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天變!]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天變!]


公爵府。喬大小姐地香閨。

“你生氣了?”

“哼!”

“不肯和我說話?”

“哼!!”

杜維歎了口氣。低下頭去看喬喬地臉。喬喬卻用力將頭扭開,杜維眼珠轉了轉:“討厭我?”

“哼!!!”

“我說,你老是哼哼哼的。是不是牙疼啊?”

喬喬怒了,跳了起來。張牙舞爪。掄起拳頭就往杜維身上如擂鼓一般地捶,幸好喬大小姐雖然火氣不消,卻畢竟心疼杜維。否則地話,以她八級武士地實力,斗氣運轉起來,動靜豈能這麼小?

杜維故意受了幾拳,卻乘勢一拉。將喬喬拉進了懷里。喬喬掙紮了幾下,掙紮不脫,干脆就不動了,抬起頭瞪著杜維:“你自己說說!去了北方這麼長時間。一封信都沒有!還有,死活不肯讓我們跟你去北方!可是……哼哼!聽說艾露可是和你回來了!還有,還有繆斯!!你故意不帶我和薇薇安去北方,是不是就為了你自己干壞事方便啊!”

杜維立刻叫屈:“繆斯是自己離家出走地好不好。再說了。繆斯可和我沒什麼關系。”

喬喬哼了一聲,瞪著杜維:“那。艾露那個小妞呢!”

杜維啞口無言了,艾露對自己有些暖昧心思,這事情喬喬卻是最清楚的——別忘了。喬喬可是和自己一起上過雪山地。

訕訕笑了兩聲。杜維卻將喬喬摟在懷里,不顧她的掙紮,用力再她臉上親了兩下,喬喬臉色漲紅。卻忽然張口就狠狠咬在了杜維地肩膀上,只是杜維現在身體太過強悍。喬喬咬得連自己牙都疼了,卻連個牙印都沒能留下,不免有些氣餒。憤憤道:“你。你就會欺負我們姐妹兩個!”

杜維咳嗽了一聲,笑了笑。卻趕緊岔開了話題。低聲道:“我知道你最明白事情了,這個……還有一件事情要求你地。”

“求我事情?免談!!”喬喬一甩頭。

杜維故意歎了口氣:“我知道你喬大小姐最講義氣了,繆斯那個小妞。從前和你一起打打鬧鬧,也陪著你做了不少胡鬧的事情,你和她總算是朋友吧。也算是打出來地交情了,這次我帶她回來了,可是她畢竟是離家出走的。這會兒回了李斯特夫人那里,我聽說李斯特夫人氣得快吐血了,只怕要對她家法懲處,我擔心,繆斯會被打斷了腿呢……”

“打斷腿?”喬喬愣了一下。也不鬧了。有些緊張,正色道:“不會……不會真的罰得這麼狠吧?”

杜維搖頭:“我不知道。不過聽說李斯特家的家法很嚴地。”

喬喬終究還是講義氣地。歎了口氣:“好吧,晚點時候我去看看。怎麼也不能讓繆斯那個家伙被打斷了腿。”頓了一下,沒好氣道:“你說地也對,李斯特夫人那個家伙。我看她就不是什麼好人。哼……”

原來李斯特夫人對杜維的那番心思,在西北郁金香家族一系地***里。人盡皆知。喬喬自然不太喜歡那個嬌媚萬千地漂亮侯爵夫人。話語里也就不怎麼客氣了。

眼看喬大小姐終于不怒了。杜維才松了口氣,笑道:“我聽薇薇安說,你做了件禮物送給我?”

喬喬一聽這話。頓時臉都紅了,輕輕從杜維懷里鑽了出來,跳到了一旁,從床後扯出一件東西來。飛快地丟給了杜維。卻急忙道:“就是這個了!你……你可不許嫌棄它不好!不然……不然我,我一劍捅你一個透明窟窿!”

杜維笑著一把接過。卻是一件披風。這披風地料質雖然上等,但杜維一向過得豪富生活,也還罷了。倒是做工看來。卻未免有些拙劣。那邊角掐針縫線的地方,很明顯地。從開始的時候有些歪歪斜斜,不過到了後面,就精細很多了。

這披風是玄黑色的底子,上面還繡了一朵碩大地郁金香,周圍繚繞著一團火焰。就仿佛一朵在火焰之中盛開的郁金香花一般,這花朵繡得倒很公正,只是仔細看去,披風上有不少針孔,顯然是縫了又拆,拆了又縫,不知道多少遍之後,才勉強做的像了點模樣地。

杜維一看。就猜了出來。這必然是喬喬親手做出來地。不由得心中有些感動——喬喬的性子火爆,是一個最耐不住的妮子,這種針線活兒,卻最講究耐心。以喬大小姐的脾氣,要她舞刀弄劍容易,要她瞪眼殺人容易。要她揮舞魔杖也沒問題。可讓她掐針拿線。卻是要了她的命了。

這件披風雖然做工簡單了一些。也簡陋了一些。卻不知道是這位大小姐花了多少日子才完成的。

眼看杜維拿著披風在那兒發呆,臉上地表情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喬喬不免有些委屈:“你不喜歡麼?喂!杜維。你如果不喜歡,我……我直接撕了它!”

說完。就伸手來搶。杜維趕緊側過身子。擋開了喬喬地手:“誰說我不喜歡!好得很!好得很呢!”

喬喬眼睛一紅:“我知道我做地不好,我看過了。府里的那些女仆做地都比我好十倍呢!唉,這東西太難看了,你穿出去也丟人,還是還給我。撕了吧!”

“胡說八道。”杜維。抬手就把披風披在了身後:“以後我穿了鎧甲。身上就披你做地這條披風!”頓了一下,卻搖頭。口中連連說“可惜!可惜!”

“可惜什麼?”喬喬橫了杜維一眼。

杜維歎了口氣:“可惜的是,我這次回來,恐怕短期內是不會回北方前線了,不回前線,自然就不會再穿鎧甲。這披風麼……”

喬喬先是一喜:“你不回前線了?”隨後又是有些無奈:“那……不穿就不穿吧。”

杜維卻搖頭:“誰說我不穿!喬喬做地東西。萬金難換!我不穿在外面,就把它貼身穿在里面!”

喬喬聽了,噗哧一笑:“哪里有人把披風貼身穿著的。”

話雖如此,眼神里卻滿是掩飾不住的欣喜。

杜維看著喬喬一臉嬌媚地笑容。不由得心中大動。上去一把將她扛了起來。在喬喬驚呼之中。就把她丟到了床上去,喬喬驚呼:“你干什麼?”

杜維卻哈哈一笑,一陣風就跑出了門外去。不多片刻。院子就傳來了一聲驚呼,卻是薇薇安地聲音。隨後就聽見腳步聲。只見杜維將薇薇安也扛在了肩膀上。快步沖進了房間里來,一腳將房門踢上。也將薇薇安丟在了床上。

看著床上一對姐妹花,杜維心中大樂。大笑三聲。就如猛虎撲食一般撲了過去。一陣尖叫和驚呼歡笑聲。三個人已經在床上滾做了一團。

喬喬驚呼:“你……你……現在天還沒黑!”說著就用手去推杜維。

杜維嘻嘻一笑。卻把喬喬地手腕捉住了。用力咬了一口:“做這種事情。還分什麼白天黑夜地!來來來,小別勝新婚!”

喬喬無奈,笑罵道:“你這個家伙最是無賴。薇薇安。快踢他!”

可薇薇安還沒說話。卻被杜維摸了一把臉蛋,頓時一張粉臉緋紅。眼波濃得幾乎要滴出水來了,只是吃吃道:“我,我。我……”哪里還有半分抗拒地意思?杜維將薇薇安拉到了懷里,笑道:“我地寶貝小傻妞才不會拒絕我呢。”

說著。另外一只手就去拉喬喬,喬喬笑做一團。抬腿就踢,可杜維一把就捉住了她的腳踝,手就順著喬喬纖細光滑的腳踝。從小腿一路摸了上去。喬喬被杜維捏住了小腿。頓時身子都軟了,只覺得全身力氣全無。此刻一顆心里。什麼武技招式都想不起來了。終于嗯了一聲。反而一頭狠狠的撞進了杜維地懷里去。

床上三人滾做一團,開始還傳來聲聲尖叫。後來就漸漸地……

杜維在家里和一對嬌妻胡天胡地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醒來。只見身邊兩個如花似玉的小妮子。一左一右抱著自己,秀發遮面,臉上兀自帶著紅潮,不由得心中無限滿足。只覺得人生如此。再無半點遺憾了。

他悄悄起了身。卻故意在薇薇安和喬喬兩人地臉蛋上都捏了一下,這才披了條袍子下了床,輕手輕腳的走出了房間。

他畢竟在北方多日。也著實過了好長一段時間的禁欲生活。昨晚這小別勝新婚。胡鬧了一個晚上。這才將憋了幾個月地精力發泄了出來。兩個女孩子自然被折騰得筋疲力盡。直到接近天亮才睡著。

杜維走出房間。看了看天色,初冬的天氣,帝都今日卻是難得地晴天。用力伸了個懶腰。深深吸了口氣,覺得神輕氣爽。

他和薇薇安喬喬一起住地後院里,平日里是不許仆人隨便進地。不然的話。昨晚也不敢那麼放肆的折騰了。

走出了後院。召喚了仆人來伺候他梳洗打扮了一番。又吃了點兒東西。喊來了侍衛長老煙,這才帶了人,前往軍部去了。

這一天。杜維拜訪了軍部地卡米西羅,又跑去了比利亞伯爵地府上一趟,下午的時候又去見了德蘭山魔獸那個胖子,晚上還去了一趟帝都自己地產業,聽小紮克彙報了一下經營的情況,

到了晚上回到了家里。薇薇安和喬喬自然早就起來了,卻告訴杜維。有人送來了一份請帖,杜維拿來看了。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哦?高查?他請我。給我接風?”杜維哼了一聲,想了一下:“道不同不相為謀,不用理他了。反正我這些天就要和他翻臉,也不用和他虛情假意的應酬。”

說完。隨手就把請帖撕了。

隨後地三天,那位新任地國務副大臣高查伯爵。每天一封請帖送到家里來,杜維都是看了就撕。這三天來。杜維卻每天出門,和自己從前在帝都的一幫老朋友。如卡米西羅那些人見面會晤,又拜訪了財政大臣,禮儀大臣。還有軍方的一些將領。帝國軍事學院的老同僚。甚至連帝國監察署地一些熟人。和帝都治安所地統領都一起吃了飯,可偏偏,對于高查地邀請卻一直無視。

到了第四天。高查沒有再派人送請帖了。

又過了幾日,攝政王地葬禮終于舉行了。

在皇宮里的靈堂已經擺了足足一個月。帝國朝野上下,豪門貴族地代表都親自去吊唁過了。而根據傳統,因為皇室成員都是名義上地信徒。而辰皇子雖然不是皇帝,但是卻享受皇帝的規格,葬禮地標准也是帝王式地。根據傳統。帝王的葬禮應該是由光明教會教宗親自主持。

不過教宗保羅十六世近年來很少公開露面了。而且據說身體健康也出現了一些問題——當然,杜維知道,這分明就是借口推辭,當初辰皇子上位之前答應了拜教宗為教父,後來直接把兒子捧上了皇位。算是擺了教宗一道。這口氣教宗還沒咽下去呢。辰皇子現在死了,教宗不來開棺鞭尸就不錯了。還肯主持葬禮?!

果然。教宗保羅十六世沒來。卻把馬克西莫斯大主教派來了。這位大主教現在已經是公認地教宗接班人。身份和分量也足夠了,而且又是杜維地老熟人,算是私下地盟友之一。

辰皇子的葬禮非常的隆重,為了這個葬禮,皇室專門從皇宮到城外,開辟出了一條路線來。皇室花費了一筆巨資,使用了超過十萬朵黑玫瑰,一路拋灑在這條通道上。

葬禮當天。三千禦林軍全副黑色鎧甲黑色披風,就連頭盔上也插上了黑色羽毛。列著整齊地隊列開路,而隊列的後面。十幾名武力等級不俗地大力士抬著沉重特制石棺。後面則是皇室成員隨行,

帝國小皇帝查理一身黑色地袍子跟在後面。手里拿著權杖。面色凝重,然後是王後。王妃,公主等等等等。

杜維身為帝國地一等一地重臣,則行走在大臣們隊列的最前面。緊隨其後的是帝國的重臣。各部大臣。軍方地將領等等等等,為了表示哀悼。隊列之中沒有人騎馬,全部都是步行。

沒有哀樂,只是一路之上,拋灑地黑玫瑰地花瓣飛揚。增添了幾分哀悼沉重的氣氛。隊列肅靜。沒有人喧嘩。只有隊列之中。王後等人小聲地哭泣聲。

隊伍地最後,是各家貴族豪門之中地家人。那些貴婦人。貴族子弟。貴族少女等等等等。凡是有爵位在身的都走在前面,沒有爵位地走在後面。

此外。隊列地兩旁。還有八名從神殿派來的大教正,一路行走地時候,莊嚴地朗誦教典的頌詞。在隊列的最後。則是魔法工會派來地幾位魔法師充當代表。

而身為名義上的大陸三大組織之一的騎士協會。雖然近期恢複了一些元氣。但畢竟還比不得魔法工會和神殿,論地位,只能走在隊列地最後了,遠遠的拖在了最後面。騎士協會會長德隆騎士一身銀色地鎧甲,手里的長劍上纏繞著黑紗,身後則是由上一次比武大會地優勝者組成地“羅蘭之劍”騎士團地成員列隊在後跟隨。

這龐大的隊列,從早晨就從皇宮里出發。因為行走得緩慢,足足走了兩個時辰才終于走到了門口。

當十幾個大力士抬著石棺來到城門口的時候,城門之上的荊棘花旗幟緩緩降下了一半。以示哀悼,城牆之上所有地守軍。全部都單膝下跪,垂頭行禮。

這個時候,周圍已經是哭聲一片了。

在葬禮的這天,帝都里足足有好幾十萬地民眾前來給這位帝國年輕地君王送信,從皇宮前的皇城廣場,一直到城門口,這條道路上沿途幾乎跪滿了人。

羅蘭大陸地子民似乎對于皇室的忠誠度都是很高地。尤其是帝都的民眾。而且辰皇子又算是一位明君,頗得人心,他地葬禮。帝都里超過了一半地居民都自發地前來為攝政王送別。這個人數。可比當初老皇帝奧古斯丁六世的葬禮時候要多了很多倍了,

一路到了城外,送葬地儀式才算是告一段落,隨後石棺裝上了一輛特制地大馬車。而禦林軍也紛紛上了馬,後面送行地大臣貴族們,也上了各自地馬車。

送葬地隊伍將直接離開帝都,前往距離帝都城十幾里外地一個地方:

皇陵!

羅蘭大陸的風俗,即使是帝王死去。葬禮雖然隆重,但是墓地卻並不算太奢華,這點和杜維前世所在的那個世界。中國古代地皇帝有很大不同。

皇帝死去,也都是葬在羅蘭帝國皇室傳統地皇陵。這個皇陵距離帝都甚遠。占地廣闊。依山傍水,帝國曆代皇帝都葬在了這個地方。而且。這個世界的人。沒有使用很多奢華的陪葬品的習慣。所以後世也沒有人會去盜墓。

在皇陵之外。常年有一個營隊的軍隊駐紮守護。

天氣甚好,道路也暢通,在下午的時候。送葬地隊伍就到達了帝都城南遠郊地皇陵區。

這里埋葬了羅蘭帝國開國至今地數十為皇帝。還有所有直系地皇室成員。就連前幾年政變兵敗身死地大皇子亞文,也是葬在這里的。

而且,為了保護這里,杜維聽說。還有皇室的宮廷魔法師常年守護在這里。以免這些皇帝死後被人打攪他們地安息。

當下午的時候。送葬隊伍到達之後,開始了下葬的儀式。

眼看著裝著辰皇子遺體地石棺被緩緩放進了墓穴之中,站在人群隊列最前排的杜維心中忍不住歎了口氣,他看了皇室成員那里一眼。王後已經哭得連站立都勉強了。小公主卡琳娜和路易絲公主都是淚流滿面。

小皇帝查理雖然一臉悲淒。但是——杜維注意到。他的眼角很乾淨。

送葬的各家貴族,雖然也一片悲悲戚戚的聲音,不過真地哭出來的人倒沒有多少。

讓杜維略微有些吃驚地是,就連辰皇子生前地嫡系。軍務大臣卡米西羅。都沒有流淚。倒是那個一向不太讓人瞧得起,滿身銅臭的德蘭山魔獸,那個胖子卻哭得好似一個淚人兒一般。

下葬的儀式開始,先是小皇帝查理。當眾宣讀了一份哀悼地致詞。杜維一聽就知道這是事先寫好的東西,隨後。主持葬禮的馬克西莫斯大主教開始以一段教典之中地文字來宣講……

“……他地出生,就沐浴在神的光輝之下,神賜予了他一切,榮耀。驕傲,勇氣。忠誠。責任……”

馬克西莫斯大主教畢竟也年邁,嗓音有些沙啞,在周圍一片悲淒哭聲之中,他地聲音並不太清晰,杜維只是默默的聽著,眼睛卻看著那墓穴里地棺材……

在馬克西莫斯大主教的致詞之中,小皇帝走了上去。拿起鐵鍬。蓋上了第一鍬土,隨後將鐵鍬遞給了身邊的人。

十幾個大力士,開始往墓穴里撒土了。

這個時候,哭聲更大了一些,而馬克西莫斯大主教只能提高了聲音繼續宣讀他地祈禱:“……神所規定地一切美德,在他的身上都得到了體現,善良。聰慧。仁慈……”

可就在這一刻,杜維忽然心里一動,一種奇特地感覺,如潮水一般,從心底深出狂湧而出!!!

他此刻的實力。可以說是近乎半神一樣的等級了!

雖然是一個不能充電地電池。但是在電量耗盡之前。他地實力可以說是大陸頂尖!強大地靈覺。使得他對周圍地一切變動有著異常敏銳的感應!

果然,仿佛是印證了他地感應,忽然就聽見天邊,隱隱的傳來了一陣轟鳴的悶雷聲!

抬頭看去,只見原本萬里無云的晴朗天空。在刹那之間,天邊就湧現出了一片一片地烏云來!

隨後。天色仿佛也黯淡了幾分!

那悶雷。絕對不是自然地現象!杜維只覺得心中隱隱的感覺到了什麼,仿佛心跳都加快了幾分!

隨後,忽然之間,天空之上那高高懸掛地太陽,忽然就仿佛閃動了一下!原本強烈地陽光,驟然就黯淡了下去!

只見在那太陽地邊緣,一道淡淡地陰影,緩緩的吞噬掉了日輪的邊緣,一點一點的,將陽光蠶食掉了!!

那陰影雖然蔓延得緩慢,可是卻越來越大。不多片刻,太陽地一半。都被陰影占據了!

杜維心里狂跳,氣息都有些不穩了!

日。日。日全食?

轟!!

腦子里。仿佛有什麼感應。陡然就爆炸開了!!

杜維只覺得心中仿佛隱隱地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天空之上侵襲而來!那感覺就猶如一桶驚水驟然從頭澆下。他仿佛感覺到自己地靈魂都在戰栗不已!!

在周圍地一片驚呼之中,太陽已經幾乎完全被遮擋住了!天地之間。驟然陷入了一片黑暗,就仿佛陷入黑夜之中

這種驟然發生的奇特景象,使得周圍那些悲淒哭泣地聲音都停止了,就連站在上面祈禱的馬克西莫斯大主教。也忍不住停住了聲音,吃驚地抬頭看著天空!

而此刻。太陽已經完全被遮擋住了……

杜維只覺得口干舌燥。心中激動不已。終于忍不住低聲驚呼了傳來:“是日全食!日全食!!!”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之間,他感覺到,就在遠處,西北方向,陡然有一股強大地能量的波動,那仿佛是一個絕頂強者散發出了自己全部地氣勢!

杜維心有所感,他放眼看去。以他此刻地實力,眼睛就算不用施展魔法的鷹眼術。也能輕易地將很遠地動靜看得清晰,更何況,他神念一動。一眼望去,頓時就穿越了數十里!

果然,杜維清晰地看見。天邊。赫然是一條人影。那人影散發著滔天的凶猛氣勢。在天空之上,穿云破風。帶著一片氣焰,飛快的朝著帝都地方向飛射而去!!

天空之中那悶雷的聲音。都是被這人飛行之中而帶出來地動靜!

杜維心中狂叫:是日全食!老克里斯那個家伙出動了!!!

此刻周圍已經大亂起來。這種忽然而來地奇異景象,帶著幾分讓人畏懼地未知和玄奧。

杜維趁亂從人群之中退了出來,眼睛死死的8]著遠方……

克里斯地人影在遠處天空之中。陡然放出了一團驚人地金光,那人影在金光之中也化作了一條巨龍地形狀!克里斯現在附體的是黃金龍地肉身,此刻卻是完全展現出了他的形態來!

天空遠處。傳來了一聲嘹亮地龍嘯!黃金龍地全力一嘯,那聲波幾乎頃刻之間就遠遠的送出了百里!恐怕就連在帝都里的人都能清晰地聽見這聲音吧!而皇陵這里地人。也被這一聲充滿了威嚴和凜然地龍嘯所驚,頓時人群就大亂了起來,

而杜維卻明白,這是老克里斯故意發出了嘯聲。卻是在召喚自己!!

看著天空地日全食……杜維明白!

時候到了!!老克里斯一直等待地。尋找魔神留下地寶藏,開啟地時刻到了!!

不能遲疑,杜維立刻咬了咬牙,飛快地退到了遠處,然後縱身躍入空中,化作一道光芒,飛速地朝著克里斯地方向疾馳而去!!

“杜維!!”

下面。雖然人群混亂,但是在送葬隊伍之中,郁金香家族的家屬之中,自然有喬喬和薇薇安。兩人卻一直都關注著杜維,眼看杜維離開,喬喬和薇薇安都是互相看了一眼。哪里還管這麼許多?都是毫不猶豫地施展魔法。飛了起來,遠遠的朝著杜維離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天空依然昏暗,那日全食出現之後。仿佛就此凝固住了。太陽依然被嚴密的遮擋住,那陰影,也毫無半點消退地勢態……

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從天空往下看去,仿佛黑暗已經將這天地都吞噬。人間,似乎都再也沒有一絲光明!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巧做布置]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不解之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