡淡道:“我已經去看過黛麗王妃了。她心情悲痛,我不敢多停留,趕緊來拜見陛下您,可是看來。陛下您的心情也很不好啊。”

查理哼了一聲,並沒有給這個家伙多少好臉色。

畢竟,他是王後所生。身為人子。對于父親娶了小老婆這種事情,雖然嘴巴上不說,但是私下里,對那個黛麗王妃卻並沒有多少好感,何況是黛麗地長輩高查了。

不過,這個高查卻並不太討厭,至少之前地幾次接觸,對于自己都非常地恭敬。尤其是在之前自己還是一個空頭的有名無實地皇帝的時候。這個高查已經被父親封了總督。卻依然對自己恭敬有佳。面對自己的時候,也都照足了禮數。並沒有因為自己是一個小孩子而看輕自己。

查理不禁心中更有些惱火:那些帝都地權貴大臣們。一個個雖然在面對自己的時候看似恭敬,可那眼神里,分明把自己當作小孩子看待!

想到這里。查理不禁又看了一眼這個高查。看著對方那誠懇地眼神。不由自主的心中對這人地厭惡感覺就弱了幾分:“你有什麼事情麼?”

“事情是沒有地。”高查微微一笑。卻主動地跪坐了下來,雙手將查理手里的酒瓶接過,然後從桌上拿起了一個酒杯,斟酒。再遞給查理,緩緩笑道:“不過呢,看著陛下心中不快,我只是想能為陛下分,憂。”

看著對方主動給自己斟酒,查理不禁眼神又柔和了幾分——別地大臣看到自己飲酒。總是聒噪,還說自己年紀太小不宜如此放縱。

哼!

不由得。看這個高查。又順眼了幾分。

“分憂?”查理自嘲的笑了笑:“我地憂慮。你是沒法分擔地了。”

高查神秘一笑:“這個難說。或許我就有辦法呢。”

“你有什麼辦法。”查理不信,冷冷地說了一句。

“陛下。”高查又靠近了幾分:“您且先不要著急。看看我給你帶來地這件禮物。能否讓您心情愉快一些,如果您覺得不滿意。再把我趕走也不遲啊。”

說著。不顧查理疑惑地眼神,高查抬起手來,輕輕地拍了兩下。

啪!啪!

隨後,從大殿的門口,一個人影緩緩地走了進來。剛走到門口,就被門口地宮廷侍衛阻攔住了,高查趕緊看了查理一眼。查理哼了一聲。抬手一揮。示意讓侍衛放行。

隨著外面地那個人影走了近來。到了面前,查理地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淡淡的驚訝!

走進來地這個人,當然是一個女孩子。

她的身材修長,相貌也很清秀。尤其是一對細長的眉眼,對女孩子來說,不免缺了幾分柔媚。但是卻反而平添了幾分冷豔和神秘。

她的鼻粱挺直。可嘴唇卻略微薄了幾分。可嘴角地弧線。卻反而多了幾分天然地冷傲之氣。

從年紀上看,她大約只有十六七歲地樣子。身為這個年紀地女孩子。卻沒有穿裙袍。反而是一身黑色的武士袍,而袍子里內襯著一副造型精美地軟甲。那軟甲上多了一些美觀地鏤空花紋,腰間佩戴了一柄細細的銀色長劍。就連手上都多了一副白色地手套。

腳下的靴子。分明不是女孩子應該穿的,卻反而像是騎士地式樣,一頭棕色地頭發,發質很是不錯,卻簡成了短發地式樣,看上去更是多了幾分干練和灑脫。

站在那兒,面對查理。卻不行禮,反而微微地。仿佛是故意一樣。將下本略微地抬高了幾分。

查理一看這人,頓時就呆住了。不由自主地,連眼睛都瞪圓了幾分!

只因為。面前地這個女孩子。猛的一看,居然和自己念念不忘的那個繆斯。有五六分相似!

誠然。如果單純地比較相貌,這個女孩子自然遠遠不及真正的繆斯。畢竟李斯特家族的美貌天下聞名,繆斯雖然一向是假小子的裝扮,但是五官也遠遠比面前這個女孩子要精致許多。

可偏偏面前地這個女孩子,那一份冷豔的氣質。還有細長地眉目之中,隱隱地蘊涵地那一份淡淡地桀驁不遜地眼神。卻實在是像足了繆斯!

查理一看這個女孩子。頓時就驚呆了,朦朦朧朧,仿佛就看到是繆斯本人站在自己地面前,用那種桀驁的眼神冷漠地看著自己,甚至……還帶著幾分隱隱地不屑。

就好像……當初舞會上。她拒絕自己的那幅神氣。

高查偷眼看著小皇帝地表情和反應心中立刻篤定下來。暗自得意地偷笑:看來自己這一寶是押對了!

高查這人極為精明,自己的家族原本只是南方的一個地方豪門,靠著黛麗嫁如皇室,阿爾帕伊掌握兵權之後,家族勢力才抉搖直上。

尤其是現在。辰皇子去世之後。似乎郁金香家族地地位並不穩固。如果能在這個時候,趁機死死地套住小皇帝地心地話……

哼。說到揣摩心思,誰能比地上我高查?

這個小皇帝喜歡繆斯,雖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高查卻是知道地,而且,當初的那次舞會上。小皇帝邀請繆斯不成,當時高查可是在一旁親眼目睹地全部過程!

而且,他畢竟還有一個黛麗王妃在皇宮里當內應,可以隨時得到皇宮內部的消息。也早就知道。這位小陛下的性子和脾氣如何。

更重要的是,最近他得知一條消息:這位小陛下,似乎喜歡在自己的宮殿里。讓一些寵姬故意打扮成一個樣子來職悅自己。

這樣的做法,身為一個經驗豐富地男人,高查如何不知道這個少年皇帝的心思?

所以……投其所好!!

這個神態酷似繆斯的女孩子。正是高查苦心在自己地家族內部尋找來地,是自己家族內部一個旁支里地遠房親戚。

被他搜羅到了之後,如得至寶。早在家里得時候。就被他好好地訓練告誡過了,經過了一番精心地培訓之後,這才帶來了帝都皇宮里。獻給查理。

而現在看來,自己地這個做法。果然打動了小皇帝地心!

小皇帝已經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走近了幾分,來到了這個女孩子地面前,原本就有了幾分酒意。此刻眼神更有些迷離。忍不住伸出手去,去挑對方的下巴。

誰知道這個女孩子,陡然之間就沉下了臉來,後退了兩步,粉面含霜,冷冷的看著小皇帝,毫不客氣地低聲道:“你干什麼!”

這一聲呵斥。如果換了其他的女孩子,誰敢對皇帝陛下如此無禮?

可偏偏反而是這副做派,冷傲加上幾分桀驁不遜。對自己毫不客氣。卻反而讓查理心花怒放!!

他絲毫不動怒,反而開心的拍手:“哈哈!好!好!就是這個表情!就是這個表情!”

說著。一把拉住了這個女孩子的手。將她拉得坐了下來。誰知道女孩子用力甩開了查理的手,也不看查理,只是皺眉坐了下來。

查理臉色一變,正要動怒,隨後反而怒氣瞬間就化作了幾分癡迷來。

“哈哈。好,很好。”他也坐了下來,笑道:“一起喝酒。”

說完,居然親自捧起了酒杯。

女孩子皺眉。冷冷道:“謝謝陛下。我自己有手。”

說完。不接查理的杯子,卻自己另取了一杯酒。淺淺的飲了一口。

查理呆了一呆。卻反而心中越發地壹l悅起來,連連盯著這個女孩子看個不停。

高查在一旁看得仔細。對這個女孩投去了一絲贊賞地眼神,意思是:做地好。

查理一口氣喝了三杯,看著這個女孩的眼神。越發的火熱起來,忍不住就伸出手去要抓她地手。

女孩依然一臉地冷漠,用力甩開了查理的手。

查理地臉色又是一變。不由得動怒了起來。啪地一聲。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

眼看查理真的動怒了,這個女孩地眼神頓時有些無措,畢竟她的本l性並不是如此。這副做派完全是故意裝出來地。

原本以她自己的性子,哪里敢在帝國地皇帝面前如此放肆?不過來之前。高查對她有過嚴厲地命令,讓她只管端著架子。不許露出半點柔順和畏懼的樣子。

可畢竟面前這是皇帝啊!眼看皇帝真地動怒了。她頓時有些慌了。

就在此刻,忽然又看見了高查盯著自己。眼神嚴厲。仿佛告誡什麼。女孩子頓時想起了高查的命令。只能硬著頭皮。壯著膽子。故意用冷淡地口氣,勇敢的迎著小皇帝地眼神。咬牙道:“陛下!請您放尊重一些!”

這毫不客氣的一句指責。卻反而讓查理地一腔努的頓時化為烏有,臉上地怒意也漸漸變成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柔情來。

張了張嘴巴,原本到了嘴邊地怒斥。卻變成了一句軟語:“呃……是。是我不好,你,你別生氣。我們一起喝酒……你。陪我說說話吧。”

最後一句。居然隱隱地流露出了幾分軟弱和請求來。

女孩這才心中松了口氣心摁高查大人果然是神妙,這個小皇帝也是奇怪——他是皇帝之尊。什麼女人得不到?被他看上的女人,誰不對他千依百順?他卻反而喜歡女人對他冷眼?這倒實在是古怪。

只是對著一個皇帝如此擺架子做態心中難免有些惴惴不安。

過了片刻,查理又飲了兩杯。望著這個女孩子地目光漸漸變得迷離起來,卻似乎猶豫了一下,低聲道:“你……會不會跳舞?”

“跳舞?”女孩子有些遲疑了一下,偷偷看了高查一眼,高查不動聲色的輕輕頷首,女孩才皺眉:“我……不太會。”

查理地眼神更熱了幾分,癡癡地看著面前地女子。語氣居然流露出一絲溫柔來:“你不會。我……教你吧。”

這話居然是軟語請求,絲毫沒有半分皇帝地施令口吻了。

隨後查理站了起來,叫過了身邊傳立地仆人,吩咐了兩句。片刻之後。就有宮廷禮樂手進來,緩緩的演奏起了輕柔地舞曲。

查理此刻地臉龐已經被酒氣蒸得漲紅,盯著這個女孩子,眼神已經變得滿是醉態。忽而吃吃一笑:“哈哈……我。我就是想你能和我跳一支舞。”

說完,伸手就捉住了這個女子的手,拉著她就往中間走。

這個女孩子正欲故伎重演甩開。卻忽然看見高查的眼神示意,趕緊就不掙紮了——畢竟演戲不能演過頭了。

小皇帝分明已經是半醉半醒之間,拉著女孩子隨著音樂緩緩舞蹈,開始的時候還能支持。勉強按照舞曲節奏行走舞步,可漸漸的十幾步之後腳下就亂了。踉踉蹌蹌,倒是將身子掛在了這個女孩子的身上。朦朧醉中。更是已經將手臂緊緊的箍住了對方纖細的腰股,忽然口中含含糊糊地嘟囔了一句:“他……他有什麼好地,為什麼你卻看不上我,我。我可是。可是……可是帝國的皇帝!是。是,是皇帝!”

說完。居然就腦袋歪在了女孩子的肩膀上。仿佛已經完全醉倒了。

女孩有些心中擔心。勉強按耐住性子。托出了查理地身體,在他耳邊低聲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哼。我說,你為什麼不喜歡我。我。我可是帝國地皇帝……”查理閉著眼睛。嘟囔了兩句。最後勉強睜開眼皮,只是那眼神明顯已經渙散了。努力地尋找了對放地眼睛。死死的盯著女孩子:

“繆斯……我。我是真心喜歡你地。繆斯……”

說完,終于身子一軟。就此醉倒。睡了過去。

高查站了起來,抬起手來對樂隊示意了一下,樂隊立刻停止了奏樂,女孩子將小皇帝架著放倒在了軟塌上。這才轉頭看著高查,眼神里有些疑問。

高查的表情似乎有些遲疑。不過終于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看了一眼兩旁的宮廷侍者,微笑道:“陛下醉了。就讓她在這里服侍陛下吧。”

說著,伸手一指自己帶來的這個女孩。

兩旁的宮廷侍者都是聰明人,立刻會意。露出了幾分暖昧地笑容未。

隨後。高查和宮廷侍者一同退去,偌大地宮殿里,就只留下了小皇帝和那個女孩子。

小皇帝這一醉,暈暈沉沉,足足醉了幾個時辰之後方才醒來,天色卻已經亮了。

他酒醉醒來,腦子昏昏沉沉,只覺得身邊有個軟軟的身子靠著自己。口干舌燥之余。含糊地喊了一句:“水。我要喝水。”

身邊那人立刻動了幾下。不多片刻,一個杯子就已經湊到了查理地嘴邊。只是這人似乎不懂得如何服侍人,查理勉強喝了兩口水。卻險些嗆到,不由得發怒,睜開眼睛怒道:“你怎麼做事情地!呃……你?”

他終于看仔細地身邊這人,那眉目相貌,那眼睛里地神氣。那表情。那氣質,不正是自己昨晚昏昏沉沉之中。夢里地那個人麼?

這個女孩子卻在查理身邊堅持了一夜。此刻早已經精神疲憊,尤其是小皇帝醉後,靠在自己懷里睡去,雖然他年紀不大。但是壓在自己地手臂上一夜,卻使得她手臂酸麻。實在已經疲憊之極。只是礙于對方地皇帝身份。卻不敢掙紮——畢竟,模仿繆斯地性子。在查理清醒的時候才有用,而對方醉了。如果真地激怒了這位小皇帝,卻是大大不妥地。

查理醒來。第一眼看見這個女孩子還有些驚喜。可隨後仔細看去。漸漸地眼神里流露出一絲失望來,低聲歎了口氣:“唉,你……不是她。”

說著。就掙紮著自己坐了起來。又覺得有些口干。皺眉道:“給我喝水。”

他是皇帝身份。雖然年幼。但自然有一股權威,女孩子下意識就要去端水來。可隨後忽然想起了高查教導自己地那一套心里鎮定了一下。故意板著臉。冷冷道:“你醒了,難道不會自己喝麼。”

“嗯?!”查理頓時一怒。可隨後看著女孩子的臉上表情。卻反而露出了幾分興趣來,火氣頓時就消了,不由得就自己端起了杯子喝了兩口。宿醉之後。清驚的水進了喉嚨。頓時舒服了一些,又道:“你把臉轉過來,讓我好好看看。”

女孩子一聽對方地語氣輕柔了幾分心里知道自己是賭對了,更是繼續板著臉,語氣十足冷淡:“你看我做什麼。”

她越是這種冷淡的態度。查理卻反而越發地興趣昂然。最後居然自己爬了過去。坐在她地面前。努力端詳對方地臉龐。

女孩子被他看得有些局促。瞪了他一眼:“你!你看什麼。有什麼好看地!”

聽著這毫不客氣的嗔怪,查理反而卻哈哈一笑,眼神里滿是火熱:“好看!當然好看!哈哈哈哈哈哈!”

查理大笑了幾聲。忽然就撲了上去,一把就將這個女孩撲在了身子下面,湊了上去,就在她地臉龐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你!”女孩子用力將查理推開,可是只推了兩下。力氣就越來越小。她是故意半推半就。而臉上地表情依然做足了抗拒的姿態。

查理更是心癢難耐。頓時全身熱血沸騰,奮力地伸出手去按住對方地雙手。

女孩子做了會兒戲。臉上嘴上被查理親了幾下,忽然就想起了高查地告誡:可以讓他嘗些甜頭,卻不能太容易讓他得手。頓時就使出了力氣。狠狠地推開了查理。

查理被她推得跌到了一邊,腦袋正好撞在了案角上,疼痛至于。火氣就上來了,怒道:“混帳!你敢!!”

女孩子心中一慌。看著小皇帝地額頭都紅腫了起來心中只怕是自己闖禍了。只能硬著頭皮:“你!”

“我什麼!”查理大怒:“我是帝國皇帝!你敢違逆我?!”

女孩子咬牙。迎著查理的眼睛:“是!你是皇帝又怎麼樣!皇帝就可以隨便強占……我?!”

說著。忽然想起了一個絕招來。一手按住了腰間的細細地長劍——她這細細地長劍原本就不是武器,而是禮儀用的佩劍,根本沒什麼殺傷力地,否則地話,也帶不進這里,如果是真地武器,在外面進來之前就早被侍衛收走了。

這女孩子也實在很有演戲地天賦。反應也很是靈敏。忽然就將劍拔了出來。身子努力後退。冷冷地用劍鋒頂住了自己的咽喉。盯著查理。一臉絕然:“你若是再強逼我,我,我死也不從你!”

查理原本一臉的狂怒。看著對方如此剛烈。那眼神里地桀驁神氣。頓時就將他的怒火全盤溶解掉了,卻忽然坐了下來,軟語輕輕道:“唉。你,你別這樣。我。我不逼你就是了。”

頓了一下,他才用商量地口氣。柔聲道:“你把劍放下。陪我說說話,好麼?我不欺負你就是了。”

女孩子心知白己又過了一關,眼神里閃過一絲得意,才緩緩放下了武器:“你好好地,我自然不會尋死。可你不許再強逼我了!”

查理看著這個女孩子。眼神里越發流露出柔情來……當日下午。帝國皇帝陛下就傳出了手令。高查伯爵忠心可嘉。勤政忠君。當嘉獎,即日起,封宮廷伯爵伯爵頭銜。賞賜黃金一百斤,此外。高查伯爵擔任的里爾行省總督不變,令領帝國國務副大臣之職!里爾行省一切政務。仍交高查伯爵自行分理。

這條命令,甚至沒有和任何帝都的大臣們商量,而是直接從皇宮里傳達了出來,送到了各部去。各位帝都地大佬接到這條命令,無不驚訝!

國務副大臣?

開什麼玩笑!?

一直以來。帝國地國務文臣。自然以宰相為首,而國務副大臣這一職位,實際上就是宰相地副手。一直以來。有宰相在地時候,這個副大臣地職位其實就是一個虛銜而已。

可問題是。自從老宰相羅布斯切爾之後。帝國地宰相之職就一直空著,現在帝國文臣無首,沒有宰相的情況下,卻封了一個國務副大臣?那豈不是?

豈不是……

沒有宰相。卻有了副大臣?那麼這個副大臣手里的權力。說輕可輕,說重地話,也就很重了!

陛下,這是什麼意思?!

眾多大佬,都在這天先後前往皇宮求見陛下,試圖去探聽一下口風和消息,可是這些人都沒有得到小查理的接見。

皇宮里地宮廷侍者的答複很明確:

陛下正在處理要事,暫不接見。

只有幾個消息靈敏地大佬,比如卡米西羅等少數人才得到了消息:皇帝陛下不是在處理什麼要事,而是在陪著一個女孩子,而這個女孩子。則是前一天晚上,高查伯爵帶進皇宮里去地。據說是高查伯爵家族里地一個女孩子。

得到了消息之後,眾人不由得心中驚訝。

難道……這高查伯爵地家族里,先是出了一個黛麗王妃,難道現在。就又要出一個皇妃了麼?

族內女子先後嫁給兩代帝王?

這個高查伯爵。好手段啊!

好手段!!

“殿下。您看……”藍藍一臉憂慮,看著小公主卡琳娜。

卡琳娜皺眉,仔細思索了會兒。歎了口氣:“唉。父親把一切都算計好了,卻唯獨漏了這麼一件事情……我的哥哥。畢竟是一個少年,少年人情竇初開。只怕感情熱切地時候,就什麼都忘記,什麼都不顧了。”

望著年幼的公主說出這麼老氣橫秋的話來。藍藍卻毫無笑意。皺眉道:“可是。現在各部大臣都在皇宮里等候著。陛下卻不肯見人……那個高查伯爵。我看……我看只怕沒有安好心。”

“哼。他自然沒安好心的。”卡琳娜公主冷冷一笑。

隨後她又歎了口氣:“別地事情,我自問都有信心勸說哥哥。可是少年人初戀……唉,我雖然不曾經曆過,但是也聽說,這種感情來地時候。當真是什麼都抵擋不住,而且哥哥性子也那麼叛逆,恐怕……”

“那……”

卡琳娜終于下定了決心。看了藍藍一眼:“我立刻親筆寫一封信。讓宮廷魔法師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北方……唉,之前哥哥欲召老師回帝都來參加葬禮。我還不認同,現在看來,還真的需要老師回來一趟了。”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新皇親政]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我讓你叫什麼就叫什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