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絕殺】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絕殺】


赫克托爾的臉色就仿佛看到了生死仇敵一樣,盯著杜維手里的隆奇努斯之槍,忽然就抓狂了!

“德庫拉之矛!!哈哈哈哈!你居然用這把德庫拉之矛來對付我!!”赫克托爾攥著拳頭,滿臉的獸紋扭曲成了一團,這一刻,它仿佛已經變成了一只真正的野獸,用震耳的聲音咆哮:“這也是阿瑞斯那個家伙教你的嗎!!是他教你的嗎!!!”

杜維不答,他臉上凝重的表情,漸漸流露出一絲痛苦的味道來。手里平舉隆奇努斯之槍---這柄隆奇努斯之槍雖然號稱最強神器,可是一直以來,卻早已經毀壞,淪為了一件無用的廢品。

那黃金色的槍身雖然閃耀,可是實際上這柄槍卻早已經失去了它萬年前的鋒芒,那看似耀眼的金色光芒,其實卻只是一個空架子罷了,如果單純的論鋒利程度,甚至恐怕還比不過一柄普通的騎士刺槍。

可是,現在,在杜維手里的這柄槍,不同了!!

就看見杜維握著槍柄的那條手臂,在缺月五光鎧的護臂之下裸露出來的部分,肌肉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干癟了下去,肌膚之下,似乎有一團一團的能量,如滾動的小老鼠一般,飛快的順著杜維的手臂,流淌注入了黃金戰槍之上!

杜維的身子隱隱的在發抖,他全身的光芒閃耀,甚至在此刻,他身上迫發出來的氣勢,從強烈程度上看,居然隱隱的有凌駕在獸神之上地趨勢----只是。如此瘋狂一般的爆發自己的力量和氣勢,卻隱隱地帶著一絲淡淡的瘋狂的味道!

是的,就是瘋狂!!

赫克托爾如此感覺不到杜維的變化?萬年以來。這柄“隆起努斯之槍”被它們稱為“德庫拉”正是因為,這柄神器之上,實在是有太多太多無法抹去的恥辱和仇恨!

昔年數大神級強者合力打造了這柄最強的神器,靠著這柄神器擊傷了強大不可一世的魔神。可最後,這柄神器,卻被人類的戰神阿瑞斯用來反而將赫克托爾等人擊敗。

驕傲地獸神對于這樣的恥辱,自然無法忘懷!要知道,這件武器原本是自己這些家伙合力打造地啊!而且,當初最先考慮使用這柄神器地人選。應該是自己,而不是那個阿瑞斯!

此刻乍一看到這樣的神器。讓赫克托爾如何不火大?

而隆起努斯之槍。如果在別人手里,現在就是一柄廢品---可是如果在杜維手里,就不是!

原因。只有一個!

阿瑞斯!!

“那柄神器已經失去了槍魂……而這所謂的槍魂,就是我!”

這是阿瑞斯給杜維地答案,不用對話,而是那被杜維吸收之後殘存的意識給出的答案!!

身體里同時湧入了兩大神級強者的神念,杜維自然知道如何發動這件最強的神器具!

只是,代價……也不小!

整條手臂飛快的干癟下去,隨後在淚光晶墜的修補之下。生命元素飛快地湧出。將流逝地血肉重新補充出來,然後再此干癟。再次補充……

可是,生命元素縱然能補充,可強行注入隆奇努斯槍里的神念,卻無法補充了!

杜維地喘息越發的粗重起來----他很清楚,阿瑞斯留在自己身體里的神念是無根之水,一旦用完了,就以為著自己壽命的飛快流逝!

獸神的骨骼咔咔作響,在瘋狂的怒氣之下,赫克托爾這樣的強者,居然也有些隱隱的失控的趨勢了,雖然它依然咬牙冷冷瞪著杜維,正像它答應的那樣,身為一個武者的驕傲,它願意正面接杜維的一擊,杜維出手之前,以赫克托爾這樣的身份,是不肯先出手的。

但是,情緒的極度激蕩,卻使得赫克托爾無意之間,它的獸人天賦的本能開始變化了----獸人狂化!

原本就雄威異常的身軀,骨骼咔咔作響之後,身體就猶如膨脹的氣球一般緩緩漲大,那骨骼飛速的生長,肌肉的膨脹甚至將它表層的皮膚撐爆裂開來,鮮血也流淌了出來,可是赫克托爾仿佛渾然不知覺。它的臉部也開始變化,原本獸人就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野獸,可赫克托爾獸化之後,臉部的輪廓越發的扭曲起來,骨骼開始緩緩的凸起,最後終于露出了它清晰的本來面目:

長長的金色的毛發,幾乎將它的臉龐遮擋,而下面那清晰的獸紋,尤其是在眉心之中的那個“王”形獸紋,更是讓人心里畏懼。

它全身的每一根肌肉似乎都充滿了隨時可以點爆的力量,而那破損的表皮,飛快的自動愈合起來。原本它的身軀就猶如一座小山一般,可現在看上去,則十足變成了一個高大六七米的巨人模樣!!

“你!好了沒有!!!”滔天的戰意讓赫克托爾不耐煩了,它低吼:“哼,阿瑞斯用這柄槍的時候,可沒有你這麼慢!”

獸神強捏著巨型的拳頭,似乎竭力忍耐著出手的。

杜維不答,他此刻依然在竭盡全力的催動神念。

一直以來,自從杜維下了雪山之後,身體里被擠入了屬于阿瑞斯和精靈神兩大強者的神念,似乎他總是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如大海一般無窮無盡,仿佛用之不竭。而且一開始的時候,他還有些不適應,無法控制好自己過于充沛強大的力量,以至于在北方要塞的時候,還會不小心順手就毀掉一座城牆之類的事情。

而後來,漸漸適應了之後,杜維雖然深歎自己成了“不能充電的電池”,可是想到這股力量如此雄渾強大,只要自己小心一些。總不至于因為電量耗盡而掛掉。

可現在,手里的隆奇努斯之槍,卻仿佛陡然被喚醒了!

開始的時候只是杜維努力將阿瑞斯地神念注入。可片刻之後,不用杜維刻意催動力量了,他驚訝的發現,這柄神器仿佛自己活了過來一樣!

它……居然開始瘋狂的主動吸取來自杜維身上地阿瑞斯的神念!!

瘋狂的吸取,就仿佛一台擴大的無數倍的抽風機一樣,將杜維體內的力量如浪潮一般的狂吸而去!

杜維越發的痛苦起來,肉體的反複破損和修補還算小事,如此被吸取力量,卻使得他地精神位面上痛苦不堪。仿佛有一種強行撕裂自己精神的痛苦。

終于……



槍尖之上,忽然自動發出了如此一聲渾厚而低沉地嗡鳴!

杜維幾乎以為自己要被吸干了。卻感覺到。這搶自身地吸力驟然減弱下來。可隨後,讓杜維驚奇的是----手里的這柄隆奇努斯之槍,仿佛“活”了過來!

是地。就是“活”了過來!

雖然明明知道這只是一柄武器,縱然是神器,也只是一件東西而已。可杜維卻分明的感覺到,這柄長矛,仿佛就真的煥發出了生命力來,雖然還被自己捏在手里,卻隱隱的仿佛隨時都會脫手而去。撲向不遠出的赫克托爾一樣……

蠢蠢欲動!

長矛似乎也感覺到了面前赫克托爾這樣強敵的氣勢。槍柄微微的顫抖,一柄槍。居然自己就爆發出了如此強烈地戰意?!!

一波一波地氣紋,隨著槍尖的震動,在空氣之中輕輕地蕩漾開來,杜維身上的光芒越來越強烈,卻是那種滅亡之前的瘋狂!

他很清楚,自己是不能充電的電池,可剛才使用了計都羅喉瞬獄箭,已經消耗了太多的精靈神的神念,此刻又如此拼命的消耗阿瑞斯的神念,自己的壽命,還能剩下多少,就很難講了。

不過,此刻,杜維沒得選!!

“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經獸化成巨人的赫克托爾,用充滿了嘲弄不屑的口吻大笑,它的身體已經飛到了杜維的身前不遠,早就把手里的老克里斯丟在了地上,居高臨下指著杜維:“可憐的人類!這柄神器在你手里,真是一種褻瀆!你只不過啟動了它,就幾乎把你的力量耗盡了……建制就是笑話!這樣的狀態,就算你手里有這樣的神器,你能刺出幾槍?!”

杜維喘息稍定,卻感覺到了自己原本仿佛充沛無限的精神力,居然隱隱的出現了一絲干涸的虛弱,他卻咬牙,反瞪著赫克托爾:“只要一槍,你也接不住!”

說完,杜維雙手握住槍柄,身子立刻往後一拉,盯著赫克托爾:“接招吧,獸神!這一槍,你一定不會陌生……”

頓了一下,他才深深的吸了口氣:“弑神!!”

轟!!!

槍尖之上,一團圓形的光芒柔和的散開,那看似柔和的光芒,卻仿佛帶著某種魔力,頓時將周圍的空間完全的凝固住了!!

槍身之上,瞬間就迸發出了幾種完全不同的力量屬性!金色的,紫色的,銀色的,黑色的……

幾種顏色交錯在一起,那一團白色的光圈一道一道的緩緩繚繞而出,就仿佛無數彩虹一樣……

在這一個瞬間,似乎連赫克托爾的動作速度也慢了下來……

杜維手里握著長矛,卻清晰的感覺到了一股無法支撐的壓力!

這一招弑神,正是來自阿瑞斯神念里留下的,使用隆奇努斯之槍的最強絕殺!可是杜維只是才抬起了長矛,還沒有真的刺出去,卻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殘存不多的神力,如流水一般嘩嘩的流逝出去……

這槍的消耗,居然如此巨大?!!

可是同時,似乎槍身自己就形成了一個單獨的領域!這小小的領域,將杜維和赫克托爾籠罩在了其中,此刻在杜維的眼中看來,赫克托爾就這麼站在自己的面前。它地一切動作,就連表情的變化,肌肉的跳動。還有眼神地流動,都已經在隆奇努斯之槍的作用之下,瞬間的變慢了數倍!!

空間!這是絕對的空間領域!

而且,擁有諸神加持的神力,甚至使得這柄神槍,本身就具有了對獸神力量的一定抗性!

赫克托爾似乎也被這領域所困,雖然它竭力的迫發自己的力量,試圖打破空間規則,但是槍上那一圈圈蕩漾出來的波紋。卻仿佛無數繩索,將空間地束縛越勒越緊!

隆奇努斯之槍在杜維的手里。緩緩地刺了出去……

仿佛極慢。可是卻是在一道一道地空間規則之中飛速的穿梭。看似緩慢的樣子,其實早已經超越于所謂地“速度”之上了!

槍尖越發的距離赫克托爾近了!獸神龐大的身軀瘋狂的顫抖,它的眼睛里滿是滔天的怒氣……

終于。那一圈一圈蕩漾出來的波紋開始散亂!在獸神勃發地強烈力量之下,終于一道一道地緩緩崩塌了……

赫克托爾的動作也開始漸漸變快……

杜維清晰地看著赫克托爾張開了雙臂,然後含胸,猛的吸了口氣,它的胸部猶如大鼓一樣的高高膨脹起來,然後,張開了它的血噴大口……

那血噴大口之中。杜維甚至也清楚的看見了。一團混亂的漩渦正在形成……

槍尖已經輕輕的接觸到了獸神的身體之上,甚至杜維已經感覺到了槍尖接觸到肌膚的那種微妙的手感……

而這個時候。終于……

“吼

赫克托爾的“寂滅之咆哮”終于吼了出來!

兩人的距離已經近到了之有一柄長槍這麼近了!如此近的距離,杜維就看見那一團漩渦直接撞向了自己的身體!

躲閃?

杜維心里一橫!槍尖已經刺在赫克托爾的身上了!!

他不再猶豫,身子反而努力的往前一探!

終于,撲!

一點血花,從赫克托爾的右胸緩緩的綻放出來,同時,槍尖上的那振蕩的波紋,也瘋狂的湧入了赫克托爾的身體里……

如果是換做其他情況,以杜維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法擊傷赫克托爾,可偏偏這柄隆奇努斯之槍上有當年赫克托爾自己加持的神力!使得獸神的防禦力量,對這柄槍來說完全無效!

面對同種屬性的力量,這柄槍似乎就可以無視防禦!!

槍尖狠狠的送了進去,槍身的振蕩越發的強烈了,似乎這柄槍也興奮的戰栗……

杜維來不及驚訝了。雖然空間規則已經在“弑神”這樣的大絕招之下被調得很慢了,但是那漩渦依然沖擊到了杜維的面前……

趴在地上吐血的教宗,一臉冷漠的天使俄浦迪斯,從亂石之後勉強爬出來的藍海悅,還有全身鱗片都碎裂了大半的老克里斯,此刻全部都睜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空中的兩大強者的最後對決!

在隆奇努斯之槍的“弑神”力量規則之下,在力量規則之中的杜維和赫克托爾兩人的動作仿佛都變得緩慢無比……但讓幾人詭異的是,出現了這麼一個近乎荒唐的場面:

明明杜維和赫克托爾的動作都是如此的緩慢,幾人卻偏偏都看不清!!越慢就越發的看不清!

無法用言語描述這種感覺,因為這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力量!

終于,當大家隱約的看見了杜維的槍尖刺入了赫克托爾的右胸,而赫克托爾口中噴出的如漩渦一般的風暴撞在了杜維的身前……

在這一瞬間,天地之間的聲音,全部消失了!

一時間變得寂靜無比!!

可是頭頂的太陽之下,藍天似乎都如湖面一般開始了蕩漾!

這個世界的畫面開始扭曲,一圈一圈的蕩紋擴散開來!幾個人驚恐的發現,眼前能看到地一切,似乎都猶如被投入了石子的湖面。出現了蕩漾的波紋……

湖水,藍天,云彩。光芒,岩石……

甚至是……自己!!

藍海悅呆呆地看著自己的身體,仿佛也如畫中的人一樣扭曲了一下……

可是自己,卻仿佛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因為,這扭曲的,並不是自己的肉體,也不是天空,不是湖水,不是岩石!

扭曲的是這個世界的空間本身!

兩股神級的力量終于毫無掩飾的正面碰撞。最強地神器迸發出來的毀滅性地力量,余波蕩漾之下。將這個位面地空間。都幾乎要震得扭曲了!!

天空之上,赫克托爾和杜維兩人的身影似乎已經貼近了,可隨後。耀眼的光芒將兩人籠罩……

那光芒越發地強烈,使得下面觀看的諸人,陡然之間,在光線的刺激之下,眼睛仿佛陷入了失明狀態……

那過于猛烈的強光之後……就是黑暗!!!

黑暗來得如此的毫無征兆,而耳朵里依然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仿佛這個空間所有的聲音都被全部地抽去了……

寂靜!

絕對地寂靜!

沒有風聲,沒有爆炸聲。甚至沒有心跳聲!

這個世界。似乎就沒有“聲音”了!!

這樣失明和失聲的時間,足足持續了長達接近一分鍾地時間!

藍海悅等人都已經完全呆滯了!就仿佛自己忽然陷入了夢境。夢境之中,看不到,聽不到,偏偏意識如此清醒!!

神級……這就是,神級的力量麼?!

杜維在虛弱之中醒來。

他感覺到自己全身的骨頭都斷了……然後他很快確認了一點,不是“好像”斷了,而是“真的”斷了很多骨頭!!

更讓他無奈的是,這次就連舌頭下含著的淚光晶墜,似乎也沒有能發揮從前的作用修補好自己的身體了。

似乎自己的身體依然還在一種極度混亂的狀態之中,生命元素湧現出來之後,卻無法溶入自己的體內!!

(是神級力量碰撞之後的後遺症麼?)

杜維勉強抬了抬頭,然後看到了他自己的身體。

自己的胸口……

號稱最強防禦的神器缺月五光鎧,這具充滿了華麗和精美的精靈鎧甲,胸前的胸甲,已經徹底完蛋了!

原本流淌著光彩的甲胄,已經黯然失去了所有的光澤,仿佛如廢鐵一般的不起眼。而胸前的鎧甲破損處,卻不是什麼洞穿的傷害,而是完全的粉碎!

細碎的鎧甲碎片,就落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而自己的胸膛,杜維卻不敢動了……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肋骨恐怕斷了一大半了!而就連呼吸一下,似乎都已經疼得要暈過去。

他感覺到自己的口鼻里,不停的緩緩沁出鮮血,擦也擦不乾淨。

力量……自己仿佛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力量了。

那沉重的虛弱感襲來,似乎自己……

(自己真的要死了?)

(赫克托爾呢?)

這個時候,一雙纖細的手終于扶上了杜維的肩膀,然後緩緩的將杜維的腦袋抬起了幾分。

杜維抬頭看去,就看見了梅杜莎妮可小姐那張絕美的臉龐。

“你……沒傷著吧。”杜維只說了一句話的功夫,卻仿佛就要又暈過去了。

“沒有。”妮可小姐皺眉,雖然語氣冷漠,但是聲音卻有些激動:“你好像不太好。我……我沒能幫上你什麼。”

事實上在杜維最後施展隆奇努斯之槍的時候,梅杜莎倒是很想上去幫忙,但是級別相差太多,她甚至無法動彈,無法靠近兩人激戰的區域周圍!!

“薇薇安……”杜維無力的垂下了眼皮。

“她們應該沒事,距離很遠。”妮可小姐立刻接了杜維的這句話。

“它……它……”

妮可小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描述的古怪表情,卻終于將杜維地身體緩緩的扶了起來。在魔法的作用之下,杜維地身體飄起來,卻沒有觸動他的傷口。

只是妮可小姐伸手去擦杜維嘴角流出的鮮血。卻怎麼也擦不完了,殷紅的鮮血已經流淌了她滿手都是。

“它就在那兒。”

杜維終于看見了赫克托爾。

赫克托爾遠遠的落在了大約百米之外,它的身體就那麼做靠在山坡的山壁之旁。

赫克托爾的身體之上,黃金色的長矛紮在它地胸部,似乎已經將它穿透,槍深深的將它釘在了山壁之上。而它地胸前,一片血肉模糊,連骨骼都清晰可見!

赫克托爾閉著眼睛,仿佛已經失去了知覺。

杜維心里不由得有一絲激動……

(我……我居然贏了?我居然打贏了獸神?)

不過杜維隨後就笑不出來了----他立刻明白。打傷赫克托爾地不是自己,而是隆奇努斯之槍本身!

這柄萬年之前最強的神器果然夠牛!無怪乎當年阿瑞斯一槍在手。在魔神之後。居然就打遍天下無敵了!

要知道,如果從純粹的實力上來說,獸神地實力甚至還在阿瑞斯之上!(當年原本使用這把神槍的人選應該是赫克托爾。只是在女神的強烈堅持之下才落入了阿瑞斯的手里。)

杜維大口的喘息,可是就連呼吸,卻仿佛漸漸的沒有了知覺,似乎胸部已經開始漸漸的麻痹起來。無論他怎麼呼吸,都仿佛無法吸入一絲氣力了。

手指都不能動彈地感覺,大概……就只剩下等死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

終于,身邊地藍色的湖泊之上。忽然就浮現出了一層淡淡地水氣。

隨後。腳下的地面和湖面,都開始的振蕩。

一絲魔力的波動從腳下蕩漾而出。隨後,就在杜維的眼前,這湖面忽然開始了翻滾,隨後,恰好就在他的眼前,湖水開始自動往兩邊翻滾了……

就好像杜維前世聽說的聖經里的故事“出埃及記”里摩西分開紅海一樣,湖水開始朝著兩邊翻滾,很快,這湖面就被一分為二!兩邊的湖水之中,出現了一條無水的深淵!!

杜維咳嗽了一聲……

薇薇安,她們終于按下了那柄榮耀權杖!

現在,可以“夠蕩”了吧……

這幽幽深深的湖水之中的深淵,居然一眼看不到底!

讓杜維驚訝的是,剛才在湖水下也去過了,這湖水最多數十米深,絕對沒有如此一眼看不到底的程度!!

入口……入口就在這里了!!

梅杜莎女王正要說話,卻忽然之間,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恐!

她陡然張開懷抱,一把將杜維壓在了下面……

嗡!

一道金光,直接將梅杜莎女王飛快的彈開!

妮可身子一橫,就從杜維的身邊飛了出去,遠遠的落入了地上,頓時口中噴血!

杜維勉力扭頭,卻看見赫克托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了起來,站在百米之外,對著自己這里,左右抬起,一根手指正點向自己這里,指尖還殘留著一絲光芒。

赫克托爾的臉色已經平靜了下來,但是此刻平靜的獸神,卻全身充滿了一股隱隱的寒氣!

它的胸前傷口模糊,卻仿佛絲毫沒有痛苦的樣子,卻冷冷的一言不發,抬起手來,用力的握住了紮在自己身上的槍柄,隨後……

咔咔,咔咔,咔咔……

那將它紮穿的黃金長槍,被它就這麼生生的一點一點的拔了出來!槍柄在它傷口里的斷骨上摩擦,發出了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可這位獸神卻仿佛毫無感覺。

當啷!

隆奇努斯之槍仿佛再一次耗盡了力量,重新變成了一柄廢鐵,被赫克托爾毫不留戀的隨手丟在了腳下。

獸神的胸部的傷口依然在流血,可是卻冷冷的朝著杜維這里緩緩走來。它的腳步很穩,絲毫看不出是一點重傷的樣子!

“可惜……槍還是那柄,但你,卻不是阿瑞斯。”赫克托爾站在了杜維的面前,抬起了手一身,杜維的身體就落入了它的手里,脖子被赫克托爾的手捏住了。

“除了魔神和阿瑞斯……你是第三個能把我打得這麼慘的家伙。”赫克托爾的語氣冰冷:“所以,你死吧!”

杜維身體無力的懸掛著,眼睛里是一絲無奈的苦笑。

罷了……罷了……果然,級別還是有差別啊。自己傷得就剩下辦口氣了,這個家伙還能活崩亂跳的。

就在他已經閉上了眼睛准備等死的時候……

赫克托爾的身後,傳來了妮可小姐絕然的聲音:“你!放開!他!”

赫克托爾轉過身去,就看見這條梅杜莎已經搖搖晃晃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妮可小姐的臉上帶著鮮血,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還是杜維身上的,她仿佛也被打傷了,身形有些發飄。

“哼,梅杜莎小蛇,你不是我的對手……念在你和我們獸族有血脈關系上,我不想殺你。”

妮可沒有在說別的話了。

她揚起纖細的素手,輕輕將額頭的亂發撩開,然後對著赫克托爾,用一股帶著絕然的語氣,一字一字的吐露出了幾個字:

“看著!我的!眼睛!”

然後,妮可小姐,再次睜開了她的雙眸……

上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最強神器]    下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千年之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