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千年之眸】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千年之眸】


那黑色的雙眸帶著妖冶的氣息,讓人一眼看了之後,就會連靈魂都沉浸在了其中……

“看著……我的……眼睛……”

當目光注視著赫克托爾的時候,獸神也微微一怔,隨後他握著杜維的手不由得輕輕的松了開來……

咔咔幾聲輕微的聲音,就看見他的指尖開始浮現出了一絲慘淡的灰色來,表面的肌膚開始石化!

“不要!!”杜維身體掉在地上,顧不得眼前發黑的劇痛,驚恐的叫了一聲。

可是已經遲了!

石化的蔓延速度很快就從赫克托爾的指尖蔓延到了它的手腕,然後是小臂,就連它站在地上的雙腳,也很快就露出了仿佛岩石一樣的色澤,小腿上咔咔的石紋一路蔓延往上……

梅杜莎垂手站在那兒,她的一頭金色的秀發飄揚,臉色蒼白如紙,雖然對手正在石化,可是她的臉色卻越發的慘白,幾乎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她的那張臉就已經白色仿佛透明了一般!看上去,就連她肌膚之下的血管都清晰可見。原本如此美麗的一個人,此刻卻不禁帶著幾分詭異了氣息!

妮可的眼神深邃,可是那瞳孔之中卻似乎流露出一絲堅毅,她站在那兒,身子輕飄飄的,似乎隨時都會隨風化去一般。

杜維掙紮了一下,想跳起來去阻止,可惜他此刻卻根本動彈不得半分。

赫克托爾就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腳石化,石化的程度很快蔓延到了他的肩膀和腰部,可是獸神的臉色絲毫不變,看著梅杜莎的眼神,卻反而帶著一絲憐憫。

梅杜莎似乎已經竭盡全力了。但是石化地程度,卻在赫克托爾的肩膀處停了下來。

原本那深邃如深淵一般的眸子,瞳孔里卻漸漸的閃現出了一絲異樣的光芒----就好像星辰墜落之前最後的光華!

隨即……開始黯淡下去。

“我該說你可憐?還是該笑你愚蠢呢。”赫克托爾望著梅杜莎,冷冷道:“你的凝視石化術雖然是獸人族之中最強的幾種天賦之一……可惜,你以為能用這個能殺死神麼?”

它仿佛抬了抬手,就聽見一聲清脆的石頭迸裂的聲音,它地指尖的石屑紛飛散落,之後露出來的,是它完好無損的手指。

“可憐的東西。”赫克托爾的眼神里帶著威嚴:“你們梅杜莎一族……原本就是我們獸人族中地一支。在萬年之前,蛇人族已經近乎滅絕。在那場大遷徙之中,北去的獸人族里就再也沒有蛇族地影子了。原本,我這次回來,能看到你這麼一條小蛇,還很欣慰……可是你居然膽敢對我出手?可笑!”

咔咔!

它輕輕一抖手腕,兩只手臂上外層包裹的石化地肌膚紛紛脫落。里面的手臂肌肉卻毫無半點損傷!

赫克托爾淡淡道:“你難道不知道你的這種天賦攻擊魔法地致命缺陷麼?一旦凝視失去作用,凝視術耗盡了你的魔法。你的生命也會隨之而消失。你是魔法系的獸人,當你的體內的魔核耗盡了魔法。就會反噬你的生命力……”

妮可小姐已經出了全力了!可畢竟級別相差太大,強悍地“梅杜莎凝視”,卻居然無法對更加強大地獸神造成哪怕半點傷害!

“我……我……”梅杜莎輕輕喘息。她孤獨寂寞的語氣里,此刻卻帶著一絲隱隱地激動,終于,她仿佛用出了最後一絲力氣來,對著獸神大聲叫了出來:

“我不是什麼獸人!我,我現在已經是人了!是人!!我現在是人!!”

她此刻的眼神已經黯淡了下去,反複兩粒失去了光彩的珍珠。原本黑色的瞳孔。漸漸的泛出了一絲死灰一般的色澤來。

踉踉蹌蹌,梅杜莎身子忽然跪倒在了杜維的身邊。仿佛伸了伸手,想去拉杜維。

“對不起……我,還是沒法幫你……”她的聲音已經很虛弱了:“它,它太強了。”

妮可的眼神凝視著杜維----這是兩人認識以來,兩個人的眼神第一次對視。此刻已經耗盡了魔力的梅杜莎,她的眼神終于不會再傷害杜維了。

可是,當兩人的眼神相觸的第一刻,一種莫名的悸動,陡然從兩人的心中同時升了起來!那感覺似乎是某種力量輕輕的,卻飛快的撥動了心弦,好像有些心疼,又好像有些醉意,卻又似乎讓人心中湧出了一股無法描述的彭湃……

“我……我怎麼了……”梅杜莎皺眉:“這就是快死的滋味麼。”她忽然用力按住了自己的心口,卻看著杜維,一臉的茫然:“我,我的心跳好快……我看著你的眼睛,心跳得好快……”

杜維也有些茫然,這種感覺,不通人性的梅杜莎雖然不知道,杜維身為一個有經驗的男人,他卻是隱隱的猜到了什麼!

看著梅杜莎虛弱的樣子,他心中沒來由的湧出一股強烈的憐惜,疼愛,還有諸多的負面情緒,交錯在了一起。此刻,他忽然生出了一股從來沒有的沖動:將面前這個虛弱之極的美女蛇,用力的抱入懷中?

這……這感覺?!

當年李斯特夫人為了獲得杜維的心,而種下的那一粒精靈的愛情魔力種子“千年之眸”。

此刻,這粒種子,終于綻放!“我的心里好奇怪……這到底是什麼感覺……”梅杜莎一臉的痛苦,她已經連跪都跪不住了,身子軟軟的倒了下來,勉強支撐著上半身,眼神卻仿佛戀戀不舍一樣,一刻也舍不得離開杜維的眼睛:“我……為什麼我覺得你的眼睛那麼好看……那麼……好看……”

杜維深深的吸了口氣,縱然全身地每一寸骨頭都在劇痛。他卻滿頭大汗,狠狠的爬了起來,爬到了妮可的身邊,也不說話,只是張開嘴巴,將自己一直含在舌下的那枚淚光晶墜吐了出來。

“張嘴。”杜維都沒有發覺,自己此刻的聲音是那麼的輕柔,就仿佛對情人的訴說一般。

妮可沒有說話,只是仰望著杜維的眼睛,溫順的張開了那美麗的櫻唇。任憑杜維俯下了身子,輕輕吻住了她地嘴……

這一瞬間,妮可身子猛然如觸電一般的一震!她就感覺到一股自己從來不曾體驗過的美妙滋味,瞬間沖激全身,似乎就連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一般。

隨後,她心中的那一絲微妙的滋味。讓美女蛇在迷醉之中,更有一絲茫然----這感覺。是羞澀麼?

我,我也終于有了人類地感情了?!

不過她隨後就再次失去了清醒的理智。因為杜維地舌頭已經緩緩的渡了過來,兩人唇舌相交,妮可似乎連身體都完全軟了下去。

杜維卻用舌頭將自己口中地淚光晶墜緩緩的渡了過去。然後卻忍不住下意識又淺嘗了一下妮可柔軟芬芳的嘴唇,這才把腦袋退開。

“別亂動,就讓它放在你地舌下……我……”杜維勉強一笑:“這樣你就不會死了。”

一行眼淚,忽然就從妮可小姐的眼角流淌了下來……

冥冥之中,仿佛曾經有過這麼一句話:

當梅杜莎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就會為那人流下眼淚!

妮可吃驚的看著杜維,眼神里有一股軟軟的依戀。渾然再也沒用平日里的那種孤獨冷漠的樣子了。還夾雜了三分茫然,三分甜蜜。和三分羞澀。

“我……我到底……”

對這個問題,杜維卻也茫然。

到底怎麼了?

難道是……我們兩人日久生情了?這事情還真有些……有些莫名其妙啊……

只是看著妮可眼角地淚水,杜維下意識輕輕將那一滴淚珠添去。

“沒什麼可擔心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他地聲音平靜而篤定,帶給了妮可一絲從來不曾有過的安

“杜維!!”“杜維!!!!”

兩聲清脆地呼喚,從遠處傳來,就看見薇薇安和喬喬兩人已經快速的飛了過來,兩人落在了杜維的身邊,一左一右撲了過在了他的身上。薇薇安臉上掛著淚痕:“你怎麼了……你傷得……”

杜維自然是傷的很重了,他胸前的缺月五光鎧都已經碎了,如果不是擁有這件神器,他恐怕早就死在了赫克托爾的“寂滅之咆哮”下了。

自己擁有最強的攻擊性的神器,最強的防禦性的神器,境界也只比對方差了半級,結果還是慘然落敗。

看著身邊的這對姐妹,杜維苦笑了一聲:“我們今天恐怕會死在這里了,你們……怕不怕?”

薇薇安用力搖頭,喬喬卻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旁邊的梅杜莎----很顯然,她看出了杜維和這位妮可小姐現在的表情有些怪異,不過喬喬也依然淡淡道:“當初我就對你說過,死就死吧。現在,我還是這句話。”

杜維點了點頭,他這才扭頭去看赫克托爾。

獸神的表情沒有一絲煩躁---它並不著急,臉色很平靜,看著杜維。

“偉大的獸神,你贏了。”杜維苦笑了一聲:“我們一家人都在這里了,想殺就麻煩你動作輕快一些,我這個人其實蠻怕疼的。”

“很可惜。”赫克托爾搖頭:“你的實力已經很強了,你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居然就已經達到了接近神級的境界了。如果你能活下去,將來很有機會能成為真正的神級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維仰天笑了幾聲,雖然大笑的動作讓他全身疼痛,但是杜維地語氣里卻充滿了嘲弄:“神級?我告訴你吧,一聽到這個稱呼我就想笑!!什麼神級你為什麼不說一級二級三級?偏偏喜歡給自己加上一個神字的稱呼?因為在你們這些家伙的心里。真的把自己當成了神吧!赫克托爾,你也不過就是一個獸人而已,只不過你擁有超越普通獸人更強的力量罷了!神?這個詞,你配麼!”

赫克托爾愣了一下,隨後搖頭,居然也不反對:“不錯……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所謂的神的。唯一的……那個家伙如果在的話,或許他是最接近的一個。”

隨後,赫克托爾舔了舔干裂地嘴唇,冷冷一笑:“杜維。可惜我還是會殺了你……我和阿爾忒彌斯那個家伙不同。我和她的想法也不同。如果她遇到了你這樣的家伙,一定會留著你一條命,因為你是人類,她總是會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認為人類之中多幾個神出來,會讓你們的女神害怕。不過。我可不會那麼多無聊的想法!這個世界上,神級已經太多了!”

“……是太多了。”杜維冷笑了一聲:“像你們這種怪物。根本就不應該存在地!”

赫克托爾已經抬起了手:“你不會有痛苦的。”

杜維閉上了眼睛,手卻將身邊地女孩子們輕輕摟緊。

死了……

死就。死吧……

這個世界,我原本就當是多活了一回。這第二次人生,已經足夠精彩了。我為極人臣。是這個世界的首富,統帥過全軍萬馬,享受過千萬人地崇拜和歡呼敬仰。甚至就算我想當皇帝都是有機會的----只不過辰對我不錯,我不好意思干掉他兒子自立罷了。

更重要的,身邊有自己地愛人……一切,還有什麼不滿?

所以,死就死吧!

赫克托爾的手仿佛就要揮落……

咻!!!

一道金光。忽然就從遠處激射而來!

那金光帶著淡淡的破空聲。只是來勢卻遠比聲音更快!還沒聽到聲,金光就已經到了赫克托爾的面前了!!

赫克托爾臉色一變。抬起手來,輕輕一擋……

那金光沖天而起,最後落下,撲的一聲,插在了地面上。卻居然是那柄“隆奇努斯之槍”!!

獸神臉色頓首一變,霍然就朝著一旁看了過去!

就看見在那山坡之上,數百米之外,一個白色飄逸的人影,靜靜的立在那兒。他依然保持著抬手地姿勢,這才緩緩將手放下。

隔著數百米,輕輕一揮,將地上地隆奇努斯之槍卷起射來,這並沒有什麼難度,難就難在,這人忽然出現,距離如此之近,就連赫克托爾都毫無知覺!!

那人仿佛只往前邁了一步,可就這麼一步,卻已經一步就來到了杜維的面前。

他地身影在陽光之下,俯視著杜維,仿佛是一片云一樣,只是臉上卻居然帶著一絲溫暖的微笑。

“這個容易就放棄了?可不太像是我認識的那個滿肚子狡猾伎倆的小子啊。”

眉目如遠山,身形如崖岸!

那原本應該是冷峻如冰川一般的,此刻一笑,就猶如春融冰雪的溫暖。

“老,老白?”杜維驚訝之下,頓時一臉的驚喜。

“我其實不太喜歡你這麼叫我。”

這人,當然就是白河愁!

他轉過了身去,看了一眼赫克托爾,又看了看地上躺了一地的那幾位聖階高手,嘴角浮現出一絲冷酷的笑意:“看來……我沒來得太遲啊。”

赫克托爾自然認出了這個當初曾經被精靈神阿瑞斯提點過的人類強者,皺眉:“居然是你?”

白河愁點了點頭,他原本應該是沒見過獸神的,不錯此刻的表情,卻毫無半點的驚訝,淡然笑了笑,伸手一指那已經分開的湖水之中的深淵:“你一定是想進去吧。”

隨後他搖搖頭:“可惜,我來了,你就不能進去了。別人能進,你卻不能!”

獸神此刻卻心安了下來,冷冷一笑:“你……哼,就憑你麼?可笑,你的實力,能阻攔得了我?為什麼?”

白河愁面色平靜如那山峰一般睇楚A語氣仿佛彈指間就能將這世間一切煙滅!!

“因為,我是白河愁!”

上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絕殺】    下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你不是你,你是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