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結局——終章】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結局——終章】


站在帝都的城門口,眾人卻仿佛感覺已經到了帝都的異常!

城門的守軍似乎已經增加了雙倍以上,而城牆上那荊棘花旗幟,已經換成了象征著喜慶和典禮的金色!

此刻杜維等一干人,傷的傷,累的累,幾個女孩子還好。杜維和藍海悅以及羅塞克里斯,連身上的衣服都是殘破不堪的。

這麼一幫行跡穿著可疑的人來到了城門前,遠遠的就有士兵上來戒備。

遠遠的,就有守軍拿著武器高聲喝道:“什麼人!今日帝都戒嚴閉門!難道不知道嗎!!”

杜維歎了口氣,走到了眾人當前,一邊走一邊笑:“現在是哪一年?”

城門的守軍之中,一個軍官聽了,不禁皺眉----難道是一幫瘋子?

“混帳!現在是帝國九百七十年!今日是帝國皇帝查理陛下的婚禮大典!你們這幫人是從哪里來的!難道不知道嗎?!”

說著,他就要下令手下的士兵沖上去將杜維等人圍住了。

杜維越走越近,笑吟吟的看著面前這個軍官:“你不認得我?”

這軍官看了兩眼,忽然就臉色大變!一雙眼睛里陡然就閃現出異樣的光芒來!

在周圍的那些士兵的目瞪口呆之中,這軍官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撲到了杜維的面前,撲通就跪了下去:“公爵!是公爵大人!郁金香公爵大人回來了!郁金香公爵大人回來了!!!!”

城門口地諸多軍兵轟然而動,瞬間就圍攏過來了數百人。

那軍官顯然是王城近衛軍的老人了。還認得杜維的模樣,只是那些士兵,卻不少都是年輕的新人,聽聞失蹤了數年的郁金香公爵忽然回來,不由得騷動了起來。

杜維皺眉,看了一眼城牆上的金色的皇旗:“你剛才說什麼?婚禮大典?查理……嗯,皇帝陛下今天成婚麼?娶的是哪一家地小姐?”

那軍官抬起頭來,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李斯特侯爵夫人的妹妹繆斯小姐。而且。公爵大人,您的弟弟加布里羅林伯爵大人今天也回到帝都來參加婚禮了,還有現在的教宗下馬克西莫斯陛下親自出持婚禮……”

“***!!”杜維一聽,臉色頓時就變了!

那軍官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到眼前一花。杜維等人影就忽然就如一陣風一般沖入了城中,瞬間消失不見了。

身邊地士兵不由得有些擔心,提醒道:“大人……我看事情有些不對啊。好像陛下,和加布里羅林伯爵,關系不太和睦,這次專門把羅林伯爵從前線調回來參加婚禮,羅林伯爵似乎還有些不太對勁啊……別忘了,那從前線帶回來的數千雷騎。還就在城北大營里呢……上面最近的調動,也有些似乎防備的樣子……”

那軍官苦笑一聲:“你說這些有什麼用……郁金香公爵大人回來了……我看,高查那個家伙,哼!就沒多少風光時間了!”

杜維哪里還有時間耽誤,他幾乎是連家都沒有來及回,一口氣就奔波到了皇城。那守護皇城的近衛軍遠遠的就上來阻攔,有近衛軍的老人,一眼看見了杜維,當時都是人人一臉的古怪。

杜維?郁金香公爵大人?他回來了?!!

“閃開!我要進皇宮!”

杜維腳下不停。身子如一陣風地就竄了進去。他當年是攝政王的第一寵臣,出入皇宮,哪里需要什麼通報?就算是當今皇帝陛下,還是他的弟子呢!

禦林軍只是猶豫了一下,卻都沒有阻攔----事實上也阻攔不了。

杜維帶著一干同伴,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闖了進入,正橫沖直撞。遠遠看見走廊旁一個穿著宮廷女官模樣的人正在低頭匆匆而行。杜維上去就一把抓住了:“婚禮再哪個大殿!!”

那宮女一抬頭頓時身子一震,猛的愣住了!

杜維一看。笑了:“藍藍?”

藍藍似乎還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這人是真地:“你……杜維?公爵,公爵大人??!!”

下一句話,藍藍就陡然尖叫了出來:“你這些年跑到哪里去了!!!”

杜維皺眉,看了看左右:“沒時間解釋了!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藍藍深深的吸了口氣,臉色有些凝重:“大人!我不知道您怎麼忽然失蹤幾年才回來……可是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妙!”

“不妙?”

“陛下的婚禮,娶地是李斯特家的繆斯小姐!而偏偏陛下太過偏激,好像是故意一樣的,將前線的羅林伯爵,您的弟弟加布里召喚回來參加婚禮!您大概沒忘記,您的弟弟也是繆斯的愛慕者吧!羅林伯爵這次可不是一個人回來地……他,他從前線帶回來了五千雷騎!現在就在北城門外駐紮呢!”

杜維臉色一變:“他想干什麼?”

藍藍有些焦急:“這倒不是您地弟弟有心作亂……實在是,這次忽然召喚他回帝都參加婚禮,除了是陛下的對當年地事情耿耿于懷之外……恐怕還有國務大臣的主意!他似乎建議了陛下,趁機惹怒您的弟弟,然後……得到了借口,就可以對羅林家族下手!”

“國務大臣?難道是……”

“就是高查!”

杜維笑了。

看來自己離開了這段時間,這些跳梁小丑倒是很猖狂啊。

“我要提醒您……現在已經不是四年前了!”藍藍的臉色很憂慮:“這幾年您不在……郁金香家族,和羅林家族,處境……都不太好!陛下似乎只信任高查一個人。對您和您弟弟的家族,多番打壓……”

頓了一下,她苦笑道:“現在的高查,在帝國地地位,就好像當年的您一樣!”

“婚禮在哪里。”杜維沉下臉。

“別管婚禮了!您還是先去看看您的弟弟加布里吧!”藍藍跺腳道:“他現在和李斯特夫人都在偏廳里,加布里情緒很不好……他倒不是想干什麼,只是現在擺明了陛下故意挑事,他帶兵回來。也只是為了自保而已。但是……怒氣卻不小呢!李斯特夫人正在勸他。”

“帶我去吧。”杜維歎了口氣。拔青年的加布里,正一臉的陰沉,瞪著李斯特夫人。

李斯特夫人臉色平靜而冷漠,一身華貴的貴婦人禮服。卻用那淡淡的眼神迎著加布里質問的眼神。

“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李斯特夫人緩緩道:“我能怎麼辦?杜維他忽然失蹤,一走就是四年!!陛下權威日重,對我家族苦苦相逼!從前公爵大人在地時候,有他為我們遮擋風雨!可現在,誰來擋?我一個女人,縱然使出了全部的辦法……我擋得住陛下的一意孤行嗎!!”

“哥哥……”一聽見這個話題,加布里頓時就如泄了氣的氣球一般,沮喪了下去。

“我是一個女人。”李斯特夫人的語氣也有些無奈:“加布里……現在地情況你不是不知道。現在的局面。你哥哥不在……就算是你,也被死死打壓,你身為堂堂的伯爵,卻一直把你留在東部前線最苦的地方,名義上是一軍統帥,其實呢?中部要塞和西部戰線的主帥是阿爾帕伊!連你都要聽從阿爾帕伊的節制!!如果不是在西北。菲利普苦苦支撐,維護著郁金香家族的基業,恐怕陛下早就把你的兵權都撤了!”

頓了一下,她地聲音更苦澀:“你都擋不住……何況我?我能做什麼?那個高查對我垂涎已久!難道你要我脫了衣服陪那個混蛋上床嗎!!”

歎了口氣:“這次你帶兵回來……更是給了他們把柄。等婚禮結束……恐怕就有人找你麻煩了。我原本寫信給你,讓你千萬不要回來,你卻……”

“我不回來能行麼?小皇帝親自下的召喚令,命我回帝都述職,順便參加他的婚禮!哼……”

“你不該帶兵回來的。你畢竟是帝國伯爵,世家之後,沒有把柄。他們也不能輕易把你如何。可你帶了兵回來……意義就不同了!”

頓了一下。李斯特夫人忽然聲音沮喪:

“答應嫁給皇帝……也是繆斯自己的決定。她……她不想再因為這件事情拖累我們了。

這時候,門外一個人影忽然闖了進來。穿的破破爛爛,仿佛乞丐一樣,李斯特夫人一看,下意識就怒道:“混帳!誰讓人進來地!出去……啊!!!”

當看清了來人,李斯特夫人嬌媚的容顏,陡然就陷入了呆滯,手里一顫,居然把面前桌子上的杯盞都掃落在了地上!!

“杜……杜……”

加布里聞言回頭,一眼看清了杜維,仿佛足足呆了好一會兒,才大叫了一聲,奮力的撲了過來:

“哥哥!!!”

杜維面露微笑,看了看弟弟:“不錯,長大了。嗯……已經繼承了伯爵地爵位了?很好……”

他看著兩個一臉震撼的故人,立刻搶先開口:“好了!你們的話我在外面聽到了……現在我沒時間解釋!先和我去參加婚禮!”

“你……你要阻止麼?”李斯特夫人眼睛一亮,可隨即卻又皺眉:“不行的,杜維,現在的你,已經不是當年的你了……小皇帝他……”

杜維哼了一聲卻轉頭看著加布里:“去,給我找一件像樣的衣服!我這一身,可不好去大殿觀禮!”

加布里一看到杜維,仿佛心里就有了無限地信心。大聲應了一句,就一頭跑進房間里去了。

杜維才看著李斯特夫人:“我知道……你一個女人,地確擋不住。不過現在,我回來了……我來擋!”

婚禮在皇城里的帝國大殿里,一干帝國地權貴人物云集,等待著婚禮的開始。

當加布里率先走進大殿的時候,眾人驚訝的發現,這位現在處境危險的羅林伯爵。居然毫無半點憂色,大步走了進來,昂首挺胸,居然一臉的自信微笑!

他地自信,從哪里來的?!

可隨後。大家就明白了!

杜維換上了一聲公爵的高貴華服,面無表情的緩緩走進了大殿里,頓時人群之中,就陡然“嗡”的一聲!

瞬間,無數驚呼和低語交錯。

他!他回來了?!

他居然回來了!!!這個人居然回來了?!!

看著加布里一臉自信地昂然模樣,大家都心中隱隱的有些微妙:只怕今天的事情,不簡單了!!

杜維面色冷淡,也不和眾人打招呼。直接走到了人群的最前端。

而這里……周圍的人有些異樣:因為在杜維離開了這幾年,這重臣之首的位置,早已經屬于高查了。

大家心思各異的時候,禮樂已經響起。

在音樂之中,杜維皺眉,冷冷的看著帝國皇帝查理。緩緩地從側門走了進來。

四年時間,查理長大了不少,已經算是了,眉目之中。隱隱的,那辰皇子的輪廓也越來越深,讓杜維看了,心中不由得一軟。

原本的一腔怒火,卻消失了小半----罷了,看在辰的面子上,我不會太為難他好了。

查理今天志滿意得。原本是心中意氣風發。一身最華貴盛大的禮服,可走進了大殿里來之後。眼光掃過人群,陡然就看到了站在最前方地杜維!!

他猛然一怔,仿佛呆了好一會兒,遲遲的說不出一個字來。

在眾目睽睽之下,杜維卻已經走了上來。

和查理一起出來的,還有老熟人,現任的教宗馬克西莫斯陛下,這位新教宗看見杜維,也明顯地愣住了。

這個人怎麼回來了?

杜維主動走到了查理面前,微微一笑:“陛下,多年不見。您怎麼……”

“老……老師。”查理似乎想直接稱呼杜維的名字或者爵位,但是在杜維的眼神之下,不由得軟了幾分,還是喊了一句“老師”。

“嗯,我回來了。聽見陛下的大婚消息,我怎麼能不趕回來呢。”杜維淡淡一笑,那笑容卻讓查理有些心中不安,可隨後他心里一橫:我是皇帝!!

可杜維卻已經不看他了,卻看了一眼新教宗:“馬克西莫斯……陛下。我畢竟也算是皇帝陛下的老師,而今天的婚禮,新娘也算是我和家族有故的世交,這主持婚禮,能否就請讓我來呢?”

馬克西莫斯愣了一下,可看見杜維堅決地眼神,雖然有些不明白,可依然還是點了點頭:“公爵大人……您畢竟也是光明教會里地主教頭銜。由您主持婚禮,也是沒有問題的。”

說著,老教宗退到了旁邊。

杜維看著小皇帝強作鎮定地神色,冷冷一笑:“請新娘吧。”

很快,在禮樂之中,先走進來的,卻是小公主卡琳娜。

十三歲的卡琳娜,已經出落成了一個婷婷玉立的美麗少女,她身為皇帝的妹妹,親自擔任女賓,也算是皇室的禮儀。

小公主原本一臉的憂慮,雖然穿著白色的禮服,可卻是毫無歡顏,走了進來,卻一眼看見了站在禮壇上了杜維,那臉色當時就變了!

可隨後,杜維對她眨了眨眼,小公主立刻收斂起了震撼的表情----她是絕頂聰明的人,此刻卻依然能不失態。也算是難得了。

走到了杜維的面前,臉上卻充滿了疑問,心中知道現在不是說別地話的時候,強忍滿肚子的疑惑,只是歎了口氣。

到了新娘入場了。

當看見高查手里攙扶著一個一身華貴禮服的女孩子走了進來,杜維不由得歎了口氣----小查理倒是真的寵信高查啊!這攙扶新娘的角色,可不是一般人能由資格擔當的。更何況是皇帝的婚禮?

高查看見了杜維,那張臉孔也是陰沉到了極點----不過他顯然已經知情了。在皇宮里,杜維回來,自然有人飛快地將消息偷偷傳遞給了他。

高查臉色陰沉,卻不知道在想什麼對策。

倒是他身邊的繆斯,一身盛大的禮服。只是那頭上卻蓋了一層厚厚的紗簾----這婚禮的習俗,卻是一千年之前地阿拉貢傳下來的。

阿拉貢畢竟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當了皇帝之後,卻忍不住把大陸的婚禮習俗做了修改,加了一些原本那個世界的東方習俗:頭蓋。

雖然有些不倫不類,不過他是皇帝,誰能反對?

繆斯的身形又高了一些,不過因為蓋著頭蓋。杜維卻沒有看到她的面容----她此刻會不會在流淚傷心呢?她看到了自己的話,會不會很激動?

杜維歎了口氣。

高查默默的將新娘送到了皇帝地身邊,然後站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那眼神,卻依然陰沉。

“那麼,就開始吧。”杜維歎了口氣。

當他說話的時候。杜維分明看到,繆斯的手顫抖了一下---大概她聽出了自己的聲音吧?

不過這個女孩子,似乎沉穩了很多,沒有當場爆發出來。大概是在強行忍耐?

“我覺得,陛下的婚禮,不用多做那些無用功了……”杜維淡淡道:“這里有人反對他們地結合麼?”

所有人都驚呆了!

哪里有這麼主持婚禮的??!郁金香公爵他想干什麼?!

加布里似乎想說什麼,可是卻被杜維嚴厲的眼神瞪了回去。

“沒有麼?真的沒有麼?”杜維地眼神卻看著蓋著頭蓋的繆斯。

他心里做了決定,只要繆斯反悔,他哪怕當場翻臉,也會把繆斯立刻帶走!

可繆斯沒有動。也沒說話。

杜維歎了口氣----罷了。大不了等婚禮儀式結束,自己再悄悄把繆斯帶走吧。

這樣的話。不公然作亂,只要也給大家留了幾分余地。

“祭酒。”杜維冷冷的哼了一聲,旁邊的一個宮廷侍者乾淨端來了一盞金杯,里面是淺淺的美酒。

杜維心里有些煩躁:“開始吧。”

他的聲音很冷。

新娘用帶著手套地手,將那杯子接過,然後送入厚厚地頭蓋下,淺淺的嘗了一口,隨後又遞了出來。

查理心里有些得意:哼,老師,你縱然回來了,又能如何阻止我?我是皇帝!

他輕輕一笑,接過了杯子,送到嘴邊,卻故意一飲而盡,臉上帶著一絲得意地笑容。

虎父犬子……

杜維心里有些傷感。查理的容貌有八成和辰皇子那麼相似……可是頭腦卻連八分之一都沒有。

“那麼……禮儀結束了。”杜維悶悶的開口。

恐怕羅蘭帝國從開國到現在,沒有一個皇帝的婚禮,會是這樣的尷尬局面吧。

杜維心里有些氣悶,只想早點結束,然後悄悄在背後將繆斯接走----以後的事情,大家就慢慢來吧!看看誰厲害!

可這個時候,異變忽起!!

新娘,繆斯,忽然一把將自己的頭蓋揭開了!!

查理一看繆斯,驟然就瞪圓了眼睛:“啊!!你!!怎麼是你?!!”

一片嘩然!!

杜維也愣住了!

眼前這新娘,居然不是繆斯!

那眉目神態,和繆斯有幾分相似,就連抿著嘴唇那驕傲的模樣。都那麼酷似……

只是,這個女孩不是繆斯,而是“繆斯”!那個當初自己回帝都,在皇宮門口,看到的那個跟在小皇帝身後的女孩子----也是高查找來,取悅小皇帝地那個女人!!

“怎麼是你?!!”查理怒了。

杜維心里疑惑,卻退後了一步,看著站在一旁的高查----隨後杜維知道自己想錯了。因為高查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看來也是渾然不知情的。

亂了!這下全亂了!

“怎麼不是我。”女孩子冷冷的開口,那聲音里帶著一絲怨毒。

“混帳!!!”查理大怒,指著女孩子:“你!你!”

下面的眾臣,更有人驚呼了出來:“皇妃殿下!是皇妃殿下?!”

女孩子盯著查理。卻渾然不畏懼,一字一字冷冷道:“我哪里比不上她?為什麼你就只喜歡她?只真心愛她?而我,就只能當一個你得不到時候的替代品??我到底哪里比她差了!”

“來人!侍衛!!”查理惱羞成怒,大叫了一聲。

這個女孩卻依然不怕,輕輕的笑了笑,那笑容里帶著一絲淡淡地絕望:“你就是這樣……縱然你是皇帝又怎麼樣!哼……”

她居然還在笑,只是眼角已經有了淚水:“我跟了你四年!你是我第一個男人……我真心的討好你,取悅你。一心只想讓你快活,讓你開心。可是你卻從來都不正眼看我……你看著我的時候,卻只是在看她!在看她!!

是的,我就是一件替代品!我就是一件給貢獻給你的玩物而已!四年來,我費盡心思,和你說地每一句話。都竭力的討好你,讓你開心。做出的每一個動作,都盡力讓你滿意……我甚至無時無刻不在模仿她!很多時候,連我自己都有些混亂。我到底是我自己,還是她的一個影子?”

這傷心的話語,帶著心碎的怨毒。

“可現在,你依然還是不會把我放在心上!更可笑的是……為了待在你身邊,我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能有!!!你……陛下!我地陛下!我已經跟在你身邊四年了!!你到現在,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本名是什麼!對不對!!你只會叫我繆斯繆斯!!!”

她忽然用力將頭蓋丟在了地上,嘶聲叫道:“可我不叫這個名字!!我才是你的女人!!!我不叫繆斯!也不是一個替代品!不是影子!我是人!是人!是一個愛上了你。為了你委屈了多年的女人!!!!”

杜維看著這個女人近乎瘋狂的尖叫。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絲不妙的感覺,他地眼神。忽然下意識就落在了地上的那個金色的酒杯!這酒……

果然!!

“陛下,您不用叫侍衛了……我知道,你一定想殺了我……不用了!”女人忽然淒然一笑:“因為……我會和你一起死!”

說完,她忽然身子一軟,嘴角流出了殷紅的鮮血!

而查理,仿佛也同時地,陡然痛苦的大叫了一聲,就在杜維的眼皮地下,直直的倒了下去!他的鼻子和嘴巴里,同時流血了鮮血!!

杜維愣了一下,沖了過去,將查理強行抱了起來,卻感覺到查理的身體都已經僵硬了!氣息飛快的弱了下去……

“我把毒藥藏在了牙齒里,當我喝那酒地時候,吐了一些在酒里。”女孩也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可臉上,卻依然帶著一絲怨毒的笑意:“我……我……我會帶你一起死!你……你不知道我地名字!不知道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叫……”終于,她沒能說出最後一句話。

杜維立刻就往嘴巴里去摸……可他立刻反應了過來!

淚光晶墜不在自己的身上了!在妮可那里!!

“妮可!!!”

杜維焦急的大喊了一聲,可此刻整個大殿都亂了,查理的身子飛快的冷了下去----也不知道這個女孩子到底弄了什麼劇烈的毒藥。

杜維拿起酒杯來飛快的嗅了一下,卻頓時就至少嗅出了七八種自己熟悉地味道來。他心里駭然:這個女人,真夠毒的!

妮可還在大殿之外,可是當她趕來的時候……

帝國的小皇帝查理。和這位女孩子,早已經斷氣了!

那毒藥很是劇烈,而且,女孩子死前又刻意說了那麼多話,拖延了時間----縱然是杜維,也無法解救。畢竟,力量不是萬能的。

除非到達了白河愁的那種境界,才能隨意的操控生命。

查理已經斷氣了。

就在杜維的懷里。在帝國所有地重臣權貴的面前!!

場面大亂,無數禦林軍沖了進來,慌亂之中,人群推桑……

驟然發生這種事情,高查卻已經目瞪口呆的站在了那里……他整個人已經呆住了。

可杜維的反應。卻比他快多了!

“安靜!!!!!”

一聲炸雷一般的怒吼!!

眾人就看見了郁金香公爵一下跳上了祭壇之上,居高臨下,用那威嚴地眼神盯著眾人,他強烈的氣勢張開!

“安靜!!!誰再亂動,死!!!”

杜維說著,伸手一揮,遠遠的,大殿的大門就砰的一聲合上了!!

“所有人不許動!都原地站好!否則殺無赦!!”

杜維露出了鐵血的一面。

他飛快的將眼神盯住了高查。高查心里一慌。杜維卻已經沖了過去,一把就把高查的脖子握住,將他提了起來。

大殿里,不允許帶侍衛,縱然有高查地嫡系,卻哪里能擋住杜維?

杜維提著高查。站在了高出,用洪亮的嗓音蓋住了全場的嘈雜,他的聲音帶著毫無不掩飾的殺氣!

“皇妃謀殺陛下!而皇妃是高查伯爵的同族!一個女人,哪里敢做出這種大逆不道地事情!這件事情的主謀。不是你是誰!!”

這就分明是栽贓了。

可惜高查被杜維握住了脖子,縱然有話也說不出口了。

“謀殺陛下!大逆不道!死!!!”

高查的眼神露出了恐懼。

可此刻杜維已經顧不得別的----先下手為強!!!

他毫不猶豫,一把就用力捏了下去!

咔咔!一聲清脆地聲音,堂堂的帝國伯爵,帝國國務大臣,就然連審問都免了,直接被杜維捏斷了脖子!

旁邊所有人都驚呆了。

可畢竟杜維往日積威猶存。那些禦林軍。那里敢對他動手?一時間,都一臉茫然。不知所措。

皇帝被皇妃謀殺了……皇妃死了……郁金香公爵把國務大臣捏死了?!

“卡琳娜殿下!”杜維反應極快,奮力大吼了一聲。卡琳娜已經撲在了查理的身邊,縱然查理有多般不是,可畢竟兄妹感情很好,卡琳娜已經哭得連氣都喘不過來了。

聽見杜維吼叫,卡琳娜才頓時猛然醒悟過來,一看杜維的手里,高查的脖子都已經斷了,更是一驚!

“現在不是亂的時候!先控制場面!”杜維咬牙。

卡琳娜立刻會意----她才是真正繼承了辰皇子全部智慧的皇室子弟,頓時就堅定地站到了杜維地身邊,雖然眼神依然悲傷,卻已經鼓足了勇氣,大聲喝了一聲:“宮廷魔法師!!”

瞬間,大殿的四周,出現了十幾個身穿紅袍地身影。

“禦林軍聽令!守護大殿,所有人不得進出!違抗者,就地格殺!”

小公主一口氣下了幾個命令,她畢竟才是正牌的皇室子弟,而且還是辰皇子的親女兒。又有宮廷魔法師作為力量後盾。

發起號令,也比杜維更名正言順了。

那些禦林軍眼本已經不知所措了,皇帝死了……他們聽誰的?

幸好,卡琳娜出來發了命令,這些禦林軍才重新找到了主心骨。

“守護大殿!傳令,皇宮戒嚴!全城戒嚴!治安所上街!王城近衛軍出動!”

杜維最後還下了一道令:“打開北門,放雷騎進城!”

最後這個命令,小公主猶豫了一下。也照辦了。

放雷騎進城,杜維就心里不擔心了。

雖然以他這一方的實力,自己,再加上藍海悅,加上老克里斯……幾個絕頂強者,還怕什麼?但是這種陡然的政權變動,沒有軍隊總是不行的。

留下拿著明晃晃刀槍地禦林軍,將大殿圍了個水泄不通。杜維卻和卡琳娜飛快的離開,從側門到了後面。

杜維抱著小查理的尸體。

兩人都是絕頂聰明的人,就在大殿的後面側廳里,杜維和卡琳娜終于單獨相見了。

“老師……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卡琳娜的眼神里有些驚悸。

“不是。”杜維歎了口氣。

卡琳娜這才放心了:“我信你。”

杜維卻苦笑:“一個女人……一個女人啊。”

不知道怎麼的。他忽然想起了彌賽亞……當年彌賽亞殺阿拉貢地時候,想必也是抱著這種心思吧。

愛與恨之間,只是一線啊!

“可……我們現在怎麼辦?”卡琳娜看著哥哥的尸體,不由得垂淚。

很快,禦林軍全皇宮搜索,在新娘的房間里,找到了繆斯。

繆斯被什麼藥物弄暈了,身上被捆了繩子。塞在了

桌子下面。杜維放心了……可卡琳娜卻越來越焦躁。

“哥哥死了!帝國怎麼辦!老師!我們怎麼辦?”

杜維走到了門口,關上了房門,轉過身來,凝視著小公主。

他的眼神,帶著一絲讓卡琳娜畏懼的威嚴。

隨後,杜維輕輕開口:“卡琳娜。還記得我給你看地那部《大陸通史》里,描寫昔年索非亞皇後的那段麼?”

卡琳娜的眼神一動。

“你不是也問過我,那句恨不為武周是什麼意思麼……”杜維仿佛笑了笑,笑得有些意興索然。

不過。他的眼神卻越發的充滿了逼人的神采,緊緊的盯著卡琳娜:

“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了,恨不為武周是什麼意思!”

頓了一下,他走到了卡琳娜的面前,俯下身子,雙手按住了她地肩膀:“查理死了,你就是辰的唯一的血脈……你。願不願意當女皇?”

女。女皇?

卡琳娜身子一軟,倒在了杜維的懷里。聲音顫抖:“老,老師……”

帝國九百七十年,九月。羅蘭帝國皇帝陛下查理大婚之日遇刺,主謀為皇妃。

帝國九百七十年,九月底,新女皇加冕,卡琳娜一世陛下登上皇位,冊力郁金香公爵為護國親王,同時追查前任皇帝查理陛下被刺一案,將主謀高查伯爵一族盡鎖!在這場清洗之中,高查伯爵四年之中培養的羽翼一掃而空,涉案官員達到六十二名,其中大半軍職,高查族中各地官員被抓一百零三人。

最後,處死九十三人,其余全部流放南洋。

此案之後,卡琳娜女皇以凌厲鐵血手腕,被後世史書稱為“血腥荊棘花”。

帝國九百七十年,十月,北方卡巴斯基防線主帥,帝國中將,阿爾帕伊拒絕交出軍權回帝受審,豎立反旗公然叛逆!一時間帝國北方嘩然!

三日後,叛軍首領阿爾帕伊在軍中被神秘誅殺,十日後,郁金香家族西北軍開赴北方,半月後平定叛亂。

帝國隧平。

“你們說,我算不算一個壞人?”

杜維站在雪山之下,輕輕歎了口氣。

他騎在駿馬之上,遙望雪山。

身後的薇薇安和喬喬都是笑而不語,唯獨妮可卻搖頭:“你不是。”

“哦?不是?”杜維苦笑:“仔細算來,我殺人放火,搞過走私,搞過政變……這樣都不算壞人?”

喬喬卻忍不住道:“你現在是護國親王啊。不在帝都。卻跑到這里來……“我在懷念一個人。”杜維看著那雪山,忽然笑了笑,帶著一絲傷感:“我總仿佛感覺,有一天,那個家伙會忽然從雪山上下來,然後拍著我地肩膀說其實,我不喜歡你這麼稱呼我。”

說罷,他搖搖頭。歎了口氣。

“你現在的實力已經很強了。”妮可淡淡道:“他把力量的真諦地領悟都告訴了你---用不了多久,你就能達到那個世界即我,我即世界地境界了。到時候,你就可以開啟通往那個世界的門……還怕見不到他麼?”

喬喬也點頭:“不錯!外面十年,里面也才一天。說不定等你回去之後,那里才過了沒多久而已。”

杜維沉默了會兒……

“我不會過去了。”

他看著雪山:“他說過……那是他們兩個人的戰爭。只屬于他們兩個人而已。”

看著杜維落寞的樣子,喬喬眼珠一動,有心岔開話題:“我知道了,你為什麼放著護國親王不作,帶著我們跑到草原來騎馬了。”

“哦?”

“你在躲卡琳娜。”喬喬眯著眼睛:“別以為我看不出,我們的這位女皇陛下,實在是對你很有意思。哼……你如果娶了她……將來你和她生下的兒子就是帝國皇帝哦!雖然她才十三歲。不過,你好像一向蠻喜歡這麼大的女孩子地……嗯,我記得你好像說起過一個什麼詞,叫……”

“LOLI。”薇薇安漲紅了臉,忽然插了一句。

杜維看著小傻妞地樣子,心里一熱。上去一把將她從另外一匹馬上抱了過來,在她的臉蛋上親了一下:“哈哈!不錯!你就是我地小羅莉!”

頓了頓,他哈哈大笑:“生個兒子當皇帝,我沒那興趣……不過生下一個兩個小公爵。倒是不妨好好的試試。”

說完,他縱馬奔馳而去,身後地喬喬和妮可都是歎了口氣,策馬追上。

只有和杜維共騎一匹馬的薇薇安,卻滿臉漲紅,扭過頭來,用那柔柔的眼神盯著杜維的臉。期期艾艾道:“小……小公爵……已經。已經有了……我,我……”

撲通!

後面的喬喬和妮可。就看見杜維直接從馬上掉了下去,剩下薇薇安一個人騎在馬上,掩嘴而笑,看著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杜維。

----(全書完)

後記:

又是一套書寫完了。

第幾套了?我忽然發現自己都有些迷糊,伸出手指算了一下。

然後歎了口氣。

這種空空的感覺又浮上心頭。

似乎每次我寫完一套書之後,心中都會空蕩蕩的沒著沒落地。

所以……呵呵,每次我寫完一套書之後,都會迫不及待的立刻開新書,一天都不會休息,只因為,我害怕這種空虛的感覺。

感謝你們,感謝我親愛的讀者們,感謝各位兄弟姐妹。

你們以極強的耐心,陪伴我堅持走完了過去的這些時間,陪我走完了惡魔法則地全部曆程。

我愛你們----每一個人!維,懷念白河愁,懷念辰皇子。

懷念“你死了,我很難過”

懷念“上來受死!”

懷念“聖階,我早已經不是了。”

懷念“不按劇本做的死胖子。”

懷念“我有生之年,絕不負你!”

懷念一切,懷念羅蘭大陸。妹,大家可以轉移陣地了……呵呵。

上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無心】    下篇:正文 惡魔終結,《天王》開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