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無心】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無心】


這個世界……

西方萬里之外。

白河愁靜靜的站在一條河流旁,那山坡上,卻是一塊生長茂盛的果園,樹枝上果實累累,豔陽當空,一派生機。

飛鳥在空中劃過,振動雙翼。

白河愁靜靜的看著……

河水里的魚兒輕輕跳躍。

白河愁靜靜的看著……

山谷之中走獸奔馳。

白河愁靜靜的看著……

他的眼神里仿佛多了一絲別的東西,似乎已經完全呆住了,渾然對外界的一切動靜都毫不在乎,只是那麼直直的看著山谷山坡上的一切……

“我……”輕輕的,他低聲喃喃自語:“……這一切,我見過。”

他思索了一下,歎了口氣,語氣卻漸漸篤定起來:“沒錯,是見過的!”

緩緩走下山坡,在那一片果林旁,白河愁終于看到了一個“人”。

他的確是一個人。一個年輕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寬闊的肩膀,身體的比例健康得近乎完美,線條充滿了一種原始的力量。

一頭金色的頭發,那臉孔之上,居然找不到一絲瑕疵。

而更重要的是……這個年輕的男子,站在果園之中,神情從容而坦然。他全身上下,卻是赤裸的。

雖然赤裸,可是他的神色之中卻絲毫沒有半點的羞澀或者不適,看見了白河愁忽然從山坡上走下,他的臉色也沒有多少驚奇。而是靜靜地迎了過去。

這個赤裸的年輕男子,盯著白河愁看了好一會兒,才吃吃的開口說話----大概是因為這世界只有他一個人,所以他說話的語音有些笨拙,可是說出來的語言,卻是白河愁生平從來未曾聽過的。

可是……白河愁卻聽懂了!

“你……來了。”年輕的男孩開口。

“我來了。”白河愁歎了口氣,說出了和這個男人一樣的語言。

“我,記得你。”年輕的男孩微笑,他的笑容很純淨,是白河愁所經曆地那個世界里。從來未曾有過的純淨:“你的樣子變了,可是,我依然認得你。”

白河愁居然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龐。

樣子……變了麼?我從前的樣子……又是什麼?

“你開出了天,辟出了大地,分開了山谷,創造了這里。”男孩依然在微笑,還指著天空的太陽:“那些,一切,都是你創造的。我知道。你是……神。”

神!

神……

多可笑的一個字眼。

此時此刻。白河愁卻仿佛笑不出來。

不過,他輕輕點頭:“沒錯……我也,認得你。”

兩人相視了好久,仿佛都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站在這片果園旁,站在陽光下。

過了良久,白河愁地臉色之中似乎有些溫暖:“這里……這個地方,你喜歡麼?”

“喜歡。”回答的很清晰。

“快樂?”

“快樂!”年輕的男孩微笑:“這里是……家。”

白河愁笑了,他笑起來的樣子,那眼神。隱隱的和這個男孩有幾分相似。

是“家”啊……

他這才回過了神來,看著這個孩子:“我原本想把你帶走……不過既然你很快樂的話,那麼我就改變了主意。”

“我喜歡這里。”男孩毫不猶豫的說。

白河愁忽然覺得心里很空很空。這種空,卻更讓他有一種仿佛忽然放下了一切的輕松。

“喜歡就好。”他的語音有些含糊,思索了一下,認真的看著這個男孩:“你還有什麼別地要求麼?我是神,你的一切要求,我都可以為你做到。”

男孩坐了下來,就坐在青青的草地上。低頭認真地沉思了會兒。當他抬起頭來的時候,眼神很認真:“我……感覺很寂寞。雖然這里有河。有山,有樹,有鳥,有獸……它們都可以和我做伴。可是,我依然覺得孤單,因為,它們不是我的同類。”

白河愁嗯了一聲,細細的品味這個詞語:“同類……”

“這里。”男孩指著自己的心:“我感覺到……這里似乎是,空的。”他的眼神終于露出了一絲茫然:“我……不完整。我地生命不完整。”

白河愁笑了,他輕輕拍了拍男孩地肩膀:“你希望有同類---我可以滿足你的要求。”

說著,他地手已經按在了男孩的胸前,一道柔和的光芒之後,男孩睜著眼睛,卻看見白河愁的手掌之上,已經赫然多了一根白色的東西。

“這是你的肋骨。”白河愁微笑。

男孩有些茫然的摸了摸自己完好無損的胸膛。

白河愁輕輕歎了口氣,捏著手里的這根肋骨,思索了一下,然後插在了地上。他吸了口氣,抬起手來,輕輕一點!

世界的萬物,那山那水,那樹那獸,自然有一股奇異的最原始的生命力量凝聚了過來----還有這個男孩自身的生命。

這些光芒緩緩的聚集在了那根肋骨上,很快就幻化成了一個人形。

長長的頭發,柔和的臉龐,婀娜的身體,飽滿的胸膛,纖細的腰肢,長長的雙腿……

這是一個女人,一個年輕的女人。

女人已經緩緩睜開了眼睛,那初生的生命,還帶著一絲茫然和對這個世界的敬畏。可是她似乎本能的,很快就爬了起來,看了一眼白河愁,又看了看身邊的那個年輕男子……似乎是本能的。她感覺到,身邊地那個和自己一樣全身赤裸的年輕男孩,更像是自己的同類,于是她走了過去,畏懼的靠在了年輕男孩的身後。

白河愁的神色似乎有些複雜,有些深遠。

“你很快樂,我很欣慰。”

說完,他搖了搖頭,然後離去。

天空之上,灑落下了他的一句話:

“你要同伴。我給你一個同伴……從今天以後,你的名字叫亞當,她的名字叫……就叫夏娃吧。”

亞當匆忙的趕上幾步,對著天空大喊:“你去哪里?!”

白河愁在云中飛馳,他低聲自語,亞當已經聽不見了。

“你地母親……在那里……不過,這只是屬于我們兩人的戰爭了!”

(神創造了這個世界,他按照自己的樣子創造了最早的人類,叫亞當。亞當對神說自己太孤單。于是神。用亞當的一枚肋骨,創造了世界上第一個女人,叫夏娃。他們,生活在這個世界的起源:伊甸園。)見自己微弱的心跳聲。

是幻覺麼?

一定是吧……

他又看見了那些如電影般閃過的片斷,只是這次,比從前的任何一次,都更真切,更真實!

他看見“自己”踩在一個少年地肩膀上,趴在一扇窗戶前。那窗戶里,一個美麗地少女正在沐浴,傳來悠揚歡快的歌聲。

他看進“自己”背著小小的行囊。離開了那個村莊,而山坡之上,那個美麗的少女,流下了一串晶瑩的淚珠。

他看見“自己”,騎著戰馬,帶著一群鎧甲雜亂的士兵,向著一片如烏云一般的敵人沖鋒。嘹亮激蕩的號角。似乎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

他看見“自己”,站在一座高大的殿堂之中。迎娶了一個陌生地女子。而環顧四周,那張熟悉的臉龐,卻不在!

終于……他看見那張熟悉的臉龐,只是飄逸地秀發,卻已經一夜變成了銀白,長發被寶劍割斷,那張臉龐上,不在單純,不在柔美。剩下的,只有一股讓人心寒的冷漠----她終于從羅莉塔,變成了彌賽亞。

他看見了,自己騎馬沖鋒,身後十二個金色鎧甲的騎士誓死想隨,而彌賽亞就在其中,高舉著一面荊棘花旗幟……

他看見了“自己”,終于創造了帝國偉業,在那座皇宮之中,盛大的婚禮,終于將彌賽亞變成了自己的皇後……

可是,彌賽亞卻提著一柄長劍,劍鋒上沾滿鮮血,而劍刃,則刺在自己的心口之中!!

“阿拉貢!我恨你!或許我從前很愛你。但是你已經將我地心殺死!從我地名字變成了彌賽亞的那一天開始……我就恨你!我會用我全部地生命,用我的一切去恨你!!偉大的阿拉貢!偉大的皇帝!偉大的星空下第一強者!!你的生命只屬于你的偉業那麼我就會親手毀了你的希望!!我用我的半生來幫助你完成你的夢想,然後,在你站在最高峰的時候,奪去你的

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在期待這一天!期待這一天的到來!!每次看見你距離通向你偉業寶座的道路上更近一步,我就會越來越激動!越來越期待!!

因為,我恨你!”

杜維心里一痛。

他看見“自己”,輕輕伸手,握住了那染血的劍鋒,聽見了自己那充滿了悲涼的聲音:“羅莉塔……彌賽亞……你真的想殺我?”

然後,他又看見“自己”,緩緩的握住劍鋒,將那柄長劍,一點一點的拔了出來。

“心髒麼……我沒有告訴過你……我根本就沒有心了!”

彌賽亞看著“自己”將劍鋒拔出,那胸前的傷口,居然緩緩的愈合了起來,面容震驚!

然後,她狂笑起來。

“心?!你沒有心?!!哈哈!哈哈哈哈!!!你沒有心!!因為你沒有心!!!一個沒有心的人,當然是不會去愛的……我真蠢!!!你沒有心!!你根本沒有心!!!”

帶著絕望的狂笑。彌賽亞抽回了寶劍,那臉上最終露出了一絲絕然而淒涼地微笑,帶著絕望:“你……沒有心。”

一道美麗的弧線在空中劃過,劍鋒已經倒轉,狠狠的刺進了彌賽亞自己的胸膛之中。

“你沒有心,可是,我有!”

說完,一身華服盛裝的彌賽亞,手握劍柄,倒在了血泊之中……

杜維又看見“自己”。橫抱著彌賽亞的尸體,走進了皇宮白塔下的那個廣場,用那“永琱朣”,營造出了一個單獨的空間。

“在這里,你可以安息了,彌賽亞……”

他看見“自己”心碎的離去。

可自己的身影剛剛消失,卻有另外一只手,輕輕地打開了那座水晶棺。賽梅爾出現了----不,應該稱呼她為“女神”。

女神的手撫在了彌賽亞的眼簾之上。彌賽亞痛快的呻吟了一聲。睜開了眼睛。

“你沒有死,而且,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一千年以後!我會讓你和他再次相見!”

杜維又看見“彌賽亞”走出了水晶棺,那眼神里充滿了千年的幽怨,她用纖細尖銳的指尖,在那棺材上刻下了一行字。

“阿拉貢!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于是,一千年以後,這世界上又出現了兩個女孩子,羅莉塔,和彌賽亞。

只不過。在千年之後,她們的名字,叫做薇薇安。和,喬喬。

靈魂剝離術。將彌賽亞從前世的軀體里剝離了出來。

靈魂分割術。靈魂分割術,將彌賽亞(羅莉塔),重新分割成了兩個獨立的人格。

這兩種法術,似乎都應該是老克里斯地專長。可是老克里斯是學自魔神。

既然老克里斯都能學到,那麼女神自然也可能學到了----畢竟,當年她騙取了魔神地信任。連魔神的力量來自于魔神之角這種秘密都被她知道了。區區的兩個魔法。想學到,自然也不難吧……砰砰!

砰砰!!

砰砰!!!

心髒似乎越跳越快了……是幻覺麼?

是幻覺吧。

杜維忽然覺得好笑。

自己一直在拼命的逃。想掏出屬于阿拉貢的命運。他一直以為,自己就是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杜維。

可是最終卻發現,自己依然逃不過千年的宿命!

羅莉塔……彌賽亞……薇薇安……喬喬……

然後……杜維終于睜開了眼睛。

強烈的光刺得杜維眼前一片白色的光點。

他的胸膛上,前後兩柄利刃依然插在那兒。

薇薇安和喬喬,就坐在自己地身邊,兩人的表情里充滿了震撼,充滿了絕望!!

眼神里的空洞和冷漠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地,是杜維熟悉的眼神。

妮可滿臉殺氣,已經狠狠的攔在了杜維的身邊,死死的盯著兩個女孩子----如果梅杜莎女王現在還有半點魔力的話,只怕薇薇安和喬喬已經變成了石像了。

“我,我,我……我干了什麼……我干了什麼?”薇薇安在顫抖,身子拼命的顫抖,她奮力地撲了過去,想撲到杜維地身邊,卻被妮可狠狠的推開。

喬喬卻已經呆住了,死死地盯著杜維胸前的那把短劍,那正是自己插進去……

真是自己插進去的?!!

自己插進去的?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賽梅爾----女神,在微笑。

“人類……就是人類。感情……終究是弱點。”她仿佛輕輕的歎息:“我給了你機會……薇薇安,喬喬……羅莉塔,彌賽亞!”

“什麼機會!什麼機會!!!”

喬喬瘋狂的跳了起來,拼命地朝著女神撲了過去。可是女神只是輕輕的掃了一眼,喬喬就已經狠狠的朝後跌了下去。

“相信我,我明白你現在的感受。”女神的眼神似乎有些悠遠:“曾經……我也有這種可笑的感情,這種可笑的弱點……我當初擊敗了他,擊垮了他……在事後,我也曾經後悔過,曾經失望過,曾經茫然過……”

她的聲音有些低沉,可隨後就變得冷酷起來:“但,我是神!既然是神。就不應該有人的感情!”

她的聲音被打斷了。

“可笑地胡說八道。”

冷冷的,帶著嘲弄的聲音,杜維已經坐了起來。胸前依然插著兩柄利刃,傷口依然在流血,可是杜維的氣色卻仿佛並沒有什麼垂死的模樣。

甚至,他輕輕的,抬起手來,皺眉咬牙,將前後的兩柄利刃狠狠的拔了出來。鮮血噴灑。他也只是擰了擰眉頭而已。

然後他歎了口氣。

“現在……我終于明白了一件事情:為什麼我這次轉世的時候,我要把屬于阿拉貢地記憶全部抹掉,只剩下一個真正地,原本的自我了。原來我這麼做,的確是有理由的。”

杜維居然站了起來。

他指著自己的鼻子:

“我這個人,說好聽一些是有些固執和自我。說的難聽一些,就是有些自私和不喜歡受人控制。當年,我還是阿拉貢的時候,和老克里斯做交易,我就耍了他。因為我不甘心受別人的控制。我甯願自己一個人去走上逆神之路!說白了,我的格言就是:我就是我!”

頓了一下,杜維緩緩笑道:“幸好。我太了解我自己了。所以,我在這次轉世的時候,故意將自己地前世的記憶全部抹去。因為,如果我還留著前世的記憶,那麼我就一定會拿回那顆阿拉貢地王者之心,取回自己的力量。呵呵……

可惜,幸好我沒有這麼做!

我太固執了。就算是轉世。我也甯願保持我自己的獨立人格,哪怕是自己的前世。我也不願意受到他的掌控!所以,我拒絕了那顆王者之心,拒絕了和我的前世阿拉貢融合。我的代價是放棄了屬于阿拉貢地強大力量。而收獲是:我仍然是杜維!

而且……”

杜維笑了,他指著自己地胸口:“一千年之前的阿拉貢沒有心,是因為他為了交易,把心留在了那座島上。可千年之後地我,此刻,仍然沒有心!因為,我自己拒絕了那顆阿拉貢的王者之心!”

他的聲音帶著嘲弄:“沒有心的我……怎麼會被刺中心髒而死呢?”

他盯著女神,聲音漸漸冷了下來:

“我尊敬的女神……你千年之前算計了我。我輸了,的確輸的很慘……贏了天下,沒有了愛人,又算什麼!我轉世……可是你也是長河里的那條強壯的魚,你也同樣能躍出水面,看到未來的方向,所以你追著我一路而來……你的算計的確很精密。”

他歎了口氣:“你先是化身人間,將自己封印,變成了賽梅爾這個新的身份……因為你算到了甘多夫!說起來,甘多夫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真正繼承了阿拉貢遺願的人。也是上了惡魔島的人。同時,也是我這個轉世阿拉貢的指路人。

你讓這個醉心魔法的老頭子愛上了你。然後你和他一起走遍天下,四處尋找阿拉貢留下的隱秘,漸漸的將甘多夫引導上了繼承阿拉貢遺願的道路!!你這麼做,只是為了給轉世的我,設立一個引路人!然後……這一切的故事,就開始了,我轉世了,在羅林家,然後,我遇到了甘多夫……”

他的聲音有些嘲弄:“我真的很佩服你。你真的很厲害……為了布置這場局。你居然不惜將自己封印,讓自己真的變成了一個單獨的人格:賽梅爾,我地曾曾曾祖母!你在書房里留下了暗道,因為你知道我遲早會發現……一切,都在你的計劃之中。

你比阿拉貢更強,所以你對時間長河的把握,也比阿拉貢更精准。”

杜維依然在笑:“可惜……你可以看到時間長河的方向,卻算不准人心!”

他的笑容里流露出了一絲悲傷:“我的好朋友,辰,他曾經說過一句話:這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人心!人心,卻偏偏是你算不到的。我轉世了,卻也將前世的記憶封去,獨特的我,固執,自我,居然拒絕了王者之心。

所以,現在地我,和一千年前一樣……也是沒有心的!”

女神無言。

過了良久。她才冷笑:“你說的每一件事都是真的。可是……那又如何?我還是贏了!我布下這麼大的一個局。就是為了找到這里!!一切都在我的雙眼凝視之下!最後,你還是帶著我來到了這里!!”

“……不錯。”杜維苦笑:“從這點上來說,你的確贏了。因為最後的結局之中,我的死活,和你其實沒有太大地關系。你只不過喜歡玩弄人性罷了。總地來說……你的確算是贏了。”

“那你還能笑得出來?”女神皺眉,看著杜維。

此刻,薇薇安和喬喬已經滿臉淚水,驚恐的看著杜維,似乎不知道該不該過來。

杜維卻上去,一邊一個將兩人抱住了。柔聲道:“別哭……不怪你們。怪就怪這個老妖婆。是她干的好事。”

頓了一下,他輕輕在胸前一擦,柔聲道:“不怕。你們的老公,我沒有心,插不死的。而且我血很多,流一點也沒什麼。”

薇薇安和喬喬放聲大哭。

“他說的沒錯,他的血一向很多,流一些也沒什麼的。”

天空之上,白河愁終于到了。維地身邊。伸手輕輕一抹,杜維胸前的傷口就飛快愈合了。

杜維看著白河愁。笑了笑:“我還以為你跑掉了。”

“去看了一個人。”白河愁淡淡道。

“你……想起什麼來了?”

“一點。”白河愁依然話不多。杜維歎了口氣……他仿佛明白了些什麼。

白河愁看見杜維的表情,卻微微一笑:“不管如何……正如你說過地。你就是你,你是杜維。而我……也就是我,我是白河愁!”

說著,他越過了杜維,緩緩走到了女神的面前。

兩個恩怨了萬年的絕頂人物,終于以真實的身份,面對面的站在了一起。

眼神無語。

過了會兒,白河愁忽然輕輕道:“其實……我該謝謝你。”

“你……”女神下意識的有些警惕。

“我說的是我該謝謝你。白河愁該謝謝你,而不是萬年之前地那個家伙。”白河愁地話似乎有些深奧,不過杜維卻聽懂了。

“白河愁畢生的唯一信念,就是追求最強地力量。可萬年之前的我,並不是最強的。感謝你,割掉了我的角,讓我失去了神力。你堵住了一扇門,卻逼得我不得不尋找其他的出路。”

白河愁的聲音很平靜:“萬年之前,我以為自己就是最強了。因為你……還有他們,都不是我的對手。可惜,當我失去了一切的力量,有機會重新思考的時候,我才發現……所謂的神級,我們的道路根本就是走錯了。”

說著,他指著這個世界:“你看,這個世界是我當年創造的,這里有我設下的力量禁錮。既然你可以在這里恢複真身,還能在這里施展力量,那麼現在的你,已經比萬年之前的那個魔神強了。”

他說著,歎了口氣:“我知道,你奪去了他們的神格。”

“所以我才有信心擊敗你。”女神冷冷道:“我才有信心來到這里!”

“所以你才錯了。”白河愁淡淡的回了一句:“我說了,你們的道路,都走錯了。你們所謂的神級,都錯了。不過幸好這樣……如果沒有你害了我。我現在也和你們一樣。只是現在,我已經不再是從前地我了。我會告訴你,所謂最強的力量,到底是怎麼樣的。”

女神的眼神冰冷:“我只要我的孩子!”

“他會生活得很好。在這個世界上……這里很純淨,我想就不必再打攪他了。”

白河愁輕輕一笑,卻居然就轉身看著杜維等人:“你們還打算在這里看下去麼?”

杜維橫了他一眼:“這個世界上兩個最強的絕頂強者的對決啊!一萬年都難得一次,怎麼能錯過?”

“沒想到,你也這麼俗。”白河愁卻搖了搖頭,他的語氣認真的起來:

“可惜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你了----因為,這是我和她。我們兩個人的戰爭。”

只屬于兩個人地戰爭。

白河愁甚至拍了拍杜維的肩膀,然後,一絲溫和的力量,緩緩的送入了杜維的體內。

“我知道你現在的處境,你的力量快耗盡了----我說了,我的朋友不多,你算一個。如果你死了,我會不喜。”

他的笑容很真誠:“這是我對力量真諦地領悟,我把這一絲意念種在了你地身體里。我想以你的聰明。應該會在你力量耗盡死掉之前領悟到的……如果你領悟不到。那麼就是你太愚蠢。太過愚蠢的人,死了就死了吧。”

最後這句,帶著明顯的嘲弄,讓杜維忍不住苦笑。

白河愁一指眾人的身後,一片白色的迷霧就此出現:“出去吧……我們兩個人的戰爭,不需要有旁觀者。”

“很好。”女神也無比的冷漠和絕然:“我既然費盡了一切來到這里,也沒打算出去了!”

杜維心里一動:“你……不會打不過她吧?”

白河愁卻笑了。

這是第一次,他那冷漠的容顏,居然笑得帶了幾分孩子氣地味道。

“我就是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是我。世界不滅。我就不滅。”他的聲音帶著強大的自信:

“別忘了,我是白河愁!”對于婆羅門島上地南洋聯合王國來說,這一天是曆史性的一天!

沉寂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神山。忽然醒來了!!

火山的噴發,將岩漿噴到了數千米的高空!

山頂的那片湖泊化為了灰燼,煙火漫天,長達半月不散!

山下的部落紛紛遷徙遠走,而當一切歸于平靜之後,大家驚恐地發現,這座神山。已經面目全非了!

噴出地熔岩。將山上數百里內的所有地形全部改造得面目全非,山頂之上。那湖水地位置,已經變成了一片岩石地帶的巨坑。

這場火山噴發,使得這座神山,足足增高了數百米,而周圍的山峰,則仿佛被削平了三分!!

當神山終于歸于平靜之後,無數部落派出了祭祀前往山下,巨型了各個部落曆史上罕見的盛大的祈禱祭祀儀式,祈求神靈憐憫,不要降罪于婆羅門島上的子民。

當然……這一切,已經和杜維無關了。

順便說一下的是……就在火山噴發的之前的一個時辰,杜維等人還站在那已經開始沸騰的湖泊岸邊的時候,杜維還對著那緩緩融合的深淵,出了會兒神。

“白……他不會有事吧?”喬喬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不管是喬喬還薇薇安,似乎都有些內疚,不敢和杜維說話,對于自己剛才在那個世界里,在失控的狀態下,做的事情,耿耿于懷。

“不會的。”杜維笑了笑:“因為……他是白河愁啊。”同伴。

獸神依然昏迷,被丟在了地上----根據白河愁的說法,它的力量被封住了,恐怕在很長很長的時間里,它沒法成為那個“獸人之神”了。

老白說的沒錯:所謂的神級,道路根本就走錯了。

此外,身邊的同伴,除了自己身旁的三個女孩子,還有藍海悅,老克里斯,還有教宗,和羅塞。

老克里斯表情很冷漠,他似乎還有些不甘心吧。不過老白都說了……這個家伙,想來今後不會再算計自己了。

至于教宗……

“尊敬的陛下。”

杜維不懷好意的站在了教宗的面前:“里面一天,外面就是十年啊!我大概計算了一下,加上之前的時間,和剛才我們在里面的時間,這外面的世界,恐怕已經過去了有四五年了。”

教宗有些凜然的看著杜維:“你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您是教宗。堂堂的教宗陛下,忽然在大陸上失蹤的四五年……您想,現在在帝國里,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景呢?”

教宗:“……”

杜維的眼神冷了下去:“既然已經失蹤了四五年了……不妨,就干脆永遠失蹤吧。”

說完,他歎了口氣。

教宗還想說什麼,可是陡然就感覺到後心一涼!

一柄短劍,已經刺入了他的心髒。

“羅……羅塞?!”

羅塞面無表情,看著自己的劍鋒。

教宗緩緩的坐了下去,杜維卻貼近了他,在他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

“其實,我很早就想殺你了。”

“為……為什……”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問明白。可惜我也沒有太多時間解釋了。你記住一個名字吧……”杜維淡淡一笑:“古華多羅。他的父親是一位神職人員,結果那位神職人員,卻為了自己的地位,將他的母親滿門殺死。”

教宗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神采,似乎想說什麼,終于閉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杜維歎了口氣,轉身看著同伴:“你們說……我是不是一個很壞的人呢?”

這話,沒有人回答。

上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 【千年】    下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結局——終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