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第1233章 視覺疲勞我的妻兒(4)   
  
第1233章 視覺疲勞我的妻兒(4)

可劉雨佳知道,這個男人是她所惹不得的.

為了避免再度被這個魔鬼折磨,她只能讓自己變成溫順的綿羊.

不過從今天這個電話,劉雨佳可以聽出,這個男人的緒現在非常不加.

光是看著他一根接著一根的香煙,就可以看得出了.

"該死的,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被炸毀了嗎?怎麼可能沒有他的尸首!難不成,他還能飛起來不成?"

那個男人進入的便是地雷區.

只要在那一片的人,幾乎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可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找不到他的尸首?

所有殘骸的DNA檢測樣本已經出來了,為什麼就是沒有和這個男人對得上號的?

難不成,這個男人還真的活下來?

這可不好!

光是想到那個男人可能活下來,梁海就警鈴大作.

要是真的被這男人活下來的話,那麼這次的事故又怎麼能瞞得過他那雙眼睛?

再者要是被他追查到什麼蛛絲馬跡的話,那他之前所有的努力,恐怕都要功虧一簣了!

"該死的!你再給我找,擴大范圍搜索.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不將那個男人給斬草除根,他絕對不能停下來.

完了這一番話之後,男人直接將手機給砸在了地上.

手機接觸地面的那瞬間,四分五裂.

看著手機這一番德行,劉雨佳咽了咽口水.

本想趁著這個男人還沒有發現的時候,悄悄回到浴室里,假裝自己沒有聽到什麼,更沒有看到什麼的.

可這個男人的眼眸是何等的犀利.

在劉雨佳還沒有來得及邁開腳步的時候,他的聲音便從她的身後傳來:"洗好了還不給我滾過來?"

難惹那粗暴的語,讓劉雨佳幾乎能預見自己待會兒會遭遇什麼可怕的事.

但知道要是在這個時候違背這個男人的意思的話,恐怕所遭受的事會比想象中的更為可怕,女人咽了咽口水還是立馬朝著那個位置走了過去.

"給我脫!都什麼時候了,誰讓你穿這種衣服出來的!"

男人看到了她,就揪著她的頭發不放.

頭皮處傳來的疼痛感,讓女人的臉都皺成了一團.

可她還是不得不按照這個男人所的,將自己身上唯一可遮攔的衣物給脫下.

很快,男人就像是野獸一樣欺壓在了她的身上.

痛,真的很痛.她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樣.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刀要了這個男人的命,就算讓她用生命去交換都行.

這樣的行為,她也曾經嘗試過.

可這樣的男人卻還是一眼將她的動機給看穿了,最後她得到的便是越發狠戾的懲罰.

光是想著曾經的那些事,女人的頭皮再度發麻.

而這個男人察覺到了她的思緒飄遠,落在她身上的力道變本加厲.

甚至,他還用未燃盡的煙頭按在她的大腿上,疼得她的腦子無法思考.

在這樣一波又一波的懲罰之下,女人的意思開始漸漸的消失.

而歡呼中她好像聽到了這個男人再:"該死的談逸澤,為什麼連死都不能死的讓別人省心呢?"

男人是在痛意的侵襲下恢複意識的.

起來的時候,他發現這是個陰天.

因為是陰天的緣故,整個世界變得有些黯淡無光.

而周圍的一切,都是他所不熟悉的景致.

看著這陌生的環境,過往的那些思緒漸漸飄出.

那場爆炸,還真是驚心動魄.

他是帶隊上去的.

本來接到彙報,是那些大毒梟都聚集在那個地方做交易,他和劉兩人要過去包抄的.

這個計劃,除了他談逸澤和劉,沒有人事先會知道他的計劃的.

至于劉,也是自己通知的.

難不成,有人將這次的計劃給泄密了?

這人會是誰呢?

其實,談逸澤也想過這泄密的人是劉,畢竟這個計劃最先知道的人就是他.

不然,誰有時間在他們到達那個地點之前將炸藥都給埋伏設好?

可憑著多年和劉一起肩並肩作戰過的信任,讓談逸澤又有些不敢相信這一點.

可除了劉,還會有什麼人呢?

光是想著,談逸澤的腦門就噼里啪啦的作響.

要不是爆炸的前一刻,有個士兵直接跳到他的身上抱著他滾下山坡的話,沒准他會沒命的.

可那個人現在在哪,談逸澤也不知道.

因為他連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在哪里,他都不清楚.

"兮兮,你放心,我一定會平平安安的回來,當你的好丈夫,當聿寶寶的好爸爸的!"

他記得,出門之前他對那個女人這麼的.

起身的時候,男人立馬掀開被褥看了一眼,好在,他的四肢都還在,只是腦袋疼得有些不像話.

雖然不清楚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但談逸澤能感覺到,自己應該是躺了很長時間.

不然,自己渾身上下不會這樣的有氣無力.

不過,他還沒有來得及想清楚自己到底要怎麼做的時候,身體已經先于他的大腦一步作出了反映,直接跳下了床,雖然腳還是有些沒有力氣,他還是大步朝著這個房間的大門口走去.

他怕自己躺著的時間太久,沒有回家,那個女人會生氣,會傷心.

更怕,他不在家的這段時間,那個女人會睡不著覺.

所以,他現在必須回家先看看她.

至于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談逸澤一定會追查清楚的.

但目前最首要的是,他想要回家見一見他的兮兮.

捂著自己疼得發麻的腦袋,談逸澤一步步的前進.

只是就在他即將推開這扇門的一瞬間,門竟然從外面被推開了.

推門而入的人兒,手上端著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躺著的時間有些長了,談逸澤根本就無法看清這個人的臉.

談逸澤只注意到,這進來的人的步伐真的很輕.

若不是他親眼看到的話,可能連他這樣警覺性極高的男子都無法察覺到這人的進入.

"你醒了?"

看到他站在門前,那人似乎有些詫異.

"嗯."談逸澤似乎沒有打算細的沖動,用一個鼻音算是打招呼之後,他便徑直朝前走去.

"你這是要走?"

這人看到他如此耿直的態度,將手上的東西放了下來.

談逸澤是以沉默作答的.

而那人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又問著:"你這麼著急著回去,是打算回去見什麼人嗎?"

聽著這個人話,談逸澤不加掩飾的回答:"我的妻兒,我的家人!"

低沉的聲音,在這個房間里,宛如大提琴般動聽.

"如果我不讓呢!"

在聽到談逸澤的話之後,那人似乎帶著一絲詫異.

而談逸澤只是冷笑:"你有什麼資格不讓我去?"

昏暗中,明明是妖冶無比的笑臉,可在這一刻看起來竟然是如此的詭異.讓面前的人兒,都不自覺的後退幾分.

她一直都有些疑惑,這個男人到底是憑借什麼東西,在如此的年紀就走到了現在的這個位置.

是有錢,還是有背景,又或者,與他的容貌有關,這些都是她的猜測.

但今天看來,這個男人真的就是天生的王者.

明明是對你笑,但卻能感到無形的壓力.

明明只是話,卻更像是在發號施令,讓你不得不服從于他……

這樣的男人,估計沒有女人不會心動.

面前的這個人兒,自然也不例外.

只可惜,她也懂得,這樣的男人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不然其結果,不是你所能設想到的.

最終,女人妥協下來了:"不是我有沒有資格讓你出去,是從這兒出去的話,你會有生命危險的!"

女人簡意賅的明了自己的立場,不是自己非要留著他,而是從這兒出去,危險萬分.若是讓他在這個時候出去面對死亡的話,她當初也不會將他從亂葬崗那邊給救出來.

"你覺得,我憑什麼相信你!"男人的冷眸,依舊帶著銳利的寒氣,就像是刀刃一般.一不心,就有可能將你傷中.

"你不信的話,自己出去看一下.這里可是毒梟窩,你認為這里是隨隨便便什麼人想進來就進來,想出去就出去的嗎?"

知道這個男人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女人不再攔住他,而是:"如果你覺得你帶著你頭頂上的傷口現在能成功的離開這里的話,那你盡管出去好了!"

聽到女人的話,談逸澤的眉心一皺.

上篇:第1232章 視覺疲勞我的妻兒(3)    下篇:第1234章 人血(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