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六十五章 喜歡當三兒的女人?   
  
第六十五章 喜歡當三兒的女人?

"大表哥,新年快樂!"就在談逸澤在院子里和舒落心聊了一會兒,進入大廳之後,一個白色的身影迅速的竄到了談逸澤的面前.

女孩很白皙,但不是顧念兮那種帶著病態的白.而是那種白中帶著粉.一張年輕的臉孔,因為這樣的粉色,變得越發嬌俏迷人.

女孩的一身白色的羽絨服,本來苗條的身子因為這一身羽絨服的關系,變得有些臃腫,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球.

但女孩似乎並不介意,扭著渾圓的身子竄到談逸澤的面前,便對著男人燦爛的笑.

其實,要是換成別人,女孩絕對會第一時間撲上去,打一聲招呼.

但面前的,是談逸澤!女孩可真的是又愛又恨.

愛的是這大表哥那一張曠世俊顏,單單是看著就如同欣賞一件人類最完美的藝術品.恨的是,這個男人向來不喜歡和別人有什麼肢體接觸的男人.雖然她不知道到底碰到談逸澤的手臂或是其他的部位,這個男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映.但看談逸澤那張清冷的面容,任何一個人都能知道他並不是一個好脾氣的男人.自然,連她這個被談家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疼的外甥女也不敢輕易的在他的面前造次.

"妍妍,新年快樂."男人只是對著熱打招呼的女孩輕勾唇角.

只是這樣簡單的動作,已經讓莫妍如同花癡一般呆滯在原地.

哇!

是笑容耶!

冷如冰山的大表哥,今年竟然大年初一就對她笑,這是不是也就意味著,她今年的運氣不錯?

"大表哥,聽你在軍隊里又立功了……"見談逸澤竟然和自己笑,莫妍也開始熱的和這個男人談聊著什麼.

只不過這一幕讓剛剛從院子里追隨著談逸澤腳步進門來的舒落心又非常不滿.

莫妍是談家唯一的外甥女,所以從到大談家人都非常的寵愛她.連談老爺子這個不苟笑的軍人,也對她溺愛有加.

只不過,舒落心就是見不得任何人和談逸澤過分親近.

因為這會讓她覺得,她家南並不怎麼受其他人歡迎.

"喲,這是誰?"舒落心走了進去,打斷了莫妍和談逸澤的對話.

"舅媽!"莫妍倒也沒有什麼性子,一見人就喊.

"乖.對了,妍妍你媽媽怎麼沒和你們一起過來?"

舒落心在一旁噓寒問暖著.談逸澤其實也大致猜到這個女人的意思,邁開腳步便離開了大廳,直接進了廚房.

廚房內,劉嫂和顧念兮正忙活著.

許是廚房內的溫度有些高了,顧念兮脫下身上那件粉色的棉襖,只一身白色的馬海毛毛衣.長長的發絲,隨意的披散在肩膀上.那些擋住了她視線的前額發絲,被她隨意的放在了耳際.

窗戶外透進來的光,正好打在她的身上.此刻的她,純潔美好,就像是誤入人間的天使……

"喲,澤怎麼到這里來了?"見到談逸澤進入廚房,劉嫂有些意外.

"沒事,進來看看!"他只是淡笑,不過不自覺靠近顧念兮的步伐,卻泄露了他來此的目的.

"呵呵……我看澤是心疼孫媳婦兒了吧.念兮,要不,你還是和澤到外面走走吧.我這里一個人也行,該准備的東西也都准備的差不多了!"劉嫂也看出了談逸澤的意圖,眉梢上是掩藏不住的歡喜.

其實,劉嫂在這個談家幫傭也已經很多年了.當初談逸澤的母親嫁過來的時候,還是她手把手教會了他母親一些家務活的.特別是生下談逸澤,她最開始連尿布都不會包,還是劉嫂教會的.談逸澤這個孩子,也是劉嫂看著長大的,和她親孫子沒有什麼區別.

其實談逸澤時候,並不會像現在這樣冷冰冰的.時候的他,愛爬樹,愛玩泥巴,淘氣的很.個性,也隨和.可這些,自從他母親去世,還有新媽媽舒落心到來之後,全變了.他變得不苟笑,變得會將自己的緒掩藏起來.甚至,不管對外人還是家里人,也都充滿了防備.

這些,劉嫂全都看在眼里.她也相信,聰明的老參謀長,絕對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然他不會毅然買下一幢公寓,讓談逸澤一個人到外面生活.

不過,現在的談逸澤似乎一點一點在變化.

他又會笑了……

而這一切的改變,劉嫂看得出和這和顧念兮有著分不開的關系.

"劉嫂,沒事的,就讓我幫幫忙吧.反正在家里沒有些事做,我也閑得慌!"再了,劉嫂年紀也大了.這麼些家務活都讓她一個人做,顧念兮舍不得.

後面的話,顧念兮沒有出來.

不過劉嫂卻是看出了.

她還真覺得,談逸澤這個媳婦兒挑對了!

不像談逸南的!

從踏進這個家門起,那個女人似乎真的沒有一次進入這個廚房的.偶爾她要喝水,還非要她去給她倒.

看霍思雨那趾高氣昂的樣子,還沒有嫁進談家,就像是已經是談家的女主人似的.

"澤,你媳婦真不錯!"

"呵呵……"聽著劉嫂的誇獎,男人只是淡笑.

但眼眸里的柔,卻是怎麼也掩藏不住.

"你怎麼進來了?"談逸澤到她身邊的時候,顧念兮便問了.

"沒事,就是想要看看你在做什麼?"他的視線,掃了顧念兮的周身.片刻,他注意到了顧念兮脖子上的那枚妖嬈的.

貌似,這是自己早上作惡的時候,故意留下的.

不過,顧念兮似乎沒有發現.不然,她是絕對不會穿著這樣低領的毛衣.現在連羽絨服都沒有穿,這痕跡更加明顯了.

看到這樣的,很難讓人不聯想到什麼.

本來,談逸澤是想要提醒一下她的.但抬眸的時候,他看到了站在廚房之外正前方的角落,那個頻頻朝自己這邊看過來的男子!

似乎,他對顧念兮還是念念不忘!不然為什麼,從昨天他和顧念兮到這里之後,那男人就頻繁對顧念兮獻殷勤了?

還有現在,他什麼地方不好站,偏偏要站在那里!而視線,總是落在顧念兮的這邊.

若不是他談逸澤也進來的話,都不知他會那樣偷窺多久!

既然,談逸南那麼念念不忘的話,那他這個身為大哥的,是不是也應該給他一些忠告?順便也讓顧念兮脖子上的這抹,適當的發揮它的余熱?

這想法出現在談逸澤腦子里之後,男人果斷的將自己原本想要出去的話給咽了下去.

談逸澤覺得,自己這並不是氣.

只不過,是他的東西太過招搖了,總是給他找些添堵的事來!所以,適當的懲戒一下她,是必要的!

不然,他們這個家庭,就太沒有規矩了!

"在廚房當然是做飯了,難道是賞花看雪?好了,要是沒事的話,你先出去吧,這里油煙大."顧念兮並不知道談逸澤邪惡的想法.當下,她的唇角還是彎彎的,看的男人有些晃神.

本來,被顧念兮一推,談逸澤是准備離開的.

但看不遠處那個一直在徘徊的身影,談逸澤還是停下了腳步.

像東西這樣的杏花可真是惹眼,若是他這會兒離開了,那不遠處的那堵牆豈不是要自動送上門來?

"沒事,我也留在這里幫著你們好了!"談逸澤承認,自己的想法是有些過分了.但為了防止此類惡意事件的發生,他還是主動請纓留了下來.

伸手他便接過了顧念兮手上的菜刀,開始切菜.

不得不承認,十幾歲就開始獨自生活的談逸澤,切菜的技術還不錯.特別是他舉著菜刀之時,身上卻還是有一股子難能可貴的優雅,連一旁的劉嫂都看的有些入迷.

"這……"

雖然談逸澤切菜切的真不錯,但他畢竟是雇主的兒子,劉嫂還是想要阻止.

"劉嫂,沒事的,他想做就讓他做吧.我這邊去把海鮮洗一下,咱們三個人弄也比較快!"談逸澤的脾氣,顧念兮是知道的.他決定做的事,是絕對不會被別人左右的.

"呵呵……那好吧!我端著這些去蒸一下,很快就好了!"第一次讓談逸澤和自己做飯,劉嫂的心里也是不出的歡喜.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相比較廚房內上演的溫馨場面,這邊霍思雨坐在她和談逸南的臥室里,正琢磨著該怎麼催舒落心盡快將自己和談逸南的婚事辦了.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陣清脆悅耳的嬉笑聲:"二表嫂,二表嫂!原來你在這里,讓我一陣好找!"

莫妍見霍思雨一個人坐在床上思量著什麼,便直接鑽了進來.

"妍妍,原來是你!"看到莫妍,霍思雨也打了招呼.表面上,她是帶笑的.但背地里,她卻將莫妍咒罵了個遍.剛剛她就要想到什麼好點子了,被莫妍這麼一打斷,腦子里的東西全部都消失了.

不過莫妍是個沒有心眼的女孩,也就沒有注意到霍思雨眼眸里一閃而過的狠毒.這會兒,她還嬉笑的跟著霍思雨坐在大床上,樂呵呵的道:"除了我,還會有誰!"

"對了二表嫂,大家都在樓下,你怎麼不下去?我剛剛還以為你在廚房,到門外溜達了一下,沒有看到你我就找上樓來了!"

"最近害喜的反映有點大,一聞見油煙味就受不了.所以,我這段時間都不敢在廚房那邊呆著!"霍思雨的臉不氣不喘,完之後還不忘記輕輕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腹,活脫脫的真像是懷孕的人.

至于廚房那鬼地方,她才不會去呢!她就要嫁進談家了,就要成為這一家的女主人.若這會兒還親自下廚房,那豈不失掉了自己的身份?

"可你一個人,在這里坐著多無聊?要不,我帶你去樓下逗一逗二黃玩玩?"談家的看守門院的大狗二黃,除了聽他的主人談家老爺子的話,就是聽她的話了.所以,莫妍一直以來都將這一點當成自己一項本事.

"不要了,我……真的不想下去!"

一想到院子里的那條大狗,霍思雨就止不住的後怕.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和那條狗犯沖了,那狗只要見了她,就一直吠叫個不停.

"二表嫂這是怎麼了,不開心嗎?"莫妍見霍思雨一副欲又止的樣子,心也跟著被牽了起來.

"也沒有什麼事啦,妍妍你要是沒事的話,就下樓玩吧!"其實,她是不喜歡莫妍呆在這個房間里,擾亂了自己的心思.

"不要,二表嫂要是有什麼話,就跟妍妍吧!妍妍可以替二表嫂分憂解難的!"一直被莫家和談家過度保護的莫妍,一直將自己當成了行俠仗義的江湖大俠.其實,她啥本事都沒有,但有一顆熱忱的心.見誰不開心,她都覺得心里犯堵,都覺得自己有一定的責任.

就是因為她這顆不限地域的愛心,所以她家里收養的流浪狗和流浪貓,簡直比救助站里的還要多.

"這……"看了如此熱忱的莫妍一眼,霍思雨的眼眸里是一閃而過的詭計.

刁蠻任性的莫家姐,連談老爺子都要對她寵愛三分,讓著七分.要是讓她站在自己的這邊,那她和顧念兮的這一仗是不是也勝券在握了?

想到這的時候,霍思雨一咬牙,聲淚俱下.那演技,簡直比奧斯卡最佳女演員還要高超上幾分.

"二表嫂,您這是怎麼了?先別哭,有什麼事跟妍妍就好.能幫上的,我一定幫忙!"見霍思雨眼眶中不斷滑出熱淚,莫妍那泛濫的同心又開始作祟了.

而見莫妍如此豪氣的宣,霍思雨的臉上又是一閃而過的得意.

這下好了,莫妍上鉤了!

如此刁蠻任性的大姐,要是和自己站在統一戰線,那顧念兮你還能拿我怎麼辦?

想到這,霍思雨便以伶俐的口才,和超強的描繪能力,在莫妍的心目中塑造出一個蠻橫無禮,甚至還是尖酸刻薄,不要臉的三身份的顧念兮!然後在每一個細節,紛紛配合著自己一副柔柔弱弱,像是備受欺凌的瓊瑤劇女主角形象.

不得不承認,霍思雨這出聲淚俱下的拿手戲很成功.

當下,原本還一臉燦爛笑容的莫妍也在她的熏陶之下,也變得憤怒不已.

"怎麼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不要臉的女人?介入別人的婚姻也就算了,現在還擠進同一個家門,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來勾引二表哥!我還以為大表哥的眼光向來不錯,沒想到他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妍妍,這話你當著我的面上就行!可別讓人聽了去,那對你也不好!"霍思雨又是帶著梗咽的著,這聲音莫名的讓人揪心.

只不過天真的莫妍卻不知道,這只是女人自編自導自演的一場好戲.

當下的她,憤恨不已.

"二表嫂,您這是的什麼話.難道你還真要聽之任之,任由這個下賤的女人將二表哥的魂給勾走不成?就算你咽得下這口氣,我莫妍也咽不下.今天,我倒是要看看,到底這下賤的女人長的什麼樣子!看看,她到底是使得什麼下三濫的手段,將我二表哥的人給勾住不,連我大表哥也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莫妍一副怒氣沖天的樣子,很有行俠仗義的女俠范!

只不過,處于憤怒中的莫妍卻沒有注意到,當她如此氣氛的時候,身側的女人淚水只是像掛飾一樣的掉落,但她的嘴角上卻是勾著得意的笑.

看來,野蠻任性的公主,也被自己收服了.

這下,在這談家大宅里對付顧念兮的,可就不止自己一個人了!

顧念兮,做好接手的准備了嗎?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開飯咯!"

劉嫂將所有的飯菜端上桌之後,便開始張羅著.

一邊不忘念叨著:"今天不僅有我們的新媳婦做的美味佳肴,還有我們澤親手做的好菜,大家快過來嘗嘗!"

"喲,今天澤也動手准備了?那我可要好好嘗嘗!"談老爺子一聽劉嫂的這話,立即笑著走了過來.

他是最愛談逸澤的.

但為了談逸澤的成長,卻又不得不將他送離身邊.

談逸澤成為參謀長的那一天,也是談老爺子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這讓他既心疼當初送走談逸澤,又讓他沒有後悔!

只是,談老爺子沒有想到,談逸澤非但擁有著戰場上的策略遠謀,連他的廚藝也是如此的出色.

嘗過一口劉嫂的談逸澤做的菜之後,談老爺子連連稱贊.

而談建天雖然不明出來,卻也吃的歡喜.對談逸澤夫婦的投來的眼神,也是愛憐有加.

"兮兮,澤你們快坐下吧.忙活了一個早上,挺累的吧!"家里的客人雖然多,但誰都比不上談家老爺子對這對新婚夫妻的疼愛.

"什麼嘛?不過就是做了幾個菜.用得著高興成這樣嗎?"見談建天和談老爺子都笑的合不攏嘴,舒落心忍不住嘀咕著.投向談逸南的視線,也變得略帶責怪:"看人家夫妻多懂得討好這兩位當家的?你和思雨怎麼也不跟著人家好好學學?"

"媽,你還是少點話吧."對于母親的不滿,談逸南也只是冷冷的回應著.撇開的視線,再度落在對坐的顧念兮的身上.

劉嫂剛剛,今天有顧念兮做的菜,那他也要好好嘗嘗才行!

"我的這不也是實事求是?你和思雨要是這麼任由那兩人'表現’下去,那你們就等著談家的財產都落進別人的手上.還有,思雨怎麼回事?一大早上都不見蹤影,就算不做飯,到廚房來轉轉也行!起碼別落人口舌!"舒落心一邊准備動筷子,一邊還不忘暗自和談逸南著.

只可惜,她的親生兒子根本就不理會她.一邊忙著夾著顧念兮做的糖醋排骨往自己的嘴中送,一邊還瞪著另一道她做的清蒸鯽魚,忙的不亦樂乎.

至于自己的母親,他根本不用擔心.她也就會在他的身邊叫嚷幾句,真正面對霍思雨的時候,她把霍思雨當成了老佛爺似的供著.連半句難聽的話,都不怎麼敢講的.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莫妍和霍思雨總算是從樓上下來了.

"妍妍,一大早上都上哪玩去了?是不是又偷偷的把二黃給帶出去玩了?"談老爺子見莫妍下來,忍不住就逗著她.

她是他唯一的外孫女,本質也不壞,所以談老爺子也是溺愛著的.

"沒有!"莫妍冷冷的掃了一下餐桌,視線最終落在和談逸澤坐在一起的女人身上!

垂放在大腿一側的手,忍不住掐緊了幾分.

就是她?

那個不要臉,喜歡當三兒的女人?

莫妍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個女人真美!

不是時下那些年輕女子靠著高超的化妝技巧表現出來的那種美,而是一種超脫塵埃的美.白皙的臉,粉黛未施,卻沒有半點瑕厮.最惹人矚目的,是她那雙清澈的眼眸.不是非常大,卻是非常的有神.如同一灣清泉那般,很容易便能奪走人的神志.

怪不得,能將二表哥迷惑的糊里糊塗的同時,還能讓大表哥傻傻的跟她結婚.

"喲,這是誰惹惱了我們的公主?嘴巴翹的都可以掛上兩個醬油瓶子了!"談家來往的客人都知道這莫妍是談家捧在手心里的明珠,所以也時常打趣著她.一來是和談家疏通一下感,而來也順便拉拉關系.

"妍妍,快坐下吧.今天你可有口服了.有你大表嫂做清蒸鯽魚,還有糖醋排骨!還有你大表哥做的炒肉絲."談建天笑著,眼眸還不忘對談逸澤夫妻投去一記贊賞的目光.

"思雨,你也坐下吧!"同樣都是身為兒媳婦,一個忙活了整天,一個一大早上都不見人,飯點卻出現了.這讓談建天想要不偏心,都有點難了!可當著眾人的面,談建天自然不怎麼好表現出現.

"好的爸爸!"霍思雨坐了下來,莫妍自然也坐了下來.

只不過,她那雙大眼卻一直緊盯著顧念兮看,直勾勾的,火辣辣的,像是上一輩子的仇人一樣.

被她看的渾身不自在,顧念兮只能尷尬的對著她淡淡的笑著:"表姑是吧!很高興見到你,我叫顧念兮!"

不知道為什麼,顧念兮總覺得,這個第一次和自己見面的表姑,似乎對自己有莫大的成見.

"……"莫妍其實很天真,所以第一眼認定的事,通常便已經進入了她的主觀意識.因為霍思雨和自己講的那些,莫妍已經將霍思雨當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大壞蛋.當下,顧念兮和她打招呼她不是沒有聽到.而是,她就是不想回應顧念兮,想要看著她丟臉.

"這……"顧念兮和她打了招呼,但見她沒有反映.這回她真的可以肯定,這女孩是對自己有成見的.

再看一眼坐在她身側的霍思雨,以及霍思雨嘴角上不自覺滑過的勝利弧度,顧念兮大致可以猜到了些什麼.

"妍妍,你大表嫂在跟你打招呼,怎麼跟沒聽見似的!"第一個開口的,是談老爺子.

其實,他也不是沒有看出來,這莫妍不是很喜歡顧念兮.

但他不明白了,顧念兮這孩子本性很好的,莫妍也非常單純,是那種見誰誰好的人,談老爺子一開始就料定這兩人一見面就會喜歡上對方的.可這會兒,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莫妍像是吃了**一樣的看著顧念兮?

但這畢竟是自己寵愛的外孫女,談老爺子還是給足了面子.

若是他人,早已冷斥一番.

"我聽到了.就是……不想打招呼!"公開的挑釁,這是莫妍的風格.

她做事,從來都不會攆著藏著.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你這孩子,這是怎麼了?不懂規矩!"談老爺子這回真的生氣了.顧念兮是他非常滿意的孫媳婦,再者他一直是最疼愛談逸澤的.能讓談逸澤不再孤單,甚至臉上有了笑容的人,談老爺子也必定非常珍惜的.

"外公,是我不懂規矩嗎?還是你這大孫媳婦不知羞恥,明眼人看得出!"她指的是霍思雨.

"妍妍!"怒而沖起的第一人,並不是談逸澤,更不是顧念兮.而是,談逸南!

本來他吃著顧念兮做的飯菜,腦子中幻想著顧念兮是為自己做的飯菜,這心還是非常不錯的.

但莫妍的這一番話,他真的聽不下去了.

連自己老媽顧念兮的壞話都不能容忍的人,更何況是聽到別人這麼尖酸刻薄的諷刺顧念兮,談逸南當然忍不下去了!

他放下了碗筷站了起來.冷眼看著莫妍的他,就像是個正准備幫被欺負了的妻子伸張正義的丈夫.

只是怒氣中的談逸南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當下的行為是有多麼的可笑.

"妍妍,這里不是你家,也不是任由你撒野的地方!如果你打算在我們這里吃飯的話,那請你收回你剛剛的話!"

談逸南的態度很堅決,任何欺負的顧念兮的,他絕對不會放過.

而所有人也都沒有想到本來其樂融融的午餐,會變得這樣.談老爺子和談建天都不開口,其實他們也默認了談逸南的話.這畢竟是談家,一頓飯被莫妍搞成了這樣,任誰都生氣.

至于舒落心,心里暗罵談逸南強出頭的同時,更不滿霍思雨的做法.

莫妍不是這個家的人,她不可能一下子就知道所有發生過的事,這一定是霍思雨告訴她的.而這,相信在場的人都已經猜到了七八分!

過一會兒,談老爺子也肯定知道是她霍思雨嚼的舌根,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冷冷的瞪了霍思雨一眼,舒落心感覺自己真的快要被氣炸了!兒子被狐狸精迷昏了頭腦也就算了,現在連兒媳婦都不給力!

霍思雨也哀怨的看著舒落心,因為她其實也沒有想過,莫妍會如此大膽的出來!借刀殺人這一招,真的被莫妍給毀了!

"你……二表哥,我看你真的被這狐狸精給迷昏了頭腦!你現在已經快要結婚的人了,你那麼在意其他的女人,難道你就沒有想過二表嫂的感受嗎?"莫妍向來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公主,自然也不懂得察觀色.這會兒怒氣沖天,當然什麼話都的出口!

在莫妍的質問聲之下,整個餐桌陷進一片死寂.

談老爺子和談建天,臉色真的非常的不好.而談逸南也被她的這番話,堵得不出什麼.

若是這個時候的他再度為顧念兮強辯下去,恐怕真要讓顧念兮背負上"狐狸精"的名義.

然而,在所有人都沉寂了下來之時,一清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狐狸精?這詞,是誰跟你的!"

他的聲調不大,但卻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自覺的打了一下冷顫.

談逸澤就是這樣,與身俱來的上位者氣息,讓他即使在那麼多人的況下,都能讓人感覺到撲面而來的威懾力.

這強悍的威懾感,莫妍自然也感受到了,當下她也變得欲又止:"哪個……"

這個大表哥,雖然常日里不苟笑.但也從來,不會對她如此冷冷語.他的態度,讓她覺得,若是自己再一句對顧念兮不尊敬的話,他立馬會撕爛了她!

而莫妍,也自認為是個仗義的人.她不能,也不會把霍思雨給供出來!

"莫妍,來者是客,客隨主便.若是不懂得這規矩,那我不介意替你媽媽好好的教導你!當然,還有那些在你耳邊亂嚼舌根子的人!"男人慵懶的靠在椅子上,一手環著顧念兮的腰身,冷眼看著莫妍.

到最後一段話的時候,視線則是落在她身側的霍思雨身上.

那冰凍入骨的寒氣,瞬間讓霍思雨低下了頭躲避著.

"大表哥……"記憶里,這是大表哥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但他的話,卻讓莫妍覺得後恐.這回,談家全家人都不開口,不給她台階下.

讓這個刁蠻任性的公主也也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什麼?

倒是最後,有一個低柔的女音為了她勸談逸澤,這人便是顧念兮:"老公,算了.表姑還,很多事不懂也就罷了,你跟一個孩子叫什麼勁!"

拉了拉談逸澤的手,顧念兮又轉而對莫妍,笑了笑:"你叫妍妍吧,我不知道你從哪里聽到些什麼,但我相信你只是出于一片好意.但有些事,咱要做出來之前,要先思考一下到底他人告訴你的事有多少真實的成分,還有你到底掌握了有多少確鑿的證據.之後,再去做也不會太過于魯莽了.好了,今天是大年初一,一家人團聚的日子就該和和氣氣的,妍妍快坐下來吧.你爺爺和舅舅,都還等這我們一起吃呢!"

顧念兮的臉上,一直堆積著暖暖的笑意.

落落大方的談,更讓在餐桌上的每一個人震驚之余,又多了一些贊賞.

當然,出去舒落心還有霍思雨.以及,剛剛被談逸澤教訓了一通的莫妍.她還是不喜歡這個表嫂,因為她覺得顧念兮的出現,似乎連外公和舅舅對自己的愛,也被她搶走了.只可惜,當下只有她給了自己台階下,她也只能坐了下來.不過她可以肯定的是,之後要是有機會,她還是不會放過這個表嫂的!

不過還好,今天有顧念兮做的菜,還有談逸澤親手做的東西,這段飯雖然有過不愉快,但很快便被人拋在腦後了.

大年初一的這頓飯,還算歡喜.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這一天,談家一直都在接待來訪的親友.顧念兮在廚房忙里忙外的,總算在送走了所有客人.

談逸澤剛剛收拾了一下,先會房間了,顧念兮自然也跟著,准備上樓.

只不過,在樓梯口的時候,她遇到了霍思雨.

"你倒是很會扮演乖巧的兒媳婦?"霍思雨冷冷的睨了一眼顧念兮,雙手環胸.看得出,她是早已等候在此.

"我不像某些人,每天都在做戲!我,只是做著我自己份內的事!"既然嫁進了這個家,就應該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像是招待客人的,接待一下也是自然的.

"份內的事?顧念兮,你也太把自己看成一回事了吧!再了,既然你嫁進這個家,這些瑣碎的事就應該是下人去辦的事,你難道做這些,不覺得失了自己的身份?"顧念兮想要繞開她,霍思雨不讓,又堵了上去.

她之所以和顧念兮這麼,當然不是想要對顧念兮好.而是剛剛舒落心數落了她一番,讓她學著顧念兮在廚房里幫著點忙,好討得談老爺子的歡心.

可要是要做這些瑣碎的家務事的話,那當初她霍思雨也不用撒下瞞天大謊,擠破腦袋想要嫁進談家了.她就是不想面對這些煩人的事,過著人上人的生活,才來的!

所以,霍思雨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顧念兮,不要做太多的事.不然,顧念兮表現的太過于出色的話,那真的會影響到她的地位.

"身份?你是指我的,還是指你的?"顧念兮勾唇,話語里的用意意味不明.

但很容易,便戳中了霍思雨的痛楚.

讓她覺得,顧念兮這是在挑刺!

她假扮副市長千金的事!

"顧念兮,我不是在這點!你到底聽清楚了沒有?"霍思雨憤然.

"不是這一點,那是哪點?難道是,你教唆妍妍,我是狐狸精的事?"顧念兮覺得,自己真的沒有任何挑釁霍思雨的嫌疑.

因為她看到,從霍思雨的那雙眼眸中倒映著的自己,真的是一副很無辜的樣子.

"你……我不知道你在什麼!我才沒有教唆莫妍,更沒有在她面前你什麼壞話!"教唆莫妍,她顧念兮是狐狸精,將事的前後起因本末倒置,本來就是她霍思雨理虧.

所以,在顧念兮的質問聲中,霍思雨突然假裝不明白.為的,就是擺脫自己的嫌疑,更為了,讓顧念兮消氣,為自己守住那個該死的秘密!

可霍思雨卻沒有意識到,急之下自己出來的話,竟然有些像是做賊的喊抓賊!

"霍姐,你不需要狡辯什麼.因為,我沒有瞎!再者,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一點,若我是你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招惹莫妍,挑起莫妍和談家人不和的."談家人向來寵愛莫妍,若是其他人知道挑起事端的始作俑者的話,任誰都不會喜歡!

"你……你血口噴人!"霍思雨被顧念兮的心慌,只能一味的否認著.

"你可以繼續演下去,但後果希望你自己能夠承擔的起.至于你的身份,我也沒有興趣揭穿你,你也沒有必要到處幫我挑刺,想要對付我.不過我倒是想要看看,你這出漏洞百出的市長千金戲,到底能演到什麼程度?"著這一番話的時候,顧念兮的唇依舊勾著好看的弧度.

完這番話,她想也不想的直接錯開了霍思雨,上了樓.

這天真冷,她還要趕著回去找談參謀長的脖子當暖爐呢!

至于霍思雨,找顧念兮想要談的事辦不成,倒是被她狠狠的奚落了一番.她當然恨得咬牙切齒.

不過,有了顧念兮剛剛承諾的她不會揭穿她霍思雨的身份,這倒是讓她寬心了不少.

不別的,顧念兮這人,是很講究信用的.顧念兮已經這麼了,她就絕對不會在這之前揭穿自己.

只要顧念兮這段時間不揭穿她的身份的話,那她就可以安安穩穩的找機會,讓自己嫁進談家.到時候,她還怕顧念兮不成?

想到這即將到來的勝利,霍思雨的嘴角揚起了詭異的弧度,消失在這樓梯口.

然而剛剛正對面交鋒的兩人,卻都沒有及時看到電視上剛剛插播的一則新聞——

"D市和本城的大型合作活動,籌備事項正式開始.D市霍副市長霍啟東本周周末將到本市參加此項活動的預熱欄目."

------題外話------

好吧,開始拆霍三的台了!

握爪~!

上篇:第六十四章 他的關懷,她的漠然    下篇:第六十六章 東西,你是我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