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曾國藩家書六 為政篇(2)   
  
六 為政篇(2)

稟祖父母·報告考差信

【原文】

孫男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五月廿九日接到家中第二號信,系三月初一發。六月初二日

接第三號信,系四月十八發的,具悉家中老幼平安,百事順遂,欣幸之至!六弟下省讀

書,從其所願,情意既暢,志氣必奮,將來必有大成,可為祖父預賀。祖父去歲曾賜孫

手書,今年又已半年,不知目力如何?下次信來,仍求親筆書數語示孫。大考音信,不

知開銷報人錢若干?

孫自今年來,身體不甚好,幸加意保養,得以無恙。大考以後,全未用功;五月初

六日考差,孫妥當完卷,雖無毛病,亦無好處。首題使諸大夫國人皆有所矜式,經題天

下有道,則行有枝葉,詩題賦得角忝,得經字,共二百四十一人進場。初八日派卷大臣

十二人,每人分卷廿本。傳聞取七本,不取者十三本,彌封未拆,故閱卷者亦不知所取

何人,所黜何人,取與不取,一概進呈,恭侯欽定。外間謠言,某人第一,某人未取,

僅不足憑,總待放差後方可略測端倪。亦有真第一而不得,有其未取而得差者,靜以聽

之而已。同鄉考差九人,皆妥當完卷。

孫在京平安,孫婦及曾孫兄妹皆如常。前所付報,諒已到家。高麗參目前難寄,容

當覓便寄回。六弟在城南,孫已有信托陳堯農先生。同鄉官皆如舊,黃正齋坐糧船來,

已于六月初三到京。余容後稟。(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注釋】

①黜:敗退,消除。

【譯文】

孫兒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五月二十九日,接到家里第二號信,是三月初一發的。六月

初二日接到第三號信,是四月十八日發的。知道家里老幼平安,百事如意,高興之至!

六弟下省讀書,突出了他的願望,情緒既然已經通暢,志氣一定會奮發,將來必定有大

的成就,可以為叔父大人預賀。祖父去年曾經賜與孫兒手書,今年又已半年了,不知視

力如何?下次來信,仍然請求祖父親筆寫幾句話指示孫兒。大考音信,不知家里開銷報

喜人多少錢?

孫兒自今年以來,身體不太好,幸虧加意保養,得以沒有出毛病。大考以後,全沒

有用功。五月初六日考差,孫兒妥當做完試卷,雖說沒有毛病,也沒有佳作。首題是使

諸大夫國人都有所矜式,經題是“天下有道,則行有枝葉”,詩題是“賦得角黍”得經

字。共有二百四十一人進考場。初八日派閱卷大臣十二人,每人分卷子二十本。傳說每

二十本中取七本,淘汰十三本。都是彌封未拆的,所以閱卷人也不知道所取的是誰,所

淘汰的是誰。取與不取,一概進呈,恭候欽定。外面謠言,某人第一,某人未取,都不

足信,都得等放差以後才看得出一點眉目。也有真取而不得差、真未取而得差的。冷靜

聽消息罷了。同鄉考差九八,都妥當交了全卷。

孫兒在京平安。孫媳婦及曾孫兄妹都好。前次付的銀子,想已到家。高麗參目前難

寄,容許我以後找到便人寄回。大弟在城南,孫兒已有信托陳堯農先生。同鄉官員都是

老伴子。黃正齋坐糧船來,已于六月初三到京城。其余容許我以後再行稟告。(道光二

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稟祖父母·報告補侍讀

【原文】

孫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廿九日祖母大人壽辰,孫等叩頭遙祝,寓中客一席,次日請

同縣公車一席。初七日皇上禦門,孫得轉補翰林院侍讀,聽遺侍講缺,許乃釗補升。詩

講轉侍讀,照例不謝恩,故孫未具折謝恩。今冬京中未得厚雪,初九日設三壇求雪,四

五六阿哥詣三壇行禮,皇上親詣大高殿行禮。十一日即得大雪,天心感召,呼吸相通,

良可賀也!

孫等在京平安,曾孫讀書有琚F惟好寫字,見閑紙則亂畫,請其母訂成本子。孫今

年用度尚寬裕,明年上半年尚好,至五月後再作計較。昨接曾興仁信,知渠銀尚未還。

孫甚著急,已寫信去催,不知家中今年可不窘迫否?同鄉京官皆如故,馮樹堂郭筠仙在

寓亦好。

荊七自五月出去,至今未敢見面,在同鄉陳洪鍾家,光景亦好。若使流落失所,孫

亦必宥①收而恤②之。特渠對人言,情願餓死,不願南回,此實難處置。孫則情願多給

銀兩,使他回去,不願他在京再犯出事,望大人明示以計,俾孫遵行。

四弟等自七月寄信來後,至今未再得信,孫甚切望,嚴太爺在京引見,來拜一次,

孫回拜一次,又請酒,渠未趕席。此人向有狂妄之名,孫巳亥年在家,一切不與之計較,

故相安于無事,大約明春可回湘鄉任。孫謹稟。(道光二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

【注釋】

①宥:寬容饒恕。

②收恤:收留,撫恤。

【譯文】

孫兒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二十九日祖母大人壽辰,孫兒等叩頭遙祝,寓中客一席,次

日清同縣公車一席。初七日皇上禦門,孫得轉補翰林院待讀,所遺侍講缺,許乃釗補升。

侍講轉侍讀,照例不謝恩,故孫未具折謝恩。今冬京中未得厚雪。初九日設三壇求雪,

四五六阿哥詣三壇行禮,皇上親詣大高殿行禮。十一日即得大雪,天心感召,呼吸相通,

又可賀也;

孫兒等在京平安,曾孫讀書有琱腄A只是喜歡寫字,看見紙便亂塗,請他母親訂成

本子。孫兒今年用度還寬治,明年上半年還可以,到五月以後再唯物計較。昨接曾興仁

的信;知道他的銀子還沒有還來,孫兒很著急,已經寫信去催,不知家里今年困難不?

同鄉京官都仍舊。馮樹黨郭筠仙在寓所也好。

荊七自五月出走,至今不敢見孫兒的面,在同鄉陳洪鍾家,光景也好。假使流離失

所,孫兒也一定原諒他並收養撫恤他。不過他對別人說,情願餓死。不願回湖南,這實

在難以處置。孫兒則情願多給銀兩,使他回去,不願他在京城再生事。希望大人明白指

示我的計策,以使孫兒遵照執行。

四弟等自七日寄信來後,至今沒有信來,孫兒很盼望。嚴太爺在京引見,來拜訪過

一次,又請酒,他沒有來。這個人向來有狂妄的名聲。孫兒已亥年在家,一切不與他計

較,所以相安先事,大約明年春天可回湘鄉任。孫兒謹稟。(道光二十四年二月十四日)

致諸弟·喜述得會試房差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

三月初六日,蒙皇上天恩,得會試分差,即于是日始閱卷。十八房每位分卷二百七

十余,到廿三日頭場即已看畢,廿四看二三場,到四月初四皆看完。各房薦卷,多少不

等,多者或百余,少者亦薦六十四卷,而惟余中卷獨多,共中十九人,他房皆不能及。

十一日發榜,余即于是日出闈,在場月余,極清吉。

寓內眷口,大小平安。出闈數目、一切忙迫,人客絡繹不絕。朱嘯山于十六日出京,

余寄有紋銀百兩,高麗參一斤半,書一包,內《子史精華》六套,《古文辭纂》二套,

《綏寇紀略》一套,到家日查收。加緊有壽及等項,尚未辦齊,待筠仙帶歸。十四日新

進士複試,題曰“君子喻義”,賦得竹箭有筠①,得行字。我縣謝吉人中進士後,因一

切不便,故邀來在余寓住。

十五日接三日初十日家信,內有祖父父親叔父手諭,及諸弟詩文並信。其文此次僅

半日,忙不及改,准于下次付回。四弟信,所問蓋竇牟竇癢鞏兄弟,皆從昌黎游,去年

所寫牟尼,實誤寫尼字也。汪雙池先生燦系雍正年間人,所著有《理學逢源》等書。郭

筠仙翌臣兄弟,及馮樹堂,俱要出京。寓內要另請先生,現尚未定,草布一二,祈賢弟

稟堂上各位大人。今日上半天,已作了一函呈父親大人,交朱嘯山,大約六月可到。國

藩手草。(道光二十年四月十五日)

【注釋】

①筠:竹皮。《禮記·禮器》:“其在人也,如竹箭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也。”

【譯文】

四位老弟足下:

三月初六日,承蒙皇上天恩,得放會試分房閱卷差事,就在當天開始閱卷。十八日

每房分二百七十多卷,到二十三日頭場就已看完,二十四看二場三場,到四月初都看完。

各房推薦的卷子,多少不相同,多的或者百多卷,少的六十多卷。我推薦的六十四卷,

而只有我推薦的卷子中了的最多,共中十九卷,是其他房不能比的。十一日發榜,我就

在當天出考場。在考場一個多月,很清苦。

寓內眷屬人丁,大小平安。出場幾天,一切很忙碌,人客絡繹不絕。朱嘯山于四月

十六日離京城,我寄紋銀一百兩,高麗參一斤半,書一包,內有《子史精華》六套,

《古文辭類纂》兩套,《綏寇紀略》一套,到家時查收。另有壽屏和筆等項,還沒有辦

齊,等郭筠仙帶回。十四日新進士複試,題目是“君子喻義”,賦得竹箭有筠,得行字。

我縣謝吉人中進士後,因一切不便,所以邀他住在我寓中。

十五日接三月初十日家信,內有祖父、父親、叔父手諭,諸位弟弟的詩文和信。詩

文因這次只有半天,忙得來不及改,准定在下次寄回。四弟的信,所問是泰牟、竇癢、

竇鞏兄弟,都從昌黎游學。去年所寫牟尼,實際上是誤寫尼字。汪雙池先王燦是雍正年

間人,所著有《理學逢源》等。郭筠仙、翌臣兄弟及馮樹堂都要離京城。寓內要另外請

先生,現在還沒有完。草草寫了幾句,希望賢弟代為稟告堂上各位大人。今日上半天,

已寫了一封信呈父親大人,交朱嘯山,大約六月可以到。國藩手草。(道光二十年四月

十五日)

致諸弟·喜述升詹事府右春坊右庶子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

初二早,皇上禦門辦事。余蒙天恩,得升詹事府右春坊右庶子。次日具折謝恩,蒙

召見勤政殿天語垂問,共四十余句。是日同升官者,李菡升都察院左副都禦史,羅停衍

升通政司副使,及余共三人。余蒙祖父金澤,頻叨分之榮,此次升官,尤出意外,日夜

恐懼修,實無德足以當之。諸弟遠隔數千里,必須匡我之不逮①,時時寄書現我之過。

務使累切積德,不自我一人而呼,則庶幾持盈保民,得免帶致顛危,諸弟能常進箴規,

則弟即吾之良師益友也。諸弟亦宜常存敬畏,勿謂家有人作官,而遂敢于侮人,勿謂已

有文學,而遂敢于情才傲人,常存此心,則是載福之道也。

今年新進士善書甚多,而湖南尤甚,蕭史樓既得狀元,而周荇農霆昌去歲中南元,

孫芝房鼎臣又取朝元,可謂極盛。現在同鄉請人,講求詞章之學者固多,講求性理之學

者亦不少,將來省運必不盛。

余身體平安,惟應酬太繁,目不暇給,自咕月進闈以來,到今已滿月,末得看書。

內人身體極弱,而無病痛。醫者云:“必須服大補,乃可回元。”現在所服之藥,與母

親大人十五年前所服之白術黑方略同,差有效驗。兒女四人,皆平安順如常。

去年寄家之銀兩,幾次寫信,求將分給戚族之數目,詳實告我,而到今無一字見示,

殊不可解。以後務求將帳目開出寄京,以釋我之疑,又余所欲問家鄉之事甚多,茲另開

一單,煩弟一條對,是禱!兄國藩草。(道光二十五年五月初五日)

【注釋】

①不逮:不足之處。

②隋:指墮落。

③箴:規勸。

【譯文】

四位老弟足一下:

初二早,皇上禦門辦事,我蒙天恩,得以升任詹事右春坊右庶子。第二天寫了折子

謝恩,蒙在勤政殿召見,皇上笑語垂問,共四十多句。當天一起升官的,李菡升都察院

左副部禦史,羅停衍升通政司副使,連我共三人。我蒙祖父余澤,頻頻叨非分的榮譽,

這次升官,尤其出乎意料,早晚恐懼反省,實在沒有德行足以當此大任。弟弟們遠隔幾

千里,一定要匡正史的不到之處:時刻勸我的過失,務必使我家曆代積累的德行,不從

我開始而墮落,也許可以持盈保仄,得免除顛覆的危險。弟弟們能夠常常規勸,那麼弟

弟們便是兄的良師益反,而弟弟們也要時刻存一種敬畏的心理,不要認為家里有人作官,

而敢于欺侮人。不要認為自己有文學,而敢于恃才傲人。常常記住這一點點是獲得福氣

的康莊大道。

今年新進士會書法的很多,特別是湖南。蕭史樓得狀元,而周荇農壽昌去年得了南

元,孫芝房、鼎臣又取朝元,可說是盛極一時了。現在同鄉人中,講求詞章學問的人固

然多,講味性理學問的只怕也不少,將來湖南省的命運一定大盛。

我身體平安,只是應酬太多,目不暇接,自從三月進考場,到現在已經兩個月,沒

有得到看書的時間。內人身體很弱,但沒有病痛。醫生說:“必須吃大補劑,才能複元。”

現在吃的藥,與母親大人十五年前所吃的白術,黑姜方大體相同,略為有點效。兒女四

人。都平安。

去年寄到家里的銀兩,幾次寫信,請求把分給族人的數目,詳細告訴我,而到今沒

有一個字寫來,真不理解。以後務求將帳目寄來,以解除我的疑慮。又我想問家鄉的事

很多,現另開一個單子,麻煩弟弟逐條回答辭托了,兄國藩草。(道光二十五年五月初

五日)

稟父母·萬望匆入署說公事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膝下:十七日接到諸弟四月廿二日在縣所發信,欣悉九弟是取前列第三,

余三弟皆取二十名,歡欣之至!諸弟前付詩文到京,茲特請楊春皆改正會回,今年噬進

甚速,良可欣慰!向來六弟文筆最矯健,四弟文筆清貴,近來為仁矣一篇,季弟秀雅,

男再三審覽,實堪怡悅。

男在京平安,男婦服補劑已二十帖,大有效驗,醫者云;“虛弱之症,能受補則易

好。”孫男女及合室下人皆清吉。長沙館于五月十二日演戲,題名狀元南元朝元三匾,

同日曉掛,極為熱鬧,皆男總辦,而人人樂從,頭門對聯云:“同拜十進士,慶榜三各

元。”可謂盛矣!

同鄉鄧鐵松在京患吐血病,甚為危症,大約不可平日官聲不甚好,故不願謝,不審

大人意見如何?我家既為鄉紳,萬不可與人篝訟①,令官長疑為倚勢凌人,伏乞慈鑒。

男謹稟。(道光二十五年五月廿九日)

【注釋】

①篝訟:訴訟。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膝下:十七日接到弟弟們四月二十二日在縣所發信,欣悉九弟考中前列

第三名,其余三個弟弟都取二十名,非常歡欣。弟弟們前不久寄詩文到京城,特別請楊

春改正後寄回。今年進步很快,真感到欣慰。六弟文筆向來最矯健,四弟文筆頗為笨滯,

看他的《其為仁矣》一篇,文筆大變,與六弟不相上下。九弟文筆清貴,近來更加圓轉

如意。季弟秀雅。兒子再三審閱,實在值得高興。

兒子在京平安,兒媳婦已吃了補劑二十多帖,大有效驗。醫生說;“虛弱的病,能

夠受得起補的容易好。”孫兒孫女及全家、下人都清吉。長沙館在五月十二日演戲,題

名狀元、南元、朝元三匾;同一天張掛,很是熱鬧。都是兒子總辦,大家都樂于跟從。

頭門的對聯是:“同拜十進士,慶榜三名元。”真可說是興盛啊!

同鄉鄧鐵松在京城得了吐血病,很是危急,大約難以挽回。同鄉有危急事,常與兒

子商量,兒子效法祖父大人的辦法,銀錢方面量力而為,辦事方面均力經營。

嚴麗生取九弟置于前列,照理應該寫信謝他,但因他平日官聲不太好,所以不願謝,

不知大人意見如何?我家既然是鄉里紳士,萬萬不可以去衙署說公事,以致被官長所鄙

視。就算本家有事,情願吃虧,萬不可與人訴訟,叫人誤認為是仗勢欺人,伏乞父母親

大人明鑒。兒子謹稟。(道光十五月二十九日)

稟叔父母·報告升翰林院侍讀學士

【原文】

侄國藩謹啟

叔父母大八萬福金安。廿三日四弟六弟到京,體氣如常。廿四日,是上禦門,侄得

升翰林院侍讀學士。不過四五次,在京各官缺出,此時未經放人者,則侯禦門時特簡放,

以示爵人于朝,與眾共之意。侄三次閾官,皆禦門時特擢,天恩高厚,不知所報。便合

室平安,身上瘡癬,尚末盡淨,惟面上于半月內全好,故謝恩召見,不到隕①越以貽羞,

此尤大幸也!

前次寫信回家,內有寄家毅然宗太一封,言由長沙金年伯家送去心齋之母奠儀三十

金,此項本羅蘇溪寄者,托侄轉交,則毅然伯家莫分必須家中赴緊辦出付去,萬不可失

信。謝興歧曾借去銀三十兩,若還來甚好,或本還,求噥中另行只法。’

又黃麓西借侄銀二十兩,亦聞家中已收,倒在家借銀與人頗多,倒不寫信告家中者,

則家中亦不必收取。蓋在外與居鄉不同,居鄉者緊守銀錢,自可致富。在外者有緊有極,

有發有收,所謂大門無出,二門亦無人,余仗名聲好,仍扯得活,若名聲不好,專靠自

己收藏之銀,則不過呈年,即用盡矣。以後外人借侄銀者,仍使送還京中,家中不必收

取。去年蔡朝士曾借侄錢三十千,侄已應允作文昌閣捐項,家中亦不必收取。蓋侄言不

信,則日後雖吸求于人,人誰管應哉?于侄銀錢之間,但求四處活動,望堂上大人諒之。

又聞四弟六弟言,父親大人近來常到省嚅縣城,曾為蔣市街曾家說墳山呈,長壽庵

和尚說命案事,此雖積德之舉,針亦是干預公事,侄現在京四品,外放即是臬司。凡鄉

紳管公事,地方官應酬,心中宣部鄙薄,設或敢于侮慢,則侄(面見)①然為官,而不

能克親之受辱,其負疚當何如耶?以後無論何事,望勸父親總不到縣,總不管事,雖納

稅正供,使人至縣。伏求堂上大人鑒此苦心,任時時掛念獨此耳。侄謹啟。(道光二十

五年十月初一日)

【注釋】

①隕:從高處掉下,墜落

②靦:慚愧

【譯文】

侄兒國藩謹啟

叔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二十三日四弟六弟到京城,身體如常,二十四日,更上禦門,

不過四、五次。在京城的官員有缺,這時沒有簡放人員的,等到禦門立一天簡放,表示

人員的任用在臨朝時辦理,與大臣們一起決定的意思。侄兒三次升官,都是禦門時特別

提拔的。皇上的恩典太高了太厚啊,不知道怎樣報答。侄兒全家平安。身上的瘡癬,還

沒有好乾淨,只有臉上的半個月內好了。所以謝恩召見,不至于隕越留下笑柄,這尤其

是大幸。

前次寫信回來,內有寄家毅然宗丈一封,說的是由長沙全年伯送去心齋的母親的尊

儀三十兩,這筆錢本來是羅蘇溪寄的,托侄兒轉交,所以侄兒把它兌與周輯瑞用,再由

周家轉金家。剛聽四弟說,這筆已作了路費。那麼毅然伯家議必須由家中趕緊力必付去,

萬不可失信。謝興岐曾借去三十兩銀子,如果還來很好,如沒有還,請家里另想辦法。

又黃麓西借侄兒銀子二十兩,聽說也是家里收了。侄兒京城借銀子給別人很多,侄

兒投有寫信告訴家里的,家里也不必收取。因在外面與在鄉下不同。在鄉緊守銀錢,自

然可以致富。在外同有時緊張,有時松動,有時借出,有時借入,就是平時說的,大門

沒有出的,小門也沒入的,全憑名聲好,才扯得活。如果名聲不好,專靠自己存的銀子,

不過一年,便用完了。以後外邊借侄兒銀兩的,仍舊叫他們送到京城,家里不必收。去

年蔡朝士曾借侄兒錢三十千,侄兒已答應作為文昌閣的捐款,家里也不必收,因侄兒言

而無信,那以後有求于人時,誰人肯答應?侄兒于銀錢的事,只求四處活動,希望堂上

大人原諒。

又聽四弟大弟說,父親大人常到省城縣城,曾經為蔣市街曾家說墳山事,為長壽庵

和尚說命案事,這雖說是積德的舉動,但也是干預公事。侄兒在京城是四品官,外放就

是臬司。凡屬鄉里紳士管的公事,地方官沒有不筆直銜恨的,不管你有理無理,假如不

是自己的事,均不宜參與。你去找他,地方官表面要應酬你,心里卻瞧你不起。假設他

敢于侮辱你,侄兒雖體面作官,也不能免除受侮辱,那內心多麼慚愧?以後不管什麼事,

希望勸父親大人不要到縣城,不要管這些事。就是納稅正供這些事,也只派人去辦。我

跪伏著請求堂上大人理解我的一片苦心,侄兒放心不下的只這這件事。侄兒謹啟。(道

光二十五年十月初一日)

稟父母·敬請祖父換藍頂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念九日接到手諭。系九月底在縣城所發者。男等在京平安,

身上癬毒,至今未得全好。中間自九月中旬數日,即將面上痊愈,毫無疤痕,系陳醫士

之力,故升官時召見,無隕越之慮。十月下半月,又覺微有痕跡,頭上仍有白皺皮,身

上尚如九月之常,照前七八月,則已去大音矣。一切飲食起居,毫無患苦。四弟六弟,

用功皆有定課,昨二十八始開課作文。孫男紀澤,《鄭風》已讀畢,古詩十九首亦已讀

畢,男婦及三孫女皆平順。

前信言宗丈毅然家銀三十兩可也。蕭辛五處鹿膠,准在今冬寄到。

初十皇太後七旬萬壽,皇上率百官行禮,四阿哥皆騎馬而啞。七阿哥僅八歲,亦騎

馬雍容,真龍種氣象。十五日,皇上頒恩詔于太和殿,十六日又生一阿哥,皇上于辛丑

所六秩,竺寅年生八可哥,乙巳又生九阿哥,聖躬老而彌康如此。

男得請封章,如今年可用璽,則明春可寄回,如明複用璽,則秋喑寄回。然既得詔

旨,則雖誥軸未歸,而恩已至矣。望祖父先換頂,其四品補吸取,俟候男在京寄回。可

與誥軸並付。湖南各家俱平安,余俟續具,男謹稟。(道光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釋】

①隕越:墜落,此處指失落。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二十九日接到手諭,是九月底在縣城所發。兒子等京城平安,

身上癬毒,至今沒有全好。中間自九月中旬幾天,臉上的全部好了,毫無疤痕,是陳醫

士的功勞。所以我這次蒙皇上召見時,沒有失落的顧慮。十月下半月,又覺得稍微有點

痕跡,頭上仍然有白色皺皮,身上還和九月一樣,如七八月情形,那就好了一大半。飲

食起居,沒有不便。四弟、六弟用功都有一定的課業。昨二十八日開始上課作文。孫兒

紀澤,《鄭風》已讀完,古詩十九首也讀完。媳婦和三個孫女都平安。

前次信中說的宗丈毅然家銀子三十兩,可將謝山益家那筆錢去還。剛接山益的信說:

他去江西時,囑咐他兒子辦蘇市元絲銀四十兩還我家,想必到了。如果已到,希望大人

將銀子和兒子前次的認送到毅然家,他是紋銀,我們還元絲,必須加成,還他三十二兩

吧。蕭辛五處的鹿膠,准于今年冬天寄到。

初十日皇太後七十歲壽辰,皇上率領百官行禮,四阿哥都騎馬來,七阿哥只有八歲,

也騎馬,雍容煥發,真是龍種的氣象。十五日,皇上頒發思詔于太和殿。十六日,又生

一阿哥,皇上在辛丑年閡二壬寅年生八阿哥,乙巳年又生九阿哥,皇上年老身體康健還

是這樣。

兒子得請求封章,如果今年可用玉璽,則明年春天寄回。如明年夏天用璽,則明年

秋寄回。既然已得到詔旨,那雖說誥軸沒有回,但思典已經到手了。希望祖父先換藍項。

四品補服,等兒子在京城寄回,可和誥軸一起寄。湖南各家都平安。其余等下次繼續稟

告。兒子謹稟。(道光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稟父母·擬為六弟納監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男頭上瘡癬,至今款愈。近日每天洗兩次,夜洗藥水,早洗

開水,本無大毒,或可因勒洗而好。聞四弟言,家中連年生熱毒者八人,並男共九人,

恐祖墳有不淨處,望時時打掃,但不可妄為動土,致驚幽靈。

四弟六弟及兒婦孫男女等綿平安。男近與同年會課作賦,每日看書如常,飲食起居

如故。四弟課紀澤讀,師徒皆有課程。六弟文章極好,似明年納監下場,但現無銀,不

知張羅得就否?

同鄉唐鏡海先生已告病,明春即將回南,所著《國朝學案》一書,系男約同人,代

為發刻,其刻價則系耦庚先生所出。前門內有義塾,每年延師八人,教貧戶子弟三百余

人。昨首事社姓已死,男約同人接管其事,亦系集腋成裘①,男花費亦無幾。

紀澤雖從四弟讀書,而李作屋先生尚住男宅,渠頗思南歸,但未定計耳。誥封二軸,

今年不能用璽,明年及可寄回。蕭辛五已寄鹿膠一片,阿膠半斤與他。家中若須阿膠鹿

膠,望信來京,從便覓寄。男謹稟。(道光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日)

【注釋】

①集腋成裘:比喻積少而成多,合眾力以成一本。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兒子頭上瘡癬,至今沒好。近日每天洗兩次,晚上用藥水洗,

早上用開水洗,本來沒有大毒。或者因為勤洗而治好。聽四弟說,家里連年生熱毒的有

八個,加上兒子共九個,恐怕祖墳有不潔淨的地方,希望時時打掃,但不可妄動土,以

致驚嚇了幽靈。

四弟六弟及兒媳婦、孫男女等都平安。兒子近來與同年會課作賦,每天堅持看書,

飲食起居也正常。四弟教紀澤讀書,師生都有規定的課程。六弟文章極好,准備明年納

監下場,但現在還沒有納監的錢,不知張羅好了沒有?

同鄉唐鎮海先生已告了病假,明年春天回湖南,他所著《國朝學案》一書,是兒子

約了些人同為發刻的,刻版的錢是耦庚先生出的。前門里有義塾,每年請老師八個,教

貧困戶子弟三百多人。昨天義塾的首事杜某死了,兒子約了些人接管他的事,也是集腋

成裘,兒子花費沒有多少?紀繹雖從四弟讀書,而李作屋先生還住在兒子家里,他很想

回湖南,但還沒有最後決定。皇上的誥封兩輛,今年不能用璽,明年才可寄回。蕭辛五

已寄鹿膠一片,阿膠半斤與他。家中如須阿膠鹿膠,請寫信來,以便找便人帶寄。兒子

謹稟。(道光二十五年二十一月二十日)

稟父母·報告兩次兼職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乙巳十一月廿二日,同鄉彭棣摟放廣西思恩府知府,廿四日

陳岱云放江西吉安府知府,岱云年僅三十二歲,而以翰林出為太守,亦的來所見者,人

皆代渠慶幸,而渠深以未得主考學政為恨。且近日外官情形,動多掣肘①,不如京官清

貴安穩,能得外差,固為幸事,即不得差,亦可讀書養望,不染塵埃。岱云雖以得郡為

榮,仍以失去玉堂為海,自放官後,摒擋②月余,已于十二月廿八日出京。是夕,渠有

家書到京,男拆開,接大人十一月廿四所示手諭,內叔父及九弟季弟各一信,彭(上艹

下弗)庵表叔一信,具悉家中一切事。

前信言莫管閑事,非恐大人出入衙門;蓋以我邑書吏,欺人肥已,黨邪嫉正。設有

公正之鄉紳,取彼所魚肉之善良而扶植之,取被所朋比這狐鼠而鋤抑之;則于彼大有不

便,必且造作謠言,加我以不美之名,進讒于官,代我遘不解之怨。而官亦陰庇彼輩,

外雖以好言待我,實則暗笑之而深斥之,甚且當面嘲諷。且此門一開,則求者踵至③,

必將目不暇給,不如一切謝絕。今大人手示,亦云杜門謝客,此男所深為慶幸者也!

男身體平安,熱毒至今未好,塗藥則稍愈。總不能斷根。十二月十二,蒙恩充補日

講起注官。廿二日,又得充文淵閣直閣事。兩次恭謝天恩,茲並將原折付回。講官共十

八人,滿八缺,漢十缺,其職司則皇上所到之處,須輪四人侍立,直聞事四缺,不分滿

漢,其職司則皇上臨禦經筵之日,四人皆侍立而已。

四弟大弟,皆有進境。孫男讀書已至陳風,男婦及孫女等皆好。歐陽牧云有信來京,

男與商請封及薦館事,二事男俱不能應允,故作書宛轉告之。外辦江綢套料一件,高麗

參二兩,鹿膠一斤,對聯一副,為岳父慶祝之儀。恐省城寄家無便,故托彭律樓帶至衡

陽學署。

朱堯階每年贈谷四十石,受惠太多,恐難為報,今年必當辭卻。小米四十石,不過

值錢四十千,男每年可付此數到家,不可再受他谷,望家中力辭之。毅然家之銀,想已

送矣。若來送,須秤元絲銀三十二兩,以渠來系紋銀也。男有挽聯托岱云交蕭辛五轉交

毅然家,想可無誤岱云歸,男寄有冬菜十斤,阿膠二斤,筆四支。彭棣樓緊,男寄有藍

頂兩個,四品補服四付,俱交蕭辛五家轉寄,伏乞查收。男謹稟。(道光二十六年正月

初三日)

【注釋】

①動多掣肘:形容做事情易受限制約束。

②掘擋:收拾。

③踵至:陸續到來。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乙巳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同鄉袁棣樓放任廣西思恩府知府。

二十四日,陳岱云放任江西吉安府知府。岱云年僅三十二,而以翰林出任為太守,也是

近來僅見的。別人都為他慶幸,而他還以沒有放任主考學政為遺憾。並且近日外官的情

況,作什麼事情往往掣肘難行,不如京官清貴安穩。能夠得到外差,固然是好事,就是

不得差,也可以讀書提高聲望,不沾染塵埃。岱云雖然以得任郡守為榮耀,仍在以離開

翰林院而後悔。自放官以後,收拾了一個多月,已在十二月十八日離開京城。這天晚上,

他有家信到京城,兒子拆開,接大人十一月二十四日手諭,內叔父、九弟、季弟信各一

封,彭(上艹下弗)庵表叔信一封,知道家中一切。

前次的信里說莫管閑事,不是怕大人出入衙門,而是因為家鄉的書吏,欺侮別人,

養肥自己,與邪惡勢力結黨,嫉妒打擊正人君子。假設有公正的鄉紳,專門選擇他們魚

肉的人加以扶植,對與他們朋比為奸的狐群鼠輩加以打擊,那對他們是大大不利的,一

定會造謠生事,把一些不好的名聲加于我們頭上,在地方官面前進讒言,這樣便給我結

下一些不解的冤家。而地方官也暗中庇護他們,表面上以好言待我,實際上在暗笑或斥

責我們,甚至當面冷嘲熱諷。並且這個門一開,求你的人接踵而來,必然目不暇給,不

如一切謝絕。現接大人手示,也說要閉門謝客,這是兒子深為慶幸的。

兒子身體平安,熱毒至今未好,塗藥就稍微好點,總不能斷根,十二月十二日,蒙

皇上恩典充任補日講起居注官。二十二日,又得充任文淵閣直閣事。兩次恭敬的叩謝天

恩。現將原折付回。講官共十八人,滿人八個,漢人十個,他們的職責是皇上所到的地

方,要四個輪流侍立。直閣事四人,不分滿漢,他們的職責是皇上駕臨經筵的時候,四

個人都侍立罷了。

四弟六弟都有進步。孫兒讀書已讀到《陳風》。兒媳婦和孫女等都好。歐陽牧云有

信來京城,與兒子商量請封和薦館的事,這兩件事兒子都不能答應,所以寫信婉轉告訴

他,另外辦了江綢套料一件,高麗參二兩,鹿膠一斤,對聯一付,作為岳父慶祝的儀禮。

恐怕省城寄家沒有便人,所以托彭棣樓帶到衡陽學置。

朱堯階每年贈谷四十石,受惠太多,恐怕難以報償,今年一定要推辭。小米四十石,

不過值錢四十千,兒子每年可以付這筆錢到家里,不能再受他的谷子,希望家中堅決推

辭。毅然家的銀子,想已送到。如沒送,要秤元絲銀三十二兩,因他原來是紋銀。兒子

有挽聯托岱云交蕭辛五轉交毅然家,想必不會有誤。岱云回,兒子寄有冬菜十斤,阿膠

二斤,筆四支;彭棣樓回,獨生子寄有藍頂兩個,四品補服四付,都交蕭辛五家轉寄,

伏乞查收。兒子謹稟。(道光二十二年正月初三日)

稟父母·請勿懸望得差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全安。上次男寫信略述癬病情形,有不會考差之急,的有一張姓醫,

包一個月治好,偶試一處①,居然有驗。現在趕緊醫治,如果得好,男仍定去考差。若

不愈,則不去考差。

總之考與不考,皆無關緊要,考而得之,不過多得錢耳。考而不得,亦未必不可支

持度日。每年考差三百余人,而得差者通共不過七十余人,故終身翰林,屢次考差而不

得者,亦常有也,如我邑鄧筆山羅九峰是已。男只求平安,伏望大人勿以得差為望。四

弟已寫信言男病,男恐大人不放心,故特書此紙。男謹稟。(道光二十六年三月二十五

日)

①一處:即一劑。

【注釋】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上次兒子寫信略述癬病情形,有不去考差的意思。近有一個

姓張的醫生,包一個月治好,偶爾試一劑,居然有效。現在趕緊醫治。如果能好,兒子

仍去考差。如果不好,就不去考差。

總之考與不考,都無關緊要。考差錄取了,不過多得錢。考不取,與不考是一樣,

也不一定不可以支持過日子。每年考差三百多人,得差的總共不過七十多人。所以終身

翰林,屢考屢不得差的也常常有;比如我們家鄉的鄧筆山、羅九峰便是。兒子只求平安,

希望大人不要盼望兒子得差。四弟已寫信說兒子病,兒子恐怕大人不放心,特別寫了這

封信。兒子謹稟。(道光二十六年正月初三日)

稟父母·附呈考差詩文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五月初二日,赴圓明園,初六日在正大光明報考試,共二百

七十人入場,湖南凡是十二人。首題無為小人儒,次題任官惟賢才一節,詩題霖雨即零,

得沾字。男兩文各六百字,全卷未錯落一字。惟久病之後,兩眼朦朧,場中寫前二開不

甚得意,後五開略好。今年考差,好手甚多,男卷難于出色。茲命四弟譽頭篇與詩一夔

寄回,伏乞大人賜觀,男在場中不敢潦草,則知男病後精神,毫無傷損,可以放心。犄

男寫卷不得意,則求大人不必懸望得差。堂上大人不以男病為優,不以得差為望,則男

心安逸矣。

男身上癬疾,經張醫調治,已愈十之七八。若從此漸漸好去,不過閏月,可奏全效。

離中大小平安,男婦有夢熊之喜,大約八九月當生。四弟書法,日日長進。馮樹堂于五

月十七到京,以後紀澤仍請樹堂教,四弟可專心讀書。六弟捐監,擬于本月內上兌,填

寫三代履曆,里鄉戶長,一切男自斟酌,大人心可放心。

紀澤書已讀至浩浩吳天,古詩己讀半本,書皆熟,三孫女皆平安,同鄉各家皆如常。

京師今年久旱,屢次求雨,尚未優渥①,皇上焦思,未知南省年歲何如也?男謹稟。

(道光二十六年五月十七日)

【注釋】

①優渥:優待,優厚。此處指蒼天仍未給予優厚的回報。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五月初二日,去圓明園。初六日在正大光明殿考試,共計二

百七十人入場,湖南有十二人。第一道題是“無為小人懦”,其次是“任官惟賢才”一

題,詩題是“霖雨即零,得沾字。”兒子兩篇文章各七百字,全卷沒有錯一個字掉一個

字,只是久病以後,兩眼朦朧,在場中寫前二開不很如意,以後五開略好些。今年考差,

好手很多,兒子的卷子難于出色。茲命四弟譽頭篇文章和詩一首寄回,優乞大人審讀,

知道兒子在考場之中不敢潦草,就知道兒子病後的精神已沒有一點損傷,可以放心。知

道兒子的考卷不很如意,那就求大人不必懸念得到差事。堂上大人不因兒子的病為憂慮,

不以得差為希望,那就心安理得了。

兒子身上癬疾,經張醫生調治,已好了十分之七,如從此漸漸好下去,不用過閏月,

就可以完全好。寓中大小都平安,兒媳婦有杯男孩的喜兆,大約八、九月生。四弟的書

法,一天天長進。馮樹堂于五月十七日到京城,以後紀澤仍舊請樹堂教,四弟可以專心

讀書。六弟捐監生,准備在本月上兌,填寫三代履曆,里鄉戶長,這些事兒子自己斟酌

辦理,大人盡可放心。

紀澤書已讀到“浩浩星知”,古詩已讀半本,書讀得熟。三個孫女都平安。同鄉各

家都如常。京城今年久旱,多次求雨,還沒有應驗,皇上焦思。不知湖南年歲如何?兒

子謹稟。(道光二十六年五月十七日)

稟父母·賀六弟成就功名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男自考差後,癬疾日愈,現在頭面已不甚顯①矣,身上自腰

以下,亦十去七八,自腹以下尚未治,萬一極差,盡可面聖謝恩。但如此頑病,而得漸

好,已為非常之喜,不敢複設妄想②矣。

六弟捐監,于五月廿八日具呈,閏月初兌銀,廿一日可領照。六月初一日可至國子

監考到,十四日即可錄科。仰承祖父叔父之余蔭,六弟幸得成就功名,敬賀敬賀!

男身體平安,現服補氣湯藥,內有高麗參焦術,男婦及孫男女四人並如常。四弟自

樹堂教書之後,功課益勤,六弟近日文章,雖無大進,亦未荒怠。余俟續呈。男謹稟。

(道光二十六年閏五月十五日)

【注釋】

①顯:明顯。

②複設妄想:再有其它妄想。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兒子自從考差以後,癬疾一天天見好,現在頭上臉上的已經

不明顯了。身上的腰以下,也好了十分之七、八;腹以下還沒有治。萬一放差,盡可以

去見皇上謝恩了。但這麼厲害的頑症,能夠好轉,已經是非常高興,不敢再有其他妄想

了。

六弟捐監生,于五月二十八日呈報上去,閏月初交銀子,二十一日可以領到執照。

元月初一日可到國子監考到,十四日就可錄科。仰仗祖父、叔父的余蔭。六弟有幸成就

了功名,敬賀敬賀!

兒子身體平安,現在吃補氣的湯藥,其中有高麗參、焦術。兒媳婦及孫女四人都好。

四弟自從樹堂考書以後,功課越來越勤奮。六弟近日文章,雖沒有大的進步,也沒有荒

疏。其余容以後再行稟告。兒子謹稟。(道光二十六年五月十五日)

稟父母·請敬接誥封軸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六弟六月初一日,在國子監考到,題視其所以,經題同善以

相告也二句,六弟取到一百三名。計五目錄科,題齊之以禮,詩題荷珠,得珠字,六弟

亦取列百余名,兩次皆二百余人入場。

男等身體皆平安,男婦及孫男女皆安泰。今年誥封軸數甚多,聞須八月始能辦完發

下,男子八月領到,即懇湖南新學院帶至長沙,男另辦祖父母壽屏一架,華山石刻陳傳

所書壽字一個,新刻誥①封卷一百本。共四件,皆親新學院帶回,轉交陳岱云家。求父

母大人于九月件六七赴省,鄒云陔由廣西過長沙,不過十月初旬,渠有還男銀八十兩,

面訂交陳季牧手。父親或面會云陔,或不去會他,即在陳宅接銀亦可。十月下旬,新學

院即可到省,渠有關防,父親萬不可去拜他,但在陳家接誥軸可也。

若新學院與男素不相識,則男另覓便寄回,亦在十月底可到省,最遲亦不過十一月

初旬。父親接到,帶歸縣城,寄放相好人家或店內。二十六日,令九弟下縣去接。廿八

夜,九弟宿賀家拗等處。廿九日,祖母大人八十大壽,用吹手執事接連村數里,接至家,

于門外向北置一香案,案上豎聖旨牌位,將誥軸置于案上,祖父母率父母望北行三跪九

叩首禮。壽屏請蕭史樓寫,史樓現未得差。若八月不放學政,則渠必告假回籍,誥軸托

渠帶歸亦可也。一切男自知裁酌,茲寄回黃芽白菜子一包,查收,余俟續呈。男謹稟。

(道光二十六年七月初三日)

①誥:同“告”。都是告訴的意思,但用法不同。下告上為“告”,上告下為“誥”

或“詔”。秦以後“詔”只限于皇帝下命令用。宋以後“誥”只限于皇帝任命高級官吏

或封爵時用。

【注釋】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六弟六月初一日在國子監考到,題目是“視其所以”,經題

是“聞善以相告”也二句,六弟列取第一百零三名,二十五目錄科,題目是“齊之以利”,

詩題是“荷珠,得珠字。”六弟也取錄在百多名。這兩次考試都有兩百多人入場。

兒子等身體平安,兒媳婦及孫兒孫女都好。今年誥封軸子數目很多,聽說八月才能

力理完畢下去。兒子在八月領到後,馬上懇請湖南新學院帶到長沙。兒子另外辦了祖父

母壽屏一架,華山石刻持寫的壽字一個,新刻誥封卷一百本,一共四件,都交新學院帶

回,轉交陳岱云家。求父親大人于九月二十六日、七日去省城,鄒云陔由廣西過長沙,

不過十月初旬,他有還兒子的銀子八十兩,我與他當面約定交陳季牧的手里。父親或者

會到云陔,或者不去會他,就在陳家收銀子也可以。十月下旬,新學院就可到省城,他

有關防,父親千萬不可以去拜訪他,只在陳家接誥軸就可以了。

如果新學院與兒子素不相識,兒子便另外找人寄回,也在十月底可以到省城,最遲

也不超過十一月初。父親接到、帶回縣城,寄放在要好的人家或店子里。二十六日,叫

九弟到縣里去接。二十八晚,九弟住賀家坳等處。二十九日,祖母大人八十大壽,用吹

鼓手、執事接誥封幾里路,接到家里,在門外向北面置一香案,案上豎聖旨牌位,將軸

放在案上。祖父母率父親望北行三跪九叩首的大禮。壽屏請蕭史樓寫。史樓現在沒有得

差使,如果八月不放學政,那他一定告假回鄉,誥軸托他帶回也可以。一切一切,兒子

自己知道斟酌處理,現寄回黃芽白菜子一包,清查收。其余容兒子以後再行呈稟。兒子

謹稟。(道光二十六年七月初三日)

稟父母·不敢求非分之榮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九月十七日,接讀家信,喜堂上各位老人安康,家事順遂,

無任歡慰!男今不得差,六弟鄉試不售,想堂上大人不免內憂,然男則以不得為喜。蓋

天下之理,潢則招損,亢①則有悔,日中則昃②,月盈則虧,至當不易之理也。男毫無

學識,而官至學士,頻頻非分之弟,祖父母皆康強,可謂盛極矣。

現在京官,翰林中無重慶下者,惟我家獨享難得之福。是以男悚悚恐懼,不敢求非

分之榮,但求堂上大人眠不得差,六弟不中為慮,則大慰矣!況男三次考差,兩次已得,

六初次下場,年紀尚輕,尤不必掛心也。

同縣黃正齋,鄉試當外簾差,出闈即患痰病,時明時昧,近日略愈。男癬疾近日大

好,頭面全下看見,身上亦好了。在京-切自知謹慎。男謹系。(道光二十六年九月十九

日)

【注釋】

①亢:極,非常。

②昃:降落。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九月十七日,接讀家信,知堂上各位老人身體安康,家務順

遂,非常欣慰!兒子今年不得差,六弟鄉試沒有考取,想必堂上大人不免憂慮。然而兒

子卻反而以吵得差而高興,因為天下的道理,太滿就會招致損失,位子太高容易遭致敗

亡,太陽當頂便會西落,月亮圓了就要明缺,是千古不移的道理。兒子一點學識也沒有,

做官做到學土,多次得邀非份的榮譽,祖父母、父母又都康強,可說是盛極一時了。

現在的京官,翰林里沒有喜事頻傳,只有我家獨享這種難得的福澤。因而兒子時刻

不安、戰戰兢兢,不敢謀求非份的榮寵,但求堂上大人睡眠飲食正常,全家平安,就是

最大的幸運,千萬不要因為我不得放差而憂慮,那我就大為安慰了。兒子三次考差,兩

次得差。六弟初次考試,年紀還輕,更不必勝念。

同縣黃正齋,鄉試當外簾差,出試場就犯痰病,有時清醒,有時不清醒,近日稍微

好。兒子癬疾近日好多了,頭上臉上已一點看不出,身上也好了。在京城,一切自己知

道謹慎,兒謹稟。(道光二十六年九月十九日)

稟父母·請四弟送歸誥軸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九月二三四日內,誥軸用璽,大約十八日右領到。同鄉夏階

平部丁內艱,二十日起程回南。男因渠是素服①,不便托帶誥軸,又恐其在道拜客,或

者耽擱。祖母大人于月出廿九壽,若趕緊送回,尚可于壽辰迎接連軸。祖母特命四弟束

裝出京,專送誥軸回家,與夏階平同伴,計十一月十七八可到漢口。漢口到岳州,不過

三四天,雇轎五天可到家。四弟到省,即專人回家,以便家中辦事,迎接誥命。

見事難以逆料,風順則坐船,風不順則坐轎。恐四弟道上或有風水阻隔,不能趕上

祖母壽辰,亦未順知。家做生日酒,且不必辦接誥封事。若四弟能到,廿七日有信,廿

八辦鼓手香案,廿九接片可也。倘四弟能到省之信,則廿九但辦壽筵,明睥正月初八日

接片可也。倘四弟不歸而托別人,不特廿九趕不上,恐初八亦接不到,此男所以特命四

弟送歸之意耳。

四弟數千里來京,伊意不願遽歸。男與國子監祭灑車意園先生商議,令四弟在國子

監報名,先交銀數十兩,即可給頂戴。男因具呈為四弟報名,繳銀三十兩,其余俟明年

陸續繳納,繳完之日,即可領照。男以此打發四弟,四弟亦欣然感謝。且言願在家中幫

堂上大人照料家事,不願再應小考,男亦頗以為然。

男等在京,身體平安,男婦生女後亦平善。六弟決計留京,弟在江西,有信來甚好;

陳岱云待之如胞弟,飲食教誨,極為可感!書法亦大有長進,然無故而依人,究似非宜。

男寫書與九弟,囑其今年偕郭筠仙同伴回家,大約年底可到家。男在京一切用度,自吸

調度,家中不必掛心。男謹稟。(道光二十六年十月廿五日)

【注釋】

①素服:即喪服。

【譯文】

兒子國藩謹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九月十二、十三、十四日內皇上賜的誥軸蓋玉璽,大約十八

日可以領到。同鄉夏階平吏母親仙逝,二十日起程回湖南,兒子因他身穿孝服,不便托

帶誥軸,又怕他在路的拜客,或者會耽擱。祖母大人于出月二十九大壽,如果趕緊送回,

還可在壽辰日迎接誥軸,所以特地叫四弟整裝離京,專門送誥軸回家,與夏階平同伴,

預計十一月十七、十八日可到漢口,漢口到岳州,不過三、四天、雇轎五天可以到家。

四弟到省城即請專人回家,以便家里辦事,迎接誥命。

凡事都難以逆料,風順就坐船,風不順就坐轎。恐怕四弟路上有風水的阻隔,不能

趕上祖母日壽辰,也不一定。家里做生日酒,暫且不必辦接誥封的事。若四弟能到,二

十一日有信,二十八日辦鼓手、香案,二十九日接誥。如二十七日沒有四弟到省城的信,

二十九日只辦壽筵,明年正月初八接誥。假使四弟不回而另托別人,不僅二十九日趕不

上,恐怕初入也接不到,這就是兒子所以要特意請四弟回去的意思。

四弟幾千里來京城,他的意思不想急于回去。兒子與國子監家祭酒車意園先生商議,

叫四弟在國子監報名,先交銀子幾十兩,其余等明年陸續繳納,繳完那天,即可領到執

照。兒子這麼打發四弟,四弟也高興的表示感謝,並且說願在家里幫堂上大人照料家事,

不願再應小考,兒子也覺得對。

兒子等在京城身體好,兒媳婦生兒後也平安.六弟決定留在京城。九弟在江西,有

信來說很好,陳岱云對他好像親弟弟,飲食教誨,很感動人。書法也大有進步。然而沒

有緣由去依靠別人,究竟還是不合適。兒子寫信給九弟,囑咐他今年同郭筠仙同伴回家,

大約年底可以到愛。兒子在京城一切用度,自有調度,家里不必掛念。兒子謹稟(道光

二十六年十月十五日)

稟父母·謹遵家命一心服官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膝下:昨初九日已刻,接讀大人示諭,及諸弟信,藉悉一切。祖父大人

之病已漸愈,不勝褥祝,想可由此而痊愈也。男前與朱家信,言無時不思鄉土,亦久宦

之人所不免,放前此家信亦言之。今既承大人之命,則一意服官,不取違拗,不作是想

矣。昨初六日派總裁房差,同鄉惟黃恕皆一人。男今年又不得差,則家中氣運不致太宣

泄,祖父大人之病,必可以速愈,諸弟今年或亦可以入學,此盈虛自然之理也。

男癬病雖發,不甚很①,近用蔣醫方朝夕治之,渠言此病不要緊,可以徐愈,治病

既好,渠亦不要錢,兩大人不必懸念。男婦及華男孫男女身體俱好,均無庸掛念。男等

所望者,惟祖父大人之病速愈,暨兩大人之節勞,叔母目疾速愈,俾叔父寬杯耳,余容

另稟。(道光二十七年二月初十日)

①不甚很:不很厲害。

【譯文】

【譯文】

父母親大人膝下:昨初九日已刻,接讀大人指示,以及弟弟們的信,借以知道家中

一切情形。祖父大人的病已好了許多,真是值得為他禱告和祝願,想來可以一步步全好。

兒子前次給朱家的信,說沒有一天不想家,也是在外做官久了的人難免的,所以前次家

信中也說到。現在既然大人有命令,兒子便一心一意做官,不敢違反慈命,不作這種想

法了。昨初六日派了總裁房差,同鄉只有黃恕皆一個。兒子今年又不得差,那麼家里的

氣運不至于太露泄,祖父大人的病,一定可以快好,弟弟們今年也可能入學,這是盈虛

的自然道理。

兒子癬病雖然發了,不太厲害,近來用蔣醫生的藥早晚治療。他說這個病不要緊,

可以慢慢好。治好了病,他也不要錢,兩位大人不必持念。兒媳婦及孫兒孫兒、孫女身

體都好,都不要掛念。兒子等所期望的,只是祖父大人的病痊愈,兩位大人平時節勞,

叔母眼病速愈,使叔父寬心。其余容兒子以後再行稟告。(道光二十七年二月初十日)

致諸弟·述升內閣學士

【原文】

澄侯子植季洪三位老弟足下:

五月寄去一倍,內有大考賦稿,想已收到.六月二日,蒙皇上天恩,及祖父德澤,

予得超升內閣學士。顧影捫心,實深慚驚!湖南三十七歲至二品者,本朝尚無一人,予

之德薄才劣,何以堪此?近來中進士十年得閣學者,惟王辰季仙九師,乙本張小浦,及

于三人;而予之才地,實不及彼二人遠甚,以是尤深愧仄①!

馮樹堂就易念園館,系予所薦,以書啟兼教讀,每年得百六十余。李竹屋出京後,

已來信四封,在保定訥制台贈以三個金,且留乾館與他;在江蘇,陸立夫先生亦薦乾俸

館與他,渠甚感激我。考教習,余為總裁,而同鄉寒士如蔡貞齋等,皆不得取,余實抱

愧。

寄回祖父父親袍褂二付,祖父系夾的,宜好好收拾,每月一看,數月一曬。百歲之

後,即以此為斂眼,以其為天恩所賜,其材料外間買不出也。父親做棉的,則不妨長著,

不必為深遠之計,蓋父親年未六十,將來或更有君恩賜眼,亦未可知。祖母大人葬後,

家中諸事順遂,祖父之病已愈,予之痹症亦愈,且驟升至二品,則風水之好可知,萬萬

不可改葬。若再改葬,則謂之不祥,且大不孝矣。

然其地于究嫌其面前不甚寬敞,不便立牌坊,起誥封碑亭,亦不便起享堂,立神道

碑。予意乃欲求堯階相一吉地,為祖父大人將來壽台,弟可將此意稟告祖父見允否?蓋

誥封碑亭,斷不可不修,而祖母又不可改葬,將來勢不能合葬,乞稟告祖父,總以祖父

之意為定。前門長女對袁家,次女對陳家,不知堂上之意如何?現在陳家信來,謂我家

一定對第,甚歡喜!余容後具。兄國藩草。(道光二十七年六月十八日)

【注釋】

①愧仄:愧疚。

澄侯、子植、季洪三位老弟足下:

五月寄去一信,里面有大考賦稅一件,想必收到。六月二日,承蒙皇上的天恩,以

及祖父的德澤,我得以越級升為內閣學士,自己在晚上看著自己的影子捫心自問,實在

深感慚愧。湖南三十七歲的人作官做到二品的,本朝還沒有一個。我的德行如此單薄,

才能如此低劣,怎麼能夠受到這樣的任用呢?近來中了進士後十年得到內閣學士的,只

有壬辰季仙九老師,乙未張小浦,加上我三個。而我的資質,實在趕不上他們兩個太遠,

所以尤其深為愧疚!

馮樹堂接受到易念園家教書,是我推薦的,是書啟兼教讀,每年可收入一百六十兩

銀子。李竹屋離京城後,已來了四封信。在保定時,訥制台送了三十兩銀子,並且留他

一個有名無實的教席給他。在江蘇時,陸立夫先生也薦了有名無實的教席給他,他很感

謝我。考教習,我是總裁,而同鄉寒士如蔡貞齋等都沒有錄取,我實在抱愧得很。

寄回祖父、父親袍褂二付,祖父的是夾的,要好好收拾,每月看一看,隔幾個月曬

一曬,百年之後,就用這種斂服。因這是皇上送的,材料外面買不到。父親的是棉的,

不妨時常穿著,不必把它穿許久,因父親還不到六十,將來或更有皇上送的衣服,也不

一定。祖母大人安葬後,家中的事情都順遂,祖父的病已好了,我的癬疾也好了,並且

一下子升到二品,那麼風水的好處可以想見,萬萬不可以改葬了。如果再改葬,那叫做

不祥,並且是大不孝。

然而,那塊墳地我究竟還是嫌它前面不太寬敞,不便立牌坊,建造封碑亭,也不方

便建享堂,立神道碑。我的意思想求堯階相一塊吉地,做祖父大人將來的幫藏之地,弟

弟們可以稟告祖父,看他允許不?因誥封碑亭,決不可以不修,而祖母又不可以改葬,

將來勢必不能合葬,求你們稟告祖父,總以他老人家的意思為定。前次信中間長女對袁

家,次女對陳家,不知堂上大人的意思如何?現在陳家來信說,我家一定對他家,他家

很高興。其余以後再寫。兄國藩草。(道光二十七年六月十八日)

致諸弟·喜述補侍郎缺

【原文】

澄侯溫甫子值季洪四位老弟左右:

正月十日曾寄家信,甚為詳備。二月初三接到澄弟十一月二十夜之信,領悉一切。

今年大京察,侍郎中休致者二人,德遠村馮吾園兩先生也,余即補吾國先生之缺。向來

三載考績,外官謂之大計,京官謂之京察。京察分三項,一二品大員及三品之副都禦史,

皇上皆能記憶其人,不必引見,禦筆自下朱諭,以為彰癉①,此一項也。自宗人府丞以

下,凡三四五品京官,曾引見,有黜而無陟②,前在碾兒胡同時,間墨學士奎光,即引

見體致者也,此一項也。自五品而下,如翰林內閣禦史大部,由各堂官考差,分別一二

三等,一等則放府道,從前如勞辛階易念園。今年如陳竹伯,皆京察一等也,此一項也。

余自到禮部,比從前較忙冗,恨不得有人幫辦離中瑣細事:然以家中祖父之病,父

叔勤苦已極,諸弟萬無來京之理。且如溫甫在京,佟主再三勸誘,令之南歸,今豈肯再

蹈覆轍,今之北來。江岷樵以揀發立官達浙,岷樵即應允矣。適徐愛渠清星階教書,星

階立即就徐館,言定秩間仍往浙依江,江亦應允。

鄒墨林自河南來京,意欲捐教,現寓圓通觀,其為人實誠篤君子也。袁漱六新正初

旬,忽吐血數天,現已痊愈。黃正齋竟為本部司員,頗難為情。余一切循嫌恭之道,欲

破除江平,而黃總不免拘謹。余現尚未換綠呢車,惟添一騾,蓋八日一赴園,不能不三

牲口也。書不一一。兄國藩草。(道光二十九著二月初六日)

【注釋】

①彰癉:聯彰各癉惡。指表彰善的懲罰惡的。

②陟:升遷。

③藩籬;職隔閡。

【譯文】

澄侯、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左右:

正月十日曾寄信,很是詳細。二月初三日接到澄弟十一月二十日晚上的信,知悉一

切。今年京官三年考績,侍郎中休致的兩個,即德遠村、馮吾園,我便是補吾園先生的

缺額。向來三年考績,外官叫做大計,京官叫做京察。京察分三項:一、二品大員及三

品副都禦史,皇上都記得這些人,不必引見,由皇上禦筆自己下朱諭,表彰的表彰,懲

惡的懲惡,這是一項;自宗人府丞以下,凡三、四、五品京官,都引見,只有罷免沒有

升遷,前在層兒胡同時,隔壁學士奎光,便是引見體致的,這是一項;自五品以下,如

翰林、內閣、禦史大部.由各堂考基,分別一、二、三等,一等的放府道,從前如勞辛

階、易念園,今年如陳竹伯,都是京察一等,這是一項。

我自從到了禮都,比以前要忙些,恨不得有人幫忙理寓所中的瑣屑雜務。然而,家

中祖父有病,父親叔父都非常辛苦,弟弟們萬沒有來京城的道理。並且像溫甫在京城,

我再三勸說誘導,叫他回湖南,現在難道又重蹈覆轍,叫他北上。江氓樵以揀發去浙江

做官,補缺不知道什麼時候補上?我因溫弟臨別叮囑,薦鄧星階同岷樵往浙江。岷樵馬

上答應了。恰好徐芸渠請星階教書,星階立即去了徐家,說走秋天仍然往浙江依靠朗據,

江也答應了。

鄒墨林從河南來京城,意思想捐教,現任圓通觀,他的為人實在是誠實敬篤的君子。

袁漱六新正初旬,忽然吐了幾天的血,現在好了。黃正齋竟為禮部司員,很難為情。我

一切遵循對有嫌隙的人恭謹相待的態度,想破除隔閡,而他總免不了拘謹。我現在還沒

有換綠車呢,只添了一匹騾子,因為八天之中去圓明園一次,不能不養三匹牲口。不一

一寫了。兄國藩草。(道光二十九年二月初六日)

致諸弟·述奉旨為較射大臣

【原文】

澄侯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足下:

十月初二日接到澄弟八月廿六一書,具悉一切。是日又從岱云書內,見《南省題名

錄》,三弟皆不與選,為之悵喟!吾家系世積德,祖父及父叔二人,皆孝友仁厚,食其

報者,宜不止我一人,此理之可信也。吾邑從前鄧羅諸家,官階較大,其昆季子孫,皆

無相繼而起之人,此又事之不可必者。

吾近于官場,頗厭其繁俗,而無補于國計民生,惟勢之所處,求退不能。但願得諸

弟稍有進步,家中略有仰事之資,即思決志歸養,以行吾素。今諸弟科策略遲,而否在

此間,公私萬事叢集,無人幫照,每一思之,未嘗不作茫無畔岸之想也。

吾現已定計于明年八月,乞假歸省,後年二月還京,專待家中回信,詳明見示。今

年父親六十大壽,吾意不克在家叩祝,悚疚之至!十月四日,奉旨派作較射大臣;順天

武闈鄉試,于初五六馬箭,初七日步箭,初九十技勇,十一發榜,十二複命。此八日皆

八武闈,不克回寓,父親壽辰,並不能如往年辦面席以宴客也。然予既定計明年還家慶

壽,剛今年在京,即不稱必觴①,猶與吾多重逢一不王晉十之例相合。

家中分贈親族之錢,吾恐銀到太遲,難于換錢,故前次為書寄德六七叔祖,並辦百

折裙送叔曾祖母.現在廷芳宇尚起行,大約年底乃可到湖南;若曾希六陳體無二家,必

待照到,乃送錢來,則我家今年窘矣。

二家捐項,我在京其去京平足紋二百四十一兩大錢,若合南中漕平,則當二百三十

六兩五線。渠送錢若略少幾千,我家不必與之爭,蓋丁酉之冬,非來煤壟,則萬不能進

京也。明年春同,應寄家用之錢,乞暫以曾院捐項用之,我上半年只能寄鹿茸,下半年

乃再寄銀耳。《皇治經解》一書,不知取回否?若未取回,可令人去取;蓋此等書,諸

清弟略一涉獵,即擴見識,不宜較以贈人也。

明年小考,須進十干,大場又須送十千;此等錢家中有人分領、使是一家之祥瑞.

但澄弟須于在省城時,張羅此項,付各考者,乃為及時.京宮大小平安。紀澤兒已病兩

月,近日痊愈,今日已上書館矣。紀鴻兒極結實,聲音洪亮異常。仆婢輩皆守舊,同鄉

各家,亦皆無恙。鄒墨林尚在我家,張雨農闈藝甚佳,而不得售,近又已作文數首,其

更可畏愛也!書不詳盡,寫此畢,即赴武闈,十二始歸寓。余俟後報。國藩手草。(道

光二十九年十月初四日)

注釋

①觴:古代喝酒用的器具,此處引申為擺酒設宴。

【譯文】

澄候、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足下:

十月初二日,接到澄弟八月二十六日的信,知道一切。當天,又從岱云的信中,看

到了《湖南省題名錄),三位弟弟都沒有考上,真為你們感到喟歎!我家曆代積德,祖

父、父親、叔父,扶孝順父母、友愛兄弟、仁厚待人,得到回報的,應當不止我一個。

這個道理是可以相信的。我們家鄉從前鄧、羅各家,官都比較大,他的兄弟子孫,都沒

有相繼而起的人,這又是事情的不一定的一方面。

我在官場,很討厭官場的繁文縟節,庸俗虛偽,而對于國計民生並沒有補益。只是

處在這個位置上,想跳出來也不行。但願弟弟們稍有進步,家中略為有一點仰事父母的

資本,便想辭官歸家,我行我素。現在弟弟們科舉考試不得志,而我在這里,公私百忙,

萬事集中,沒有人幫忙;每一想到這里,未嘗沒有茫茫大海,看不見靠岸的地方的感覺。

我現在已決定在明年八月,請假探親。後年二月回京城,專等家中回信,詳明指示。

今年父親六十大壽,我竟不能在家叩頭祝壽,真是愧疚得無地自容!十月初四日,奉了

聖旨指派我為較射大臣。順天武考鄉試,于初五,初六考騎馬射箭,初七、初八步行射

箭,初九初十技勇,十一日發榜,十二日向基上複命。這八天都在考武場內,不能回南。

父親的壽辰,並不能如往年一樣辦面席宴帶客人。然而我既然已決定明年回家慶壽,那

今年在京城即使不請宴,還是和我們家鄉“重逢一不重晉十”的慣例相吻合。

家里分送親戚族人的錢,我怕銀子到得太遲,難以換錢,所以前次寫信給德六七叔

祖,並且辦了百折裙送叔曾祖母。現在廷芳宇還沒有動身,大約年底才可到湖南。如果

曾希六、除體元兩家,一定要等到拿到執照才進銀子來,那麼我家今年就窘迫了。

兩家捐官的款項,我在京城共支出京平足紋倉皇二百四十一兩六線(大約合南中糟

平銀二百三十六西五錢)。他們送錢如果略少幾千,家里不必和他爭,因為丁酉之冬,

沒有他的煤壟資助,兒子是萬萬不能進京城的。明年春天,應寄家里用度的鐵,請求暫

以曾、除兩家的捐官款項先用,我上半年只能寄鹿茸,下半年再寄銀茸。《皇清經解》

一書,不知道取回沒有?如沒有取回,可派專人去取,因這類書弟弟們略為涉獵一下,

便會增長見識,不適宜輕易送給別人。

明年小考,要送十千,大場又要送十千。這種錢家里有人分領,便是一家祥瑞。但

澄弟要在省城時,張羅這筆錢,付給考生,才算及時。京城家里大小平安。紀澤兒病了

兩個月,近日好了,今天已經上學了。紀鴻兒極結實,聲音洪亮非常。仆婢們都好。同

鄉各家,也都平安。鄒墨林還在我家。張雨農的兒子考試各科都學得很好,但卻沒有考

中,近來又做了幾篇文章,精神可嘉可畏!信寫得不詳細,寫完,馬上去武考場,十二

日才回家。其余下次再寫。國藩手草。(道光二十九年十月初四日)

致諸弟·喜聞九弟得優貢

【原文】

澄候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足下:

廿六日王如一朱梁七至營,接九月初二日家書,廿九日劉一彭四至營,又接十六日

家書,具悉一切。沅弟優貢喜信,此間廿三日彭山屺接家信,即已聞之。廿七日得左季

高書,始知其實,廿九日得家書乃詳也。沅弟寄信在省,業江西大營甚便,何以無一字

報平安耶?十月初當可回家,為父親叩祝大喜。各省優貢朝考,向例在明年五月:沅弟

可于明年春間進京,若由浙江一途,可便道由江西至大營兄處聚會。吾有書數十箱在京,

無人照管,沅弟此去,可經理一番。

自七月以來,否得聞家中事,有數件可為欣慰者:溫弟妻妾,皆有夢熊之兆,足慰

祖父母于九泉,一也。家中婦女,大小皆紡紗科布,聞已成六七機,諸子侄讀書尚不懶

惰,內外各有職業,二也。闔境①豐收,遠近無警,此間兵事平順,足安堂上老人之心,

三也,今又聞沅弟喜音,意吾家高曾以來,積澤甚長,後人食報,更當綿綿不盡。吾兄

弟年富力強,尤宜時時內省,處處反躬自責,勤儉忠厚。以承先而啟後,互相勉勵可也。

內湖水師,久未開仗,日日操練,夜在防守,頗為認真。周鳳山統領九江陸軍,亦

尚平安。李次青帶平江勇三千在蘇垣渡,去湖口縣十里,頗得該處士民歡心。茶陵州土

匪,聞審擾江西之蓮花廳,永新縣境內,吉安人心震動。頃已調平江勇六百五十人前往

剿辦,又派水師千人往吉防堵,河道或可保全。

余癬疾迄未愈,幸精神尚可支持。王如一等來,二十四日始到,余怒其太遲,令其

即歸,發途費九百六十文,家中不必加補,以為懶惰者戒,寬十在營住一個月,打發銀

六兩,途資四千。羅山于十四日克複崇陽後,尚無信來,羅研山兄于今日到營。紀澤紀

梁登九峰山詩,文氣俱順,且無猥瑣之氣,將來或皆可冀有成立也,余不一一。(咸豐

五年九月三日書于屏風水營)

【注釋】

①闔境:即全境。這里是家鄉。

【譯文】

澄侯、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足下:

二十六日,王如一,朱梁七到軍營,接九月初二日家信。二十九日,劉一、彭四到

營,又接十六日家信,知悉一切,沅弟優貢喜信,這邊二十三日彭山屺的家信里,就已

聽到。二十七日,得左宗棠的信,才知道實在情形。二十九日得家信,才詳細知道。沅

弟寄信到省,到江西大營很方便,為什麼沒有一個字報平安呢?十月初應當可以回家,

向父親叩問慶祝大喜。各省優貢朝考,慣例在明年五月。沅弟可在明年春間到京城,如

由浙江走,可順便由江西到大營長處聚會.我有書幾十箱在京城,無人照看,沅弟這次

去,可經理一番。

自七月以來,我聽到家里事,有幾件令人欣慰的:溫弟妻、妾,都有生男的喜兆,

足以安慰祖父母于九泉之下,這是一喜,家中婦女,大小都紡紗織布,聽說已完成六、

七機,子侄們讀書還不懶惰,內外各有職司,這是二喜;家鄉豐收,遠近沒有盜賊,我

這邊戰事平順,足以安慰堂上大人的心,這是三喜,現在又聽到沅弟的喜信,我想我家

從高、曾祖以來,積的德澤長久,後人得到的報償,更為應當綿綿不斷。我們兄弟年富

力強,尤其應該時刻自己反省自己,反躬自貴,勤儉忠厚,承先啟後,互相勉勵。

內湖水師,許久沒有打仗,天天操練,夜夜防守,很是認真。周鳳山統領九江陸軍,

也還平安。李次青帶平江士兵三干人在蘇垣渡,離湖口縣十里,很受那里士民的歡迎。

茶陵州的土匪,聽說逃竄到江西蓮花廳,永新縣境內,吉安人心震動,剛已調平江兵六

百五十人去剿辦,又派水師一千人往吉安堵擊防守,河道或者可以保全。

我的癬症沒有好,幸虧精神還可以支持。王如一等來,二十四日才到,我發脾氣說

他太遲了,叫他回去,發路費九百六十文,家里不必加錢給他,作為對懶惰的人的懲戒。

寬十在營里住了一個月,打發他六兩銀子,路費四千。羅山于十四日克複崇陽後,還沒

有信來。羅研山兄于今日到營。紀澤、紀梁登九峰山詩,文氣都順當,並且沒有猬瑣的

氣味,將來或許有點希望。其余不一一寫了。(咸豐五年九月三日書于屏風水管)

致九弟·為政切不可疏懶

【原文】

沅浦九弟左右:初七初八連接二信,具悉一切。亮一去時,信中記封有報銷折稿,

來信未經提及,或未得見耶?廿六早地孔轟倒城垣數丈,而未克成功;此亦如人之生死,

早遲時刻,自有一定,不可強也。總理即已接劄,則凡承上起下之公文,自不得不照申

照行,切不可似我疏懶,置之不理也。

余生平之失,在志大而才疏,有實心而乏實力,坐是百無一成。李去麟之長短,亦

頗與我相似,如將赴湖北,可失至余家一敘再往。潤公近頗綜核①名實,恐亦未必投洽

②無間也。

近日身體略好,惟回思曆年在外辦事,愆咎甚多,內省增咎。飲食起居,一切如常,

無窮廑念。今年若能為母親大人另覓一善地,教子便略有長進,則此右豁然暢適矣。弟

年紀較輕,精力略勝于我,此際正宜提起全力,早夜整刷,昔賢謂宜用猛火煮,慢火溫,

弟今正用猛火之時也。

李次青之才,實不可及,吾在外數年,獨覺慚對此人,弟可與之常通書信,一則稍

表余之歉憂,一則凡事可以請益。余京中書籍,承漱六專人取出,帶至江蘇松江府署中,

此後或易報回。書雖不可不看,弟此時以營務為重,則不宜常看書。凡人為一事,以專

而精,以紛而散。荀子稱“耳不兩聽而聰,目不兩視而明”,莊子稱“用志不紛,乃凝

于神。”皆至言也!(咸豐八年正月十一日)

【原文】

①綜核:綜合核查的意思。

②投洽:投契融洽的意思。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初七初八連接兩封信,知悉一切,亮一去的時候,信中記封有報銷折稿,來信也沒

有提到,或者沒有看見嗎?二十六日地道轟倒城牆幾丈,而沒有成功,這也像人的後死,

時間的是與遲,都有一定,不可勉強。總理既然已經接了劄,那麼凡屬承上起下的公文,

自然不得不照申照行,切不可以像我那樣疏忽懶惰,置之不理。

我生平的過失,是志大才疏,有實實在在的心願而缺乏實現心願的實力,一定會一

事無成。李云麟的長處和短處,也和我相似。如將去湖北,可到我家見面談談再去。潤

公近來也很注論綜合核查名與實,恐怕未必能夠融洽沒有隔閡。

近日身體略為好些。只是回想曆年在外面辦事,過錯和頗為內疚的事很多,自己反

躬自問,倍增愧疚。飲食起居,一切如常,不勞掛念。今年如果能與母親大人另外找一

塊好墳山,教育子侄略為有進步,現心里便暢快了。弟弟年紀比較輕,精力比我強,這

個時候最適合全力以赴,日夜整頓洗刷自己。過去的聖賢說的要用猛火煮,慢火溫,弟

弟現在正是用猛火攻的時候。

李次青的才能,實在趕不上,一方面稍微表示一下我的歉意,一方面遇什麼事情都

可向他請教。我在京城的書都承蒙瀨六派專人取出,帶到江蘇松江府署中,以後容易搬

回。書雖說不可以不看,弟弟現在以營務為重,不適合經常看書,凡屬一個做一件事,

要專一才能精到,如果專一,就不散顧。荀子說的是耳朵同時不聽兩件事就耳聰,眼睛

同時不看兩處就明白。莊子說的是集中心志不分散,就凝集成智慧,都是至理名言!

(咸豐八年正月十一日)

致九弟·述弟為政優于帶兵

【原文】

沅弟左右:昨信書就未發,初五在王六等歸,又接弟情,報撫州之複,他郡易而吉

安難。余固恐弟之焦灼也,一經焦躁,則心趣少佳,辦事不能妥善;余前年所以廢馳,

亦以焦躁故爾。總宜平心行氣,穩穩辦去。

余前言弟之職;以能戰為第一義,愛民第二,聯絡各營將士、各省富紳為第三。今

此天暑,因弟體素弱,如不能兼顧,則將聯絡一層稍為放松。即第二層亦可不必認真。

惟能戰一層,則刻不可懈。目下濠溝究有幾道?其不甚不可靠者,尚有幾段?下次詳細

見告。

九江修濠六道,寬深各二丈,吉安可仿為之否?弟保同知花翎,甚好甚好!將來克

複府城,自可保升太守,吾不以弟得官階為喜,喜弟之吏才更優于將才,將來或可勉作

循吏①,切實做幾件施澤于民之事,門戶之光也!阿兄之幸也!(咸豐八年五月初六日)

【注釋】

①循吏:清官。

【譯文】

沅弟左右:

昨天信寫好了沒有發。初五晚上王六等回來,又接到你的信,報告撫州克夏的消息,

說克複其他郡容易而克複吉安很難。我本來就怕弟弟焦急,人一焦躁,那心情就不好,

辦事便不能妥當。我前年之所以那麼廢馳,也是焦躁的緣故。總要平心靜氣,穩妥辦事。

我前次說弟弟的職責,以能戰斗為第一要義,愛民第二;聯絡各營將土、各省官紳

為第三。現在天氣暑熱,弟弟身體素來虛弱,如不能兼顧,那麼把聯絡這一點略為放松。

愛民也可不必認真。只有能戰斗一點,那是時刻不能放松的。現在濠溝究竟有幾道?其

中不可靠的還有幾段?下次來信詳細告訴我。

九江修壕溝六道,寬深各兩丈,吉安可照辦嗎?弟弟保了同知花翎,很好很好!將

來克複府城,自然還可以保升太守。我不因為弟弟得官階而高興,而喜歡弟弟做官吏的

才能過于帶兵的才能,將來或者可以做一個剛正廉明的官長,切實做幾件對老百姓有實

惠的事情,那是我曾家門戶的光榮,阿兄的幸運!(咸豐八年五月初六日)

致四弟·述堅守作戰之困難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此間軍事,四眼狗糾同五偽玉救援安慶,其打先峰者,已至集賢關,

九弟屢信皆言堅地後派,可保無虞,但能堅守十日半月之久,城中糧米必難再支,可期

克複矣。

徽州六屬俱平安,欠餉多者七個月,少者四五六月不等,幸軍心尚未渙散。江西省

城戒嚴,附近二三十里,處處皆賊,余派鮑軍往救。湖北之南岸,已無一賊,北岸德安

隨州等處,有金劉與成大吉三軍,必可口有起色。余癬疾未痊,日來天氣亢燥①,甚以

為苦;幸公事勉細能了,近日無積壓之弊。總督關防,監政印信,于初四日到營,余即

于初六日開用。

家中雇長沙園丁已到否?菜蔬茂盛否?諸子侄無傲氣否?傲為凶德,惰為衰氣,二

者皆敗家之道。戒惰莫如早起,戒傲莫如多走路,少坐轎。望弟留心儆戒,如聞我有傲

惰之處,亦寫信來規勸。(同治元年七月十四日)

【注釋】

①亢燥:極其干燥的意思。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這邊的軍事,四眼狗糾合五偽王教授安慶,他們充先鋒的,已到了集賢關,九弟幾

次來信都說堅守原來濠溝,可以保證沒有事。但能堅守十天半個月之久,城中糧食一定

難以支持,有希望攻克。

徽州六屬都平安,欠軍餉多的七個月,少的四、五、六個月不等,幸虧軍心還沒都

散。江西省城戒嚴,附近二、三十里,處處是敵。我派鮑軍去救。湖北南岸,已沒有一

個敵人。北岸德州、隨州等處,有金、劉與成大吉三軍,一定可以一天天有起色。我的

癬疾沒有好,近來天氣極其干燥,很不好受。幸虧公事勉強可以處理下來,沒有積壓的

公文。總督關防,鹽政印信,在初四送到營,我馬上在初六日啟用。

家里請的長沙園丁已到了嗎?菜蔬長得茂盛嗎?子侄們沒有傲氣嗎?傲是凶德,惰

是衰氣,二者都是敗家之道。戒惰沒有比早起更好的了,戒傲沒有比多走路,少坐轎更

好的了。希望弟弟留心儆戒。如聽到我有傲、惰的地方,也寫信來規勸。(同治元年七

月十四日)

致九弟·述兄弟同獲聖恩

【原文】

沅弟左右:陳棟之勇,除已至金桂三營外,尚有九營。吾昨令營務點名,共四千六

百余人,聞精壯者不甚多,可汰者占三分之一。余和撥二營與鮑春霆,撥一營與朱云岩,

以六營歸弟處。若果認去三分之一,則可挑存四營,其余或令全坐原船遣歸,或酌留數

百,作為余勇,聽弟裁度。

昨奉年終頒賞福字荷包食物之類,聞弟有一分,春霆亦有一分,此系特恩。吾兄弟

報國之道,總求實浮于名,勞浮于賞,才浮于事,從此三句切切實實做去,或者免于大

戾。(同治二年正月十三日)

【注釋】

①汰:即淘汰。

【譯文】

沅弟左右:

陳棟的兵,除已經到金陵三營以外,還有九營。我昨天命令營務處點名,共四千六

百多人,聽說精壯的不多,可以淘汰的占三分之一。我已下令調撥二營結鮑春霆,撥一

營給朱云岩,撥六營到弟弟那里。如果真正淘汰三分之一,那麼可以挑選保存四營,其

余的人,或者叫他們坐在原來的船遣送回家,或者酌情留下幾百,作為余勇,聽弟弟調

遣。

昨奉旨年終須賞福字荷包、食物之類,聽說弟弟有一份,春霆也有一份,這是特雖

恩典。我們兄弟報國之道,總求一個實際的超過虛浮的名聲,勤勞效命超過得到的獎賞,

才能超過實事,從這三個方面切切實實去做,或者可以免掉大禍。(同治二年正月十三

日)

致九弟·申請辭退一席

【原文】

沅弟左右:疏辭兩席一節,弟所說甚有道理;然處大位大權,而兼享大名,自古曾

有幾人?能善其末路者①,總須設法將權位二字,推讓少許,減去幾成,則晚節漸漸可

以收場耳。今因弟之所陳,不複專疏奏請,遇便仍附片申請;但能于兩席中辭退一席,

亦是一妙。

李世忠處,余抉予以一函,一則四壩卡訪請余派員經收,其銀錢仍歸渠用,一則渠

派人在西壩,封捆淮北之鹽,與搶奪無異,請其迅速停止,看渠如何回複?

本月接兩次家信,交來人帶寄弟閱。鼎三侄普讀書,大慰大慰!其眉宇本軒昂出群,

又溫弟郁抑過甚,必有稍伸之一日也。弟軍士氣甚旺,可喜!然軍中消息甚微,見以為

旺,即通驕機。老子云:“兩軍相對,哀者勝矣。”其義最宜體驗。(同治二年正月十

七日)

【注釋】

①能善其末路者:意思是要有一個好的結局或歸宿。

【譯文】

沅弟左右:

向皇上疏請求在兩個官位中辭去一個這件事,弟弟所說的很有道理。不過處大位大

權,而兼享大名的,自古以來有幾個人?要使有一叫百呼的結局,總要設法把權位二字,

推讓少許,減少幾成,那麼晚節慢慢可以收場.現在因弟弟的陳述,不再專門寫疏奏請,

遇到方便仍然附上一片去申請,只要能在兩席中辭退一席,也是大妙。

李世忠處,我准備去一信,一方面四鞏卡應歸我派員經收,銀錢仍舊歸他用。一方

面他派人在西坎,封捆淮北的鹽,與搶奪沒有兩樣,請他迅速停止,看他如何回複?

本月接兩次家信,交來人帶給你看。鼎三侄會讀書,很欣慰!他的眉宇間本來軒昂

出眾,而溫弟郁抑太厲害了,一定有稍微出頭的一天。弟弟的軍隊士氣旺盛,可喜!但

軍中消息很少,看上去很旺盛,是不是有點驕?老子說:“兩軍對抗,哀者勝”,這個

意思最要體會。(同治二年正月十七日)

致九弟·述讓紀瑞承蔭

【原文】

沅弟左右:左臂疼痛,不能伸縮,實深懸系,茲專人送膏藥三個與弟,即余去年貼

手臂而立愈者,可試貼之,有益無損也。拂意之事,接于耳目,不知果指何事?若與阿

兄是有不合則盡可不必拂郁;弟有大功于家,有大功于國,余豈有不感激不愛護之理?

余待希厚雪霆諸君,頗自覺仁讓兼至,豈有待弟反薄之理?惟有時與弟意趣不合,

弟之志事,頗近春夏發舒之氣,余之志事,頗近秋冬收嗇之氣。弟意以發舒而生機乃旺,

余意以收嗇而生機乃厚.平日最好昔人花未全開月未圓七字,以為借福之道,保泰之法,

莫精于此,曾屢次以此七字教誡春霆,不知與弟道及否?

星岡公昔年詩人,無論貴賤老小,純是一團和氣。獨對子孫諸侄,則嚴肅異常,遇

佳時令節,尤為凜凜不可犯。蓋亦具一種收嗇之氣,不使家中歡樂過節,流于放肆也,

余于弟營保舉銀錢軍械等事,每每稍示節制,亦猶本花未全開月末圓之義。至危迫之際,

則救焚拯溺,不複稍有所吝矣。弟意有不滿處,皆在此等上頭,故將余之襟懷揭出,俾

弟擇其疑而豁其郁①,此關一破,則余兄弟絲毫皆合矣。

再余此次應得一品蔭生,已于去年八月咨部,以紀瑞侄承蔭;因恐弟辭讓,故當時

僅告澄而本告弟也。將來瑞侄滿二十歲時,紀澤已三十矣。同去考蔭,同當部曹,若能

考到禦史,亦不失世家氣象。以弟于祖父兄弟宗族之河,竭力謁誠,將來後輩必有可觀。

目下小恙,斷不為害,但今年切不宜親自督隊耳。(同治二年正月十八日)

【注釋】

①擇其疑而豁其郁:意思指釋去疑團使憂郁的心情豁然開朗。

【譯文】

沅弟左右;

你左臂疼痛,不能伸縮,實在深深掛記。現專人送膏藥三個給你,就是去年我帖手

臂馬上就好的那種,可以試試,有益無害。你說不滿意的事經常聽到看到,不知所指什

麼?如果是與兄長意見間或有不合的地方,那盡可不必郁抑。弟弟有大功于家庭,有大

功于國家,我哪有感激不愛護的道理?

我對持希、厚、雪、霆幾位,頗能自覺做到仁讓兼至,哪有對待弟弟反而薄情的道

理?只是有時與弟弟的意見興趣不合,弟弟的志趣,接近于春夏發舒之氣,而我的志趣,

接近于秋冬收嗇之氣。弟弟的意思是認為只有既發才會生機旺盛,我的意思凡事收嗇反

而生機厚實。平日喜歡古人說的“花未全開月未圓”七個字,覺得惜福之道,保泰之法,

沒有比這句話更精當的了,曾經用這七個字教誡春霆,不知他和你說過沒有?

星岡全過去待人,不論貴賤老小,純粹是一團和氣,只有對待子孫侄輩,則嚴肅非

常,逢年過節,尤其凜然不可侵犯,也正是具有一種收嗇之氣,不使家中歡樂過節過得

太放肆了。我對于弟弟營里保舉銀錢軍械等事,經常要稍微節制一點,也好比本著“花

未全開月末國”的意思。到了危險急迫的時候,那麼救人于水深火熱之中,不再有什麼

吝嗇了。弟弟有不滿意的地方,都在這種危迫關頭,所以將我的心情揭示出來,使弟弟

釋去疑團而豁然開朗,這個關鍵一說破,那我們兄弟便沒有什麼不合之處了。

再者,我這次應得一品蔭生,已在去年八月咨部,以紀瑞侄承蔭.因恐怕弟弟辭讓,

所以當時只告訴了澄侯而沒有告訴你,將來瑞侄滿二十歲時,紀澤已三十歲,同去考蔭,

同當部曹,如能考取禦史,也不失世家氣象,以弟弟于祖父兄弟家族之間,竭力竭誠,

將來後輩一定有可觀的.眼前小病,決不為害,但今年決不適宜親自督隊.(同治二年

正月十八日)

致九弟·述紀梁宜承蔭

【原文】

沅弟左右:臂疼尚未大愈,至為縣念。然治之之法,只宜貼膏藥,不宜服水藥。余

日內當赴金陵看視,正月當成行也

嘗奉寄諭,知少荃為季弟請二品恤典傳,予諡建祠,一一允准,但未接閱諭旨耳。

陳棟之勇既好,甚慰甚慰!紀梁宜蔭一節,予亦思之再四,以其目未痊愈,讀書作字,

均難加功。弟且有功于家庭根本之地,不將為同氣之冠,亦為各族所罕①,質譜祖父在

天之靈,亦應如此。

九伏洲北渡之賊,果有若干?吾意尚以南岸為重;劉南云王峰臣兩軍,幸勿速調北

渡。蓋北岸守定安合無廬舒五城,此外均可挽救,南岸若失甯國,則不可救矣。(同治

二年正月廿七日)

【注釋】

①罕:罕見。

【譯文】

沅弟左右:

你右臂痛還沒有大好,很是掛念。然而治療方法,只適宜貼膏藥,不適宜吃水藥。

我近日當到金陵看看你,正月會動身。

常接家信,知少荃為季弟請二品恤典立傳予溢建祠,都一一批准,但沒有接到聖旨。

陳棟的士兵好,我很高興。紀梁宜蔭這件事,我也考慮了好久,因他眼睛沒有好,讀書

寫字,都難以用功。弟弟有功于家庭根本之地,不僅為同氣之冠,也為各族中罕見,就

是去問祖父在天之靈,也應該這樣。

九伏洲北渡的敵軍,到底有多少?我的意思還是以南岸為重要,劉南云、王峰臣兩

軍,最好不要馬上調他們北渡,因在北岸守定安、合、無廬、舒五城,其他的都可以挽

救。南岸如果失去甯國,那就不可救了。(同治二年正月二十七日)

致九弟·述奏議乃為臣之事

【原文】

沅弟左右:弟之謝恩折,尚可由安慶代作寫代遞,初膺①開府重任,心中如有欲說

之話,思自獻于君父之前者,盡可隨時陳奏,奏議是人臣最要之事,弟須加一番工夫。

弟文筆不患不說明,但患不簡潔,以後從簡當二字上著力。(同治二年四月初一日)

【注釋】

①膺;榮膺,榮任。

【譯文】

沅弟左右:

弟弟謝恩的折子,還可由安慶代作代寫代遞。這次榮膺開府重任,心中如有想說的

話,要貢獻在君父之前的,可隨時陳奏。奏議是做臣子的最重要的事情,弟弟要下一番

工夫,弟的文筆毛病不在不詳細明白,而是不簡潔,以後要在“簡”“當”二字上用力。

(同治二年四月初一日)

致九弟·不必再行辭謝

【原文】

沅弟左右:辭謝一事,本可渾渾言之①,但未收回成命,已請筱泉子密代弟與余各

擬一折矣,昨接弟咨,已換署新街,則不必再行辭謝。吾輩所最宜畏人敬慎者,第一則

以方寸為嚴師,其次則左右近習之人,如巡捕戈什幕府文案,及部下營哨官屬,又其次

乃畏清議。今業已換稱新銜,一切公文體制,為之一變,而又具疏辭官,已知其砂出于

至誠矣。

弟應奏之事,暫不必忙。左季帥奏專銜事之旨,厥後三個月始行拜疏;香琴巡撫及

侍郎後,除疏辭複秦二次後,至今未另賽事。弟非有要緊事件,不必專銜另奏,尋常報

仗,仍由余辦可也。(同治二年四月十六日)

【注釋】

①渾渾言之:含含糊糊說說的意思。

【譯文】

沅弟左右:

辭謝這件事,本來可以含糊說說,只求收回成命,已請筱泉、子密代替你和我各擬

了一個折子。昨天接到弟弟的公文,已換了新銜頭,那就不必再辭謝了。我們這些人最

適宜畏懼敬慎的,第一是以方寸為嚴師。其次是左右近習的人,如巡捕、戈什、幕府、

文案,以及部下營哨這些人。又其次是畏懼清議。現在已經換了新銜,一切公文體制,

便都為之一變,而又官奏疏辭官,便知道這不是出于至誠了。

弟弟應奏的事,暫時不必慌忙。左季帥奉專銜奏事的旨意,以後三個月才開始拜疏。

雪琴當巡撫及待郎以後,除了疏辭、複奏兩次,至今沒有另外奏事。弟弟除自非有緊要

事件,不必專銜另行奏告,平常報仗,仍由我辦。(同治二年四月十六日)

致九弟·戰事宜自具奏

【原文】

沅弟左右:專丁送信,具悉一切,所應複者,仍條列如左:

一、折稿皆軒爽條暢,盡可去得。余平日好讀東坡上神宗皇帝書,亦取其軒爽條暢,

弟可常常取閱,多閱數十遍,自然益我神智。譬如飲食,但得-般適口充腸,正不必求多

品也。金陵戰事,弟自行具奏亦可,然弟總以不常奏事為妥。凡督撫以多奏新事,不襲

故常露面。吾兄弟在此鼎盛之際,弟于此等處,可略退縮-步。

一、鮑軍仍須由大勝關進孝陵衛,決不可由下面繞來。待過中秋後,弟信一到,余

別咨鮑由南頭進兵。

一、弟驟添多管,與余平日規模不符;然賦勢窮蹙①之際,求合圍亦是正辦,余亦

不敢以弟策為非。惲中丞余曾保過,凡大臣密保人員,終身不宜提及一字,否則近于挾

長,的于市恩。此後余與湘中函牘,不敢多索餉項,以避挾長市恩之嫌。弟不宜求之過

厚,以避盡歡竭忠之嫌。

一、江西厘務,下半年當可略旺。然余統兵已近十萬,即半餉亦須三十萬,思之膽

寒。弟處米除每月三千石外,本日又解四千石矣。(同治二年七月廿三日)

【注釋】

①窮蹙:極其緊迫、窘迫。蹙:窘迫。

【譯文】

沅弟左右:

專人送來的信收到,知悉一切,所應該回複的,分條列于下面:

一、秦折稿子都氣軒文爽,有條理而又通暢,盡可以拿得出手。我平日喜歡東坡上

神宗皇帝書,也是覺得它氣軒文爽。弟弟可以常常看看,看它十幾遍,自然對自己的思

路大有幫助。好比飲食,只要有一樣菜合口味又能充饑,就不必要求許多菜了。金陵的

戰事,弟弟自行向皇上奏報也可以,但弟弟總以不常奏報為妥當。凡屬督撫一類官員以

為多奏報新事,不因襲常規是露臉面。我們兄弟在這鼎盛時期,弟弟對于這些事,可略

為退縮一步。

一、鮑軍仍舊要由大勝關進入孝陵衛,決不可由下面繞過來,等過了中秋,弟弟的

信一到,我另外能知鮑軍由南頭進兵。

一、弟弟一下子增加幾個營,與我平時的規模不符。然而敵人的勢頭下落的時候,

要求合圍是正該辦的,我也不敢說弟弟的策略不對。惲中丞我曾經保舉過他,凡屬大臣

密保人員,一輩子都不要提起。不然近于挾長,近于市恩于人。以後我與湘中丞牘,不

敢多索餉銀,避免挾長,市思的嫌疑。弟弟不適宜要求太厚。避免盡歡竭忠的嫌疑。

一、江西厘務,下半年可望略為旺盛。然而我統率的部隊已近十萬,就是發半餉也

要三十萬,想起來膽寒。弟弟那邊的大米除每月三千石以外,本日又解送四千石。(同

治二年七月二十三日)

致四弟·兄弟同蒙封爵

【原文】

澄弟左右:

初十日接牽恩旨,余蒙封侯爵,太子太保,沅蒙封伯爵,太子少保,均賞雙眼花翎。

沅部李臣典子爵,蕭孚泗男爵,殊思異數,萃①地一門。祖宗積累陰德,吾輩食此重祿。

感激之余,彌增歉悚!

沅弟至六月甚辛苦,近日濕毒,十愈其七,初十十一十二等日戲酒宴客,每日百余

席;況應酬周到,不以為苦,諺稱人逢喜事精神爽,其信然歟?余擬于七月下旬回皖,

九月再來金陵,十一月舉行江南鄉試。沅弟擬九十月回籍,各營應撤二萬人,遣資尚無

著也。(同治七年五月十四日)

【注釋】

①萃:同“集”。集中,聚集。

【譯文】

澄弟左右:

初十日接到聖上的思旨,我承蒙皇上的恩寵封了侯爵,太子太保,沅弟承蒙封了伯

爵,太子少保,都賞雙眼花翎。沅弟部下李臣典封了子爵,蕭孚泗封了男爵,這麼特殊

的思典集中在一門。祖宗積累的明德,我們得到這麼重的福祿,感激之余,更增添歉責

和俱悚!

沅弟到六月很辛苦,近日濕毒,好了十分之七。初十、十一、十二等日,演戲、宴

客,每天一百多桌,沅弟應酬周到,並且不認為辛苦,這是俗話說的“人逢喜事精神爽”,

果真如此。我准備七月下旬回安徽,九月再來金陵,十一月舉行江南鄉試。沅弟准備在

九、十月回家,各營要撤二萬人,遣送費還沒有著落。(同治七年五月十四日)

致四弟九弟·述應詔面陛之策

【原文】

沅澄弟左右:初二接奉寄諭,飭沅弟迅速進京陛見,茲用排單恭祿諭旨,咨至弟處。

上年十二月,溫齋先生力言京師上大夫于沅弟毫無間言,余呂知不久必有諭旨片召,特

不料有如是之速。余抉于日複奏一次,言弟所患夜不成寐之病,尚未痊愈,趕緊調理,

一俟稍痊,即行進京,一面函商臣弟國荃,今將病狀詳細陳明云云。沅弟奉旨後,望作

一折,寄至金陵,附余發折之便更奏。

余意不寐屢醒之症,總由元二年用心太過,肝家亦暗暗受傷。必須在家靜養一年或

右奏效,明春再行出山,方為妥善。若此再後有諭旨來催,亦須稍能成寐,乃可應詔急

出,不審兩弟之意,以為何如?筱荃來撫吾湘,諸事尚不至在有更張,惟次山以微罪去

官,令人悵悵①!沅弟前函有長沙之行,想正值移宮換羽之際,難為情也。(同治六年

三月初四日)

【注釋】

①悵悵:惆悵。心有所失的意思。

【譯文】

澄弟、沅弟左右:

初二接到朝廷的通知,令沅弟迅速進京陛見皇上。現用排單恭敬的抄碌諭旨,發到

弟弟處。去年十二月,韞齋先生一再聲明京城士大夫對沅弟沒有說過一句壞話,我便知

道不久一定有諭旨的征召,但沒有料到這麼快。我准備在日內複奏一次,說弟弟得了晚

上睡覺不著的毛病,還沒有完全好,正在調理,等他略為好轉,馬上進京。同時發言與

臣下弟弟荃商量,叫他將病情詳細陳述。沅弟奉了旨意後,希望寫一折子,寄到金陵,

附在我發折一起複奏。

我的意思,睡不著,老醒來的病,都是因為元年二年用心太過份,肝髒也暗暗受傷,

必須在家里靜養一年,或者可以收到效果。明年再行出山,才算妥善,如果再有諭旨來

催,也要略為可以安睡了,才可以應詔急出。不知兩位弟弟的意見以為如何?如果筱荃

出任湖南巡撫,諸事還不至于有大的改變。只是次山因小罪丟掉了烏紗帽,令人惆悵!

沅弟上次信中說有長沙之行,我想正在移宮換羽的時候,難為情啊!(同治六年三月初

四日)

上篇:六 為政篇(1)    下篇:七 用人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