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警寤鍾第五回 負俠氣拔刀還敕   
  
第五回 負俠氣拔刀還敕

本來面目少人知,一片忠肝說向誰。救伊行,不皺眉,從今相見休回避。暗室無欺,見義即為,反笑人間總是癡。空血氣,枉男兒怎把良心昧。

右調《五更風》

丈夫七尺之軀,生于世上,若不做幾件好事,與禽獸何異。

就是禽獸也不枉生。那禽獸中最做小者,莫如雞犬,雞能司晨,犬能司戶,他還領著兩件好事,焉可人兒不如雞犬乎!若委說無權無勢,不能大有作為,至于陰德之事,做他幾件,也不枉生于世。不然,這耽名無實之身,立在世上何用?也不必無事生事去做,只消存心行善,遇著就為,即頭頭是道。我不去坑人害人,尋人之短,挑人之釁;凡事逆來順受好,反只是含忍,是非一味不爭,不與物為忤,這人自守的好事。若遇人有難就去排分,逢人爭斗就去解勸,即如最小的事。譬如人家有雞鵝物牲口,掉在毛廁里,我也去替他撈起來。凡此等之事,俱是力量做得來的,這是為人的好事。只此兩途,若時刻放在心上,便是我的大受用,才了得我在世上的一個乾淨身子。而況受用還不止此。那天公再不負人,見你如此厚道,他就厚道起來,若不報之于你自身,必報之于你子孫,受用無窮。這樣最便宜極有利錢的生意,不知世人為甚麼還不肯去做?我實不解。世人若不信我的言語,我且拿事還不遠,眾所共聞的,一個最正要緊之人,無心中做了幾件,可以不做的事到後來得個小小報應的事情,慢慢說來。看官們聽了!教看官們信卻我的言語,那時節在下與看官們,大家勉勵,做他幾樁好事。

話說山西太原府五台縣,有個偷兒,本姓岑,綽號喚做云里手。年紀三十一歲,父親已亡,只有老母傅氏孀居,年近六旬。云里手並無兄弟、妻子,為人極孝,頗有義氣,至于武藝手段,也是百中之一的。他從十數歲上,就能飛簷走壁,神捷異常。卻有一件好處,若到人家偷時,再不一鼓而擒,只百取其一。他立心道:“我既為此下流之事,不過為養老母,若把別人辛苦上掙的錢財,盡入我的囊中,叫他家父母妻子不得聊生,豈不傷天害理?況我還有這個手藝,尋得活錢,覓得飯吃。

若是他們沒有這兩貫買命錢,就做窮民無告了。且左右人家又多,只拼我些力氣走是,何必單在傷惠。”故此人家明曉得他是這貴行生意,一則怕他手段利害,不敢惹他;二則見他有點良心,也不惱他。他逢人也不隱瞞,公然自稱為“云里手”,倒也兩安無事。

邇來身子有些不快,不曾出門做得生意,家中竟柴米兩缺。

因到街上訪得一家姓馬,是縣里有名的快手,頗有食水,打帳到晚去下手。回至半路,遇見一個相士,名喚毒眼神仙,一把扭住道:“你好大膽,怎明欺城市沒有人物,卻公然白日出來閑走,看人家門戶,你怎逃得的我眼睛,且與你同往縣里講講。”

云里手大驚,那相士扯他到僻靜處,笑道:“不須驚恐,聊作戲耳。”兩人大笑,云里手就邀他至茶館一敘,求他細詳終身。毒眼看了一回,連連跌足歎道:“苦也,苦也!據足下堂堂相貌,為人忠心俠義,只是吃虧這雙鼠眼帶斜,滿臉俱是鷹紋黃氣,必主餓死。足下急急改業營生,切不可再作梁上君子。”

云里手點頭唯唯,二人談上一會,各別而去。云里手悶悶回來,于路想道:“除此之外,別無生理,我若該餓死就改業也是免不得,只索聽憑天命罷了。”惟恐母親曉得煩惱,在他面前提也不提。到晚上帶了一把斧子,弄個手段,竟至馬快手家床底下伏著,專待人靜時動手。把眼悄悄一張,房中並不見一個男人,只有一個標致婦人,與個年老婆子張著。那婦人吃完晚飯,洗了腳手,將有一更天氣,那婦人打發那婆子先睡,自己只呆呆坐著,若有所待。外邊已打二鼓,還不睡覺,云里手等得好不心焦。少刻,聽得門上剝的撣了兩下,那婦人咳嗽一聲,忙將門開了,見一個男子進來。云里手暗忖道:“這個想就是馬快手。”遂將眼暗暗張看,只見那男子與婦人也不說話,兩個慌慌張張,一頓摟摟抱抱,就在床沿上動撣起來,匆匆了事。婦人說道:

“昨日與你商商的事,我已拾收停當,今日斷不可再遲。”那人道:“我已約下船只,只你丈夫回來,做個了當,就與你一帆風,永遠的快活。”正說時,聽得門外又有人敲門,這男子就躲在櫃後暗處,這婦人才去開門。只見一個長大漢子,吃得爛醉如泥,一撞一跌的進來,就往床上一倒,婦人忙替他脫衣改帶,服侍他睡好,頃刻睡熟。那婦人忙將手招那先來的男子,云里手早已明白。沒有一盞茶時候,只聽得床上吼吼聲響,床也搖得動,伸頭一張,只見那婦人騎在睡的醉漢身上,同那男子下手絞把。將近危急,云里手大怒,拔出腰間斧子,猛向前照那男子頂門只一斧,打個尚饗。那婦人正待要喊,也被一斧做了紅西施,嫁鬼判。

云里手將那醉漢救醒,轉身就走。那漢因這一絞,倒吃他將酒絞醒了,忙將那云里手扯住,跪下道:“我被淫婦奸賊謀害,蒙兄活命大恩,未曾報得。請問恩人,何以得到我家,特來相救?我明日還要同到縣里,表明大德,以權報萬一,怎麼便就要去?請問恩人高姓貴名,住居何處?”云里手道:“實不相欺,我本姓岑,綽號云里手,因有些不明白生意,故此黑夜藏入尊兄房間,得以拔刀助助。”遂將晚上婦人如何淫蕩算計,到後如何下手,我如何相救,一一告明。不覺道:“兄想就是馬大爺了。”那人道:“不敢。”云里手道:“我做這個生意,也不便見官,多承厚情,還求替我遮蓋賤名。小弟得馬大爺長做個朋友,把雙眼略略看覷就夠了。微末小子,何足掛齒。”說罷,要去。馬快手再四款留道:“兄是義士,些小形跡,何必避忌,到官也不妨,包兄還有重賞。”云里手堅辭不肯,馬快手遂取幾兩銀子送他,道:“兄既不肯露高,小弟亦不敢相強,此菲薄之意,權表寸心,容明日事定後慢慢叩府報答。”云里手卻之不得,遂權領告別而回。這馬快手發時喊破地方說:“捉奸殺死。”自去出首埋葬不題。正是:

誰道賊心毒,更毒婦人心。

再說云里手回家,對母親說知,傅氏埋怨道:“你雖救得一個人,倒殺了兩個人的性命,豈不傷陰德。以後出個不要行凶,將斧子與我,不許你帶出去。”云里手是個孝順人,依母言語,將斧頭遞與母親道:“謹遵母言,但斧柄上有孩兒名字,記號在上,切不可借出門。”傅氏點頭收好。到日中,〔馬快手〕親自登門拜謝,又送禮物,自此時常往來,倒做了生死之交,不在話下。

過了幾天,云里手聞城外天水庵和尚極富,就去探他。約有二鼓,就去庵里,卻見幾個禿驢與一起強盜分贓,遂悄悄伏在神櫃上,看他分多分少。及分到一個皮匣,那些強盜笑道:

“你看那官兒的詔敕,都是我們取來,教他連官也做不成。”內中一個和尚劈手搶過道:“管他娘屁事,且拿與我包包銀子。”

就拿來將銀包好。少刻分完,遂各散去。這些和尚將物件藏好,俱各安寢。那云里手看期輕輕連囊取去,待城門一開,忙忙至家,同母親打開檢看。黃白累累;又開一包,那張詔敕還好好卷在外面。展開一看,卻是欽差頷詔禦史黃嘉朔。因笑對母親道:“這官兒失去物件還不打緊,失了這本東西,連身家性命也不可保,此時不知怎樣尋死呢。”傅氏道:“既如此,我們要他也沒用處,何不送還他做件好事,也可折你的罪過。”云里手道:“我做這事,怎好出頭,萬一惹到自己身上,禍事非小。且這官兒不知在那個地方,叫我那里去尋他。”母子商議不妥,也就丟開。

到第三日,云里手有事出城,忽見馬快手在一只大船上與人說話。云里手就住腳守他,半日才回。云里手叫道:“馬大爺何事在此?”馬快手道:“再莫講起,連日為飲差黃禦史在烏泥崗被劫,縣里著我緝拿,每日一比,甚是緊急。”云里手道:“那只大船,就是黃禦史的麼?”馬快手道:“正是。賢弟也放在心上訪訪,若訪著時,大家討個喜封兒買酒吃。”云里手含糊答應,兩下各別。云里手一路回來,暗自躊躇道:

“我要將那話兒送去,又恐惹禍來,若不送去,他們就拿到強盜也是枉然。”心中左思右想,倒弄得進退兩難,悶悶回家,想了一夜,不能決斷。次日,忽想道:“若不送還他,黃宅一家性命,就是我斷送了,況我一團好意送去,他難道反難為我不成!就是他沒有仁心,自有天理,如應相士之言,只當餓死,還留個美名在世上。若待他緝訪敗露時,不但他不見情,我就拂理不清,倒弄在渾水里,豈不是個必死無疑?”遂決意送還。

才細對母親說知,傅氏甚喜。

云里手即去尋馬快手,挽他同去。那里尋的著,只得獨自出城,來到大船遂問道:“這船可是黃欽差老爺的麼?”早有一個管家應聲問道:“你是那里來的,有何話說?”云里手道:“我有一件要緊事,要見老爺,求為通報。”那管官果然稟知,就帶進中堂。云里手跪道:“老爺可是諱嘉朔麼?”黃公見他問名,知有緣故,忙扯他起來,道:“學生就是,你是那里差來?”云里手道:“乞去從人,有話稟上。”黃公將家人叱退,云里手從懷中取出送上道:“這可是老爺的麼?”黃公看見大喜道:“你從那里得來?”云里手遂將自己名姓,與天水庵得詔之由細說。黃公喜道:“原來是位義士,一發難得。”忙與他施禮坐談。馬快手來至,見云里手與黃公坐談,不解其故,云里手迎出道:“馬大爺,你在何處來?”馬快手道:“我為黃公的事,今日方略略有些影,特來報知。”因對黃公道:“今日偶過天水庵吃煙,尋紙點火,在牆洞扯出半張破紙,卻是半截封條,寫著’禦史黃’三字。未知可是老爺的物?特來求老爺龍眼一認。”黃公看了道:“這封條果是本衙的,可見云義士不欺我也。”馬快手詢知其故,大驚大喜,就要云里手去做眼拿人。云里手不肯道:“我只為黃公一家性命,故冒利害而來,若因此同做眼拿人,決不敢從命。”馬快手見云里手不從,亦不敢強他。

再說黃公得回了詔敕,不勝欣喜,忽想起財物,要遣馬快手緝盜究追。云里手乃勸道:“老爺失盜,獨詔敕惟重,今既得回,其余物何足要緊。若欲緝盜再追,恐真賊不獲,移累無干之人,這豈不又是小的之罪過,反為不美,求老爺垂仁罷卻,免再緝追為是。”

未知黃公肯否,且聽下回分解。

上篇:第四回 代筆子到手功名    下篇:第六回 發婆心驅鬼卻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