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125章 抓 女干   
  
第125章 抓 女干

本來還頭腦有些混沌的顧念兮,在蘇悠悠的一句話之後,猛地瞪大了眼睛.

"蘇悠悠,你什麼呢!"

"我是,你們家談參謀長在搞外遇,你快點過來瞅瞅!"電話那端的蘇悠悠,很明顯的壓低了聲音.而且周圍,還有一些吵雜聲.很明顯,現在的蘇悠悠還在外面.

"你什麼呢?談參謀長現在還睡在我的身邊呢!"這話的時候,顧念兮轉過身,伸出手准備探向身側的那個位置.

只是,當她的手觸及到的只是一片冰冷之時,有什麼東西在顧念兮的腦子里迅速凍結成冰.

怎麼回事?

談參謀長不在被窩里!

這麼大早上的,他是去哪里了?

難道,真的像是蘇悠悠所的,他去搞外遇了?

"顧念兮,我也以為是我看錯了!可我揉了好幾遍的眼睛,真的沒有看錯!難道,你們家談參謀長除了談逸南之外,還有另一個孿生兄弟不成?"

沒有發現談參謀長不在自己身邊之前,顧念兮不會這麼慌亂的.可現在,在聽到蘇悠悠如此肯定的話之後,顧念兮的眉心也在一瞬間皺成了一團:"悠悠,談參謀長真的不在……"

這話的時候,顧念兮身側的被褥,已經被她拽成了一團.

"我就,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長的如此相似的人.你快點過來,我現在幫你盯著."這話的時候,蘇悠悠又將自己擋在臉上的報紙拿開了許多,偷偷的張望了一下不遠處的那對人兒.

其實,一開始發現談參謀長的身邊多出了一個陌生的女人的時候,蘇悠悠本是不打算顧念兮,避免讓她傷心的.

可一而再再而三的觀察之後,蘇悠悠發現談參謀長和這個女人有有笑的,越看越不是滋味.要是她的兮丫頭真的被這樣的男人給騙了的話,還是早點解脫的好.

趁著現在還沒有孩子離婚,一切還來得及.

若是等有了孩子才離婚的話,那豈不是黃花菜都涼了?

再者,若是將來顧念兮知道,是她蘇悠悠知不報的話,那她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思量了好幾番之後,蘇悠悠還是決定將先把當事人叫過來!

她好歹也算是顧念兮的娘家人!怎麼可以任由她被壞男人欺騙?

想著想著,蘇悠悠突然注意到對面的人突然朝著這邊望了過來,她連忙拽起報紙,將自己的臉給擋的嚴嚴實實的.

好歹前一陣子談參謀長也是見過自己的,要是現在被他發現自己跟蹤著他和他的人,還將報透給顧念兮的話,以她從凌二爺那邊了解到的談參謀長的性格的話,那顧念兮還沒有趕到之前,她蘇悠悠絕對是一命嗚呼了.

"你在什麼地方?"顧念兮做了一個深呼吸,強壓住自己的不安的緒之後,才開了口問道.

"街角處的咖啡廳,我記得我前一陣子和你在這邊喝過咖啡來著.記住,進門的時候不要太過于招搖,他們倆人現在就坐在靠近那邊的位置!"完這話之後,蘇悠悠便掛斷了電話,然後開始在報紙上打了個洞,從洞中觀察著對面的那一雙人兒.

顧念兮趕到的時候,蘇悠悠已經在暗中觀察了好一陣子.甚至,她還不忘記將耳朵往對面的方向靠了靠,希望能聽到他們所談的內容.可不知道是不是對面的兩個人談的聲量過分的了,還是她蘇悠悠的耳朵有什麼問題,不管她怎麼做始終都不能聽到他們談論的任何聲音.

然而蘇悠悠卻不知道,談論著的兩個人都是特種兵.

他們的洞察能力,自然是過人的.

從蘇悠悠開始注意著他們的時候,他們便已經察覺到了.只不過,他們從她的注意中察覺的出,她並沒有什麼惡意.于是,他們便隨她去了.不然以她蘇悠悠這麼個毛毛躁躁的性子,還真的能在背地里觀察他們那麼久不成?

顧念兮趕到這的時候,便聽從蘇悠悠剛剛給她發信息的時候所的,找到一個手上拿著報紙的人.坐下之後她便發現,這人果真是蘇悠悠.

"悠悠,他們在哪里?"顧念兮心的湊到了蘇悠悠的身邊,問道.

"就在那邊,快看他們不是都笑著麼?"蘇悠悠只聽到是顧念兮的聲音,便直接將她拉到報紙的後方,指著她剛剛在報紙上戳出來的那個洞.

從那個洞子里,顧念兮真的看到了那張熟悉的臉.邪肆魅惑的臉,卻偏生著一雙鷹隼般尖銳的眼眸……

看到這張臉的那一瞬間,顧念兮感覺自己的腦袋"轟隆"一聲一聲巨響.

因為,那果真是她家的談參謀長.而他的對面,是坐著一個年紀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子.女人穿的極為妖嬈,比身邊的妖孽蘇悠悠還要銷魂上幾分.水色的緊身裙,將她飽滿的上圍很好的凸顯,極短的裙擺,更將她那雙無痕的美腿展現在世人面前.

這人雖然年紀和談逸澤差不多大,但渾身的肌膚保養的極好.特別是在靠近窗子的位置,顧念兮感覺她的肌膚都亮了,亮的刺眼.

而談參謀長,那一眸一笑,那麼熟悉,那麼的慵懶,仿佛卸下了平日里在別人面前的層層偽裝……

顧念兮不會記錯,談參謀長每一次對著她的時候,露出的都是這樣的表.這樣的表是連在談建天面前,談逸澤都吝嗇著不肯展露的另一面.

可為什麼,這一刻的談參謀長卻對另一個女人展露了呢?

是不是,這女人也是他談逸澤生命中另一個特殊的存在?

如果是這樣,那她顧念兮算什麼呢?

有那麼一瞬間,顧念兮了一眼,卻還是執拗的瞪大了自己的雙眸,死死的盯著前方,那讓她痛得蝕骨的一幕.

談逸澤,若是這樣,你將我至于何地?

"安姐,那這邊的事就麻煩你了!"日光中,男人勾唇一笑,傾盡了邪肆.

"得,別把你的笑容用在我的身上.你還是盡快的解決你手頭上的事,接手你的那些東西.每天都弄一堆破事,弄得我連戀愛都沒有時間談."對于面前男子那妖嬈的笑,女人似乎一點也看不在眼里.

"安姐,你是沒有時間談戀愛麼?是沒有什麼人入得了你的眼!"

"別給我貧嘴了.你還是什麼時候把這些東西都接回去比較實際."

女人的話,讓男人的眼眸一瞬間微眯了些.片刻之後,男人輕啟了唇:"等她,有了那個能力……"

他的口氣,依舊是不卑不亢.

完這話的時候,男人側過身子看向窗外.露出來的下巴,帶著絕毅和堅持.

"那好吧,不過不要忘記你答應過我的!"女人也懂得這個男人的脾氣,他談逸澤也有他的堅持.只要是他不願意的事,不管你再怎麼勸阻都不可能改變他的想法.

只不過,最近的這次見面,女人似乎也發現了談逸澤的變化.特別是他眼眸里,好像有了一股子柔.女人知道,這並不是為她.

這樣的談逸澤,和他新娶進門的那個妻子,應該有什麼關聯.

看到這樣的談逸澤之後,她倒是有興趣會一會,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能將這塊千年不化的寒冰也給柔化了.

"有事的話再給我打電話,沒事的時候就不要找我!該怎麼做,你拿主意就好!"看著起身的女人,男人又開了口.

"知道了,我走了!"女人站了起來,親昵的掐了掐談逸澤的臉頰之後,這才轉身離開.

因為被擋住了大半張臉的關系,顧念兮和蘇悠悠並沒有注意到,談參謀長被掐了臉頰之後,明顯變黑的那張臉.更不知道,當看到他們如此親昵舉動的時候,顧念兮是處于怎樣的震驚中!

從她嫁給談參謀長那一天開始,顧念兮就不曾看到過什麼樣的女人能夠輕易的觸碰到他的身體.

而顧念兮也開始將他的一切,自私的劃入自己的領地范圍.

像是他的臉,只有她顧念兮能蹂躪.

像是他的腰,也只有她能掐.

而今……

她看到他和另一個女人在她的面前上演如此的親昵,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

是痛麼?

好像不是.

是酸麼?

好像也不是.

那是一種震驚之後,久久的麻木.

甚至,她連想到自己的手該放在那個角落,也想不清楚.

顧念兮一直隱藏在報紙後方,卻也一直處于震驚和錯愕中,久久不能回神.

然而對面的那一桌,早已人去桌空.

其實,顧念兮也看到了談逸澤臨離開之時,往他們的這一桌看了一眼,嘴角上帶著不明意味的笑.

談參謀長的眼神穿透力何其強大,躲在報紙後面的蘇悠悠算是第一次見識到了,當下她差一點害怕的鑽到桌子底下.

而顧念兮,卻一直處于麻木中.一直到談參謀長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咖啡廳里,她還像是收不回自己的神志一般,手緊拽著報紙,一直盯著那個洞,像是恨不得從那個洞中看到談逸澤的前世今生.

"兮丫頭,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喝了一口蘇悠悠讓人送上來的熱可可,顧念兮的臉色依舊很是蒼白.

"那你打算怎麼做?如果你現在想要去質問談參謀長的話,我陪你去.必要的時候,我還可以給你當人證!"蘇悠悠挺身而出,不是她不怕談參謀長那嚇死人的威嚴,而是她實在不能失去顧念兮這麼個好友.

"我……我還沒有想好怎麼做,而且悠悠,我想他應該知道不是那樣的人吧."顧念兮遲疑了片刻,輕啟了薄唇.

原本她的唇瓣是好看的玫瑰色,但在經曆了看了剛剛那一幕之後,不止是她的臉色變得蒼白,連她好看的唇瓣也失掉了原有的色彩.

顧念兮也承認,自己有些過分的護短.

即便此刻的自己真的很想沖上前攔住談參謀長的車子,質問他和那個摸了他的臉,揩了他的油的女人是什麼關系.但她依舊護短的不想讓他在別人的面前丟臉,即便這人是蘇悠悠也不行!

"不是那樣的人?念兮,你剛剛不是都親眼見到了麼?"蘇悠悠有些氣節.

"有時候,看到的並不一定是真的.悠悠,相信我,我自己可以處理好這些事的!"

"那……好吧.如果你解決不了的話,記得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老娘就算拼了這條命,也會給你討回一個公道的!"

蘇悠悠的話,顧念兮當然相信.

因為她知道,蘇悠悠真的將她當成了妹妹.就算為了她顧念兮兩肋插刀,蘇悠悠也會義不容辭.

可她知道,有些事還是只能靠自己.

再,單憑一個親昵的舉動,也不能就認定了談參謀長真的和別人有染.

可現在該怎麼做才最好呢?

這個問題,讓顧念兮陷進了深思……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這天晚上,談參謀長回到家的時候,談家已經開飯了.

談逸澤趕緊讓劉嫂給添了一碗飯之後,便坐到了顧念兮的身邊.轉過頭來的時候,他卻發現顧念兮並沒有像平時一樣,和自己相視而笑.

她的眼眸,有些微愣.一直盯著不遠處的那盤板栗炒雞,像是還沒有發現自己的歸來.

看著這樣的顧念兮,談逸澤忍不住便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桌子底下她的腰身上肆虐了一番.

可今天的顧念兮,有些奇怪.

尋常若是被他在桌子底下折騰了這麼一下,一定臉會的跟個蘋果一樣,然後和自己在桌子底下爭個你死我活.

可今天,他已經掐了她的腰好幾下了,她也只是回過身來.而她的臉,卻還是有些蒼白.

"怎麼了?臉色有些不好,是不是不舒服了?"打量了好一會兒之後,談逸澤趕緊將自己放在顧念兮腰身上的手收回,改成攬著她的腰身,將她帶進自己的懷中.

"沒……沒有!"顧念兮也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失神,這會兒不自然的扯動唇角,生怕被談參謀長發現自己的異常.

"沒事嗎?"雖然顧念兮已經恢複了神志,但她的臉給他的感覺總是過分的蒼白了一些.再度看了女人好幾眼之後,男人的眉心微皺:"算了,還是先吃完飯,然後我帶你上去休息!"

"對了澤,我上一次問過兮兮,她的手要是康複之後,要不要到明朗集團去上班?"問這話的,是談建天.

似乎從那一天開始,他就已經打算了某些事一樣.

只是左等右等,一直都沒有等到回音.

這回趁著人都在餐桌上,他趕緊提出來.

"這事?她決定就好,不過我覺得,明朗集團的內部的結構和公司的章程,都比博亞完善許多.若是兮兮到明朗集團的話,也能放開手腳去做的話,我相信短時間內她也能突飛猛進的!"

其實,談逸澤的意思也表達的非常明顯:他希望顧念兮到明朗集團上班!

博亞集團博夜澈對她再好,還是讓她受傷了.這一點,一直到現在談逸澤都不能釋懷.

再者,談逸澤還有另一方面的打算.

博亞公司雖然實力不容窺,但也是最近幾年才起步的.內部的結構,還不是那麼的穩定.而明朗公司從他父親退伍的時候就開始起步了,到現在也有了二十幾年的曆史,實力不遜色之外,還有那一套完整的運行程序.若是顧念兮到那邊的話,那她一定也能在短時間內提高幾個層次.這樣的話,將來他將一切交到她的手上,才不會那麼吃力.

他相信,談建天也早已看穿了他的想法.不然,他為什麼會安排了這樣的機會和場合,和他以及顧念兮?

"兮兮,澤也覺得你到博亞公司上班的好.要不,這陣子我安排一下,等你的手複原了之後,就到明朗上班吧!"談建天這話的時候,臉上依舊是千年不變的表.但看得出,他的眼睛里充滿了期待.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去明朗公司上班.不過爸爸,我有兩個請求!"顧念兮也知道,談建天是想要希望拉攏自己,好讓談逸澤對他的成見少一點,這會兒談逸澤已經送了口,她要是不給他台階下,也不像樣!

"什麼?給我看!"

"到明朗集團上班的話,我希望暫時不要在公司里公布我的身份,我不希望大家都因為我的身份而忌憚我!"

"這個,我同意.還有一個呢?"談建天聽著顧念兮的話,也知道了她的顧慮.如果大家一開始就知道她是談家兒媳的話,估計一個個都會刻意去討好她,再者就算將來她作出了再大的成果,大家肯定會認為這是因為她是談家兒媳,所以平步青云.

"還有就是,爸爸我想從基層做起!"

"基層?"聽到顧念兮的這話,不僅是談建天有些驚訝,談家飯桌上所有的人都有些吃驚的盯著顧念兮看了.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每一個人進入公司的人,豈有不想到好的位置的道理?

可偏偏顧念兮卻要從基層做起,是實在有些讓人難以參透.

看到大家都有些狐疑的看著她,顧念兮便繼續開口道:

"要了解一個公司,不是要從基層開始嗎?"

"呵呵……你這孩子!也行,到時候我論功行賞,只要你做的出色,我就給你升職!"談建天這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談逸澤.見他也跟著勾起弧度,便更加確定他談逸澤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了.

而後,整個談家飯桌前的每一個人幾乎都帶著笑意.

談逸南也跟著眾人笑,以為在他看來,顧念兮要是到明朗集團上班的話,那自己也多了一點和她相處的機會.

而舒落心也是一臉笑意.不同的是此刻她的眼眸里是一閃而過的計謀.

看談建天和談老爺子的安排,似乎早已預定好了給顧念兮什麼位置.若是顧念兮是她舒落心的兒媳婦的話,她會舉雙手贊成.但問題是,現在顧念兮還是談逸澤的老婆,就算她做的再好,得到好處的都是談逸澤!

看著這一幕,舒落心決定,自己要加快腳步,早一點讓顧念兮回到談逸南的身邊才行.

這一幕中,談逸澤也在笑.

只不過,他看著顧念兮的黑眸里,卻多了一抹探究.

因為他總覺得,今天的顧念兮心事重重的.

看著她一直緊皺著的眉心,談逸澤覺得她不僅僅是因為要不要到明朗集團上班的事而煩惱,更好像還在和他慪氣.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今天有做什麼事,惹惱了他的東西麼?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美女,這里掉了個男朋友,是不是你的?"

這天,蘇悠悠才剛剛從辦公室走出來,便聽到不遠處有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一回頭,她看到了站在車旁的他.

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真的是個極品.

陽光下,他的臉竟然比狐狸還要妖媚上幾分.陽光照進他的眼眸里,有種渾然天成的媚態隨之漾開.

他,便是凌二爺.這城里頭,沒人敢搶過他風頭的凌二爺.

這樣的他,不用特別的提高聲調,不用刻意看著臉,更不用責難.

沒有,什麼都沒有,連抬手都沒有.

就有一股子無形的壓力,在空氣中蔓延,沒有人敢首當其沖.

若是尋常,他如同痞子一樣的上前問她:"蘇妞,我們一起去滾床單吧!"

蘇悠悠還知道該怎麼回答.

可偏偏,他問的是這麼一句,蘇悠悠不正常了.

或者,應該從那一夜,他凌二爺建議道:"蘇妞,我們來談一場戀愛吧."

從那一句話開始,她蘇悠悠就變得不正常了.

每每遇到他的時候,她的大腦總是會空白一片,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看在呆站在原地的蘇悠悠,凌二爺只能主動上前.

面對蘇妞的時候,他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像現在這樣的無奈.

可偏偏,他又不敢遷怒于蘇妞.

"今天我得了兩張電影票,要不我們去看電影吧!"這話,對于他凌二爺來,真的太過文藝了點.尋常的他,恐怕會是直奔主題,見到蘇妞就直接道:"蘇妞,我們開房吧!"

可或許今天的他太過于不正常了,連在車上等著的六子都有些錯愕的看著他了.而蘇妞更是直接將手探向他的額頭.

"做什麼?"凌二爺的眉心卷皺,這是他不悅的前兆.

不過對象是蘇悠悠,那個沒心沒肺的女人.所以,她才不會管他開不開心.

"看看你是不是發騷了!"

蘇悠悠的是發騷,而不是發燒!

當下,凌二爺的臉色立刻陰沉了幾分.

剛剛她的手觸碰著他額頭的時候,他的心里還有難以遏制的甜蜜閃現,以為蘇妞這是在關心自己,可沒想到,她還是那副德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才發騷發浪呢!"果然,被蘇妞一激,凌二爺這幾天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文藝范,頃刻間毀滅了.

"凌二爺,還是這個德行適合你.剛剛那樣的你,活像是見了鬼!"看著身側的男人恢複了原有的模樣,蘇悠悠別提笑的有多的燦爛.

"你才見了鬼!我蘇妞,你一天不跟我斗嘴,會死麼?"

這可是他花費了苦心,努力模范電影里那個文藝男幾天才學會的.沒想到在蘇悠悠的嘴里出來,就這麼不是滋味.

看著面前那個笑的一臉燦爛的女人,凌二爺氣的恨不得將她給掐死.

為什麼連六子都看得出自己對蘇妞的特別,可偏偏這蘇妞就是看不到呢?

本想狠狠的朝著蘇妞發泄一下,可凌二爺再度被她吐出來的兩個字弄得差點氣節:"會死!"

"你……"

反正他的文藝范也被蘇悠悠撕毀了,凌二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蘇悠悠拽著,丟上了自己的車.

"凌二爺,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

"看電影!"

聽到男人的話,整個狹的車廂內突然間好像湧進了一股子低氣壓.

連六子,也忍不住白了凌二爺幾眼:靠,有你這麼請人看電影的麼?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凌二爺,你你為什麼帶我來看這樣的電影?難道你……"

大屏幕里,正播放著某一曖昧的畫面.更還有一些令人羞澀的聲響,嗯哼啊哈不斷的從里面傳來.但即便是在如此曖昧的氛圍下,凌二爺依舊清晰的聽到身側女人隱隱的笑意.

而對著這樣的畫面,凌二爺更是青筋暴跳!

媽的,剛剛吩咐六子去買的票子.而且,他還特意交到了六子,最好能買到"愛動作片"的!

可誰知道,六子竟然給自己拿來的是時下腐女最好的重口味……

剛開始,他還以為這兩個男人眉來眼去的在做什麼,本以為會結交成什麼好友之類的.抱著耐性,他苦苦的等待劇的發展,期盼能用電影局畫面上的曖昧,來喚起蘇妞的渴望.

等了好長一段時間,凌二爺都沒有放棄過.

一直到,兩個男人脫光了衣服開始玩"肉搏"的時候,凌宸這才意識到,這該死的六子都給他弄來了什麼東西.

當下,男人恨不得直接跑出去將在外面等候的六子給拽進來猛KO一頓.

然而,身側傳來的蘇妞那隱隱的笑意,更是讓自己頭皮發麻.

該死的,她該不會是誤會了他吧?

想到這,凌二爺連忙否認:"你丫的別給我亂想,我不是!"

只是,即便他凌二爺已經如此正式的和蘇妞了,身側那隱隱的笑意依舊不絕于耳.

"你別擔心,就算出來也沒有事的!姐也不會歧視你的,你就放心管好你的攻就行了!"蘇妞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凌二爺長的這麼妖媚,雖然體格大了一點,可模樣生的比女人還要妖冶.

所以,早在蘇悠悠見到這男人的第一眼開始,她便已經將她歸類為"受"!

這話,真的讓凌二爺暴走了!

今天他本事打算用一部浪漫而唯美的"愛動作片"喚起蘇悠悠對自己的愛意,可偏偏被六子給攪和成這樣了?

蘇妞非但沒有答應自己,更還將自己誤認為男同!

解釋!

解釋那是必定的!

可偏偏,凌二爺想要出什麼的時候,蘇妞又開口問道:"凌二爺,你那麼多人妖,為什麼都是男變女,不是女變男?"

不得不承認,熒光下的蘇妞真的很惹人戀愛.

齊齊的劉海,楚楚可憐.一雙不大卻非常漂亮的眼睛,此刻也正緊盯著自己,像是正期盼著什麼.

光是蘇妞的這個表,便已經將他凌二爺所有的神志給勾走了.

更何況,蘇妞最後還補充上這麼一句:"凌二爺你那麼聰明,不會不知道吧?"

看著充滿期待的蘇妞,凌二爺趕緊解釋:"那還不簡單,挖坑容易栽樹難,栽上了能活的,更難!"

難得蘇妞會誇獎自己一回,凌二爺早已飄飄欲仙.

若是能讓她在誇獎誇獎自己,凌二爺覺得今晚他肯定會興奮的睡不著的.

可凌二爺忘記了,蘇妞這貨向來不走尋常路.

這不,前一句她才在誇獎他凌二爺.下一句,又將他損的體無完膚!

她是這麼的:"果然還是只有男同才清楚這個問題,謝了凌二爺!"

"蘇妞,有時候我真的恨不得掐死你!你到底懂不懂,我要的是什麼?"

被蘇妞活活氣的個青筋暴跳,凌宸冷冷的甩下這一句話便離開了.

而看著男人惱怒離去的背影,蘇妞那雙原本晶晶亮的眸子,也在一瞬間黯淡了下來.

他凌二爺要的是什麼?

她蘇悠悠自然是懂的.

從他那一晚上,他對她:"蘇妞,我們來談一場戀愛吧!"

那一刻開始,她也知道自己心里在期待著什麼.

原來,自己對凌二爺也不只是當初開始的厭惡.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也開始對他有了期待.甚至每一次看到他的眼眸的時候,她的心跳也開始有了異常.

聰明如她,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樣的緒是為了什麼.

可凌二爺,身份差距如此懸殊的我們,在一起真的會有結果麼……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吃完飯,談逸澤跟著顧念兮回到臥室的時候,驀然間想起了昨天晚上被顧念兮藏在屁股底下的照片.

難道,是因為這個,所以今天的顧念兮,對自己看起來愛理不理的?

"老東西,別擋著我."顧念兮從洗手間里出來的時候,正巧碰到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談逸澤.

或者應該,談逸澤其實一直都守在洗手間門口,等著她出來.

聽到她的話,談逸澤非但沒有讓開路,反而將洗手間的出口擋的死死的.

",今天到底怎麼了?"將她擋在洗手間里,談逸澤開了口.

他依舊是笑,笑的溫柔.

甚至,顧念兮還從他的眼眸里讀到一抹子快要溢出來的溫柔.

只是看著這樣的談逸澤,顧念兮卻不由得想起了早上,男人和另一個女人相視而坐的時候,臉上也有著差不多像是這樣的表.

顧念兮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氣的人.

可偏偏一想到談參謀長對其他的女人也像是對自己那樣的好,她的心就忍不住開始冒起酸泡泡.

"到底怎麼了,跟我,我改還不行麼?"他湊近了她,伸出手不等她回應,就將她給拉進了自己的懷中.

他談逸澤從母親離世開始,便一直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在沒有她顧念兮的漫長歲月里,他以為他已經習慣了別人對他的冷漠.

可偏偏在面對顧念兮對他的愛理不理之時,他還是會變得不安.

明知道,有時候是這個女人在耍耍性子,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刻意去討好她.

就像,現在一樣.

"你要是不跟我,我下次指不定還照犯."他單手環住顧念兮的腰身,另一只手也緊跟著勾起了顧念兮的臉,迫使她的雙眸對著自己.

談逸澤承認,自己有時候就是有些獨斷了點.

像是他不喜歡看到顧念兮的眼眸中沒有自己,所以他也會像是現在這樣強迫著她抬起頭來看他.只要看到顧念兮的眼眸里有另一個自己,他便會覺得莫名的暖.

被談逸澤勾住下巴,顧念兮不得不對上他的臉.

白熾燈下,男人的臉越發的深邃立體.特別是他那過分纖長的睫毛,此刻看起來竟然是如此的邪魅,能輕易擾亂一汪春水.

但一想到,早上那個女人也碰觸過這樣的臉,莫名的焦躁便朝著她顧念兮鋪天蓋地的襲來.

"放開我!"別開了臉,讓自己不去望著那張好看的臉,不去想到早上的那些畫面,她覺得自己的心會好很多.

可腦袋逃脫了,她的身子始終還是被他禁錮著.

他的手,依舊固執的環住她的腰身,不讓她動彈分毫.

"我不放!"顧念兮有顧念兮的偏執,但談逸澤也有他談逸澤的狂傲.

他著,手也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話似的,再大加重了幾分.

他過度的用力,讓她的腰身被收的緊緊的,酸痛難以遏制的席卷了她的全身.

一時間,溫熱的液體從她的眼眶跑了出來.

不知道是因為身體上此刻所承受的,還是因為心里的不甘願,總之此刻的顧念兮像是一個迷路的孩子一樣,大哭了起來:

"老東西,你為什麼總是欺負我!"

她梗咽著嗓音的指責,讓談逸澤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放在滾燙的爐子上一樣.

他連忙松開了手,但也不肯遠離她.他將本是放在她腰身上的手,改為放在她的肩膀上,急忙將她攬進了自己的懷中:"東西,你別哭好嗎?告訴我到底怎麼了,我做錯的話,我一定會改的!"

不得不承認,談逸澤靠在她耳邊的這一句話,讓她有些動心.

和談逸澤在一起的這一段時間,她已經迷戀上這個男人的懷抱了.

她,也真的舍不得離開他.

可談逸澤,真的會像他所的那樣,都改掉麼?

包括,早上和那個女人……

"相信我,只要是你的,我都會改!"像是察覺到顧念兮的心動似的,男人立馬又補充了這麼一句.

完這話,談逸澤又將顧念兮抱出了洗手間.

雖然現在天氣很熱,但畢竟現在的她身子大不如從前了.光著腳丫站在洗手間里,還是太涼了.

將她放在大床上之後,談參謀長又連忙將床上的那條毯子拿來,蓋在她的身子上.

做完這一切之後,男人才回到她的身邊,將她的身子納進懷中.

他沒有再一句話,但顧念兮知道,他是在等著自己開口和他出一切.

顧念兮也知道,將這些東西壓在心底,對他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處.甚至,可能讓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可話明明剛剛已經到了喉嚨邊了,可在親眼看到談參謀長為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那些話她卻是怎麼也不出口了.

有些煩躁的掀開談參謀長剛剛給她蓋上的毯子之後,她又迅速的鑽進了被褥里.

因為,她猶豫了.

結婚這麼大半年來,談參謀長為自己所做的,不用刻意去找尋,就一幕幕在她的腦子里上演.鮮活的,她的眼前就只剩下一個他.

可不問,她輾轉難眠.

從剛剛鑽進被窩到現在,她都都像是個炒蛋一樣,翻騰了十幾回了,可還是不能入眠.

"老東西,早上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你過你是我一個人的,可為什麼你還讓別的女人碰觸你……"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顧念兮以為談逸澤已經睡去的時候,她用著低啞的連自己都有些認不出來的聲音,開口問道.

然而背對著談參謀長的她卻不知道,在聽到她這句話的時候,男人的眼眸睜開了.

這樣的眼眸,清澈無波.

哪里會是一個剛剛睡著的人所擁有的?

------題外話------

提前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今年過年不斷更~!

上篇:第124章 滿地 女干    下篇:第126章 談老大最寵的女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