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警寤鍾第四回 代筆子到手功名   
  
第四回 代筆子到手功名

借枝培植望花開,究竟功名屬有才。

本是無心求富貴,誰知富貴逼人來。

話分兩頭。再表秀童的哥哥石愛冰,與郁氏在家,自從逐出兄弟之後,竟置之不理,並不訪訪他在那處安身,一味得他不在眼前,愈覺歡喜,夫婦心中快活不過。愛冰依舊出門生理,載著一船貨物,要到南直一帶發賣,由長江而行。一日無風靜浪,正行得安穩,忽江中鑽起兩個豬婆龍來,愛冰是出過門素常見慣的,也不在心。忽然東邊又鑽出一陣,西邊又鑽出百千,頃刻間,滿江水面上,擺得烏黑,竟不知有幾千百萬只在水面浮來,漸漸浮至愛冰船旁。愛冰與船家連道:“不好,不好!快些收港。”不曾說得兩聲,船底下已浮起四五十個豬婆龍,將嘴輕輕一拱,登時船底朝天,是物落水。幸虧一個船家善水,搶在一塊板上,亂喊救人。才招呼得幾只漁船來,將愛冰與眾人救起,一個未損。但是,那些寶貨已盡數發脫與水晶宮內,愛冰止逃得一具性命,又沒盤纏,一路討飯回家。來到自己原居,只見是一片火燒紅地,嚇得魂不附體,忙去尋訪妻子,卻見郁氏焦頭爛額的從鄰家哭將出來,訴道:“昨晚一些火燭沒有,不知怎的就平空燒將起來,連被也搶不出一條來,卻只單單燒了我們一家,連我也幾乎燒死。你怎這般光景的回來?”

愛冰大哭,也將覆舟之事說起,二人痛哭不止。正是:

老妻在火星廟內幾死,丈夫從水晶宮里逃生。

原來石家雖富,俱是浮物營運,並無寸土之田,愛冰被水火兩次玩耍,竟玩得精光,夫婦二人又沒處棲身,暫屈破廟一樂。愛冰與郁氏算計,有宗帳在處州,不若二人同去取討,還夠做些小營生。郁氏無奈,只得依允,夫婦一頭討飯來到處州,尋主家住下。主人憐他落難,盡心與他討帳,不想本處年荒,陳帳難討,討得來只夠二人吃用。主人家甚不過意道:“這討來只夠盤纏,且是所欠不多,討完時,何以度日?不若依我,且靠在一個財主家種田過活。”石愛冰少時,也曾做過莊稼,夫妻二人倒也會做,當下主人領到大戶人家,佃他幾畝田耕種,牛只耕具俱全,借石飯米他吃,到收成日還他。余外主佃均分,半年辛苦半年閑,只得將就度日。正是:

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隨。

且說秀童在戚府與化成甚是相投,就是戚公夫婦只把他作子侄看待,每日家與化成平起平落,好衣美食。若得空時,便與巧云一敘,好不快活。不料戚公大兒子戚可成之病,懨懨不起,不上半年,卒于僧舍。戚公夫婦與桂鄉宦悲痛不止,從厚殯葬,只苦了桂小姐,做了半年活孤孀,如今竟要作真孤孀了。

正是:

生前未結鴛鴦錦,死後空啼杜宇紅。

不題小姐之事。

且說戚公自從沒了大兒子,一發上心要管教小兒子,爭奈玩心不改,鈍質如初,雖有父親與秀童整日與他講解,終成朽木難雕。一日,科考將臨,府縣要考童生,不免叫秀童頂替。

府縣俱是案首,戚公大喜,只候宗師按臨,准備兒子准學。不想宗師甚是利害,考時十名一連查對年貌無弊,方許放進。有一名詐冒,十名都不許進場,還要枷號重責,不論公卿之子一般責治。戚公無奈,只得向府縣討情,說有個親侄才來,求他護送入院,把秀童改名戚必成。進場時,一人一個卷子,領了題目,必成一揮而就,悄悄遞與化成謄寫,也將必成做他一做,一則可消遣,二則省得要帶白卷子出去,又耽干系。遂低著頭將必成的那一卷,一真一草也登時做完,側著頭看一看化成的卷子,還沒有謄寫完,又守有好一會,方才寫畢。二人交了卷,恰好頭牌開門,遂欣然踱出。

歇上兩天,宗師發出複試案來,卻又是兩名該取。戚公方知秀童連那一卷鬼名,也做在里頭,到複試之期,也只說不過應點之事,對對筆跡而已,故不把放在心上,且由他二人同去,燥燥牌,況秀童進去又可以壯壯化成的膽。待到進學之際,只將必成推個病亡便罷。誰知二人進到院中,宗師甚是得意這兩卷文字,又見俱是十四五歲的幼童,越發歡喜,就喚到案棹邊,當面複試。另出一個試題是:“童子六七人”。又賞了許多果餅,安慰他用心作文。化成還不知利害,只是愁自己做不出的苦,倒是秀童反替他耽著一把冷汗,甚是憂心,沒奈何只得將必成的一卷,自己冒認著匆匆做完,送在宗師面前。宗師見他敏捷,第一個是他先來交卷,就喚他站立案旁面看,著實稱揚,拍案叫快,就取筆在卷面上寫了”取進神童”四個字。因問道:“你是戚祈庵什麼人?”秀童不好說是小厮,只得權應道:

“是螟蛉之子,排行第三。”宗師又勉勵他道:“你文才可中得的,切不可因得一領青衿自足,回去竟要用心讀書,本院自與你一名科舉進場。”秀童謝了一聲,又歸本應,坐著呆守化成。望著他才做得兩行,心下好不著急。宗師原愛這兩卷,見秀童這一卷已完,那一卷還不來交,心內詫異,偶抬頭一看,見只寫得兩行草稿,遂等不得,叫先取來看。卻只得一個破承題,上寫著道:

童子六七人

以細人之多,其妙也非常矣。夫童子乃細人乎。吾知其妙也,必然矣。而點之所取,諒必有果子哄之之法耳。

宗師看了大笑,拍案大怒道:“這等胡說,還拿來見我。可見前日之作,顯然有弊,本院也不細究,只將你敲斷兩腿,枷號兩月,問你個不讀書之罪罷!”正要行刑,那秀童嚇得著慌,竟不顧利害,跑來跪下痛哭,情願替打。宗師又動了一個憐才之念,便發放化成道:“本待敲你個半死,姑看你父親與兄弟面上,饒你這狗腿,回去讀他二三十年書,再來觀場與考罷了。”遂大喝一聲,逐出。秀童就領著化成,忙忙出來。化成嚇得尿屎齊來,臉如白紙,戚公聞知,也驚得魂魄飛揚。化成回家,竟驚嚇了一場大病,險些上饗。閑話休贅。

且說到發案之日,必成竟是案首入學,且以儒士許送進場。

過了兩天,又值學里迎送新秀才,戚公因秀童是宗師得意取得案首,不好不到,恐怕推托反要查究弄出事。沒奈何,只得將錯就錯,認為第三公子,分付家人稱他做三相公,一般也送他進過學,迎將家來,淡淡了事。只有玉香小姐,見陪嫁小厮進學,心中又奇又喜,笑腹疼;更有巧云,越發喜歡不過。戚公夫婦因為兒子受辱,體面不雅,反悶悶不悅,沒得遮蓋,只得轉拿必成出色掩飾人的耳目,也做戲飲酒,忙忙過了些時。

轉眼場期將近,戚公夫婦一索做個好人,愈加從厚,就如親子一般,是事替他備辦,毫不要他費心。又撥了幾個家人服侍,一路軒軒昂昂,到省下場。到臨三場完畢,發榜時,必成竟中了第三名舉人。在省中謝座師,會同年,公事忙畢,就回家拜謝戚公夫婦,又到龍泉本縣,去拜謝桂公夫妻。舊主人主母桂公,這老人家見面,執手大笑,必成也以子侄禮拜見。次日就到哥嫂家來,誰知連房屋也沒有了。詢問鄰人,俱說他自被回祿之後,就不知去向。必成吃驚歎息,又去拜望田先生,那先生已于上年三月間歸世了。只存揚氏一人,雙目已瞽,坐在家中,饑寒窮苦,十分難過。聞得來看他的新舉人,就是那個吃閑飯的小厮,又驚又羞又喜,沒得掩丑,就倚著告訴苦楚,悲悲咽咽,哭將起來。必成勸慰,當時備了祭禮,到田先生墳上哭奠一番,反贈了楊氏三十金,送他為養老之資,遂仍舊回到桂家。住有數天,才動身歸家,別卻戚公與夫人,匆匆進京會試。及完卻場事,卻又中了進士,殿在三甲,好不得意。待過忙完,就選了浙江處州府青田縣知縣,領憑出京,先到家拜見戚公夫婦,欲要請他同到任所報恩,戚公夫婦苦苦辭了。必成意欲問戚公與夫人討巧云隨去,惟恐桂小姐不肯,又不好自己啟齒。正在躊躕,恰好桂公聞得必成回家,親來賀他。必成心中暗喜道:“好了,待明日且央他去說巧云之事。”遂放開懷抱不題。

再說戚公見桂親翁到家,忽提起一事,對夫人商議道:“我想兒子已死,少年媳婦留在家不是個了局,今日必成既認為義子,且又發達,何不一索結些恩惠,叫必成感激我二人。

待我明日竟對桂親家說,將媳婦許配了必成,卻依舊還是我們的媳婦了,你道何如?”夫人甚喜。次日戚公果然去說,桂公欣然應允,戚夫人隨即去喚必成來,對他說明。那必成正為巧云事尚恐小姐作難,今聞將桂小姐竟許他為妻,險些連魂魄也喜散了,不覺竟要樂得發狂起來。戚公因他憑跟迫促,遂忙忙擇個吉日,將桂老夫人也接將來,結彩懸紅,替必成畢姻,仍將巧〔云〕陪嫁。正是:

昔為轎後人,今作床上客。

當日大吹大擂,賀客盈門,本府官員無不登門賀喜,滿堂戲酒,直鬧至更深方散。必成忙忙進房,摟著桂小姐,笑嘻嘻的上床去掛新紅了。這一夜之樂,比中舉中進士還更美十分。

怎見得:

含羞解扣帶笑吹燈,一個游蜂狂蝶,等不得循規蹈矩,一個嫩蕊嬌花,耐不得雨驟風狂。生棘棘,靈犀深透;急煎煎,血染郎裳。

次早,必成見桂小姐新紅點點,一段嬌羞,愈加疼愛。待過三朝,就別卻戚公夫婦與丈人丈母,帶著玉香小姐與巧云,一同匆匆到任。未及兩月,又求了小姐之情,將巧云也立為側室。

一日在堂上審事,審到一件佃戶掛欠租豆,反毆辱主人之事。及將佃戶帶進來時,原來不是別人,卻就是那個最疼兄弟的愛冰哥哥。必成心內大驚,且喜竟毫無介懷之意,立刻退堂,將哥哥接進,二人相抱大哭。必成問他怎的在此,嫂嫂在那里?愛冰見官是兄弟,赧然無地,哭訴情由。又道:“近因台州那主人帳目還清,我與你嫂嫂坐吃山空,又沒得盤纏,虧那主人家有個親戚在這里,就薦我來替他種田養生。近因手頭甚空,將租米吃去若干,所以掛欠他些許,他就送我到官。今日幸虧天有眼睛,叫你做了官,使我遇著是你,不然我今日這場苦刑怎麼挨得過去?可憐你嫂嫂還在他家愁死。”說罷大哭。必成再三勸慰,即刻差人打轎將郁氏接進衙去,嚇得那家登時請死。

必成也不究理,又替哥哥賠償他租米之數,用好言寬慰而去。

這郁氏進衙,見叔叔做了官,又羞又喜,登時將那一片壞心,改變了一片婆心,一味撮臀捧屁,惟恐奉承不周。必成領桂小姐與巧云重新拜見哥嫂,也將前前後後的事情細細告訴,就留哥嫂在衙中居住,全不記念前仇。

在任三年,連生二子,因他做官清廉,政聲大樹,撫按薦舉,朝廷來行取進京,時必成才二十二歲。又複了自己本姓,回去祭過祖,就捐千金起個伽藍廟,報答佑佐庇助之恩。那寂然和尚,嚇得逃往別處,不知下落。羽沖也不究問,匆匆又收拾進京做官,數年之間,已做到禦史開?,一直做到都堂。一夕無疾而終。

上篇:第三回 陪嫁童妄思佳麗    下篇:第五回 負俠氣拔刀還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