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絕筆(上)]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絕筆(上)]


杜維抉著棺材感歎了會兒,然後卻又從懷里取出了一件奇怪的東西——這東西,在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人認得,卻是三柱香。

杜維隨手一抖,指尖就冒出了一絲火光,將香點燃。嫋嫋煙霧之中。就聽見杜維輕輕道:“喂。你這個家伙知道嗎。這個東西。可是這個世界上獨有地。來之前我就在想。像你這麼獨一無二的家伙死掉了,我應該送你一點特殊的東西才行,我想來想去。就自己做出了這個東西啦,這個東西,在我前……嗯。在另外一個世界。叫做‘香’。唉……原本我還想弄出一些元寶蠟燭之類的。不過也怕麻煩了。”

杜維手捧三柱香。對著棺材,鄭重點了三點。

就在這時候,身後一陣風飄過,將大殿門口的黑色簾幕輕輕揚起。

杜維微微一皺眉。並不回頭。卻淡淡道:“怎麼了?陛下不是允許我一個人待會兒的麼?”

身後,一個沙啞地聲音傳來:“公爵大人。”

這個聲音有些熟悉。杜維心里一動,轉過身來。看著身後。

一個消瘦的身影。一身紅色地長袍,正是宮廷魔法師的裝束,只是那紅色的斗篷將面孔遮住了。加上角度地原因。身邊雖然有火盆燃燒。他卻正好不偏不倚,站在了背光的地方。又是低著頭。讓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可杜維一聽這個聲音。卻有些意外:“夷?你?”

“我是宮廷首席魔法師。”這人低聲說了一句。

杜維臉色微微一變。看著這個家伙地目光,就有些深邃。似乎思索了片刻,又忽然一笑:“哦。原來是這樣……還真讓我吃驚啊,你居然是宮廷首席魔法師?哼……不過。這應該也是辰地安排吧。這個家伙總是喜歡暗中搞一些手段,既然是他搞出來地事情,再奇怪我也不會驚訝。只是……你倒是掩藏得很好啊。”

這個穿著紅色的宮廷法師長袍。身份為宮廷首席法師地家伙,赫然是杜維的一個老熟人!!

杜維又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低聲笑道:“身為宮廷首席魔法師……同時還身兼魔法工會執事,克拉克法師。你地肩上的擔子不輕啊。”

克拉克!

這人赫然是魔法工會執事克拉克!也就是當初早年,那個差點當了杜維的啟蒙魔法老師的家伙!

杜維點了點頭。又想了想,才笑道:“我想起來了,你……大概是辰他很早很早就設下地一枚棋子吧。呵呵,記得我第一次和辰見面。就是在魔法工會里。那個時候,你就已經是他的人了吧。”

克拉克緩緩取下了斗篷,對著杜維淡淡一笑:“公爵大人,你猜得不錯。我很小地時候就已經是宮廷魔法師培養地人了,後來為了給皇室辦事,才掩藏了身份出了皇宮。加入了魔法工會。”

頓了一下,他的笑容有些複雜:“不過。也算是命運弄人,當初如果不是那場政變,前任首席法師在政變那天戰死。我也不會這麼輕易地上位了。殿下掌權之後。重用新人。而我已經在魔法工會里擔任了重要職位,殿下才格外地看重我。”

“嗯。”杜維點頭:“那就對了……”不過他又多看了克拉克一眼:“看來,皇室很早就對魔法工會下手了啊。”

“幾百年來一向如此。”克拉克也不掩飾:“三大勢力。無論是神殿也好,皇室和魔法工會也罷。多少代以來。這種互相滲透地事情總是少不了的。”

“哼。”杜維笑了一下,就不作聲了——無間道麼。也沒什麼奇怪的。

不過克拉克這個無間道,身為皇室的宮廷魔法師。居然能在魔法工會里爬到了執事的高位,也著實不容易了!這個家伙,掩藏得很深啊!

“可是,你忽然跑來,對我暴露了身份……難道不怕我……”杜維說到這里。故意頓住。

“不怕。”克拉克坦言:“您是攝政王信任的人。殿下在臨終之前交待過我,說我可以信任您。您也會願意接受他死前地囑托。”

“囑托?”杜維搖頭:“要知道,如果我泄露了你地秘密,你在魔法工會可就待不下去了,你花了這麼多年才打入了魔法工會地高層。甚至將來,你說不定都有機會能當上魔法工會主席呢。”

“魔法工會主席是不可能地了。”克拉克笑得有些嘲弄:“我能當上執事已經算到頂了。魔法工會自然有它地傳統。但凡能當上魔法工會主席的。都是一些前任的威信高深地老魔法師地嫡系弟子。而我這種外來打入魔法工會內部地外來戶,雖然我竭力表現了才干。但當了執事已經算是運氣好,想當魔法工會主席。我缺乏高深地後台。也不是出自魔法工會里傳統地名門弟子,是沒什麼希望的了

“看來你是不怕我泄露你地秘密了——你這麼有信心?”

“不是我有信心。”克拉克搖頭。看著杜維,眼神很認真:“而是,殿下他對你很有信心。”

杜維抿嘴。仿佛思索了會兒:“說吧,他……有什麼囑托給我?”

克拉克緩緩從懷中摸出了一件東西。

這是一封信。一張卷起來地厚實地紙張,而在他手里的卷起地樣子,隱隱地泛著淡淡的紅色。

克拉克一臉的嚴肅。將這個紙卷遞給了杜維。

杜維剛剛結果。先沒有打開。而是語氣很平淡地問了一句:“哦,是他留給我地麼?上面寫了什麼?”

克拉克一臉的正色,搖頭道:“我沒看過。這是魔法紙卷。只能打開一次,打開之後,看完了就會自動焚掉。”

杜維點了點頭,果然感覺到了紙卷上地一絲微弱地魔力波動。

輕輕展開了紙卷,那上面密密麻麻地字跡,果然是自己熟悉地辰皇子地手筆。而且……那紙張上還有淡淡的紅色痕跡……嗯?

“這是殿下臨終之前地最後絕筆。”克拉克的聲音仿佛不含半點感情色彩:“他寫地時候。我就在他的身邊。殿下他……寫到後面。身體已經堅持不住了,還在吐血。”

杜維心里一沉。看著那紙張上地紅色痕跡,果然是斑斑血跡,一時間心中沉甸甸地,也分不清是什麼感覺。

是……絕筆麼……

看著信上的內容。一字一字。那麼清晰,卻有仿佛那麼模糊……

“喂。杜維:

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死了,嗯,寫下這句話地時候。我心里還真有些古怪呢。這幾天。我服下了藥物,勉強讓我能提起精神來,把最後地一些事情處理完。忙完了事情之後。就是靜靜地等死了。

你知道等死地滋味是什麼嗎?我告訴你吧。其實並沒有想象之中那麼可怕,嗯。怎麼說呢?還是很平靜地……算了,這些話也不用我告訴你,將來總有一天。你死地時候,就會明白了。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是……我死了之後,會有多少人真心地為此而傷心難過呢?

我仔細的想了又想,我地王後和我感情很好,她是肯定會傷心的。還有我地女兒卡琳娜。和妹妹路易絲。也都會傷心地。其他人麼……我想來想去,似乎就只有想到你了。

是不是很奇怪?

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因為,最近這些日子,我們的關系似乎有些緊張,好像漸漸的有些從朋友變成敵人的趨勢了……

可縱然如此。我依然深信,我死了之後,你一定會為我傷心的。對吧。

你哭了沒有?流淚了沒有?不要騙我,將來你死地那一天,我們會相見,那個時候。你想騙也騙不了我地。而且……你也知道,想騙我。可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啊。”

看到這里。杜維捏著信紙地手不由自主地緊緊攥住,呼吸也有些不穩,眼睛里又多了幾分熱意。

他下意識的看了克拉克一眼,克拉克立刻會意:“信我已經送到了,這是殿下最後地遺言,只有您一個人才有權力知道,杜維。你繼續看吧,我先出去了。”

說完。他又如一陣風一般。輕輕的飄了出去。

杜維深深的吸了口氣。穩了穩心神,這才繼續往後看了下去……

“……杜維,其實在我心中。一直有一個很大地疑問,是關于你地。我總覺得,你的一生經曆,到現在。仿佛就是一個奇跡,或者說……你甚至好像。就根本是一個不該屬于這個世界地人。”

看到這里,杜維心里陡然一跳!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當哭]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絕筆(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