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六十三章 老公,抱抱我好嗎?   
  
第六十三章 老公,抱抱我好嗎?

"念兮……我們之間本不該是這樣的!"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每一次和顧念兮見面,都覺得這個女人身上發生了什麼改變.特別是這一次的相見,霍思雨真的有種感覺,顧念兮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向來都是逆來順受的她,這一次竟然學會了玩文字游戲.而且,她的每一次反擊都是如此的出彩!

到底這段時間,顧念兮做了什麼,竟然能發生這樣本質性的改變?

看著她如此囂張的氣焰,霍思雨真想狠狠的甩她幾個巴掌.

但一想起自己今天來找她的目的,霍思雨還是不得不按耐住自己內心的煩躁.

"不該是這樣?那我們,該怎麼樣?"看霍思雨一副欲又止,眼神哀傷的樣子,顧念兮微眯起了雙眼.

這個女人強硬的行不通,該不會是打算找同牌了吧?

眼尖的憋見霍思雨的肚子,顧念兮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

她可沒有忘記,這個女人上一次栽贓陷害的高超手段,若不是談逸澤在場的話,或許誰都不會為她作證明.

"念兮,還記得五年前嗎?那個時候,我們每天都一起上下學,有時還會暢聊心事!我們曾經是那樣的好姐妹!"

果然,不出顧念兮的預料,這女人又是一臉淚光.

"是啊,以前還真的看不出來,你霍思雨還是一個當演員的料.竟然能陪著我和悠悠演出那麼久,還真是辛苦你了!"提及以前,顧念兮的鼻尖一酸.是啊,五年前的那段青蔥歲月,真的難以忘懷!

但看著霍思雨,她只是冷冷的扯出一抹冷笑.

五年的感,虧霍思雨也敢拿出來賣弄!看來,她似乎已經開始擔心自己的身份被別人識破了!

"念兮,有必要這樣對我嗎?橫眉冷對的,多不舒坦.我們好歹也是姐妹一場!"

沒想到,拿出五年前的姐妹之,顧念兮似乎都不為之所動.

當下,霍思雨握著LV皮包的手,再度不自覺的加大了手勁.

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姐妹一場?那你當初爬上談逸南的床的時候,怎麼想不起來我們是姐妹?你當初在明朗大廈設計陷害我,讓談逸南和其他人都誤會是我要將你推倒,謀害你和孩子,怎麼沒有想起來我們是姐妹?三番兩次的要我一定要去參加你們的訂婚宴,三番兩次的羞辱我的時候,你怎麼就沒有想起來我們還是姐妹?"

她以伶俐的口才,和超強的記憶力,將這短短的一段時間內她霍思雨所做的事,用另一種冷漠的語調出來之時,霍思雨才發現,自己做的或許真的太過分了.

可這,又能怎麼樣?

做出來的事,也等同于潑出去的水.

覆水,難收!

"……"看著顧念兮那雙漂亮的眸子,霍思雨發現被她連著質問之下的自己,也失了語的能力.

而顧念兮似乎已經看穿了她心中所想,做了最後的總結:"事實上,就是你一直都沒有拿我當成你的好朋友,你的姐妹!你霍思雨,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自私鬼!"

"是,我是自私!可顧念兮,你高高在上,享受萬千愛戴的尊貴身份,絕對不可能體會到,那種尊嚴都被人踩在腳底下的感覺!你絕對難以想像的到,當你明明有著比別人更勝一籌的能力,卻因為你家里擁有一個酒鬼老爸,那種被人鄙夷,被世人唾棄的感覺.你不懂,因為你有你的市長父親,你有一個健全的家庭,還有楚書記給你的保護,你怎麼可能會懂?而我,在你享受著別人的保護的時候,我必須靠著我自己的能力,一個人打拼,一個人奮斗.

最初來到這個城市,我幾乎耗盡了我的所有.可你知道嗎?我那樣的苦苦拼搏,卻遠不如一個辦公室主任剛剛畢業的侄女.他們每天用尖酸刻薄的語笑話我的努力,笑話我做出來的成果!我受不了,我真的再也受不了那樣的生活了.所以,我才撒了謊!我騙所有的人,我有一個市長父親.沒想到,在這之後,所有的一切都好辦了.而這些只不過,也是靠著我自己的能力,想要過上我想要過的生活,這有錯嗎?"

既然顧念兮已經不會在考慮她們五年來的分,那她霍思雨也不怕撕破臉皮!

這也是來這個城市這麼久了,她第一次吐露出她所有的心聲.

在聽到霍思雨的這些,第一時間顧念兮確實有些驚訝.

可聽到了最後,這一切全都凝結成了她嘴角上的一抹諷刺.

"思雨,如果這些真的是靠你的能力得來的,我相信你不會活得像現在這樣的痛苦!"

最初來到這個城市,最初從基層做起,顧念兮也明白這其中的艱辛.

那個時候,她連住的地方都是賒賬來的.每天也只能夠吃兩頓飯,那樣的艱辛,或許還要比霍思雨的更艱難.

可她,從沒有想過放棄.更沒有想過拿出自己父親的身份,來欺壓別人.最終,她不也是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了嗎?

因為她堅信,若是自己真有能力的話,就算在陌生的城市也能活出一番風采!

可霍思雨太過于急功近利了,所以她才撒下了瞞天大謊,才會過著如今這樣的生活.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會成功!"顧念兮那瑰麗的冷笑之後,將霍思雨臉上的錯愕和呆滯,全部納進了眼底.

"去和談家人出這一切,求得他們的原諒,或許你會活得更自在!"她收回自己落在霍思雨身上的眼神之後,輕歎一聲.

這是,顧念兮想到的唯一能解決這件事的方法.

而這也是她念及五年來的分,給霍思雨的忠告.

只可惜,顧念兮的這番話像是給了霍思雨多大的刺激似的.

原本,在聽到她這番話,眼眸已經迅速黯淡下來的霍思雨,竟然在這一刻又變得狂躁了.

那雙帶著美瞳而看起來又大又圓的美目,充滿了怒意.

"我瘋了不成?我還沒有嫁進去,我還沒有得到我想要的生活,你讓我現在去告訴他們,其實我是個冒牌貨!你覺得他們還有可能認同我,還有可能讓我和南結婚嗎?!"

"就算他們不想認同你,可你的肚子里還有談家的骨肉!難道,談家人舍得看著他們的血脈,流落在外!思雨,聽我一句,現在和大家出這一切,還來得及!"

其實連顧念兮都有些懷疑,霍思雨撒下的這個瞞天大謊,其實從一開始就漏洞百出,為什麼舒落心會深信不疑?

"來不及了!我是絕對不會出來的!"

若是來得及挽救,她早就出來了!

又何必,等到現在事都快要敗露,還來找她顧念兮求?

"你若不想,我可以替你去!"著,顧念兮拽著自己的包包,准備離開.

可她還沒有完全轉身,就被霍思雨拽了回來.

霍思雨的個頭其實比較,力氣也沒有顧念兮大.

不過此刻的霍思雨似乎像是被逼到了絕境,的身體竟然也爆發出了如此強大的力量.一伸手就將比她還要高出許多的顧念兮拉了回來.

"顧念兮,你少給我在那邊得瑟加雞婆!這是我的事,你他媽的給我少攙和!"她慌張了,凌亂了.

也不顧一切,開始朝著顧念兮叫器著.

若是她真的懷孕,霍思雨也會考慮將一切出來,不想繼續頂著這個瞞天大謊過日子.

可問題是,她連肚子里的孩子都做了假!

母憑子貴的事,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所以,在這緊要的關頭,在她嫁進談家之前,絕對不准許出現任何的差錯.

"霍思雨,我沒有得瑟!我是覺得你撒下這個瞞天大謊,拖的越是久,越是沒有人會諒解你.再者,我不是同你,因為這一切的錯誤都是你自己一個人親手造成的!我之所以打算去出來,不過是覺得你腹中的孩子可憐,這麼就要替你擔驚受怕!你一個人受人譴責,沒有什麼.可孩子要是出生了,不也需要跟著你這樣的母親受別人的指指點點,太可憐了麼?"

"我不需要你的同,我的孩子也不需要你的同!所以,收起你那令人惡心的同心,我們不需要!只要你不出來那一切,我自有我的辦法!"在聽到顧念兮的話的時候,霍思雨的心確實也閃過一絲悸動.

若是有孩子,她也會為了自己的孩子考慮!

可她沒有!

若是讓顧念兮知道,她連肚子里的孩子都是個幌子的話,那豈不讓這一切變得越發的不可收拾.

不過看顧念兮的樣子,剛剛她和蘇悠悠見面的時候,並沒有聊到這些.

看來,最近這段時間,她不僅要防著顧念兮別將這一切都講出來,甚至還要防著蘇悠悠和她見面了!

"你有什麼方法?難道真的要去找一個人,來假扮霍副市長不成?"

"這是我的事,我自有我的方法!只要你顧念兮不要出這一切就行了,不然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她握緊了拳頭,歇斯底里著.

只有用這樣貓一樣的自我膨脹放手,現在的霍思雨才能從顧念兮的身上找到一點安慰.

"那好,我不!我倒是要看看,這樣的瞞天大謊,你能將它藏到幾時!"就像霍思雨的,她早已收起了她那本就不適用于在霍思雨身上的同心.

她並不是怕霍思雨的威脅,只是想看看,這樣的女人到底能將這個支離破碎的謊,支撐到什麼時候!

"嘟嘟嘟嘟……"就在這個時候,顧念兮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談逸澤的電話.

"兮兮,你在什麼地方?聽起來,不像是在家."

"我在吃街,准備要回去了."

"吃街?我正巧在這邊辦完事,逛完了嗎?我現在去接你."

他的聲音,莫名的撫平了顧念兮心中的毛躁.

冷冷的掃了一眼霍思雨,她發現現在連和她站在一起,都莫名的可笑,便對著話筒道:"你過來接我吧,我也逛得累了!"

"那好,原地待命.我馬上過來!"著,電話那端的男人掛斷了.

"看樣子,你和他倒是相處的不錯?"霍思雨冷眼的看著顧念兮收起了電話,眼色依舊是清冷一片,仿佛不為顧念兮的任何事而動容.

但握著LV皮包的手,卻再度狠狠的陷了進去.

憑什麼?

憑什麼顧念兮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又能找到了一個優秀的人?

不僅結婚了,連生活看起來也是這樣的幸福?

而且,談逸澤似乎非常寵她?

"若是他知道了你和南的過去,他還會這麼對你嗎?"她不清不淡的一句,目的就是想要掌握顧念兮的某些把柄.好在關鍵的時候,能拿出來利用.

可沒想到,這番話之後她看到的是竟然是顧念兮的冷笑.

那樣的笑容,仿佛胸有成竹的掌握著必勝的籌碼.

"你想告訴他,盡管去告訴他好了.我可不像某些人,連自己的過去都能否認掉!"顧念兮的語調,也是冷冷的.

嘴角上的笑容,意味不明.

而霍思雨在聽到她的這番話也有些詫異.

難道,談逸澤對于顧念兮和談逸南的過去,全都知曉?

那他,不介意?

"顧念兮,你以為你嫁給了談逸澤,真的是最好的歸宿?你也將你自己太看成一回事了吧?難道你沒有想過,一個男人連你的過去都一點不介意,他沒有別的心思?"

霍思雨短暫的詫異了一會兒,又立馬開了口.

爭鋒相對的瞬間,她看到了不遠處緩緩停下來的車子.

目光瞟向那扇茶色的車窗,其實她並沒有看到里面的男子.

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的她,卻是渾身的不自在.

因為總有一股子感覺,車窗內的那一端,仿佛有一把利刃,在悄悄的凌遲著她……

"難道,你就不怕你只是她的一個棋子?難道你就不怕,你只是他想要用來對付談逸南的一個籌碼.你想要這麼,是嗎?"

如此一番話從顧念兮的唇中傳出的時候,霍思雨的美眸中是滿滿的震驚.沒想到,顧念兮竟然出了她所有的心思!

可在她吃驚的眼神中,顧念兮依舊只是笑.

笑的,如夜空綻放的煙花一樣的奪目璀璨.

霍思雨意味不明的眼神,顧念兮當然可以知道她准備挑撥她和談逸澤的關系.更知道,慌亂的她想要找救命稻草.

可明知道,自己和談逸澤的婚姻,其實並不像其他人看上去的那麼好.但顧念兮知道,如此形勢下她不能讓霍思雨鑽了空,成為她的階下石.

"我不像你,我清楚我自己的分量!霍思雨,你還是顧好你自己,當好你的'市長千金’就行了.至于我的事,你少操心."到這,顧念兮也看到了不遠處停下來的那輛車子.

那個男人,來了!

因為霍思雨的那一番話,她的心莫名的不安起來.

不知為何,此刻的她非常想要看到那張不夠笑的俊顏,想聞一聞那股子專屬于他的幽香,好安撫一下自己那顆煩躁不安的心.

心之所趨,她也轉身准備離去.

但離開之前,她似乎又想起什麼事,道:"還有,最後提醒你一句.雖然我和他的婚姻看上去沒有那麼有分量,但我如今也是堂堂正正的參謀長夫人.那個男人的脾氣,想必談家人和你都比我要來的清楚.他絕對不會看著屬于他的東西,被別人欺凌!不然後果,可不是你和我能承擔的了的!"

這是,他給過的承諾.

他過,顧念兮並不是一個軟柿子,任人揉扁掐圓.顧念兮生氣的話,可以揍人.他,會幫著……

這是不是也代表著,他不會讓霍思雨欺負了自己?

完這番話,顧念兮邁開了腳步.

而身後,那個被激怒,已經失掉了形象的女人,再度朝著她怒吼:"顧念兮,你以為你這麼我就會信你,就會怕了你,就會任由你的擺布?"

"不信,你可以試試!"

大步朝前走的女人,並沒有因為霍思雨的這句話而遲疑腳步.

她依舊朝著那個男人所在的方向大步走著,一步也沒有停留,甚至連一個回頭都沒有留給霍思雨……

而今天原本勝券在握,以為自己會得到顧念兮的同,以為自己可以順利抓住顧念兮的把柄的女人,此刻只能用自己不甘願的眼神,狠狠的盯著顧念兮離去的背影.

憑什麼顧念兮的運氣就那麼好?她的生命中,能有那麼多男人為了她赴湯蹈火?

談逸南是這樣,楚東籬也是這樣,現在連談逸澤那高高在上的男人,也陷進去了麼?

該死的,為什麼都喜歡顧念兮?

為什麼所有的人,都看不到她霍思雨的努力?

霍思雨就像是脫了線的木偶,沒有生機.

蒼白的臉上浮現的笑容,看起來不知道是在笑,還是在哭……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怎麼一臉喪家之犬的樣子?"

等到顧念兮上車之後,談逸澤便開了口.聲音不高不低的,聽不出任何緒的起伏.

唯有那一雙正打量著顧念兮臉的黑眸,卻是出奇的幽深.

仿佛,正醞釀著一場腥風血雨.

"誰喪家之犬的樣子?"你才喪家之犬,你們全家才喪家之犬.

不過後面的話,她還是只能在心中叫器著.

因為,她不敢惹怒這樣的男人.

"眼眸呆滯,兩耳耷拉,和你現在是一樣的!"男人見她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並沒有直接拉動車子的引擎.

"吧,發生什麼事了?"其他人的死活,談逸澤才沒有心理會.但沒有辦法,他的東西就算是一點點不開心,都像是他眼里的沙礫一樣!

"老公,抱抱我好嗎?"聽著他的詢問,她的鼻尖莫名的酸澀.

其實從剛剛坐進車上的時候,她就一直想要躲進談逸澤的懷中,感受男人身上的溫度帶給自己那股子莫名的安全感,讓她可以忘掉霍思雨剛剛的那些話,那些眼神.

可她,又怕談逸澤覺得自己矯,所以一直忍著.

但最終,她還是堅持不下來.很沒有志氣的和談逸澤要求著,看著後視鏡中自己的這幅尊容,果然就像談逸澤所的,一副喪家之犬的樣子.

本以為,談逸澤不會理會自己這麼無厘頭的要求,卻在後視鏡中看到男人利索的解開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帶,一下子便將她攬到了他的身邊,讓她的腦袋埋在他的胸口處.

他那寬厚的大掌,輕輕的順著她的發絲.

沒有節奏,卻讓人莫名的放下心中所有的戒備.

"受欺負了?"他的語調,一如極為的云淡風輕.

可偏偏,黑眸子里卻是一樣的寒冷.視線如同一把把的利刃,朝著車窗外射去.落在,不遠處剛剛顧念兮走過來的那個角落.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那個位置還站著一個女人……

而且,面容有些熟悉!

看來,是時候他該查一查,這個女人到底和他的東西有怎樣的恩怨糾葛了!

憑他敏銳的洞察力,他發現這個女人絕對不僅僅只是搶了東西的前男友那麼簡單!他們之間,好像還有什麼糾葛.

當然,他談逸澤從來都不是心眼的男人,他保證!

他不過是看不得他的東西如此灰心喪氣的樣子,不過是想要將他們給他的東西的不開心加倍奉還罷了!

"不是告訴過你,受欺負的時候就直接不留的打過去.打不過,可以喊上我!氣壞了身子,可不好!"不知道就這樣抱著顧念兮多久,男人又是輕輕的耳鬢厮磨.

再了,東西的身子是他的,若是氣壞了,他們都是償還不起的.

因為他發現,似乎只有他的東西,能讓他如此心甘願的付出……

這意味著什麼,談逸澤一時半會兒也不出個所以然.

"可是,她還懷著身孕!要是打過去,真把人家孩子給傷到了,可怎麼辦?"聽著他刻意放柔聲線哄著自己,她的眼淚再也遏制不住的落下.

作為報答,顧念兮覺得自己很感恩的將自己的淚水,抹在了男人綠色的軍服上.誰讓平日里都是他欺負她?

現在好不容易逮到個機會,也該讓她得瑟一下.

所以,這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她摸得倒是很開心.

唇角,都不自覺的揚起.

察覺到了她的這個動作,男人的嘴角也只是一閃而過的寵溺.

能讓她不掉淚,什麼都好.就算要他當街跳個舞,他沒准都做得出來.

"呵……就算傷到了,我也會幫你處理的.再了,她又沒有肚子,那個孩子還指不定不存在呢!"這話的時候,男人銳利的視線再度落在了不遠處那個女人的……腳上!

那是一雙大概十幾公分的高跟鞋吧!

常識,大家都是有的.

前三個月,孩子最容易掉了.

難道這女人就那麼有自信,她的孩子夠彪悍,能承受得了她既喝咖啡,又是高跟鞋又是濃妝豔抹的折騰?

未必吧?

那是不是也明了,另一種答案?

看著不遠處那抹身影,男人的唇角上再度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

"什麼呢?剛剛懷孕哪有那麼快看出來的.再了,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什麼人會拿孩子來開玩笑吧!"

霍思雨的身份是有假.

但關于孩子一事,顧念兮還是堅信,霍思雨還是有一定的頭腦的,不會拿孩子來開玩笑的才對!

不過被談逸澤這麼一哄,她原本被霍思雨激怒的心也算是得到了平複.

這會兒,她也主動鑽出了談逸澤的懷抱,回到副駕駛座上坐好,系好安全帶.

"我們還是回家吧.再不走,沒准警察叔叔要來拖車了."

"……"後者,沒有回答.也沒有順應她的話,拉動引擎,踏上回家之路.

顧念兮有些詫異的轉身,回頭看到那一幕的時候,臉上不自覺的羞一片.

因為剛剛她又是鼻涕又是淚的擦著抹著的緣故,此刻男人那一身筆挺的軍服上,濕潤了一大片.

看起來,竟然是那樣的詭異.

"那個……我回家幫你洗的干乾淨淨的!"最終,顧念兮還是沒有骨氣的作出了妥協.

"算你識相!不過,今天沒有完成領導交代的任務看,還是要接受處罰!"

"什麼任務?"

"……"男人又沒有作答,只是微眯著雙眸看著她.

"我知道了,知道了!"看他的眼神,顧念兮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明白了,他在責怪自己今天白白的受了氣,沒有大打出手.

其實,顧念兮很想告訴男人,並不是*力能夠解決世界上所有的事的!

可沒有辦法,自家的老公很黃很*力!

看他的眼神,沒准她現在敢多加反駁的話,估計這會兒他在車上就要開始"懲罰"她了!

為了不在街上上演兒童不宜的劇目,顧念兮只能應承著.

不過今晚,她是絕對不會輕易服從的!

"呵……"

看著東西那副欲又止的樣子,談參謀長的心出奇的好.

他哼著曲,拉動了引擎.

因為不管東西用什麼借口,今夜他都有辦法將她制服的服服帖帖的!

想著,他讓車子滑入街角的盡頭……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再過幾天,就是大年三十了.

談逸澤接到了一通電話.是談家老爺子打給他的,讓他帶著顧念兮一起回到談家大宅.

這是談家的慣例.

除了他被派到邊緣必去駐守邊境的那幾年,他沒有在談家過年之外.其他的時候,每逢過年,爺爺都會要求他回到大宅子里住上一個星期.

其實,不管是在自己的公寓里,還是在談家大宅過年,對于談逸澤來,都沒有什麼區別.

但今年多了他的東西,似乎真的有什麼不一樣了.

想到東西,談逸澤的心莫名的大好,也爽快的答應了談家老爺子的要求.

印象中,這也是談家老爺子第一次要求談逸澤回家過年,他會如此爽快的回應自己.

看來,真的娶了媳婦之後,不一樣了!

想到這,談家老爺子滿足的掛斷了電話.

應承下這邊的,談逸澤自然要和顧念兮交代一番.

年底了,顧念兮那邊也休假了.

這幾天,她都在他們的公寓里做過年前的大掃除,房子被她打掃的亮晶晶的不,還給家里多添了很多年貨.那溫馨的房子里,也讓談逸澤覺得窩心.

電話撥通的時候,顧念兮正在家里擦窗戶.

"兮兮,你在做什麼?"電話里的男音,也讓女人的嘴角不自覺揚起弧度.

似乎最近談逸澤每一回打電話來,都讓她的心莫名的好.

"我在擦窗戶.老公啊,你回家的時候順便給我帶點好吃的行不,我忙了一個下午."有時候,她會像談逸澤撒嬌,要點東西吃.

其實並不是因為嘴饞了的緣故,而是她喜歡男人給自己買東西吃的感覺.

"行,板栗是吧!"漸漸的,談逸澤也開始摸清楚東西的習性.

她最愛的,就是板栗了.

每一回他買的板栗,她都能吃個精光.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松鼠轉世!

"嘿嘿,就是這個!不過你這大忙人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呢?"

"是爺爺打電話,讓我們過年的這段時間回到談家住一陣子,我答應了,沒有關系吧!"問顧念兮這些的時候,談逸澤正從自己的助理手上拿過一份文件.

文件上,是明年這個城市的大型活動.

還有,一些會在大型活動之時,來到這個城市的大人物的名單.

文件上顯示,明年年初的時候,D市會和本城有個合作項目.屆時,D市市長會親自過來訪問.

然後,文件的另一頁上面最頭的一行——"D市市長顧印泯".

看著"顧印泯"三個字,談逸澤莫名的覺得有些熟悉.

好像這個名字,他在什麼地方見到過.

可是想了又想,談逸澤卻又找不到關于這個名字的任何記憶.

會不會是因為,這個男人和顧念兮一樣,都是姓顧?

"好啊,也沒有什麼問題!不過咱家年貨都准備好了,就怕浪費了!"顧念兮撓了撓頭,到談家過年?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過年的時候,就要人多,圖個熱鬧.

因為,她想家了!

以往每一次過年,爸爸媽媽都會忙里忙外的.然後在大年三十的時候,一家人都舒舒服服,開開心心的坐在一起看春節晚會.

有時候,楚東籬還會過來串串門什麼的.

越想,鼻尖越是酸澀……

她真的好想家!

真的不知道,爸爸的氣到底消了沒有!

還有媽媽……

"沒事,到時候留一點在家里,然後其他的我們提著回去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你忙吧,我繼續收拾家里."

"等等,兮兮."

"什麼事?"本打算掛斷電話的她,聽到了他的聲音再度拿起來.

"你……想家了吧!"他的聲音,很輕.

卻無端的,觸動她心里最柔軟的那一片!

那一刻,女人的淚水決堤了.

為什麼這個男人,總是能輕易的看透她的想法?

為什麼,他總是能輕而易舉的知道她想要什麼呢?

"嗯!"她的聲音,由最先開始帶著鼻音,到此刻的帶著梗咽,都像是一把尖銳的刀子,凌遲著他的心.

"呵呵……東西,年後就帶你回家去看看.年底突然事變得有點多,一時半會兒也走不開!"

談逸澤放慢了語調,放低了姿態,輕柔的哄著電話里的他.

連同他那張本在辦公室里不會有任何表的臉,都在這一刻變得柔和.

這樣的談逸澤,竟讓自己的助理看的有些癡.

向來被人成為"冷面虎"的談參謀長,竟然也會哄人!

而且,還做的這麼好!

看來,電話那端的人,一定是在他的心尖上.

"老公,謝謝你……"這是唯一她能給的答案.

只是不知道,爸爸在看到談逸澤之後,會是個什麼反映.

會不會,再度和上一次一樣,極力反對呢?

想到這,顧念兮感覺自己又掉進了另一波的煩惱中.

"傻瓜,我們是夫妻,不用這些!還有……我會好好的表現的,讓岳父大人認可我!"他在笑,笑的如沐春風.

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還是有些擔憂.

因為害怕自己不夠好,不夠優秀,讓他的東西難做人.

掛斷了電話之後,談逸澤又繼續翻看著手頭上的資料.

視線,定格在"顧印泯"三個字上……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大年三十那一天,顧念兮和談逸澤帶著簡單的梳洗衣物,還有一些必備用品,以及一些置辦好的年貨來到了談家.

談家大宅的庭院,真有有一份軍區大院的新年氣息.

因為談老爺子在過年的時候,就喜歡找來一些色的燈籠,掛在盆栽的枝葉上.

進到大廳里的時候,顧念兮才發現,家里也裝扮的非常喜氣.

牆壁上貼著倒了的"福字",桌子上也擺滿了各種可口的零食.

談老爺子一身色的棉襖,看上去精神抖擻.

這是顧念兮從到大,第一次在外面過年.進門的第一件事,當然是收包.

談老爺子和談建天,分別給了她一個.顧念兮本不想收的,但談老爺子發令了,這是討個喜氣,讓她一定要收下來.

一旁的舒落心看著她手下了包,只是雖然有些不甘願.但大過年的,她也不想觸到談老爺子的眉頭.

而相比較成為談家人關注焦點的顧念兮,霍思雨則黯淡了許多.

今年是大年三十,家里頭開始拜年的也有許多.本想這個人多熱鬧的日子,好好的打扮一下,不要失掉面子的她,卻被臥室里拿起了化妝盒的時候,被舒落心逮了個正著.不僅被她沒收了全套的化妝工具,還被數落了好一陣子.

現在她也開始懷疑,這老女人是不是每天都在背地里監視著自己!

但礙于現在她還沒有真正的嫁進談家,霍思雨並不敢正面頂撞舒落心.所有的氣,都只能忍了下來.

可在看到容光煥發的顧念兮的時候,霍思雨還是憤恨不已.

今天顧念兮穿了一身粉色的棉襖,將她的皮膚稱得出奇的白.原本顧念兮五官就長的非常的好看,常日里的她不怎麼化妝,所以她的皮膚也比她霍思雨的好了不少.

如今,顧念兮最多也只是塗了個口,就足以讓她美的如同精靈一般.而不像是霍思雨,因為這段時間時常因為擔憂顧念兮泄露出她的身份,所以每天晚上都睡不著,眼圈浮腫,皮膚變得越來越粗糙,眼角的細紋也多了.最可恨的是,現在她沒法用粉底來遮蓋!

再者,顧念兮一頭如海藻一般黑發,垂散在肩膀上,讓她盡顯嬌媚.不像她霍思雨,一頭本來燙染的漂漂亮亮的金色大波浪,卻因為肚子里的"孩子",被舒落心押到了理發店,剪的短短的.從遠處看,根本和男人沒有區別.

這樣的差距,讓霍思雨越來月惱怒,看著顧念兮的眼神也越來越憤然.

而這樣的緒,在談逸南同樣出現在這個大廳里,他的視線如同鬼魅一樣對顧念兮窮追不舍的時候,到達了極點.

從進談家大廳的時候,談逸南就好像看不到其他人似的.

他盯著顧念兮的側臉看,如癡如醉.

連一旁看著的談家老爺子和談建天,都意識到他的失神.

而這個男人卻渾然不知,處于自我陶醉中.

一點,也沒有將她霍思雨這個名正順的未婚妻放在眼里!

只是,不管她霍思雨表現出多麼不開心的樣子,談逸南像是根本沒有察覺到似的.

相比較霍思雨這邊氣的牙癢癢的況,談逸南的況也不是那麼好.

顧念兮是美的,這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可他從不知道,她竟然美的如此驚心動魄.

藕粉色的長寬羽絨服,不僅襯出了顧念兮的好膚色,更將她本就玲瓏的身段修飾的極好.但最礙眼的,是她纖細腰身上的大掌……

------題外話------

今天看到兩位送了十朵花花的親親,心各種激動!~

上篇:第六十二章 為了你的"千金"身份?    下篇:第六十四章 他的關懷,她的漠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