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天使之命】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天使之命】


杜維這一驚,才真的非同小可!

自己這些人從那白塔里的魔法陣穿越空間而來,一下就來到了這南洋的婆羅門島上的神山火山口,杜維分明記得,從辰皇子的葬禮當日出現大日食,到自己進入魔法陣,在到這里,前前後後打了這麼幾場,全部加起來最多不過幾個時辰而已!

可白河愁為什麼說一下就過去了三年多??!!

以白河愁為人的性格,杜維當然知道他絕對不是在開玩笑,他也不是那種會開玩笑的人!!

看著白河愁的表情,杜維卻幾乎仿佛見了鬼一樣!!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杜維念叨了兩句,陡然之間瞪著老克里斯,厲聲喝道:“老家伙!你快說實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克里斯慘然一笑:“哼……杜維,你想不到麼?”

杜維的臉色一變,他腦子里飛快的轉了轉念頭,瞬間就想到了一個可能!!

魔神之子!

魔神的那個兒子!!!

老克里斯說過,這個寶藏里,留下的最重要的並不是什麼魔神留下的那些寶貝,那些當年捍衛魔族(神族)統治的強悍無敵的魔法戰士。最最重要的是,魔神把他的兒子留在了這里!!

雖然,老克里斯說過,那個魔神之子,似乎初生之後就擁有超強的天賦,仿佛是融合了神族和人類兩個種族的一切優點和天賦之中地精華,未來很可能取得驚人的成就等等等等……

可畢竟。那個魔神之子,在初生之後,很快就迎來了神話戰爭時代。

那個時候,這個小孩子,最多也不過幾歲而已。一個幾歲的孩子,縱然天賦了得,從小就具有兩大種族的最強優點,實力最多才能達到多強境界?就算他將來可能達到聖階,領域,神級也好。可一個幾歲的小孩子,卻遠遠沒有達到那種程度。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天賦變態的小家伙而已。

那麼……這麼一個小孩子。魔神把他藏在一個地方,而且那麼一藏。就不知道要藏多久……

仔細想想……

當年的魔族通天塔,就是現在羅蘭帝國皇宮白塔的位置!也就是說,通天塔很可能就是通往“寶藏”的大門!

魔神在被重神圍攻之前,將他的孩子藏進了寶藏之地----以魔神地智慧,自然要留下一些手段了!

果然,老克里斯慘然一笑,冷冷道:“當年大人……”說著。他下意識的看了白河愁一眼,看見白河愁臉上沒有什麼表示,才繼續道:“當年魔神大人將小主人藏了進去,也知道外面的那些背叛者已經殺了上來。大人當時已經被女神算計。被割去了頭頂地角,實力大減,知道自己多半是不敵。所以,把小主人送進通道之後,用他的神力,將那個空間地時間規則改變了!!”

他盯著杜維冷笑了一聲:“小主人就算天賦再好,可是當年年少的時候。實力還是很弱的。你自己難道就沒想過。我被封了一萬年在那個島上,我是可以活很久很久……可是。一個幾歲的孩子,難道也能活一萬年??”

杜維如中雷擊!

是了!是這樣了!!魔神把那個入口里的空間做了改變,里面的時間,和外面就完全不同!!

老克里斯豎起了一根手指:“在那個空間里,里面一天,外面十年!縱然外面過了一萬年,可在那空間里,也不過就是過去一千天,兩年不到而已。哼哼,否則的話,我等得起。可是小主人如何等地起?”

杜維一臉的頹然,歎了口氣:“不錯……如果不做這種准備的話,等你被關了一萬年之後再出來,那個魔神之子,恐怕連骨頭都化成灰了。”

忽然之間,杜維仰天大笑了三聲,只是笑聲之中充滿了憤怒!

“我以為……魔神會把他兒子封印起來!!”

老克里斯橫了杜維一眼。杜維想了一下,又覺得自己有些可笑了。

封印?

笑話!既然有能力可以改變一下時間規則,那麼你會選擇把你自己的兒子關進冰箱里冷藏麼??!!

杜維地臉色一片晦澀,氣得險些就要撲過去抓老克里斯的喉嚨了!

三年!三年啊!

這才幾個在里面待了幾個時辰,外面就已經過去了三年!!

三年時間,羅蘭帝國會發生什麼變化!!!

自己不在大陸,北邊的罪民會不會南下入侵打進來?自己的弟弟還在前線,會不會有危險?!帝都的那些朋友和部下,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西北的郁金香家族領地,自己一下失蹤三年,會不會群龍無首而大亂?!

還有那個小皇帝查理,也不知道在這三年里做出了多少無法無天的舉動?!

這……見鬼!見鬼!見鬼!!!

“你騙了!!”杜維很想沖過去一把掐死老克里斯,可是他只抬了抬手,就虛弱地坐倒了下去。

杜維已經很虛弱了。因為無法自己補充精神力,剛才一番大戰之後,兩大神靈留給他地神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殘余的力量,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他一面喘息,一面狠狠地瞪著老克里斯:“還有什麼隱瞞我的,統統都說出來吧!”老克里斯皺眉,冷冷看了杜維一眼。可旁邊的白河愁卻已經用充滿了森然的語氣開口了:“你最好說出來,否則的話,我不介意殺了你。”

老克里斯愣了一下,吃驚的看著白河愁。臉色似乎有些為難,終于,他歎了口氣,對白河愁跪拜了下去:“大人,無論如何,您地話,我永遠不會違背的。”

說完,他站起來,冷冷的看著杜維:“那個寶藏里的空間……當年我曾經陪著小主人在里面待過。一旦進入那個空間,那麼這個世界的任何力量。你都絕對帶不進去!因為那是魔神大人在力量全盛時期,所創造出來的一個新的空間!那里有魔神大人留下的力量禁錮!無論是人類也好,精靈也好。獸人也好!一旦進入那個世界,那麼所有的力量都會被那個空間的規則壓制!就算是什麼聖階或者神級進去了。在那個世界,也會立刻變成一個普通人而已!因為那力量地禁錮,是魔神大人在全盛時期設下的!除非進去的人,力量已經可以超越當初設下禁錮地魔神大人,才能打破那里的禁錮!否則地話,就算是進去了……哼哼!”

杜維愣了會兒,指著老克里斯:“難怪……之前看著赫克托爾和這麼多人都跟了進來。你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一但到了那個空間,什麼獸神之類的,就會失去力量變成普通人,而只有你!你現在是龍身!到了那個世界。就算別的力量你用不了,可一旦赫克托爾變成了一個普通的獸人,可單純憑借你龍身的肉身力量的優勢,你也可以完全的吃定它了----更何況,還有魔神留下地神族最強悍的守護軍團,炎陽魔武軍團!哈哈……好算計啊!老克里斯,好算計!”

老克里斯嘿嘿冷笑不語。旁邊的白河愁聽完。卻忽然開口說話了。

“杜維,都來到這里。要不要進去看看?”

進去看看?

要!當然要!

杜維心里惱火。莫名其妙都過去了三年了!都來到門口了,難道不進去?

三年時間,白白浪費了?!

只是杜維雖然惱火,卻也有些擔憂:

一天就等于十年啊!

進去之後,在里面哪怕耽誤一點時間,外面就不知道過去多久了……

驟然得知已經過去了三年……杜維心里滿是焦急,不由得擔心起羅蘭大陸上的事情來。

“來都來了,如果不進去地話,豈不是很後悔。”白河愁淡淡一笑:“你放心,有我在。”

杜維看了一眼白河愁,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氣……

杜維想了一下,冷笑了幾聲,手指一點,將周圍眾人全都圈了進來:“所有人都一起進去吧!”

杜維的用意很明顯:自己這些一進去,隨便帶上半個時辰,外面就是幾個月了,稍微耽誤一點時間,恐怕外面就是一兩年了!

別人就不說了,這個教宗和天使,可不能貿然放他們回去!否則的話,自己不在帝國,天知道教宗回去會搞出什麼事情來。

“進去!都進去!”杜維咬牙,卻還是忍不住加了一句:“不過要快進快出。”

湖水靜靜的往兩邊分流,水波依然是那麼平穩。

一行人,傷的傷,殘的殘,教宗和天使俄浦迪斯走在了最後,似乎有些不太情願----雖然他們早就想來到這里,可是現在局面卻被別人控制,又知道得不到什麼好處,自然早就沒了覬覦之心了。奈何杜維卻不肯放人,教宗臉色陰沉,也只能跟在後面了。

甚至就連獸神赫克托爾,也讓羅塞將它背了起來----神級強者的恢複果然不是蓋地,雖然它地力量已經被白河愁封住了,但是肉身上的那些傷,卻在剛才地片刻之中,已經自動愈合了三成,想來不用多久,至少身上的傷就可以恢複了。

杜維身體虛弱無力,自然是喬喬和薇薇安兩人一左一右攙扶著他。他心中略微有些尷尬,忍不住看了妮可一眼。妮可依然臉色蒼白,不過此刻她已經失去了力量,睜開了眼睛----至少在她的力量恢複之前,梅杜莎凝視是沒法對旁人造成傷害了----一直到現在,杜維都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剛才兩人忽然之間,就會摩擦出那樣的火花來。

不過妮可小姐的性子冷漠,眼看杜維被薇薇安喬喬攙扶,她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走在了杜維的身後。

此刻有老白橫空出世,坐鎮在這里,危險的信號解除,大家沒有了威脅,喬喬卻已經仿佛想起了什麼,眼看杜維看向妮可地眼神訕訕的。不由得臉色古怪,橫了杜維一眼,攙扶著杜維的手。也多用了幾分力。

倒是薇薇安心思單純得多,看見妮可臉色蒼白。心中有些過意不去,松開了杜維,主動上去扶住了她,柔聲道:“妮可小姐,你,你沒事吧。”

以妮可的冷漠性子,原本被人攙扶就有些不太習慣。正想下意識的甩開,可不知道為什麼,卻臨時改變了主意,任憑薇薇安攙扶著自己。甚至臉上還勉強笑了一下:“謝謝。”

白河愁走在最前面,老克里斯亦步亦趨,跟在他的身後,卻小心翼翼的保持落後兩步的距離,垂手垂頭,那模樣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順著湖水中間的通道一路往下,腳下都是原本湖底那滑溜的岩石。甚至還有水下地水草。眾人一路往下走,卻看見下面。就連原本的湖底的都已經自動分開了!

那岩石之中,自然出現了一條通往地下地通道!

“難道要這麼一直走到火山下去?”杜維正疑惑,可隨後就證實了他的猜測。

果然……

這裂縫出,越往下就越發地狹窄起來,終于,往下走了大約也不知道有數百米的深度了,就感覺到地下的一片燥熱!

腳下道路旁是萬丈深淵,隱約可見下面不知道多深的地方,那隱隱的泛著紅色的光芒,熱浪翻滾,略微往前探了探身,都能看見仿佛正在翻滾的赤色岩漿!!

杜維心里估算了一下,只怕這下面地有數千米深了。

而偏偏這條道路,就一直延伸到了那岩漿之中!

眼看岩漿翻滾沸騰,可是這熔岩也如上面那湖水一樣,自動分開到了兩邊。

眾人加快了速度,不多片刻,就來到了岩漿之中,杜維有些震撼的看著兩邊翻滾的岩漿,只覺得那熔岩沸騰,自己這一行人就仿佛行走在一片岩漿瀑布之中!

更妙的是,隨著道路深入岩漿之中,這里卻反而不熱了!剛才在外面那種燥熱地感覺一掃而空……

大家都不是普通人,加快的速度一路往前,片刻之間,就已經又往下數千米驟然看見,這道路的盡頭,是一扇龐大無比的大門!

那大門高達數十米,仿佛是為巨人而建立一般,而巨型的門,也不知道是用什麼金屬質成,看上去泛著淡淡的金色,只是杜維卻肯定,這門絕對不是黃金的!

只因為他觸手摸了一下,卻感覺到這門板冰冷而堅硬----黃金可沒有這樣地手感。

“這是璃。”老克里斯冷冷道:“一種上等地魔法金屬。提煉起來非常的昂貴。可單純從魔力地容量來說,甚至比你的五彩石還高!不過可惜,這是我們那個時代才有的東西,現在的世界上已經沒有了。”

這話一說,杜維下意識就想拿出匕首來割下一塊。

魔力容量比五彩石還強?那可是好東西!

只是他的匕首用力一戳,卻根本戳不進去。

老克里斯在一旁看著,就知道杜維的心思,冷笑道:“別費力氣了。你知道這是什麼材料麼!你那把匕首怎麼可能切得動!我告訴你,你身上穿的缺月五光鎧里,是用幾種不同的金屬制成的,其中一種就是璃你那把普通的匕首,別想能切動它。”

白河愁卻拍了拍杜維的肩膀,微微一笑,溫言道:“你喜歡……等我們出來的時候,我把這一扇門都拆下來給你。”

老克里斯臉色一變,忍不住就要說什麼,可是一眼看見白河愁凌厲的眼神,不由得歎了口氣。恭敬的低下了頭。

隨後,他老老實實的走到了門前,伸出一根手指來,在那巨型的大門是上輕輕一點……

無聲無息,這巨型地大門之上,就出現了一圈光紋緩緩的擴散開來,整面大門仿佛被激活了一般。

很快,這原本平坦的的門板上,就出現了一片一片的凹凸紋路來,眾人仔細看去。卻發現這凹凸的紋路,隱隱的組成了一副一副的符號……

“是文字。”老克里斯的語氣有些傷感:“是神族的文字。”

杜維看了兩眼,看不明白。也就作罷了。可卻又一瞥白河愁,卻發現白河愁眉頭緊鎖。卻怔怔地看著那門上的神族文字,仿佛有些失神。

“老白?”

杜維輕輕一喚,白河愁頓時回過了神來,看了杜維一眼,卻搖了搖頭,臉色有些茫然:“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只是這上面的文字,我似乎能看得懂。卻又好像不懂……”

老克里斯就要伸手去推門,而白河愁卻忽然說了一句:“等一下。”

他地眼神也不看別人,卻只看著杜維:“小子,你……”強如白河愁。此刻居然臉上露出了一絲退縮的表情!!

杜維心里一動,頓時就體會到了白河愁此刻地心情了。他拍了拍白河愁的肩膀:“不管怎麼樣,我相信你……你就是你!你是白河愁,獨一無二的白河愁!”

白河愁似乎有些微微感動,卻搖頭笑了一下:“我自己卻有些不太自信了。”

話雖這麼說,可是他卻依然對老克里斯點了點頭,示意他開門。

如此巨大的一扇門。老克里斯卻仿佛只是這麼輕飄飄的一推……

這麼龐大的門。卻居然並不沉重,仿佛只是加一指之力。就緩緩自動打開了。

門中迷霧重重,卻仿佛什麼也看不清楚。

老克里斯的眼神有些古怪,低聲道:“記住了,一走進里面,時間規則就改變了,我說在前面,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了。”

杜維哼哼冷笑了一聲:“你先走。”

眾人先後走進了這重重迷霧,所有人卻頓時就感覺到身上一沉!

眾人都是強者,平日里就算不動,可是感應力卻敏銳之極,四面八方地細微動靜都躲不開這些人的感應。

可一旦走進迷霧之中,仿佛大家的感應力頓時就變得遲緩了很多倍,似乎原本身為強者,那種心中自然操控的精神力量陡然消失了!!

舉手投足,仿佛就連身體地動作也滯澀了幾分,渾然沒有平日里的那種輕盈。

一切……就仿佛變成了一個普通人那麼遲鈍!!

杜維心里微微有些奇怪,看了一眼身邊的喬喬:“你試試看,還能用斗氣麼?”

喬喬點頭,可是伸了伸手,臉色也是一變:“不能!我……我好像連魔力都沒有了。”

杜維歎了口氣。

眾人在迷霧之中,也不用分什麼方向了,就這麼一直往前走。幸好這迷霧似乎並不深,不過是走了片刻,面前便是霍然開朗起來!

杜維只覺得眼前忽然開闊,放眼看去,卻呆住了!

抬頭看去,天空,碧藍!

一輪烈日當紅,將金色的陽光灑落!

眼前看去,大地莽莽,遠處群山環繞,綠色的草木茂盛,甚至還有花鳥蓬勃。

深深一呼吸,卻感覺到呼吸暢快,很顯然這空氣之中氧氣充足,讓人非常舒適。

只是……

只是……

這里就是所謂的魔神創造出來的空間?!

如果不說地話,杜維還以為自己是回到了外面!回到了羅蘭大陸呢!!

“這里地一切,都是魔神大人按照外面的世界創造出來地。”老克里斯冷冷在旁邊說了一句。

白河愁站在那兒,可是他的指尖卻忽然隱隱的顫抖起來,那雙冷酷的眸子,卻忽然充滿了一種奇異地震撼來,仿佛已經呆住了,眼睛直直的看著這個地方。看著遠處的山,近處的草木……他的手指越發的顫抖,甚至就連站在他旁邊的人都感覺到了。

杜維有些擔心,正要開口說什麼……

忽然之間,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腦海深處一陣劇烈的疼痛!

仿佛有種無形的刀,狠狠地將自己的頭顱都割裂開來了一般!

這劇痛的感覺來得毫無征兆,卻讓杜維幾乎在這瞬間,就身子一軟,撲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大叫了一聲。雙手用力抱住了自己地腦袋。

那劇烈的疼痛來得如此突然,讓杜維毫無准備之下,忽然就大聲痛呼起來!

身邊地喬喬等人都是變色。趕緊上去攙扶杜維,可是杜維卻渾然不知。用力一掙,就把喬喬等人推開,奮力的抱住腦袋,低吼起來!!

而此刻,白河愁卻仿佛渾然不知,眼睛癡癡的看著遠處,看著四周。仿佛絲毫沒有看見杜維正在抱著腦袋慘叫。

他的眼睛里,似乎已經忘記了一切,只有這個世界!

喬喬和薇薇安還有妮可,都被杜維忽然的巨變嚇傻了。藍海悅也是一臉的驚訝,只是失去了力量之後,三個女孩子加上一個老頭子,卻根本按不住發狂的杜維,杜維拼命地嘶喊,奮力的掙紮,仿佛要把自己的腦袋都扭下來一般……

終于!

就聽見砰的一聲。從杜維地身體里。一團光影陡然就分了出來,迅速形成了一個隱約的人形來!

那人影似乎是從杜維的身體里割裂而出。落在杜維的身邊,在光芒之中,輪廓很快就顯現了出來……

一頭銀色的長發,絕色美麗的臉龐,還有一身鮮紅色的長袍,雪白地赤足踏在了草地上,卻皺眉看著身邊躺在地上地杜維。

卻正是一直隱身在杜維意識里的曾曾曾祖母賽梅爾!!

賽梅爾忽然從杜維地身體里分了出來,躺在那兒的杜維,卻仿佛瞬間就輕松了下來,躺在那兒,睜開了眼睛,不住的劇烈喘息,眼睛瞪得老大,松開了抱著自己腦袋的手,有些驚悸的喘了口氣:“剛才……見鬼了,怎麼回事?!”

他一扭頭,就看見了賽梅爾,吃了一驚:“你怎麼出來了?”

賽梅爾也是臉色茫然:“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一種力量,將我強行從你的意識里分割了出來……我……我好像感覺,和你已經被完全分割了!”

“分,分割?”杜維想起了剛才那自己的腦袋仿佛被割裂的劇痛。

“哼。”老克里斯冷笑了一聲,看了賽梅爾一眼:“這里是魔神大人設下的力量禁錮!任何外面世界的魔法也好,魔法寵物也好,魔法生物也好,哪怕是附體法術,空間魔法……一旦到了這里,全部都會失去效力!這個家伙一直依附在你的身體里,可是到了這里,魔法不靈了,自然就會被這里的空間力量規則強行分割出來!”

倒是喬喬和薇薇安,盯著賽梅爾,那臉色就仿佛見了鬼了一樣!尤其是喬喬,張大了嘴巴,指著賽梅爾:“…………”

杜維一看她們的眼神,心里猛然醒悟過來:“夷?你們能看到她?!”

“當然。”老克里斯冷笑:“這里任何魔法都無法使用……不止這幾個女孩子,這里的所有人都能看到她!”

果然,教宗和藍海悅,也都是臉色有些怪異。

“你,你,你……”喬喬結結巴巴的指著賽梅爾,看著這個相貌和自己一樣的女人。

不止喬喬,就連薇薇安也臉色驚異,盯著賽梅爾。

此刻的場面實在有些怪異。

薇薇安,喬喬,加上賽梅爾,三個女人站在一起,卻幾乎宛如三姐妹一樣!三個人的面容幾乎都有八九成相似!!尤其是喬喬和賽梅爾,連頭發的顏色都是一般的銀白色!

喬喬和薇薇安是親姐妹,相貌相似自然不用說了。可是忽然冒出來一個相貌更相似的賽梅爾。不由得兩個女孩子不變色了!而且……這個女人居然還是從杜維的身體里冒出來地!!

杜維勉強坐了起來,喘了口氣,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其實說起來,薇薇安和喬喬這一對姐妹為什麼和賽梅爾相貌如此相似……答案其實並不難猜。

杜維一直心中就隱隱的猜到了:當年甘多夫心中愛賽梅爾愛得發狂。

可惜自己的這位曾曾曾祖母,只把甘多夫當成了老師和朋友,卻毫無那種意思,最後更是嫁入了羅林家。

甘多夫自然是傷心絕望。後來又被老克里斯用靈魂分割術一分為二,變成白袍和綠袍兩個甘多夫,這自然不用說了。

至于薇薇安和喬喬兩姐妹,卻不知道是兩個甘多夫從哪里尋來的一對女孩子。

兩個甘多夫互相雖然斗了半輩子。只是最後年老也難免孤獨寂寞,最後才收了徒弟……因為對當年的賽梅爾念念不忘,就連收了徒弟。也是搜遍大陸,刻意挑選了這麼兩個相貌都極度酷似賽梅爾的小女孩來。一人收了一個當徒弟。帶在身邊,又當徒弟又當女兒。偶爾看著小女孩酷似當年愛人的容貌,也算是心中聊解相似之苦了。

都是可憐人,其中心思,杜維多少也能猜到幾分罷了。

場面頓時就有些氣氛複雜了。

這里,三個容貌酷似的女孩子互相瞪著眼睛,旁邊眾人也是臉色怪異。而旁邊。白河愁卻負手而立,癡癡的看著這周圍的一切景色,那眼神,仿佛早已經迷離……

良久良久。忽然之間,白河愁才輕輕歎了口氣:“我……好像真地認識這里。”

說著,他居然也不顧杜維等人了,淡淡的丟下一句:“我去找一個人……你們稍等片刻。”

說完,身子沖天而起,忽然就沖上天空,瞬間就消失在了藍天遠處……

杜維心里一動。更是證實了心中的猜測!

這里是一個被魔神設置了力量禁錮地世界……白河愁卻能自由的施展力量飛行。那麼,答案豈不是呼之欲出?!

最強地白河愁一走。場面頓時又出現了幾分詭異了!

教宗忽然就臉色一變,暗中朝著俄浦迪斯的身邊靠近了幾分。老克里斯看在眼里,冷笑了一聲:“教宗陛下,我看你就不用多費心思了。在這里,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主人說了你們都進來……沒有他的話,你們誰都不許走!”

果然!

老克里斯口中說的“主人”,赫然就是白河愁!

杜維的臉色隱含震驚。

可驚訝的事情,卻依然不止這麼簡單!

教宗還沒說話,那個天使俄浦迪斯,卻在沉默了好久之後,開口了。

俄浦迪斯自從被獸神打傷了之後,就一直默默不語,他身後地天使長翼已經折斷,流淌的淡淡的金色血液已經停止了,只是那蒼白的臉色,卻依然顯露出了他地虛弱。

可此刻,俄浦迪斯卻冷冷的看了教宗一眼,那眼神里分明有些不屑的樣子。

然後,他往前走了一步,眼前里有些淡淡的漠然。

抬頭看了看天,低頭看了看腳下的大地,又看看四周的草木,深深的吸了口氣。

“這好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俄浦迪斯陰柔地嗓音。

大家對這個天使忽然開口,都有些微微地意外。

“嗯,的確是另外一個世界。”俄浦迪斯仿佛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他地笑容,讓杜維心中生出了一絲隱隱的不安來,“……另外一個世界啊。”

天使似乎在歎息,他那過于陰柔蒼白的臉龐,此刻卻已經顯露出了幾分不同尋常的激動來。“陛下。”他忽然對身邊的教宗深深鞠了一躬,用一種充滿了虔誠的腔調緩緩道:“能和您公事一場,是我的榮幸,希望在您的領導下,光明教會將永遠沐浴在神的光輝之下。”

……怎麼這話,說的好似遺言一般?

“一些,都在神的雙眼凝視之下。”俄浦迪斯那陰柔的嗓音在歎息,他對著杜維輕輕一笑:“神說,你是一個不應該存在于這世界的人。而我被降臨到這個世界的時候,神曾經賜予我一向使命……”

“……”杜維有些警惕的看著俄浦迪斯。

“我的使命……就是,死在你面前!”俄浦迪斯一字一字說到這里,面帶微笑:“神說;當你從一個世界,來到另外一個世界的時候,你將唱響最後的悲歌。”

說著,俄浦迪斯閉上了眼睛微笑:“這里,就是另外一個世界……不是麼?”

隨後,這個表現古怪的天使,忽然就睜開了眼睛,他的口中飄出了一段音調低沉,卻充滿了虔誠味道的曲子……

瞬間,在眾人驚恐的注視下他背後的長翼就瘋狂的燃燒起來!赤色的烈焰,瞬間蔓延他的全身!俄浦迪斯的身體,就在火焰之中,熊熊燃燒起來!!

俄浦迪斯身軀燃燒,可是在那烈焰火光之中,他卻仿佛絲毫沒有烈焰加身的那種痛苦,口中那怪異的曲子,卻仍然那麼的平靜而虔誠……

“所有的一切,都在神的雙眼注視之下!”

教宗看著已經燃燒成了火人的天使,滿臉駭然!忽然想起了那個夜晚,這個一直神秘難測的家伙,站在光明神殿前的火刑柱前,對自己說的那句話!

仿佛,他早就預料到了,自己有一天會用這種近乎自焚的方式而死?

上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神級算什麼】    下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 【千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