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曾國藩家書一 修身篇(2)   
  
一 修身篇(2)

致九弟·做人須要有琱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十二日正七、有十歸,接弟信,備悉一切。定湘營既至三曲灘,其營官成章鑒亦武

弁中之不可多得者,弟可與之款接。來書謂“意趣不在此,則興會索然”,此卻大不可。

凡人作一事,便須全副精神往在此一事,首尾不懈。不可見異思遷,做這樣想那樣,坐

這山望那山。人而無①,終身一無所成,我生平坐犯無琲犒病,實在受害不小。當

翰林時,應留心詩字,則好涉獵他書,以紛其志;讀性理書時,則雜以詩文各集,以歧

其趨。在六部時,又不甚實力講求公事。在外帶兵,又不能竭力專治軍事,或讀書寫字

以亂其志意。坐是垂老而百無一成,即水軍一事,亦掘井九仞而不及泉弟當以為鑒戒。

現在帶勇,即埋頭盡力以求帶勇之法,早夜孽孽②,日所思,夜所夢,舍帶勇以外

則一概不管。不可又想讀書,又想中舉,又想作州縣,紛紛擾擾,干頭萬緒,將來又蹈

我之覆轍,百無一成,悔之晚矣。

帶勇之法,以體察人才為第一,整頓營規、講求戰守次之,《得勝歌》中各條,一

一皆宜詳求。至于口糧一事,不宜過于憂慮,不可時常發稟。弟章既得楚局每月六千,

又得江局月二三千,便是極好境遇。李希庵十二來家,言迪庵意欲幫弟餉萬金。又余有

浙鹽贏餘萬五千兩在江省,昨鹽局專丁前來稟溝,余囑其解交藩庫充餉,將來此款或可

酌解弟營,但弟不宜指請耳。

餉項既不勞心,全劇精神講求前者數事,行有餘力則聯絡各營,款接紳士。身體雖

弱,卻不宜過于愛惜。精神愈用則愈出,陽氣愈提則愈盛。每日作事愈多,則夜間臨睡

愈快活。若存一愛惜精神的意思,將前將卻,奄奄無氣,決難成事。——凡此,皆因弟興

會索然之言而切戒之者也。

弟宜以李迪庵為法,不慌不忙,盈科後進,到八九個月後,必有一番回甘滋味出來。

余生平坐無甯y弊極大,今老矣,不能不教誡吾弟吾子。

鄧先生品學極好,甲三八股文有長進,亦山先生亦請鄧改文。亦山教書嚴肅,學生

甚為畏憚。吾家戲言戲動積習,明年喜在家,當與兩先生盡改之。

下游鎮江、瓜洲同日克夏,金陵指日可克。厚庵放閩中提督,已赴金陵會剿,准其

專招奏事。九江亦即日可複。大約軍事在吉安、撫、建等府結局,賢弟勉之。吾為其始,

弟善其終,實有厚望。若稍參以客氣,將以鼓志,則不能為我增氣也。營中哨隊請人氣

尚完固否?下次祈書及。(咸豐七年十二月十四日)

【注釋】

①琚G即琱腄C

②孽孽:勤勉,努力不懈的樣子。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十二日,正七、有十回,接到弟弟的信,知道一切,定了湘營到三曲灘,營官成章

侄,出是營弁並中不可多得之才,弟弟可與他結交。來信說你意趣不在這里,所以干起

來索然寡興,這是大大不行的。凡人作一件事,便須全副精神去做,全神貫注這件事,

自始至終不松懈,不能見異思這,做這件事,想那件事,坐這山,望那山。人沒有琱腄A

一生都不會有成就。

我生平犯沒有琱萿漱繶f,實在受害不小。當翰林時,本應該留心詩字,卻喜歡涉

獵其他書籍,分散了心志。讀性理方面的書時,又雜以詩文各集,使學習的路子歧異。

在六部時,又不太用實勁去辦好公事。在外帶兵,又不能竭力專心治理軍事,或者讀書

寫字,亂了意志。這樣,人垂老了,百事無一成功。就是水軍這件事,也是掘井九仞,

而不及泉。弟弟應當以我為鑒戒。

現在帶兵,就是埋頭苦干,盡心盡力,以求帶好兵的方法,日夜孽孽以求,日所思,

夜所夢,除帶兵一件事,一概不管。不可以又想讀書,又想中舉,又想做州官縣令,紛

紛擾攏,千頭萬緒,將來又走我的老路,百無一成,那時悔也晚了。

帶兵的方法,以體察人才為第一;整頓營規,講求戰守次之。得勝歌里說的備條,

都要一一講求,至于口糧,不要過于憂慮,不可時常發稟報。弟弟營中既然得了湖北局

每月的六千,又得江西局每月二三千,倒是最好的了。李希庵十二日來家,說迪庵想要

幫助弟弟軍餉萬兩。又我有浙鹽盈余萬五千兩,在江省,昨天鹽局派兵了前來稟報詢問,

我囑咐他解交藩庫充軍的,將來這筆錢,或者可以酌情解送弟弟軍營,但弟弟不合適指

定這筆款要求撥給。

惱項既然不操心了,全副精神,講求前面講的幾件事,再行有余力,就去聯絡各營,

款接紳士,身體雖弱,卻不過于愛惜;精神越是用還越精神;陽氣越提越盛;每天做事

越多,晚上睡覺時越快活。如果存一個愛惜精神的念頭,想進又想退,奄奄沒有中氣,

決難成事。這些都因弟弟說索然寡興一句話,引發出來的要你切戒的話。弟弟要以李迪

庵為法,不慌不忙,盈科後進,到八、九個月以後,必有一番甜美的滋味出來。

我生平沒有琱萿漪y弊極大,如今老了,不能不告誡我的弟弟、我的兒子。鄧先生

品學極好,甲三八股文有進步,亦山先生也請鄧先生批改文章。亦山教書嚴肅,學生很

怕他,我家說話隨便、行為不檢點的老習慣,明年當為兩位老師改正過來。

鎮江、瓜洲,同一天克複,金陵指日可攻下,厚庵放任閩中提督,已去金陵會剿,

准許他去折奏事,九江也指日可複。大約戰事在吉安、撫、建等府結局。賢弟勉之:我

開頭,弟弟完成,實在期予願望。如果稍微參雜一點客氣,將會敗壞志氣,就不能為我

爭氣了。營中哨隊那些人,士氣還定固嗎?下次請在信中提到。(咸豐七年十二月十四

日)

致九弟·言凶德有二端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初三日劉福一等歸,接來信,藉悉一切。城賊圍困已久,計不久亦可攻克,惟嚴斷

文報是第一要義,弟當以身先之,家中四宅平安,余身體不適,初二日住白玉堂,夜不

成寐。

溫弟何日至吉安?古來言凶德致敗者約有二端:曰長傲,曰多言。丹朱①之不肖,

曰傲曰囂訟②,即多言也。曆現名公巨卿,多以此二端敗家喪生。余生乎頗病執拗,德

之傲也;不甚多言,而筆下亦略近乎囂論。靜中默省愆③尤,我之處處獲戾④,其源不

外此二者。溫弟性格略與我相似,而發言尤為尖刻。凡激之凌物,不必定以言語加人,

有以神氣凌之者矣,有以面色凌之者矣。溫弟之神氣稍有英發之姿,面色間有蠻很之象,

最易凌人。

凡心中不可有所恃,心有所恃則達于面貌。以門地言,我之物望大減,方且恐為子

弟之累;以才識言,近今軍中煉出人才頗多,弟等亦無過人之處:皆不可待。只宜抑然

自下,一昧言忠信行篤敬,庶幾可以遮護舊失,整頓新氣,否則人皆厭薄之矣。

沅弟持躬涉世,差為妥協。溫弟則談笑譏諷,要強充老手,猶不免有舊習,不可不

猛省,不可不痛改。聞在縣有隨意嘲諷之事,有怪人差帖之意,急宜懲之。余在軍多年,

豈無一節可取?只因做之一字,百無一成,故諄諄教諸弟以為戒也。(咸豐八年三月初

六日)

【注釋】

①丹朱:傳說中先古時代部落首領堯的兒子,荒淫無道,所以堯傳位給舜。

②囂訟:傲慢囂張,不辨是非。

③愆:過失,錯誤。

④戾:罪過。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初三日劉福一等回後接來信,知道一切。城里敵軍隊圍困已久,估計不久也可攻下,

但要嚴格切斷敵之文報,是第一要緊的事,弟弟應作出表率。家中四宅都平安,我身體

不舒服,初二日住白玉堂,晚上睡不著。

溫弟何日到吉安?古人兌凶德致敗的,大約有兩點:一是長傲,二是多言。丹朱的

不肖,一是傲,二是奸詐而好訟。曆代名公钜卿,大都因這兩點敗家喪身,我生平有執

拗的毛病,性格上的傲氣,不很多言,而筆下也近于好許好訟。平靜時反省我的毛病,

每一次受到懲罰,根源不外這兩點。溫弟與我略似,而發言尤其尖刻。凡屬傲氣欺凌物

事,不必一定是言語傷人,有的是那股子傲氣欺人,有的是臉色難看而欺人,溫弟的神

氣,稍微有點蠻狠的樣子,臉色有時有蠻狠的表情,最容易凌人。

凡心里不可以有所依仗,心里有了依仗,就會現于臉上,以門第來說,我的物望大

減,而且恐怕成子弟的累贅,以才識來說,最近軍隊里鍛煉出來的人才很多,弟弟等也

沒有超過別人的地方,都沒有可依仗的。只能抑然自下,一味的講話中信,行事誠篤敬

謹,也許可以遮蓋老的過失,整頓出新的氣象,不然,別人都會討厭看輕你。

沅弟持躬涉世,差為妥恰,溫弟則談笑訂飄,強交老手,不免有舊習氣,不可不猛

省,不可不痛改。我在軍中多年,難道沒有一點可取,只因一個傲字,百無一成,所以

諄諄教各位弟弟引以為戒。(咸豐八年三月初六日)

致九弟·願共鑒誡二弊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二十日胡二等歸,接弟十三夜書,具悉一切。所論兄之善處,雖未克當,然亦足以

自怡。兄之郁郁不自得者,以生平行事有初鮮終;此次又草草去職,致失物望,不無內

疚。

長傲、多言二弊,曆觀前世卿大夫興衰,及近日官場所以致禍福之由,未嘗不視此

二者為樞機,故願與諸弟共相鑒誡。第能懲此二者,而不能勤奮以圖自立,則仍無以興

家而立業。故又在乎振刷精神,力求有琚A以改我之舊轍,而振家之丕基。弟在外數月,

聲望頗隆,總須始終如一,毋怠毋荒,庶幾子弟為初旭之升,而于兄亦代為桑榆之補,

至囑至囑。

次青奏赴浙江,令人閱之氣王。以次育之堅忍,固宜有出頭之一日,而詠公亦可謂

天下之快人快事矣。

弟勸我與左季高通書問,此次暫未暇作,准于下次寄弟處轉遞。此亦兄長傲之一端,

弟既有言,不敢遂非也。(咸豐八年三月廿四日)

【注釋】

①物望:眾人所望、期待。

②丕基:基礎,根底。

③桑榆:比喻人到老年之時。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二十四日胡二等回,接到弟弟十二日的信,知道一切。稱譽為兄的長處,雖不恰當,

然而也足以使我快樂,為兄之所以郁郁不自得,是因生平辦事,有始無終,這次又草草

去職,喪失威信,心里感到內疚。

長傲、多言兩個弊病,以前的世卿大夫的興與衰,以及近來官場禍、福的原因,未

嘗不是看這兩個弊病制約得如何為關鍵;所以願意與各位弟弟一起鑒誡。弟弟能克服這

兩個弊病,卻不能勤奮以圖自立,那仍然無法興家立業,因此還要振刷精神,力求有琚A

不走我的老路,才是振興家業的根基。弟弟在外面幾個月,聲望很高,總要始終如一,

不懈怠,不荒疏,也許對于弟弟來說為初升的太陽,而對于我來說,等于你代我做到先

負而後勝。至矚至囑!

次青奏赴浙江,令人看了生氣。以次青的堅忍不拔,應該有出頭之日,而誦公也算

是天下的快人快事。弟弟勸我與左季高通通信,這次暫時不得空,准定在下次寄到你那

里轉交。這也是為兄長做的一個表現,弟弟既然提出來了,我豈敢還不改正嗎。(咸豐

/畔三月二十四日)

致九弟·注意平和二字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春二安五歸,接手書,知營中一切平善,至為欣慰!次青二月以後,無信寄我,其

眷屬至江西,不知果得一面否?弟寄接到胡中丞奏伊入浙之稿,示知是否成行?項得耆

中丞十三日書,言浙省江山蘭溪兩縣失守,次青前往會剿;是次青近日聲光,亦漸漸膾

灸人口。廣信衙州兩府不失,似浙中終無可慮,未審近事究複如何?

廣東探報,言洋人有船至上海,亦恐其為金陵余孽所攀援;若無此等意外波折,則

洪楊股匪,不患今歲不平耳。九江竟尚未克,林啟榮之堅忍,實不可及。聞林城防兵,

于三月十日小挫一次,未知確否?弟于次青迪庵雪琴等處,須多通音問,余亦略有見聞

也。

兄病體已愈十之七人,日內並未服藥,夜間亦能熟睡,至子正以後則醒,是中年後

人常態,不足異也。湘陰吳貞階司馬,于念六日來鄉,是厚庵囑其來一省視,次日歸去。

余所奏報銷大概規模一折,奉朱批該部議奏,戶部旋于二月初九日複奏,言曾國藩

所擬,尚屬妥協云云。至將來需用部費,不下數萬,聞楊彭在華陽鎮抽厘,每月可得二

萬,系雪琴督同凌蔭廷劉國斌經紀其事,其銀歸水營楊彭兩大股分用。余偶言可從此項

下設法籌出部費,貞階力贊其議,想楊彭亦必允從。此款有著,則余心又少一牽掛矣。

溫弟豐神較峻①,與兄之伉直簡澹②,雖微有不同,而其難于諧世,則殊途而同歸,

余常用為慮。大抵胸中抑郁,怨天尤人,不特不可以涉世,亦非所以養德,不待無以養

德,亦非所以保身。中年以後,則肝腎交受其苟,盡郁而不暢則傷木,心火站爍則傷水。

科今日之目疾,及夜不成寐,其由來不外乎此。故于兩弟時時以平和二字相勖③,幸勿

視為老生常談,至囑至囑!

親族往弟營者,人數不少,廣廈萬間,本弟素志。第善乩國者,觀賢哲在位,則卜

其將興,見冗員浮雜,則知其將替。善乩軍營亦然,似宜略為分別;其極無用者,或厚

給途費,遺之歸里,或酌憑之撰,而主者宴然不知其不可用,此宜深察者也。附近百姓,

果有騷擾事情否?此亦宜深察者也。(咸豐八年三月三十日)

【注釋】

①豐神毅峻:神氣十足,嚴肅莊重。

②伉直簡澹:剛直不阿、不重勢利。

③勖:勸導、幫助。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春二、安五回,接到你的手書,知道營中一切平善,非常欣慰!次青二月以後,沒

有信寄我,他的眷屬到江西,不知道他們見過一面沒有?弟弟寄來的胡中丞奏請他入浙

的文稿,不知是否去了?剛得耆中丞十三日的信,說浙省江山、蘭溪兩縣失守,次青前

去會剿。看來次青近來的名聲,也漸漸臉灸人口了。廣信、衙州兩府不失。似乎浙中並

不可慮,未知近來情形究竟如何?

廣東探報,說洋人有船到上海,只怕那是金陵余孽拉來的援兵。如果沒有這些意外

的波折,那洪、楊之禍,不愁今年不平定。九江竟然還沒有攻克,林啟榮的堅忍,實在

是一般人難及的。聽說麻城防守的兵,在三月十日小敗一次,不知確實不?弟弟對于次

青、迪庵、雪琴等處,要多通音問,我也略為有些見聞。

愚兄的病已好了十之七八,近來並沒有吃藥,晚上也可以熟睡,到子正以後便醒來,

是過了中年人的常態,不足奇怪。湘陰吳貞階司馬,在二十六日來鄉,是厚庵囑咐他來

看望一次,第二天走了。

我所寫的關于報銷大概規模的奏折,奉朱批由戶部議奏,戶部隨即在二月初九日複

奏,說曾國藩所擬的還比較妥當。將來需要動用部費,不少于幾萬兩。聽說楊、彭在華

陽鎮抽厘金,每月可得二萬兩,是雪琴督責凌蔭廷、劉國斌經手這件事,抽的厘金歸水

營楊、彭兩軍分用。我偶爾說可以從這個項目下設法籌出部費,貞階很贊成,我想楊、

彭也會允許的。這筆錢有了著落,我心里又少了一層牽掛。

溫弟的風采神氣比較外露,與為兄的傲慢、直言、儉樸、淡泊,雖說小有區別,而

就處世和諧來說,那是殊途而同歸,都難以處世,我常常為此而焦慮。大概心里抑郁,

怨天尤人的人,不僅不可以涉世,也不利于品行的修養;不僅不利于品行的修養,也不

利于保養身體。我中年以後,就出現肝病、腎病、中醫所說的叫郁而不暢,傷木;心火

上爍,傷水。我現在的眼病,晚上睡不著,都從這里派出來。所以弟弟倆要時刻用“平

和”二字互相勉勵。不要看做老生常談。至囑至囑!

親戚族人去弟弟軍營的,人數不少,安得廣廈千萬間,這本是弟弟素來的志願。但

是,善于觀測國家大事的人,看見賢人哲士在掌權,就可預見國家會興旺;看見多余的

官員寵雜相處,就可預卜國家會衰敗。善于觀測一個軍隊也是如此,似乎應該區別對待;

很無能的,或者多送點路費,遣送回家;或租民房,讓他們住在軍營外面。不要使軍營

里出現惰慢、喧鬧的現象,也許更適宜。

至于屯兵城下,日子太久,恐怕士氣會松懈,像雨後受潮已馳的弓箭,像三天已腐

爛的飯菜,而帶兵的人茫然不曉得已不能用了,這是要深自省察的。附近百姓,真有騷

擾的情況嗎?這也是要深自省察的。(咸豐八年三月三十日)

致四弟·必須加意保養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今年以來,賢弟實在勞苦,較之我在軍營,殆①過十倍,萬望加意

保養。祁陽之賊,或可不竄湘鄉,萬一竄入,亦系定數,余已不複縣系。余自去年六月

再出,無不批之稟,無不複之信,往來這嫌隙尤悔,業已消去十分之七八。惟辦理軍務,

仍不能十分盡職,蓋精神不足也。

賢弟聞我近日在外,尚有錯處,不妨寫信告我。余派委員伍華瀚在衡州坐探,每二

日送信一次;家中若有軍情報營,可由衡城交伍轉送也。(咸豐九年五月初六日)

【注釋】

①殆:恐怕。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今年以來,賢弟實在勞苦,比我在軍營,恐怕要辛苦十倍,萬萬希望加意保養身體。

祁陽和敵人,或者可能不流竄到湘鄉,萬一竄入,也是無意吧,我已經不去懸念它了。

我自去年六月再度出山,沒有一件不批複的稟告,沒有一封不複的信件,過去由于往來

結下的嫌隙今天很後悔,現在業已消除十之七八。只是辦理軍務,仍然不能夠十分盡職

盡力,因精神不足。

賢弟聽說我近日在外,還有過錯,不妨寫信告訴我。我委派伍華瀚在衡州充當坐探,

每兩無送信一次,家中如有軍情報營,可由衡州交伍華瀚轉送。(咸豐九年五月初六日)

致九弟四弟·早起乃健身之妙方

【原文】

澄侯沅甫兩弟左右:接家信,知叔父大人,已于三月二日安厝馬公塘。兩弟于家中

兩代老人養生送死之事,備極敬誠,將來必食報于子孫。聞馬公場山勢平衍,可決其無

水蟻凶災,尤以為慰。澄弟服補劑而大愈,幸甚幸甚!

吾平生頗講求惜福二字之義,送來補藥不斷,且蔬菜亦較奢①,自愧享用太過;然

亦體握大弱,不得不爾。胡潤帥李希庵常服遼參,則其享受更有過于余者。家中後輩子

弟,體弱學射,最足保養,起早尤千金妙方,長壽金丹也。(咸豐十年三月廿四日)

【注釋】

①奢:過分,過度。

【譯文】

澄侯、沅甫兩弟左右:

接到家信,知道叔父大人已在三月二日安葬馬公塘。兩位弟弟對于家中兩代老人養

老送終的事,辦理得非常誠敬,將來你們的後代會得到回報:聽說馬公塘山勢平衍,可

見決不會有水淹蟻蛀的災禍,尤其感到欣慰。澄弟吃補藥而病大好,非常幸運!

我平生很講求“惜福”二字的意義。送來補藥不斷,食用蔬菜也比較過度,自己感

覺太過了,吃了很慚愧。然而體質中氣也確是太弱,不得不吃得稍好一點。胡潤帥、李

希庵常服遼參,享受更有超過我的地方,家中後輩子弟,身體弱的學射擊,是保養身體

的好辦法,早起尤其是健身的千金妙方、長壽的金丹啊!(咸豐十年三月二十四日)

致九弟·宜平驕矜之氣

【原文】

沅弟左右:接來緘,知營牆及前後壕皆倒,良深焦灼。然亦恐是挖壕時不甚得法,

若容土覆得極遠,雖雨大,不至仍倒入壕內,庶稍易整理。至牆子則無倒坍,不僅安慶

耳。徽州之賊,竄浙者,十之六七,在府城及休甯者,聞不過數千人,不知確否?

連日雨大泥深,鮑張不能進剿,深為可惜!季高尚在樂平,余深恐賊竄入江西腹地,

商之季高,無遽入皖,季高亦以雨泥不能速進也。

潤帥謀皖已大半年,一切均有成竹,而臨事複派人救援六安,與吾輩及希庵等之初

議,全不符合。槍法忙亂,而弟與希庵皆有驕矜之氣,茲為可慮。希庵論事,最為穩妥,

如潤帥有槍法稍亂之事,弟與希婉陳而切諫之。弟與希之矜氣,則彼此互規①之,北岸

當安如泰山矣。(咸豐十年三月廿一日)

【注釋】

①互規:互相約制。

【譯文】

沅弟左右:

接到來信,得悉營牆和前後浚溝都倒塌了,深感焦急。然而也怕是挖壕溝時不大得

法,如果挖的土堆得離壕溝很遠。雨就是大些,不至于又沖入壕內,也許稍微容易整理。

至于營牆那是沒有不倒坍的,不僅僅是安慶,徽州的敵人,流竄浙中的,十之六七;在

府城和休甯的,聽說不過幾千人,不知道確實不?

連日雨大泥深,鮑、張兩軍不能進攻,深為可惜。季高尚在樂平,我深怕敵竄入江

西腹心之地,與季高商量,不要急于入安徽,季高也覺得雨大泥深不能很快出發。

潤帥謀劃安徽戰局已經大半年,一切他都胸有成竹,而臨事又派人救援六安,和我

們及希庵等開初的意思,完全不符。槍法忙亂,而弟弟和希庵都有驕矜的表現,這是值

得憂慮的。希庵論事,最為穩妥,如潤帥有槍法稍亂的事,弟弟和希庵可以委婉陳詞,

切實的諫阻他。弟弟與希庵之驕矜之氣,要互相制約一下,那麼北岸應當是安如泰山了。

(咸豐十年三月二十日)

致九弟李弟·須戒傲惰二字

【原文】

沅季弟左右:

沅弟以我切責之緘,痛自引咎,俱蹈危機,而思自進于謹言潮該路,能如是,是弟

終身載福之道,而吾家之幸也!季弟言亦平,溫雅,遠勝往年傲惰氣象。

吾于道光十九年十一月初二日,進京散館,十月二十八日早侍祖父星岡公于階前,

請曰:“此次進京,求公教訓。”星岡公曰:“爾之官是做不盡的,爾之才是好的,但

不可傲,滿招損,廉受益,爾若不做,更好全了!”遺訓不遠,至今尚如耳提面命①。

今吾謹述此語,告誡兩弟,總以除傲字為第一義,唐虞之惡人,曰丹朱傲,曰象②傲,

桀紂之無道,曰強足以拒諫,辨足以飾非,曰謂已有天命,謂敬不足行,皆傲也。

吾自八年六月再出,即力戒傲字,以儆無琱完,近來又力戒惰字。昨日徽州未敗

之前,次青心中不免有自是之見,既敗之後,余益加猛省、大約軍事之敗,非傲即惰,

二者必居其一。巨室之敗,非傲即惰,二者必居其一。

余于初六所發之折,十月初可奉諭旨。余若奉旨派出,十日即須成行,兄弟遠別,

未知相見何日?惟願兩弟戒此二字,並戒後輩,當守家規,則余心大慰耳!(咸豐十年

十月廿四日)

【注釋】

①耳提面命:形容當面傾聽殷切懇誠的教誨和希望。

②象:傳說中先古舜帝的弟弟。

【澤文】

沅、季弟左右:

沅弟以我切責的信,痛自引咎,懼怕走上危機之路,而想步人謹言慎行之道,能夠

這樣,是弟弟終身得福的好事,也是我家的幸運,季弟的信平和溫雅,比往年驕傲、懶

惰的情形強多了。

我于道光十九年十一月初二日,進京入翰林院庶常館。十月二十八日早,侍奉祖父

星岡公于屋階前,請祖父的訓示說:“這次進京城,請求祖父教訓。”星岡公說:“你

的官是做不盡的,你的才是好的,但不要驕傲,滿招損,謙受益,你如果不做,更好全

了!”這個遺訓不遠,至今還像它在耳提面命呢。我現在謹把這段話告訴你們,告誡兩

弟總以去掉傲字為第一重要。唐、虞時代的惡人,如丹朱傲;象,也傲;桀紂的無道,

說象可以拒絕一切忠言,辯可以粉飾一切過失,說自己的命運授之于天,說敬重不必實

行,都是傲。

我自八月六日再次出山,便努力戒傲,以改正無琲犒病。近來又努力戒惰。昨天

徽州沒有失敗之前,次青心中不免有自以為是的見解,既敗之後,我越發猛省。大約軍

事的失敗,不是傲,就是惰,二者必居其一。大官大貴人家的失敗,不是傲,就是惰,

二者必居其一。

我于初六所發的奏折,十月初可奉諭旨。我如果奉旨派出,十天便要啟程,不知何

日可以相見?唯一的是願兩位弟弟戒傲戒惰,並囑後輩也戒這二字,遵守家規,那我便

大大欣慰了。(咸豐十年十月二十四日)

致四弟·用藥須小心謹慎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

接弟手書,具悉弟病日就痊愈。至慰至幸!唯弟服藥多,又堅囑澤兒請醫調治,余

頗不以為然。吾祖星岡公在時,不信醫藥,不信僧巫,不信地師①,此三者,弟必能一

一記憶。今我輩兄弟亦宜略法此意,以紹家風。今年做道場二次,禱祀之事,聞亦常有,

是不信僧巫一節,已失家風矣。買地至數千金之多,是不信地師一節,又與家風相背。

至醫藥則合家大小老幼,幾于無人不藥,無藥不貴。迨①至補藥吃出毛病,則服涼藥攻

伐之,陽藥吃出毛病,則服陰藥清潤之,輾轉差誤,非大病大弱不止。

弟今年春間,多服補劑,夏末多服涼劑,冬間又多服清潤之劑。余意欲幼弟少停藥

物,專用飲食調養。澤兒雖體弱,而保養之法,亦惟在慎飲食,節嗜欲,斷不在多服藥

也。

洪家地契,洪秋浦未到場押字,將來恐仍有口舌。地師僧巫二者,弟向來不甚深信,

近日亦不免為習俗所移,以後尚祈卓識堅定,略存祖父家風為要。天下信地信僧之人,

曾見有家不敗者乎?北果公屋,余無銀可捐;己亥冬,余登山踏勘,覺其渺茫也。(咸

豐十年十二月廿四日)

【注釋】

①地師:風水先生。

②迨:到,及。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接到弟弟的親筆信,得悉弟弟的病快好了,非常欣慰!只是弟弟吃藥過多,又反複

囑咐澤兒為你請醫調治,我很不以為然。我的祖父星岡公在世時,有三不信:不迷信醫

藥;不信和尚、巫師;不信風水先生。這三不信,弟弟一定會記得。現在我們弟兄也宜

遵守這個訓示,以承繼我家家風。家里今年做道場兩次,禱祀的事,聽說也經常有,看

來不信和尚、巫師一條,已沒有遵從了。買地到幾千兩銀子,看來不信地師…·條,也

與家風相違了。至于說到醫藥,全家大小老幼,幾乎沒有人不吃藥,沒有藥不貴,甚至

有吃補藥吃出毛病而用涼藥去攻伐的;陽藥吃出毛病,用陰藥去清潤的。這樣反複的出

錯,非大病不可。

弟弟今年春間多吃補藥,夏末多吃涼藥,冬問多吃清潤的藥。我的意思是想勸弟弟

稍微停用藥物,專門用飲食來調養。澤兒雖說體質弱,而保養的方法,只是“慎飲食、

節嗜欲”六字,決不在多服藥。

洪家地契,洪秋浦沒有到場簽字,將來恐怕會有口舌之爭。地師、僧巫二者,弟弟

從來不大相信,近來也不免為鄉俗的改變,以後還望自己的卓見要堅定不移,略為保存

祖父家風為重要。天下信地師僧的人,你看見哪個家不因此敗落的?北果公屋,我沒有

銀子捐。己亥冬天,我登山親自勘察,覺得太渺茫了。(咸豐十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致四弟·不宜非議譏笑他人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弟言家中子弟,無不謙者,此卻未然。凡畏人不敢妄議論者,謹慎

者也。凡好譏評人短者,驕傲者也。諺云:“富家子弟多驕,貴家子弟多傲。”非必錦

衣玉食,動手打人,而後謂之驕傲也。但使志得意滿,毫無畏忌,開口議人短長,即是

極驕傲耳。

余正月初四日信中,言戒驕字,以不輕非笑人①為第一義。望弟弟常猛省,並戒子

弟也。(咸豐十一年二月初四日)

【注釋】

①不輕非笑人:指不輕易非議譏笑別人。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弟弟說家里子弟,沒有不謙和的,這並非如此。凡屬因為懼怕別人而不敢妄加議論

別人的,屬于謹慎謙和的人。凡屬喜歡諷刺批評別人短處的人,屬于驕傲的人。諺語說:

“富家子弟多驕,貴家子弟多傲。”不是一定要錦衣玉食,動手打人,才叫驕傲。就是

自己感到得志,感到滿意,沒有畏忌,開口議人短長,便叫極驕極傲了。

我正月初四日信里,說了戒驕字,要以不輕易非議笑譏笑別人為第一要義。希望弟

弟常常猛省,並且告誡子弟。(咸豐十一年二月初四日)

致九弟季弟·做人須清廉謹慎勤勞

【原文】

季沅弟左右:

帳棚即日趕辦,大約五月可解六營,六月再解六營,使新勇略得卻署也。小台槍之

藥,與大炮之藥,此問並無分別,亦未制造兩種藥,以後定每月解藥三萬斤至弟處,當

不致更有缺乏。王可升十四日回省,其老營十六可到,到即派往蕪湖,免致南岸中段空

虛。

雪琴與沅弟嫌隙已深,難遽①期其水乳。沅弟所批雪信稿,有是處;亦有未當處。

弟謂雪聲色懼厲,凡目能見千里而不能自見其睫,聲音笑貌之拒人,每苦于不自見,若

不自知。雪之厲,雪不自知,沅之聲色,恐亦未始不厲,特不自知耳。

曾記咸豐七年冬,余咎駱文耆②待我之薄,溫甫則曰:“兄之面色,每予人以難堪。”

又記十一年春,樹堂深咎張伴山簡傲不敬,余則謂樹堂面色亦拒人于千里之外。觀此二

者,則沅弟面色之厲,得毋似余與樹堂之不自覺乎?

余家目下鼎盛之際,余吞竊將相,沅所統近二萬人,季所統四五千人,近世假此者,

曾有幾家?沅弟半年以來,七拜君恩,近世似弟者曾有幾人?日中則昃,月盈則虧,吾

家亦盈時矣。管子云:“斗斜滿則人概③之,人滿則天概之。”余謂天概之無形,仍假

手于人以概之。霍氏④盈滿,魏相概之,宣帝概之。諸葛恪盈滿,孫峻概之,吳主⑤概

之。待他人之來概而後悔之,則已晚矣。吾家方豐盈之際,不待天之來概,人之來概,

吾與諸弟當設法先自概之,自概之道云何?亦不外清慎勤三字而已。吾近將清字改為廉

字,慎字改為謙字,勤字改為勞字,尢為明淺,確有可下手之處。

沅弟昔年于銀錢取與之際,不甚斟酌,朋輩之譏議菲薄,其根實在于此。去冬之買

犁頭嘴栗子山,余亦大不謂然。以後宜不妄取分毫,不寄銀回家,不多贈親族,此廉字

工夫也。謙字存諸中者不可知,其著于外者,約有四端:曰面色,曰言語,曰書函,曰

仆從屬員。沅弟一次舔招六千人,季弟並未稟明,徑招三千人,此在他統領斷做不到者,

在弟尚能集事,亦算順手。而弟等每次來信索取帳棚子藥等件,常多譏諷之詞,不平之

語,在兄處書函如此,則與別處書函更可知已。

沅弟之仆從隨員,頗有氣焰,面色言語,與人酬按時,吾未及見,而申夫⑥曾述及

往年對渠之詞氣,至今余憾!以後宜于此四端,痛加克治,此謙字工夫也。每日臨睡之

時,默數本日勞心者幾件(勞力者幾件,則知宣勒王事之處無多,更竭誠以圖之,此勞

字工夫也。余以名位太隆,常恐祖宗留始之福,自我一人享盡,故將勞謙謙三字,時時

自惕,亦願兩賢弟之用以自惕,且即以自概耳。湖州于初三日失守,可憐可儆!(同治

元年五月初八日)

【注釋】

①遽期:短期、很快。

②駱文耆:清末重臣駱秉章。

③概:引申為刮平、削平之意。

④霍氏:漢代大將軍霍光一族。

⑤吳主:三國時吳國君主孫亮。

③申夫:首國藩的慕僚。

【譯文】

沅、季弟左右:

帳棚即日趕辦,大約五月可以解送六個營,六月再解送六個營。使新兵略微可以避

暑了。小台槍的火藥和大炮的火藥,這邊並沒有區別,也沒有生產兩種火藥。以後決定

每月解送火藥三萬斤到弟弟的軍營,不致再發生缺藥的事。王可升十四日回省,老營十

六日可以到,到了以後馬上派往蕪湖,以免南岸中段軍力空虛。

雪琴和沅弟之間嫌隙已根深,一時難以使他們水乳交融。沅弟所批雪琴的文稿,有

對的,也有不當的地方。弟弟說雪琴聲色俱厲,凡屬眼睛,都可以看千里,都不能看見

自己。聲音面貌方面表現拒人千里之外。往往糟就糟在自己卻看不見。雪琴的嚴厲,雪

琴自己不知道。沅弟的聲色,恐怕也未嘗不嚴厲,僅僅是自己不知道。

曾記得咸豐七年冬天,我埋怨駱文耆待我大薄,溫浦說:“哥哥的臉色,常常給人

難堪。”又記得十一年春,樹堂深怨張伴山簡傲不敬。我說樹堂臉色,也拒人于千里之

外。看這兩個例證,那沅弟臉色的嚴厲,不是與我與樹堂一樣,自己不明白嗎?

我家正處鼎盛時刻,我又竊居將相之位。沅弟統率的軍隊近兩萬人,季弟統率的軍

隊四五千人,近代像這樣情況的,曾經有過幾家?沅弟半年以來,七次拜君恩,近世像

老弟你的又曾經有幾個?太陽到中午便要西落了,月亮圓時意味著會缺。我家正是圓的

時侯。管子說:“半斛滿了,由人去刮平;人自滿了,由天去刮平。”我說天刮平是無

形的,還是假手于人來刮平,霍氏盈滿了,由魏相刮平,由宣帝刮平。諸葛恪盈滿了,

由孫峻刮平,由吳主刮平。等到他人來刮平然後後悔,悔之晚矣!我家正在豐盈的時際,

不等天來刮平,也不等人來刮平,我與各位弟弟應當設法自己刮平。自己刮平的道理如

何?也不外乎清、慎、勤三個字罷了。我近來把清字改為廉字,慎字改為謙字,勤字改

為勞字,尤為明白淺顯,確實有下手做的地方。

沅弟過去對于銀錢的收與支,往往不很慎重,朋友們譏笑你看輕你,根子就在這里。

去年冬天買犁頭嘴、栗子山,我也不大以為然。以後要不妄取分毫,不寄錢回家,不多

送親族,這是廉字工夫。謙字存在內心的別人不知道,但表現在外面的,大約有四方面:

一是臉色;一是言事;一是書信;一是仆從屬員。沅弟一次招兵六千人;季弟並沒有報

告明白,自招三千人,這是其他統領官絕對做不到的。在弟弟來說還真會辦事,也算順

手。而弟弟每次來信,索取帳棚、火藥等物,經常帶譏諷的詞句,不平的話語,對愚兄

寫信還這樣,與別人的書信就可見一斑了。

沅弟的仆人隨員,很有氣焰,臉色言語,與人應酬接觸之時,我沒有看見,而申夫

曾經說過,往年對他的語氣,至今感到遺憾!以後宜在這四個方面痛加改正,這就是謙

字工夫。我因名聲太大、地位太高,經常害怕祖宗積累遺留給我輩的福澤,由我一個人

享受殆盡,所以把勞、謙、廉三字,時刻自勉,也願兩位賢弟用以自勉,自己刮平自己。

湖州在初三日失守,可憫又可為訓鑒!(同治元年五月初八日)

致九弟季弟·必須自立自強

【原文】

沅季弟左右:沅于人概天概之說,不甚措意,而言及勢利之天下,強凌弱之天下,

此豈自今日始哉?蓋從古已然矣。從古帝王將相,無人不由自強自立做出;即為聖賢者,

亦各有自立自強之道,故能獨立不俱,確乎不拔。余往年在京,好與有大名大位者為仇,

亦未始無挺然特立,不畏強禦之意。

近來見得天地之道,剛柔互用,不用偏廢,太柔則靡①,太剛則折,剛非暴戾之謂

也,強矯而已。柔非卑弱之謂也,謙退而已。趨事赴公,則當強矯,爭名逐利,則當謙

退,開創家業,則當強矯,守成安樂,則當謙退。出與人物應接,則當強矯,入與妻即

享受,則當謙退。

若一面建功立業,外享大名,一面求田問舍,內圖厚實。二者皆有盈滿之象,全無

謙退之意,則斷不能久,此余所深信,而弟宜默默體驗者也。(同治元年五月廿八日)

【注釋】

①靡:頹廢。

【譯文】

沅、季弟左右:

沅弟對于人刮平、天刮平的說法,不以為然,而說勢利的天下,強凌弱的天下,這

難道從今天才開始嗎?那是自古以來就台此。從古的帝王將相,沒有一個人不是由自強

自立做出來的。就是聖人、賢者,也各有自強自立的道路。所以能夠獨立而不懼怕,確

立而堅忍不拔。我往年在說城,喜歡與有大名聲、有大地位的人作對,也並不是沒有挺

然自立、不畏強暴的意思。

近來悟出天地間的道理,剛柔互用,不可偏廢。太柔就會爛垮,太剛就會折斷。剛

不是暴戾的意思,強行矯正罷了。柔不是卑下軟弱的意思,謙虛退讓罷了。辦事情、赴

公差,要強矯。爭名奪利,要謙退。開創家業,要強矯。守成安樂,要謙退。出外與別

人應酬接觸,要強驕。在家與妻孥享受,要謙退。

如果一方面建功立業,外享盛名。一方面又要買田建屋,追求厚實舒服的生活。那

麼,兩方面都有滿盈的征兆,完全缺乏謙退的念頭,那決不能長久,我是深信不疑,而

弟弟們默默的去體會吧!(同治元年五月二十八日)

致九弟·望勿各逞己見

【原文】

沅弟左右:此次洋槍合用,前次解去之百支,果合用否?如有不合之處,一一指出。

蓋前次以大價買來,若過于吃虧,不能不一一與之申說也。吾固近日辦事名望,關系不

淺,以鄂中疑季之言相告,弟則謂我不應述及外間指摘,吾家昆弟過惡,吾有所聞,自

當一一告弟,明責婉勸,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豈可秘爾不宣?鄂之于季,自系有意與

之為難,名望所在,是非于是乎出,賞罰于是乎人,即餉之有無,亦于是乎判。

去冬金眉生被數人參劾後,至鈔沒其家,妻孥①中夜露立,此豈有萬分罪惡哉?亦

因名望所在,賞罰隨之也。眾口悠悠,初不知其所自起,亦不知其所由止,有才者仇疑

謗之無因,因悍然不顧,則謗且日騰。有筏者畏疑謗之無因,而抑然自修,則謗亦日息。

吾願弟弟之抑然,不願弟等之悍然。弟等敬聽吾言,手足式好,向禦外侮;不願弟等各

逞己見于門內,計較其雌雄,反忘外患。

至阿兄忝竊高位,又竊虛名,時時有顛墜之虞。吾通閱古今人物,似此名位權勢,

能保全善終者極少。深恐吾全盛之時,不克庇蔭弟等,吾顛墜之際,或致連累弟等。惟

于無事時,常以危詞苦語,互相勸誡,庶幾免于大戾耳。(同治元年六月二十日)

【注釋】

①駑:兒子。

【譯文】

沅弟左右:

這回的洋槍合用,前次解送去的一百支合用嗎?如果不合用,要一一指出來。因前

次的槍是大價錢買來,如果太吃虧,不能不一一向對方申說理由。我因為近來辦事有些

名望,關系不小。以湖北懷疑季弟的說法相告,弟弟說我不應該談到外面的指責。我家

昆弟的過失,我聽了,自然一五一十告訴弟弟,明白責備、委婉勸告,有則改之,無則

加勉,怎麼可以放而不宜呢?湖北對待季弟,自然是有意與他為難,名望所在,是非便

出來了,賞罰便分明了。就是軍餉的有沒有,也于這里判斷。

去年冬天金眉生幾人被參加劾以後,以至于抄沒財產,妻子和兒子半夜站在露天,

這難道在萬分的罪過?也是因為名望太大,賞罰也跟著來了。眾口悠悠,開始不知道從

何說起,也不知如何又停止了。有才能的人,憤恨這種毀謗的沒有根據,悍然不顧,但

毀謗仍舊沸沸揚揚。有德的人,害怕這種毀謗沒有根據,壓抑自己,繼續修德,而毀謗

也日漸平息。我希望弟弟取抑然自修的辦法,不希望你取悍然不顧的態度。弟弟們要認

真聽我的意見,兄弟們取同一個姿態,同禦夕昧侵犯。不希望弟弟們各逞己見于門戶之

內,計較勝負,反而忘了外患。

至于阿兄竊居高位,竊取虛名,時刻都有顛覆墜落的危險。我通觀古今人物,像這

樣的權勢,能夠保全、得到善終的極少。深怕我全盛的時刻,不能庇護蔭澤弟弟們,而

到我顛覆墜落的時侯,卻連累到你們。只有在平安無事的時侯,常常用危詞苦語,互相

勸誡,也許可以免于大難吧!(同治元年六月二十日)

致九弟季弟·治身宜不服藥

【原文】

沅季弟左右:季弟病似虍疾,近已痊愈否?吾不以季弟病之易發為慮,而以季好輕

下藥為慮。吾在外日久,閱事日多,每勸人以不服藥為上策。吳彤云近病極重,水米不

進,已十四日矣。十六夜四更,已將後事料理,手函托我。余一概應允,而始終勸其不

服藥。自初十日起,至今不服藥十一天,昨日競大有轉機,虍疾減去十之四,嘔逆各症,

減去十之七八,大約保無他變。

希庵五月之杪①,病勢極重,余緘告之云:“治心以廣大二字為藥,治身以不藥二

字為藥。”並言作梅醫道不可恃。希乃斷藥月余,近日病已痊愈,咳嗽亦止;是二人者,

皆不服藥之明效大驗。季弟信藥太過,自信亦太深,故余所慮不在于病,而在于服藥,

茲諄諄以不服藥為戒,望季曲從之,沅力勸之,至要至囑!

季弟信中所商六條,皆可允行,回家之期,不如待金陵克複乃去,庶幾一勞永逸。

如營中難耐久勞,或來安慶閑散十日八日,待火輪船之便,複還金陵本營,亦無不可。

若能耐勞耐煩,則在營久熬更好,與弟之名曰貞,字曰琲怴A尤相符合。其余各條,皆

辦得到,弟可放心。

上海四萬尚未到,到時當全解沅外。東征局于七月三萬之外,又月專解金陵五萬,

到時亦當全解沅處。東局保案,自可照准,弟保案亦日內趕辦。雪琴今日來省,筱泉亦

到。(同治元年七月二十日)

【注釋】

①杪:年月季節的最後,此句指五月末。

【譯文】

沅、季弟左右:

季弟的病像虍疾,近來已好了嗎?我不以季弟的病容易發而憂慮,而以季弟喜歡輕

率下藥而憂慮。我在外面日子久了,閱曆也多了,每每勸別人以不吃藥為上策。吳彤云

近日病得極重,水米都不沾,已經十四天。十六日晚上四更,已把後事料理好,親筆寫

信托我。我一概答應,而開始勸他不吃藥。自初十日起,到今天,十一天不吃藥,昨天

竟大有轉機,虍疾減輕了十分之四,嘔逆等症,減去十分之七八,大約可保沒有大的變

故。

希庵五月末病得極重,我寫信告訴他說:“治心以廣大二字為藥,治身以不藥二字

為藥。”並說作梅醫術不可依靠。希庵于是停藥一個多月,近日病已好了,咳嗽已止住

了。這兩個人,都是不吃藥收到明顯效果的例證。季弟迷信藥物過份,自信也太深,民

以我憂慮不在于病,而在于吃藥,現諄諄囑咐以不吃藥為戒,希望季弟同意,沅弟力勸,

至要至囑!

季弟信中所商的六條,都可以同意。回家的日期,不如等金陵克得之後,也許可以

一勞永逸。如果在軍營難以忍耐勞累過久,或者來回安慶閑散十天八天;等輪船的方便,

再回金陵本營,也無不可。如果能耐勞耐煩,那麼在軍營久熬更好,與弟弟的名叫貞,

字叫琚A意義尤相符會。其余各條,都辦得到,弟弟放心。

上海四萬兩軍餉還沒有到,到時當解送沅弟處。東征局在六月三萬兩之外,又月專

門解送金陵五萬兩,到時也解送沅弟處。東局保案,自可照准,弟弟保案也日內趕辦。

雪琴今日來省,筱泉也到了。(同治元年七月二十日)

致九弟季弟·服藥不可大多

【原文】

沅、季弟左右:久不接來信,不知季病全愈否?各營平安否?東征局專解沅餉五萬,

上海許解四萬,至今尚未到皖。閱新聞紙,其中一條言:何根云六月初七正法,讀之悚

懼①惆帳。余去歲臘尾,買鹿茸一架,銀百九十兩,嫌其太貴。

今年身體較好,未服補藥,亦示吃丸藥。茲將此茸送至金陵,沅弟配置後,與季弟

分食之。中秋涼後,或可漸服。但偶有傷風微恙,則不宜服。

余閱曆已久,覺有病時,斷不可吃藥,無病時,可偶服補劑調理,亦不可多。吳彤

云大病二十日,竟以不藥而愈。鄧寅皆終身多病,未嘗服藥一次。季弟病時好服藥,且

好易方,沅弟服補劑,失之太多。故余切戒之,望弟牢記之。弟營起極早,飯後始天明,

甚為喜慰!吾輩仰法家訓,惟早起務農疏醫遠巫四者,尤為切要!(同治元年七月廿五

日)

【注釋】

①悚懼:恐懼。

【譯文】

沅、季弟左右:

許久沒有接到來信,不知道季弟的病好了嗎?各省平安嗎?東征局專門解送沅弟軍

的五萬兩,上海答應解送四萬兩,到現在還沒有到安徽。看報紙,上面有一條說:何根

云六月初七正法,讀後真有點懼怕和惆悵。我去年十二月底,買了一架鹿茸,花了百九

十兩銀子,嫌太貴了。

今年身體較好,沒有吃補藥,也沒有吃丸藥。現在把這架鹿茸送到金陵,沅弟分配

處置以後,與季弟分而食之。中秋以後天氣漸涼,或者可以慢慢吃了。但如果只是偶然

傷風感冒,那還是不合適吃。

我閱曆很久,覺得有病時,決不要吃藥。沒有病時,可偶爾吃點補藥調理,也不可

多吃。吳彤云大病二十天,竟因不吃藥而好了。鄧寅皆終身多病,未嘗吃過一次藥,季

弟病時喜歡吃藥,並且喜歡換方子。沅弟吃補藥,過多。所以我告誡你們,千萬牢記。

弟弟在軍營起床極早,吃過早飯才天亮,我很高興。我們兄弟遵家訓四條:早起,務農,

疏醫,遠巫。尤其迫切和必要。(同治元年七月二十五日)

致四弟·勸弟須靜養身體

【原文】

沅、季弟左右:

沉霆兩軍病疫,迄未稍愈,甯國各屬,軍民死亡相繼,遁勤相望①。河中積尸生蟲,

往往緣船而上,河水及井水,皆可不食:其有力者,用舟載水于數百里之外,穢氣觸人,

十病八九,誠宇宙之大劫,軍行之奇苦也。

洪容海投誠後,其黨黃朱等目複叛,廣德州既得複失,金柱關常有賊窺伺,近聞增

至三四萬人,深可危慮。余心所懸念者,惟此二處。

余體氣平安,惟不能多說話,稍多則氣竭神乏,公事積閣,恐不免于貽誤。弟體亦

不甚旺,總刨猢靜養。莫買田園,莫管公事,吾所囑者,二語而已。盛時常作衰時想,

上場念下場時,富貴人家,不可不牢已二語也。(同治元年閏八月初四日)

【注釋】

①遁勤相望:指道路上餓死的人很多。勤:餓死。

【譯文】

澄弟左右:

沅、霆兩支軍隊里出現瘟疫,到現在仍然摹延。甯國所屬地區,軍民相繼死亡,路

上到處是餓死的人,河里尸首生了蛆,蛆往往爬到船上,河水和井水,都不能吃。有能

力的人,在幾百里以外,用船裝水吃。汙穢的氣味使人掩鼻,十個倒有九個生病,真是

天地間的大劫難、行軍打仗遇到的奇苦啊!

洪容海投降後,他的黨羽黃、朱等又叛變而去,廣德州既得又失。金柱關經常有敵

窺伺,聽說近已增到三、四萬人,是深為憂慮的事,我心里懸念的,就是這兩個地區。

我身體平安,只是不能多說話,稍微說多幾句,就精神不振。公事積壓很多沒有辦

理,恐怕不可避免會貽誤工作。弟弟身體也不好,總要好好靜養。不要買田園,不要管

公事,我囑咐你的,這兩句話罷了。盛時常作衰時想,上場當念下場時。富貴人家,不

可不牢牢記住這兩句話。(同治元年閏八月初四日)

致四弟·與官相見以謙謹為主

【譯文】

澄弟左右:沅弟金陵一軍,危險異常;偽忠王率悍賊十余萬,晝夜猛撲,洋槍極多,

又有西洋之落地開花炮。幸沅弟小心堅守,應可保全無虞。

鮑春霆至蕪湖養病,宋國永代統甯國一軍,分六營出剿,小挫一次。春霆力疾回營,

凱章全軍亦趕至甯國守城,雖病者極多,而鮑張合力,此路或可保全。又聞賊于東霸抬

船至甯郡諸湖之內,將國衛出大江,不知楊彭能知之否?若水師安穩,則全局不至決裂

耳。來信言余于沅弟,既愛其才,宜略其小節,甚是甚是。

沅弟之才,不特吾族所少,即當世亦不多見。然為兄者,總宜獎其所長,而兼規其

短,若明知其錯,而一概不說,則又非特沅一人之錯,而一家之錯也。

吾家于本縣父母官,不必力贊其賢,不可力低其非,與之相處,宜在若遠若近,不

親不疏之間。渠有慶吊①,吾家必到,渠有公事,須紳士助力者,吾家不出頭,亦不躲

避。渠于前後任之交代,上司衙門之請托,則吾家絲毫不可與聞。弟既如此,並告子至

輩常常如此,子侄若與官相見,總以謙謹二字為主。(同治元年九月初四日)

【注釋】

①慶吊:指喜事及喪事。

【譯文】

澄弟左右:

沅弟金陵一軍,危險異常。偽忠王率領十余萬人,日夜猛撲,洋槍極多,又有西洋

的落地開花炮。幸虧沅弟小心堅守,應該可以保全沒有可慮的。

鮑春霆到蕪湖養病,宋國永代理統率甯國一軍,分六營進攻,小敗一次。春霆不顧

病休,急速回營。凱章全軍也趕到甯國守城,雖然病號很多,而鮑、張聯合作戰,這一

路可以保全。又聽說敵人在東霸抬船到甯郡附近湖內,企圖沖出大江,不知道楊、彭清

楚不清楚?如果水師安穩,全局才不至于決裂。來信說我對于沅弟,既然愛他的地,就

要忽略不計較他的小節,很對很對!

沅弟的才能,不僅僅我家族中少有,在當今世上也不多見。然而,作兄長的,總應

該獎勵他的長處,現勸他的短處。如果明知他錯了,一概不說,那便不是沅弟一人之錯,

而成了我一家之錯了。

我家對于本縣父母官,不必去稱贊他的賢良,也不可去說他的不是。與他相處,以

保持若遠若近、不親不疏之間為適宜。他有慶吊的事,我家必到。他有公事,須要紳士

幫助的,我家不出頭,但也不躲避。他對于前任後任的變化,上司衙門的請求委托,我

家不參與其事。弟弟這樣做了,還要告訴子侄們都這樣。子侄與官員相見,總以謙、謹

二字為主。(同治元年九月初四日)

致九弟·述治事宜勤軍

【原文】

沅弟左右:弟讀邵尹詩,領得恬淡沖融之趣,此是襟懷長進處。自古聖賢豪傑,文

人才士,其志事不同,而其豁達光明之胸,大略相同。以詩言之,必先有豁達光明之識,

而後有恬淡沖融之趣;自李白韓退之杜牧之,則豁達處多,陶淵明孟浩然白香山則沖淡

處多。杜蘇二公,無美不備,而杜之五律最沖淡,蘇之七古最豁達,邵堯夫雖非詩之正

宗,而豁達沖淡,二者兼全。吾好讀莊子。以其豁達足益人胸襟也。去年所講生而美者,

若知之,若不知之。若聞之,若不聞之一段,最為豁達。推之即舜禹之有天而不與,亦

同此襟懷也。

吾輩現辦軍務,系處功利場中,宜刻刻勤勞,如農之力穡②如賈之趨利,如篙工之

上灘,早作夜思,以求有濟。而治事之外,此中卻須有一段豁達沖融氣象,二者並進;

則勤勞而以恬淡出之,最有意味,余所以令刻勞謙君子印章與弟者此也。

少荃已克筆太侖州,若再克昆山,則蘇州可圖矣,吾但能保沿江最要之城隘,則大

局必日振也。(同治二年三月廿四日)

【注釋】

①邵子:即宋代哲學家邵雍。

②穡:收割莊稼。

【譯文】

沅弟左右:

弟弟讀邵子詩,領會到他詩的恬淡沖融的趣味,這是你襟懷有了長進。自古以來,

聖賢豪傑,文人才土,他們的志趣雖不同,而他們的通達光明的胸懷,大體都一樣。以

詩來說,一定要先有通達光明的見識,然後才行恬淡沖融的趣味。李白、韓退之、杜牧

之,通達的地方多一些;陶淵明、孟浩然,白香山,沖淡的地方多一些。杜、蘇二公,

無美不備,而杜的五言律詩最沖淡;蘇的七言古詩最通達。邵堯夫雖然不是詩的正宗,

但通達沖淡,兩者兼而有之。我喜歡讀《莊子》,以他的博大胸懷足以有益于我。去年

我說生而美好的,好橡知道好像不知道,好像聽到好像沒有聽到那一段,最為通達。推

而廣之,舜、禹的有大下而不與,也是這樣的襟懷。

我們現在在辦軍務,是身處功利場中,應該時刻勤勞,像農夫的努力耕作,像商賈

的追求利潤,像船工的背纖走上灘,沒日沒夜,求的是有一個好結果。工作辛勞之余,

便有一遇通達沖融的氣象。兩方面同時前進,那麼,勤勞的事情,會處置得恬淡,最有

意味。我之所以叫人刻一顆“勞謙君子”的印章給弟弟,就是這個意思。

少荃已經克複太侖州,如果再攻克昆山,那麼蘇州就可以考慮去打了。能保住沿江

最重要的城市和關隘,大局一定一天天好起來。(同治二年三月二十四日)

致九弟·只問積勞不問成名

【原文】

沅弟左右:接初五夜地道轟陷賊城十余丈,被該逆搶堵,我軍傷亡三百余人,此盡

意中之事。城內多百戰之寇,閱曆極多,豈有不能搶堵缺口之理?蘇州先複,金陵自遙

遙無期,弟切不必焦急。

古來大戰爭,大事業,人謀①僅占十分之三。無意琠~十分之七。往往積勞之人,

非即成名之人,成名之人,非即享福之人。此次軍務,如克複武漢九江安慶,積勞者即

是成名之人,在天意已自然十分公道,然而不可恃也。吾兄弟但在積勞二字上著力,成

名二字,則不必問及,享福二字,則更不必問矣。

厚庵堅請回籍養親侍疾,只得允准,已于今日代奏,苗逆于二十六夜擒斬,其黨悉

行投誠,凡壽州正陽穎上下蔡等城,一律收複,長淮指日肅清,真堪慶幸!弟近日身體

健否?吾所囑者二端:一曰天懷淡定,莫求速效。二曰謹防援賊,城賊內外猛撲、穩慎

②禦之。(同治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注釋】

①人謀:人的謀略。

②穩慎:穩妥和慎重。

【譯文】

沅弟左右:

接初五晚用地道轟陷敵城十余丈,被敵人搶著堵塞,我軍傷亡三百多人,這是意料

中的事情。城里的敵人都身經百戰,經驗豐富,哪有不能搶堵缺口的道理。蘇州先克,

金陵還遙遙無期,弟弟切不可焦急。

古來大戰爭,大事業,人的謀劃只占十分之三,天意占十分之七,往往勞累日久的

人,不就是成名人;成名的人,不就是享福的人。這次軍務,如克複武漢、九江、安慶,

積勞的人就是成名的人,從天意來說,已真是十分公道的了。然而,不可以依仗。我們

兄弟在積勞二字上下工夫,成名兩個字,不必問及;享福兩個字,更不必去問它。

厚庵堅決要求回家養親侍疾,只好答應,已在今日代他奏告朝廷。苗逆已在二十六

日晚被擒斬首,他的黨徒全部投降,壽州、正陽、穎上、下蔡諸城,一律收複,長淮也

在日內可以肅清,真值得慶幸!弟弟近日身體好嗎?我要囑咐的是兩條:一是天懷淡定,

莫求速效;一是謹防援敵,城內外敵人猛撲,要穩妥慎重的加以防禦。(同治二年十一

月十二日)

致九弟·萬望毋惱毋怒

【原文】

沅弟左右:適聞常州克複、丹陽克複之信,正深欣慰!而弟信中有云:“肝病已深,

痛疾已成,逢人輒怒,遇事輒憂等語。”讀之不勝焦慮。今年以來,蘇浙克城甚多,獨

金陵遲遲尚無把握,又餉項奇絀①。不如意之事機,不入耳之言語,紛紛迭乘,余尚溫

郁成疾,況弟之勞苦過甚,百倍阿兄,心血久虧,數倍于阿兄乎?

余自春來,常恐弟發肝病,而弟信每含糊言之,此四句乃露實情,此病非藥餌所能

為力,必須將萬事看空,毋惱毋怒,乃可漸漸減輕。蝮蛇螫手,則壯士斷其手,所以全

生也。吾兄弟欲全其生,亦當視惱怒如蝮蛇,去之不可不勇,至囑至囑!

余年來愧對老弟之事,惟調撥程學啟一名,將有損于阿弟。然有損于家,有益于國,

弟不必過郁,兄亦不必過悔。頃見少荃為程學啟請恤一疏,立言公允,滋特寄弟一閱。

李世忠事,十二日奏結,又餉絀情形一片,即為將來兄弟引退之張本。余病假于四

月廿五日滿期,余意再請續假,幕友皆勸銷假,弟意以為如何?

淮北票鹽課厘兩項,每歲共得八十萬串,抉概供弟一軍,此亦巨款,而弟尚嫌其無

幾。余于咸豐四五六七八九等年,從無一年收過八十萬者,再籌此等巨款,萬不可得矣。

(同治三年四月十三日)

【注釋】

①絀:缺。

【譯文】

沅弟左右:

剛才聽到常州克複、丹陽克複的喜信,正在高興,而弟弟信中說:“肝病已經深重,

痛苦的疾病已經形成,逢人便發怒,遇事便憂愁。”讀了之後,不勝焦急。今年以來,

蘇、浙克城很多,獨金陵遲遲沒有攻下,軍餉又奇缺,不如意的事情,不堪入耳的議論,

紛至迭來,我都溫郁成疾,何況弟弟那麼勞苦,比我勝過十倍,心血久虧,幾倍于為兄

的。

我自春季以來,經常害怕弟弟肝病複發,而弟弟每次事信均含糊其言,這四句則暴

露了實情,這病卻非藥物所能治愈的,為人處世必須胸懷闊廣,遇事不惱不怒,疾病才

可漸漸痊愈。蝮蛇咬手,則壯士斬斷其手,這才能以保全生命,我兄弟若要保全生命,

應把惱怒當作蝮蛇看待,下決心戒惱怒不可沒有勇氣,至囑至囑!

我一年來,愧對老弟的事,只調撥程學啟一名,將有損阿弟。然而,有損于家,卻

有益于國,弟弟不必過于抑郁,為兄也不必後悔。剛看到少荃為程學啟請恤的疏折,立

言公允,現特寄給你一閱。

李世忠的事,十二日奏結。又缺餉情形一片,就是將來我們兄弟引退的張本。我的

病假于四月二十五日滿期,我想再續假,幕友都勸我銷假,不知你的意見如何?

淮北票鹽、厘課兩項,每年共得八十萬串,准備一概供給弟弟這一軍。這也是巨款,

而弟弟還嫌少了。我在咸豐四、五、六、七、八、九等幾年,從來沒有一年收過八十萬

串的。再想籌集這麼大的巨款,萬萬做不到了。(同治三年四月十三日)

致九弟·宜以自養自醫為主

【原文】

沅弟左右:

厚庵到皖,堅辭督辦一席,渠之赴江西與否,余不能代為主持。至于奏折;則必須

渠親自陳奏,余斷不能代辭①。厚帥現擬在此辦折,拜疏後仍回金陵水營;春霆昌歧聞

亦日內可到、春霆回籍之事,卻不能不代為奏懇也;

弟病今日少愈否?肝病余所深知,腹疼則不知何證?屢觀《郎山脈案》,以扶脾為

主,不求速效,余深以為然。然心肝兩家之病,究以自養自醫為主,非藥物所能為力。

今日偶過裱畫店,見弟所寫對聯,光彩煥發,精力似甚完足;若能認真調養,不過焦灼,

必可漸漸複無。(同治三年五月初十日)

【注釋】

①辭:辭職。

【譯文】

沅弟左右:

厚庵到安徽,堅決要辭督辦這個位子,他去不去江西,我不能代他主持。至于具折,

那要他親自陳奏,我決不能代他辭職,厚帥現在准備在這里辦折,拜疏旨仍舊回金陵水

營。春霆、昌歧聽說日內可到。春霆回家的事,卻不能不代他懇請。

弟弟的病現在好些嗎?肝病我很了解,腹痛不知道是什麼病?多次看《朗山脈案》,

說要以扶脾為主,不要求速效,我很贊同此說。然而,心和肝的病,以自養自醫為主,

不是藥力可以挽口。今天偶爾從棱副店經過,看見弟弟所寫對聯,光彩煥發,精力好像

很充沛。如果能認真調養,不過于焦急,一定可以慢慢複元,(同治三年五月初十日)

致九弟·凡郁怒最易傷人

【原文】

沅弟左右:內疾外證,果愈幾分,凡郁怒最易傷人,余有錯處,弟盡可一一直說。

人之忌我者,惟願弟做錯事。惟願弟之不恭。人之忌弟者,惟願兄做錯事,惟願兄之不

友。弟看破此等物情,則知世路之艱險,而心愈抑畏①,氣反和平矣。(同治三年五月

廿三日)

【注釋】

①抑畏:意指抑制憂郁。

【譯文】

沅弟左右:

內疾外症,果然好了幾分。凡屬抑郁發怒,最傷身體。我有過錯,弟弟盡可一一直

說。忌嫉我的人,只願我弟弟做錯事,只願我弟弟不恭敬。忌嫉弟弟的人,只想為兄的

做錯事,只想我們兄弟不和。弟弟看破了這種世態,便會知道世道的艱險,那麼心里越

抑制憂郁,而心境反轉平和。(同治三年五月二十三日)

致四弟·述養身有五事

【原文】

澄弟左右:鄉間谷價日賤,禾豆暢茂,猶是升平氣象,極慰極慰。賊自三月下旬,

退出曹鄆之境,幸保山運河以東各屬,而仍蹂躪及曹宋徐四鳳淮諸府,彼剿此竄,倏忽

來往。直至五月下旬一張牛各股,始竄至周家口以西,任賴各股。始竄至太和以西。大

約夏秋數月,山東江蘇,可以高枕無憂,河南皖鄂又必手忙腳亂。

余擬于數日內至宿遷桃源一帶,察看堤牆,即于水路上臨淮而至周家口。盛暑而坐

小船,是一極苦之事,因陸路多被水淹,雇車又甚不易,不得不改由水程。余老境日逼,

勉強支持一年半載,實不能久當大任矣。因思吾兄弟體氣皆不甚健,後輩子侄,尤多虛

弱,宜于平日請求養身之法,不可于臨時亂投藥劑。

養身之法,約有一事:一曰眠食有①。二曰懲忿,三曰節欲,四曰每夜臨睡洗腳,

五曰每日兩飯後,各行三千步。懲忿即余篇中所謂養生以少惱怒為本也。眠食有琚A及

洗腳二事;星岡公行之回十年,余亦學行七年矣。飯後三千步,近日試行,自矢永不間

斷,弟從前勞苦太久,年近五十,願將此五事立志行之,並勸沅弟與諸子行之。

余與沅弟同時封爵開府,門庭可謂極盛,然非可常恃之道,記得已亥正月,星岡公

訓竹亭公曰:“寬一雖點翰林,我家仍靠作田為業,不可靠他吃皈。”此語最有道理,

今亦當守此二語為命脈。望吾弟專在作田上用工,輔之以書蔬魚豬、早掃考寶八字,任

憑家中如何貴盛、切莫全改道光初年之規模。

凡家道所以可久者,不恃一時之官爵,而恃長遠之家規,不恃一二人之驟發,而恃

大眾之維持。我若有福,罷官回家,當與弟竭力維持。老親舊眷,貧賤族黨,不可怠慢,

待貧者亦與富者一般,當盛時預作衰時之想,自有深固之基矣。(同治五年六月初五日)

【注釋】

①有琚G不變。此處指有規律。

【譯文】

澄弟左右:

鄉里谷價越來越低,禾苗豆苗茂盛,還是一派升平氣象,十分快慰!敵人自三月下

旬退出曹、鄂境內,幸保山東運河以東所屬州縣,但仍然蹂躪了曹、宋、徐、四、鳳、

淮幾府,你這里剿,他那里竄,忽來忽去。直到五月下旬,張、牛各股,才竄到周家口

以西。任、賴各股,才竄到太和以西。大約夏天秋天幾個月,山東、江蘇,可以高枕無

憂。河南、皖、鄂,又必會手忙腳亂。

我准備在幾天內到宿遷、桃源一帶,視察堤牆。從水路去臨淮而到周家口,盛暑坐

小船,是很昔的差事。因為陸路多被水淹,雇車又很不容易,不得不改由水路;我年紀

越來越接近于老,勉強支持一年半載,實在不能再久擔大任了。我想我們兄弟身體都不

太好,後輩子侄尤其虛弱,要在平日計求養身的方法,不可臨急亂看郎中亂吃藥。

養身的方法,大約有五個方面:一是睡眠飲食有規律;二是制怒;三是節欲;四是

臨睡洗腳;五是兩餐飯後,各走三千步。制怒就是我所片的養生以少惱怒為本。眠食有

琱峎~腳二事,星岡公行了四十年,我也學了七年,飯後三千步近日試行,從此永不間

斷。弟弟從前太勞苦,年近五十,希望把這五個方面的事實行,並勸沅弟和子侄們實行。

我與沅弟同時封爵開府當督撫,門庭可說極盛一時,然而,不長久可以依仗的。記

得巳亥正月,墾岡公訓竹亭公說:“寬一雖點翰林,我家仍然靠作田為業,不可靠他吃

飯。”這話最有理,今天也應當以這句知為命脈。希望弟弟在作田上用工,輔以書、蔬、

魚、豬、早、掃、考、寶八個字,任憑家里如何富貴興盛,切不要改變道光初年的規模。

凡國家道可以長久的,不依仗一時的官爵,而依靠長遠手家規。不依仗一兩個人的

驟然發跡,而依靠大眾的維持。我如果有福,罷官回家,當會與弟弟同心竭力維持。老

親舊戚,貧困的族黨,不可以怠慢人家,對待貧困的與對待富有的一個樣,在興盛時要

想到衰落時,那自然便有深厚堅實的基礎了。(同治五年六月初五日)

致九弟·宜自修處求強

【原文】

沅弟左右:接弟信,具悉一切。弟謂命運作主,余所深信,謂自強者,每勝一籌,

則余不甚深信。凡國之強,必須多得賢臣;凡家之強,必須多出賢子弟,此亦關乎天命,

不盡由于人謀。至一身之強,則不外乎北宮黝、孟施舍、曾子三種,孟子之集議而慊①,

即曾子之自反而縮也。

惟曾子與孔子告仲田之強,略為可久可常,此外斗智斗力之強,則有因強而大興,

亦有因強而大敗。古來如李斯曹操董卓楊素,其智力皆橫絕一世,而其禍敗亦迥異尋常,

近世如陸何蕭陳皆予知自雄,而俱不保其終;故吾輩在自修處求強則可,在勝人處求強

則不可。若專在勝人處求強,其能強到底與否,尚未可知,即使終身強橫安穩,亦君子

所不屑道也。

賊匪此次東竄,東軍小勝二次,大勝一次,劉潘大勝一次,小勝數次,似已大受懲

創,不似上半年之猖撅。但求不竄陝洛,即竄鄂境,或可收夾擊之效。

余定于明日請續假一月,十月請開各缺,仍留軍營麇量本戳,會辦中路剿匪事宜而

已。(同治五年九月十二日)

【注釋】

①慊:不滿足。

【譯文】

沅弟左右:

接到弟弟的信,知道一切。弟弟說是命運作主,我是相信的。說自強的人,每每棋

高一著,我不太相信。凡屬國家強盛,必須有許多賢臣;凡屬家庭強盛,必須有許多賢

子弟。這也關系到天命,不盡在于人謀。至于一個人的強盛,不外乎北宮黝的勇敢、盂

施舍的仁厚、曾子的義理三種,孟子之集義而又不滿足,即曾子之自反而縮也。

只是曾子、盂子和孔子告訴仲由的強,略微可以長久,可以經常。此外,斗勇斗力

的強,有的因此大興盛,也有的因此大夫敗。古來如李斯、曹操、董卓、楊素,他們的

智力都橫行獨秀于一世,他們的禍敗也與尋常人大不一樣。近世如陸、何、蕭、陳都自

知又自雄,而都得不到善終。所以我們在自修方面求強是可以的,在與人爭勝負時求強

就不可以了。如果專門在爭勝男!人的地方求強,能強到底嗎,還不可知,即使終身強

橫安穩,也是君子所不屑一提的。

敵軍這次東竄,東軍小勝兩次,大飼)劉、藩大勝一次,小勝幾次,似乎已受到重

創,不像上半年的猖厥了。但求其不竄往陝、洛,即使竄鄂境,或者可以收到夾擊的效

果。

我定于明日續假一個月,十月請開各缺,仍留刻的木戳一個給軍營,會辦中路剿匪

事宜罷了。(同治五年九月十二日)

致九弟·時刻悔悟大有進益

【原文】

沅弟左右:鄂督五福堂有回祿①之災,幸人口無恙,上房無恙,受驚已不小矣。其

屋系板壁紙糊,本易招火;凡遇此等事,只可說打雜人役失火,固不可疑會匪之毒謀,

尤不可怪仇家之奸細。若大驚小怪,胡想亂猜,生出多少枝葉,仇家轉得傳播以為快。

惟有處處泰然,行所無事,申甫所謂好漢打脫牙和血吞,星岡公所謂有福之人善退財,

真處逆境者之良法也。

弟求兄隨時訓示申儆,名子自問近年得力,惟有一悔字訣。兄昔年自負本領甚大,

可屈可伸,可行可藏,又每見得人家不是。自從丁已戊午大悔大悟之後,乃知自己全無

本領,凡事都見得人家有幾分是處,故自戊午至九載,與四十歲以前泅不相同。大約以

能立能達為體,以不怨不尤為用。立者,發奮自強,站得住也。達者,辦事圓融,行得

通也。

吾九年以來,痛戒無琱完,看書寫字,從未間斷,選將練兵,亦常留心,此皆自

強能立工夫。奏疏公牘,再三斟酌,無一過當之語,自誇之辭,此皆圓融能達工夫。至

于怨天本有所不敢,尤人則尚不能免,亦皆隨時強制而克去之。

弟若欲自儆惕②,似可學阿兄丁戊二年之悔,然後痛下針貶,必有大進。立達二字,

吾于己未年,曾寫于弟之手卷中,弟亦刻刻思自立自強,但于能達處尚欠體驗,于不怨

尤處,尚難強制。吾信中言皆隨時指點,勸弟強制也。趙廣漢本漢之賢臣,因星變而劾

魏相,後乃身當其災,可為殷鑒。默存一悔字,無事不可挽回也。(同治六年正月初三

日)

【注釋】

①回祿:傳說中的火種。此處指火災。

②儆惕:敬惕。

【譯文】

沅弟左右:

鄂督署的五福堂遭了火災,幸虧人日沒有事,上房也無事,只是受驚嚇不小。那里

的房子是木板牆壁加紙糊,本來容易招火。凡屬遇到這種事,只能說是打雜的人失火,

不要懷疑到是敵匪的毒計,尤其不要怪是仇家的奸細干的。如果大驚小怪,胡思亂猜、

添枝增葉,那傳播起來非常快。只有處處泰然處之,行若無事,像申甫說的那樣,好漢

打脫牙齒和血吞。星岡公說的,有福的人善于退財,真是處于逆境的人自安好辦法。

弟弟要求為兄時訓示,為兄自問近年來,得力于一個“悔”字訣。過去自負,以為

自己的本領大,可屈可伸,可行可藏,又每每看見別人的不是。自從丁已、戊午大悔大

悟之後,才知道自己沒有本領。什麼事都看得見別人有幾分對的。所以自戊午到現在九

年里,與四十歲以前完全不同。大約以能劉創為體,以不怨不尤為用。立,是發奮自強,

站得住的意思。達,是辦事周到,行得通的意思。

我九年以來,痛下決心改掉沒有琱萿漱繶f,看書寫字,從不間斷。選將練兵,也

當留心,這都是自強自立的工夫。奏疏公牘,再三斟酌,沒有一句過頭的話,沒有一個

自誇的詞,這都是圓熟到能達的工夫。至于說到怨天,本來就不敢;尤人還不可隆免,

也隨時強制自己盡量克服。

弟弟如果想自己警惕,似乎可以學為兄丁戊二年的悔悟,然後痛下針貶,定會有大

進益。立達二字,我在已未年曾經寫在弟弟的手卷上,弟弟也時刻想自立自強,但對于

達字還缺乏體驗,對于不怨天尤人,還難以強制。我在信中隨時指點,勸弟弟強制自己。

趙廣漢本來是漢的賢臣,因星變而彈劾魏相,後來身受其災,可以作為殷鑒。心里暗暗

存一個悔字,沒有什麼事不可以挽因呢。(同治六年正月初三日)

致九弟·必須逆來順受

【原文】

沅弟左右:接李少帥信,知春霆因弟覆奏之片,言省三系與任逆接仗,霆軍系與賴

逆交鋒,大為不平,自奏傷疾舉發,請開缺調理。又以書告少帥,謂弟自占地步,弟當

此百端拂穢之時,又添此至交齟齬之事,想心緒益覺難堪。然事已如此,亦只有逆來順

受之法,仍不外悔字訣、硬字訣而已。

朱子嘗言:“悔字如春,萬物蘊蓄初發。吉字如夏,萬物茂盛已極。吝字如秋,萬

物如落。凶字如冬,萬物初調。”又嘗以元字配春,享字配夏,利字配秋,貞字配冬,

兄意貞字即硬字訣也。弟當此艱危之際,若能以硬字法冬藏之德,以悔字啟春生之機,

庶幾可挽回一二乎?

聞左帥近日亦極謙慎,在漢口氣象何如?弟曾聞其大略否?申甫閱曆極深,若遇危

難之際,與之深談,渠尚能于惡風駭浪之中,默識把舵之道,在司道中,不可多得也。

(同治六年三月初二日)

【注釋】

①百端拂逆:百事不順。

【譯文】

沅弟左右:

接到李少帥的信,知道春霆因弟弟複奏的片子,說省三是與任逆接仗,霆軍是與賴

逆交鋒,大為不平,自奏傷疾舉發,請開缺調理。又以信皆訴少帥,說弟弟自占地步。

弟弟處于這種百事不順的時侯,又增加之種好朋友鬧矛盾的事,想你心緒更加難堪。但

字人如此,也只有來順受了。仍然不外是字訣、硬字訣罷了。

朱子常說:“悔字如春天,萬物蘊藏積蓄的生機開始生發。吉字如夏天,萬物藏盛

已極。吝字如秋天,萬物開始敗落。凶字如冬天,萬物開始凋謝。”又常用元字配春天,

享字醒夏天,利字配秋天,貞字配冬滅。為兄以為,貞字就是硬字訣。弟弟處在艱危的

時侯,如果能夠以硬字訣效法冬天收藏的德行,以悔字開啟春天的生機,也許可以的挽

回一二吧。

聽說左帥近來也很謙慎,在漢口情形如何?弟弟知道大致情況不?申甫的閱曆極深,

如果遇到危險,可和他深淡,他還能在惡風駭浪之中,把好舵,領好航。在司道人員中,

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同治六年三月初二日)

上篇:一 修身篇(1)    下篇:二 勸學篇(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