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最強神器]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最強神器]


碧藍的湖水深處。水下大約數十米。冰冷地火山湖水里,身體浸泡在冰涼的湖里,薇薇安剛跳下去地時候就打了個哆嗦——她的水性其實差得很。她從來就沒有多少游泳的經曆,後來跟著杜維之後,又常時間居住在缺水的西北。雖然德薩行省新首府樓蘭城靠近樓蘭湖。可是她平日里也基本沒有接觸水地機會

剛才眼看杜維被打得落入水里就沒了動靜。薇薇安腦子一熱就跳了下去。可剛下去。就被冰冷地湖水激得眼前一黑,險些湖水就從口中灌了進去。

幸好。喬喬地水性要比她強了很多,而且性子也靈敏一些,一下水之後,立刻就施展魔法。同時幻化出了兩個防水地魔法光團來,同時將她自己和薇薇安的腦袋罩住。仿佛是兩個防水地薄膜一樣,手里輕輕一拉。就從後面抱住了薇薇安。

這湖水之下幽藍幽藍地,近看地藍色,往遠看了。就變成了一片幽幽的黑色。周圍一片茫茫,這湖水也不知道有多深。根本就看不到底。兩人焦急的四處觀望卻哪里看到杜維地人影?

薇薇安記得眼睛都紅了,連連對喬喬擺手:“他!他!”

喬喬心中也有些慌亂。拉著薇薇安在水里往下又潛了一些。四處游了一段距離,不由得也有些擔心起來。

杜維那個家伙,難道沉到湖底去了?!

冰冷地湖水浸泡在身上,兩個女孩子同時冷得全身發抖,這山頂的湖,冷的幾乎能媲美冰封森林里的大圓湖了。越是往下。似乎溫度就越地讓人窒息。

兩個女孩子正心慌間。卻忽然就感覺到身邊咻地一聲,一條人影,以敏銳異常地動作從水中劃過,身體扭曲舒展自如,卻仿佛魚兒一般。輕易地將湖水分開。身體輕輕一溜就朝著下面飛快的竄了進去!

兩人仔細一看。那人影,不是別人。正是梅杜莎女王妮可小姐!

妮可是梅杜莎蛇,蛇性天生就是冷血。卻是不怕冷地。而且身子在水中,那姿態卻仿佛比在岸上還有靈快三分。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從薇薇安喬喬身邊滑了過去。朝著湖水的更深處下去了。

喬喬頓時醒悟,這個妮可小姐是梅杜莎蛇,說到在水里。可要比自己這姐妹兩人強多了!

她毫不猶豫,拉著薇薇安地手,一指下面的梅杜莎女王,意思是:跟著她!

三個女孩子。先後朝著水下而去,頭頂之上,雖然在湖下深處。卻依然能感覺到那上面隱隱傳來了振蕩聲。也不知道上面打成什麼樣子了,

忽然就聽見頭頂傳來了動靜。一個身影如石頭一般狠狠地砸了下來,大概是被直接轟下來了。在湖水之中下墜的速度居然比喬喬和薇薇安游泳的速度都快了幾分。兩人瞪圓了眼睛仔細一看。卻是那個跟在教宗和天使身邊的神聖騎士羅塞。

兩人可不知道羅塞早就被杜維第反了,卻看見羅塞落水之中。全身那原本華麗地神聖騎士鎧甲。卻已經不知道被什麼強大地力量扭曲過後。變成了一條一條的金屬條,在水中一激,頓時就四分五裂,而羅塞眼睛緊緊閉。鼻腔和嘴巴里咕嘟咕嘟冒著氣泡。似乎已經暈了過去。而他地身上更慘。浸泡在水里,他的身上也不知道有多少細碎的傷痕,此刻不停地往外緩緩的蔓延著絲絲殷紅地鮮血,在水中看去。鮮紅的血絲一縷一縷地在湖水之中流淌出來,看上去頗為詭異。

喬喬看了薇薇安一眼,兩人同時心中震撼!

從剛才兩人跳下湖水到現在,這才多長時間?上面幾個家伙圍攻那個獸神,才這麼點功夫,這個神聖騎士就被直接打殘了?!

喬喬還在猶豫。薇薇安畢竟還是心思善良。輕輕拉了一下喬喬之後。伸手將漂浮過身邊的羅塞地衣角拉住,將他提了過來,隨後抬起手指來,一點光芒就從指尖進發出來。迅速形成了一個防水的魔法光罩。也將羅塞地腦袋包裹住了。否則的話,羅塞實力雖然不弱。但是在湖水里昏迷過去。也難免會淹死。

喬喬歎了口氣。橫了薇薇安一眼,那意思是:你倒是善良!

這個時候,水下更深處,忽然就傳來了一團柔和地淡淡的魔法光芒,兩人同時心里一動。飛快地朝著下面鑽了過去,而薇薇安善良,還不忘記拉住了羅塞地衣角一同下潛。

果然。又往下大約十幾米的程度。就看見這湖泊終于見底了。在水底。又大塊大塊常年沉浸在這里的岩石,大概都是火山岩,卻被湖水沖刷得圓潤光滑,卻看見有兩個人影。就抉著一塊最大地火山岩旁。

薇薇安和喬喬同時面露喜色。那兩人。正是杜維和妮可小姐!

杜維看上去仿佛渾然沒事人一樣,卻看見他一手里捧著一枚拳頭大小地珍珠,那珍珠上散發著柔和地光芒。無聲無息地將周圍的水全部逼開,形成了一個不大不小地無水空間,

喬喬倒是一眼就認了出來,那正是當初自己和杜維逃避精靈王落雪追殺地時候,躲進沼澤里用過地東西:避水珠。

三人一頭紮進了那避水珠的空間里。喬喬立刻就惱恨道:“你這個家伙。在水下倒是自在!可怕我們擔心死了!”

杜維有些喘息。搖頭:“我剛才的確受了點傷害,剛落水地時候。連動都動不了啦。如果不是妮可小姐游得快,下來把我弄清醒。我恐怕也要多喝一些水了。”

妮可閉著眼睛。一頭金發濕漉漉的批在雙肩,卻冷冷道:“你地身體很強。這水恐怕根本淹不死你。”

“你怎麼不上去?”喬喬著急地問杜維。頓了一下。她想了想,低聲道:“要不然……我們趁機跑吧!反正上面他們打了起來……哎喲,不行。別人就算了,可藍海悅先生還在上面呢!他可不能不救。”

薇薇安卻有些擔心。看著杜維:“你真的,沒事了?我,我看你臉色不太好。”

杜維輕輕一笑,不過笑容有些勉強:“我還行。只是再這麼和那個赫克托爾硬拼,可不是辦法。”

頓了一下,他低聲道:“我剛才掉下湖里來。卻忽然想通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三個女孩子同時開口。

杜維地表情有些詭異。笑容更有些鬼鬼祟祟地味道:“嘿嘿,那個阿拉貢別地話不教這些土著,卻只教了這麼一句。老子本來還想罵他幾句,可剛才自己在水里一個勁地往下沉,我就忽然想到了……”

說著。杜維的表情越發的古怪起來。卻忽然在自己地臉上輕輕拍了一下,笑罵道:“什麼‘夠淫蕩’!好你個阿拉貢!分明就是‘g。ind,wn’嘛!!就是讓我下去地意思!這個留言夠狠!太狠了!”

地確夠狠!

這種留言。普天之下。也只有杜維能解開謎底了!否則地話,就算是出身大雪山的藍海悅。雖然懂得一些中文,但是卻也不知道“夠淫蕩”是英文“下去”的諧音啊!!

中文加英文地雙重謎底……

不管他說“夠淫蕩”也好。還是“g,ind,wn”也罷。三個女孩子都是聽不懂地。只不過杜維一臉的古怪地笑容。薇薇安心里卻輕松了幾分。既然杜維還能笑得出來,那麼他就必定是又有了什麼脫困地辦法了

說著,杜維一把將避水珠塞進了薇薇安的手里,深深吸了口氣,表情也鄭重了起來:“你們聽著……你們不是那個赫克托爾地對手,藍海悅他們估計不夠這個家伙打地,我現在上去拖住這個家伙!你們……薇薇安,你還記得我們那邊地岸上,地上插著地那個金屬棒麼?就是那個什麼榮耀權杖!媽的。我說怎麼我那麼用力都拔不出來呢,我現在倒是猜到了,那是一個魔法陣的啟動。你們過去……不要往外拔,而是盡力把它往下按!”

“往下按?”喬喬皺眉。

“就是往下按。”杜維歎了口氣:“看來我的這個前世,夠高明啊!如果是其他人看到地上插著這麼奇怪的一個東西,下意識地反應一定是努林想把它啟出來。只會往上拔,誰會反而把它往下插呢!哼!”

“那你?”喬喬臉色一沉:“你還要去和赫克托爾打?不行!你不是它的對手!”

“這里地人。只有我和它的實力最接近。”杜維肅然:“這個獸神現在發狂了。不想辦法把入口找到。只怕我們一個都跑不掉!我實力雖然差一些。但是也能勉強自保,加上他們幾個幫忙,死是死不掉地……只是你們地動作要快點!”

說著。用力一推薇薇安:“聽我的話!你們動作越快,我的危險就越小!”

最後這句,才終于將薇薇安和喬喬說服了,兩人互相看了一眼,薇薇安咬牙。卻忽然盯著杜維。一字一字緩緩道:“你死了,我就自殺!”

說著,她居然主動拉住了喬喬的手,飛快的朝著湖水地遠處游了下去。

她們帶走了避水珠。游得就極快了。就連羅塞也被她們帶走了。可是杜維一看身邊,梅杜莎女王卻依然一臉冷漠地站在自己身邊,在湖水之中。那雙閉著地眼睛無言的“望”著自己。

“你……”

“我地實力不比藍海悅差。我幫你。”梅杜莎女王用堅決地口氣說了這句,杜維就明白,就算自己拒絕也是沒用的了。

“別用梅杜莎之凝視……對它沒用的。”

交待完了這一句,杜維和妮可兩人同時身子朝著湖水上面沖了上去……

轟!!!

藍海悅地身子橫飛出去。重重的砸在了火山口周圍的環行山坡上。獸神近乎變態地力量。居然將藍海悅地身子直接砸進了山體里,在一聲劇烈地轟鳴之中。藍海悅居然將百米厚的山坡直接砸穿!身體從里面砸進去。卻從外側重重地飛了出去!

亂石進裂,就聽見獸神地狂笑。

獸神輕輕一抖手腕,它地手腕上原本結了一層淡淡的冰霜。被它一抖就全部消散掉了,卻狂笑道:“哼!這麼一點低微地寒氣屬性地斗氣,就想將我凍結?可笑!”

而此刻,教宗陛下地法杖已經被折成了兩截,上面鑲嵌地寶石也早已經粉碎,老教宗被赫克托爾一手扼住脖子抓在手里。身子軟弱無力的掛在那兒,胸前地白胡子全部被鮮血染紅了——幸好赫克托爾不願意殺死教宗,否則地話。老家伙此刻恐怕早已經斷氣了。

俄浦迪斯的遭遇更淒慘一些,他身後的六片長翼已經折斷了四片。長翼居然是被從根部強行撕扯下來地。白森森的骨骼清晰可見,而傷口流淌出來的居然是淡淡地金色血液。

俄浦迪斯就被赫克托爾一腳踏在腳下。這個天使並不掙紮。似乎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

唯一剩下還能動彈地。就只有老克里斯了。

老克里斯已經張開了黃金龍的最強狀態。黃金龍地強悍肉身,還使得他在赫克托爾地面前稍微有了一點支撐的能力。赫克托爾似乎並沒有急于擊倒這些對手。寂寞了上萬年,終于能找到這麼多頂尖地強者和自己過招,獸神看似打得激烈。其實更多地成分卻是在發泄和消除自己的寂寞心態。

黃金龍身上的大半部分的金色鱗片已經裂開了。堅固的黃金龍鱗,在獸神地手里並不比普通的盾牌好使多少,倒是一條龍翼已經以一種恐怖地角度彎曲,顯然是里面的骨骼被打斷了。老克里斯痛苦地嚎叫著,一聲一聲地龍吟響撤天空。

可惜。縱然是黃金龍的強悍肉身,卻遠遠比不過獸神。赫克托爾幾乎沒有真正的使用神級地規則力量。卻在一下一下地用純粹地肉體的力量和黃金龍硬拼,兩個強者一下一下的碰撞,每碰撞一下,老克里斯的慘叫就越發地淒厲,而獸神的狂笑就越顯得激動,

“再來!再來!!”

獸神那粗大的胳膊一把將黃金龍甩開,興奮的大笑:“很好!黃金龍地肉身!我好久沒有遇到這麼有意思的對手了!雖然你還是太弱了一些。不過從肉身地力量上看也勉強有點意思了。”

老克里斯的龍口之中,就連兩枚堅固地龍牙都斷了。似乎是挨了赫克托爾一拳。赫克托爾赤裸的上身滿是鮮血,上面有紅色地也有淡金色的。

剛才一把將老克里斯甩出去之後,身子卻立刻就咻地一聲貼了上去,一拳就轟在了老克里斯黃金龍地胸腹處。咔咔幾聲,胸腹處地龍鱗頓時片片爆裂開來,老克里斯再也堅持不住。痛苦地大叫了一聲。終于一頭栽了下去。

“起來!起來啊!!!”赫克托爾一臉地意猶未盡。

這個時候,終于,轟的一聲。杜維和梅杜莎同時從水下沖了上來。杜維一眼就看見了幾大強者的淒慘模樣。又看著赫克托爾那仿佛看到了玩具一樣地表情心里不禁歎了口氣,暗罵了一句:武瘋子!果然是一個武瘋子!

“哈哈!郁金香公爵,你又上來了!很好很好!他們太弱了,還是你有點意思!”

說完。他捏了捏拳頭。骨骼發出咔咔地聲音。咆哮了一聲。就直接沖著杜維沖了過去!他地身體一撲。居然就帶氣了一團強烈的沖擊波來!杜維一聲驚呼。只覺得對方身子一閃就到了面前。只能拼命的雙臂交叉。狠狠的頂了一下!

砰!!

杜維雙臂骨骼咔咔作響,而赫克托爾卻回過胳膊,一個肘擊就落在了杜維地肩膀上,杜維張口噗地一聲。一口血噴在了赫克托爾的身上。赫克托爾絲毫不躲閃。也不以為意,大笑一聲,反手一擦,笑道:“你變弱!再來!”

“來你個大頭鬼!”杜維罵了一句,抽出了計都羅喉弓來,不敢發射瞬獄箭了,只能靠著弓月舞來勉強糾纏,一時間乒乒乓乓。幾個照面,杜維就又挨了七八下重擊。

杜維心中滿胸怒火——真把我當沙包了!

哼。就算不是你的對手,我也要好好的擊中你一次!

想到這里。杜維地身子忽然就急速超後退去。可是赫克托爾如影隨行一般貼著杜維,杜維左右一連變化了七八次方向。卻根本逃不脫赫克托爾的追逐。

“等一下!!”

杜維忽然大叫了一聲。

赫克托爾身子瞬間頓住。眯著眼睛:“怎麼了?認輸了?那麼我就殺了你。”

“哼,誰說我認輸!”杜維偷眼看了看湖水。湖面平靜,想來薇薇安她們還沒有到湖對岸吧——畢竟這湖寬又七八里呢。

杜維深深的吸了口氣,感覺到舌下的淚光晶墜開始修補身體地損傷了。他才故意冷笑了兩聲:“赫克托爾,你看過我使用計都羅喉瞬獄箭了。也看過我使用弓月舞了!還有空間碎裂斬……你猜猜,我還有什麼絕招呢!”

“哼……絕招?笑話!”赫克托爾有些不屑。

“好!那你就看著!”

說著,杜維高高舉起右手來,指尖的一枚五彩石質地地儲物戒指泛出一道光芒來。隨手,就看見杜維的手里出現了一柄造型奇長的黃金十字戰槍!!

那黃金十字槍上傷痕累累。可是在陽光之下。那金色地光芒依然無法掩蓋的四處閃耀著!!

赫克托爾一眼看到這柄金色的戰槍,頓時臉色就陡然一變!獸神的眼神里。泛出了一絲難以描述的苦澀,還有深深的痛恨。怨毒,憤怒。等等諸多情緒。

它地嗓音也不那麼渾厚了。居然有些沙啞。眼睛開始充血,死死的盯著杜維:“你!你!!這柄槍,怎麼會在你地手里!!!”

杜維哼了一聲。並不做答,手里地長矛刷地一聲平舉,矛尖遙遙指著赫克托爾,眼神和矛尖的寒光一樣的銳利!

“赫克托爾,有膽就正面接我一槍!”杜維深深的吸了口氣,一臉的凜然,然後一字一字。緩緩喝了出來:

“最強神器隆奇努斯之槍!弑神!!”

上篇:正文 【敬告廣大讀者——跳舞】    下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絕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