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202章 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   
  
第202章 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

"不用了!"蘇悠悠開了口,聲音確實有些啞.|純文字||

不過蘇悠悠固執的認為,這是自己感冒的緣故.

完這一句話,女人起了身,不顧面前半蹲著討好著自己的男子,慢步准備離開.

"蘇妞,我都做到這樣了,難道你就不能和我好好談談?"凌二爺的手迅速的抓了過來,拽著蘇悠悠的手臂,阻止了她的離去.

他的眼神,寫滿了真切.

今兒個被談老大那麼一,他也想清楚了一些東西.

其實,他真的不舍得放開蘇妞的手.

從到大,還真的沒有什麼事能讓他凌二爺輕易的妥協的.可為了這蘇妞,他凌二爺已經不止一次這麼放低了身段和她講話了.

可她,為什麼還是這個態度?

不冷不熱,不咸不淡?

難道,他凌二爺在她蘇妞的世界里,真的就是可有可無麼?

"我們之間,好像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蘇悠悠難得的抬頭了他一眼,那失去了好顏色的唇瓣上,正勾著美好的弧度.

若是她的臉色不像這一刻這麼蒼白的話,凌二爺相信這一記相容又能直搗他的心窩.

不過,此刻的蘇妞臉色真的很是蒼白.

所以這樣的笑,與其表示友好,不如是她在譏笑她凌二爺更為貼切.

都已經離婚了,不是麼?

那現在,他們之間又有什麼好的?

心,好像已經不是那麼痛了.

不過蘇悠悠清楚,這不是她不會痛.而是,已經痛得麻木了.

如果當初在趕到醫院到流產的她的時候,他能像現在這樣心翼翼的侯著她蘇悠悠,安慰她那顆因為這生命過早離開而難過的心的話,他們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就算不是在醫院,在他們離婚的那一夜也好.

只要凌二爺能像現在這樣心平氣和的和她蘇悠悠話,只要他問一問什麼原因的話,沒准她真的會告訴他,沒准她會放下所有的堅持,所有的恐慌.

可沒有……

那個時候的凌二爺,只是冷眼旁觀.

著她蘇悠悠一個人在絕望的深淵里痛苦,一個人苦苦的掙紮……

累了.

現在的蘇妞,真的累了.

她不想再飛了.

不是因為沒有翅膀,而是因為她已經失掉了夢想.

她,也沒有勇氣再繼續面對其他人的詆毀流了.因為,她已經失掉了愛一個人的勇氣……

"蘇妞,你別這樣笑著行不行?我今天來只是問一問,你想要和我離婚,到底是為了什麼?是我做的不夠好,還是別的方面?"這話的時候,凌二爺的眼眸里是他前所未有的真誠.

他知道,他是真的喜歡蘇妞.

喜歡的,不得了.

所以才會在第一次見到蘇妞的時候,就開始想方設法的算計蘇妞.

也才會,不顧他們之間身份地位的差距,直接將蘇妞娶了.

"我們都已經離婚了,這些,還有什麼意義?"蘇悠悠的表沒變,依舊只是淡笑的著面前的凌二爺.

那帶笑的眼眸起來,就像是在期盼著某一出即將上演的精彩大戲.

也就是,這一刻的蘇妞根本就沒有將他凌二爺的話放在心上.

可這不礙事.

就算蘇妞笑話他,凌二爺也覺得這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她能回到他凌二爺的身邊,只要她願意回到他凌二爺的身邊,她想要做什麼都隨她.

抓著蘇悠悠的手,凌二爺用著前所未有的沙啞嗓音著:"有,有意義!"

他堅持!

"如果是因為我做的不夠好,那我改,好不好?如果是因為其他的方面,我也會想方設法的和你一起克服,好不好?"

凌二爺的眼眶,有些微.

"你,回到我的身邊,好不好?"

"蘇妞,你知道嗎?你不在家的這幾天,我想你想的都快要發瘋了……"

他不自禁的上前,想要吻住那一片失掉了好的顏色,卻還是那麼讓人想要占有的唇.

可他的唇還沒有貼上蘇悠悠的時候,她突然別開臉.

讓他的唇,再一次貼空.

努力的掰過蘇妞的臉,努力的迫使著她和自己對望著,努力的想要從她這雙好的眼眸里找尋到什麼東西,可凌二爺找到的,除了那一份淡粉色別無其他……

"凌二爺……"

不得不,他用著這迷人的聲線著這樣的話語的時候,確實很感人.

蘇悠悠也承認,自己差一點真的再度陷入這一混沌中.

可她的腦子里,還記得當初她流產的時候,他走的決然的背影.

也記得當初自己在凌家和凌母鬧起矛盾來的時候,凌二爺不分青皂白給她施壓的罪名……

這一切的一切,壓得她喘不過去.

如果她蘇悠悠再一次被凌二爺勾一勾手指頭就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的話,那她蘇悠悠這不是愛的癡狂,而是傻!傻的離譜!

這一年在凌家的生活給她的教訓,難道還不夠麼?

她難道,還要死乞白賴的送上門,讓凌家的人不起自己,背地里想方設法的折騰自己麼?

再了,他凌二爺不是好不容易脫離了她蘇悠悠的這苦海,准備和溫家的千金大姐在一起了麼?

現在,他又是在做什麼?

想到這,蘇悠悠又是一陣輕笑.

蘇悠悠的輕笑,讓凌二爺有一時間的晃神.落在蘇悠悠下巴上的手,也自然而然的松開了.

等到這凌二爺回過神來的時候,便到蘇悠悠的手已經抓著自己襯衣的領口,慢條斯理的整理著.

這樣的形,讓凌二爺有一時間的恍惚.

這樣的氛圍,讓凌二爺不由得回想起,他們剛剛結婚的那一陣子.那個時候,他每一次出門之前,蘇妞都會像現在這樣的幫著自己整理襯衣.而他也會習慣性的在蘇妞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就像現在……

只是凌二爺想不明白的是,當初他們過的那麼甜蜜,蘇妞也好像非常喜歡這樣的調子.可不知道後來是怎麼了,蘇妞不再在他出門的時候,給他整理衣服了.也不會,在家里和他凌二爺大聲肆意的笑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部電影.

在他凌二爺的腦子里,不斷的徘徊上演……

只是,讓凌二爺更不明白的,是眼下的況.

他剛剛和蘇妞,不是談的不是那麼開心麼?

那蘇妞現在又有什麼閑調調,來給他整理衣服?

"蘇妞……"

他的眼神里,寫滿了疑惑.

而蘇悠悠依舊慢條斯理的整理著他的襯衣,一邊開口:"凌二爺,真的你真的不適合這樣的話!"

如此卑微的話,不應該是她蘇悠悠記憶中那囂張的不可一世的凌二爺出來的.

"……"凌二爺沒有繼續話.

因為這氣氛難得的有所好轉,他還期盼著蘇妞能夠回心轉意,回到自己的身邊.

只是,現在的他真的琢磨不清,這蘇悠悠到底在做什麼.

"這件銀色的襯衣也好,不過不如家里那件被你扯掉了兩個扣子的黑色襯衫.那兩個扣子上一回我找到了,然後已經給你縫好了.那件襯衣就放在你的櫃子的最下面.如果覺得還可以,就拿出去穿穿.要是覺得不行,就算了吧.反正你們凌家的錢,多的可以淹死人!"

蘇悠悠一番話的時候,語調極慢,像是在斟酌著什麼.

"作為前妻我還想的就是,凌二爺以後脫衣服不要用扯的吧.我知道你家有錢,每天都穿新衣服都不是問題.可你要知道,你這些錢如果省下來,可以救活非洲多少個瀕臨餓死的孩子?"其實,蘇悠悠是想到他們那個和這個世界沒緣的孩子.

"這,只是我的意見.如果凌二爺聽不進去的話,那就當我在放屁吧!"

完這話,蘇悠悠原本整理著他襯衣的手,突然收回.

這一下子的變化,讓凌二爺突然有些不適應.總感覺自己的心頭少了一塊什麼東西,空空落落的.

而蘇悠悠完這一些之後,已經轉過了身,慢步朝著門口的位置走了去.

以前,她真的很喜歡像剛剛那樣,幫著凌二爺整理衣服.新婚那一陣子的時候,她真的愛極了這樣的時刻.

可最終,她的愛戀她的依賴在別人的眼中起來,就像是炫耀的戲碼.每一次,凌宸一走他的母親就會變著法子來她.最終也導致了,蘇悠悠不再敢當著他們的面做這些.

往事,一幕幕就在眼前.

壓得,她快要喘不過氣.

而凌二爺卻在這個時候求.

不是離婚前,而是i離婚後.

如果當初在離婚前,這凌二爺能這麼和自己話的話,或許她會向她敞開心扉.

可現在,這些又有什麼意義?

難道凌二爺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錯過了時機,就再也沒有意義了麼?

愛是這樣,道歉也是這樣的……

想著曾經和凌二爺那些親密的往事,蘇悠悠一步步朝著背離男人的方向走去.

而凌宸也意識到了什麼,突然三兩步上前,急匆匆的拽住了准備要離開的蘇悠悠.

當況突然急轉直下的時候,臥室門被敲響了.

緊隨而至的,是開門的聲響.

進門的人,除了讓凌二爺忌憚的談老大,還有最近都和蘇妞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那個年輕人……

今天這年輕人的身上沒有和那日一樣,穿著和蘇妞同個款式的衛衣.而是,一身筆挺的西裝.

白色的襯衣,黑色的西服.

如此成熟的調子,落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上一點也不顯得突兀.

到讓他的身上,多出了一股子成熟的調子.

來人,也擁有著一雙犀利的眸子.

進門之後,這雙黑色的眸子掃了一眼眼下的況,便像是知會了這個屋子里所發生的事.

還不得不承認,這年輕人的身上沒有時下那些公子哥的浮誇,有的是成熟,是老練.他現在這年紀就有這般過人的睿智,想必不出幾年,他的一切都會上一個台階.

這,是個有實力的年輕人.

若是尋常凌二爺到這樣的年輕人的話,也可能會想方設法的將他拉攏進凌氏.

可現在不同.

現在,這男人是以蘇悠悠的守護者的身份出現的.

所以,這樣的人絕對不會是凌二爺的戰友,而是敵人!

男人一進門,三兩步就上前,開始對著握住蘇悠悠的那只手動手.

"放開!"他拽著凌二爺的手,一個使勁.

而凌二爺也被激怒了,當下不分青皂白的就要往他的身上揮拳.

眼,這形勢朝著不可遏止的方向發展,蘇悠悠突然竄到了駱子陽的身邊,將他死死的護在自己的身後:"凌二爺,你瘋夠了沒有?!"

凌二爺在清楚,自己即將揮拳的對象是蘇妞之後,也連忙的收起了拳頭.

"二狗子,你受傷了沒有?"其實,凌二爺打架的架勢,蘇悠悠是清楚的.這男人從就接受過繼承人的訓練,所有的武藝他都精,很少有人是他的對手.而二狗子雖然也學過跆拳道,但一就不是這駱子陽的對手.

而蘇悠悠也清楚,二狗子會和素不相識的凌二爺打起架來,也是因為自己.

她不想到關心自己的人受傷,所以只能用自己的身子擋住.

"沒事,瞧你緊張的!"駱子陽的語氣很輕松,這話的時候還不忘揉了揉蘇妞那頭長長的發絲."怎麼身子有些燙,是不是不舒服了?"電話里,他沒有多問.是因為他知道,蘇悠悠雖然迷糊,但做什麼事都有分寸.她會出現在顧念兮的家,只可能明她出事了.所以二狗子沒有廢話,便推掉了自己所有的會議,直接趕到這里來.

"淋了一會兒雨,有些發燒.可能這兩天,又要請病假了!"

"身體才是最重要的.要是醫院將你給開了,到時候我養你就行了.今兒個發燒了,昨天本來准備給你熬得排骨湯,今天不能了.要不過會兒我給你下碗面吃吧!"駱子陽建議.

"好啊,我好久都沒有吃你煮的面.不過我要放兩個大蝦."

"沒問題!"駱子陽伸手,將蘇悠悠攬進自己的懷中.他知道,現在生病的蘇悠悠,是最為虛弱的.

他只想著,快一點將她帶離這一室的紛爭.

而凌二爺也很快的意識到,自己被當成了空氣.

他凌二爺還站在這里呢,他們兩個就在自己的面前眉來眼去的,談論著今天要吃什麼東西!

當下,凌二爺惱了,想要上前抓回蘇妞.

可沒有想到,凌二爺這邊才剛剛有了動作,駱子陽那邊的速度更快,直接帶著蘇悠悠大步離開了.

凌二爺不爽,想要追上去.

可談逸澤,卻在這個時候將他給攔了下來.

"談老大,你沒有到蘇妞都已經被人給帶走了嗎?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的帶著綠帽子?"凌宸的語氣不是那麼好.任誰到心愛的女人被其他的男人帶走,臉色能好的?

"我想的有兩點,兩點完之後你想要追出去我也不攔著你!"談逸澤的黑眸有些冷.

著凌二沒有反抗之後,他便繼續著:"第一點,你現在和蘇妞已經離婚了,所以她要找什麼人,都和你沒有關系.所以,也不存在什麼綠帽子帽子的法.第二點,你覺得你現在和蘇妞弄得這麼僵,你追上去除了惡相向,還能怎麼樣?這樣做,只會讓你們的關系越變越僵,再者也會將蘇妞推給那個伙子的."

完這兩點,談逸澤果真如自己的,放開了凌二爺.

不過這會兒,凌二爺倒是沒有急著跑出去了.

而是,站在談家大宅的客房大床前,著樓下那輛吉普車,將蘇妞給帶走了.

談老大的話的每一個字,都到了點上.

現在他凌二爺正在氣頭上,追出去除了和蘇妞惡相向,又能怎麼樣?

非但不能將蘇妞給拉回來,還只能將她往自己的身邊推.

談逸澤也出現在這扇窗戶前方,到樓下那輛吉普車離開門口的時候,他才開口著:"我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年紀輕輕的就能有如此深的城府,到了他們的這個年紀不可估量.

也就是,這凌二爺想要追回蘇妞的路,難了!

"老大,你我是不是真的該放手了……"

著那輛車子消失在不遠的路口,凌二爺的眼神越來越暗,直到最後,暗淡無光.

那樣的眼神,是任何光亮都無法照亮的……

"……"著身側凌二爺黯淡無光的眼眸,談逸澤的眼眸里是一閃而過的精光.

這蘇妞今兒的反映越發的異常.

來,他是該好好的查一查,這凌家的人到底都對他談逸澤的大姨子做了什麼事了.

他談逸澤這只貨真價實的老虎不發威,他們凌家人都將他當成了病貓,不成?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老公,安姐今天打電話過來,是給我們送來了一份什麼晚宴的邀請貼,你到了沒有?"顧念兮剛剛睡了一會兒醒來之後,一臉惺忪的下樓了.

到談逸澤正和談老爺子在大廳里下棋,便湊了過去.

"是這東西麼?"

談逸澤下了個棋子之後,就從櫃子的旁邊取來一個色的信封,往顧念兮的手上遞去.

隨後,又將剛剛到家放在一邊的外套,給顧念兮套上.

這一些動作,談逸澤幾乎是一氣呵成.

和顧念兮在一起的這段時間,男人對于這樣的況已經極為熟悉了.

雖然談逸澤做的這些,連他自己都覺得很平常.但邊上著的談老爺子,卻在到這樣一幕的時候,嘴角悄然勾起.

來,當初他還是對了人.

這顧念兮,絕對是現在能走進談逸澤的內心世界的唯一人選.

"對.我!"著,顧念兮打開了這個色的信封.

得出,SH國際集團的錢還真不少.連簡單的請柬,也是燙金邊.而她顧念兮的名字,樣子還是請什麼名師寫上去的.

"SH國際還真的蠻有錢的.前段時間不是開了個什麼慈善晚會麼?最近又突然想要開個什麼落戶周年慶!"

顧念兮完了請柬,將這一份隨手放到了邊上.

談逸澤在聽到顧念兮這一陣子嘟囔之後,嘴角輕勾.將了談老爺子一軍,氣的老爺子吹胡子瞪眼的.

這之後,男人又將顧念兮攬進了自己的懷中,道:"有錢人家都這樣,等你有錢想要開我也不會反對!"

談某人云淡風輕的著這些,仿佛這些和他談逸澤一點關聯都沒有.

不過好一陣子之後,顧念兮再回憶起今日的這一段的時候,都覺得談某人站著話不嫌腰杆疼!

"我才不要開呢!憑什麼拿我的錢去給那些不認識的人吃東西.不過老公,我能去參加麼?"顧念兮轉頭,向談某人.

"人家那些聚會的,其實都是有商業利益才舉辦的."不然,她以為這些都是湧來打水漂的?

著,談逸澤的大掌又覆蓋到了顧念兮的肚子上,繼續道:"要是沒有懷孕去去也無妨.不過現在你的況不是很好,要穿高跟鞋還要去人多的地方,還是算了吧!要是有些無聊的話,我這兩天休息就帶你出去走走!"

老胡前兩天才給顧念兮過,因為蘇悠悠的事,她的況現在才穩定了好些.

他談逸澤可不敢讓她再冒什麼危險.

"你們兩口聊天吧,反正我這老爺子在這里也顯得有些多余."談老爺子嘟囔著.

"爺爺,您哪里的話.我和我老公不是在家常麼?要是爺爺嫌我吵的話,我閉嘴就是了,你們繼續聊天吧!"顧念兮趕緊笑道.

"我的棋子都被殺了個片甲不留,你覺得我還有棋可以下麼?再了,兮兮你覺得我現在讓你離開,我這孫子豈不是要將我這剩下的這幾根頭發給燒了麼?"到這的時候,談老爺子一掃談逸澤:"得,你他現在,就巴不得要燒我的頭發.我還是去找隔壁老陳下棋去好,免得在這里礙了我孫子的眼."這話的時候,談老爺子已經大步走向大門處了.

"這爺爺,越來越皮了!"這是談逸澤的結論.

而顧念兮也跟著笑了笑.

誰都知道,這談老爺子絕對不是這麼氣的人.

他剛剛的那番話,不過只是借口,想要給他們獨處的時間罷了.

"對了老公,昨天我已經開始動手重組了從凌氏那里弄來的幾間電子公司了.里面那些比較年輕有拼勁的電腦工程師還有設計師,我都給留著.安安姐了,這公司現在可以對外營業的.讓我下達個命令,讓他們在這一個月里設計出一款游戲來.還,加上前一陣子他們發表的那款游戲,這款要是做得成的話,這家公司就算正式走上軌道了!"

從知道凌母竟然逼著蘇悠悠,竟然還逼到蘇悠悠上班的醫院去之後,顧念兮很快就從傷痛中走出來.最近這段時間她在家里閑著沒事,就開始動手整理從他們那邊弄來的幾間公司.

而談逸澤到過顧念兮設計的某些東西,樣子都是針對凌氏而去的.

樣子,他的東西現在的脾氣真的很大.

別人欺負了她的,她都會奉還十倍.

這一點,談逸澤倒是不擔心.

就算顧念兮支撐不住了,不是還有他談逸澤可以撐著麼?

天就算塌下來了,也不會壓到這東西的.

再者,剛開始談逸澤也挺擔心這東西搞的這些東西,要是沒能整到凌家,沒准還將自己卷進水.

不過在到顧念兮設定的那些東西後,他放心了.

因為顧念兮挑中要進攻的,都是凌家的薄弱環節.

這些,只要顧念兮一步一個腳印,估計想要打敗凌家同個產業,不成問題.

"這些,你決定就好.要是覺得累了,就跟我一聲."談逸澤雖然不贊同顧念兮懷孕還操勞這些,但他也清楚,凌家對蘇悠悠做的那些,這口惡氣顧念兮要是不出的話,她絕對會寢食難安的.

"這些沒有什麼累的.關鍵是,能給他們家一個教訓就好.對了老公,關于那空下來的幾塊地方,你有沒有很好的提議?我想要做的就是服裝類,員工和地皮咱們是不成問題,關鍵現在是沒有設計師!"

給蘇悠悠自己管理的,服裝類應該她會比較感興趣.

不過一個服裝產業到底能不能成功,關鍵還是設計師.

"這個不急,等這幾天我們再好好的想想.對了,今天晚上你想吃點什麼東西,我出去一趟順便給你帶回來."

"這麼晚了你還要出門?"顧念兮聽到這個,有些不開心了.

現在天冷,她對談參謀長這個人工暖爐越來越依賴了.

"有些事,需要出去辦.乖,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在顧念兮的面前,談逸澤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輕聲輕語.

"那好吧,你回來的時候就給人家買點李子和話梅.還要,不能太晚了.咱們家的門禁是十點.太晚了,今晚就不給你進屋睡了!"

"好好好,我的祖宗……"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瀟湘連載——

"狗奴才,你***什麼時候才能改掉進入別人的臥室沒有敲門的這個習慣?"今天是星期天,照例是蘇悠悠這個婦產科女醫生的休息日.

所以,這一天照例是蘇悠悠賴床的好日子.

不過大清早的,蘇悠悠就遭到了破門而入.

著渾身上下只穿著一條四角褲叉的二狗子,蘇悠悠開始咆哮著.

雖然這樣的況,當初他們還是鄰居的時候,就發生過不少次.甚至有時候二狗子的媽媽要是開始和人家打麻將,二狗子就會嫌吵,跑到她的床上和她搶被窩.

這些,其實算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不過自從他們兩上了大學之後,這樣的次數已經明顯的少了.

特別是最近這一陣子,二狗子在這個家里的時候都會包的嚴嚴實實的.還真的沒有出現過今天一大早這樣的尷尬形.

不過真的,都女大十八變.

蘇悠悠沒有想到的是,男大也是十八變.

以前二狗子的身子板是那麼的單薄,就像是被風一吹就有可能跑掉似的.沒想到,現在竟然變得如此有料.

這段時間他一直都穿的嚴嚴實實的,雖然上去比以前壯了一點,但蘇悠悠也沒有想到會變了這麼多.

如今真正的到二狗子這身子的時候,她才確定了,她家狗奴才其實也是個男人!

"嘖嘖嘖……"

蘇悠悠砸著嘴.

以前她過的BL,還有GV就不少.

那時候每一次到別扭受的時候,就會不自覺的將二狗子代入其中.可今天這清楚了二狗子這腹上凹凸有致的腹肌的時候,她才覺得這厮的其實就是帝王攻.都快,讓她的宇宙爆發了.

"蘇悠悠,和我話之前,能不能先將你的口水擦乾淨了再?這樣,心將我給嚇壞了!"二狗子一副被嚇壞了的樣子.

蘇悠悠聽到"口水"另個字,急忙的就往自己的唇角擦了擦.這一擦才發現,她上當了!

而始作俑者,還站在一邊笑的直打滾.

"你個狗奴才,一天不欺負姐姐,會死啊!"蘇悠悠又想接著咆哮.

哪知道,這二狗子突然來了閑逸致,湊了上前.

那微微上揚的弧度,簡直就像是罌粟,讓人不忍著拒絕.

而隨著二狗子不斷的湊近,蘇悠悠也感覺他們周圍的空氣好像變得有些稀薄了.

真的,蘇悠悠不是沒有過男人.

不過,她還真的沒有大白天的被個男人這麼湊近的瞅著.

那樣的眼神,蠱惑而迷蒙.

讓人,無端的想要探尋著.

但就在駱子陽正想再一度上前,擄獲這片薄唇的時候,蘇悠悠的腦子里卻莫名的浮現了另一個男人的身影……

那個男人,有著顛覆眾生的五官.

那個男人,總是能讓蘇悠悠輕而易舉的笑,也輕而易舉的哭.

那個男人,是她蘇悠悠第一次付出了自己的所有,渴望靠近,渴望擁有的……

也就是在那一刻,蘇悠悠身後推開了二狗子.

"狗奴才,想以下犯上不成?"

蘇悠悠輕咳一聲,揮開所有的尷尬之後,這才對駱子陽開了口.

當下,駱子陽的黑眸里,是一閃而過的失落.

不過很快的,男人又將自己眼眸里所有的神采全都很好的掩藏了起來.

速度之快,以至于,蘇悠悠根本沒有發現他的任何異常.

"我以為主子你是上了奴才的姿色,所有想要讓主子輕薄下?"很快,駱子陽也變了腔調.

要是他駱子陽這麼容易被蘇悠悠給酸死的話,那他早些年錢就慷慨就義了.又怎麼可能,還能活到現在?

"誰我上你了?你以為就你這幾近幾兩肉,老娘會得上你?"蘇悠悠有些逞口舌之快.

而駱子陽也知道,這是蘇悠悠心虛的表現.

每一次她有些猶豫的時候,就會變得煩躁.話,也會變得非常的多.

"是嗎?那剛才是誰還對著我流口水來著?"這話的時候,駱子陽也到了蘇悠悠的嘴皮子動了動.估計,她又想著怎麼應付他.

想到這的時候,駱子陽突然打住,不再話.而是,玩起了最為邪惡的一招.

他當著蘇悠悠的面,一下子拉開了自己四角褲叉.

然後,自己往里面瞧.

這樣的動作,極為邪惡.

可有時候有些腦筋轉不過來的蘇悠悠,還是開了口問道:"你再瞅什麼東西,也讓我瞅一瞅."她只是好奇,駱子陽在里面到底大清早的往自己的褲襠里瞅著什麼.

可這話一落下,駱子陽笑了.

蘇妞,果真上當受騙了!

而蘇悠悠也在駱子陽這一邪肆的笑容之下,明白了這個男人剛剛玩的是什麼調子.當下,一整臉都被粉色所籠罩著.

"還真的想瞅瞅麼?那我給你瞅瞅吧!"這話的時候,駱子陽大步的走向蘇悠悠的身邊.

"討厭,你這個王八蛋羔子變態狂色狂,給我走開!"蘇悠悠如同鴕鳥一樣,將自己的腦袋深深的埋在被褥中.

而駱子陽在到她的反映之後,又是邪惡一笑:"哼,想也不給!"

被駱子陽這麼一鬧騰,蘇悠悠就算有再大的睡意,也被折騰的消失殆盡了.

換好一身衣服之後,蘇悠悠出現在了客廳.

此時的駱子陽身上已經不再是早上那條花褲衩了.而是,一身筆挺的西裝.

不是黑色和白色結合的經典款式.而是,深藍色的.里面搭配著的,是色的襯衣.

如此妖冶的兩個顏色相結合,本來上去應該出奇不和諧才對.但落在駱子陽的身上,卻不知道怎麼的融合在了一起.而他本身的那股子妖孽氣息,也被這樣一件衣服完全的激發了出來.

這樣的駱子陽,在晨光中如同一歐洲的貴族,神秘而高雅,讓人移不開眼.

"大清早的就這麼一副騷包的打扮,不要告訴我你是要去相親!"輕咳一聲之後,蘇悠悠在駱子陽身側的沙發坐下.

"你覺得,我駱子陽需要相親來找女人麼?"男人本能的回應了她這麼一句.

二狗子其實也是一個騷包,和凌二爺差不多的騷包.

蘇悠悠聲的嘀咕著.

不過真的,二狗子還真的像他的一樣,根本就不需要別人介紹對象.從學的時候開始,這厮的就是一招蜂引蝶的.而現在他又混出了這樣的成果,想要嫁給他駱子陽的女人可能已經快要擠破了腦袋.

"那你大清早的這是搞什麼?難不成要一個人搞個什麼派對不成?"

蘇悠悠只是很好奇,尋常的駱子陽並不怎麼喜歡穿這麼明豔的色調.

和初中一樣,他現在依舊喜歡白襯衣和黑色褲子.常日里,也經常這麼穿.

可今天……

這樣的駱子陽還真的有點奇怪.

"是派對,不過不是我一個人搞.而是這一次和我合作的那家公司今天正好周年慶,我受到了邀請!"駱子陽把玩著手上的那個色信封.

"喲,那被邀請了就去參加吧,不用在我面前耍憂郁!"蘇悠悠找來了面包,一塊塊的往嘴巴里塞,絲毫沒有意識到駱子陽的這個話題和自己有什麼關系.

"那是你的,不過你也要和我一起去參加!"駱子陽終于暴露了今天他穿的如此騷包的目的.

"我?"蘇悠悠有些詫異,也有些迷茫.

雖然什麼宴會的,她是沒有少聽.

嫁給凌二爺之後,她就時常聽到他被邀請到什麼地方去參加什麼派對的.

不過每一次,凌二爺都不會帶上她.

可能,是嫌棄她蘇悠悠總是不時的爆出兩句粗口.也可能,是嫌棄她蘇悠悠的修養沒有其他和他們一樣出身的名門姐那樣,高雅而端莊.

但不管出于什麼原因,她還真的沒有和凌二爺一起去參加過.唯一的一次,還是顧念兮帶她過去的.

而在那宴會上,她還親眼到了凌二爺和其他的女人親昵的畫面,甚至他還不敢承認,她蘇悠悠是他的妻……

一幕幕的往事,在蘇悠悠的腦海里不斷的徘徊上演.

讓蘇悠悠,無端的覺得鼻尖酸澀.

本能的,蘇悠悠想拒絕:"二狗子,別開什麼玩笑.我蘇悠悠是什麼貨色,連凌二爺都不敢帶我去那種地方,你……"

"他是他,我是我!我,就想要帶你去!"聽著蘇悠悠的這些,駱子陽感覺自己心中的某一塊被人生生的挖走了一塊似的.

在他面前天真可愛,他恨不得將一切都送到她面前的蘇妞,竟然被那個男人當成那樣?

越想,駱子陽越是不服氣.

他就是要讓其他人到,蘇悠悠有著其他女人所無法掩蓋的光芒!

"二狗子,別這樣.我連衣服都沒有,你還是找個漂亮的淑女,一起去參加吧."

"蘇悠悠,衣服我給你准備好了.如果你這一次不去參加的話,那這段時間你欠我的護理費和伙食費,全都還給我!"駱子陽典型的家子氣,吃了他的就要給他吐出來!

這二狗子和蘇悠悠去參加宴會,

有沒有猜到什麼東西的?→.→

上篇:第201章 老太婆,別把自己太當回事!    下篇:第203章 張揚而恣意的她,回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