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警寤鍾第十三回 賢德婦失歲得糠   
  
第十三回 賢德婦失歲得糠

自古紅顏豈是稀,欲得慧心實難期。愛丈夫,莫失志,願他多讀幾本書,恨卻年荒怎支持。相保守,不忍離,辛辛苦苦何人知。甘心把糟糠來度饑,只歎薄命不逢時。

——右調《憶嬌娘》

娶婦原在取德為先,若以德行不甚要緊,而一味欲求其花容玉貌,苟一旦僥幸,以為得偶佳人,喜不自勝,此乃妄人之想,何足為法。蓋婦人有色則驕傲無忌,心思莫測。更有一種癡迷丈夫,見其窈窕可愛,他若一舉一動,則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致意奉承,要使他快樂。故枕邊之際,花言巧語,淫唆百般,彼以為佳音嘖嘖,洗耳而聽,不能辨其是非。勿謂一句挑撥,就是百千句的挑撥,再無不入耳之理。若是有德之婦,端莊淨一只是愛丈人勤讀窗前,自己又克盡婦職,臨事不苟,若有一句挑撥,竟是他的仇敵一般,還道是不入耳之語,頗覺厭聽。若再加之以丈夫之弱,自己容貌之美,又無公婆拘束,兒女礙眼,值遇有可苟之境,挑逗之人,自無不入于邪者。

所以到後邊,少不得不是被人騙賣為娼,就是被人拿住送官,輕則打死,重則凌遲碎割,有個甚的好結局?然而此乃淫汙卑賤之婦所為,亦不概見。大約中平之婦居多,也不節烈也不歪邪的,十有八九。至于心如鐵石,志若霜柏,惜名節顧廉恥,可生可殺而身不可辱者,十有其一。若是皎皎如月,颯颯如風,耳不聞邪,目必睹正,略有所犯,如斷臂截肌,視死如歸,魂殺奸人,自己忘生而決烈者,蓋亦罕見。斯人在世則千古名香,在冥則為正神。可見婦女節操貞烈,雖替丈夫爭氣,卻是他自己的無窮受用,越發該咬釘嚼鐵的節烈起來才是。如今也件現在不遠的事說來,好替天下女人家長些志氣,立些脊骨。

話說江南徐州府有一秀才,姓陳名有量,年紀二十五歲,父母雙亡,並無兄弟。素性孱懦,為人質樸。娶妻海氏,年二十歲,亦徐州人也。生得真有沉魚落雁之容,羞花閉月之貌,婦德女工,無不具備。自十六上上嫁與有量,足不知戶,聲不聞外。有量家貧如洗,日不能給,全賴海氏做些針指,供給丈夫讀書。每晚有量課業,海氏就坐在旁邊,不是緝麻,就是做鞋縫衣,同丈夫做伴。丈夫讀至三更,他也至三更;丈夫讀至五鼓,他也到五鼓。若是有量要老早睡覺,他便勸道:“你我無甚指望,全望書里博個功名,焉可貪眠懶惰。”就是丈夫讀完書上床,他還將手中生活做完了,方才安睡。一到天色微明,就先起來,做他女工,直至日出,料知丈夫將近起來,他才去燒臉水,煮早粥,毫不要丈夫費心。雖隆冬酷暑,風晨雨夕,無不如是,再沒有一點怨苦之意。

有時有量自不過意,對他哭道:“我自恨讀了這幾句穿不得、吃不得爛窮書,致你不停針,夜不住剪,勞勞碌碌耽饑受寒。是人吃不得的苦,俱是你受盡,反叫我安居肆業,真是我為男子的,萬不如你。我何忍累你如此受苦,我寸心碎裂。你從今不要眠遲起早,萬一天該絕我,甯可大家俱死,何苦教你一人受罪。”海氏反笑勸道:“說那里話。自古道:‘不是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且貧者士之常。你看自古得志揚名的,那一個不從困苦中得來?況執臼炊羹,縫補緝紀,婦職所宜,這是妾本等之事,你不要管我,你只一心讀書,不要灰了志氣。”夫婦相勸相慰,一個單管讀書,一個專心針指,倒也濃補了幾年,雖不能十分飽暖,卻也不至十分饑寒。

誰知天不湊巧,到這年上赤旱焦土,徐州顆粒無收,饑餓而死者,填滿道路。有量家中,全靠著海氏作個指尖上度日。

如此年歲,家家還顧不過嘴來,那閑錢買做生活?就是間或有幾家沒奈何要做的,也都省儉,十件只做一件了。海氏見生活沒得做,又不能作無米之炊,要對丈夫說,又恐分他讀書的心,要不對他說,委實不能存濟。一會又思量道:“他又沒處生發,就是對他說也沒用,徒然添他在內煩惱。”遂隱忍不言,一味自己苦熬。每日在針頭上尋得升把大麥,將來磨成?子,煮成粥,與丈夫吃,把丈夫吃不了的,自己還不敢動,依舊蓋好,留與丈夫作第二頓。自己卻瞞著丈夫,在廚房將滾水調糠,慢慢吞咽,死挨度命。

一日,有量因要硯水,不見妻子,自己到廚房來取,望見妻子手捧一碗黃飯,在那里吃,見他來,忙將碗向鍋底下一藏。

有量看在眼里,只作不知,心內想道:“他吃得是什麼東西?見我來就藏起,難道這等艱難,家中有米不成!料來不過是?

子飯,這些東西是你辛苦上掙來的,原該你多受用些,你吃些罷了,何必瞞藏。”又轉一念道:“他素常不是這樣人,怎今日做些形狀,全不像他做的事。”一頭取水,一頭心上不快,不覺失手將個水壺跌于地下打的粉碎。有量連聲叫道:“可惜,可惜!”海氏看見,恐丈夫煩惱,直來勸道:“物數當然,何必介意,我梳盒中有個油碟兒,倒也雅致,堪為水池,你拿去盛水,我另尋個粗碟兒用罷。”有量正欲設法他進去,便乘機答道:“正好你去拿來與我擦洗乾淨。”海氏遂欣然去取。有量待妻轉身,就急急往鍋底取出那碗飯來一看,原來是一碗濕糠,好不傷心可憐,不覺失聲大哭。海氏拿著碟子正走,忽聽得丈夫哭聲,急忙跑來,見丈夫識破,反嚇得沒做理會。有量見妻子一發疼痛傷心,向前摟抱痛哭,海氏亦放聲哭泣。有量哭道:“我一向睡在鼓里,若非今日看見,怎知你這般苦楚。”因又取起糠來一看,淚如湧泉道:“你看這樣東西,怎麼下得喉嚨,好痛心也。”說罷,又哭。海氏含淚苦勸方止。自此每食有量決要妻子同吃,再不肯相離。

看看日窘一日,甚至兩日不能一餐,海氏與丈夫算計道:

“只此苦挨不是長法,若再束手,兩人必然餓死。我有一堂叔,在松江府為守備,還有一侄海水潮,在江陰為營兵,不知那一路近些,同你去投奔他,再作區處。”有量道:“畢竟是守備來路大些,莫管遠近,還是到松江去罷。”二人計議已定,將住房權典出數金做盤費,夫婦二人一同登舟,一路無辭。

及到松江,誰知海守備已調官別省,二人進退兩難,好不煩惱。海氏道:“不得了,加船家些銀子,再往江陰去罷。”有量點首,即日開船,不數日又到江陰。有量入城訪問,果然一問就著。夫婦二人同至海永潮家中,只見四璧蕭然,亦甚寒冷。永潮情意甚好,只是手底空乏,不能周濟,每每竭力支撐,僅僅只夠完一日食用,到後來連一日食用也還忙不來。海氏夫妻見如此光景,自不過意,那里還坐得住,只得告辭回去。永潮意欲再留他住幾天,又因自己艱難,力不能敷,遂向朋友處借了數金贈他道:“本欲扳留姑娘、姑夫住住,只因家中涼薄,恐反見慢,轉又得罪,些須菲意,權奉為路資,容另日再來相迎,一並為情罷。”二人收訖,再三致謝而別。

行至常州,舟人因本處封船,死不肯去。二人沒法,只得登岸換舟,那里有半只船影?尋上一日,才尋得一只,瓢大的破船,開口要八兩松紋,方才肯去,把有量嚇得縮頸伸舌而回。

與海氏商議道:“目今船價甚貴,那有許多銀子雇船,況徐州米珠薪貴之時,你我縱然到家,也難過活。且喜此處米糧柴草還賤,不若在此權住兩月,再圖計不遲。”夫妻二人左右商量,再沒法處,遂賃一間小小茅屋住下。正是:

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時難。

海氏見房屋淺小不能藏身,又恐出頭露面,招惹是非,每日只是閉門而坐,深為斂藏。然開門閉戶,拿長接短,怎麼掩藏得許多。一日,有量從外回來,海氏正開門放丈夫進內,只見一個人賊頭鼠腦的站在對門,把一雙眼一直望著門里。海氏看見有人,慌忙將門掩上。轉身忽見丈夫面有醉容,笑問道:

“恭喜今日小狗兒跌在毛缸里,開開尿運,你在那里吃酒來?酒錢出在何處?”有量喜得一聲笑,手舞足蹈,說出這個緣故來。有分教:

只因一席酒,做了離恨杯。

不知有何吉凶,且聽下回分解。

上篇:第十二回 泥周倉怒氣填胸    下篇:第十四回 奸謀鬼賠錢折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