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夠淫蕩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夠淫蕩


“我拒絕。”

出乎杜維意料的,赫克托爾居然說出了這麼一句!

就連一身冷汗的教宗,都忍不住驚奇的看了一眼獸神。

“夷?”杜維驚訝的看著赫克托爾:“你不是應該很討厭女神的麼?”他指著教宗:“這位老先生,可是女神的信徒在這個世界上的領袖,號稱是女神在人間的代言人呢。而那個家伙,是女神創造出來的魔法生物,送到這個世界上給她做事的。”

“我是很討厭女神。”赫克托爾淡淡一笑:“不過我們神級強者之間有約定。我們不會直接對對方在人間的代言人出手。”

他看著杜維疑惑的眼神:“同樣的道理,你們人類的女神,也絕對不會出手先殺了我們部族的領袖。這是我們的約定。比如現在獸人族的岩石和銅虎還有多米內斯,以及精靈族的落雪,都是受到保護的。其他的神都不可以對它們出手……這是游戲規則。”

(見鬼的游戲規則……做婊子還立牌坊)杜維心中腹誹,歎了口氣:“這麼說來,你兩個條件都不肯答應我了。”

赫克托爾淡淡一笑,同時伸出了兩只手來,凌空一抓。教宗和俄浦迪斯兩人同時就身子不由自主的飛到了赫克托爾地手里,被他一左一右扼住了脖子。

兩個聖階強者。在獸神的手里就如嬰兒一般無力。

獸神抓著兩人,輕輕笑道:“這里人已經太多了,我不會殺他們,不過可以幫你把他們先丟出去。”

說完,抬手一丟,神殿地兩大巨頭就各自飛了出去,又分別被丟進了兩扇光門里去。

赫克托爾抬起腿來。輕輕一踢,遠在十幾步之外的羅塞,立刻就哼了一聲,口中噴出鮮血來,也被踢進了一扇門里。

杜維看著,只是悠悠歎了口氣:“可惜啊……你一下就把五個人丟進了五扇門里,你倒是真不怕萬一不小心丟中了地方……”

“我看得出來。我丟了五個人進五扇門,似乎都不是真正的門。”赫克托爾眯著眼睛看著杜維:“你的眼神沒有變化,相比我丟的都是假門了。”

杜維對赫克托爾做了一個鬼臉:“我這人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是撒謊的時候也是臉不紅心不跳----如果你想從這些地方找到蛛絲馬跡,可就要讓你失望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赫克托爾仰天大笑:“很好!很好!你這個膽大的小子!你讓我覺得很有趣!我答應你,如果我真要殺你地時候,我一定不會讓你很痛苦的。”

隨後他收斂起了笑臉:“好吧,現在已經沒有外人在了……我們開始吧!到底是哪一扇門呢?”

杜維咳嗽了一聲,抬手隨便一指:“這里……”頓了一下,他歎了口氣:“我知道你不信我……你可以抓著我。和你一起進去。如果不對的話,你盡管找我好了……不過我的這幾個朋友麼……”他指著薇薇安喬喬還有妮可:“她們就沒什麼關系了……讓她們從其他門離開吧。”

“很抱歉。你的要求,我不能答應。”獸神冷笑一聲,它的眼神居然也有些狡猾:“你這人雖然有趣,不過好像肚子里的鬼主意也很多。就算抓了你和我一起,我也不敢放心。你好像是那種不太在乎自己命地人……不過看來,你對這兩個女孩子和這條小蛇還是很在乎的。所以,我會帶著你們一起走!如果地方不對。我不但會殺你。還會把你的這三個同伴都殺了!”

杜維這才心中真的有些緊張了。

他原本的主意就是先讓薇薇安喬喬她們離開,然後自己隨便指一扇假門。大不了和赫克托爾一起進去之後,如果赫克托爾要翻臉,反正只有自己一個人。雖然自己的實力不如赫克托爾,可好歹也是半神級,還同時身兼阿瑞斯和精靈神的兩種力量屬性,就算打不過,也能勉強應付周旋一下。就算想逃跑,也是有幾分指望的!

可是……如果連薇薇安和喬喬等人都跟著,那麼自己就連一絲一毫機會都沒有了!

一旦赫克托爾翻臉,自己仗著半神級的力量,還有逃跑的可能,但是薇薇安和喬喬,還有梅杜莎……在這個獸神地手里,連螻蟻都不如,對方眨眨眼睛就能解決掉……

看著杜維的臉色有異,獸神冷冷一笑:“所以,我勸你別動什麼鬼主意了,老老實實地說出真的入口吧!”

杜維的背後終于流出了冷汗,在片刻之中權衡完畢之後,他終于歎了口氣:“好吧!你贏了,你拳頭最硬,你就是老大……真的門就在這里。”

他抬手一指,指的正是阿拉貢最後提示的那扇----正對台階位置的那扇光門!

赫克托爾點了點頭:“很好----我們一起進去!你,我,還有你地這三位同伴!”

杜維苦笑:“我有地選麼。”

答案自然是:沒有。

進入光門,似乎並沒有多少奇怪的感覺和不適。

這光門似乎就是一個簡單地空間魔法,當杜維一腳踏入門里之後,就頓時仿佛在懸崖旁一腳踏空,隨後一種從高處墜落的感覺。

不過很快。周圍就出現了一片光芒,當光線穩定下來之後。杜維地腳下已經踐踏在了堅硬的土地上。

過程很短,他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叫出聲來。

身邊,赫克托爾和薇薇安喬喬以及梅毒撒,都隨即從空氣之中閃現了出來。

可是望著周圍……這個地方,杜維卻呆住了!

好大地一片湖!!

這湖仿佛呈現出一個圓形的碗狀,一眼看去,足足有七八里那麼寬。

而杜維等人腳下的位置。就在湖畔,地面上亂石嶙峋,卻是一些奇異的岩石,而很多的石頭的造型怪異,杜維忍不住踢了一腳,立刻就辨認了出來----這些岩石仿佛是……火山岩?!

這個地方就仿佛是一個凹谷,身前是湖水。身後卻是漸漸往上的高坡,大約有數十米高。

抬頭看去,天上有淡淡地浮云,還有烈日當空……

夷??

杜維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這個地方,分明……分明是在外面的世界了!

難道說……魔神的寶藏,並不是藏在什麼創造出來的空間?而是隨便的埋在了世間?!

赫克托爾的眼神有些怒氣,可看著杜維和自己同樣有些茫然的表情,它才明白:這個小子和自己一樣不知情,看來倒不是他騙了自己。

杜維卻環顧四周之後,忽然臉色微微一變。

他陡然之間。身體拔地而起,飛快地竄到了半空之中---赫克托爾並沒有阻止杜維的動作。也不怕杜維就此跑掉。

只是杜維飛到了數十米的空中之後,很快就落在了身後那高坡之上,望外看了會兒,臉色卻越發的怪異起來。

“見鬼……真是活見鬼了。這個混蛋阿拉貢,難道連自己都騙?”杜維哭笑不得。

這個時候,赫克托爾也落在了杜維的身邊,順著杜維的目光往下看去……

就在和湖水相反的地方。越過高坡之後。地勢卻是一路往下了……

地形很簡單……這是一座山!

放眼看去,還有淡淡的浮云繚繞在腳下。地勢頗為陡峭,一路往下!

原來眾人所在的這個湖,卻居然是在一座高山的山頂!而下面一片茫茫云海,若隱若現,卻不知道這山有多高了!

而周圍看去,一些地方上還覆蓋著常年不融地積冰!

如此高山的地段,氣溫自然是比平原上要低很多了。只是杜維等人都是實力絕頂地強者,對溫度就不太在意了,所以卻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我們,還想是在一座山頂。”杜維苦笑著對赫克托爾說。

赫克托爾臉色也很陰沉:“不止是這樣。”

它忽然轉過身去,手指了那塊湖泊。

水面碧藍碧藍,猶如一方巨大的翡翠,可赫克托爾卻指著湖的遠處:“我想,好像出了點兒問題。你最好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我的耐心實在是不多了!!”

杜維感覺到了赫克托爾語氣里的森然味道。順著赫克托爾的手指方向看去,他很快就看到了……

什麼都沒看到,可是卻有幾股異常熟悉地氣息!

夷?

杜維這一驚,可非同小可。

而這個時候,站在下面,剛才幾人落地位置地喬喬和薇薇安,卻同時開口喊了一聲:“杜維!你來看這是什麼!!”

杜維顧不得什麼,趕緊跳了下去,來到了三個女孩子的身邊:“怎麼了?”

薇薇安不說話,喬喬卻指著地面,剛才幾人落地地地方。

原來剛才杜維倉促之間沒有發現,而此刻,順著喬喬的示意,卻看見了,就在自己的腳下,在亂石和沙礫之中,隱隱的有一絲淡淡的魔法的波動,那魔力的波動很微弱,不過對于杜維這樣的強者,只要是稍加注意。還是很輕松的就能感應到了。

他一腳踢開了腳下地幾塊岩石,立刻就看見了。只見一枚大約有普通人腰粗細的一根金屬棒插在了地面上。

杜維有些疑惑,他伸出手去,他地肉體極其強悍,加上此刻強大的神力爆發,很快就將周圍的岩石硬土挖開了。

可奇怪的是,這根金屬棒埋的卻極深。杜維一口氣就將地面切開了數米深,卻依然沒有見到底。

而這根金屬棒上。隱隱的流動著淡淡的光彩,似乎在陽光之下,還閃耀著奇異地反光。

杜維伸手摸在上面,卻觸手冰涼,甚至都無法辨認出,這是用什麼材料制成的。

“這是?”杜維皺眉,嘗試用力拔了一下。可是以他的力氣,居然一拔之下,這個金屬棒卻紋絲不動!

“你不能拔出它!”赫克托爾已經飛快的來到了杜維的身後,它的眼神盯在了這根金屬棒上,眼神里還帶著一絲淡淡的激動:“這是……榮耀權杖!”

榮耀權杖?

神器里地榮耀權杖?!

杜維也有些激動起來----這里居然能找到榮耀權杖,難道這里真的是魔神的埋寶地方?!

赫克托爾已經俯下了身子去,按在了這金屬棒上,側頭仔細傾聽著什麼。過了會兒,它站了起來,冷冷道:“果然是這樣……這東西不能拔起來。否則的話,這里恐怕立刻就會變成一片廢墟了。”

杜維歎了口氣。

“到底怎麼回事?”喬喬忍不住問道。

“這里。下面。”赫克托爾冷冷道:“看見這個湖了麼?這不是什麼普通的湖,而是山頂的湖。這湖水之下,就是山口……”

頓了一下,它還沒說話,杜維卻已經直接說完了後面的話:

“火山口!”

他的臉上帶著怪笑:“這個什麼榮耀權杖插在這里,似乎是用這個神器鎮住了火山,不讓它輕易爆發。如果把它啟出來。恐怕這火山就立刻要醒來了!”

看著幾個女孩子驚訝的表情。杜維繼續苦笑:“而且……我……我可能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

幾人的眼神都瞪著他。

杜維搖頭:“別這麼看我,我沒來過這個地方。不過我卻能認出來。剛才我站在上面往下看了一下……你們知道,只要我仔細去看,我可以輕易地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我看到了,在山下,距離這里大約一兩千米地地方,有一塊好大好大的石碑,那石碑上面有文字。”

赫克托爾笑了笑,不說話---很顯然,杜維能看到的,它也看到了。

“石碑?你看到了什麼?”喬喬有些不耐煩。

“南洋,聯合王國的婆羅門島……而我們現在腳下的這座火山口,就是這里土著所傳說的……神山。”

杜維的臉上雖然在笑,可是那表情卻和哭差不多。

該死地阿拉貢,留下地什麼見鬼的門,居然一下把我們傳到了距離大陸幾萬里之外地南洋來了!!!

神山!不就是當初阿拉貢跑來這里裝神弄鬼,糊弄那些當地土著,讓這里的土著把他當作所謂的“父神”一樣崇拜的地方嘛!!

哦,對了,那個混蛋阿拉貢,居然還在這里教會了土著人打麻將!!!

眼看喬喬和薇薇安都是一臉的疑問,杜維揮了揮手:“先等一下再說其他的,我們先和大家彙合吧。”

“和,大家彙合?和什麼人彙合?”喬喬急忙追問。

“還能和誰!”杜維咬牙切齒:“我們都被阿拉貢那個混蛋耍了!媽的!什麼十六扇門!都是假的!十六扇門全部都是假的!十六扇門,都是通往同一個地方!!!藍海悅,教宗……他們都在這里!!”

杜維沒有說假話。

老克里斯,藍海悅,教宗,俄浦迪斯,還有羅塞,果然都在這里。

越過了這個湖水,到了對岸之後。杜維等人立刻就看到了這幾個家伙。

老克里斯目瞪口呆的坐在地上,教宗地臉色陰沉。藍海悅的表情則仿佛帶著一絲好笑,俄浦迪斯還是那張陰沉地臉龐。羅塞則在一旁默默的發呆。

“你們……先到的這里?”杜維走了過去,懶洋洋的打了個招呼。

他還看到,就在藍海悅等人身邊,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十幾個打扮很古怪的土著人。這些土著人身上都穿著用樹藤編制的甲胄,一個個都是南洋人典型的黝黑肌膚,臉上還塗抹著油彩。這些土著人有地手里還握著用木片削成的刀劍。

很顯然,老克里斯等人在這里遇到了這些土著,然後順手把他們給解決掉了。

其他人似乎都沒有心情說話,藍海悅卻笑眯眯的和杜維打了個招呼:“我該怎麼說?你被自己騙了,心情一定很不好吧。”

杜維哈哈一笑:“的確很不好。可最氣人的是,我還不能罵他。因為罵他就等于罵我自己。”

頓了一下,他才道:“說說你們吧。這是怎麼回事?”他掃了一眼身邊那些倒在地上的土著。

幸好這幾位都是高手,不屑于輕易殺人,這些土著都還沒有死,只是被制服了。

“我來說吧。”藍海悅忍不住笑道:“我和你的這個朋友……”他一指老克里斯:“我們兩人先掉了下來,就落在這里。然後我們還沒反應過來,教宗陛下他們就掉了下來,就落在了我們地身邊。至于這些土著……我就不知道了,不過,看你的表情,似乎你知道一些吧。”

“這里是南洋。”杜維一句話。把教宗等人都驚的跳了起來。

南洋?!

“南洋聯合王國的領土,婆羅門島的最中央。南洋人信仰的神靈居住的地方……神山。呃,還要說明的是,這可是一座火山,我們現在就站在火山口的邊上。”杜維越想越覺得好笑:“媽的,阿拉貢可真夠狠地!十六扇門,居然全部都是假的!全部都是通往這里!如果誰上了當,真地一個一個門去嘗試。恐怕就算再過一萬年也別想弄明白……等弄明白了。十六扇門挨個都試了一遍,發現上當了之後。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靠!”

說著,他指著那些土著:“這些土著,就是當地的居民。當地的土著傳說在這山上居住著他們信仰的神。這里有一個傳說,因為神靈震怒,拋棄了這些土著而離開了。不過這里依然是當地的部族信仰的聖地。為了保護這個聖地,不讓別人隨隨便便的來到這里褻瀆了這神靈地地方,所以在山上,會常年有一些土著之中地苦修者,也就是一些土著之中的武士,在這里生活,同時負責守衛這里,趕走偷偷跑上來地人。“

杜維指著那些地上的土著武士:“我想就是你們遇到的這些家伙了。”他看著藍海悅:“死了?”

“沒有,我們沒殺人。”藍海悅搖頭:“不過幸好你來了,不然的話,恐怕教宗陛下,就要先對我出手了,我一個糟老頭子,可不是教宗陛下的對手。”

杜維撇了撇嘴,從實力上,藍海悅未必就輸給教宗,不過加上一個天使就難說了。而且老克里斯這個家伙又靠不住,真打起來,老克里斯未必就會出手幫藍海悅。

“我們都被阿拉貢耍了。”杜維歎了口氣:“這個玩笑開得有些大啊。”

他壓低了聲音,苦笑道:“我不擔心教宗……不過這位獸神,現在的怒氣可不小。如果不想點辦法,我們都恐怕在劫難逃。”

果然,看著赫克托爾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了。

自從見了這位獸神,它說話一直都還算和氣,此刻臉上終于露出了怒容來,那張臉龐上天生的獸紋,隱隱的有些猙獰的味道。

杜維卻走到了那幾個土著的身邊,順手一拍,就把他們身上的魔法禁制解除了,歎了口氣,用當初從自己家里的南洋土著那里學來的土著語說了一句:“你們快離開吧,晚了就沒命了。”

杜維對這些土著還是有些憐憫的。

不為別地……只因為。他心里還留著一個影子:曾經的,那個很美麗地南洋女孩子。對自己說過,她的家鄉就在南洋,像珍珠一樣的島上……很美麗……

事實上,自從那件事情之後,杜維對自己家族里的南洋土著奴隸,都非常善待。

可誰知道,這幾個負責守護神山的土著武士。紛紛跳了起來之後,卻異口同聲,對著杜維大聲吼叫起來!

他們的臉上寫滿了敵意,更有人就趕緊去拿身邊的武器,指著杜維,口中反複地念叨著三個字,就仿佛是念某種驅魔咒語一樣!!

可偏偏是他們口中呼喊的這句咒語。卻徹底讓杜維驚呆了!!

只因為,這幾個土著人,瘋狂的呼喊的咒語……不是南洋的文字和語言!!

它們喊的內容,赫克托爾和教宗等人都沒聽懂,只以為是什麼南洋語,可是偏偏,又是杜維聽懂了!藍海悅的眼神一變,不過這次老頭子學乖了,趕緊低下了頭去,沒有讓人看見他地臉色----幸好。赫克托爾沒有注意到!只因為,這幾個南洋土著念的……居然……居然……

居然***也是中文!!

念的內容赫然是:

“你!夠淫蕩!”

“你!夠淫蕩!!”

“你!夠淫蕩!!!”

于是……杜維怒了。

這***算什麼事!!

老子不遠萬里來到這個地方。全世界都沒幾個回說中文的!卻有這麼幾個穿著樹皮的土著,用字正腔圓的中文罵老子淫蕩?!!

杜維怒了,他原本就一肚子怒氣,當下毫不客氣,對著幾個土著就……

就……

就回罵了過去!

“你們才淫蕩!你們全家都淫蕩!你們的族長族長夫人族長兒子族長女兒,祖祖輩輩都***淫蕩!你淫蕩你淫蕩你淫蕩你淫蕩!你淫蕩!!!”

杜維地中文說的自然是順暢之極,嘴皮子上下翻飛。直罵得幾個土著目瞪口呆。無力還

可隨後,杜維發現不對了!

原來這幾個土著並不是真地會說中文。他們嘴巴里翻來覆去,就是“你夠淫蕩!”這麼四個字。很顯然,他們也只會說這四個字。

可是,當杜維用流利的中文一口氣回罵了幾句之後,這幾個土著驟然臉色大變!!!!

其中一個,忽然退後了幾步,上上下下仔細的打量了杜維幾眼,而其他幾個土著,臉上也露出了無比敬畏的表情。

隨後,中間那個土著,用一種膽戰心驚的目光看著杜維,小心翼翼的又說了一句:“你……夠淫蕩?”

杜維笑了,用中文回罵道:“***,煩不煩,你才淫蕩呢。”

他這麼一說,呼啦一下,幾個土著全部跪下了!匍匐在地上,五體投地,對著杜維就是一陣跪拜,腦袋在岩石上磕得砰砰作響,口中大聲念叨,語氣激動之極!!

更有地,眼淚長流,死死地盯著杜維,一臉的敬畏和崇拜……

杜維聽明白了這些土著念叨地內容,不由得目瞪口呆。

這些土著喊的是:父神憐憫!父神沒有拋棄我們!我們的神又回來了!!神又回來了!!!神帶著神語,又回來了!!!

看著這幾個土著的樣子,幾乎就要哭喊著搶過來抱杜維的大腿了!!

一瞬間,杜維明白了!

自己說了中文,這些土著以為自己說的是阿拉貢留下的“神語”,而加上自己這幫人是從天而降的……

所以……

他們把自己這些人當作神了!!份上來說,杜維自己也的確可以算是這幫人的“父神”了,反正他們的父神,就是阿拉貢嘛。

不過……

他媽地。阿拉貢這個家伙,教他們什麼不好。怎麼教這句“夠淫蕩”呢?

這可真有些……

幾個土著趴在地上磕頭,一邊奮力磕,口中還兀自大聲喊著“夠淫蕩”“夠淫蕩”“夠淫蕩”……

杜維正有些無奈的摸鼻子,身後,赫克托爾地怒氣終于爆發了。

“你!還有什麼話說麼!”

杜維才轉身,就感覺到一個拳頭對著自己轟了過來!

他下意識的抬起手臂擋了一下……

轟!!

巨大的力量,直接將杜維轟得飛了出去。他的腳拖在地上,足足滑了出去七八米,身子已經落在了湖里。手臂上的衣服已經粉碎!而那強大的力量,震得杜維全身骨骼都隱隱做疼!

神級就是神級!

赫克托爾站在那兒,神威凜凜的盯著杜維,眼神里毫不保留地殺氣:“我說了,我的耐心有限。從現在開始。如果再沒有我希望的答案,我就開始殺人!”

它臉上的獸紋都在扭曲:“你希望,我先從誰開始殺呢?從你?還是從你的這幾個女孩子開始!”

杜維咬了咬牙,低吼了一聲,呼的一聲,他身體從湖水里沖了出來,就看見他全身光芒閃動,陡然之間,一套華麗無匹的鎧甲就已經穿在了他地身上!

那精致的紋路,細膩之極的花紋。身後還有兩片薄薄的長翼……全身上下,閃耀著淡淡的柔和的金色光芒!

正是神器•缺月五光鎧!!

隨手杜維抬起了雙手。一道光芒閃過之後,他的手里,已經召喚出了計都羅喉弓!造型狹長如彎月一般的長弓,兩邊弓角的倒刃上釋放著森然的冷光!杜維一手搭住了弓弦,頓時全身上下,釋放出了逼人地華麗光芒!!

赫克托爾眯起了眼睛,眼神也隱隱有些異樣:“夷?阿爾忒彌斯的東西?哼。你是人類。怎麼會有精靈神地神器?!”

“我還有更多的呢!”杜維長嘯了一聲,就看見他腳下的湖面。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波紋,他就站在波紋的正中間,手里的計都羅喉弓就對准了赫克托爾,他的表情凜然:“獸神!我想你也不屑于殺那些太過弱小地人!我來陪你一戰吧!!”

神念瞬間充滿了杜維地雙眼,而腳下的湖面,淡淡地水氣泛了上來,使得他此刻仿佛站在了一片迷霧之中!

“夷?你好像真的是突破了領域了?”赫克托爾有些微微的詫異,不過他隨後就冷笑了一聲,身子也騰空而起,朝著杜維撲了過去!

岸邊的眾人都一臉的緊張,薇薇安和喬喬下意識的就要沖上去幫忙,可是藍海悅和梅杜莎,一人一個將她們拉住了。

“先別過去!”藍海悅臉色陰沉:“你們的級別差太多了,你們過去只能拖累杜維。”

他看了梅杜莎一眼,咬牙低聲道:“一會兒……如果杜維不行,我們就只能過去拼命了。”

而教宗的臉上,卻是陰晴不定。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希望杜維贏還是希望杜維輸。

他固然很敵視杜維----可是如果杜維都輸了,這個獸神,會不會把自己一方這些人全部都殺了呢?

場面有些亂了。

倒是那幾個無知的南洋土著,似乎有些茫然,不知道這幾位從天而降,回到神山上來的諸位神靈們,怎麼忽然自己打了起來?!

不過他們依然跪在那里,字正腔圓,賣力的大聲喊叫:“夠淫蕩!夠淫蕩!夠淫蕩……”

轟!!

在一片“夠淫蕩”的呼喊之中,杜維被獸神正面轟上了!雖然缺月五光鎧已經自動分出了一團神力化作了一個防禦的光團,可是獸神威力無匹的一拳依然穿透了這個光團,直接轟在了杜維的胸口!

杜維的身子瞬間往後退了幾分,只是擁有神器的防禦,分擔了很多的攻擊力度,他反手一撩,一招“弓月舞”的招式。長弓地倒刃就卷上了獸神的手臂!

嗡!!

弓弦震動,獸神地身子微微一晃。它那如岩石一般的手臂上的鎧甲護臂頓時就被鋒利的神弓割出了一道深深的劃痕!

“哼!弓雖然是好弓,可是你還差了一些!”赫克托爾冷笑:“弓月舞!可笑!”

咔咔一聲,它已經一腳踢在了杜維的胸前,杜維反手一擋,腳踢在了杜維的手臂上!就聽見一聲轟鳴,猶如天空打了個雷一般!

強烈地沖擊波四處激蕩,岸邊的諸人都趕緊張開了自己的防禦魔法來。

刹那間飛砂走石!

杜維被一擊轟得飛了出去。身子遠遠橫飛,隨後陡然一個轉折,強行沖上了高空,飛快的做了一個挽弓的姿勢,手指輕輕一彈弓弦……

神器•計都羅喉瞬獄箭!!!!

彎彎的月牙一般的光芒,瞬間從長弓上凝聚起來,然後化作了一道彗星一般地光芒。從天而落,朝著下面的赫克托爾狠狠的砸了過來!

赫克托爾冷笑了一聲,居然也不躲閃,卻仰頭看著天空,分開了雙臂,做環抱狀,陡然張開了大口,對著天空呼嘯而來的瞬獄箭的光芒,陡然就大聲吼叫出來!

就聽見一聲如萬獸咆哮一般的長嘯,在這嘯聲激蕩之中。仿佛漫天的云彩都全部被震散了!

就看見這獸神的口中,陡然就出現了一道狂暴無比的沖擊波。沖天而起,迎著瞬獄箭的光芒就撞了過去!!

轟…………

當兩股力量撞擊在一起地時候,陡然之間,那下方的湖水都炸了起來!水花四處噴灑,猶如下雨一般!

天空之中,兩種顏色糾纏在了一起,然後在一瞬間爆了開來。光芒四處閃耀!

杜維雖然站在數百米地高空。卻在赫克托爾噴出的沖擊波之下,直接就被震得飛了出去。而赫克托爾卻依然牢牢的站在下面!

轟鳴的聲音在山谷之中回蕩,仿佛不知道多少級的颶風一般!

一時間,空氣之中鬼哭狼嚎,瘋狂的氣浪到處席卷,幾乎天空都失去了顏色!

片刻之後,漸漸安靜了下來,之間杜維懸在空中,胸膛不住起伏,勉強的保持著飛行地姿態,警惕地看著赫克托爾。

獸神卻神色如常,看著杜維,傲然一笑,它身上的鎧甲出現了一些細微地裂紋,赫克托爾卻干脆伸出大手用力一扯,將上身的胸甲全部扯裂,隨手丟進了湖水里。

“哼!看來我這身後來打造的鎧甲,終究還是遠遠比不上最早的那一批神器。”赫克托爾冷笑:“不過你呢?郁金香公爵?你剛才的這瞬獄箭,已經是全力施展了吧!這樣的一箭已經是你的最大力量了。你還能再射出這樣的一箭嗎!”

赫克托爾笑得很輕松:“原來你真的突破了,可惜還不是真正的神級。現在的你,還沒有資格當我的對手呢。”

杜維剛才全力一擊,擁有正牌的神器,加上神念的發揮,剛才的瞬獄箭,已經是他出道以來發揮出的最大威力了,可是眼看著獸神只是隨意的脫去了鎧甲,居然一點傷都沒有……

見鬼,它的那個咆哮,威力可實在恐怖!居然都比得上瞬獄箭了!!

這個時候,腦海里,隱隱的出現了一絲奇怪的意識,杜維立刻知道,這是阿爾忒彌斯和阿瑞斯殘留的一絲意識了。

寂滅之咆哮?

獸神的絕招?!

見鬼……獸族果然就是獸族。不過似乎在戰神和精靈神殘留的意識之中,獸神的這個“寂滅之咆哮”已經和精靈神的“瞬獄箭”戰神的“空間碎裂斬”都是同級的絕學了。

“看來,還是打不過啊……”杜維吸了口氣。

剛才這一下,的確已經耗費了他大部分的神力了。也只是勉強堪堪和對方打了個平手而已----甚至還不算是平手。

而杜維自己清楚自己的情況:自己現在是一個不能充電的電池!剛才地這種程度的瞬獄箭攻擊,自己是萬萬不能再使用了!否則地話。一旦電量耗盡,那麼自己不用獸神來打。自己就直接完蛋了!

杜維心里也忍不住有些無奈:其實老子的實力不算差啊!可是為什麼每次我遇到的都是比我實力更強的變態強人呢!!

媽的,老子是八級的時候,讓我遇到聖階!

我是聖階的時候,讓我遇到領域級!

等我終于上了領域了,就他媽遇到龍神那個被封印地半神級!

現在我終于是半神級了,遇到的卻是這個正牌的神級!!

“哼,怎麼了?這就沒有力氣了?還早呢!”赫克托爾冷笑了一聲。身體沖天飛了起來,瞬間就到了杜維的面前,抬起巨大的拳頭,就是一擊!

杜維仗著敏捷的弓月舞,勉強躲閃過了,可是獸神卻陡然加快了速度!

空間規則?無效!

時間規則?無效!

躲閃……也***無效!!

級別比對方差了一點,杜維在規則利用上就遠遠不如對方那麼流暢了!獸神地攻擊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就仿佛一柄億萬斤重的打鐵錘。猶如密集的雨點一般瘋狂的朝著自己轟擊!

下面的人看去,兩個強者都已經展開了絕對的速度,兩團光影糾纏在了一起,就聽見砰砰砰砰不停的碰撞轟鳴聲,卻看不見兩人的半點動作!可是杜維卻是有苦難說。獸神的攻擊,似乎是純粹的物理攻擊,就是靠著它強悍得近乎變態地力量,以蠻力強行轟擊自己。獸神的武技,遠遠沒有精靈神地“弓月舞”那麼華麗優美,可是卻更加直接有效!

幾乎就是用一種蠻不講理的野蠻打發。幾乎每一記重擊,都好像要將杜維直接砸扁!

一百拳里。杜維只能用弓月舞躲開不到兩成!而且……就算是躲開的兩成,似乎也是獸神根本不在乎自己躲閃!

似乎,這個家伙的攻擊方式,就是以絕對的力量和速度沖垮敵人!你能躲?沒關系!你躲過一拳,我打你一百拳!

而杜維,在挨十下之中,也能勉強還手一兩記。可惜這一兩記攻擊。打在獸神的身體上,就仿佛是石沉大海。仿佛對方渾然不覺----獸人之神,它的肉身,也實在是強得離譜!

如果不是杜維身上有缺月五光鎧,如果不是杜維得肉身是經過了淚光晶墜強化過,如果不是杜維口舌下就含著淚光晶墜,在激戰地同時瘋狂地用生命元素補充身體的損傷……

如果不是這些,杜維早就被打趴下了!

獸神越打似乎就越激動!陡然一個重拳,將杜維狠狠地從云端砸了下去!眼看杜維一頭紮進了湖水里,半天才重新冒了出來,赫克托爾站在空中仰天大笑,笑聲里充滿了一股難以描述的激昂戰意!

“痛快!痛快!!我已經一萬年沒有這麼痛快了!!”赫克托爾狂笑,它的眼睛都已經變得赤紅,在無比高昂的戰意激蕩之下,它的身體都因為激動而隱隱的發抖:“太痛快了!!你這個人類,雖然實力有些弱,不過倒是真的很耐打!哈哈哈哈哈哈!!!再來!!!”

見鬼!

杜維罵了一句,卻沒有選擇,只能奮力沖了上來,這次他飛快的從計都羅喉弓彈出了幾道魔法光刃,知道也傷不了獸神,只盼能稍稍阻一下對方的來勢,同時卻松開了右手,手掌狠狠的往上斬了過去!

他的手掌邊緣,頓時就出現了一點時空扭曲的漩渦!

“夷!阿瑞斯的絕技?”獸神的眼神里滿是瘋狂和興奮,高聲長嘯,揮舞它那大得驚人的鐵拳,卻狠狠的朝著杜維的手掌砸了過來!

轟!!!

空中直爆出了一團扭曲的光芒,隨後就看見杜維猶如折翼的鳥兒,從天空墜落了下來,這次落入湖水里之後,卻遲遲沒有浮起。

薇薇安和喬喬臉色蒼白,兩人趕緊跳進了湖里去。

藍海悅看了一眼教宗,又看了一眼老克里斯:“還愣著麼!杜維如果完蛋了,我們都要死!!”

教宗似乎還有些遲疑,可是天使俄浦迪斯,卻已經立刻飛了上去!

他的六片光翼閃動,就擋在了赫克托爾的面前。

“獸神!住手吧!以女神的名義!”

“可笑。”獸神冷冷一笑,卻並不直接出手,而是看著下面的藍海悅:“你們,也一起來吧!讓我打個痛快!”

老克里斯終于歎了口氣,一把撤掉了自己身上的長袍,雙手抱成了拳頭,對著天空獸神的方向,怒吼了一聲……

轟!

他的拳頭之上,立刻迸發出了一團黑氣,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光芒,直接轟向了赫克托爾。赫克托爾只是身子輕輕一閃,就躲開了那道黑光,看了一眼下面的老克里斯,點了點頭,不屑道:“嗯,果然是神族的魔光閃。可惜,這一招,如果是魔神使用,我還畏懼幾分,你麼……”

藍海悅已經飛上了天空,老頭子已經不知道從哪里抽出了一柄長劍來,劍鋒之上閃耀著寒冷的冰霜斗氣。

老克里斯也飛上了天空,他臉色陰冷,死死的盯著獸神,看了看身邊的“同伴”,一個是藍海悅,一個是天使俄浦迪斯。

“沒有選擇----拼命吧!!”

終于,教宗也仿佛下定了決心,教宗手握法杖,飛上了天空,而羅塞也沒有閑著,他緊跟教宗身邊,手持騎士長劍。

四個聖階強者,加上一個接近聖階的神聖騎士羅塞,五個人,呈現出一個五角星的陣勢,將赫克托爾圍在了中間!

“很好!很好!”赫克托爾眼神里滿是興奮,全身的肌肉都在隱隱的顫抖,它身體里的骨骼咔咔作響,仰天狂笑:“把你們最強的本領都拿出來吧!!!來吧!!!”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借你的手】    下篇:正文 【敬告廣大讀者——跳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