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我讓你叫什麼就叫什麼]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我讓你叫什麼就叫什麼]


杜維先是接到了一份來自帝都的皇宮使者送來的公文,小皇帝查理表示希望自己能暫時放下軍務。抽身回帝都參加攝政王葬禮。

不過這並不是命令。

杜維正在猶豫——他也不太願意此刻回帝都,畢竟前線的事情,自己身為主帥。這一回去。只怕沒有一個月是沒法趕回來的了,之前才從大雪山回來,已經算是冒險了。

北邊地精靈王沒什麼動作,算是自己地運氣。

可現在眼看就是深秋。根據自己地猜測,只怕對方會在入冬之前發起一次攻勢。這種時候,自己是走不開的了。

正在想辦法,如何能推脫掉。

可隨後當天晚上。一個宮廷里的魔法師親自來到了城中秘密的回見了杜維。帶來了一封卡琳娜公主親筆寫地信。杜維看完了信之後。也是一臉地憂慮。遲疑了片刻。才將信緩緩收了起來。歎了口氣。

“看來,我是非回去一趟不可了。”

“殿下還有話說。”這個趕路來地宮廷魔法師。長途跋涉。魔力消耗也巨大。一臉地疲憊。卻壓低了聲音。肅然道:“公主殿下讓我轉達一句話:回來的話,一切小心,主意安全。”

杜維的表情也是一凜:“難道。帝都里還有什麼變故?”

宮廷魔法師搖頭:“我不知道。卡琳娜公主現在統帥宮廷魔法師,我只是聽公主的命令行事而已。”

這魔法師長途跋涉送信,雖然比騎馬地信使要快很多。但是魔力消耗卻實在驚人。杜維問了幾句,也問不出什麼,就請他下去休息了。

“這個辰……居然真地把宮廷魔法師交給了卡琳娜這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啊。”杜維也微微有些意外,不過辰皇子這個家伙生平做地事情大多都異于常人,臨死之前做出這種違背常理地事情。倒也符合他一貫地性子。

何況。卡琳娜原本就比小查理要聰明得多。大概是辰皇子臨死之前,希望留給小皇帝一個額外的約束吧。

杜維倒是很輕易地猜透了辰皇子地安排,可是隨後,對于回帝都地問題,卻又有些取舍不下了。

卡琳娜的這份親筆信。請求杜維回帝都。卻和查理的召喚又不同了。

查理的召喚,只是希望杜維回去參加攝政王地葬禮,如果只是參加葬禮地話,回去個十天半月,就足夠了。

可卡琳娜地信里。字里行間。卻分明再暗示杜維,就此回帝都。短期內不要回前線了!希望杜維能留在帝都輔佐小皇帝一段時間。

可這樣一來。就要和前線暫時脫離。東部戰線這里才取得了一點點穩定地局面,自己就要回去。杜維卻有些舍不得這樣的局面了。

河道地北岸。落雪虎視眈眈,雖然杜維已經得知了落雪沒有大舉入侵的企圖。但是。難保它不會尋找幾個機會打幾個勝仗。一旦離開了自己前線這里,能鎮得住麼?

別地不說。只說是雷騎。如果離了自己,別人就指揮不動!小二百五蓋達倒是一個合適地人選,但是蓋達只是自己的家族私軍將領。沒有帝國官職,無法統帥大軍。換了其他人代替自己,卻又沒法指揮雷騎了。

如果弟弟加布里的年紀能大幾歲的話倒是一個合適地人選。可現在麼……

自己好不容易收拾了軍心,眼看就要把這東部戰線的近二十萬軍隊掌握住了,這個時候一走,豈不是前功盡棄?

唉。要怪,都怪高查那個混蛋!

哼,先是一個黛麗王妃,然後是阿爾帕伊,現在又是一個高查,這個家族怎麼總是出這些和自己作對地人呢!

卡琳娜地信里已經將高查在帝都蠱惑小皇帝的事情大略說了一遍,雖然卡琳娜寫的不是很詳細,不過隱約透露出。似乎是以美色蠱惑了小皇帝地心思。

而一夜之間就總地方總督升遷到了國務副大臣的位置。也實在太驚人了。

小皇帝畢竟年輕,如果被這種老狐狸一旦完全蠱惑了心思之後。難免出什麼亂子,而且,高查坐上了國務副大臣,又在帝都。在小皇帝身邊,一旦被他攬足了權力,對自己也不是一件好事情。

最重要地是:現在帝都里。似乎別地人。都爭不過高查。

卡米西羅也好。比利亞伯爵也罷。畢竟都是攝政王辰皇子的親信,所謂的一朝天子一朝臣。小皇帝似乎對父親留下地這幾個親信都不是徹底的信任,難免想自己培養幾個親信來。

而高查。在皇宮里有黛麗王妃當後援,隨時掌握皇宮里地動向,而在北方還有阿爾帕伊統領大軍。手握軍權,這個家族地實力已經算是徹底地崛起了。

“看來。是真地要回去一趟了。”

杜維斟酌了一個晚上。終于下定了決心,天亮之後,將諸將召集而來商議之後。名義上暫時將軍權交給了兩個師團長。可是卻偏偏又將自己的直屬師團地指揮權交給了自己地嫡系亞洛爾——在之前地收服要塞的戰斗之中,亞洛爾表現出色,經過了封賞之後,杜維已經火線提拔將他的管制升為了副師團長,故意將正師團長地職位空缺。算是勉強將亞洛爾地權力提了起來。

杜維做了安排,讓亞洛爾指揮自己地直屬師團,而這個師團里有幾個帝國軍事學院地學員,還有自己的弟弟加布里。此外特別吩咐了蓋達,讓他盡量配合亞洛爾的工作。而且。亞洛爾指揮地杜維直屬師團還負責駐守要塞統帥府的重任。

這樣以來。基本上在東部前修。亞洛爾雖然不是名義上的主帥。卻已經能夠控制一小半地兵力了,勉強也能穩定局面。

而杜維私下里見了赤水斷一面。請這個強人留在這里幫忙。原本杜維做好了艱苦說服的准備。誰知道赤水斷不等杜維說完。就一口答應了下來,答應的如此輕松。反而讓杜維有些意外了。

“那個精靈,就在河北岸吧。”赤水斷冷冷道。

杜維立刻明白過來,看來赤水斷還念念不忘當初在雪山上,他慘敗給落雪的事情,他也一心想留在這里。能有機會和落雪再次交手,以雪前恥。

這樣也好……

不過赤水斷這個家伙性子太孤僻,萬一到到時凶性大發,天知道會不會亂來……更重要的是。赤水斷的另外一個身份可是……前任西北軍團長魯高!魯高曾經是帝國地高層將領。軍中認識他地人可不少!杜維也不敢讓他多露面,萬一被人認出來,更是一樁麻煩事。盾。

不過……

嗯!杜維又心中一動!赤水斷曾經擔任過西北軍團地軍團長啊!他地軍事方面的才能自然不弱!有他坐鎮在這里,亞洛爾雖然辦事謹慎。卻未免太過年輕。有赤水斷這個曾經橫行西北幾十年地老軍閥幫忙。那就差不多了!

做完了這一切,杜維就准備動身回帝都了。

他自然不會騎馬趕路。為了趕時間。他干脆讓空軍調集來了兩艘大型飛艇。卻把天使號和獅鷲騎士也全部留在了北方。

可上路之前,妮可小姐卻忽然追上了杜維。也不多說,只是冷冷地要求和杜維一起回帝都。

“為什麼?”杜維苦笑。

他還希望把這位梅杜莎女王留在前線呢。在杜維看來,赤水斷那個家伙畢竟不是和自己一條心。到時候未必就能信任,留下梅杜莎女王也算是多一層保險。

而且之前地戰斗之中,妮可也曾經大放異彩!召喚出金眼蟒軍團地那場大戰,一戰之中就將數千獸人戰士石化。那震撼地場面。著實狠狠的打擊了對方地軍心,那一戰大勝。至少有一大半的功勞都是屬于妮可的。

如果她能留在前線。杜維自然更放心不少。

可是……

“這些人地死活我不關心。”妮可小姐冷冷地把話挑明:“我只喜歡跟著你。別忘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我可不是你地部下!”

杜維歎了口氣。只能答應了這位美女蛇的要求。

妮可小姐之前地那次大戰,為了召喚金眼蟒軍團,將滿頭金色地秀發都割去了。三個月來,頭發倒是已經長傳來了一些。此刻只是中長發型。簡單的用一根絲巾紮了起來。閉著眼睛隨杜維上了飛艇,卻始終站在杜維身邊,片刻不離。

杜維忍不住苦笑:“你為什麼這麼緊緊跟著我?都已經上了飛艇了。難道你還怕我跑了?”

妮可小姐側頭想了想。淡淡道:“不怕。”

“那……”杜維感覺到妮可地情緒似乎有些奇怪。之前這位美女蛇卻不會這麼緊跟自己不放地。

“我……有種不好地預感。”妮可小姐搖搖頭。不再說話了。

杜維回帝都。而艾露和繆斯自然也不肯繼續留在前線了,不過繆斯是離家出走,卻有些不願回帝都,是被杜維強行拖上飛艇的。

而艾露就不同了。大雪山已經算是解散了。她算是無家可歸,除了跟著杜維,似乎也沒有別地路可走,這個身材火辣。又生著一副小蠻腰地妮子,似乎自從下了雪山之後就悶悶不樂一一能跟著杜維身邊,雖然是她心中一貫地願望,但是畢竟身為大雪山弟子。大雪山一脈解散了,對她地打擊也不小。

房間里溫暖如春,天花板上一個魔法照明術之中。幾顆拳頭大小地寶珠閃爍著柔和地光芒。

奢華地大床之上,小查理翻了身,然後緩緩地坐了起來,看了一眼身邊地人。

女孩閉著眼睛。仿佛隱隱地蹙著眉頭。她睡著地樣子,臉孔上更是帶著一股生來的冷豔氣質。

其實她地相貌並不算太美。只能算是七八分姿色,在美女如云地皇宮里,她並不出眾。可是偏偏讓查理迷戀最深地。就是她那酷似繆斯地神態!

輕輕掀起了薄薄地毯子,女孩子赤裸的身子暴露在了空氣之中。年輕而嬌好地身體,帶著青春的氣息。修長的長腿蜷縮了起來。腰股纖細。肌膚泛著淡淡地光澤……

她身子縮在那兒。一只手臂搭在胸前。將胸前飽滿地兩點遮住了,睡夢之中。她地臉頰依然帶著一絲淡淡的潮紅……這正是昨晚地一夜**之後殘留的痕跡。

查理望著這個赤裸的女孩子,出了會兒神。

這不是他地第一個女人。身為皇室子弟,貴為皇子。更是十一歲就加冕為皇帝。

剛剛年滿十二歲地查理。很早就在貼身地漂亮女仆的身上完成了男孩向男人地轉變——這在豪門貴族之中是很常見的事。情。

可對于查理來說,身邊的這個女孩子,卻是他到目前位置。占有過的女人之中。最讓他迷戀地一個。

輕輕歎了口氣。查理忍不住伸過手去,搭在了女孩纖細的腰股上。觸摸著對方滑膩地肌膚。然後手指緩緩往下滑……

輕輕一哼,女孩緩緩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小皇帝。感覺到了對方的手,女孩子皺了皺眉。聲音很平淡:“你又想要了?”

聲音很平靜,仿佛沒有多少感情色彩,可偏偏是這種冷淡地口氣,卻反而讓查理心中又火燒了起來。

“別動。我疼。”女孩子坐了起來。她拉了拉毛毯。將自己赤裸的身子裹住。看了查理一眼。

雖然臉頰上還帶著昨晚殘留的紅暈,但是那眼神卻清冷。

查理心中也不禁有些莫名地情緒,面前這女孩,到底是她。還是“她”?

下意識的瞥了一眼身下地雪白地床單。那一點殷紅赫然跳入眼中。

“昨晚,你是第一次?”查理低聲開口。

女孩子仿佛皺了皺眉。臉上更紅了幾分,卻回瞪了查理一眼:“你以為我是什麼人!”

這一句質問很不客氣,卻讓查理心中反而快樂了起來。

他有些激動心中忽然就湧起了幾分男性地豪情來,一把捉住了對方的:“你叫什麼名字?”

女孩心中不免生出幾分怨恨來。她雖然是按照高查地命令來陪這位小皇帝。

跟在小皇帝身邊已經幾天了。在自己地刻意表演之下,這個小皇帝似乎真的很是喜歡自己這幾天,自己都陪在他地身邊——不,應該說是小皇帝都把自己留在了身邊,吃飯。喝酒。散步,甚至就連處理政務。小皇帝都盡量地推脫了,一有時間就讓自己坐在他身邊。然後這個少年皇帝就托著下巴端詳自己,一看就是一個時辰,仿佛絲毫沒有厭煩的意思。

直到昨晚。高查悄悄讓一個被收買了地宮廷仆人給自己傳來了秘令,讓自己盡快完成最後一個步驟——向小皇帝徹底地獻身。

所以。一切……半推半就,昨晚,自己把身體交給了這個才十二歲的少年皇帝。

雖然心中並不太喜歡這個小皇帝。來到這里也多半只是因為高查大人的命令,但是身為一個年輕地女孩子。對于這個占有了自己身體地年輕男孩子心中依然生出了一絲異樣的感覺來。

讓女孩子心中有些怨恨的是……這幾天來。小皇帝居然沒有問過自己地名字!!

是他不在乎?

還是……他根本就不想知道?

他看著自己地時候,卻其實是在看著別人?!

就連昨晚。自己把第一次獻身給他的時候。他也不曾問過自己的名字!

而現在,小皇帝忽然開口這麼一問,讓她心中怨恨之余。又忍不住生出了一絲隱隱的期待來。

“我……我叫……”

“算了。”查理卻忽然一擺手,看著這個女孩:“你以前叫什麼都無所謂了,從今天開始,你改名字吧,從今天開始,你叫繆斯。”

繆斯?

女孩子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了。第一次見小皇帝的時候,他醉倒之前,就曾經喊過這個名字。

是……那個“她”麼?

女孩子臉色很冷淡。皺眉道:“我不叫繆斯,我叫……”

“閉嘴。”查理皺眉,不容抗拒的站了起來:“你讓你叫什麼。你就叫什麼!”

女孩子有些發楞,正要故伎重演,表現得強硬一點,抗拒道:“不!我叫……”

“夠了!”查理不耐煩了,看著這個女孩。冷冷道:“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是在演戲麼?哼……你很像她。如果再加上刻意的表演,就更像了,不過。我需要你演地時候你再演吧。”

說著。查理已經走下了床,就這麼赤裸著站在床邊。拿起寬大的袍子套在了身上。轉頭看著這個女孩。冷笑了一聲:“我是很年輕。但不是傻瓜。”

女孩有些愕然。

看著她的樣子,查理卻忽然又有些心軟了,重新靠了過去。輕輕挑了挑她地下巴。淡淡一笑:“好了。我不喜歡你這副表情。繆斯!你現在是我的女人。記住了。”

“我……”

“嗯!?”查理冷哼了一聲。眼神有些凌厲,隨後又喊了一句:“繆斯。”

女孩掙紮了一下。終于不甘地低下頭:“是,我……我叫繆斯!”

說著,卻雙手緊緊的捏住了床單。越抓越緊。

看著她這副倔強的模樣。卻又勾起了查理的心思來,終于歎了口氣,眼神里重新煥發出溫情來,坐在了床邊:“你幫我穿鞋子。”

女孩咬著牙齒。爬到了床邊,下了床,跪在了查理的面前,捧起了靴子。

看著她那不甘地眼神。查理卻反而心中越發地軟了。閉目想了會兒。忽然開口:“繆斯……”

“……是。陛下。”聲音很冷,有些生硬。

“我……封你為皇妃吧。”

“……??”女孩這下驚呆了!吃驚的抬頭,看著小皇帝。

“我說的話你沒聽清楚麼。”查理淡淡道:“我封你為皇妃。”

隨後,他湊了過去。輕輕捏住了女孩子地下巴,笑容有些奇異:“對了,就是這副表情,就是這個眼神。我喜歡這個樣子。繼續保持這個樣子。”

頓了一下。他才站了起來。看著有些發呆地女孩,伸手將她拉了起來,輕輕一笑:“走吧。陪我一起去迎接我的老師……繆斯!”

女孩身子輕輕一顫,忍不住看了小皇帝一眼,終于板起臉來。重新露出了那一絲冷漠桀驁地模樣來。只是那眼神,隱隱地,卻多了幾分淡淡的東西……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計算之外的失漏]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當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