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神級算什麼】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神級算什麼】


杜維心跳加快,看著白河愁的眼神也有些迷離起來。

“你怎麼也用這樣的眼神看我。”白河愁干脆把跪在地上的老克里斯撇在一遍不管了,徑自走到了杜維的面前,眯著眼睛,看著杜維,搖搖頭:“你傷得很重。”

“比起我的傷,我倒是對你的事情更好奇。”杜維苦笑,猶豫了一下:“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白河愁麼?”

白河愁笑了,杜維心里松了口氣----至少他笑起來的樣子,還是和從前一樣。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事實上,我自己心里也有不少疑惑。”白河愁伸手按在了杜維的身上,他略微皺了皺眉,也沒見他手上有什麼動作,可杜維的身體卻已經頓時一松,就仿佛無形之中,剛才受傷以來,一股綁在身上的繩索就松脫了。

“你身上被那個家伙的力量將身體機能都鎖住了。如果你的實力不足以解脫的話,遲早也會完蛋。”白河愁搖搖頭:“現在就好了,只要費些時間,自然能慢慢複原。”

頓了一下,白河愁卻又說了一句:“想不到你現在的實力也進步了一些。我之前距離這里還挺遠的,卻能感覺到這里有兩股力量正在爭斗,其中一個自然是那個獸人,另外一個就是你。我倒是沒想到,你現在居然已經進步到能和神級強者動手的地步了。”

杜維搖頭:“我的力量不能算自己的,而且也不算是真正的神級。不然的話也不會被打得怎麼慘了。”

“神級。”白河愁地語氣似乎有些不屑:“神級有什麼了不起的。”

杜維有些無語,心想:這話也只有你老人家有資格這麼說了吧。

隨後他展顏笑道:“我還奇怪……你怎麼會在這里,在南洋?”

白河愁的臉色有些古怪,他似乎思索了一下:“當初我從你那里離開之後。一個人在大陸上到處走了走。你也知道,我從前一輩子都待在雪山上,後來終于自由了,有了機會,干脆就在羅蘭大陸到處走看了一圈。最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跑到南洋來了。”

杜維有些茫然:“什麼叫你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白河愁的臉色更是有些詭異,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這里。我在大陸上走了一圈,想看地地方都看了。最後自己的腦袋里。忽然就生出了這種念頭,好像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非常想來這里看看。”

說著,白河愁居然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坐了下來,就坐在杜維的旁邊。

周圍地教宗和天使等人,都是神色異常,大家都受了傷,眼看白河愁三下兩下把強大的獸神擊倒了。此刻卻不知道自己站在一旁該如何自處,是走,是留?

倒是藍海悅,神色從容。看了白河愁一眼:“你變了好多。”

白河愁皺了皺眉,卻點了一下頭:“好像是變了一些。”

杜維看出白河愁的眉宇之間仿佛有些古怪心事,就繼續道:“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了?我是指……它。”

說著,杜維看了一眼還躺在那亂石之中的獸神。獸神傷得幾乎就好像只剩一口氣了。半昏半醒之間。

白河愁想了一下,看了看杜維:“如果我說,連我自覺都不知道,你信不信?”

說完,也不看杜維的臉色,白河愁自顧自緩緩道:“我一直在追流力量的極致。當初,我自問在雪山上的修煉已經到了瓶頸。我覺得繼續留在雪山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這才動身北上。在北邊。我見到了罪民的精靈神。我和那個家伙在一起待了一段時間,打了很多場----說實話。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輸過那麼多次。後來,那個家伙也不知道是出于什麼居心,居然很認真地給了一些點播,甚至還指點我如何突破自己的瓶頸----也正是從那一刻開始,我終于真正的突破了領域,窺探到了所謂的神級。”

說到這里,不知道為什麼,白河愁卻搖搖頭,歎了口氣,似乎有些失望地樣子。

杜維有些好笑:“老白,突破領域,到達神級啊!多少強者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你得到了,還為什麼這副表情?”

白河愁的目光閃動:“因為我忽然發現自己錯了……”

他的臉色冷峻,語氣里帶著一絲淡淡地不屑:“我一直以為,到達了神級,就可以算是力量的頂峰了。可是在我和精靈神交手之後,我忽然發現,事情似乎並不是這樣的。”

他的聲音更有些冷淡:“就算是達到了所謂的神級又怎麼樣?我已經站在了神級的門檻之上,只要我回到雪山去,重新當我的巫王,召集草原地信徒,汲取信仰之力,不用幾年,我就是一個新地神級了!可是……我卻覺得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

看了一眼杜維,白河愁似乎有些無奈:“我不知道該如何對你解釋。我就是這樣地感覺。我覺得……神級,似乎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神級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杜維聽了這話,卻又不小心看了一眼幾乎被打殘的赫克托爾,咽了口塗抹----這家伙的確又資格說這種話。

“說起來可笑,所謂的神級,比領域級又高明到哪里?哼,領域只不過是一個人的力量支撐屬于自己的領域,而神級,也不過就是通過一種方法,將千千萬萬的信仰你的人們的力量集中到你一個人的身上來使用。無非就是使你的力量來源更大一些而已。可是從本質上來說,對力量地規則理解,和領域相比,並沒有什麼不同或者改變。”

白河愁歎了口氣:“我想明白了這點之後,就明白了一點:這不是我追求的真正的頂峰!所以。我沒有選擇回到草原去當一個新的神,而是離開了你之後,游曆大陸,最後在冥冥之中的一種感應,就來到了南洋。”

說到這里。他仿佛笑了笑:“我記得,當初我聽藍海悅說起過南洋,這里地土著也有信仰的神靈,我當時就好奇:這些土著的神是否真的存在。那麼這些土著地神又是如何使用力量的。”

杜維張了張嘴,終于沒有把事情挑明:如果告訴老白,這些土著的神,就是現在面前的自己,老白一定會失望的很了。

“……另外……我自己在大陸游曆,每每苦思力量的頂峰,隱隱的覺得自己似乎能想到什麼,可是卻偏偏一時把握不住。可卻能感覺到。自己的實力似乎地確是真的有所增長。心里,隱隱的仿佛有一種呼喚,告訴我要一直往南來……”

“所以你就不告訴我們,自己一個人跑到南洋來了?”杜維歎了口氣。

他皺眉。卻又問道:“那,剛才的那個魔光閃,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這種力量地?”

白河愁仿佛笑了笑:“哦,這叫魔光閃麼……我不知道。”

杜維有些不明白:“你怎麼會不知道?”

白河愁沒有回答杜維的問題。卻低頭思索了一下:“你認為力量的頂峰,到底應該是什麼?”

“我怎麼知道。”杜維搖頭:“我現在還站在神級的門檻上轉圈呢。”

“神級……本身就錯了!”白河愁忽然地這句話,卻讓杜維心里一動。

“神級的力量看似比領域級要高了很多,但其實,從境界上來說,卻根本沒有多少區別。那些所謂的神,什麼獸神。精靈神。人類的女神,哼……他們全部多走錯了路!”白河愁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隱隱的含著一股自信和威嚴,那眼神更是篤定。

杜維一呆:“錯了?”

“錯了!都弄錯了方向!”這位絕世強人冷笑:“聖階之所以強于普通的強者,就在于對力量規則地掌握和利用。而領域之所以強過聖階,就在于可以自己創造新地規則來。這些在境界上就已經有了明顯的差異!可是所謂地神級和領域級相比,境界上卻強在哪里?哼!神級,根本就只是一個擴大版的領域而已。”

說著,白河愁伸出了一根手指來,就在杜維的眼前輕輕一晃,然後還沒等杜維反應過來,他忽然抬起另外一只手,在自己的手指上一切!

無聲無息,白河愁居然將自己的一根手指齊根削落下來!那斷指落在地上,而手掌上的傷口汩汩流淌鮮血。

杜維嚇了一跳:“你干什麼?”

“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突破領域之上!”

隨後,就在杜維的眼皮之下,白河愁的手指斷處,卻忽然無聲無息的,空氣之中彌漫出了無數類似閃光的粉塵一般,迅速在他的手上凝聚起來,不多片刻,就形成了一根新的手指!!

“愈合術?啊!不!這不是愈合術!”杜維有些吃驚:“再生術?”

一般來說,對于聖階之上的強者,在受傷之後,都可以自動恢複的。只不過程度有強有弱。到了神級的程度,恢複的能力就變得很驚人了。

可是白河愁這麼舉重若輕,而且他似乎渾然沒有刻意的施展任何力量!這才是最重要的!!

“什麼是神級?收攏千千萬萬的普通人來信仰你,然後你吸取他們的信仰力量?可以借助千千萬萬的人的力量。”白河愁笑了笑:“那一日,我就忽然想起……既然可以將人當作信徒,借助他們的力量。那麼……這個世界呢?我們是否可以把這個世界的一切,都變成自己的信徒,隨時隨地,都能從世界萬物的一切,得到我們需要的力量?”

杜維張了張嘴。

白河愁笑得很平靜,可越是這樣平靜的態度,卻越發的顯得他地高深莫測。

“空氣。陽光,雨水,露珠,綠葉,花草。石頭,河流,湖泊,螻蟻。飛鳥,走獸……”白河愁語氣很慢,仿佛就這麼悠悠的訴說:“這世界上的任何東西,都可以作為力量的來源!不管是人類也好,獸人也好,精靈也好……都只不過是這世界萬物諸多生靈之中的一種而已!既然他們可以當作信仰力量地來源,那麼為什麼別的就不可以?”

不理會杜維吃驚的表情,白河愁冷笑了一聲:“我們可以從人的身上吸取信仰地力量。那麼如果是老虎呢?是飛禽走獸呢?為什麼不可以?”

杜維這一下可就真的驚呆了,完全說不出一個字來!

瘋狂!

這絕對是瘋狂的想法!!

“將自己溶入這個世界!你的一切,毛發,鮮血。肌膚,骨骼,呼吸……一切都和這個世界完全融合成一體!從此之後,世界就是你。你就是這個世界。你需要力量的時候,世界萬物自然一切,都是你力量的來源!不需要什麼宗教,不需要什麼可笑的信仰之力!呼吸之間,你看到的,聽到地,腳下踩著的大地。石頭。呼吸的空氣,天上的陽光……只要你能想得到地。都是你的力量來源!都是你身體的一部分!!”

白河愁的眼神漸漸變亮了,他地眸子里閃動著一絲激動:“這才是真正的永琱ㄦ嚏I”

“永琚K…不滅……”杜維忍不住喃喃低語。

“不錯!正是永琱ㄦ嚏I”白河愁淡然一笑:“因為此刻,我就是這個世界,世界萬物就是我!這個世界存在多久,我就存在多久!只要這個世界不滅,我就不滅!”

杜維忍不住聲音有些顫抖,問道:“你……你已經達到這種境界了?”

白河愁仿佛笑了笑:“有一些時間了。”

杜維只覺得自己的腦袋一嗡!

這……這他媽才是真正的神!!真正的神級!

什麼赫克托爾,什麼阿瑞斯,什麼阿爾忒彌斯!!號稱神,可本質上說不過就是一個“放大版”的領域而已!!

看看面前的白河愁!

世界不滅,我就不滅!

這才是真正地神!!

“你……”杜維用力吞了口吐沫:“這些……都是你自己想到地?”白河愁臉色忽然一變,變得有些古怪和尷尬。

“是,也不是。”這個孤傲的強人,卻臉上露出了一絲挫敗感來:“准確地說,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自從我來到了這個地方之後,我就隱隱的感覺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不停的在心里提醒我什麼。又或者說……”

他的表情更古怪:“這些東西,似乎是我原本就應該知道的,只不過現在不知道為了什麼,忽然重新想起來了。”

他的臉色更難看,看了杜維一眼,猶豫了一下,然後低聲問了一句:“杜維,你有沒有過這種感覺……好像,我,根本就不是我……”

轟!!

杜維腦子一炸,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我不是我?

不是我,那是誰?

看著旁邊可憐兮兮跪在那兒的老克里斯,杜維又看了一眼白河愁。

他再次盯上了老克里斯,表情笑得比哭的還難看:“老頭兒,你說……他是誰?是你的主人,還是主人的兒子?”

“是主……”老克里斯一句話沒說完,白河愁卻已經冷冷的打斷了。

“我就是我。我是白河愁,誰也不是!”

看著老白一臉的堅決,杜維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絲同病相憐的感覺來。

不是麼?在場的諸多人里,似乎也只有杜維能體會到這種“我不是我”的郁悶了!!

可白河愁的問題,似乎比自己還要更複雜一些。

如果他是魔神……豈不是忽然就多了一個兒子出來?

“對了……這個地方,你認得麼?”杜維伸手一指旁邊那分開的湖泊,魔法陣依然還在維持,湖水靜靜的分成了兩邊,下面那幽幽的深淵,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

“我自然知道。”白河愁笑了笑:“這里就是當地人所謂的神山麼。”

他想了一下:“我來到這里的第一年,學會了當地的土著語,然後得知了這個地方,我還曾經獨自一人來到山頂,就在這湖泊旁靜坐了足足幾個月時間,就是在這里,我終于想起了剛才我說的那些關于力量的領悟……之後我離開了這里下山去,在婆羅門島上的幾個部落之間游曆,幾年來……”

白河愁說的很平靜,可是杜維卻越聽臉色就越不對了!!

“等!等等!!”

杜維駭然:“你剛才說什麼?第一年?第二年?幾年??”

他的臉色滿是驚恐:“我記得,你那次從帝都藍海悅家里離開之後,到現在才不過大半年而已吧!!”

白河愁皺眉:“什麼大半年,分明是已經過了三年多了。我也有些奇怪,怎麼你的樣子,似乎一點都沒有變。三年多時間,你在羅蘭大陸過得好麼?你居然有空跑到這里來了……難道那些罪民,已經被你擊敗了?”

“三!三……三年多!!!!”杜維不顧身上的傷痛,陡然就跳了起來,隨後慘叫了一聲跌在了地上。

三……年!??!!

上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你不是你,你是他】    下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天使之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