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昆侖之歌——中國神話史詩正文 盤瓠的故事   
  
正文 盤瓠的故事


在簡狄與高辛的婚禮上,人們看到了簡狄與建姿姊妹倆的美麗,人人都驚歎她們的容貌,人人都稱贊她們簡直可以閉月羞花,沉魚落雁.
建姿的名聲遠遠地傳到了京城之外,引起了兩個人對她的強烈的愛情:一個是名叫弄明的青年,另一個是名叫房宣的巨人.狂熱的愛情使房宣從這個國家的南部山林里興起,侵略了建姿所在的國家.他宣稱國王必須把這個未婚的女兒送給他做自己的妻子,他才會離開這個國家.國王率軍征討,被他殺得大敗,逃回到國都之中.國都里人心惶惶,王後與女兒也哭的昏天黑地.高辛給國王與王後出了一個主意說,不如貼出告示,曉諭眾人,如果有哪位勇士與英雄能夠打敗邪惡的巨人,就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作為他的妻子.
國王與王後想到了從前關于小女兒的一個預言,一個巫師說她將會與一個人身犬首,半人半狗的怪物結合.他們就想,對呀,何不把小女兒的婚事與這次戰事聯系起來,既能激發人們殺敵的勇氣, 鼓舞士氣,又解決了女兒的終身大事,解除了自己的後顧之憂.國王就召集眾人對大家說,如果有誰能夠殺死房宣,就立刻賞賜他黃金千兩;如果他還沒有結婚,還會將把自己的小女兒建姿嫁給他.
告示貼出後,果然有一個高大而英武的青年揭了告示,來到王宮,說他願意幫助國王前去剿滅凶惡的巨人.他的名字叫弄明,是高貴的黃帝的子孫.他的父親是融吾,融吾的父親恰是那顯赫的天帝軒轅.
國王派人賜給這英武的青年一匹高大的戰馬,一套堅固的鎧甲,又讓弄明隨便挑選了一件鋒利的武器,然後便同他一起率領著一隊人馬奔向巨人房宣所在的南方.他們去的時候還帶著國王的小女兒建姿,因為國王想,如果他們不能殺死那個凶惡的巨人,他們就只能滿足巨人的條件了,這樣才能避免國人遭殃,生靈塗炭.而他的小女兒心里卻想著,如果自己的父親和那位英武的青年弄明這次再不能殺死那個丑惡的巨人的話,她就會在巨人的面前自刎而死,她甯願死也不會嫁給那個丑惡的巨人,受到他的汙辱.
他們來到南方,與巨人房宣率領的蠻夷軍隊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戰斗.雙方的士兵呐喊著沖殺在一起,金鼓聲,刀劍聲,馬嘶聲,傷者的哀嚎聲與勝者的歡呼聲激蕩在這片古老的原野上.房宣殺死了對方的許多士兵,弄明既沒有房宣的身體高大強壯,也沒有他們人數眾多.巨人房宣站在陣前,嘲笑他們是送死來了,不如及早答應自己的條件.
弄明一心只想贏取自己美麗的錦標,趕走這些巨人.他舉起手中的一支長矛,向著巨人劈胸便刺,但巨人手持著一支沉重而巨大的長戈,只一下就把這件長矛斬斷了.弄明又抽出隨身帶著的一把國王鑲金的大刀,但砍到巨人的渾鐵長戈上也是對它毫發無損,自己的刀口反而變得豁口像鋸齒一樣.一會兒,他的這把大刀就不再是大刀了,而是變成了一只刀鋸.
弄明把這只"刀鋸"狠狠扔向巨人,巨人勒馬閃向一側.這只"刀鋸"沒有擊中巨人,卻擊中了巨人所騎著的那匹高大的駿馬,它長嘶一聲,前蹄像人一樣的立起來,把巨人掀了下來.趁著這亂的當兒,弄明才和一些殘兵敗將退回到了一座孤城之中.
弄明想,自己如果有一件趁手的武器就會早就把巨人打敗了,現在他想讓自己的母親給他送來一件稱心的武器,明天才能會把這個巨人打敗.他即刻對著天上嘬著手指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清唳的嘯呼,一只云雀從云端里盤旋飛下,落在他的肩上.高辛即刻用一件劍形的木片綁縛在云雀的右足之上,然後就讓這只云雀重新飛向藍天之上.
第二天一早,一位女神果然手捧著一柄銀鞘的寶劍跟著那只云雀來到了他的身邊.這只寶劍的劍鞘上還雕著花紋,鑲著鑽石與翡翠.她就是弄明的母親,名叫桑蘭,是衡山的女神.她接到兒子的信後,便央求昆侖山上著名的工匠之神巧垂為她制作了這只削鐵如泥的寶劍,這是他費了整整一夜才制作完成的呢.弄明謝過母親,帶著這只寶劍就騎著馬沖上了戰場.
但這次巨人卻騎著一只虎紋的怪馬,它還能發出虎的吼鳴,使高辛所騎的戰馬根本不敢到它的跟前去,即使是聽到它的吼聲也會渾身顫抖不停.這一仗,英勇的弄明又沒有取勝.
弄明來到野外樹林邊,向他的母親衡山女神桑蘭祈禱說,我親愛的母親,我愛上了王後的小女兒建姿,為了她我將准備與這可怕的巨人房宣明天在沙場進行最後的決戰.但是他的馬是一匹凶惡而猙獰的虎紋馬,任何馬見了它都會嚇得遠遠逃開.為此,我才請你最後再賜我一匹神馬,使我能與房宣決一死戰.
他的母親在黝黑的夜色中顯現出來,對他說,我親愛的兒子,你說你要與房宣戰斗,這可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我勸你還是趁早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有好多勇敢的青年都喪命在他的手下.我可不想年紀輕輕就喪失了自己的兒子.弄明說:"正是因此我才想讓你幫我一下的.你要是想勸我不與房宣戰場相見,那可是不行的.我早已下了決心,哪怕是戰死在沙場,我也將會是非常幸福的,因為我是為了愛而死的.我知道當我閉上眼睛,在幽暗的冥都地下行走的時候,會有兩個我親愛的人為我而哭泣:一個是你,另一個就是建姿.我決不能眼看著我所愛的姑娘在父親的逼迫下哭泣在別人的肩膀之上."
衡山女神桑蘭歎了一口氣說"我親愛的兒子,你既然這樣說了,我也決不再阻攔你了.我將盡力幫你取得這場不可避免的戰斗的勝利."
頓了頓,桑蘭又接著說道:"我的兒子,你聽好,要用心記住:今天半夜子時,你要登上這兒附近梅山的山頂,你將在那里發現有一株開著白花,細細的藤蔓上長著幾片嫩綠葉子的小瓠苗,但它與普通的瓠子卻不同,那是一株名叫'盤瓠’的奇特植物,是此山的山神所種.它一年只結一只瓠果,而且從生出到成熟都只有一晚時間.你不要看它小,它到半夜的時候,就將迅速長出長長而粗大的藤蔓,它的藤上將迅速開滿白色的大花,不久這些白色的花兒就將凋謝,只有一朵花兒結出一個純金的果實,並散發出濃烈的香味.如果沒有人摘掉這只瓠果,它就將逐漸縮小直至隱入地下.如果你摘下了它,你就將可以用這只金瓠瓜的香味在房宣大軍駐守下的峭壁邊引出一匹名叫吉量的金翼飛馬.它渾身雪白,長著長長的金子般的鬃毛;它的眼睛像火焰一樣灼灼發光.只有它才可以戰勝房宣的虎紋之馬.但是,且莫高興得太早,你在摘掉這只金瓠瓜的時候,災難就將降臨到你的頭上.因為這山的山神已為這株金瓠施了一種魔法.誰如果摘取了這只金瓠,誰就將變成一只白犬;只有當天傍晚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才會有兩個時辰使他成為無敵的英雄.余下的所有時間內,他都將作為一個長爪獠牙的白毛獵犬而存在.
她停了一停,看著兒子有些絕望的眼神說:"如果你不想使自己高貴,英勇的心靈包裹在一條狗的形體之中,除非,除非你能抓住僅有的一次機會.你將只有一次破除這凶惡的魔法,重新變成人類的機會.如果你喪失了這次機會,你就將永遠失去人形,永遠作為一只犬形之人而活著了."
弄明問:"那麼,我的尊敬的母親,這個機會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會呢?"他的母親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發,對他說:"這個機會真是微乎其微,一個犬形之人真的是很難找到這個機會的.""這個機會就是:你作為一只'犬’必須得到一個姑娘的愛情,這位姑娘又必須讓你從半夜子時到凌晨寅時結束的六個小時里呆在一個密封的匣子里,即不能讓它露出一絲縫隙,見到一絲光亮,也不能讓你見到任何人,聽到任何聲音.種下這只金瓠的山神在這幾個時辰之中找不到你的蹤影,才能除掉他的這種魔法,你才能重新恢複成人形."
弄明聽到這里,對媽媽說:"謝謝你對我說了這些,你使我的眼前看到了無限的光明.即使有一絲的希望,我也將會盡力地去爭取.為此,哪怕死去我也將會毫無遺憾的了."
他的媽媽神色凝重地又叮囑了他一番這才慢慢隱去,弄明立刻向梅山的山頂攀去.他按照母親的敘述,果然得到了這顆純金,濃香的瓠瓜.他剛把這只瓠瓜用小細繩緊縛到自己的身上,就感覺到自己身體迅速變形,他站立不住,四肢著地,果然變成了一只白色的長毛獵犬.不過,還好,他感覺到那只瓠瓜還在他的身上,正好縛在體下,別人根本看不到.
太陽出來了,這只白色的獵犬從山上跑到山下,它沖過一片開闊的草原,沖進緊圍著敵方陣營的一圈柵欄剛剛打開的大門.房宣正要帶兵出擊,看到這只白犬,就高興的說:"看呀,這犬一定是對面的國王陣營中的人所飼養的.國王一定快要被我打敗了,連他們的獵犬都不願意呆在他們那里了,今天他們一定會大敗而逃了,明天讓我們勇敢地與他們作戰並把他們打得大敗而逃吧."
太陽落要落山了,火紅的晚霞映得西方的天空如同正在燃燒一樣.從犬恢複成人的時候到了,弄明果然從犬化成了人.他來到那座名為神馬峰的峭壁跟前,舉起那只濃香的金瓠瓜.峭壁果然向兩邊分開,從中間飛出了一匹金翼的飛馬.馬中間還有一個金色的馬鞍,馬鞍上還馱著一柄青銅的長槍與一把金色的寶劍.它們相互映襯,真是美豔絕倫的千古奇觀.金翼之馬圍繞著放射金光的瓠瓜飛翔,最後才慢慢落到瓠瓜前面,嗅著它的花香,用舌頭舔舐著這只瓠瓜.弄明躍到它的背上,手執長槍,腰系寶劍,立刻向房宣的大營沖去.
這勇敢的青年一路沖殺,銳不可擋,直沖到巨人房宣的帳營之前.房宣正在同其他的巨人們飲宴,正喝在興頭上,突然聽到有人如此英勇的消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的耳朵.他一邊斥責著報信的士兵,一邊披掛上馬,向營門馳去,想看看那個不怕死的人是否敢到這里來搗亂.
他剛剛馳出營門,就看到前方沖來了一匹銀白色的駿馬,上面一位英俊的青年手執長槍向自己沖來.他也拍著自己的虎紋馬與他戰在一起.他吃驚地發現,自己的虎紋馬對他的馬絲毫不起任何作用,而且,自己的堅甲在他的鋒利的寶劍與長槍面前,就像一張薄紙一樣失去了任何保護的作用.他的身上瞬間就被他刺了許多傷口.他驚慌失措,立刻勒馬向後逃去,他知道自己的這匹馬跑起來是任何馬也比不上的,他自信一定能逃脫掉這個英勇青年的追殺.但他又錯了,弄明一勒馬缰,吉量展開它的雙翼,迅速飛到了他的頭上.弄明用寶劍俯身猛地劈下,這個號稱為"房王"或"宣王"的巨人便連人帶馬頭顱雙雙滾落地下.
弄明剛剛斬掉房宣的頭顱,他自己就重新變回了一只白犬,從馬上滾下來,馬又重新跑回山壁中去了.于是弄明只好用自己的口銜著沾滿鮮血的房宣頭顱向國王的陣營跑去.
房宣因為是山神的兒子,曾獲得過命運女神的准許,可以不死,所以他的無頭尸體與被斬掉于地下的馬頭即刻結合在一起,化成了一個馬頭人身,半人半馬的怪物,人稱為宣王之尸.馬頭上濺滿了鮮血,使它由原來白色的馬頭變成了一個紅色的馬頭.他的後半生都要以這種半人半馬的形類而生活在山野中了.他仍然騎著那匹他原來所騎的馬兒,只是現在這匹馬已經變成了一匹無頭之馬,人們都已改稱它為赤獸了.他們因為流浪生活在後來弄明所居的犬戎之界,故又被合稱為"戎宣王"之尸.

國王看到一條犬跑過來,口中竟銜著塗滿鮮血的房宣的頭顱,心里非常驚訝與高興,就用剁得很細的精肉來喂它.但它連聞也不聞,只是走到營幕的大門邊躺下了,對著門內"汪,汪"地叫了起來.旁人便對國王說:"也許它是想讓你實踐你的諾言,把你的女兒嫁給它呢!"國王聽了,連連擺手說,"我雖然說過誰如果除掉了巨人房宣,就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但現在它只是一條狗,一個畜生,怎麼能與我的女兒結婚呢?這是萬萬不行的."
但那狗卻臥在那兒,什麼都不吃,一直朝著建姿所住的房間狂吠不止,趕也趕不走.國王甚至要命令士兵們用弓箭把它射死.但他的女兒卻聽到外面的混亂聲音走了出來,對國王說:"君王口中無戲言.一個平民百姓尚且要講究信用,何況你作為一位國王呢!你既然已經拿自己女兒的婚姻許諾與人,就要按照你說過的諾言來執行.我雖然也不想嫁與一條非人的畜牲,但因為你的諾言,為了你的名望,信譽,為了這只狗對我們的忠誠與貢獻,就讓我今後與它生活在一起吧.它至少不會像人一樣變心,至少他會對我忠心耿耿,不會背叛.就當我是養了一個'寵物’作丈夫吧."于是,她就牽著這條狗進了她的閨房.
門關上後,站在她面前的狗竟然對她吐出了人言:"姑娘,我要謝謝你救了我.我本來是黃帝的子孫,我的名字叫弄明,我是為了愛你才變成了一個犬形之人的.我將在今天夜里破除山神的魔法所施加給我的詛咒.請你把我放在一個非常嚴密的箱子里,不准打開,直到明天天明雞叫時分才能打開."又驚又喜的建姿便立刻按照這只狗丈夫的話去做,給他准備了一只特大的箱子.但到了半夜里,嫉妒女神赤芳便攛掇建姿急不可耐地打開了箱子.她的丈夫開明全身都已變成人,只有頭顱還沒有變成人,還是一只狗的頭.因為建姿沒有遵從丈夫的囑咐,他的頭部從此再也不能變過來了,只能永遠保持一只狗的腦袋的形狀了.
丈夫領著她到了極遠的西方山中,他們從此在那兒一直居住下來,他們的後代成了中國西方的犬戎族.那里的人家家戶戶都敬狗,愛狗,以狗為友.後來他們有七個女兒嫁到長江以南,所以嶺南黔貴一帶也有敬奉弄明,把他作為自己的祖先的.不過,因為他曾借用那株奇特的盤瓠才殺死了房宣,所以人們總是也把他稱為"盤瓠".

上篇:正文 簡狄與燕子的游戲3    下篇:正文 後羿的出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