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六十四章 他的關懷,她的漠然   
  
第六十四章 他的關懷,她的漠然

看著這礙眼的一幕,談逸南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焦了,味道刺鼻.

等他意識恢複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那是他手上的那根香煙,已經燃到了他的食指和中指之間,這味道大概就是從這里面發出來的.兩個手指早已被燙的的,只不過他完全沒有察覺到罷了.

看著自己的被燙傷的兩個手指,談逸南好像一點也不在意.

而嘴角上,也再度揚起了一抹苦澀.

這個時候的他也才意識到,原來自己還是該死的在意著那個女人……

好似,從一開始他談逸南的心,就只落在她一個人的身上,不曾離開.

若不是當初意亂迷,讓霍思雨爬上了自己的床的話,如今擁著她,和她談笑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

而不是,只能孤單的站在這個角度,偷偷的看著她……

鼻尖很酸,談逸南知道自己有些失態.

只是,不管他怎麼做,失蹤都無法將自己的眼神從顧念兮的身上挪開.

"兮兮,澤,我們開飯吧."談老爺子開了口,然後示意其他的人也跟上,開始他們的年夜飯.

談逸南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稍稍的側過自己的頭,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的失態.

但談逸南卻沒有發現,身後早已有一雙憤怒的眼睛,將他的失態,他的失落,他的自我嘲笑,全部納進眼底……

看著男人在其他人離開之後,還一臉垂頭喪氣的坐在沙發上.有那麼一瞬間,霍思雨真想上前,狠狠的扇這個男人幾巴掌!

既然他那麼喜歡顧念兮,為什麼當初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讓她霍思雨爬上他的床?

難道,這個世界真的如此不堪?

男人的身體和心,注定是分開的?

里的那些專專一,都只是女人無聊時YY的念想?

霍思雨確實很想給這個男人幾巴掌,質問他為什麼不愛她,卻讓她愛上了他,卻讓她變得如此不堪?

可最終,她還是決定咽下這口憤怒.

因為現在的她還沒有正式進入談家大門,她不能將兩人的關系鬧得太僵,更不能讓這個男人從現在就開始厭惡自己!

想著,霍思雨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的表看起來不是那麼僵硬之後,才慢步走向男人的身邊.

她伸出自己纖細的手,圈住了談逸南的手臂:"南,你今天怎麼了?怎麼從一回來臉色就不是很好,難道是身體不舒服嗎?"

她的語調,還是一如既往的表現出她的溫柔和體貼.

她的眼神,也如同之前一樣的乖巧嫵媚.

只是她出口的話,卻讓談逸南的眼眸一閃而過的錯愕.

因為,她用著這個世界最溫柔的表,和最柔的話語,來變相的指出男人剛剛的失態.提醒著談逸南,管好自己!

"我沒有什麼."被霍思雨這麼一,談逸南也好像意識到自己不該有的失態.當下,他慌忙的別開了臉.

不管怎麼樣,現在霍思雨才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妻.這一點,談逸南還是覺得挺愧疚的.

"既然沒有什麼,那我們也去吃飯吧!這可是我們兩人第一次一起吃年夜飯."這話的時候,霍思雨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著談逸南別開的側顏,道:"不過我相信,我們今後還會有更多一起吃年夜飯的時間!"

她指的,是她即將嫁給了他的這個事實!

只不過,這男人顯然並沒有什麼心陪著她在這里耗時間,即便她總是變相的提醒著他某些事實,男人的臉色卻絲毫沒有緩和.

冷冷的看了霍思雨一眼之後,他便起了身,不著痕跡的將霍思雨的手從自己的臂彎上拿下來之後,男人對著她道:

"我知道了,去吃飯吧!"

隨後,男人便大步離開了.

一步,也沒有因為身後的女人而停留……

看著那抹高大身影消失在大廳里,霍思雨臉上努力維持的那抹笑容,也在一瞬間垮了下來.

為什麼到這一刻了,所有的事只差最關鍵的一部分了,她卻開始後悔了呢?

如果當初她不爬上談逸南的床的話,是不是現在也不用被他如此冷漠的對待,更不用在談家里里外外都不是人?

"思雨,你還處在那里做什麼?快過來吃飯,心餓到肚子里的孩子."那邊,傳來了舒落心的聲音.

她整天滿口都是"孩子","孩子"的.

可不得不,舒落心卻還是最關心自己的人!

起碼,比她的家人關心她上一百倍!

一想到以前那些生活,一想到那個喝醉了的男人,就會不斷的打罵她,就會不斷的闖禍,霍思雨發現自己真的好害怕回到以前那樣的生活.

不想回到以前那樣的日子,就只能努力的堅持下來.就差一點點了,只要成功的嫁給了談逸南,只要順順利利的當上他的妻子的話,那她霍思雨就真的能和以前的生活再見了!

想到這,霍思雨的眼眸微眯了起來……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霍思雨來到餐桌上的時候才發現,談家的木中間帶大理石的餐桌上,談家老爺子正坐主位.談建天和舒落心,坐在他的對面.

左邊的位置上,顧念兮和談逸澤坐著.不過,他們不知道正著些什麼,兩人聊得不亦樂乎.連尋常在談家都一副冷臉的談逸澤,眼角上也浮現了淡淡的笑紋.

而坐在右邊,也就是顧念兮和談逸澤對面的談逸南身側,還剩一個空位.

這位置,應該是留給自己的.

這樣的安排,其實很合理.

她,本應該笑著入座才對.可一看談逸南落在對面上,一雙黑眸里充滿著明顯的妒忌之意,直勾勾的盯著坐在他對面的顧念兮和談逸澤的笑臉之時,霍思雨發現自己的臉已經僵的擠不出任何的笑容.

"思雨,快坐下.我們開吃吧!"其實,談逸南的失態,所有人都看的清楚.連坐在距離他最遠的談老爺子,也不得不開口,希望能滅掉這餐桌上本不該蔓延的火苗.

"嗯,好的,爺爺!"霍思雨知道,談老爺子這是在給自己台階下,也只能順應著他坐在了談逸南的身邊.

年夜飯,正式開始了.

談家的年夜飯,就是准備了一些他們尋常愛吃的東西.

看著這一桌子熱騰騰的飯菜,談老爺子的笑紋也加深了.

"兮兮,澤,你們難得回來一趟,多吃一點!"談老爺子忙著招呼著.

但這話,卻讓一旁的舒落心不滿.

什麼叫難得回來,就要多吃一點?

那南呢?

難道南一直都住在這個家,就不用多吃一點麼?

只不過,舒落心不敢講出來,害怕惹得談老爺子不高興.

"好的,爺爺!"白熾燈下,顧念兮的皮膚簡直恰的出水.眼眸里流竄的光芒,也是最為奪目惹眼的.看的,談逸南再度因為她而失了神.

若不是一旁的霍思雨直接夾了個雞翅給了他,或許他會這麼傻傻的一直看著顧念兮.

"南,你最近也瘦了很多,多吃點東西!都快要當爸爸的人了,要懂得照顧好自己!"霍思雨的臉上,努力的維持著溫柔的笑臉.

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臉上的這份笑容,是有多麼的尷尬.

未來丈夫一直當著她的面,盯著前女友看.根本沒有理會,身側還坐著一個"懷孕"的她!

這,有多麼的諷刺,只有霍思雨一人知道.

所以,她還是適當的出了聲.提醒談逸南他的失態,當然也提醒著這個男人,他們現在還共同孕育著一個"寶寶"的事實.

只可惜,被顧念兮的一眸一笑迷得神魂顛倒的談逸南,根本就沒有察覺到她話里面更為深層的含義.

他環顧了整個餐桌,當看到那一盤板栗雞的時候,男人便不自禁的加了一個板栗,修長的手朝著顧念兮的碗里伸過去,將夾的板栗放了進去.

"念兮,這是你最喜歡吃的板栗了.快嘗嘗,劉嫂做的挺好吃的!"他,旁若無人的著這一番話的時候,全然已經忘記了周遭的人和事.

這一刻,談逸南就好像回到了幾個月之前.

那個時候,每一回他月顧念兮出去吃飯的時候,都還會為她特意點上這樣一份板栗雞.然後,會體貼的將里面所有的板栗夾到她的碗里.

如今,一看到這樣的一盤菜,他的手也不自覺的行動.

連同他的思緒,似乎也陷了進去.

可談逸南沒有想到,自己這一番舉動,竟會讓整個餐桌上的人一時間將視線全部落在了他一個人的身上.

有不解的,有疑惑的,更有不滿和憤怒的……

這當中,最為奇怪的便要屬談逸澤夫婦.

從談逸南不自禁的開始用筷子夾起板栗開始,他便好像已經察覺到了什麼.

然而在這整個過程中,男人始終都微眯著一雙黑眸,眸光很淡.淡到,你根本就猜不到這個男人現在在想些什麼.

而他身側的顧念兮,對于談逸南的示好,也只是冷冷一笑.似乎,對于他的熱,並不怎麼接受似的.

至于霍思雨,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她臉上的笑再怎麼也維持不住了.這一刻的她,雙手早已在餐桌上緊握成拳!

顧念兮,這恐怕就是你嫁給談逸澤的真正目的吧?

擠進同一個屋簷之下,想要看著談逸南再度為你神魂顛倒,想要看到因為你而備受談逸南冷落的我,對不對?

雖然心里不甘願,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顧念兮你成功了!

現在的我,真的連尊嚴都被你踩在了腳底下!

但你要是認為,這樣我就會妥協的話,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

"南,吃你自己的飯,管好你自己就行!"舒落心再怎麼不願意開口,在看到談逸南的舉動,還有此刻霍思雨的臉色之時,她再也按捺不住了,呵斥了談逸南一番.

因為她清楚,叫住談逸南的話,那過一會兒沒准他還會作出其他的舉動.到時候,丟臉是,將霍思雨給惹怒了,傷到孩子可就事大了!

不就是一個顧念兮嗎?

這個世界上,比她漂亮的女人多的是!

憑什麼,就她能將談逸南迷得如此神魂顛倒?

"媽,我只是怕兮兮第一次在我們家吃飯,有些不習慣!"談逸南抬頭,見餐桌上每一個人的神色都不是那麼的好,自然也察覺到了自己再度失態的事實.當下,他輕咳一聲,為自己做著辯解.

而迎接他的,是舒落心警告的眼神,還有霍思雨哀怨的眼神.

他無奈的扯了下唇角,算是回應他們兩人,隨後便埋頭猛扒白飯.

他歉意的笑容,算是為餐桌上的每一個人做了解答.可當下,被他放了一個板栗在碗筷中的顧念兮,可就不是那麼淡定了.

雖然餐桌上的每一個人都有息事甯人的想法,所以都默契的保持著沉默.

但她身側用那犀利眼眸盯著自己的男子,可不這麼想的.

男人的眼眸從頭到尾都帶著些許的寒氣,警告意味非常明顯.

更為明顯的,是他落在她腰身上的那只大掌不斷加大的力道.還有,他此刻對著她勾起的那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看著談逸澤如此陰冷的神色,顧念兮沒有骨氣的吞了一把口水.

這個男人的意思,不准她吃下談逸南夾給自己的板栗,意圖也太明顯了吧?

不然,他怎麼會在她的筷子夾起那顆板栗的時候,又狠狠的掐了她腰身一把.

顧念兮眉心一皺,當即把那顆板栗送到了談逸澤的那張正勾著曖昧不明的弧度的唇瓣前,逼著他張開了口,然後道:"老公,板栗很補的.多吃點,有益身體健康!"

在她諂媚的笑容之下,男人吞下了那顆板栗.

他咀嚼的動作,真的很優雅,不露齒,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但一雙盯著顧念兮看的黑眸,卻讓她的背脊一涼.

接踵而來的,是男人狠狠的掐了一把她的屁股,陰冷的眼神告誡她:東西,想要造訪?!竟然逼著我吃他夾的東西?

顧念兮覺得很委屈,立馬怒視男人:可你不讓我吃它!

男人又是曖昧不明的一憋談逸南的方向:不吃丟掉也成!

而他的大掌,又是擰巴了顧念兮一下.意思很明顯,這是懲罰!

面對這個男人的野蠻行徑,顧念兮只能在心里暗罵著:老流氓!

因為之前談逸南鬧出來的風波,之後這餐桌上的每一個人都各懷心思,刻意保持了沉默.

這頓年夜飯,自然也吃的有些不是滋味.

飯後的大年夜,主要的節目自然是收看春節聯歡晚會.

談家人都一起坐在大廳里,談老爺子和談建天坐著,舒落心和霍思雨坐著,顧念兮和談逸澤坐著,唯有談逸南是形單影只.

他的視線,一直追隨著顧念兮的身影,看著她臉上不時閃現的笑,跟著她的緒而起伏.

而這樣的一幕幕,自然逃不過顧念兮身側的那個男人的眼.

只不過,這個男人一直都保持著笑臉,和顧念兮談笑風生.

談參謀長表現的很大氣,因為他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心胸狹隘的人.

只不過,和顧念兮坐著的時候,他的手一直緊緊的環在她的腰身上.他告訴自己,這可不是什麼氣的表現,而是因為他害怕他的東西著涼罷了……

春節聯歡晚會沒有結束的時候,在談逸澤住的公寓忙活了一天的顧念兮便睡著了.的腦袋歪著倒在男人的懷中,手也不自覺的換上了男人的腰身.這是,最近她最喜歡的睡覺姿勢.

看著懷中那睡的都快要掉口水的女人,談逸澤只是無奈的將她抱在了自己的懷中.

"爺爺,爸爸,兮兮睡著了,我帶她回去睡覺好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吧!"他溺愛的將她抱在自己的懷中,嘴角上的笑容也毫不掩飾.

"那好,免得過會她著涼了!"

得到了爺爺的回應後,談逸澤便不顧其他人的視線,專注的抱著自己懷中的人兒上了樓.

如此簡單的丈夫送妻子回房的一幕,卻讓看著這一幕上演的談逸南掐緊了雙手!

該死的,談逸澤竟然要和顧念兮一個房間.

這意味著什麼?

同樣身為男人的談逸南可不傻到會認為,他們兩人現在回房會蓋著棉被純聊天!

惱怒,不安,急躁……

一時間全部湧上了他的心頭.

可談逸南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任何阻止他們的理由……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大年初一的早晨,本來顧念兮很早就起床的.可某男耍無賴,非拉著她滾了一回床單,是昨天晚上吃了很多的板栗,身體的火氣太大,需要發泄一通.

顧念兮就知道,昨天自己逼著他吃下談逸南送來的板栗,他絕對是要找機會報仇的.

只是沒有想到,報應竟然來的這麼快.

被他狠狠的欺壓了好幾遍之後,顧念兮又昏昏欲睡.

等到她徹底清醒,下樓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多的時候.

談家的大廳里,早有許多趕著過年上來拜年的人,正喝著茶,吃著點心,聊著天南地北.

人群中,顧念兮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不管他的周圍是什麼樣的人和事物,這個男人總是最搶眼的那一個.仿佛他生來就是一個發光體,能瞬間掠奪所有人的眼球似的.

褪下了一身綠色軍服的他,今日換上的是一身淺灰色的休閑裝,外面套著件藍黑撞色的羽絨服,這件衣服可是她前兩天在超市買的.本來打算,給他隨便穿著玩的,沒想到他竟然在大年初一穿上了.不過這樣的他,看上去竟然年輕了幾歲.

"兮兮!你醒了?"

男人似乎也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她的存在似的,一轉身就看到了站在樓梯口的她,嘴角自然的劃開了弧度.

"你怎麼也不叫醒我?"顧念兮走到男人的身側,被他一把擁進懷中之時,不自覺的怪嗲著.

"我不是怕我把你給累壞了?"

聽上去,很體貼的一句話,卻頓時讓顧念兮羞了整個臉.

這個老流氓,得了便宜還賣乖!

看著東西一臉朝霞的樣子,男人的嘴角又是一道寵溺.

"大年初一都能睡到太陽曬屁股,這還真是好眠!"不遠處的舒落心看著顧念兮,一道冷嘲熱諷著.

其實,她就是看不慣談逸南對她的癡迷.

"沒事的,年輕的時候能多睡一會兒就讓他們多睡一會兒.等老了,想要睡都睡不著了!"談建天看著這兩口的互動,特別是談逸澤臉上多出來的笑容,也非常的開心.

這,似乎也是在談逸澤的媽媽去世之後,談建天在一天之內看到談逸澤笑的做多的一次.

看來,當初同意讓顧念兮入談家的門,真的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見談建天出口維護顧念兮,舒落心也不敢再多發表什麼意見.但背地里,卻也讓她對顧念兮的厭惡又多了一分.

"媽,大年初一的話就少兩句吧!"這個時候聽到有人提及顧念兮名字的談逸南,從庭院里走了進來.

一進門,他那貪婪的眼神,便再度落在顧念兮的身上.

里里外外的,將顧念兮打量了個遍.

雖然看樣子,顧念兮是沒有少一塊肉,但談逸南的臉色並不是很好.

從昨晚顧念兮被談逸澤抱進了臥室之後,他一直都沒有睡覺.

半夜里,還好幾次不自覺的走出了房門,在談逸澤的房間門口抽著煙,不安的等待著什麼!

"南,大年初一的你也少給我愣著.沒事的話,就帶思雨在院子里散一下步,對孩子和她都好!"舒落心也冷冷的憋了談逸南一眼,冷朝著他.

"媽,南有時候就是有點孩子脾氣,您就不要怪他了!"尋聲趕來的霍思雨,立馬拉著舒落心討好著.

沒有辦法,雖然心理面對舒落心對自己的監視一百個不滿,但霍思雨還是要討好她.因為她清楚,舒落心是唯一能讓她順利當上談家少奶奶的人.

"思雨真是懂事.我們南要是能有你的一半,就好了."霍思雨的刻意討好,自然贏得了舒落心的歡心.

只不過,這樣未來婆媳緊挨著的笑臉,卻讓看著這一幕的顧念兮冷冷一笑.

若是讓舒落心知道,其實霍思雨並不是市長千金,不知道她會是什麼樣的反映!

而敏感如霍思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顧念兮的冷笑.

當即,她立馬冷冷的瞪著顧念兮看.

"霍姐,大年初一的不回家,難道不怕市長大人擔心麼?"

顧念兮真心覺得,自己的聲音很溫柔,笑容也很隨和,可一句話卻讓和舒落心站在一起的霍思雨蒼白了臉.

看著顧念兮,霍思雨的眼眸在一瞬間變得冰冷.

該死的顧念兮,竟然公開挑釁她!

一句"霍姐",提醒著她霍思雨還沒有正式踏進談家大門的這個事實.而後面的話,更是將她霍思雨現在最為害怕被人問到的事,全部提了出來.

當下,她真的恨不得將顧念兮的嘴撕裂.

"對啊思雨,要不你讓南陪你回家一趟,順便帶點禮物什麼的,先去看看未來的老丈人.然後,邀請他和夫人一起到我們談家做客?"舒落心其實一直都非常期待能夠見到傳中的霍副市長,所以一聽到顧念兮開了口,她立馬也趕緊附和著.

不過到這的時候,舒落心又是想到了什麼.

"對了,家里還有幾壇陳年老酒,要不過會就讓南訂兩張飛機票,讓他帶著你,順便就將這些老酒帶過去,孝敬孝敬你爸爸!"

"不……"看舒落心這個熱樣,霍思雨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若是真的任由這況進行下去的話,那豈不是真的讓顧念兮想要讓她的身份泄漏的陰謀得逞?

不,她堅決不要!

可霍思雨的話還沒有完全出口,身側的那女人又開了口.

"酒,我可記得霍副市長可是非常喜歡喝的!"

顧念兮的嘴角,依舊是嬌媚的弧度.一雙美目,也是清澈見底,仿若她顧念兮真的沒有任何的心機似的.

但就是這樣一副面容,卻讓霍思雨真的恨不得將顧念兮的嘴給撕爛了!

因為這個該死的女人,刻意加重了"霍副市長"這四個字,似乎在提醒著她霍思雨撒了謊的這個事實的同時,還不忘記提醒她,她霍思雨有個酒鬼爸爸.

憤怒,已經不足以形容此刻霍思雨的心.

"是嗎?這就好.那我現在就去拿出來,你們一會兒就回去一趟!"舒落心一聽到這未來的親家喜歡喝酒,似乎也忘記了這話是從顧念兮的嘴中出的,當下便急匆匆的准備回房.

"媽媽,等等!我爸爸和媽媽最近好不容易休假,已經好了要出國玩幾天的.這個時候去的話,恐怕家里沒有人!"

霍思雨一咬牙,又出了這一番話.

而舒落心在聽完這一番話之後,雖然有過不解,卻也只好作罷:"也對,市長這一職位平時也沒有什麼休假的,好不容易有個年假,是該好好的散散心."舒落心其實是顧及到霍思雨這個市長"千金"的面子!

所以,很多不滿的話,她都是在心里叫器著,卻不敢直接表現出來.

不過,這一回又沒有成功見到自己的未來親家,舒落心的心里還是難免有些失落.

"媽媽,下回吧!下回我一定帶著南,去和我爸爸見見面!"見舒落心低落的緒,霍思雨趕緊安慰著,然後攙扶著她到別處休息.

而顧念兮,則對著這樣一幕又是古靈精怪一笑.

最近,她發現若是不將霍思雨的一切都捅出去的話,偶爾戳戳她的痛處,其實還蠻好玩的.

"東西,最近整人的功夫漸長?"身側,那熟悉的男音響起.

顧念兮抬眸,便撞見那一臉探究意味的黑眸,以及男人唇角上意味不明的弧度.

"什麼呢!我哪有整人?"顧念兮眨巴著可愛的大眼睛,裝無知.

要是被其他人發現霍思雨的撒下的瞞天大謊的話,那她豈不是沒有樂子了?

"老公,家里都是客人,你還是先陪著一下.我去看一下院子里爺爺弄的花花草草!"其實,這不過是一個借口,一個躲開談逸澤探究的借口.

因為她深知,這個男人洞察能力的驚人.很容易,他就能看透她的心思.

所以,在她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之前,還是走為上計!

著,顧念兮便推開了談逸澤,大步離開了.

只不過,因為步履太過急切的關系,女人沒有注意到男人此刻對著她背影的那抹意味幽深的笑.

東西,還不打算是不是?

那好,他也陪著她玩下去!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中午的時候,有幾個客人留在家里吃飯.

顧念兮主動到廚房里,幫著劉嫂准備客人要吃的東西.而霍思雨則假借自己"懷孕"的關系,受不了油煙的熏陶,一直都在外面游手好閑,企圖奪得某些人的眼球.

至于談逸澤,他則是一人站在庭院里,感受著難得的安靜.

平日里,他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

給他空閑的時間,真的不多.

他回談家的次數很少,所以也很少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安靜的感受一下這個大宅帶給他的那種安逸感.

今天,他難得來了興致.

可偏偏有些人,見不得他如此閑.這不,當談逸澤站在一株月季前的時候,他的身後傳來了一個女聲:"澤!"

"我剛剛在屋里找不到你,還以為你在樓上呆著呢!"舒落心慢步來到談逸澤的身邊,看著他日益深邃的輪廓,手心不自覺的掐進.

這個孩子,其實真的很出色.

不管是學業,還是能力,都給談家長臉.

當初為了談逸南,她堅持將談逸澤送到了部隊里生活.面對談逸澤,其實很多時候舒落心都還是有些自責的.

只要談逸澤不和談逸南爭家產的話,她其實還是挺喜歡這個孩子的.

"舒姨,找我什麼事!"談逸澤的嘴角輕動,算是打了招呼.

"澤,你年紀也不了.這次結婚,其實舒姨也是打從心里替你高興的……"

舒落心和他同站在一個方向,看著庭院里的花.

她的語調,極為平和.聽上去,真的就像是一個語重心長的長者.

只不過,談逸澤還是聽出她的話中有話.

"舒姨,有什麼話您還是直接了."彎彎腸子,拐彎抹角的事,談逸澤是最為不屑的.

"其實,舒姨這話,可能你會不愛聽,但你要知道舒姨是為了你好!"先出這番話,然後悄悄的打量了談逸澤的側臉,見他沒有什麼"不良"反映之後,女人才繼續開口到:"真的,你結婚舒姨是真的高興,可顧念兮這個孩子雖然長的俊俏點,但她的城府太重,心機太深了,這樣的女人實在不適合當我們談家的長孫媳."

談逸澤的臉色,一直淡漠的出奇.

就算她完了這一番話,他也還是看著不遠處的月季.

他的眼眸很深邃,和他過世的母親一樣.

是i那種深的,有點見不到底的那一種……

"澤,我知道這話你不愛聽,可你要相信我!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長."見談逸澤沒有反映,舒落心又繼續開了口.

她以為,談逸澤的默不作聲,是對自己意見的贊同.

卻不想,在沉吟了片刻之後,談逸澤淡淡的問了一句:"那舒姨覺得,什麼樣的女人適合做談家的長孫媳?"

"這……"

談逸澤那高深莫測的眼眸,讓舒落心一時間不知道怎麼作答.

"恐怕,只有霍姐那種市長千金吧?"

他的語調,依舊是那麼的平淡.

但微挑的眉,卻明著這個男人對她的話的不屑.

他刻意咬重"市長千金"四個大字,其意味有些不明.

"澤,我不是這個意思!"舒落心聽到他的話,立即否定.談逸澤的意思,無非是嘲笑著她講究門第.她若是承認了,那豈不是貽笑大方.

當然,此刻舒落心其實也從談逸澤的眼眸里讀到了其他的東西,只不過過分緊張的她,實在沒有時間糾纏于這些.

"不是這意思?那舒姨是什麼意思?"

他的語調有些冷,完全沒有了以前那種即便舒落心對他作出多麼過分的事,都能一笑置之的心.

因為這一次,她談及的是顧念兮.

那個,他打算寵到骨子里的東西!

即便只是語上的冷嘲熱諷,他都不希望落在她的身上!

這也是,這一次談逸澤為什麼一改之前對舒落心的態度的緣故.

他就是要給舒落心一次教訓,讓她以後不能輕易的對顧念兮下手!

"你知道的,我們這邊都有一種習俗,就是新媳婦進家門,家里頭三天都不能打碎瓷器,或是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而你將顧念兮帶到家里來的那一天,家里的燈泡就壞了.這也就是,其實這孩子命不是那麼好,若是將來跟她在一起,吃苦的可是你.澤,舒姨是心疼你,才告訴你這些的."

舒落心想了一下,若是直接出自己反對他談逸澤和顧念兮,實際上是為了談逸南.為了不讓顧念兮在談逸南的面前晃悠,為了保住談逸南和市長千金的這段婚姻,所以她才打算介入談逸澤的婚姻,趕走顧念兮的話,那這個男人一定不會輕易作罷的.

所以,舒落心還是打算從習俗和傳統入手,這樣會不會好接受一些?

"家里的燈泡壞了?我可記得,那不是壞了.而是舒姨您覺得浴室里的燈泡不夠亮,讓人給換下來的.還有一點,若是前三天進門的時候家里不能碎掉任何東西或是發生不好的事,就不能進談家大門的話,那霍千金豈不是最不能,也最不該進這個家門的人麼?"著,談逸澤嘴角輕勾著弧度,看了舒落心因為自己的話,而不解的神之後,又繼續開口道: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霍千金進門的那一天,咱家大門的烤漆掉落了一地.爺爺養的二黃(談老爺子養的,守護後院的一條中華田園犬)一整天不吃不喝,還有您養在室內的蘭花,也枯萎了!如果這樣算起來的話,那舒姨最應該擔心的,是南才對!"

他的語調,依舊是那麼的平淡.聽不出,任何緒的起伏.出的這一番話,也好像是不經意回想起來似的.

但這一番話,卻將舒落心堵得沒有半點回嘴的余地!

一時間,她的臉色也變得不是那麼的好!

"澤,我們現在是在你的事,你怎麼扯到南上去了?"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平靜,但舒落心還是不得不懷疑一個問題.難道,霍思雨進談家大門的那一天,真的發生了這麼多不好的事嗎?再者,霍思雨會不會真的命不好?

"這我當然知道.不過身為南的哥哥,我也應該關心我的弟弟,不是嗎?"

他冷冷的著,在看到舒落心眼眸里不自覺流露出來的擔憂之時,男人輕勾薄唇.

"好了,舒姨若是沒有其他的事的話,那我就回屋了."

關于顧念兮的事,他是絕對不會讓其他人參合的!

"澤!"而舒落心也沒有想到,這一回非但沒有將談逸澤成功的勸動,還被他反咬了一口.當下,正准備跟上前,繼續和他些什麼.

卻見到,男人原本正大步走去的身子,突然一頓:"舒姨,其實對人對事,有時候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並不一定就是事實.心,才是人類最敏感,最為真實的!"

完這一句話,談逸澤便大步離去了.

而聽著談逸澤話的舒落心,卻也在這個時候忘記了剛剛自己本來想要做的事.

側過頭,她沉思著什麼東西.

因為,她總感覺,剛剛談逸澤的那一番話,好像在偷偷告訴她什麼事.

可他的,究竟是什麼呢?

是指談逸南的事,還是顧念兮,又或者是霍思雨……

------題外話------

深水炸彈埋了兩章,不過暫時好像沒有人發現.

至于二黃中華田園犬,很帥氣噠,多可愛什麼滴,大家百度一下圖片

上篇:第六十三章 老公,抱抱我好嗎?    下篇:第六十五章 喜歡當三兒的女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