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昆侖之歌——中國神話史詩正文 諸神之王黃帝軒轅的故事   
  
正文 諸神之王黃帝軒轅的故事


除了高大風巍峨的昆侖山之外,偉大的諸神之王黃帝軒轅還喜愛流連在凡人們所在的大地上,喜愛欣賞聳立在人間大地上的崇山峻嶺.軒轅最愛的是位于滾滾東流的長江以南的黃山.他喜愛那里姿勢各異的奇松,喜愛那里嶙峋峭拔的怪石,喜愛那里一年四季水汽蒸騰的溫泉,也喜愛那里變幻無窮的云海.那里春天百花盛開,山鳥飛鳴;夏天松枝吐翠,云遮霧繞;秋天遍山紅楓,黃菊滿坡;冬天玉樹瓊枝,銀妝素裹.她在云起時波起浪湧,山島縹緲;風生處松濤陣陣,空谷傳響;晴有煙云青松,雨有流泉飛瀑.軒轅真願意一年四季都生活在這片美麗奇秀的山中.跟隨他來到這里的昆侖眾神看到這座山是那樣美麗,看到偉大的天帝對這座大山是那樣喜愛,常常在這里度過他的閑暇時間,便把它親切的稱為"黃山"——意為"黃帝所愛的山"或"黃帝之山".
美麗聰慧的太華是人人尊敬的諸神之後.她享有坐有天帝軒轅寶座上的特權,堅定地護衛著諸神與人類的婚姻.她不但是諸神與人類婚姻,家庭的守護神,還是不死的靈藥的持有者,是醫藥女神與貞德之神.她被眾神尊敬地稱之為"王母".除了喜愛呆在昆侖山她的瑤台瓊宮之中,也喜愛到人間大地上巡視那些美妙怡人的風景.不過,她最愛的是一座正好處于昆侖山東方的高山.它位于遼闊的中原大地,恰如正位于四方山河的懷抱之中.你看,它北有滔滔的黃河,南有碧波滾滾的穎河,西有清澈無比的洛河,群峰挺拔,氣勢磅礴.山峰間云嵐縹緲,瞬息萬變,這些景物真是美不勝收.山上林木蔥郁,松濤陣陣,有時輕柔如同流水潺潺,有時又似大海波濤般翻滾怒吼.山峰上飛瀑高懸,猶如為群山掛上了一道水晶的珠簾.遠望此山,有時它蒼翠如同一塊綠色的琥珀,有時它又因山上的紅葉而豔如朝霞.因為這座山極其險峻秀麗,王母太華便將它命名為嵩山.
這位偉大的天後太華為諸神之王黃帝軒轅生下了駱明,苗龍兩個偉大的兒子,還生下了紫琳,紫娟,紫晶,紫玉,紫月,紫貝,紫瀟等七位女兒.
駱明手持龍形神杖,是一位能夠上天入地迅速傳達至高無上的天帝旨意的神使.苗龍既是一位嵩山之神,負責管理母後最喜愛的這座崇山,又是一位可敬的動物之神,專門掌管天下所有飛禽走獸的生育繁衍,遷徙流動.雖然鳥獸動物沒有語言,也難以同他交流,但是這位神祗卻對各種動物都極其喜愛,將它們像對待自己的朋友與孩子一樣地照看,願意為它們的生存與福祉作各種工作,付出了許許多多的辛勤勞動.他教飛鳥躲避天敵的方法,他教走獸追求配偶的禮儀.他將未孵化的蛋放回窩中,將迷途的幼仔送到它的母親身邊.同樣,他走到哪里都會受到飛禽走獸們的歡迎.小兔,小鹿奔跑在他的腳下,蝴蝶,蜜蜂密密地飛繞在他的頭頂周圍,遠看像一片昆蟲組成的彩色云朵.無數歡鳴的小鳥在他的上空盤旋,飛翔,唱著一曲不倦的歡歌.
天後太華所生的女兒們全是美麗可愛,主管人間諸種事務的女神.紫琳是著名的紡織女神,她織的錦緞賽若云霞,人都稱其織女.她們七姊妹分別主管人間的紡織,刺繡,瓜果,菜蔬,儲藏,烹調與園藝,因此七姊妹也被稱為紡織女神紫琳,刺繡女神紫娟,瓜果女神紫晶,菜蔬女神紫玉,儲藏女神紫月,烹調女神紫貝,園藝女神紫瀟.
她們還負有另一項極其重要的使命,即在戰時身穿耀眼的鎧甲與紅色的披風,逡巡馳騁在戰場的高空.她們將遵從黃帝軒轅與戰神高陽的命令,甄選並接引在戰斗中英勇犧牲的英雄的亡靈.她們將讓這些英雄的亡靈坐在自己馬後,接引他們來到昆侖山中專門為他們而建造的"英雄靈苑"里,讓他們在戰神高陽的帶領下日日厮殺操練.因為黃帝軒轅與戰神高陽知道有一個關于創造諸神的秘密,那就是他們的將來必會有一個殘酷的"諸神之夜",諸神的命運將有一個悲慘的轉折,命運的結局必須靠戰爭來解決.在這個惡夢般的日子里,所有的邪惡之神,甚至是已死的邪惡之神也將複活過來,拿起武器與創造之神奮勇作戰.這將是邪惡之神與創造之神關于世界與宇宙的命運的大決戰.誰取勝了,誰就會擁有對這個世界與宇宙的絕對統治權,而戰敗的另一方就將會全被消滅.這次戰斗也將成為一次最為慘烈的最後的戰斗,他們必須預先做好准備.
在戰神高陽的宮苑中,後面大片的空地被專門辟為沙場,那是一座戰爭的樂園:有用可怕的骷髏做成的房子,有用森森的白骨做成的柵欄,有用鮮血淋漓的尸體做成的箭靶.園子里插著各種武器,刀架上懸掛著堅固的青銅鎧甲.旁邊還有武器作坊,許多神祗與巨人們在這里日夜工作,為英雄們趕制武器,盔甲等各種作戰用具.旁邊有巨大的廚房與宴饗專用的廳堂,里面有一千位廚師專門為這些英雄們做出精美的飯菜.至于供應這些英雄們食用的肉與糧食,在昆侖山上有神奇的視肉與木禾,完全可以供他們山吃海喝,他們盡可以放開肚皮來吃,根本不用擔心自己的食糧.不僅如此,他們食用了視肉之後還會立刻忘掉剛才那殘酷的厮殺與所有的痛苦,不快,變得神清氣爽,昂揚向上,變得身輕如燕,身手敏捷;而食用了木禾之後他們又會變得力大如山,身強如鋼.
黃帝軒轅與戰神高陽用戰場上殷紅的鮮血與溫熱的尸體喂養剽悍的戰馬,用美酒佳肴招待刻苦訓練的英雄們.黃帝和戰神共同指揮著這些戰士們日日分成兩軍,數千人馬沖在一起奮勇厮殺.他們與這些英雄們宴飲在一塊,住宿在一起,甚至他們也經常參加到他們的隊伍之中,一邊大聲呐喊著,激勵著戰士們奮勇殺敵,一邊親自揮舞著刀槍,在刀林箭雨之中一馬當先,沖鋒陷陣.即使他們在這些演習之中受傷而死,黃帝軒轅也會讓他們晚間重新複活過來,第二天仍可以繼續戰斗.所以,他們的訓練從來都是真刀真槍的實戰的練習,

黃帝軒轅每天除了這些工作之外,還要為諸神之間的爭端進行裁判,他以他的公正和威嚴來處理這些爭端,但往往也不能使他們心服口服.
有一次愛好挑撥的神祗諸懷與太陽神帝俊爭論到底是太陽還是水對人類更重要,他們爭吵不休,旁邊眾神也意見不一,他們就去找天帝軒轅,讓他評論一下孰是孰非.黃帝軒轅取出一架黃金的天平,把他們兩人的問題分別放在天平的兩端.天平上的指針馬上就向太陽神帝俊的方向產生了傾斜.于是黃帝宣布,這場爭論以太陽神帝俊為勝利一方,爭論的答案應是太陽對這個世界,對人類更為重要.于是太陽神帝俊洋洋得意,水神諸懷垂頭喪氣.
水神諸懷對黃帝的裁判很不滿意,就想了一個辦法來試驗黃帝軒轅的智慧,想法發泄自己對黃帝的不滿.他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大群羊都賒送給諸神,說將這些羊送給他們現在不會向他們要錢,要等到黃帝將來被別人推翻後才會向他們收錢.這件事情傳到了黃帝的耳中,黃帝便怒氣沖沖地找來水神諸懷,同著諸神厲聲責問他這樣做是何居心.諸懷卻笑著對他說:"偉大的天帝,你怎麼能隨便聽信別人的謠言,責備像我這樣的忠良之臣呢?即使他們所說的這些是真的,我也是對你做了好事啊.你想,我一個人詛咒你被別的神祗早日推翻,但那些買了我的羊的神祗卻會希望你永遠不被推翻,好以此賴掉他們的債務.我這不是替你收買人心嗎,鞏固你的權力根基嗎?我應該作為你的功臣來被獎勵才對呀!"黃帝聽說了他的這些狡辯,這才平息了他的怒火,揮手讓他退下.

有一天黃帝聽到眾神酒足飯飽之後在背地里對自己很有意見,各自認為自己才是最有力量的神祗,才應該坐到天帝的寶座上,不很把他看在眼里,就想著有一天要想法打掉神祗們的這種傲氣.不久這樣的機會就來到了.這一天他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山神,在一個諸神聚餐的時刻,來到了神祗們的中間.他裝成不認識大家的樣子,只是隨便坐到了一個圓桌的座位中間.
這里面正坐著戰神高陽,火神祝融,南風之神因平與北風之神伯強.大家都對他非常陌生,覺得他一定不是一個著名的神祗,理應排在自己之後,而現在他竟然坐在了高陽,祝融,因平與伯強之間,這也真是有點太無知無禮,太不自量力了.易怒的高陽臉上立刻表現出對他的不屑,大聲地說:"嗨,你這個無名小卒!你到底姓甚名誰?你怎麼竟敢坐在我們這些偉大神祗的座位中間?難道你也同我們一樣有什麼偉大的能力不成?!"軒轅裝成有點拘謹的樣子說:"我的名字叫柏高,來自太行山,是山中一座普通的山神.為什麼我不能坐在你們中間,你們都是一些什麼樣的朋友? 煩請你們為我介紹一下吧."
高陽對他瞪著怒目,顯得對他的話不屑一顧.風神的臉上冰冷如霜,急躁的火神祝融攥起了拳頭,想要立刻教訓他一下.這時一位天性善良的神祗——月下老人尊盧急忙走了過來,攔在他們面前,對他們說:"看在他初來乍到的面子上,你們還是不要太與他較真了,就讓我來為他介紹一下吧."于是,他便拉過那個名叫柏高的"山神",向他一一介紹起這些被他冒犯的偉大神祗來.
尊盧說:"這一位是北風之神伯強.他常使大地披上凜冽的銀裝,他使那滿披厚毛的熊躲在樹洞,不敢再出頭露面,亮出它們那可怕的爪與牙;他使那一身絨裝的留鳥在樹上瑟瑟發抖,他使江河不再卷起清澈的碧波,大海上飄浮起座座晶瑩的冰山.即使那大地上最熱的赤道,那高聳的山巔也依然可以看到他所留下的白色冰川,這些無不代表著他那極為可敬的威力與尊嚴.如果他願意,他可以使整個世界都徹底凍結.這一位是南風之神因平,他來自于廣闊而炎熱的大海,常騎著他那著名的怪獸風廉.他有時吹來烏云,帶來沉悶的驚雷與傾泄的急雨;有時他則輕輕地搖動樹梢,給炎熱的夏季帶來陣陣清涼.當然,如果他發起怒來,也可以飛砂走石,拔掉參天的巨樹.事實上他常常翻江倒海,在大洋上掀起萬丈狂瀾,把無數驚慌失措的動物,人類與巨大的石塊一起卷入云天.那一位是更為著名的火神祝融,我相信,任何神祗在了那熾熱的火焰面前也會心驚膽戰,浹背流汗.如果他發起怒來,也許這整個世界都會毀滅,化為黑色的廢墟與白色的灰燼."
看到柏高那平靜的神色,尊盧覺得柏高這小神真的太不識高低.他停頓了一下,便開始向他介紹最後的那一位,也就是那位怒目圓睜的冬神高陽."至于那一位,我提到他的名字,你一定會感到非常震驚,也許你會立即感到自己與他們坐在一起是不合適的——那一位是偉大的戰神,他的名字叫高陽.他常常使戰場上血流成河,尸橫遍野,使城郭毀滅,國家覆亡.提到他的名字,不但是軟弱無力的人類,就是偉大的神祗也會膽顫心驚,渾身發抖.據說,即使是那偉大的天帝軒轅也不一定會抵得過他的力量,戰勝過他手中的刀槍."
尊盧介紹完畢,很想聽到柏高的道謝,看到他臉上的驚訝與惶恐之態,但柏高的臉色仍是一如剛才那樣的平靜與鎮定.這倒讓尊盧甚至那幾位神祗心里有點納悶與驚疑了.柏高對尊盧說:"聽了你的介紹,我想從禮貌上來說我應對他們表示我深深的敬意.可是,不知你是否言過其實,我願意親眼目睹一下他們的風采.如果這些都是真的,我才能心服口服,才會願意不再坐在他們中間擾亂了他們的清興與雅致.不過,如果不是真的,我就會堅持我的坐在這兒的權力.因為任何神祗都是平等的,我們的生命都來自于那高渺的云天;同時每位神祗也都自有他的神權與他的不可侵犯的尊嚴.我將永遠堅守我的位置,絕不會輕易更換."
聽了他的話,那三位神祗臉上閃出一陣冷笑,便在屋里其他神祗的簇擁之下來到了餐廳的外面,開始了這場事關各人名譽與尊嚴的挑戰.
柏高手中捏著一根雁羽,對高陽說:"聽說你是力大無比的戰神,常能排山倒海,頂天立地,我倒想真正的領教一下.現在我想請你將我手中的這根羽毛扔到三步之遠,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我便會永遠對你尊敬崇拜."高陽從他手中一把奪過那根大雁羽毛,用盡自己全身力氣向前扔去.但是那根羽毛卻晃晃悠悠地從他脫手的高處飄落在腳下.他一連扔了三次都是這樣,最後他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抓著柏高的衣領對他惡狠狠地大聲吼道:怎麼,你難道還在想著要把我當成三歲小孩來耍弄是不是?現在,你要將這根羽毛也給我扔三步之遠.如果扔不到,你就要小心你的項上之頭了!"
可是柏高卻舉起那根羽毛,輕輕地對它吹了一口氣,它便飄到了三步之遠.這下,高陽再也說不出什麼來了,氣得一下子坐在旁邊的石頭上瞪著他喘著粗氣.
現在只見柏高又走向南風之神因平,對他說:"聽說你力大無比,能夠翻江倒海,現在我很想見識一下你的神力,並請你將我手中的一物吹走."說過,他便取出一株小草,舉著這株小草對因平說道:"尊敬的南風之神,現在請你開始工作吧."
因平似是聽到了別人對自己極大的侮辱一樣,大聲咆哮道:"不許你這樣汙辱我的尊嚴!告訴你,你如果再這樣藐視我的力量,我將讓你頭下腳上的吹上藍天,讓你在天上轉上一萬八千圈,再一頭插進大海的波浪之中.這樣才能使你永遠記住要尊敬別人,記住偉大的神祗是不能容許像你這樣的平凡之輩來輕易冒犯的."
軒轅微笑著對他說:"尊敬的神祗,如果我說的話稍有冒犯,那麼就請你在諸神面前展示你的偉大的力量.如果你真的吹走了這株小草,那時我再向你道歉不遲."
風神暗下決心,要用盡全力,將他手中之草連同他本人都一齊卷進東方的大海之中.但那位叫柏高的神祗卻似乎早有預備,一下子鑽進了一條地洞之中;臨進地洞之前,將那株小草迅速插進一道石縫之中.那株小草接觸到石縫中的土壤,便一下子將根深深紮進石縫之中與地下,任憑那南風之神鼓起自己的腮幫,像那正在孵卵的母雞,臉鱉得通紅,那小草卻在地上紋絲不動.因平加大了自己的力量,使出自己吃奶的力氣,只見山鳴谷應,大海開始了咆哮,崇山峻嶺都跟著開始了晃動,但那株小草只是草葉翻飛,但絲毫不見它被吹離大地.最後,南風之神因平只好停下自己的呼吸,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氣,他滿臉緋紅,承認了自己的失敗.
柏高臉上露出一絲別人不易察覺的興奮,但是,這時北風之神伯強卻走向他的面前,對他說:"你先不要高興,你侮辱了我們弟兄三個,現在輪到我們來進行較量了.如果你失敗了,你就小心受到的懲罰吧."
柏高聽了他的話並沒有一點驚慌,只是仍像原先一樣鎮靜,向他笑了笑.他手指著山下對一臉嚴肅的伯強說:"你先看一下那山下是什麼?"伯強順著柏高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遠處的山下路上,正有兩個人在趕車奔馳.這兩個人分別是一位富商和一個趕車去砍柴的樵夫.他們各自趕著一輛馬車,一個穿著厚厚的皮袍,肥頭大耳,脖子上套著一件絲絨的毛巾,腳下還蒙著重重的厚毯,一個穿著破舊而單薄的小襖,那小襖還露出幾塊破洞,好像那昆侖山上的守護者離朱明亮的眼睛.
柏高對他說:"你可以從中選出一人,施展你北風的威力,直到他向你張口求饒或者被你凍僵在地為止.只有這樣,才能算你最終得到了勝利."伯強心里暗暗思忖了一下,便挑選了那位穿得最少,衣不蔽體的樵夫.心里想,只要他稍顯威力,便可以使那貧窮的樵夫凍僵在地或者跪地祈禱的.
伯強現在開始對著山下輕吹了一口氣,大地上立刻寒風勁吹,冰冷刺骨.他再吹了一口氣,從山上便卷起了一陣陣雪花,彌漫在大地上.群山間一片銀白.那穿著皮袍者先是袖著手,將頭與身體好像都要縮進皮袍之中.後來,他看這樣仍不足以抵擋眼前的寒冷,便不停地搓著手,跺著腳,揉著自己的兩耳,被凍得連聲祈禱.但是那位衣著單薄的窮人卻顯得毫不在乎,最多他只是掩起了他的衣襟.並關切地看了看他的馬兒.
看到他滿不在乎的樣子,伯強就離近了向他們猛吹寒氣,令寒冷鑽進他們的襖中,袖中.那肥胖者已經停止了祈禱,因為他已經被凍僵在車中;奇怪的是樵夫並沒有像剛才那人那樣喊大叫,而是跳下車來,跟著馬跑了起來.現在,他已來到了白雪覆蓋的林中.他抓起斧頭,狠勁地砍起柴來,木屑四處亂飛.伯強越使勁抓他的手,咬他的耳朵,擰他的脖子,他就越是使勁干活.最後,伯強化成一股冷氣,鑽進椎夫的身體之中,但是他受不住椎夫身上的熱氣,還是被他驅逐出來了,甚至還被他飛舞的斧子劃傷了一個口子.伯強使盡了本領也沒有使那人凍得求饒,他很不甘心,就想先鑽進他的衣服里面,等他不干活時再讓其受受寒冷之苦.但那人裝滿了柴車後抓住衣服就用一根棍子狠狠抽打衣服上的雪花,打得鑽在衣服里面的伯強"哎喲" "哎喲"直叫,只有趕緊逃走.
當伯強帶了一身的傷痕回到諸神群中,他滿臉緋紅,只得承認了自己的無能.這一切都使得火神祝融顯得那麼激動,惱怒,狂躁不安的來回走動.現在只有他獨自面對那存心要羞辱他們的冒犯者柏高了.
"柏高"依然向他微笑著說:"聽說你那熾熱的火焰可以燒毀整個世界,現在我只想請你燒毀這根干枯的樹枝."說過他便取出一節干枯的樹枝,那上面還有著一節節分枝.他把那樹枝放在一塊石上,祝融就立刻惱怒地對著它吐出了自己的烈焰.
這火舌炙烤著諸神,使他們無不冒出豆大的汗珠.他們紛紛扇起自己的衣袖,或者擦一下那臉上流淌的汗珠.周圍的樹木卷起了葉子,大地變得發燙.可是,那干枯的樹枝依然如故,還是靜靜地躺在火焰中間,躺在那塊石頭上.它既沒有變成白色的灰燼,也沒有變成黑色的焦炭.火神祝融的臉紅得像他的火焰,只好宣布了自己的失敗,對著柏高低頭認輸.他不知道,這是一節特殊的"樹枝",是軒轅取自于大海之下的一株石質的珊瑚.
現在,輪到"柏高"對他們哈哈大笑,他說:"你們紛紛誇耀自己的光榮,原來只是這樣的難經考驗;你們總是說自己的法力與神通廣大無邊,卻原來又是這樣的虛張聲勢.現在雖然我可以要求我的座位遠在你們之前,但我還有事不能再在這兒陪同你們飲宴,現在我只請你們尊重那些平凡的小神,以後不要再把自己看得過于崇高吧."說完他就飛出了這里,只留下這些神祗在那里面紅耳赤,滿臉羞愧地議論紛紛.

還有一次,秋神少昊知道美麗的月神嫦羲曾經送給黃帝軒轅一件金線所繡的背心,便與黃帝軒轅打賭,說他可以只穿著一層薄衣在極為高峻,寒冷的太行山頂獨坐一夜,黃帝軒轅則認為那將會把他凍僵,這是他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于是他們便以那件金線背心作為賭物,如果少昊不勝,則要把青春女神送給他的一只碧玉的手琢送給軒轅;如果他勝了,那件金背心便要從此歸少昊所有.
他們開始了比賽.秋神少昊忍著寒冷在太行山頂真的獨坐了一夜,黃帝軒轅則在另一座山峰上遠遠地監視著他.但在半夜里,黃帝感到寒冷刺骨,難以忍耐,就生了一堆火來幫助自己驅除寒冷.第二天到了,應當黃帝軒轅把那件背心拿出來的時候,他卻有些後悔了,想賴帳.他就說:"你真的只穿著那件單衣,沒有添加衣服,也沒有借助于熱水,熱氣或者是在身旁生上一堆篝火嗎?"少昊對他的懷疑非常生氣,就說:"我再告訴你一次吧,我既沒有添加衣服,也沒有借助于熱水,熱氣,也沒有生上一堆什麼篝火,除了可以看到遠處另一座山峰的火光之外,我的身邊沒有任何火光."
黃帝軒轅說,"有一個人生了一堆火,離這堆火一步之遙烤著自己凍僵的雙手,與離兩步之遙烤手是不是都應該被看作是烤火了?"少昊不知道他想耍什麼詭計,疑惑的說:"當然算是烤火了."黃帝軒轅又問他說:"那麼離三步呢?十步,二十步呢?"少昊說:"這個,這個……也應當算是烤火吧."黃帝軒轅笑了,說:"那麼,離到有兩個山峰這麼遠呢?"少昊這才看穿了他問話中包含的"險惡用心", 氣忿忿地說,"怎麼,你想賴帳呀!難道一位神祗,一位天帝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嗎?你可是發了誓願的呀."
黃帝笑著對他說,"不要發怒呀.我們要以理服人.看,你自己都承認了,還說沒有借火取暖,那旁邊山峰上的火光難道不也是火光嗎?既是火光難道就沒有一點熱量嗎?再遠也算是烤火了.所以說,你這是明顯有違公平,失去了比賽的資格了."
少昊垂頭喪氣,在道理上說不過他,就氣得把他一下子推到了寒冷的江水之中.黃帝從寒冷的江水中爬上岸來,央求少昊替他烘干衣服.少昊就用他自己剛才所說的話來對付了,把他的衣服故意放在離火很遠的地方來烤.黃帝軒轅央求他把衣服離火再近一些,他快要凍死了.但少昊說,"你剛才不是說過了嗎?離得再遠也是在烤火呀,我這離得還沒有兩個山峰之間遠呢."黃帝只好向他求饒,答應把那件背心送給他少昊這才作罷.

上篇:正文 七仙女與董永    下篇:正文 駱明的愛情與鯀的出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