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借你的手】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借你的手】


藍海悅不是弱者,可是被赫克托爾抓在手里,赫克托爾龐大的身軀,提著藍海悅這麼一個老頭子,就仿佛提了一只小貓一般。藍海悅被扼住了脖子,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他縱然想掙紮,可是卻半分力氣都提不上來。

赫克托爾看似這麼簡單的一抓,可是卻隨手就將藍海悅的全身氣機全部鎖住了,別說是力氣了,藍海悅分明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將自己的精神力都封鎖住!!!!

杜維臉色一變,正要過去插手,可是他還沒動,就聽見旁邊的梅杜莎女王忽然就冷冷道:“松開他!”

話音未落,就看見梅杜莎女王伸出手去,指尖隱隱的冒著光芒。

“不要!”杜維臉色大變,一句話還沒喊完,就看見妮可小姐的手已經搭在了赫克托爾的手臂上。她這一推,顯然是用上了什麼法術,可是赫克托爾只是嘴角冷冷一笑,連動都沒動,就聽見梅杜莎女王痛苦的哼了一聲,腳下連連後退了三五步,那張絕美的臉龐,先是猛的一紅,隨即就變得慘白,臉色鐵青,仿佛籠罩了一層寒霜一般。

“哼,想不到,一條梅杜莎蛇,居然也會冰系魔法。”赫克托爾冷笑一聲,眯著眼睛盯著妮可看了會兒,語氣才稍微柔和了一些:“梅杜莎蛇……也算和我們獸人一族有些血脈上的關系,我不想傷你。哼,真是可笑,你們蛇族的祖先,見了我都要客客氣氣,連話都不敢隨便說一句,你這條小蛇。居然敢對我動手。”

梅杜莎女王因為和藍海悅一起進來,而且在帝都的這些天,她和藍海悅之間頗有一些來往。這個睿智的老頭子,倒是著實教了她一些人類的思維方式。對于妮可來說,她的想法單純得近乎白紙,誰對她親近,她就自然對誰好一些。

眼看這個和自己關系不錯地老頭子被人抓住,她自然就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她身為梅杜莎女王,雖然本身實力很強,但是卻畢竟原本的攻擊手段太過單一。那最強的殺招“梅杜莎之凝視”卻不能隨便用,一旦用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自然不太實用。所以,來到人類直接跟在杜維身邊這麼幾年時間,倒是也學了不少。

她是高等魔獸。智力上自然是極高的,杜維身邊的那些高手,只要是和她認識的,都教了她一些東西。尤其是薇薇安,曾經和梅杜莎在一起待過一陣子,更是教會了她一些魔法。

甚至就連羅德里格斯,也教過她一些冰霜斗氣。

這些本事。如果用來對付別人,自然是毫無問題,可面對這麼一個獸神,就遠遠不夠看了。

她一抓之下,卻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的力量非但不能突破對方的手臂,卻仿佛就狠狠的撞在了一面牆上,隨即力量洶湧地反噬而來,卻比自己原來的力量更狂暴了數倍!

這麼一下,可實在不好受,直震得她胸口苦悶。幾乎就要當場吐出血來。可梅杜莎女王性子冷酷又驕傲,強行忍了下去。只是這口血不噴出來,卻反而越發的悶在了胸口,此刻只覺得手都軟了。

正站立不穩,身後杜維已經一手按在了她的後背上,輕輕一拍,妮可小姐頓時感覺到胸口的郁悶就輕松了很多,出了口氣。扭過頭去。用閉著的眸子對著杜維“望”了一眼,皺眉道:“它好強。我打不過它。”

杜維點了點頭:“你退開吧,我來。”

說著,不由分說,把妮可也拉到了身後去,迎著赫克托爾地眼神,咬牙道:“尊敬的獸人之神,難道欺負一個比你弱小很多人類,就是您這樣神級強者的傳統麼?”

赫克托爾冷冷道:“你不用激我,這世界上神級強者一共只有幾個,如果我出手都要找同級的,那麼就算等幾百年都未必有機會出手一次了。”

杜維怔了怔,卻冷冷一笑:“好吧,你不是就想問出口在哪里麼!”“不錯。”赫克托爾的語氣冷漠得近乎冷血:“所以你最好讓你的這位同伴說出來。否則的話,我不會介意現在就殺了他。”

“……我信。”杜維歎了口氣:“好吧,你放開他,你想要地答案,我來告訴你。”

“你?”

不止是赫克托爾,就連其他人,都用疑惑的眼神盯著杜維。

而教宗保羅十六世的心里更是想:這個郁金香公爵想來狡猾多變,現在恐怕又是在想耍詐了!

只是藍海悅,卻眼神有些焦急----杜維認識那種神奇的文字語言,藍海悅是知道一些的。可是他卻並不希望杜維說出來,偏偏喉嚨被扼住,說不出話來,只能拼命用眼神對杜維示意。

“好啦。”杜維搖頭:“我原本對這個什麼寶藏的興趣就不算太大……既然人家現在拳頭比我們硬----我這個人,一向很識實務的。”

說著,他雖然被諸多人的眼神盯住,卻從容的走到了當中,伸手拍了拍依然沒有從崩潰之中清醒過來的老克里斯。

“你真地知道?”赫克托爾眯著眼睛。

“我知道。”杜維苦笑了一聲:“我從你的眼神看了出來……你好像是擔心我在騙你。好吧,這麼說吧……”他歎了口氣:“剛才,那個投影里地阿拉貢,你也看到了。他的相貌居然和我一樣……這一點,難道你不覺得奇怪麼?”

“……不錯。”赫克托爾點頭,它眯著的眼睛盯著杜維,仿佛盯著一只獵物。

不僅是赫克托爾,就連薇薇安和喬喬,都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杜維。

杜維一邊歎息,同時臉色古怪,低聲喃喃自語:“還真是諷刺啊。這個秘密。我原來逃了又逃,總是想擺脫,千方百計的想隱瞞,可現在看來,還是要說出來,那麼,好吧……”

他忽然抬起頭來,對著那十六扇門大叫了一句,同時豎起中指,罵了一句:“好吧!阿拉貢。算你狠!你贏了!”

說完,他收斂了一下情緒,看著眾人,一臉的嚴肅,很認真的,一字一字緩緩道:“答案很簡單……我。就是阿拉貢。呃……或者說是,我就是你們地開國皇帝轉世投胎。”

足足安靜了有好幾分鍾,隨後教宗保羅十六世卻第一個哈哈大笑起來,看著杜維,老頭子笑得前仰後合,厲聲笑道:“可笑啊!可笑!郁金香公爵,我想不到你居然能編造出這種話來……哈哈哈哈。你地相貌酷似開國皇帝,就可以冒充是他……轉世?哈哈哈哈……”

杜維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看著教宗,搖頭道:“唉,真是地,我一心想隱瞞。想不到真說出來的時候,別人卻不信。”

不止教宗,就連被赫克托爾扼住喉嚨的藍海悅,都瞪圓了眼睛,死死的盯著杜維。

“你們呢?都不信?”杜維看著眾人。

薇薇安和喬喬對望了一眼,兩人同時走了上來。一左一右站在了杜維的身邊:“我們信!你說什麼我們都信!”

“好吧……”杜維卻依然哭笑不得:“還有別人相信麼?”

梅杜莎女王默默的走到了杜維的身邊,一言不發。不過卻用這種姿態表明了立場。

“其他人呢?”杜維看著冷笑不止的教宗。

誰知道,忽然就聽見一個陰柔地聲音:“我信。”

教宗霍然回頭,吃驚的瞪著俄浦迪斯。

這個天使卻不看教宗,眼神盯著杜維:“我信。”

“……我是不是該感謝你的信任?”杜維苦笑。不過他最終將眼神落在了赫克托爾的身上:“你呢?偉大的獸神,你信不信?”

不等獸神說話,杜維就已經飛快的說了一句中文,正是將剛才阿拉貢最後地那句中文留言重複了一遍。

啪。

赫克托爾松開了手。將藍海悅丟在了地上。老頭子喘息咳嗽,赫克托爾卻直接走到了杜維的面前。龐大的身軀猶如一座小山一般,居高臨下,冷冷的看著杜維:“我可以暫時信你。”

杜維微微一笑,卻看了老克里斯一眼:“我的朋友,看看現在的局面,好像不再你的操控之下了吧?”

老克里斯怒氣沖沖地瞪了杜維一眼:“你……”

“別你你我我的了。”杜維攤開手:“你說了,大家只是互相利用的關系,誰都會給自己留一手。當年你對阿拉貢不也這麼做的麼。”

在獸神的凝視逼迫之下,杜維深深吸了口氣:“你想知道入口麼?入口的門就是……”

他還沒說出來,就聽見坐在地上的藍海悅和老克里斯同時開口尖叫:“別告訴他!!”

“哼!”赫克托爾冷哼了一聲,兩只大手同時一揮,藍海悅和老克里斯的身體頓時就身子直接飛了出去!

在獸神龐大的力量之下,兩人毫無半點反抗能力,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一股強大地力量死死的包裹住,全身地一絲力氣都施展不出來。人在半空,就口中同時噴出了兩口鮮血!!

呼呼兩聲,兩人身軀橫飛出去,卻是一左一右,同時飛進了左右兩旁的兩扇光門里去了!!

赫克托爾說出手就出手,絕無半點遲疑,冷冷的又看了看其他人,淡淡道:“還有誰想阻止麼?”

杜維皺眉,看了看藍海悅和老克里斯被丟出去的兩扇光門,他張了張嘴巴:“赫克托爾……你的動作也太快了吧。我還沒說哪扇門是真的……萬一你把他們丟進的是真地門,怎麼辦?”

“很簡單,我進去之後,再殺了掉就是了。”赫克托爾淡淡道。

“那麼……是不是,如果我現在不說,你也會殺了我呢?”杜維苦笑。

“是地。”赫克托爾哼了一聲,俯視著杜維:“你最好不要考驗我的耐心。我已經等了一萬年,耐心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

這句充滿了威脅味道地話,在這個家伙說來卻仿佛毫無半點煙火氣----可如果你以為它是在開玩笑,那麼就絕對錯了!!

杜維知道,這個獸神絕對是殺人不眨眼的典范,點了點頭:“我明白……可是在我告訴你之前,你能不能滿足我兩個條件?”

“條件?”赫克托爾的眼神里閃過了火星。

“是的,兩個對你來說並不重要的條件----你看,我將告訴你的可是一個天大的秘密。作為代價,你多少也要付出一點點吧。”

赫克托爾居然笑了,它看著杜維,意味深長:“人類都是像你這麼有膽量麼?”

“別人我不知道,不過我的膽子好像的確蠻大的。”杜維迎著它的眼神:“我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你能否讓我明白,你,偉大的獸神,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最高的境界,按理說,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你能看得上的了。就算魔神留下了什麼寶藏,也不過就是一些身外之物……你為什麼這麼想得到呢?”

赫克托爾笑著,看著杜維的眼神越發的古怪:“我越來越覺得你這個人類有趣了……哼。你真的想知道?我現在不會告訴你……不過我可以帶你一起進去。到時候,你就明白了。”

“……好吧,說了等于沒說。”杜維摸了摸鼻子:“看來就算我不想和你進去也不信了。”

“當然,我可不會這麼輕易相信你。”赫克托爾微微一笑。

“好吧,第一個問題先放在一邊。”杜維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惡意來:“第二個條件麼……對于你來說,就更簡單了。”

他臉上的惡意的笑容,讓教宗頓時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果然!

杜維轉向了神殿三人組,他臉上的笑意很陰暗狡猾:“我一向很不喜歡這些光明教會的家伙……我想,對于獸神您來說,看著這些女神的信徒,也一定很不喜歡吧?那麼……能否借您的手,幫我順手解決掉這些神棍呢?”

“杜維!!”教宗臉色狂變!

他非常清楚,自己加上俄浦迪斯,都絕對不是這個赫克托爾的對手!如果杜維真的要借刀殺人,那麼自己就絕對死定了!

赫克托爾那冷漠的眼神已經落在了教宗的身上。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 最後的惡作劇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夠淫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