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警寤鍾第十一回 活太歲驚心破膽   
  
第十一回 活太歲驚心破膽

作福何由作不祥,不祥之事必成殃。人倫惟孝先為本,失此焉能把禍禳。你到空著急,莫心忙,當初誰教你虐親娘。饒君就有捶娘手,難遣今朝太歲王。

——右調《鷓鴣天》

說這屠氏猛然見個大貓,忽吃一驚道:“那碗肉,莫是這個業畜偷吃?若送在這畜生肚里不打緊,明日又要連累我淘氣。”

不覺就掉下淚來,悶悶昏昏,好生煩惱。呆呆坐著,守眾人吃完酒出門,幾次欲上前問問兒子,又恐他嚷罵,幾次又縮住了口,不敢問他。那杭童名雖請客,只當請了自己,客人散時還不曾有一點酒氣,自己倒灌的稀醉。送了客去,回來倒身就睡。

屠氏晚飯也沒有心腸去吃,只喂飽遺姑,收拾完鍋灶碗去,也就上床。越想越愁,那里睡得著,整整一夜沒有合一合眼。

到次日起來煮飯,杭童對母親道:“將昨日那碗肉,替我蒸在飯上。”屠氏好不著慌,驚問道:“我昨日開櫃,只見個空碗,只說又是你拿去添與人吃酒,這等看起來,像是被那瘟貓吃了。”杭童登時暴躁如雷,跳下床來,狠嚷道:“你一日爬起來,做些什麼事?櫃也不肯關關,只好燒灰罷了!怪道昨日不肯整治,我就曉得你看不得我吃,你料道與自己沒分,故此不管閑事,由這孽障吃去,方才快得你的撈心。天下人壞,壞不過你的惡心腸,這齋還要吃他怎的?這佛還要念他何用?

老早現你年把世,跑你的老路,還是正經事。”罵得這老人家閉口無言,垂頭墮淚。杭童惱得飯也未曾吃,歎氣出門。屠氏心中苦楚,一面哭,一面領著遺姑,坐在後邊一塊園地上向日。

忽見一個女尼走來問訊道:“老菩薩見禮了。”屠氏忙答禮道:“阿彌陀佛,師父是那個寶庵的?”女尼道:“貧僧從上天竺來此,特來化老菩薩,結個大大的人緣。”屠氏道:

“我家淡薄,結不起個緣,師父莫怪。師父要結什麼個人緣,若是我老身有的,盡著奉上。”女尼道:“貧僧不化你銀錢布帛,不化你柴米齋飯,單化你懷中所抱的小孫女,做個徒弟。”

屠氏道:“我只得這個孫女,怎麼使得。”女尼道:“貧僧非無故來化,只目此女,命當壽夭;又因老菩薩行善,不忍慘苦,故此化你,結個人緣。”屠氏再三不肯,女尼道:“既是不願,貧僧告辭了。”遂向著遺姑與屠氏點了兩點頭,連聲歎道:“可憐,可憐!”一路歎息而去。屠氏也不在心上。那遺姑可煞作怪。起初一見女尼走至,將臉藏在屠氏懷內,再不敢一動;及女尼去了,才敢伸出頭來玩耍,又要往地上去扒。屠氏將他坐地上,自己拿著一串數珠,喃喃念佛。那遺姑在地上扒來扒去,歡喜異常。扒到前邊,看見一堆松泥,將手去扒,竟吃他扒下一個深坑,忽然扒出一個東西,小女兒心上駭怕,大聲啼哭起來。屠氏正低著頭一心念佛,聽得遺姑哭泣,猛抬頭,見他扒去有一丈多遠,在個泥堆邊啼哭,慌忙跑去將他抱起轉身。忽見塘內一件物事,仔細一觀,卻是一個肉餅,其形黃色,扁而又圓,沒有頭足,滿身有千萬個眼孔,或伸或縮,在那里動。屠氏不知何物,也嚇得腳軟。恰好杭童回來去瞧看,見還有半個還在土中,遂將泥土扒開,掘將出來,竟有一個簸箕大。心中奇異,將腳去踏上兩腳,其物甚軟縮起來,只有拳頭大,伸開時就如個大團簸樣。杭童道:“這是個什麼業畜,待我結果了他的性命。”就拿起扁擔盡力去打。不打則罷,他去打時,打一下大一圍,打兩下大兩圍,不曾打得十來下,其物登時長得有半畝的田大小,嚇得杭童口中亂喊,丟下〔扁〕擔忙走不迭。屠氏抱著遺姑也急急飛走,早驚得街上許多人來看。只見其物依還照舊,如個團簸大小,只是個個眼孔中出泥,眾人俱不識得,你猜我疑,只遠遠站開不敢惹他。

杭童有了眾人,壯著膽,複又走將來,就賣弄手段道:

“列仁一個不要動腳,待我叫這奇物變個樣你看。”就踏大步走上前,舉起扁擔,著力一連打了一二十下,其物比前更是不同,長得又圓又平,又高又大,竟如個小小土山一般,眾人一齊駭然大聲喊叫。杭童道:“列位不要亂嚷,待我到他背上去玩玩。”遂將身一跳,竟站在其物背上,只是其物軟如爛泥,兩腳齊齊陷住,隨腳消長。杭童提起腳來,那東西就隨腳長起來;杭童踢下腳去,那東西也隨腳軟下去。杭童初意只說是件好玩的東西,一個高興上去,還指望顯個能,及上去時連腳也不能動一動,又不能下來。正在著急,那東西忽然將身拱起,把杭童捧得高高的,只一扭,早把杭童一個倒栽蔥直撞下來,幾乎跌死。眾人忙將他扶起,看時已跌得頭破血淋,好生狼狽。

屠氏心中肉疼,眼淚汪汪忙扶他回去了。

眾人心內害怕,欲去報官,內中有個年高老者道:“莫忙,這是多大事,也欲去驚動官府。我間壁有個極有學問的高秀才,博古通今,無所不曉,待老漢去請他來看看。他讀的書多,或者認得也不可知。”老者說完,就頃刻去將那高秀才約了來,舉眼便大驚道:“啊呀呀,是那個作此大禍?這事非同小可,快些用土掩埋。”眾人道:“這是什麼東西,怎這般利害。”高秀才道:“《鴻書博議》上說道:其形如肉,其色頗黃,無頭無足,有眼千行,可大可小,扁而不方。隨年安向,犯之遭殃。其物也是名太歲,這就是他。快買分紙馬安他。”眾人聞知是太歲,俱嚇得飛跑,還虧這老者膽大,請分紙馬磕頭禱祝。

但見那太歲眼中吐出若干泥來,登時將自己身子掩好,老者與高秀才俱各回去,不題。正是:

禍福無門,惟人自招。

再表杭童回家,將頭紮縛起來,疼痛不止,反抱怨母親道:“好端端要出門去闖魂,惹出這樣事來,帶累我吃這等苦楚。”

嘮叨叨直怨罵到晚。聞得說是太歲,也暗暗驚恐。到臨睡時,掀開被來,卻不作怪,早間那個肉餅兒,好好蓋在被中。驚得沒做理會,就連席子來卷卷,往門外一擲,回來尚兀自心中怯怯,連睡也不敢去睡。坐了半會,走起身要小解,才動腳就踢著一塊稀軟的東西,忙點燈一照,卻又是那個肉餅,越發魂膽俱喪。急轉身要擺布他,出去又踏著一塊。再照時,卻另有一塊,連連退腳,不防後邊又是一塊。硬著膽把眼四下一望,誰知遍地都是這件東西。若大若小,滾來滾去,不知有幾千百塊,腳腳踢的俱是。駭得雨汗淋漓,見沒處下腳,忙向床一跳,幸喜床上卻沒有,遂將衣服脫下,權做席子,扯過被來,連頭緊緊蓋著,再也不敢則聲。不一會,睡夢中只覺身子壓得重不可當,好不難過,用力掙醒,伸手往肚子上一摸,卻摸著一塊軟癡癡冰冷的東西,貼在肚子上。料道:“就是那件怪物。”慌忙跳起身來,大喊:“快點燈來救命。”屠氏從夢中驚醒,忙起身點燈。才下床,就踹著軟物,及走時踢腳絆手,俱是稀軟的東西。屠氏道:“地上是些什麼東西,又軟又多?叫我好生難走。”抬頭見桌上燈還未曾熄,向前捵明,低頭看見滿地肉餅,嚇得戰做一團。那杭童乘亮再把床上一看,但見堆砌累累肉球,登時毛骨竦然,若有個地洞,也鑽下去了。一會忽遺姑也叫喊起來,屠氏拚命去瞧,看原來也是一個肉球,蓋在他臉上,遂忙將遺姑扯進來抱在懷中,母子孫三人這一夜,一直弄至天曉,不曾的睡。

次早,杭童顧不得害怕,只得動手將滿屋中肉餅,拾在籮內,挑送出去。就整整挑了有十幾擔,越搬越有,直挑至日中,方才挑完。且喜眼前清淨,那知到晚又有比昨更多。次日,複又打掃出去。如此一連幾日,日里送去,晚上就來,吵得家中沒有一刻甯靜。

不知竟如何得去,且聽下回分解。

上篇:第十回 兩聲雷九死一生    下篇:第十二回 泥周倉怒氣填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