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六十八章 老公,你不能打我   
  
第六十八章 老公,你不能打我

"霍叔叔,你怎麼……"看到那走進大門的人,一身筆挺西裝,有著和父親一樣和藹可親的臉,顧念兮一時間還回不過神來.

而顯然,那來人也沒有預料到在這個地方遇到顧念兮,當下也有些微愣.

"霍市長是我邀請到家里來做客的."倒是站在他們身側的男人,先行開的口.

談逸澤完這話,便安靜的處在那里.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自然的環過顧念兮的腰.綠色軍服下的英姿,卻是絲毫沒有減少.

"我剛剛受到談參謀長的邀請,只是兮丫頭,你怎麼也在這里?"霍啟東好不容易緩過神來,也開了口.

這話的時候,他的視線落在談逸澤環住顧念兮的那只手上.一瞬間,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難道,兮丫頭你嫁的人是談參謀長?"問出這話的時候,霍啟東的眉心微皺.像是,准備探尋著什麼.又像是,努力的在思考著什麼.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霍啟東發現談參謀長其實人不錯,為人坦蕩蕩的,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也會是所有老丈人心目中的標准女婿形象.

而霍啟東就是想不明白,若是顧念兮要嫁的人是談逸澤的話,那為什麼市長顧印泯卻不同意呢?以霍啟東對顧印泯的了解,他並不是什麼胡攪蠻纏之人.

難道這當中,還另有隱?

"是的,霍市長.這就是我的妻子,顧念兮.不過我倒是聽驚訝的,您竟然和兮兮認識!"談逸澤雖然嘴上是這麼的,但臉上卻是一點震驚的神色都沒有.

特別是那雙黑色瞳仁里,那過分幽深的眸光讓人不禁懷疑,這個男人其實早已預料到些什麼.連今天這次見面,也極有可能是他刻意安排好的!

"原來談參謀長是兮丫頭的丈夫,難怪第一眼看上去就非常有眼緣."霍啟東看了談逸澤一眼,在短暫的震驚之後,男人也恢複了之前那副永遠帶笑的神."兮丫頭可是我從看著長大的,我比她親叔叔還要親!"

"那還要謝謝霍市長對我們兮兮的照顧!"談逸澤依舊是如沐春風的笑,這樣的神是在顧念兮面前特有的.卻讓,站在他們面前的霍啟東看的有些微愣.因為通過這幾天的相處,他當然發現談逸澤並不是他表面上看上去的好脾氣.特別是面對工作上的事,這個男人的手段也是一般人能及的.

本以為,這樣的男人在生活上也會是那是雷霆作風.卻不想,當他在面對顧念兮的時候,竟然也會流露出如此一面.看樣子,他們的感真的不錯.

若是顧市長看到的話,估計也會放心將女兒交到談逸澤的手上.

"兮兮,澤不是回來了嗎?你怎麼還不和他來吃飯?"就在這個時候,談老爺子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片刻之後,還有腳步聲伴隨其中.

"爺爺,我帶了位客人回家吃飯!"談逸澤轉身,正好看到談老爺子走了過來.

"什麼客人?"

"是D市的霍市長."這話的時候,談逸澤的嘴角上是一閃而過的狡詐.不過這抹笑容很快,便被他壓住,掩藏起來.所以並沒有任何人,察覺到他的這抹笑,自然他現在所計劃著什麼,也沒有什麼人察覺到.

"原來是D市霍市長.幸會幸會!"談老爺子也是見過大世面的,簡單的問好之後,很快便招呼著霍啟東,和他們一起走向餐桌.

而此時,正坐在餐桌上計劃著自己接下來想要進行的某個計劃的霍思雨並沒有察覺到,何等的腥風血雨正在等待著她.

而坐在身側的舒落心,則不滿談老爺子還要親自出去迎接談逸澤,還有他請來的客人而悶聲怪嗲著:"什麼人來了,還這麼大吵大鬧的!"

但這樣的聲響,只在談老爺子帶著來人走到餐桌前的時候,戛然而止.

來人雖然只是一身簡單的西服,臉上也帶著淺笑,但從他自然流露出來的威懾力,舒落心便知道這人並不是一般人物.

而霍思雨則在看到來人的時候,直接吃驚到站了起來.盯著來人,一時間也不出話來!

"這位是……"倒是談建天見到來人,先站了起來,開了口.

"這是D市的霍市長!這幾天到我們這城市來參加大型活動,今天我就順便將他帶回家一起用餐了!"談逸澤這話的時候,他的聲音依舊很輕.怎麼聽,怎麼舒服,就像是夏季拂過稻田的微風一樣,沁人心脾!

但霍思雨知道,談逸澤是在對付自己!

不然,為什麼此刻男人的眉頭,會朝她高高的挑起?

"霍市長?這……"舒落心也沒有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盼望的人兒,竟然會突現在家里.

當下,她也連忙的站了起來,打算開始熱的迎接.

只是,當舒落心站起來的時候才發現,這況似乎有些怪異!

對,真的很怪異!

霍思雨不是她是霍市長的千金麼?

怎麼女兒和父親見面,卻也來連招呼都不打一聲?

再者,霍市長為什麼在看到霍思雨的時候,眼神那麼淡?淡到,好像就是遇到了一個陌生人那麼簡單!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有沒有人,來告訴她?

越想下去,舒落心越是不解.

難道,霍思雨其實和霍副市長,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可會是誰借了霍思雨那麼大的膽子,出這些的?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話,那霍思雨憑什麼在別人的面前趾高氣昂的?再者,她舒落心盼望著她霍思雨能夠拼接娘家人的身份,幫談逸南將整個談家的財產都拿下,豈不是……

越想下去,舒落心發現有越來越多的疑問,開始湧上自己的心頭.而她的身體,也因為這些疑問而變冷.

因為,心里其實已經有個答案,開始浮現.

只不過,女人卻還是不甘願接受這個事實!她扯了扯自己已經變得僵硬的嘴角,看向霍思雨問道:

"思雨,這……"

如果舒落心此刻能看到鏡子里的那個自己的話,會發現其實此刻她臉上的笑容比哭還要難看.

"舒姨,我早就告訴過您,有些東西耳朵聽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今天家里有客人,有什麼話您還是等一會兒再吧!"就在舒落心即將問出些什麼的時候,談逸澤開了口,打斷了女人想要出口的話.

談逸澤的這番話很輕,卻讓餐桌上的其他幾個人頓時領悟到了什麼.

特別是談逸南,轉身看向霍思雨的時候,黑色的眼眸已經開始醞釀出另一場腥風血雨.

至于舒落心,雖然很不服氣談逸澤這樣云淡風輕的感覺,但不得不承認,他的這番話讓她的理智暫時回歸了一切,也恰到好處的提醒了她,不要因為這樣的女人,而失了談家整家人的面子.

慢步轉身,舒落心朝著樓上走去.

步伐,有些輕飄飄的.經過剛剛那一陣打擊之後,舒落心感覺自己全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樣.

那是她費盡千辛萬苦所經營的一切,本以為自己已經替談逸南找了個好媳婦,本以為能靠著霍思雨幫南奪下整個談家的財產.可現在卻突然告訴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費的!

這叫她,如何承受的住?

揉著額頭,讓自己的腦子不是那麼暈眩,舒落心走到了樓梯口之後,冷冷的開口道:"霍思雨,你現在跟我上樓!"

這口氣,她咽不下去!

現在要是不出來的話,她怕自己會因此而喪命!

完這話,舒落心大步朝著樓上走了.

"思雨,你媽喊你過去!"見舒落心的態度如此堅決,而當著霍副市長的面子,談建天也知道什麼該什麼不該出來!唯一他能做的,便是先給霍思雨找個台階下.

"好的,爸我這就上樓去找媽!"霍思雨的嘴上雖然這麼,但遲疑的步伐卻讓人明顯的察覺到,其實她非常害怕上去和舒落心正面相對!

其實霍思雨一直都知道,舒落心唯一看上自己的便是這"市長千金"的身份.

如今,被全部揭穿出來,這婚事恐怕也……

可她不甘!

這是她費盡心思,經營了整整兩年的一切,難道真的要如此收場?

只是,在那麼多人的注視下,她就算再不願,也不得不朝著樓上走去.

而談建天在看到霍思雨消失在樓道的身影之後,又想起了什麼,轉身對震驚過後,卻像是松了一口氣的談逸南道:"南,你先上去看看你媽,什麼事都先勸著點!"

談建天知道舒落心的脾氣,雖然也很氣憤霍思雨竟然撒下了如此的瞞天大謊,但畢竟她還懷著孩子,他還是有些擔心舒落心一氣之下會作出一些得理不饒人的事來.

"好的爸爸,我先上樓去!"談逸南起身,對著霍副市長欠身一點頭之後,便緊接著也走了.只不過,在得知了這一切之後,這個男人的臉上除去最開始的震驚之外,別無其他.似乎他真的一點都沒有因為霍思雨的欺瞞而生氣似的.

至于談建天和談老爺子,則在樓下招呼著遠道而來的霍副市長.

而餐桌上,霍副市長對顧念兮不時流露出來類似于父女的溺愛,還有不時的稱贊,也讓談家二老對顧念兮刮目相看.

但舒落心這會兒正在樓上,自然對樓下現在所發生的事一概不知.

一直到霍副市長用完餐回去,舒落心還有霍思雨,以及談逸南三人都沒有下樓來.

送走了霍副市長的談建天,不免得有些擔憂.隨即,他也朝著樓上走去.談老爺子則坐在大廳里,低頭沉思著什麼.至于談逸澤,他的表從始至終都是那麼的淡,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而顧念兮除去最開始的不安之外,現在一切都還好.畢竟這一切,都是霍思雨咎由自取,怨不了別人!

只是,很快的樓下的三個人,也聽到了樓上傳來摔東西的聲音.

噼里啪啦的聲響,在這個大房子里回蕩著.

之後,談建天的聲音從樓上傳來:"澤,你和兮兮上來一趟,幫我勸一下你們舒姨!"

聽到談建天的話,談逸澤和顧念兮對視了一會兒,他便伸出了手拉著顧念兮走了上去.

到了霍思雨和談逸南房間的時候,里面正在上演的一幕,連談逸澤的黑眸里都浮現了些許的驚訝.

因為,此刻正在他們面前上演的,就是這樣一幕——

本來劉嫂每天都收拾的干乾淨淨整整齊齊的房間里,此刻已經遍布了瓷器碎片.那些,都是曾經舒落心花了高價錢,買來給他們裝扮房子的,為的就是增加一些調.

只可惜,如今他們的關系,就像是這散落了一地的玻璃碎屑,再也拼湊不回來.

而霍思雨的發絲,此刻也被舒落心扯在手心里,狠狠的拉扯著!因為疼痛,她的臉部表已經變得猙獰.

她不斷的喊著:"媽,我知道錯了,原諒我好不好?"

"媽,不要這樣,我真的知道錯了!"

"媽,求求你饒了我吧……"

一聲,又一聲的哀求,顯得那麼空洞,又是那麼的無力.加上女人的垂泣聲,一切顯得又是那麼的淒涼無助.

只可惜,這樣的哀求聲舒落心就像是沒有聽到似的.即便談建天已經努力的勸解著,她的手一直緊緊的抓著霍思雨的頭發,那猙獰的表像是今天要是不把霍思雨的頭發給揪出來,她就誓不罷休似的.

"不要臉的女人,不要叫我媽!你根本就不配,你到底是從哪里來的都不知道,還敢你是霍副市長的千金?"

"要不是今天霍副市長到咱們家來,還不知道要被你隱瞞多久!惡心的女人,怪不得以前只要提到要見你家的父母,你總是用各種借口推辭!剛開始還以為你有什麼苦衷,原來你竟然給我玩花樣!"

"你這該死的婊子,我今天要不好好的教訓你,我就不姓舒!"

面部猙獰,一聲又一聲狠毒的咒罵著的女人,實在讓人難以聯想到,這是平日里在別人面前儀態萬千的談家太太!

"落心,有什麼話咱松了手再,別忘了她的肚子里還有南的骨肉!"談建天雖然憤怒,但理智還有.

"放過她?滿口謊的女人,你真的想讓她嫁進談家不成?我不答應,堅決不答應.趁著今天,我把她肚子里的雜種也給解決了好,省得將來貽害萬年,弄得我的南不得安生!"

不管是誰勸阻著,舒落心揪著霍思雨的頭發,就是不肯松手.還不是的將巴掌狠狠的抽打在霍思雨的臉上.

很快的,霍思雨那張本來還算是精致的臉,也腫了起來.有些地方,甚至還被舒落心那尖銳的指甲給劃破了.若不是聽得出她的聲音的話,顧念兮還真的辨認不出,眼前這個苦苦哀求著,還是被揪著頭發打的女人,會是以前那個在自己面前趾高氣昂的霍思雨.

"媽,不要這樣好不好?這孩子起碼也是您的孫子,您不可以這樣做?"霍思雨慶幸的是,她還沒有將肚子里的這個"麻煩"給擺脫掉.這會兒,沒准還是她的救命稻草.

"南,你幫我跟媽求求好不好?這孩子怎麼也是你的骨肉,而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霍思雨哀求著舒落心不下一百遍了,當然知道這個女人已經抱定了今天要把自己打死在這里的決心了.沒有辦法,她只能忍著頭上傳來的劇痛,抓著談逸南的褲腿哀求著.

其實,她對談逸南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

畢竟從剛剛舒落心對自己下狠手的時候,這個男人一直都站在旁邊,冷眼旁觀著她的被打,她的哭喊.連一句求的話,都沒有為她過!

她的臉,都已經被舒落心抽得火辣辣的痛著,耳朵也被扇的有些聽不清.

可這個男人,卻還是不為所動.

這讓霍思雨不免得懷疑,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在縱容自己的母親對自己下狠手!更希望,她腹中的"孩子"因此而喪命.然後,他便解脫了!

也許,真是這樣的吧!

不然,她為什麼能夠從這個男人的眼眸中讀到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媽,先收手吧!"只是,本在男人的沉默中,快要放棄期待的時候,卻聽到了男人開了口.而這一句話,也讓原本徹底的失望的女人,眼眸中再度閃現些許期待.

他,為她求了!

這,是不是也就意味著,這個男人其實並不是那麼的討厭她,並不是像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的不在乎她和"孩子"的生死?

"南,難道你還想要為這個女人求不成?難道她欺騙你的那些,你打算就這樣算了?還有,你知不知道她撒下的謊,有多麼的嚴重?上一次的訂婚宴,我都已經跟所有的親朋好友,你要娶的人是市長千金.可現在,竟然發現這一切都只是這個女人撒的謊,你讓我和親友們怎麼交代?你讓我的臉往哪個地方擺?"

舒落心見談逸南還在為她求,又是一陣歇斯底里.然後,又狠狠的抽了霍思雨兩巴掌.

"媽,就讓我和她兩句話就行,你先松手吧!"對于霍思雨再度被抽巴掌,男人只是冷冷的掃過她一眼.

"天哪,我這是造的什麼孽!為什麼要讓我談家攤上這樣的女人,真是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因為談逸南的堅持,舒落心最終只能松了手.只不過,因為過度的激動,此刻的她已經有些虛脫了,被談建天攙扶著離開了.

當下,這個房間里只剩下談逸澤和顧念兮,以及被打的滿臉挑花開的霍思雨,還有冷眼看著她的談逸南.

顧念兮本想著離開的,但被談逸澤拉了回來.

那一雙黑色的眼眸,似乎在告訴她,這里還有好戲看似的!

"南,我不是真的想要撒謊的!我只是很愛你,很想要嫁給你,才會不知不覺的撒了謊.南,你就原諒我這麼一次,好不好?"

終于舒落心收了手,可霍思雨發現自己的頭發都不知已經被老女人拽走了幾把.當下,她的頭皮還是疼得發麻.

可看著面前的談逸南,她連滾帶爬的來到了男人的身邊,抱著他的大腿.

其實,霍思雨知道談逸南並不愛自己,這樣的男人就算嫁給了他,今後還是得不到幸福的.

可能怎麼辦?

她的戲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霍思雨也將她所有的一切都賭上了.難道,還要她就此收手不成?

不……

她不可能就此松手的!

"南,我是不是市長千金,真的有那麼的重要嗎?我的肚子里還有你的寶寶,我們的婚禮這個月就要舉行了.再過幾個月,你就要當爸爸了……"

霍思雨抱緊了男人的大腿,企圖用這些話,勸動這個男人.

只是,不管霍思雨怎麼,男人的表一如既往的冷漠.

失望,快要將她淹沒.而站在岸上的這個他,卻冷冷的看著她,不肯出手相救.

而最讓霍思雨絕望的是,在她的苦苦哀求聲中,男人一點點的抽離了自己的腿,遠離了她.那嫌惡的表,狠狠的刺痛了她的心.

"南?"她震驚的看著這個男人.

這個,讓她賠上了自己的青春,賭上了一切的男人!

"霍思雨,你所撒下的謊,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他退離了一步,冷冷的看著她的彷徨,她的無助.

其實,他從一開始便愛的不是霍思雨.只不過因為顧念兮的矜持,讓精力旺盛的他找不到發泄的出口.所以,他才會一步錯步步錯!

若不是母親老因為她的千金身份,壓著他,逼迫他娶了她.他談逸南沒准已經從談逸澤的手上,奪回了自己的所愛.

也就不用導致到現在,他每天都要看著心愛的女人靠在別人懷中的刺眼畫面.

想著這些,談逸南覺得這一切的錯誤都該結束了.霍思雨該回到她原本的生活軌道上,而他談逸南,也該回到原有的生活……

想著這些的時候,他的視線落在了此刻被談逸澤摟在懷中的顧念兮的身上.

"南,什麼條件你!"只要不是原則性的問題,她霍思雨都可以答應,只要他還讓她繼續留在談家,讓她成為談家的少奶奶.

"把孩子打掉,取消我們的訂婚!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從此互不相干!"

霍思雨真的沒有想到,談逸南會如此狠絕!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連"孩子",都算計在其中.

"不……我不會打掉我們的孩子.他已經三個多月了,有了心跳!難道,你真舍得?"

她用著看待陌生人的眼神,看著頭頂上的男人.

"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你換別的條件,或許我還會答應你."

只有留下這個"孩子",她才有可能繼續留在談家.

"除了這個條件,我沒有其他的.如果你不同意的話,我也會有辦法讓你同意的.所以,見好就收吧霍思雨,趁著我還有點心,現在跟我去一趟醫院!要是磨到我一點心都沒有的話,那你就休怪我的無."

看著不遠處心愛的女人靠在別人的臂彎中,談逸南已經失掉了全部的耐性.

"談逸南,你還是不是人?虎毒不食子,你竟然連自己的孩子都要處理掉?"這一次,霍思雨才發現自己真正的看清了談逸南這個人.這麼的冷血,這麼的無!

而她,當初真的不知道瞎了哪只眼睛,才會看上他,才會為了他賭上了自己的全部!

可沒有辦法,誰讓她是現在是弱勢的一方?若是真讓談逸南這麼做的話,那她的豪門夢豈不是真的要破滅了?

想到這,霍思雨再度苦苦的哀求:

"南,別這麼對我好嗎?人家都,一日夫妻百日恩.雖然我們還沒有完成婚禮,但我們不僅有夫妻之實,連孩子都有了.求你,不要這麼對我,不要這麼對孩子,好不好?"

"霍思雨,別那麼死乞白賴了.你這樣的兒媳婦,我可要不起.所以,南的決定我贊成!現在,你收拾一下你的行李,等明天我陪你去一趟醫院,把孩子給拿掉,你就可以離開了!至于訂婚,你要是能當成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話,我還能給你一筆錢,讓你可以去做點生意什麼的!"

就在霍思雨苦苦的哀求著談逸南,企圖打動男人的時候,原本被談建天攙扶著離開的舒落心,不知何時又回到了這個房間.

此刻的她,站在門口對談逸南的決定連連稱贊.

她舒落心的兒媳婦,必定要有一個好的背景.這樣的兒媳婦,才能和談逸南匹配,才能幫他穩住談家的所有家產.

以前她之所以在霍思雨面前放低姿態,還不是因為她的身份?如今,舒落心知道她什麼都不是,她才不會多看她一眼.

至于孫子,這個世界上會懷孕的,又不是只有她霍思雨一個人!

"好了南,現在事也處理的差不多了,我們先回去休息.等明天,再將這個滿口謊的女人給送走好了!"著,舒落心拉著談逸南離開了.

臨走之前,談逸南還別有意味的看了顧念兮一眼.

至于霍思雨,他從知道她並不算是什麼市長千金之後,就連正眼都沒有給過她一個.

而談逸澤也覺得戲差不多看完了,便拉了拉顧念兮的手,示意她也跟著離開.

"顧念兮,把我搞的這麼悲慘,你得意了吧?"在談逸澤的腳邁出了這個房間,而顧念兮還沒有來得及走之前,霍思雨陰冷的聲音,從她的背後傳來.

其實,在這之前,顧念兮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同霍思雨遭到的非人待遇的.同她,攤上了舒落心母子那樣心腸歹毒,竟然連親孫子都能不要的人.可在霍思雨又一番挑釁的話之後,顧念兮又覺得,自己的同心其實用不對地方!

"其實,也就一般般吧!"顧念兮如同鹿一般的大眼睛,轉了轉之後,回答了她這麼一句.

一般般的,得意!

這話,又讓霍思雨氣的吐血.

"我們都來自一個城市,你有必要把我逼到沒有辦法活下去的地步嗎?"

"同是本根生相煎何太急,原來這話,霍姐也懂?可為什麼當初你將我逼到絕境,三番兩次的陷害我栽贓我的時候,就想不起來呢?"

她顧念兮可不是聖母!

在三番兩次的任由她霍思雨捏扁掐圓了,還做到能原諒,能饒恕?

不可能!

她最多也就是在別人抽打她的時候,不上前湊兩腳.或者,不添油加醋,就算仁慈了!

"至于活不活的下去,霍姐應該知道,人要真是活到了不要臉的地步,怎麼也能活下去的!"冷哼完這一聲之後,顧念兮跟隨談逸澤的腳步離開了.

而霍思雨也氣的狠狠的將桌子上放置的那一些都掃到了地上!

竟然在她如此悲慘的境地下,還有心奚落她霍思雨不要臉!

這該死的顧念兮!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老公,你為什麼會將霍叔叔給帶回家?"從霍思雨的房間離開之後,顧念兮跟著男人回到了他們的臥室.

見男人脫下了外套,躺在床上.顧念兮趕緊也跟了上去.

當然的,她的手還是喜歡放在談逸澤的脖子上.

因為那里,有著她最愛的溫度.

"我看他沒地方去,就將他帶回來了!"男人順勢將顧念兮帶著一並躺倒了床上去.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把玩著她那頭柔軟的發絲.

"我不相信!"霍副市長會沒有地方去?

顧念兮猜測,這個男人絕對是故意的.而且,他一定早知道,霍思雨的假千金身份!

"不相信也得相信!"男人不理會她的話,蹭著她的額頭親了一口.

"那你……你其實早就知道,她的事了?"會不會,也知道了我的事?

其實,她很想問出口的.

但憋見男人那雙過分深邃的黑眸,她消了聲.

因為,她很怕隱瞞談逸澤的後果,是自己承擔不起的.

雖然她和談逸澤的相處,只有短短的幾個月.可她發現,自己似乎開始依賴上這個男人了.而且,每一次窩在男人懷中的時候,她就覺得異常安心.

可如果,因為出實,這男人將給她所有的溫柔都收回去的話,顧念兮害怕自己會受不了……

"東西,別想太多.安安分分的呆在我的身邊,別給我拈花惹草的就行!"似乎他早已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女人皺著眉頭的時候,他又是一記溫柔的吻落下.

"我哪有拈花惹草的?"因為談逸澤的吻很溫柔,溫柔的讓顧念兮沉淪其中,忘記了剛剛想要問的東西.

"還你沒有?別忘記,今天吃飯的時候有人可是看了你發呆足足半個鍾頭的時間!"男人微眯起雙眸,手掐著顧念兮的腰身,提醒著她某些事實.

被談逸澤這麼一提醒,顧念兮也記得了,今天談逸南吃早餐的時候就瞪著自己看,午餐的時候也是這樣.若不是被霍副市長的到來打斷,估計還不止這三十分鍾!但沒想到,這個男人會是如此的在意!

"可那又不是人家要他看我的!"這是事實,毋庸置疑.

"拈花惹草,還給我有理了是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其實談逸澤也知道,談逸南的想法不是顧念兮左右得了的.可他就是不喜歡,談逸南每一次看著她那赤果的眼神!

"老公,你不能打我!"見男人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幻,顧念兮慌了.

"東西,我不打你!不過我會用另一種方式,讓你記住的!"他邪惡的朝著她笑,而後他的唇也貼了上來,吻住了她的.一直到他的掌心探進了她的衣物里,邪惡的把玩著某些東西的時候,顧念兮才知道,他口中的"另一種方式"指的是什麼!

這個老流氓,就知道欺負她!不過,她好像也喜歡上,他這有點壞壞的感覺了.

于是,這個下午放了假的談逸澤,卻在床上忙的不亦樂乎……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原本以為,這霍思雨的事到此已經算是一個段落.舒落心母子,也不可能做的那麼狠絕.畢竟,霍思雨肚子里的那個孩子,還流著和他們一樣的血.

但誰也沒有想到,第二天在吃早餐的時候,一見到下樓來的霍思雨,舒落心便放下了碗筷,吩咐道:"快點吃,吃完了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舒落心沒有直接將話給挑明了,只是隱隱的暗示著霍思雨,接下來要做的事.

因為,她知道不管是談建天還是談老爺子,他們都不會答應這個決定的!

"媽,您別這樣好嗎?我真的已經知道錯了,放過我一次,不行嗎?"

霍思雨其實也以為,昨天晚上過的很平靜,連談逸南都還回房睡覺了.除了沒有和她過一句話之外,這個男人的神色看起來也和平常沒有什麼區別.她便開始以為,那些話不過是他們母子氣頭上出來的.

這個世界上,不可能真的有會逼著將自己孩子打掉的人吧?

可沒有想到,今早起來的時候,舒落心還是再度提起.

看來,他們的話並不只是在氣頭上.而是,他們真的打算將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然後將她送走!

"我們放過了你,可誰來放過我們?你非但欺騙了南的感不,現在還讓我們不知道將臉往什麼地方擱!難道,你還有理了不成?"

舒落心瞪了霍思雨一眼,繼續冷哼著.

而霍思雨在聽完她這一番話之後,心里已經冷笑不已.

欺騙了談逸南的感?!

這老女人站著話不腰疼!

如果不是談逸南默許她霍思雨爬上他的床,她會得逞麼?

再者,若不是談逸南也喜歡玩男女曖昧游戲的話,她能和他訂婚嗎?

再者,談逸南都已經和她霍思雨訂婚了,現在還老是盯著顧念兮看,糾纏顧念兮.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到底誰欺騙了誰的感,都還不一定呢!

"是,我承認欺瞞大家這件事是我做的不對.思雨在這里,向大家道歉,向大家賠不是.我都已經道歉了,媽就饒過我,和孩子吧!"雖然心里有千百個怨,但霍思雨知道現在自己占盡下風.她不可以反駁舒落心的話,不然一切真的就沒有辦法挽回了.

"不要再叫我媽了,我承受不起!像你這麼個有'身份’的媳婦,實在不適合咱們談家!"舒落心又是一陣冷嘲熱諷,顯然根本就不打算妥協."吃完飯,就跟我走!不然,休怪我不客氣了!"

"媽,您怎麼可以這麼狠?這可是您的親孫子,他還沒有來到這個世上,您怎麼能舍得這麼對他?"

"這就狠了?還有更狠的,你想不想要看一看?"著,舒落心站了起來.拉著還沒有碰到碗筷的霍思雨,就准備離開."行,你這飯不打算吃了也可以.我們這就走,順便將你的行李帶上!今天要不將你這樣不要臉的女人送走,我就不是舒落心!"

"不,不可以……"

霍思雨捂著自己的腹,聲淚俱下.

仿若,她真的是一個擔心孩子受到傷害的母親那般.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靠的是實力,拼的是演技.

幸運的是,演戲技巧,她霍思雨從來是不缺的.

如今,看穿了舒落心和談逸南,她知道其實這個談家根本就不適合她呆著.可如今已經在此賭上了一切的她,是無論如何也放棄不了的.

放任談逸南重新追回顧念兮,讓舒落心如願娶上真正的千金?

不,她霍思雨不會讓他們如願以償的!

"不可以?那你在欺騙我們的時候,怎麼不想想後果?"舒落心典型的得理不饒人,一手拽著霍思雨便准備將她拖出大門.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的身後傳來了談老爺子的嗓音:"媳婦,你鬧夠了沒有?"

------題外話------

其實吧,我覺得三真的不是最可惡的.

最可惡的,是吃著碗里瞧著鍋里!

贊同的,握爪~!→.→

藍後還有最後的一點,偶想打劫票子,猥瑣的笑著

上篇:第六十七章 神秘來賓    下篇:第六十九章 就流氓,怎樣,咬我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