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161章 談某人的風   
  
第161章 談某人的風

聽到談逸澤並不是真的要懲罰他們,兩名兵都有些微愣.^^^^^^^^^******

因為這樣帶笑的談逸澤,且還不准備責罰他們.這,實在和印象中的那個談逸澤,判若兩人.

不過這談參謀長不准備處罰他們,這兩人的臉上頓時都有了笑容.

青春,朝氣!

不得不承認,這樣的笑容也感染了談逸澤.

他也記得,他家東西的臉上的笑容,也像他們這樣,年輕富有活力.

可轉念的一瞬間,談逸澤也不由得回憶起前段時間東西老提他談逸澤的年紀來著,會不會這段時間里,這東西也發現他們之間的年歲差距太大了,所以開始嫌棄自己了?

越想,談逸澤的臉色越是不善.

在電梯內第二次遇到顧念兮的時候,他就問了她的年紀,那個時候的談逸澤還覺得他大了這東西八歲,剛剛好.

但現在來,談逸澤發現這其實不好.

他太老,東西還太.

這樣,東西難免也會有嫌棄他年紀的時候.

可能怎麼辦呢?

就算他的東西真的因為嫌棄他談逸澤的年紀想要離開他,他談逸澤會放她走麼?

答案是,不可能!

不過,他會盡量好吃好喝的供著她,只要她留在他談逸澤的身邊,和他過日子.

"談參謀長,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們是不是能先離開?"見談逸澤的表,在一瞬間又變幻了許多.兵們開始躁動了.

因為他們著實摸不清楚,他們的談參謀長這是准備做什麼呢?

可這話一落下,本來站在他們前面,還一副沉思樣的談某人,這會兒已經抬起了頭來.而嘴角上所帶著的那抹玩味似的笑容,竟然讓他們的心狠狠的揪了一把.

眉睫低順,水光瀲灩的眼,給人一種毫無攻擊性的柔軟感.

而這樣的談逸澤,又著實將面前這兩位兵驚豔了一把.雖,部隊里的兵們都知道,他們的談參謀長非但有著出色的能力,也有著出色的外表.可當他們真正的到這個男人臉上帶笑的樣子的時候他們才清楚,談參謀長的這外表,絕對不僅僅是出色那麼簡單.

那樣的豔麗,簡直和用來形容女人的傾國傾城,是一樣的!

而對于兵們眼中的驚豔,談逸澤似乎一點也不放在眼中.

或許應該,這些年來,他談逸澤每一次臉上露出笑容的時候,早已習慣周遭的那些人自己投來這樣驚豔的表.

也可以,他談逸澤生來就高人一等.對于別人的仰望,對于別人的憧憬,他都欣然接受.仿若,他生來就該被人這樣的景仰,俯首稱臣.

"離開,暫時還不成.等我問你們幾個問題,再離開也不遲!"談某人勾唇,嘴角又是傾盡了邪肆.

"那,談參謀長問吧!"

走不成,兵耷拉著腦袋.

另一個,則趕緊的推了他一把,讓他打起精神來.

因為面前的男人,豈是容得他們怠慢的?

"你們剛剛,今天是幾號,什麼節日來著?"對于這些什麼節日的,其實談逸澤根本就分不清.

為了以防萬一,在東西的面前鬧出笑話來,談逸澤還需要先做一番徹底的了解才行.

"談參謀長,今天是2月4日,就是傳中的人節."到這的時候,那名兵還像是怕談逸澤誤會了什麼一樣:"談參謀長,我們剛剛確實在談論這人節,但我們真的沒有想過要做違法亂紀的事!"

"對對對,我們真的沒有!"

這兩個兵忙著矢口否認,談逸澤又笑了.

來,他們還真的以為,他談逸澤會跟他們計較剛剛的那些?

"我都了,我沒有懲罰你們的意思!"談逸澤了這一句之後,又稍稍停頓了一下,才再度開口:"我還聽到你們剛剛,人節要送玫瑰花,是不是?"

可想想,他堂堂的參謀長,竟然問出這麼兒女長的問題,這好像有些損了他談逸澤在這些兵心目中的形象.將來,他談逸澤又怎麼能在新來的兵們面前樹立威嚴呢?

想到這,談逸澤又趕緊補上了這麼一句:"我就是隨便問一問,沒想過要送什麼人!"

好吧,談某人此刻就像是典型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這也已經大致上讓兵們猜出了個什麼端倪來.

其實,在他們來隊里的這段時間,除了對談參謀長那高大威武的形象有所耳聞之外,他們還聽了,他們的談參謀長可是非常的寵愛他的妻子.

只是,談逸澤這麼個大老爺們的形象實在是深入人心,這樣的人能寵老婆寵到什麼地方去?所以他們這些人都覺得,謠有時候也不見得就是真的.

不過在今天到了談參謀長的表現,還有結合他剛剛問出來的這些問題之後,這兩名兵忽然開始相信了.

"談參謀長,我也是聽來的,外面的那些人都,人節就要送玫瑰,而且最好還有巧克力."聽到談逸澤的話之後,一名兵趕緊開了口.

"巧克力?除此之外呢?還有沒有什麼講究的?"談逸澤琢磨著他們的話之後,便又開了口.

好吧,這談參謀長雖然年長東西八歲.

不過人家的感史,卻是一片空白的.

大多數的時間,他都和部隊里這些愣頭青在一塊混著,自然也不知道人家現在流行什麼東西,當然也不需要知道.

雖然這樣沒有什麼不好的,但在討得老婆歡心的這件事上,這所有的弊端就都暴露了.

"講究好像也沒有啥的.不過談參謀長要是准備送給咱們參謀長夫人東西的話,最好多送點禮物什麼的!"另一個也插上了嘴.

而這話,引得談參謀長贈送了他一個大白眼.

"誰,我要送你們參謀長夫人的!"這兒女長什麼的,最好還是不要讓這些新來的兵見識到,不然將來樹立不好威嚴,也不好引導他們.

只是完這話之後,談參謀長的注意力又開始落在了他們剛剛的話上:"對了,你們剛剛,要送什麼禮物?"

談某人似乎沒有意識到,剛剛他努力想要表現的威嚴,想要表現的不是那麼的兒女長,都在他的這一句話之下,全都消失不見.

"談參謀長,那要你送的人喜歡什麼了!"這話的時候,某個兵的眉梢里一閃而過的笑意.

"是嗎?"談某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這些事上,似乎也沒有意識到什麼.

東西喜歡什麼呢?

如果是食物,那一點是板栗了.

可要其他的,他還真的想不出,到底要送什麼東西給東西.

"談參謀長,還有什麼想要問的麼?"

就在談逸澤正想著這些的時候,身側那個兵又開了口.而這聲音,也讓談逸澤回過神來.

"沒有了.你們,解散吧."現在,他談逸澤需要一些時間,好好想想今天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送給他的東西的.

"那談參謀長,我們先走了……"兩個兵,慢慢走遠了.

而談逸澤則盯著不遠處的大樹,陷入了沉思……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連載——

2月4日,對于任何正直婚嫁的男男女女來,都是個比較特別的日子.不單身的,會約上自己的人,好好的溫蜜月,濃愜意一番.單身的,則約上幾個難兄難弟,難姐難妹,然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這不,下班之前已經整個明朗大廈也處于2月4日的騷動中.空氣中,幾乎彌漫著一股子巧克力的味道.

聞起來,甜滋滋的.

"今晚下班一起唱K吧."

"不大想."

"怎麼不想?今天人家侶都抱坐堆,難道我們還要在家里抱著冷冰冰的抱枕不成?"

"那好吧."

下班之前,公司里的幾個男員工已經約好了.

當然,想要湊成堆讓這樣的節日不孤單的同時,也有人想著要在這樣難得的節日,結束這樣尷尬的身份.

這不,有人到顧念兮正好到茶水間,就開始蠢蠢欲動了.

自從這顧念兮一進明朗公司,就已經是內部公認的大美女.多少年輕氣盛的伙子,都想要將她納入自己的懷中.

雖然上一次,顧念兮在樓下和某個不知名的帥哥相擁離開,確實也造成了不的轟動.

不過很快的,這轟動也就被人給遺忘了.大家所到的,還是那個大美女,所想的,還是要怎樣盡快結束自己單身的日子.

這麼難得的節日聚會,大家自然想要約上幾個漂亮的美眉作陪.而顧念兮,則早已成為這重要的人物之一.

所以,當顧念兮的腳丫才剛剛踏進茶水間的時候,就有人朝著她拋出了橄欖枝.

"顧姐,今天是2月4日,公司組織了一次聚會,要不你也和我們一起?"其實,不是公司組織的.而是,這些人自行組織的.怕顧念兮會拒絕,所以成了群體活動.

"公司組織的?我怎麼沒有聽過?"顧念兮有些犯迷糊.

按道理,明朗公司的總裁談建天是她的公公,總經理談逸南則是她的叔,這兩個人都和她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有什麼活動應該也是她顧念兮第一時間知道才對.為什麼這一次卻沒有人告訴她,奇怪!

"那可能是大家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顧姐,今天就和我們一起去吧.共事這麼久了,我們還沒有聽過你的歌喉呢!"其實,今天所謂的聚會,分成了好幾撥,都是公司里的單身漢組織的.而且每一個型團體,他們都想要在今天邀請顧念兮,這是他們這些人早上打聽來的.而且大都打算等今天下班之後,就和顧念兮的.

而他們難得在茶水間遇到顧念兮,當然想要捷足先登了.

"這……"其實他們這麼熱的邀請,換做平時顧念兮真的不好答應.

但今天,是2月4日.

傳聞中的,人節……

其實,去年的時候顧念兮也在這一天充滿了期待.

以為,她家老東西應該會有點什麼表示.

可等了一整天了,她家老東西都是安安靜靜的過著日子.

那時候,顧念兮還記得自己非常沒有骨氣的問談某人:"老公,你今天真的沒有什麼話想要對我的?或者,是什麼事沒有要做的."

她擔心,她家的老東西是個大忙人,所以將這天給忘記了.

可問了這一句話之後,她從談參謀長的臉上到了一臉茫然的表.

嗚嗚,她家的老男人果然不懂風.

什麼人節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有這樣的節日好不好?

自那天起,顧念兮也就不再對所謂的人節抱有什麼期待.

反正,她家的老東西根本就不知道有這樣的節日.

雖然明知道談參謀長不可能知道這樣的節日,但顧念兮在這一天,還是想要陪在他的身邊.

想到這,顧念兮的唇一勾,引得茶水間里所有男人充滿期待.

以為,她會答應了他們.

卻沒有想到,在下一秒鍾,顧念兮的一句話將所有人的心思都撕了個粉碎:"不了,我今天要早點下班,回家陪我老公."

"嗯?"

"顧姐結婚了?"

"不是吧,你還這麼年輕……"

整個茶水間里的男同胞們,頓時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哀嚎聲.

來,他們今天打算要結束單身生活,幾乎成為不可能實現的事了.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連載——

顧念兮本來是想要提前下班的,可臨下班之前有個方案出了點的問題,她改了又改,耽擱了點時間.

等到她回家的時候,便到她家談參謀長的身影早已出現在談家大廳.

"老公,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最近這段時間,談參謀長都挺忙的.加班不,偶爾還忙到了午夜才回家.

所以,在太陽還沒有下班之前能見到他,這確實是個不大不的驚喜.

這不,顧念兮才一脫下高跟鞋,就跳到他的懷中.

"還我,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的?"這話的時候,談某人的大掌也已經自動的環在她的腰身上,圈著她,防止她掉下去.

難得能見到談參謀長,還被他抱著,顧念兮自然有些不安分.

伸手,她開始刮著談參謀長下巴剛冒出來的胡渣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

"剛剛公司有個方案出了問題,我改了下沒想到就回來晚了!"

許是被顧念兮弄得下巴發癢,談參謀長不樂意了.

在顧念兮的爪子再度伸向他的時候,他就一把將她拽住.將白嫩的爪子放在自己的唇邊咬了一口,似責罵,但雙眸卻是滿滿的寵溺道:"又淘氣了?"

"人家這哪里是淘氣?"雖然被談參謀長罵了,但卻能這麼早就和他呆在一起,顧念兮的心里卻是不出的愉悅.

那雙白嫩細滑的手,就這麼圈上了談參謀長的脖子,將自己的腦袋擱到了男人的身邊.

身側,有人開了口了.

"當著孤家寡人,不許表現的這麼親密!"

不過這話,倒不是談參謀長的.

而是,一邊不下去,終于按耐不住渾身雞皮疙瘩的談老爺子的.

雖然嘴上是這麼抱怨著,但談老爺子的眼眸里卻是不出的欣喜.

因為他到了,談逸澤臉上露出的弧度.

雖然淡,但那是散發著幸福味道的弧度……

媳婦,你到了麼?

咱們的澤,也得到幸福了.

你,也應該放心了吧?

"爺爺,人家是夫妻!是夫妻,這麼歪膩著是天經地義的."好吧,顧念兮在這個家里,其實真的有些霸王的嫌疑.

就連尋常在家里不怒自威,讓所有人都不敢輕易反抗的談老爺子,她也敢這麼和他頂嘴.

"你這個丫頭,你們是夫妻怎麼了,我還是你們的爺爺!"其實,談老爺子就是喜歡這樣的感覺.

他年輕的時候,也和談逸澤一樣,身居高位.尋常人,也不敢直接和他挑釁.

就算年老了,這些人也都敬畏著他.

一般人,都會順從他的意思.

可這樣的順從,卻從談老爺子很不是滋味.因為總讓人感覺,這些人並不像表面上上去的和他這麼的親近.

曾經,談老爺子也試圖嘗試改變別人對自己的態度.可這些人似乎都早已習慣對他順從了,自然也很難改變的了.

而談老爺子也在嘗試了幾番之後,敗下陣來.本以為這一輩子,他都要活在那個上去不冷不熱的世界里.

可顧念兮的出現,卻讓他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非但讓他最疼愛的孫子臉上漸漸有了笑容,讓整個上去冷冰冰的談家大宅有了生氣.現在,連他談老爺子也越活越舒坦了.

這丫頭是顧市長的女兒,經常被他呆在身邊,自然也見識了許多的大場面.所以面對他談老爺子,也一點都不膽怯.

現在混熟了,還敢跟他頂起嘴來.

而這樣的她,談老爺子更是喜歡的緊.

因為她和他斗嘴,有時候還對他耍無賴,讓他感覺,這孩子不像是自己的孫媳婦,倒像是自己寵愛的孫女.

而他的生活,也開始有了色彩.

"人家知道您是爺爺,可人家也好長時間都沒有跟人家老公歪膩了,爺爺就放過人家吧!"雖然嘴上像是在求饒,但某個女人又將腦袋蹭到談逸澤的懷中去了,樣子根本就不將談老爺子的一席話當回事.

而著某個膩在自己懷中的女人,談逸澤又笑了.

那比陽光還要絢爛幾分的弧度,著實又讓某個女人驚豔了一把.

"這丫頭,臉皮真的是越來越厚了!"著這顧念兮一臉歪膩的樣子,談老爺子也忍不住笑了.

當初他還當心自己的孫子性子不好,這姑娘跟著他難免受委屈了.

不過現在來,他放心了.

因為這丫頭非但走進了談逸澤的心,現在還讓他百煉鋼化為繞指柔了.

要不然,換成是以前的談逸澤,哪容得了別人這麼一下班沒有梳洗,就鑽在懷中亂蹭著?

再了,要不是這丫頭真的走進了談逸澤的心里,他這孫子真的會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人節這個玩意?

別以為,談逸澤剛剛買了一大堆東西,一回來就藏在樓頂上,就能瞞得了他.好歹他也曾經年輕過……

想到這,談老爺子開了口:

"厚臉皮的丫頭,我就不跟你貧嘴了.我現在就回房去,將這個大廳留給你和你老公歪膩去.最好,能給我歪膩出個金孫來……"

這話,將顧念兮逗得臉一陣躁.而某個無良的老頭,則樂呵呵的大步離開了……

"老東西,爺爺壞,打趣人家!"將撲撲的臉貼在談逸澤的懷中,顧念兮聲的抱怨著.

只是沒想到,談某人也使壞了:

"呵呵,沒事.咱家東西的臉皮厚,耐磨."

"你才臉皮厚,你們全家都臉皮厚!"

這老東西,越來越壞了.要不給他點顏色瞅瞅,她還真的將她顧念兮當成了兔子不成?

揮舞著粉拳,某個無良的東西在談逸澤的面前耀武揚威.

"好好好,我臉皮厚,成不?"談逸澤大掌一伸,直接將顧念兮給攬進懷中.

要是現在將她惹惱了的話,那今晚的一切豈不是進行不下去了?

"這還差不多.老公,你先在這里坐著吧.我去劉嫂在煮什麼,給你弄點東西來墊墊肚子!"著,顧念兮便准備離開.

可屁股還沒有離開椅子,她又被人一把拉了回來.

"等等兮兮,我還有事想要問你呢!"談某人的臉上一陣急躁.若是他的膚色淡一點的話,你還有可能到,此刻快要蔓延到耳際上的.

不過因為這一陣子談參謀長的戶外操練時間比較多,他曬得有些黑.所以此刻的顧念兮到的談參謀長,和往日里的沒有什麼區別.

自然,她也沒將談某人的異常和今天的日子聯系上:

"什麼事?"

"難道,你今天沒有什麼話想要對我,又或者,有什麼事忘記做的?"

問出這一句話的時候,談某人的雙眸緊緊的盯著顧念兮.

那里,還承載著滿滿的期待.

照那些兵那麼,談逸澤覺得他家的東西應該是知道今天是什麼節日才對.

那也就是,他的東西應該也有什麼話想要對他談逸澤,或是什麼禮物要給他談逸澤才對吧?

這也是,談逸澤為什麼此刻充滿期待的原因.

可談參謀長的這一句話,只讓顧念兮覺得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聽到過.(其實,這是去年這一天,她的台詞.)

"沒有……真的沒有!"顧念兮歪著腦袋想了好一會兒,想不出來.

"真的什麼都沒有麼?"談某人不知道是不是聽不清楚她的話還是怎麼了,就算她都這麼回答了,這會兒他還緊拽著她的肩膀不放.

"老公,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當下,顧念兮急了.她的手先是放在談某人的額頭上探了探,然後又放到自己的額頭上.

"沒有發燒啊!"其實,是發騷了!

只是,顧念兮還不知道.

"去去去,什麼發燒的,真是不解風!"談某人有些氣餒.

原來,他家的東西還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

這麼,她今天其實真的沒有准備什麼話想要和自己,也沒有准備禮物給自己了?

想到這,談參謀長有些郁悶.

"我不解風?我,這詞還是比較適合談參謀長你吧!"也不知道是誰,連什麼是人節都不懂.

話,顧念兮今天對于這一點,還是有些郁悶的.

而更郁悶的,則是談參謀長.

他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處理部隊事.

可他好歹也知道,這人節到了吧?

而且今天,他還給她准備了禮物來著.

現在倒好,還被成了不解風!

于是,談某人郁悶了:"東西,你讀過毛爺爺的語錄麼?知道'沒有調查,就沒有發權’這一句話麼?"

皺著眉心的談參謀長,除了有著男人味的同時,還有一股憂郁味.著實,讓顧念兮吞了一把口水.

不過談參謀長出口的話,倒是讓她有些摸不清頭腦了.

毛爺爺的語錄?

真的,她還真的沒有怎麼讀過.

不過這"沒有調查,就沒有發權"的這話,讀的時候倒是聽老師過.所以,她點了點頭.

"那毛爺爺的思想,你貫徹了沒有?"見顧念兮點頭,談逸澤又問.

而這話,又是問的顧念兮一頭霧水.

好吧,談參謀長這跳躍性的思維,有時候還真的很難抓到點什麼東西.

"沒有貫徹好,對吧?你沒有調查我,就否定了我,這就是嚴重的本本主義."談某人下了定論.

可另一端的女人,卻根本不知所云.

"老公,我否認了你什麼呢?"抓著手,顧念兮一臉羞愧的提問了.

嗚嗚,她家老公的思想,還真的讓人難以摸清楚.

這,絕對不能怪她傻.

知道不?

"你否認了我的風!"談某人這話的時候,一臉正氣的鼻孔朝天樣,仿佛他剛剛出口的是什麼豪壯志.

這,就是談逸澤.

連混帳話,也能的如此的慷慨凜然.

不過倒是這話,讓顧念兮領會了談參謀長瞎掰的能力.

不就是剛剛他一句不解風麼?

至于把毛爺爺的思想都給搬出來麼?

再了,他都不知道今天是人節,這樣的人你還能懂風麼?

不過,礙于這老男人的威嚴,是顧念兮所不敢挑釁的.

于是,就算心里已經將談某人的八輩祖宗全都問候了一遍,顧念兮還是狗腿似的:"沒,咱沒有否認咱家談參謀長的風,您是騷,絕對的騷!"

"你在心里否認我了,我聽到了!"談某人白了她一眼,繼續鼻孔朝天狀.

顧念兮這回真的差點淚奔了.

她家的談參謀長,果然讀心術不一般.

連她心里的話,都給聽了去.

嗚嗚,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那個……老公,要不咱們先去吃點什麼?"惹不起,她還躲得起吧?

可這話還沒有完,顧念兮的身子就被人一帶,往樓上蹦去了.

"我現在,就讓你我的風!"這是,談某人最後的一句話.

而顧念兮瞅著這陣勢,這回真的淚奔了.

姐妹們,要嫁絕對不能嫁太過勇猛的漢子,知道不?

特別像是談參謀長這樣的,一手就能將她給扛到走上去的男子!

這雙方要是爆發起沖突來,咱絕對就是占據下方的那一方.

顧念兮本以為,暴怒的談參謀長不知道會對她施以什麼暴行.可當房門被推開,而她的懷里被塞了一束玫瑰的時候,顧念兮才終于知道,為什麼今天談參謀長那麼別扭的原因了.

敢,他今天想要過人節了?

怪不得,剛剛被她沒有風的時候,他的臉臭的都跟可以跟下水道有的一拼了.

"老公,這……"

"送你的."某人依舊怒鼻沖天狀.

樣子,今天她要是不好好哄哄他,真的難消停了.

"謝謝你,老公!"抱著那束花,顧念兮就這麼大大咧咧的鑽進了談某人的懷抱中.

原來,她家的談參謀長,是真的很騷!

他都在人節給她送玫瑰了.

而本來還怒發沖冠的男子,卻也在她的這個擁抱之下漸漸的松懈了下來.

其實,他要的不多.

只要他的東西,能每天都對著他這樣笑,給他一個擁抱,就好了.

漸漸的,男人的嘴角上也染上了笑意.

"老公,我好像越來越喜歡你,越來越離不開你了……"這是她窩在男人懷中的時候,不自禁出的一句話.

她的老東西,做出來的事,總是會出乎她的意料,從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開始.

有時候,會讓她傷心,有時候,也會讓她難過.但更多的時候,則會讓她的心里暖暖的.

而她,也越來越迷戀他身上的暖.

讓她,越來越離不開.

"東西,在你喜歡我喜歡的這麼誠心誠意的份上,我還有一份禮物送給你!"這話的時候,談某人徑自推開了她.

這就是她的老東西,連不要臉都能那麼的有氣勢.

可本以為談參謀長應該會開始找某樣東西來送給她的顧念兮,卻到了談某人推開了她之後,就開始寬衣.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等到談某人脫得只剩下一條內內的時候,顧念兮終于按耐不住性子,問出聲:"談參謀長,您這是打算做什麼?"

"送禮!"談逸澤的回答,簡意賅,不出的氣勢.

最後的一個動作,談參謀長做的非常利落.

等到顧念兮反映過來的時候,談某人如同洗剝乾淨的唐僧,橫躺在大床上.

"送你!"這是談某人完成了這一系列的動作之後,出口的話.

只是某個女人似乎還有些摸不著頭腦:"啥?"

"既然你這麼離不開我,我就將我自己送給你了!"這話的時候,談某人在笑.笑的艱險狡詐.

其實,今天給她找禮物,真的讓他犯了難.

顧念兮幾乎什麼都不缺,所以找了一整天,他只買了一大束玫瑰花回家.

聽女人剛剛這麼,他靈光一現.

對了,將自己送給她.

這樣,她就算是甩,也甩不掉他談逸澤了吧?

"老不要臉,快點穿上衣服,免得著涼."談逸澤的一番話,哄的她臉通.

可這麼光著身子聊天,她還真的有些不習慣.

雖然,她和談參謀長親熱的次數早已數不清了.可面對這一身妖嬈的身段,她也會不好意思的好不好?

這話的時候,顧念兮趕緊將男人隨意丟在地上的衣服撿了起來,給他送過去.

可這一送,談某人像是像是早已計算好了一樣,一下子就將她給拽到了他的身子下方.

"老東西,快要開飯了."和男人結婚都一年多了,她要是都不知道,她家老東西現在到底想要做什麼,那會很丟人的好不好?

"沒事,現在到吃飯之前,有足夠的時間先做一次!"于是,某個男人的霸道聲中,肉搏開始了.

而在某男人埋頭准備的時候,顧念兮也到了剛剛他送給她的那束玫瑰花.

"老東西,你送了多少玫瑰花給我?"

"24朵!"男人聽了她的話之後,稍稍停頓了一下動作,像是思考了一下之後,便做了答.之後,他又開始忙活了.

"為什麼送24朵,有什麼寓意?"顧念兮問.

"你二十四歲了!"談某人忙里偷閑,白了她一眼,好像在嘲笑她,這有什麼需要問的.

而顧念兮聽了這話,頓時淚奔了.

人家送花都是送個好數字的好不好?

像是什麼九十九朵玫瑰,寓意愛長長久久.

又或者,是十一朵玫瑰,寓意一心一意,一生一世的愛.

再不然,就是九百九十九朵,寓意無盡的愛.

可她家談參謀長倒好,送給她二十四朵,因為她二十四歲.

那以後豈不是每年,都要增加一朵了麼?

都年齡是女人的死穴.顧念兮雖然年輕,但也不例外.

要是以後每年都到增加一朵的玫瑰,那豈不是都要想起自己的年齡都在增長麼?

不……

想想都可怕!

"老公,你記好了,下回就送十一朵玫瑰就好了.不要按照人家的歲數送,又不是插生日蠟燭."

顧念兮知道談參謀長送給她的這二十四朵玫瑰,是按照她的生日給的,頓時有些好笑又好氣.

可沒有辦法,這就是她家的談參謀長.

明明不懂得什麼是人節,卻為了她做到了這樣.

她,已經覺得很幸福了.

"知道了,下回就送十一朵!不過你現在給我專心點,要不然到點吃飯了,可別怨我還沒有完成任務!"

某人悶悶的嘰歪了一聲.

"好,我知道了!還有,人節快樂,我的老東西!"

手,環上了男人的脖子.

她,也跟隨她家老男人的節奏,開始制造這一室的旖旎……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連載——

連綿的陰雨天氣,著實讓人心不爽.

而在S軍區的辦公室內,某個老男人的緒越是不加.

明明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了,可男人卻還在辦公室里琢磨著什麼,來回踱著步.

之後,男人又站到了窗前,瞪著窗外的連綿細雨.

一身綠色的軍服下,男人那雙長的有些過分的腿,在軍服下自然的撐開,依舊是掩飾不住的霸氣……

這樣的男子,本該無憂無擾.

可今日的他,眉宇間卻多出了一股子陰暗氣息.

特別是他的眉心,也因為這樣的陰郁而卷皺起來.

但這一切,卻依舊沒有能削減這個男人給人的氣質……

而秦可歡推開辦公室的門見到的,就是這樣的談逸澤.

高傲,帥氣,讓人不敢直視……

她,貪戀的打量著他.

直到男人轉身向她的時候,她才急忙的挪開了眼.

其實從那天在談家甩下她那一句會放手的時候,秦可歡就真的打算放手了.

可每一次見到談逸澤的時候,她的視線還是會忍不住給他所吸引.

而這也是,秦可歡為什麼開始著手辦理調任的原因.

她秦可歡向來灑脫,該是她的,她真的會爭取.

可她一旦放手,也會真的准備拋開.

眼不見為淨,秦可歡是這麼想的.

所以,她打算離開了.

離開談逸澤,離開這段她守了那麼多年的感.

"下班了,還不走麼?"秦可歡大步繞開談逸澤,來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收拾一下桌上的東西.

其實了放手,也有好處.

就像現在,起碼談逸澤面對她的時候,也不會像之前一樣,那麼針鋒相對了.

"差不多了."談逸澤.轉身的時候,他又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問道:"秦可歡,你會騎摩托麼?"

"摩托?不會!"那東西,爺爺從來就沒有讓她碰過.

"那誰會,你知道麼?"談逸澤又追問.

"暫時想不到,不過你想學那東西了?"秦可歡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談逸澤要什麼車子沒有,怎麼會突然想要摩托車了?

------題外話------

據,今天是白色人節哦!人節沒過的盆友,今天可以補上!

上篇:第160章 騒動人節    下篇:第162章 很火辣很暴力的威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