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第二幕   
  
第二幕

第一場羅馬。皇宮前

艾倫上。

艾倫

現在塔摩拉已經登上了俄林波斯的峰巔,命運的箭鏃再也不會傷害她;她高踞寶座,不受震雷閃電的襲擊,臉色慘白的嫉妒不能用威脅加到她的身上。正像金色的太陽向清晨敬禮,用它的光芒鍍染海洋,駕著耀目的云車從黃道上疾馳飛過,高聳云霄的山峰都在它的俯瞰之下;塔摩拉也正是這樣,人世的尊榮聽候著她的智慧的使喚,正義在她的顰蹙之下屈躬顫栗。那麼,艾倫,鼓起你的勇氣,現在正是你攀龍附鳳的機會。你的主後已經長久成為你的俘虜,用色欲的鎖鏈鐐銬她自己,被艾倫的魅人的目光緊緊捆束,比縛在高加索山上的普羅密修斯更難脫身;你只要抱著向上的決心,就可以升到和她同樣高的位置。脫下奴隸的服裝,擯棄卑賤的思想!我要大放光輝,滿身戴起耀目的金珠來,侍候這位新膺恩命的皇後。我說侍候嗎?不,我要和這位女王,這位女神,這位仙娥,這位妖婦調情;她將要迷惑羅馬的薩特尼納斯,害得他國破身亡。噯喲!這是一場什麼風暴?

狄米特律斯及契倫爭吵上。

狄米特律斯

契倫,你年紀太輕,智慧不足,禮貌全無,不要來妨礙我的好事。

契倫

狄米特律斯,你總是這樣蠻不講理,想用恐嚇的手段壓倒我。難道我比你小了一兩歲,人家就會把我瞧不上眼,你就會比我更幸運嗎?我也和你一樣會向我的愛人獻殷勤,為什麼我就不配得到她的歡心?瞧吧,我的劍將要向你證明我對于拉維妮婭的熱情。

艾倫

打!打!這些情人們一定要大鬧一場哩。

狄米特律斯

嘿,孩子,雖然我們的母親一時糊塗,給你佩帶了一柄跳舞用的小劍,你卻會不顧死活,用它來威嚇你的兄長嗎?算了吧,把你的玩意兒藏在鞘里,等你懂得怎樣使劍的時候再拔出來吧。

契倫

你不要瞧我沒有本領,我要讓你看看我的勇氣。

狄米特律斯

哦,孩子,你居然變得這樣勇敢了嗎?(二人拔劍。)

艾倫

噯喲,怎麼,兩位王子!你們怎麼敢在皇宮附近揮刀弄劍,公然爭吵起來?你們反目的原因我完全知道;即使有人給我百萬黃金,我也不願讓那些對于這件事情最有關系的人知道你們為什麼發生爭執;你們的母後也決不願在羅馬的宮廷里被人恥笑。真好意思,還不把劍收起來!

狄米特律斯

不,我非得把我的劍插進他的胸膛,把他在這兒侮辱我的不遜之言灌進他自己的咽喉里去,決不罷手。

契倫

我已經完全准備好了,你這滿口狂言的懦夫,你只會用一條舌頭嚇人,卻不敢使用你的武器。

艾倫

快走,別鬧了!憑著好戰的哥特人所崇拜的神明起誓,這一場無聊的爭吵要把我們一起都毀了。唉,哥兒們,你們沒有想到侵害一位親王的權利,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嗎?嘿!難道拉維妮婭是一個放蕩的淫婦,巴西安納斯是一個下賤的庸夫,會容忍你們這樣爭風吃醋而恬不為意,不向你們報複問罪嗎?少爺們,留心點吧!皇後要是知道了你們爭吵的原因,看她不把你們罵得狗血噴頭。

契倫

我不管,讓她和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什麼也不顧的;我愛拉維妮婭勝于整個的世界。

狄米特律斯

小子,你還是去選一個次一點兒的吧;拉維妮婭是你兄長看中的人。

艾倫

噯喲,你們都瘋了嗎?難道你們不知道在羅馬,人們是不能容忍情敵存在的嗎?我告訴你們,兩位王子,你們這樣簡直是自己找死。

契倫

艾倫,為了得到我所心愛的人,叫我死一千次都願意。

艾倫

得到你所心愛的人!怎麼得到?

狄米特律斯

這有什麼奇怪!她是個女人,所以可以向她調情;她是個女人,所以可以把她勾搭上手;她是拉維妮婭,所以非愛不可。嘿,朋友!磨夫數不清磨機旁邊滾過的流水;從一個切開了的面包里偷去一片是毫不費事的。雖然巴西安納斯是皇帝的兄弟,比他地位更高的人也曾戴過綠頭巾。

艾倫

(旁白)嗯,這句話正好說在薩特尼納斯身上。

狄米特律斯

那麼一個人只要懂得怎樣用美妙的言語、風流的儀表、大量的饋贈,就能獵取女人的心,他為什麼還要失望呢?嘿!你不是常常射中了一頭母鹿,當著看守人的面前把她捉了去嗎?

艾倫

啊,這樣看來,你們還是應該乘人不備,把她搶奪過來的好。

契倫

嗯,要是這樣可以使我們達到目的的話。

狄米特律斯

艾倫,你說得不錯。

艾倫

那麼你們為什麼要吵個不休呢?聽著,聽著!你們難道都是傻子,為了這些事情而互相鬧起來嗎?照我的意思,與其兩敗俱傷,還是大家沾些實惠的好。

契倫

說老實話,那在我倒也無所謂。

狄米特律斯

我也不反對,只要我自己也有一份兒。

艾倫

真好意思,趕快和和氣氣的,同心合作,把你們所爭奪的人兒拿到手再說吧;為了達到你們的目的,這是唯一的策略;你們必須抱定主意;既然事情不能完全適如你們的願望,就該在可能的范圍以內實現你們的企圖。讓我貢獻你們這一個意見:這一位拉維妮婭,巴西安納斯的愛妻,是比魯克麗絲更為貞潔的;與其在無望的相思中熬受著長期的痛苦,不如采取一種干脆爽快的行動。我已經想到一個辦法了。兩位王子,明天有一場盛大的狩獵,可愛的羅馬女郎們都要一顯身手;森林中的道路是廣闊而寬大的,有許多人跡不到的所在,適宜于暴力和奸謀的活動。你們選定了這麼一處地方,就把這頭嬌美的小鹿誘到那里去,要是不能用言語打動她的心,不妨用暴力滿足你們的願望;只有這一個辦法可以有充分的把握。來,來,我們的皇後正在用她天賦的智慧,一心一意地計劃著複仇的陰謀,讓我們把我們想到的一切告訴她,她是決不容許你們同室操戈的,一定會供給我們一些很好的意見,使你們兩人都能如願以償。皇帝的宮廷像流言蜚語之神的殿堂一樣,充滿著無數的唇舌耳目,樹林卻是冷酷無情,不聞不見的;勇敢的孩子們,你們在那里說話,動武,試探你們各人的機會吧,在蔽天的濃蔭之下,發泄你們的情欲,從拉維妮婭的肉體上享受銷魂的喜悅。

契倫

小子,你的主見很好,不失為一個痛快的辦法。

狄米特律斯

不管良心上是不是過得去,我一定要找到這一個清涼我的欲焰的甘泉,這一道鎮定我的情熱的靈符。哪怕要深入地府,渡過冥河,我也情願。(同下。)

第二場森林

內號角及獵犬吠聲。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率從獵者及瑪克斯、路歇斯、昆塔斯、馬歇斯等同上。

泰特斯

獵人已經准備出發,清晨的天空泛出魚肚色的曙光,田野間播散著芳香,樹林是綠沉沉的一片。在這兒放開獵犬,讓它們吠叫起來,催醒皇上和他的可愛的新娘,用號角的和鳴把親王喚起,讓整個宮廷都震響著回聲。孩子們,你們要小心侍候皇上;昨天晚上我睡夢不安,可是黎明又鼓起我新的歡悅。(獵犬群吠,號角齊鳴。)

薩特尼納斯、塔摩拉、巴西安納斯、拉維妮婭、狄米特律斯、契倫及侍從等上。

泰特斯

陛下早安!娘娘早安!我答應陛下用獵人的合奏樂把你們喚醒的。

薩特尼納斯

你奏得很賣力,將軍;可是對于新婚的少婦們,未免早得太煞風景了。

巴西安納斯

拉維妮婭,你怎麼說?

拉維妮婭

我說不;我已經完全清醒兩個多時辰了。

薩特尼納斯

那麼來,備起馬匹和車子來,我們立刻出發打獵去。(向塔摩拉)禦妻,現在你可以看看我們羅馬人的打獵了。

瑪克斯

陛下,我有幾頭猛犬,善于搜逐最勇壯的豹子,攀登最峻峭的山崖。

泰特斯

我有幾匹好馬,能夠絕塵飛步,像燕子一樣掠過原野,追蹤逃走的野獸。

狄米特律斯

(旁白)契倫,我們不用犬馬打獵,我們的目的只是要捉住一頭嬌美的小鹿。(同下。)

第三場森林中之僻靜部分

艾倫持黃金一袋上。

艾倫

聰明的人看見我把這許多金子埋在一株樹下,自己將來永遠沒有享用它的機會,一定以為我是個沒有頭腦的傻瓜。讓這樣瞧不起我的人知道,這一堆金子是要鑄出一個計策來的,要是這計策運用得巧妙,可以造成一件非常出色的惡事。躺著,好金子,讓那得到這一筆從皇後的寶箱中取得施舍的人不得安甯吧。(埋金。)

塔摩拉上。

塔摩拉

我的可愛的艾倫,萬物都在誇耀著它們的歡樂,你為什麼郁郁不快呢?小鳥在每一株樹上吟唱歌曲;花蛇卷起了身體安眠在溫和的陽光之下;青青的樹葉因涼風吹過而顫動,在地上織成了縱橫交錯的影子。在這樣清靜的樹蔭底下,艾倫,讓我們坐下來;當饒舌的回聲仿效著獵犬的長-,向和鳴的號角發出尖銳的答響,仿佛有兩場狩獵正在同時進行的時候,讓我們坐著傾聽他們嘶叫的聲音。正像狄多和她的流浪的王子受到暴風雨的襲擊,躲避在一座秘密的山洞里一樣,我們也可以彼此擁抱在各人的懷里,在我們的游戲完畢以後,一同進入甜蜜的夢鄉;獵犬、號角和婉轉清吟的小鳥,合成了一闋催眠的歌曲,撫著我們安然睡去。

艾倫

娘娘,雖然金星主宰著你的欲望,我的心卻為土星所占領②。我的凝止的眼睛、我的靜默、我的陰沉的憂郁、我的根根豎起的蓬松的頭發,就像展開了身體預備咬人的毒蛇一樣,這些都表示著什麼呢?不,娘娘,這些不是情欲的征兆;殺人的惡念藏在我的心頭,死亡握在我的手里,流血和複仇在我的腦中震蕩。聽著,塔摩拉,我的靈魂的皇後,你的懷抱便是我的靈魂的歸宿,它不希望更有其他的天堂;今天是巴西安納斯的末日,他的菲羅墨拉③必須失去她的舌頭,你的兒子們將要破壞她的貞操,在巴西安納斯的血泊中洗手。你看見這封信嗎?這里面藏著惡毒的陰謀,請你把它收起來交給那皇帝。不要多問,有人看見我們了;這兒來了一雙我們安排捕捉的獵物,他們還沒有想到他們生命的毀滅就在眼前。

塔摩拉

啊!我的親愛的摩爾人,你是我的比生命更可愛的人兒。

艾倫

不要說下去啦,大皇後;巴西安納斯來了。你先找一些借口,跟他拌起嘴來;我就去找你的兒子來幫你吵架。(下。)

巴西安納斯及拉維妮婭上。

巴西安納斯

什麼人在這兒?羅馬的尊嚴的皇後,沒有一個侍從衛護她嗎?或者是狄安娜女神摹仿著她的裝束,離開天上的樹林,到這里的林中來參觀我們的狩獵嗎?

塔摩拉

好大膽的狂徒,竟敢窺探我的私人的行動!要是我有像人家所說狄安娜所有的那種力量,我就要立刻叫你的頭上長起角來,變成一只鹿,讓獵犬把你追逐,你這無禮的莽撞鬼!

拉維妮婭

恕我說句話,好娘娘,人家都在疑心您跟您那摩爾人正在作什麼實驗,要替什麼人安上角去呢。喬武保佑尊夫,讓他今天不要被他的獵犬追逐!要是它們把他當作了一頭公鹿,那可糟啦。

巴西安納斯

相信我,娘娘,您那黑奴已經使您的名譽變了顏色,像他身體一樣汙穢可憎了。為什麼您要擯斥您的侍從,降下您的雪白的駿馬,讓一個野蠻的摩爾人陪伴著您跑到這一個幽僻的所在,倘不是因為受著您的卑劣的欲念的引導?

拉維妮婭

因為你們的好事被我們打散了,無怪您要嗔罵我的丈夫無禮啦。來,我們走吧,讓她去和她的烏鴉一般的愛人盡情作樂;這幽谷是一個再適當不過的地方。

巴西安納斯

我的皇兄必須知道這件事情。

拉維妮婭

啊,這些敗行他早該知道的了。好皇帝,竟遭到這樣重大的恥辱!

塔摩拉

為什麼我要忍受你們這樣的侮蔑呢?

狄米特律斯及契倫上。

狄米特律斯

怎麼,親愛的母後!您的臉上為什麼這樣慘淡失色?

塔摩拉

你們想想我應不應該臉色慘淡?這兩個人把我騙到了這個所在,一個荒涼可憎的幽谷!你們看,雖然是夏天,這些樹木卻是蕭條而枯瘦的,青苔和寄生樹侵蝕了它們的生機;這兒從來沒有太陽照耀;這兒沒有生物繁殖,除了夜梟和不祥的烏鴉。當他們把這個可怕的幽谷指點給我看的時候,他們告訴我,這兒在沉寂的深宵,有一千個妖魔、一千條咝咝作聲的蛇、一萬只臃腫的蛤蟆,一萬只刺-,同時發出驚人的、雜亂的叫聲,無論什麼人聽見了,不是立刻發瘋就要當場嚇死。他們告訴了我這樣可怕的故事以後,就對我說,他們要把我縛在一株陰森的杉樹上,讓我在這種恐怖之中死去;于是他們稱我為萬惡的淫婦,放蕩的哥特女人,和一切諸如此類凡是人們耳中所曾經聽見過的最惡毒的名字;倘不是神奇的命運使你們到這里來,他們早就向我下這樣的毒手了。你們要是愛你們母親的生命,快替我複仇吧,否則從此以後,你們再也不能算是我的孩子了。

狄米特律斯

這可以證明我是你的兒子。(刺巴西安納斯。)

契倫

這一劍直中要害,可以證明我的本領。(刺巴西安納斯,巴西安納斯死。)

拉維妮婭

啊,來,妖婦!不,野蠻的塔摩拉,因為只有你自己的名字最能夠表現你惡毒的天性。

塔摩拉

把你的短劍給我;你們將要知道,我的孩子們,你們的母親將要親手報複仇恨。

狄米特律斯

且慢,母親,我們還不能就讓她這樣死了;先把谷粒打出,然後再把稻草燒去。這丫頭自負貞潔,膽敢沖撞母後,難道我們就讓她帶著她的貞潔到她的墳墓里去嗎?

契倫

要是讓她這樣清清白白地死去,我甯願自己是一個太監。把她的丈夫拖到一個僻靜的洞里,讓他的尸體作為我們縱欲的枕墊吧。

塔摩拉

可是當你們采到了你們所需要的蜜汁以後,不要放這黃蜂活命;她的刺會傷害我們的。

契倫

您放心吧,母親,我們決不留著她來危害我們。來,娘子,現在我們要用強力欣賞欣賞您那用心保存著的貞潔了。

拉維妮婭

啊,塔摩拉!你生著一張女人的面孔——

塔摩拉

我不要聽她說話;把她帶下去!

拉維妮婭

兩位好王子,求求她聽我說一句話。

狄米特律斯

聽著,美人兒。母親,她的流淚便是您的光榮;但願她的淚點滴在您的心上,就像雨點打在無情的頑石上一樣。

拉維妮婭

乳虎也會教訓起它的母親來了嗎?啊!不要學她的殘暴;是她把你教成這個樣子;你從她胸前吮這是吸的乳汁都變成了石塊;當你哺乳的時候,你的凶惡的天性已經鍛成了。可是每一個母親不一定生同樣的兒子;(向契倫)你求求她顯出一點女人的慈悲來吧!

契倫

什麼!你要我證明我自己是一個異種嗎?

拉維妮婭

不錯!烏鴉是孵不出云雀來的。可是我聽見人家說,獅子受到慈悲心的感動,會容忍它的尊嚴的腳爪被人剪去;唉!要是果然有這樣的事,那就好了。有人說,烏鴉常常撫育被遺棄的孤雛,卻讓自己的小鳥在巢中挨餓;啊!雖然你的冷酷的心不許你對我這樣仁慈,可是請你稍微發一點憐憫吧!

塔摩拉

我不知道憐憫是什麼意思;把她帶下去!

拉維妮婭

啊,讓我勸導你!看在我父親的面上,他曾經在可以把你殺死的時候寬宥了你的生命,不要固執,張開你的聾了的耳朵吧!

塔摩拉

即使你自己從不曾得罪過我,為了他的緣故,我也不能對你容情。記著,孩子們,我徒然拋擲了滔滔的熱淚,想要把你們的哥哥從羅馬人的血祭中間拯救出來,卻不能使凶惡的安德洛尼克斯改變他的初衷。所以,把她帶下去,盡你們的意思蹂躪她;你們越是把她作踐得痛快,我越是喜愛你們。

拉維妮婭

塔摩拉啊!願你被稱為一位仁慈的皇後,用你自己的手就在這地方殺了我吧!因為我向你苦苦哀求的並不是生命,當巴西安納斯死了以後,可憐的我活著也就和死去一般了。

塔摩拉

那麼你求些什麼呢?傻女人,放了我。

拉維妮婭

我要求立刻就死;我還要求一件女人的羞恥使我不能出口的事。啊!不要讓我在他們手里遭受比死還難堪的沾辱;請把我丟在一個汙穢的地窟里,永不要讓人們的眼睛看見我的身體;做一個慈悲的殺人犯,答應我這一個要求吧!

塔摩拉

那麼我就要剝奪我的好兒子們的權利了。不,讓他們在你的身上滿足他們的欲望吧。

狄米特律斯

快走!你已經使我們在這兒等得太久了。

拉維妮婭

沒有慈悲!沒有婦道!啊,禽獸不如的東西,全體女性的汙點和仇敵!願地獄——

契倫

哼,那麼我可要塞住你的嘴了。哥哥,你把她丈夫的尸體搬過來;這就是艾倫叫我們把他掩埋的地窟。(狄米特律斯將巴西安納斯尸體擲入穴內;狄米特律斯、契倫二人拖拉維妮婭同下。)

塔摩拉

再會,我的孩子們;留心不要放她逃走。讓我的心頭永遠不知道有愉快存在,除非安德洛尼克斯全家死得不留一人。現在我要去找我的可愛的摩爾人,讓我的暴怒的兒子們去攀折這一枝敗柳殘花。(下。)

艾倫率昆塔斯及馬歇斯同上。

艾倫

來,兩位公子,看誰走得快,我立刻就可以帶領你們到我看見有一頭豹子在那兒熟睡的洞口。

昆塔斯

我的眼光十分模糊,不知道是什麼預兆。

馬歇斯

我也這樣。說來慚愧,我真想停止打獵,找個地方睡一會兒。(失足跌入穴內。)

昆塔斯

什麼!你跌下去了嗎?這是一個什麼幽深莫測的地穴,洞口遮滿了蔓生的荊棘,那葉子上還染著一滴滴的鮮血,像花瓣上的朝露一樣新鮮?看上去這似乎是一處很危險的所在。說呀,兄弟,你跌傷了沒有?

馬歇斯

啊,哥哥!我碰在一件東西上碰傷了,這東西瞧上去真叫人觸目驚心。

艾倫

(旁白)現在我要去把那皇帝帶來,讓他看見他們在這里,他一定會猜想是他們兩人殺死了他的兄弟。(下。)

馬歇斯

你為什麼不搭救搭救我,幫助我從這邪惡的血汙的地穴里出來?

昆塔斯

一陣無端的恐懼侵襲著我,冷汗濕透了我的顫栗的全身;我的眼前雖然一無所見,我的心里卻充滿了驚疑。

馬歇斯

為了證明你有一顆善于預測的心,請你和艾倫兩人向這地穴里望一望,就可以看見一幅血與死的可怖的景象。

昆塔斯

艾倫已經走了;我的惻隱之心使我不忍觀望那在推測之中已經使我顫栗的情狀。啊!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我從來不曾像現在一樣孩子氣,害怕著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馬歇斯

巴西安納斯殿下僵臥在這可憎的黑暗的飲血的地穴里,知覺全無,像一頭被宰的羔羊。

昆塔斯

地穴既然是黑暗的,你怎麼知道是他?

馬歇斯

在他的流血的手指上帶著一枚寶石的指環,它的光彩照亮了地窟的全部;正像一支墓穴里的蠟燭一般,它照出了已死者的泥土色的臉,也照見了地窟里凌亂的一切;當皮拉摩斯躺在處女的血泊中的晚上,那月亮的顏色也是這麼慘淡的。啊,哥哥!恐懼已經使我失去力氣,要是你也是這樣,趕快用你無力的手把我拉出了這個吃人的洞府,它像一張噴著妖霧的魔口一樣可怕。

昆塔斯

把你的手伸上來給我抓住了,好讓我拉你出來,否則因為我自己也提不起勁兒,怕會翻下了這個幽深的黑洞,可憐的巴西安納斯的墳墓里去。我沒有力氣把你拉上洞口。

馬歇斯

沒有你的幫助,我也沒有力氣爬上來。

昆塔斯

再把你的手給我;這回我倘不把你拉出洞外,拚著自己也跌下去,再不松手了。(跌入穴內。)

艾倫率薩特尼納斯重上。

薩特尼納斯

跟我來;我要看看這兒是個什麼洞,跳下去的是個什麼人。喂,你是什麼人,跳到這個地窟里去?

馬歇斯

我是老安德洛尼克斯的倒黴的兒子,在一個不幸的時辰被人帶到這里來時,發現你的兄弟巴西安納斯已經死了。

薩特尼納斯

我的兄弟死了!我知道你在開玩笑。他跟他的夫人都在這獵場北首的茅屋里,我在那里離開他們還不到一小時呢。

馬歇斯

我們不知道您在什麼地方看見他們好好地活著;可是唉!我們卻在這里看見他死了。

塔摩拉率侍從及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路歇斯同上。

塔摩拉

我的皇上在什麼地方?

薩特尼納斯

這兒,塔摩拉;重大的悲哀使我痛不欲生。

塔摩拉

你的兄弟巴西安納斯呢?

薩特尼納斯

你觸到了我的心底的創痛;可憐的巴西安納斯躺在這兒被人謀殺了。

塔摩拉

那麼我把這一封致命的書信送來得太遲了,(以一信交薩特尼納斯)這里面藏著造成這一幕出人意外的悲劇的陰謀;真奇怪,一個人可以用滿臉的微笑,遮掩著這種殺人的惡意。

薩特尼納斯

“萬一事情決裂,好獵人,請你替他掘下墳墓;我們說的是巴西安納斯,你懂得我們的意思。在那覆罩著巴西安納斯葬身的地穴的一株大樹底下,你只要撥開那些荨麻,便可以找到你的酬勞。照我們的話辦了,你就是我們永久的朋友。”啊,塔摩拉!你聽見過這樣的話嗎?這就是那個地穴,這就是那株大樹。來,你們大家快去給我搜尋那殺死巴西安納斯的獵人。

艾倫

啟稟陛下,這兒有一袋金子。

薩特尼納斯

(向泰特斯)都是你生下這一對狼心狗肺的孽畜,把我的兄弟害了。來,把他們從這地穴里拖出來,關在監牢里,等我們想出一些聞所未聞的酷刑來處置他們。

塔摩拉

什麼!他們就在這地穴里嗎?啊,怪事!殺了人這麼容易就發覺了!

泰特斯

陛下,讓我這軟弱的雙膝向您下跪,用我不輕易拋擲的眼淚請求這一個恩典:要是我這兩個罪該萬死的逆子果然犯下了這樣重大的罪過,要是有確實的證據證明他們的罪狀——

薩特尼納斯

要是有確實的證據!事實還不夠明白嗎?這封信是誰找到的?塔摩拉,是你嗎?

塔摩拉

安德洛尼克斯自己從地上拾起來的。

泰特斯

是我拾起來的,陛下。可是讓我做他們的保人吧;憑著我的祖先的墳墓起誓,他們一定隨時聽候著陛下的傳喚,准備用他們的生命洗刷他們的嫌疑。

薩特尼納斯

你不能保釋他們。跟我來;把被害者的尸體抬走,那兩個凶手也帶了去。不要讓他們說一句話;他們的罪狀已經很明顯了。憑著我的靈魂起誓,要是人間有比死更痛苦的結局,我一定要叫他們嘗嘗那樣的滋味。

塔摩拉

安德洛尼克斯,我會向皇上說情的;不要為你的兒子們擔憂,他們一定可以平安無事。

泰特斯

來,路歇斯,來;快走,別跟他們說話了。(各下。)

第四場森林的另一部分

狄米特律斯、契倫及拉維妮婭上;拉維妮婭已遭奸汙,兩手及舌均被割去。

狄米特律斯

現在你的舌頭要是還會講話,你去告訴人家誰奸汙你的身體,割去你的舌頭吧。

契倫

要是你的斷臂還會握筆,把你心里的話寫了出來吧。

狄米特律斯

瞧,她還會做手勢呢。

契倫

回家去,叫他們替你拿些香水洗手。

狄米特律斯

她沒有舌頭可以叫,也沒有手可以洗,所以我們還是讓她靜悄悄地走她的路吧。

契倫

要是我處于她的地位,我一定去上吊了。

狄米特律斯

那還要看你有沒有手可以幫助你在繩上打結。(狄米特律斯、契倫同下。)

瑪克斯上。

瑪克斯

這是誰,跑得這麼快?是我的侄女嗎?侄女,跟你說一句話;你的丈夫呢?要是我在做夢,但願我所有的財富能夠把我驚醒!要是我現在醒著,但願一顆行星毀滅我,讓我從此長眠不醒!說,溫柔的侄女,哪一只凶狠無情的毒手砍去了你身體上的那雙秀枝,那一對可愛的裝飾品,它們的柔蔭的環抱,是君王們所追求的溫柔仙境?為什麼不對我說話?噯喲!一道殷紅的血流,像被風激起泡沫的泉水一樣,在你的兩片薔薇色的嘴唇之間浮沉起伏,隨著你的甘美的呼吸而漲落。一定是哪一個忒柔斯蹂躪了你,因為怕你宣布他的罪惡,才把你的舌頭割下。啊!現在你因為羞愧而把你的臉轉過去了;雖然你的血從三處同時奔湧,你的面龐仍然像迎著浮云的太陽的酡顏一樣緋紅。要不要我替你說話?要不要我說,事情果然是這樣的?唉!但願我知道你的心思;但願我知道那害你的禽獸,那麼我也好痛罵他一頓,出出我心頭的氣憤。郁結不發的悲哀正像悶塞了的火爐一樣,會把一顆心燒成灰燼。美麗的菲羅墨拉不過失去了她的舌頭,她卻會不怕厭煩,一針一線地織出她的悲慘的遭遇;可是,可愛的侄女,你已經拈不起針線來了,你所遇見的是一個更奸惡的忒柔斯,他已經把你那比菲羅墨拉更善于針織的嬌美的手指截去了。啊!要是那惡魔曾經看見這雙百合花一樣的纖手像顫栗的白楊葉般彈弄著琵琶,使那一根根絲弦樂于和它們親吻,他一定不忍傷害它們;要是他曾經聽見從那美妙的舌端吐露出來的天樂,他一定會丟下他的刀子,昏昏沉沉地睡去。來,讓我們去,使你的父親成為盲目吧,因為這樣的慘狀是會使一個父親的眼睛昏眩的;一小時的暴風雨就會淹沒了芬芳的牧場,你父親的眼睛怎麼經得起經年累月的淚濤泛濫呢?不要退後,因為我們將要陪著你悲傷;唉!要是我們的悲傷能夠減輕你的痛苦就好了!(同下。)

上篇:第一幕    下篇:第三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