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170章 肚肚里,有寶寶了?   
  
第170章 肚肚里,有寶寶了?

暈,沒有理由的暈.^^^^^^^^^******

暈的顧念兮有些找不著北,暈的她睜不開眼.

她無力的靠在床邊,緊閉著雙眼.只希望,這股子眩暈趕緊過去.

其實,每一次談參謀長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都在心里鼓勵自己要堅強.

可現在,真的暈的有些找不著北.

顧念兮多麼希望,此刻她家的談參謀長能陪在她的身邊?

伸手,她努力的抓了抓旁邊的手機.可抓不中,手機就掉在遠處.

一番折騰下來,顧念兮的那股子眩暈竟然莫名奇妙的好了.只不過,渾身上下已經冒出了不少汗.

而眼下,她已經撿起了剛剛在眩暈之中被她弄掉在不遠處的手機.

該不該,給談參謀長打個電話呢?

著熒屏上的顯示,顧念兮最終還是無力的扯了扯唇角.

還是,算了吧.

談參謀長現在任務在身,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他又不可能現在就趕回家,最多也只能在電話那邊干著急.

還是,不要告訴他吧.

想了想,顧念兮將手機收了起來.

在浴室里隨意的洗簌了一下之後,她便鑽進被褥中.

本以為,這一夜因為剛剛那一陣眩暈,自己會很難受,沒有辦法入眠才對.可沒有想到,顧念兮這頭才剛剛沾到枕頭,睡意就襲來了.來,最近這談參謀長不在的幾天里,她真的累壞了.帶著這個想法,顧念兮很快便跌進了昏昏沉沉的睡夢中……

而同樣的夜晚,城市的某些故事還在上演.

是夜,夜色迷離.

蘇悠悠這才在樓下收拾完今晚上整個凌家的碗筷,這會兒才准備回到臥室洗簌休息,便撞見已經洗完了澡,一身筆挺西裝准備要出門的凌宸.

男人的身上,還有一股子淡淡的清香.

蘇悠悠知道,那是男人須後水的味道.

見到蘇悠悠竟然在這個時候進門來,男人似乎有些慌張.特別是他拿在手上的東西,一見到蘇悠悠,他就急忙的往自己的口袋里塞,像是遲了一秒便會被蘇悠悠給拿了去似的.

"凌二爺,這大晚上打扮的跟個騷包似的,是要去什麼地方找樂子?"蘇悠悠笑著上前,視線沒有落在凌宸那慌忙正藏著東西的手上,仿佛她沒有察覺到似的.

而後,她來到男人的身邊,漫不經心的落座于男人的身旁的大床.

"什麼呢!"凌宸別開了臉,慌忙的斂去自己眸子里的錯愕以及慌亂."我要找樂子,還需要到外面去?我家里,不就有活生生的樂子?"

終于將東西都完好的塞進自己的口袋里之後,凌二爺這才轉身來到蘇妞的身邊,將她的身子攬進自己的懷中,隨意的蹭了蹭.

香,真的很香……

蘇妞的身上,並不是時下那些追求潮流的女人慣用的那種胭脂水粉的味道.而是一股子屬于她的特有的柔香.

不過因為剛剛還洗了碗的緣故,她的雙手上面還有些許檸檬味的洗潔精的味道.

不過就算參雜了其他的味道,凌二爺依舊覺得這是世界上最好聞的味道.

因為這樣的味道,能在他凌宸還來不及防備的時間里,輕易的挑起他身上的火苗.而且,火苗現在自他的周身散開,像是恨不得將懷中的人兒也一並給燃燒殆盡了.

這話的時候,凌二爺本能的湊上前,想要去親吻蘇悠悠那一片粉色的薄唇.

可男人還沒有觸及到那一片最讓他向外的地帶,蘇悠悠便別開了臉.

這樣的神色,很顯然她並不想要和自己親熱.

"蘇妞,給你二爺笑一個.不然,老子可對你不客氣了!"其實,要是換做尋常,凌二爺鐵定是甩手走人.

按他凌二爺的話,想要和他凌二爺上床的女人,手拉手都可以繞地球一周了.他還犯得著,為了某一個死活不肯屈從于自己身下的女人浪費時間?

可偏偏,面對蘇妞的時候,他就是犯賤.

特別是每一次蘇妞不怕死的甩他臉色,他凌二爺卻像是個活脫脫的二百五,笑呵呵的受著.

"不客氣又能怎麼樣?"蘇悠悠向來不受別人的威脅.

"能怎麼樣?能干你,把你干的死去活來的!"凌二爺向來是個披著人皮面具的禽獸.這不,禽獸的話才剛剛拋出,這會兒男人那雙邪惡的大掌也開始游走在蘇悠悠的身上,蓄勢待發.

",你服不服爺?不服的話,明天早上絕對讓你下不來床."凌二爺向來喜歡玩這個調子.這不,都將人的一副給剝下來了,他還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以為,這樣人家就會認為他其實沒有什麼念想?

可男人卻不知道,他過分粗重的喘息聲,已經將他的思緒泄露殆盡.

"凌二爺,您可不要忘記了,您還要出門的!"蘇悠悠好意的提醒著某個得瑟起來都快要忘記自己是個人類的凌二爺.

"出什麼門?人們不是,*一刻值千金?現在,我們就來開始我們的*吧……"

于是,凌二爺電燈一拉,立馬跟餓狼一樣的飛撲上去.

而這個房間里,也瞬間被一片黑暗所籠罩.

處于黑暗中的蘇悠悠感覺到有某個東西突然死死的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對著自己一下下的啃食著,立馬推了他一把:

"凌二爺,我還沒有洗澡,渾身上下都是汗味,還有洗潔精的味道."

"沒事,老子最愛的就是這個味道."凌二爺.

而後,男人繼續埋頭努力.

蘇悠悠則在聽到男人的這一番話之後,白了一眼欺壓在她身上的男人.

這一整天都窩在手術室里的汗味,他也喜歡?

凌二爺,你還真***重口味!

抓了抓凌二爺那張臉皮,蘇悠悠想也沒想就這麼,絲毫沒有意識到這話可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嚴重的後果:

"凌二爺,有沒有人和你過,其實你起來,就是一賤男人!"

這,就是蘇悠悠.

一天不損凌二爺,她一天都處于陰郁中.

"我從來沒有承認過,我是好男人."這一點,凌宸自己也清楚.

而聽著男人這一番話的女人則點了點頭,來這個男人還算有點自知之明.

不過蘇悠悠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她會從凌二爺的口中聽到這麼一句話:

"不過,我覺得正因為我是賤男人,我們倆更是登對."

"什麼意思?"什麼叫做他是賤男人,他們兩人更登對?

這到底是在褒揚他自己,還是在貶低她蘇悠悠?

"我是賤男人,你是賤女人,我們是雙賤合璧……"某男人還煞有介事的和她解釋著.

"凌二爺,你這個變態!你這個……"罵!

任誰被自己是個賤女人的時候,第一時間都是狠狠的反擊.

蘇悠悠,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還沒有等她將話完,她的唇便再度封上.

夜晚,才剛剛降臨.

而屬于凌二爺的夜晚,這才剛剛開始……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連載——

一覺睡到天大亮,這是顧念兮今天最好的寫照.

本以為,昨晚上那樣的眩暈之後,今天她的身體肯定會跟散架了一樣.可睜眼醒來,顧念兮覺得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任何異常.相反,昨晚上睡的很足,今天她的精神頭也很好.一連幾天都掛在她的眼圈下方的那抹黑紫,也消失殆盡.

來,昨晚上的那股子眩暈,還真的是因為最近幾天她沒有好好的休息引起的.

起身,洗簌,她的生活一切照舊.

只是等到她洗漱完出來的時候,門口卻傳來了敲門聲.

而此時,顧念兮的上身衣服,剛好套上:"進來."

推門而進的,是談逸南.

他上去起來已經好一會兒了,身上也換身了一身筆挺的西裝.依舊是銀灰色,那個最適合他的顏色.

"叔,找我有什麼事?"顧念兮已經換好了衣服,只剩下把頭發給打理一下,就能下樓去了.所以趁著談逸南還沒有開口的時候,顧念兮便站在鏡子前打理自己的頭發起來.

顧念兮的頭發又黑又直.在窗外的陽光折射下,仿佛為她的周身暈染了一道金邊……

而一夜好眠的她,膚色上去又瑩白了.在陽光的照射下,女人的肌膚散發著比珍珠還要迷人的光芒.

這樣的顧念兮,讓談逸南的有些微微失了神.

而此時,她的臥室里也只有她一個人.談逸南的到來,讓他自己恍惚的覺得,自己就像是在等待和妻子一並出門的丈夫.

明知道,這樣的感覺就像是夢一樣的不真實.可談逸南還是奢望,這樣的夢能變成真實.如果不能,就讓時間在這一刻永遠的停留吧.

"叔?"顧念兮再度傳來的聲響,將談逸南的神志拉了回來.

尷尬的朝著顧念兮扯動了一下唇角之後,男人開了口:"爸爸,今天和SH國際還有另一個合作方案,讓我和你當我們公司的代表,一會兒到SH分部去簽約."

雖然SH有落戶國內的趨勢,但他們公司的大部分還是在德國.

"是這樣嗎?那好,我知道了.不過我們待會兒是從這里直接就過去,還是要到公司先去簽到?"今天早上,還有個例會.

"我們還是先在家里出發吧,吃完飯後就去SH國際.這樣的話,我們也節約了不少時間.至于那個例會,爸爸暫擱到明天."談逸南著,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你收拾好了嗎?收拾好了就下去吃飯吧,今天早上吃的是你最喜歡的燕麥粥."

談家人很注重營養搭配均衡.

所以一般白粥里偶爾會搭配其他的粗糧下去.

有時候是豆,有時候又是燕麥,有時候甚至還會是薏米.

不過顧念兮喜歡的只有一種,那就是燕麥粥.

其實,關于她顧念兮喜歡吃什麼樣的食物,好像都沒有明吧.可每一次,談逸南卻還是或多或少的留意到,她喜歡吃的他也總是會多留一份給她.就像今天這樣……

只是,這樣的感覺並不是那麼的好.

"叔,你這麼細心,以後莎莎跟你結婚了,一定會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礙于這個氣氛的尷尬,顧念兮只能盡可能的轉移話題.

"好了,我肚子很餓.我們下去吃飯吧."不等談逸南的回答,顧念兮率先邁開了腳步,離開了臥室.

而被留在臥室內的談逸南,只是失神的著女人消失在大門處的背影.

"和我結婚,會幸福?"他的聲音,類似于呢喃.

窗外那過分明亮的光線,讓這個男人的那原本線條有些冷硬的臉龐,變得柔和了幾分.

特別是男人盯著大門處消失的那個女人身影的眼眸,里面所承載的光亮,竟比琉璃盞的光芒還要璀璨幾分.

只是眼著女人漸行漸遠的身影,男人眼眸里的光亮,也一點一點的隨著她的步伐而消失.

最終,當他眼眸里所有的光亮都消失殆盡之時,他的唇角上所有的堅持,都化成了一片苦澀.

念兮,如果我真的那麼好的話,那為什麼你不和我結婚……

只是,女人已經走遠了.

回應談逸南的,只有顧念兮房間內掛在大床前,那被風兒吹動的風鈴所發出來的清脆聲響……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連載——

吃過早飯,顧念兮便隨同談逸南到了SH國際.

今天的天氣不錯,從SH國際的分部辦公樓落地窗上一眼望去,能將這整個城市的街景完好的納進自己的眸底.

其實,顧念兮到這SH國際的辦公樓來也不過幾次.

不過就是這麼幾次的時間,她發現自己開始有些愛上了這里的景致.

特別是像現在這樣站在落地窗前,她總感覺整個世界都被她納入.在這樣的高度,所有事也變得清晰.真希望,有朝一日她也能擁有這樣一間辦公室.

"抱歉,我晚到了."當顧念兮眺望那一片蔚藍的時候,身後的門被推開了,一身黑色套裙的施安安從門外走了進來.

施安安並不是很漂亮,可她那雙大眼卻極為出眾.一下子,能將你所有的神志給剝奪.再加上那一身筆挺的職業女性套裙,將她渾身上下的干練全都凸顯了出來.或許連施安安都不知道吧,其實職場女性真的很適合她.

"我們也是剛到.施姐,現在我們可以開始了麼?"談逸南笑的矜持而有禮.

這便是他,面對工作的時候,全身心的投入.從一方面來講,這樣的人確實很適合職場.但從另一方面,因為這樣的性格,有時候會導致談逸南過分的急功近利,事容易片面.

就像現在.

施安安才進入辦公室,他就急著將今天談建天所交代的任務給完成.這樣不尊重女性的做法,讓施安安的眉心微微一皺.

不過,施安安畢竟也在商場上打滾了這麼多年,早已修煉的跟個前面狐狸似的.即便現在她的心里不是很痛快,可她的面部表也很快的恢複了尋常.

轉身,她發現坐在一側的顧念兮望著她落地窗外的景色,有些癡迷了.

突然間,施安安笑了.

"這里的景色,很迷人吧?"施安安笑道.

"呃?是……這個辦公室的景致,真的很不錯."施安安的聲音響起的時候,正好將顧念兮的神志拉回.

"像顧姐這樣不可多得的人才,你要是提出要求,想要這樣一間辦公室的話,我相信談氏的總裁應該會答應的."施安安調儻著:"如果……我是如果,如果我SH國際給顧姐這樣一間辦公室,薪酬加倍的話,顧姐要不要考慮到我們這邊來上班?"

施安安似開玩笑的開了口.

但談逸南卻很好的捕捉到了她眸子里的那抹真切.

她這句話里,多多少少都參雜了真實感在里面.

其實,施安安對顧念兮的特殊,談逸南早就在眼里了.

只不過,他實在搞不清楚,一個女人為什麼會憑空的對另一個女人好?

難道,真像施安安自己的那樣,她只是為了將顧念兮挖掘到他們SH國際上班那麼簡單?

"這里的風景固然好,但念兮還是喜歡現在的工作模式."顧念兮笑著擺明了自己的想法.但施安安明顯不死心,在顧念兮的一句話落下之後,又拋出了橄欖枝:"工作模式其實也簡單,只要顧姐喜歡的我,我也可以為你創造出一模一樣的工作模式."

如果現在就能將顧念兮拉到這SH國際來上班的話,那她施安安的任期也能提前結束了不是麼?

"多謝安安姐的好意,念兮暫時還沒有要跳槽的想法."顧念兮依舊是臉不氣不喘的應答.

著這樣的顧念兮,施安安不禁輕歎:不愧是談逸澤的女人!

不想做的事,連回轉的余地都不給人留.

難怪人家都,什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這顧念兮現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不,不過才一陣子的時間,這女人對答,還有拿捏的尺寸,都又有了明顯的進展.

特別是她處理事的能力,又上升了一個層次.

施安安可以預料,短時間內就能上升了這麼多個台階的女人,未來估計不可量.

不過據,這樣太過強勢的女人,很少有人能降服得了她們.

除非,她們找到一個比她們還要強勢的男人.

那談逸澤,能做到麼?

想到談逸澤,施安安發現自己最近好像變得有些雞婆了.

竟然,還擔心起人家兩口的事來?

再了,談逸澤那個人需要她操心麼?就算這顧念兮真的成長了不少,她會是那個妖孽的對手麼?

"那好,等你有跳槽的想法再和我吧.時間不早了,我們開始吧."施安安.

于是,接下來的兩個時里,顧念兮都呆在這間辦公室,將自己的想法和施安安的做了一番交流.

一直到整個企劃案都討論的差不多的時候,施安安才按了內線人,讓人給顧念兮和談逸南送了一杯茶和一些點心進來.

施安安對美食的要求很高,一般來她自己用的餐點都是從家里的禦用廚師那里帶來的.特別是每一次和顧念兮見面,她都會為了討好顧念兮,而將家里的糕點帶過來.

而且給顧念兮帶的幾次,她都會將糕點吃的干乾淨淨的.得出,她顧念兮挺喜歡吃這類東西的.

今天得知要和顧念兮見面,她和往常一樣,早上起來就讓廚師去做糕點了.也正因為這樣,才耽擱了一些時間,導致上班有些晚.

聽到施安安要人送糕點進來,顧念兮也滿懷期待.

因為每一次施安安帶給她的那些糕點,味道都挺不錯的.上一次她還想著要給談參謀長帶點回去,所以著臉問施安安這些東西在什麼地方買的.

可施安安了,這些是她家里的廚師做出來的.外面,是買不到的.

至此,顧念兮也只好作罷.

只是,當顧念兮滿懷期待的等著送上的美食,卻在到那些糕點的時候無端的橫生了一股油膩感……

望著放在面前的糕點,顧念兮的眉心微皺.

"怎麼了?我記得你上次吃過這個口味,味道不錯的.我今天還特意給你多帶了幾塊,讓你可以拿回家吃."其實,就算沒有談逸澤的這層關系在,施安安也聽欣賞顧念兮的.

給顧念兮帶糕點,並不只是為了討好顧念兮.

而是因為,她喜歡顧念兮唇角勾起的樣子……

或許別人都沒有發覺吧,這個女人的笑臉像是有一股子魔力,能讓人的心莫名的暖了起來.

可今天,顧念兮到這些糕點的時候,臉卻皺成了一團.這讓施安安,多多少少有些尷尬:"是不是不和胃口?要不,我讓廚師幫你准備一些別的東西."

見顧念兮的臉都快要皺成一團了,施安安又開了口.

"安安姐笑了,我怎麼會不喜歡呢?"著,顧念兮趕緊拿了勺子,輕輕的挖了一塊的蛋糕送進自己的嘴里.

上面覆蓋的,是一層牛奶味的奶油,味道是極好的.顧念兮上一次也嘗過,她還記得當時她吃的非常高興來著.

可今天為什麼嘴巴才接觸到這點奶油,她的胃里就開始翻江倒海了呢?

眼,有什麼東西就要沖過喉嚨了,顧念兮趕緊捂著自己的嘴,急匆匆的跑進了施安安辦公室連帶著的廁所,趴在馬桶上大口大口的嘔著.

"念兮,你怎麼了?"

"顧姐!"

眼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談逸南和施安安在微愣了好一會兒之後,便急匆匆的跟著過去了.

顧念兮霸占著馬桶,嘔了好一陣,最終都沒有嘔出什麼東西.

不過這會兒,胃里那陣翻江倒浪的感覺,已經好了不少.

"念兮……"談逸南趕緊來到她的身邊,給她找來一杯清水簌口.而施安安則找了自己辦公室里的備用毛巾,給顧念兮擦臉.

"顧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可能是吃壞肚子了吧."對著兩人,顧念兮牽強的扯動了一下唇角.

"沒事?可你的臉色還是很蒼白."談逸南有些心疼的給顧念兮又倒來一杯清水.

"要不這樣吧,談先生你帶顧姐回去醫生什麼的,最好下午要給她請下假,讓她好好的休息一下."施安安望著這一臉蒼白的顧念兮,心也跟著被揪起.

"那好,這份報告就先談到這里,等過兩天我們再過來好了!"

"沒事,最重要的是人沒事."要是顧念兮在SH國際有個什麼閃失的話,施安安可不認為某個男人會放過她.

"那我們先走了."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連載——

臨出門的時候,談逸南想要伸手扶顧念兮,可卻被她有意識的躲開了.

"念兮……我是你不舒服,並沒有什麼別的想法."抓空了的手,就這樣放在半空中,著抓空的手,談逸南的心里不是那麼的好受.

"我知道.叔對嫂子,能有什麼想法."顧念兮淺笑.

"念兮……"望著她那張蒼白的近乎透明的臉,他垂放在大腿雙側的手,掐得死死的.指關節甚至因為他的過度用力,而發出一些細微的聲響.

天知道,現在的他對于他們之間的這一層叔嫂關系有多麼的厭倦.這樣的緒,比以往任何緒都要來的激烈!

"好了,不開玩笑了.我們回去吧!"著,顧念兮先行邁開了腳步.

而談逸南也只能跟了出去.

只是男人卻知道,其實剛剛的顧念兮,並不僅僅只是開玩笑那麼的簡單.

"我們現在去附近的醫院吧."顧念兮坐上車之後,談逸南便先行開口.

"不用了.已經不難受了."只要沒有到那個蛋糕,她胃里所有的不舒服都好像憑空消失了.

來,應該是這幾天她暴飲暴食的報應.

誰讓她一頓吃了十個個炸雞腿,誰讓她臨睡前還找了那麼多的烤雞翅吃?

"那怎麼行,還是去一下比較保險."談逸南徑自的開著車.

"我不去!"她最不喜歡醫院那樣的地方了.

每一次進去,她的渾身上下都會無端端的冒起雞皮疙瘩.

讓她進去醫院,簡直就像是要殺了她.

所以她從到大到醫院報告的次數真的可以用和手指頭數得出.

"就去."

"我不去!"顧念兮堅持著."你要是想去的話,那你自己去.我要在這里下車."

著,顧念兮開始拉扯著車門.

"念兮,你聽話好不好?去一下醫生,有沒有怎麼樣,很快就會好的."談逸南苦口婆心的勸著.可眼見顧念兮已經推開了車門,他連忙改了口:"好好好,我們回家.你先將車門給關上."

聽到身後的談逸南妥協了,顧念兮這也才心甘願的將門給關上.

而談逸南則在到女人的嘴角上掛滿了*計得逞的弧度之後,只能無奈的笑了笑.

最終,他還是拗不過這個丫頭.

"那我們約好了,回家之後你要是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話,就要告訴我,我們就去醫院!"

談逸南道.

"……"

于是這一天,拗不過顧念兮的談逸南只能帶著她回家靜養.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連載——

顧念兮回到家的時候,衣服沒脫就鑽進被子里睡過去了.

不過還沒有到中午,她就被一通電話給吵醒了.

是蘇悠悠的來電.

"念兮,今晚的的宴會你沒有忘記吧!"電話那端的蘇悠悠,聽上去心非常好.從她口中吐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像是跳躍的音符,讓人忍不住也跟著她有了好心.

不用,顧念兮都知道,電話那端的蘇悠悠此時眉梢一定是高高揚起,嘴角的弧度也快到了眼尾.

"我,沒有忘記."蘇悠悠口中所的宴會,就是上一次施安安邀請自己去參加的那一刻慈善晚會.不過前段時間因為SH人事調動的關系,這個宴會被推遲了些許的時間.不過,這一點也沒有消減蘇悠悠對這個宴會的熱忱.

幾乎從再度確定這個宴會的時間之後,蘇悠悠每天都保持一通電話問候顧念兮,每一次都像剛剛那樣的開場白.為了,防止顧念兮將這個宴會給忘了.

顧念兮不用想也知道,如果現在她和蘇悠悠,因為自己的身體不舒服不能去參加宴會的話,她嘴上一定會喊著讓她多多休息之類的話,但心里還是難免有些失落的.

也對,蘇悠悠是那麼期待這個宴會,那麼精心的演練,想要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在那場宴會上,想要讓凌宸到自己不同的一面.

若是現在不跟她去參加的話,蘇悠悠一定會非常失望的.

所以,為了蘇悠悠,顧念兮還是將自己身體的異樣掩藏好.

"沒有忘記就好.不過念兮,你我今天是該畫個煙熏妝,還是要畫個淑女范的?再不然,來個貓女郎的?"電話里的蘇悠悠,在聽到顧念兮的這句話就像是吃了顆定心丸一樣,興奮的叫著喊著.這尖銳的叫聲,震得顧念兮的耳膜都要破裂了.

"什麼妝都好,我們家蘇妞天生麗質,不管搭配什麼都好."

"行,雖然你這話多多少少有些敷衍本宮的嫌疑.不過這話還是極好的,哄的本宮鳳顏大悅,本宮今晚就恩賜你陪同本宮出席宴會!"前段時間蘇悠悠《甄嬛傳》有些入了迷,這會兒起話來都變成了甄嬛體.

"那還謝主隆恩了."

"跪安吧……"某女一直很入戲.

和蘇悠悠通完電話,顧念兮收拾了一下自己,換了一身居家服就下了樓.現在已經是差不多午飯時間.這個時候,談家的人應該都在餐廳里.

顧念兮進去的時候,便到了團坐在一起的談家人.

陳安莎也到談家來做客了.

不過舒落心的臉上,並沒有多少的悅色.甚至,半天都不見她吭聲.

而陳安莎見到顧念兮進門,第一時間便上前.

談老爺子轉身也到了站在門口的顧念兮,便笑道:"兮兮啊,身體怎麼樣了?"

"好多了爺爺."

"那就好,要是有什麼不舒服的話,就到醫院去吧.如果實在不喜歡醫院,那我就將老胡他們到家里來給你診吧."談老爺子的云淡風輕.

但這話落在陳安莎的耳里卻激起了不的波瀾.

她也知道,老胡是談老爺子的禦用醫生,軍區醫院現在的院長.

顧念兮不過是有些吃壞肚子了,竟然就能讓談老爺子動用到老胡,這也就明了,這顧念兮在談老爺子心里的地位不一般.

而這話,自然也落進了同個餐桌上吃飯的舒落心的耳里.談老爺子對顧念兮向來重視,只是今天這話讓她越來越食不知味.

眼,顧念兮在談家這兩位大家長的眼中是越來越重要的.而自家的兒子倒好,竟然決定娶了這個門不當戶不對的陳安莎.現在的陣勢,真的就等同于將談家大半的財產都送到了顧念兮的手里了.

"不用了爺爺,我剛剛睡了一覺,感覺已經好了不少了."和陳安莎一並落座,顧念兮的舉止間無不是落落大方.

即便她只是穿著一套睡衣,拖著拖鞋,架勢卻擺在那里.

"那好.今天吃點清淡的吧.我剛剛讓劉嫂給你准備了點白粥,本來想等過會兒你醒了再讓你吃的."談老爺子便招呼著劉嫂將屬于顧念兮的白粥送上.

"來,這邊還有你喜歡吃的板栗,還有清湯."

"謝謝爺爺."

或許是因為睡了一覺休息的比較好的緣故,這會兒顧念兮的臉色好了不少.

雙頰,也有了那抹很自然的淡粉色.

一家其樂融融呆在一起吃飯,沒有比這個更幸福的了.

當然,若是此刻她家的談參謀長在的話,會更好的.

了一眼身側那個空蕩蕩的位置,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兮兮,這湯還是趁熱喝的比較好."談建天適時開了口.

其實,顧念兮這兩天魂不守舍的模樣,任誰都得出,她想她家談參謀長了.

"好的,爸爸."對于所有人的關心問候,顧念兮都是回以一記溫暖的笑.只是誰都知道,其實所有的關心她都不需要,她要的只有談逸澤……

顧念兮本以為,睡了一覺,那股子莫名的惡心感已經好了.她的身體,也恢複了.

可當那鍋清湯揭開蓋子,聞見清湯里的魚腥味的時候,那翻江倒海的感覺又開始朝著她撲面而來.

著其他人都沒有察覺到,顧念兮強壓下自己胃里的不適感,將蓋子蓋了回去.

沒有那股子怪味道,她又沒有那麼難受了.

只是,這樣的異常引起了顧念兮的主意.

最近這幾天,她經常會有這樣的反映.

時常一聞到不喜歡的味道,胃里就翻江倒海.還有昨晚上,那眩暈的感覺……

剛剛開始,顧念兮還以為,是這段時間自己休息不好,所以身體出現了各種各樣的不適感.

可今天她明明已經睡的很飽,為什麼還會這麼難受?

難道,她的肚肚里,有寶寶了?

想到這,顧念兮的手趁著其他人都在用餐沒有注意到她,覆蓋在自己還非常平坦的腹上……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連載——

"今天有沒有留她一起吃飯?"同個時間段的SH國際大廈頂層,施安安接到了來自某個男人的電話.

其實從前兩天聽到顧念兮她因為想他而茶飯不思之後,談某人就囑咐施安安,讓她要是遇到顧念兮的話,一定要帶她去吃點好吃的.

雖然談某人知道,某個東西那些話也可能是為了哄他開心才的.但他,還是放不下心來.

所以,今天知道SH國際和明朗集團的代表洽談合作方案,他就讓施安安帶著顧念兮去吃點好吃的.

這不,午飯的時間一到,男人查崗的電話就來了.

可他得到的答案,卻是:"沒有!"

"沒有?為什麼沒有?難道你非常喜歡現在的工作,想要繼續在這里呆上個十年二十年不成?"果然,施安安的一句話之後,電話那端的男人變得陰晴不定.

施安安在心里將談逸澤的八倍祖宗都問候了個遍之後,才開的口:"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電話這邊,某個男人的黑眸忽明忽暗.像是正在計謀著什麼似的.

而這樣的眼神,更像是他要是從施安安的口中聽到一句不切實際的話,就有可能要了她的命一般.

"就是……"施安安這話的時候,視線正好落在剛剛顧念兮只吃了一口,卻因為身體不適而離開,還沒有來得及讓秘收走的蛋糕上.雖然施安安知道,要是讓談逸澤知道顧念兮是在SH國際,特別還是在她施安安面前吃壞了肚子的話,她有可能遭到嚴重的打擊報複.

但一想到,若是知不報,罪名可能要比犯錯還要大,施安安只能苦著一張臉對著電話道:"因為你家媳婦身體不舒服!"

她在這邊連蛋糕都沒有啃呢,應該不算是她施安安的錯.

"什麼?!"

------題外話------

又是一萬字.大肚子的兮兮在求票子,你懂得→.→

上篇:第169章 我好想你,談逸澤    下篇:第171章 談某人心疼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