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斗戰狂潮第九章 主宰的尊嚴   
  
第九章 主宰的尊嚴

,最快更新斗戰狂潮最新章節!

王重的臉上似乎看不到任何多余的情緒,沒有絲毫遲疑,立刻拳化掌,掌化影,層層疊疊的掌影在冰牢中化出完美的弧線,在那幾面透明冰壁的映照下,讓人感覺有如同萬花筒般的千萬掌影在冰牢中呈現,翻騰,炫麗奪目無比!

百疊掌!

氣勢一凝,掌影一收,萬千的掌影在瞬間盡皆彙聚于一處,若不是這一掌,恐怕普通觀眾永遠都無法想象百疊掌究竟是一種怎麼樣的傷害.

穿透,震蕩,爆裂!

冰牢狠狠一晃,沒有之前強勁沖擊時那種劇烈的撞擊感,卻是一種悶勁,層層疊疊,讓整個空間都為之一蕩,巨大的氣浪透過冰壁傳遞出來,擴散到全場,而與此同時,很顯然掌勁的震爆效果對冰壁更好,可問題是,這是冰王子的冰壁,並不是一般冰壁只有剛,它是剛柔並濟.

砰砰砰砰砰……

連串的噼啪爆裂聲也隨即炸響,有數以百計的氣勁,透過冰牢的壁面,密密麻麻的散開了透射出來,猶如崩射的散彈!

王重能感覺到穿透性的震蕩力量並沒有破壞冰層的內部結構,如果說之前凍結自己的冰棺是一種純粹的堅硬,那此時的冰壁就仿佛已經有了生命,讓整塊冰面都呈現出無與倫比的韌性,卸掉自己的勁力,冰壁昂然而立,仍舊以無比琠w的速度朝中央緩緩擠壓,而且,越往中間收縮,四周的冰壁也變得越厚.

王重的臉上仍舊看不出絲毫緊張,維度力量已在霎那間湧現,想要撕裂整片空間,從維度中穿行出去,弗拉基米爾笑了,如果這麼輕易能走他還算什麼冰系主宰.

王重位移的維度技能直接撞在冰壁上被彈了回來,鑄魂期的維度技能在弗拉基米爾看來非常low,他的凍氣是有生命的,並不會給任何人設立坐標的機會,只要在開始的時候做到凍結,這種程度的維度戰技完全不夠看,或許他對空間主宰的鬼心影沒辦法,但王重這種程度還是比較輕松的.

"慘!"馬里奧真的感受到了絕望,完全不處于一個對等階段,在所有主宰級里面,弗拉基米爾絕對是最可怕的,無法想象他在寒氣更重的北區是何當的唯我獨尊,這種寒氣,他的地獄火都會被凍結.

"王重的符文戰技也完全用不出來."夏爾米也歎了口氣,戰技不外乎是魂力的運用,也就是能量使用,而凍氣真的會破壞這一切的過程.

弗拉基米爾真不是針對誰,他是針對所有人.

蘿拉很焦急,她最清楚對方有多麼可怕,連維度生物都能輕而易舉的凍結,這已經是非人的狀態了,那王子一樣的外表下,擁有著寒冰惡魔一樣的力量,王重很強,但他是凡人,凡人的極限戰技在超人的面前也是蒼白的.

可以說現場所有人都充分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冰系主宰,能讓嘴強王者這樣的程度毫無辦法,感覺就算是墨問也很難有辦法,五行體雖然擁有對五行的超級抗性,但說真的,差不多也就是神化火的對抗性吧,除非他有別的辦法,否則,誰都不是弗拉米米爾的對手.

其他選手也是默然,當然相當一部分還是比較爽的,王重也該跪了,他這麼一路搞下去,他們也太沒面子了,但是可以想象,這一戰之後弗拉基米爾的聲望和統治力將會上升到什麼地步,鬼浩……還是一邊去蹲著吧.

戰場上,王重的動作要快了,必須有破解之法,否則如果被冰牢完全擠壓到中心,那恐怕連發力的動作都再也做不出來,這冰牢和先前那冰棺的凍氣級數可完全不一樣,不是他那點神化火異能可以強行以力破解的,可是說真的,各種戰技步伐,其實本質的殺傷還是二重勁,而這種力量根本沒用.

只是眨眼間冰牢內部的空間已經進一步縮小,擠壓的速度雖慢,可恐怖之處就在于琠w,不知不覺的已經將空間壓縮了一半有余,留給王重的,大概也就僅剩下四五個身位的空間.

四周的看台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在盯著台上,無數天京的粉絲都緊張的拽著自己的領口,有的抓著自己的頭發,有的則是捂著嘴巴,瞪大眼睛.

王重難道要被生生擠壓死?

一力降十會,以力破法,任憑你逆天的技巧,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都是狗屎!

冰牢中的王重已經迅速做出了另一個姿勢,這次也不是攻擊,一股劇烈的維度空間波動猛然蕩漾開.

還是維度力量!竟然激發?

不,不是在冰牢內部,而是在冰牢外面!

空間在弗拉基米爾的頭頂上波動,一大團巨大的'奶白’從另一個空間中沖了出來.

它長著一對綠豆大小的小眼睛,嘴巴卻比臉盆還大,軀體橢圓,半透明,萌新萌新.

維度浮游王!

仿佛就像是本能,出現的一瞬間,浮游王的大嘴已經猛然張開,這四周那純淨的冰系能量在它眼里無異于一頓饕餮大餐,一股巨大的漩渦氣流瞬間在它的大嘴中聚起,天空中一直在持續飄落的雪花,四周那無盡的凍氣瘋狂的被它吸收.

還有這手!

天京的無數粉絲差點就要歡呼出聲來,可還不等這股驚喜擴散,一道白光已從維度浮游王的下方陡然沖起.

轟!

倒沖的大腿如同一發恐怖的炮彈,狠狠的踢在大白那貪婪的大嘴下巴上,張開的大嘴瞬間被砸攏合閉,咔嘣咔嘣,感覺連牙都崩碎了一地.

畢竟是特殊召喚生物……

物理防禦太低了,被這一腳直接踢暈,失去控制的意識壓制不住那些瘋湧的寒氣,先前被它吸收掉的寒氣反倒成為了內外夾攻的幫手,如同漏斗蒸汽般沖它的鼻子,耳朵乃至大嘴裂縫中沖射出來.

咔咔咔咔……

所有的寒氣瞬間凝結!將暈厥的大白直接凍成了冰雕,還是一座有著無數從它身體里四散支出的冰柱的冰雕……

哐當!

巨大的冰雕垂直下降,砸落到地面上發出巨響,里面的大白已經直接消散無蹤.

這,這樣就解決掉?那只干掉了鬼浩的維度浮游王,竟然……

不等粉絲們從大白被秒掉的震撼中回過神,一道與眾不同的火光已經從冰牢中閃耀起來,那是兩道螺旋的火光,夾雜著難以描述的金色,一左一右操控在王重的身側兩旁,王重可沒天真到維度浮游王能夠解決弗拉基米爾,但是這分神就足夠了.

王重手中多了兩把高速旋轉的火焰十字輪,純力量或許不夠,但是融合戰技就一定夠!

帶著旋轉火光的十字輪轟然切入正面的冰壁中,這是從卡爾哪里得到的,戰斗的經驗在于舉一反三,在于臨場應變,並不需要風的助威,旋轉一樣,王重在這方面的控制肯定比卡爾強,不同脫手的攻擊,十字輪不斷得到王重力量的加持,火焰也在不斷的被壓縮,然後切入了冰壁之中.

呲呲呲呲……

如同兩把大鑿子一樣狠狠的鑿入冰壁,上帝……起作用了!

幾乎是絕境的情況下,各種戰技都不好用了,王重竟然變身伐木工!

十字輪不停的深入,穿透,眨眼間已經有半邊輪影沒入那厚厚的冰壁中,肉眼可見無數的凍氣和寒氣正瘋狂的修補著被十字輪切割的冰層位置,並且試圖將十字輪徹底凍結下來,但問題是弗拉基米爾的寒氣雖然強,卻更分散,而王重的所有理論都集中在切割面上,在這一點上產生了足夠的優勢.

弗拉基米爾也沒想到王重還有這一手,連忙調動寒氣就修複,雙方進入了白熱化的博弈,成敗在此一舉!

天京的粉絲們已經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兒上,內心都在吶喊,沖出去,沖出去,沖出去!

仿佛是聽到了呼喚,王重松開了十字輪的瞬間,全身如同坦克一樣突進--靠山崩!

沿著被十字輪切割開的槽痕,一大塊厚厚的堅冰被王重可怕的力量生生沖得崩飛了出去,狠狠砸到數十米外的競技場防護罩上,強勁的沖擊力和冰塊自帶的可怕寒氣生生將級別一提再提的防護罩都撞得黯然失色,險些崩潰.

而與此同時,一道人影已從破開的冰牢中沖天而起.

啪啪啪啪……

腿腳一蹬,借助氣流,身子在空中一個完美的螺旋變向,對准弗拉基米爾的方向,兩道精芒從王重的瞳孔中射出,猶如壓抑已久的釋放,是時候給弗拉基米爾一點顏色看看了!

殺!

轟!

幾乎沒有留給弗拉基米爾任何反應的時間,炮彈般的沖擊已到他身前,弗拉基米爾也只是個人,不是神,他調動這種無差別范圍封鎖,堪稱神一樣的力量不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反應畢竟還是慢了一點.

原本可以瞬間凝結的冰牆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組成完美的防線,弗拉基米爾僅僅只來得及在手臂上凝結出一面寬不過尺的冰盾,如同流星般的拳頭已經狠狠的砸了上來.

轟!

弗拉基米爾英俊的臉上狠狠的挨了王重一拳,恐怖的力量轟得弗拉基米爾爆退,一直都習慣掌控一切,這大概還是第一次感受到來自敵人的狂暴.

這一戰王重可是從來沒有被憋成這樣,瘋狂的力量一下子傾瀉出來!

轟轟轟轟轟……

"啊噠噠噠噠!"

王重的拳頭如同驚雷爆雨般密集,又如同隕石流星般沉重,每一記攻擊都必然激蕩起一圈可怕的氣浪,弗拉基米爾被打只有防禦的份兒,體表覆蓋了一層冰鎧一樣的東西,但是依然被轟得不受控制的往後不停倒飛,在手臂前凝結的冰盾,結了又碎,碎了又結,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倉促,更加薄小,直到最後一面冰盾破碎,沉重的拳頭狠狠的砸到他封擋在身前的雙臂上.

轟!

弗拉基米爾再也吃不住那股沉重的力量,冰盾和冰鎧炸裂,整個身體如同流星般被直接沖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到場邊防護罩上.

砰!

整個防護罩再次變得微微一閃,瞬間昏暗,轟隆隆的震響聲在整個競技館中回蕩,所有人都能感覺到腳底有輕微的波動震顫.

弗拉基米爾的整個身體呈大字貼在透明的防護罩上,就像是被粘在上面了一樣,頓了一秒,才滑落下來,砸在地上.

天訊和現場,一片寂靜,剛剛還處于絕望中的王重又反擊了,熟悉的味道,這是王者哥的節奏,這是要翻盤的意思,沒有絕對的力量,只有絕對的戰技!

被壓抑依舊的擁躉徹底沸騰了,真的,一直打到現在,很多人大氣都不敢喘,一直被壓制,一直處于絕望狀態,但這一刻,反擊開始了!

王者無敵!

"可怕的火焰十字輪,神奇的嘴強王者!絕地反殺,在逆境中奮斗,在絕望中堅持,從不可能中去創造可能,這就是戰斗的最大意義!"若智的聲音已經接近瘋狂,解說chf那麼多場比賽,坦白說,還是只有嘴強王者的比賽最帶感,仿佛連自己的思維都會被他帶得很有靈性,很有節奏感!經常脫口說出一些讓自己都感動莫名的相當有水准的哲理.

選手區中的高手們則是死寂,這王重真的是……不知道絕望是什麼!

弗拉基米爾的主宰冰異能相當可怕,凍氣的級別本身就要高出神化異能一個層次,以王重的神化火異能,原本是根本就沒有可能破開那冰牢的,主宰異能和神化異能,那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層次,級別上就直接高了一級,但是,嘴強王者融入了技巧,無限旋轉變量的十字輪模式讓他的破壞力在那瞬間超越了極限!

說真的,真不是誰在這種困境中還有這種判斷和膽量,就算有,也不一定有足夠的力量去支撐,而王重做到了.

那現在局面逆轉了,只要主宰力量無法起作用,那拼近戰,說真的,雖然很花哨,但弗拉基米爾真不夠看.

卡爾,蒂薇蘭,艾拉西,波波等人相互竊竊私語著,似乎,王重要贏?又要贏?

不得不說,豪門心里是酸楚的,這一個接一個的,各大豪門的臉都被打腫了,這以後怎麼見人?難道弗拉基米爾也要完?

只是王重也太大條了一些,竟然不趁機追擊,顯然未競全功啊!

而在伊凡雷帝這邊,諾拉白,波摩等人則已經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一個個臉色蒼白,緊張?擔心?

錯!

諾拉白只是感覺全身有點冷:"麻蛋,要出事兒!"

"從來沒有被人這樣懟過……"波摩也是感覺頭皮發麻:"我覺得我們可以退後一點,萬一被凍死就冤了……"

原來還倒在競技場上的弗拉基米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了起來,輕輕擦了擦嘴角的血,看著鮮紅的鮮血,弗拉基米爾的眼神很妖異,全場也是一陣議論紛紛,好像挨了王重一頓暴揍卻並沒有受什麼傷.

"冰鎧和冰盾擋住了大多數的攻擊,弗拉基米爾的身體也強韌,不會有大問題."卡洛琳淡淡的說道,很多人都被弗拉基米爾儒雅的外表迷惑,這家伙可是北區一哥,北區別的不論,肉體力量絕對是不會差的.

王重更清楚,所以沒有追擊,那並不是機會,而是個陷阱,弗拉基米爾的冷靜就在等王重放縱的那一刻,連斯嘉麗和德赫亞一戰都會翻盤,就更別說這種級別了,稍微一個自滿得意就會滿盤皆輸.

兩個爭鋒相對的敵手四目相投,弗拉基米爾笑了,非常暢快的大笑,有點興奮也有點狂躁,血的味道,已經很久沒有感覺到了,竟然又人可以讓自己受傷!

聽到弗拉基米爾的笑聲,雷帝備戰區中的所有隊員瞬間本能反應一般,噌噌噌的趕緊往後退了一大截,就差沒擠回到選手通道里面去了.

而在台上,從弗拉基米爾額頭上滑落的鮮血已經瞬間凝結,沒有多余的話語,只是雙手微微往身後一擺.

呼嘩,天空中驀然響起一道淒厲的呼嘯聲,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空中已然烏云密布,空氣多了很多細小的結晶體,這些結晶體不斷的清晰成型,懸浮空中如同奇觀,但沒人有心情欣賞這個.

比先前更加恐怖的凍氣出現,彌漫在四周,仿佛再次升級,而且,不是小段的提升,而是恐怖的直接拔高一大截,不要說肉身,感覺連靈魂都會被那恐怖的寒氣直接凍結起來,弗拉基米爾跟鬼浩不同的地方在于冷靜,力量的暴漲卻並沒有瘋狂,他把寒氣

呲呲呲呲呲呲……

vip席上的不少大佬都是眼前一亮,只見無數的霜紋瞬間在整個競技館防護上的出現,並且飛快的蔓延,那可是聯邦為了半決賽專門提升了級別的防護罩,竟然也被凍結?雖然只是薄薄的霜層,但以這足以抗衡極限英魂戰士攻擊的防護罩,居然沒有能力將那薄薄的霜層給破除?這……

王重的表情凝重起來,這已經超過了他的火焰異能對抗極限,冰系主宰……這家伙的凍氣難道沒有極限?

幾乎是瞬間的突進,絕對不能讓他完成!

弗拉基米爾的嘴角此時微微翹起,對王重的突進沖擊直接視若未見,你們對力量一無所知!

這些人太不了解真正的冰系主宰了,更不了解在鑄魂期就達到如此境界的自己,只要自己願意,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東西是自己不能凍結的!包括光!當然,更包括那個突進中的對手.

只是一念之間,仿佛天地都受之操控,數之不盡的冰霜在半空中已然成型,就像是一柄柄凝結的冰劍,布滿整個天空,這是主宰的天賦,凝聚得太快,快到連大屏幕攝像頭都完全捕捉不到它們凝結的過程,就像是憑空出現.

弗拉基米爾的嘴唇微微蠕動,吐出一個清脆的音節.

"滅!"

--絕望凜冬!

嘩!

那漫天靜止懸浮的冰劍仿佛在瞬間活了過來,本該是出于絕對靜止狀態的冰能量因子竟然在劇烈活動,讓那些冰劍的劍刃表面不停起伏,就如同是在燃燒.

而與此同時,這些無數'燃燒’著的冰劍已然轟然射落下來,根本不管王重的沖擊,因為那可怕的范圍面積,已經直接覆蓋了整個競技場台面!

轟轟轟轟轟轟……

無數狂暴的冰劍水銀瀉地般砸落,發出轟鳴,震動著全場,冰劍沖擊爆裂,化為非固態也非氣化,而是帶著劇烈的寒氣,如同'沸騰’的液態!

霎那間,整個競技館都炸裂,在沸騰,台上更是白霧蒸騰,寒液飛濺,真是如同寒冰地獄一般.

開始的瞬間,還能看到王重爆射的身影,以及那閃耀出來的熊熊火光,混雜著十字輪的螺旋痕跡,朝弗拉基米爾爆射,可僅僅只是短短一兩秒鍾,爆射火焰十字輪就已經湮沒在那漫漫無邊的蒸騰白浪中,就像是被迅速的抵消,澆滅了一樣.

在寒冰主宰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浮云,真的是蒼白無力,這根本沒任何技巧可言,弗拉基米爾就是清晰的告訴全世界,老子就是最強的!

好一會兒,那漫天的冰劍才落盡,在場中化結為冰,而競技場四周彌漫著的無數霧氣,寒氣,包括防護罩上凝結的冰霜,也都如同被吸收一般,沒有絲毫浪費,飛快的凝聚到中央位置來.

塵歸塵,土歸土.

當一切動蕩和異像消散,出現在所有人眼中的,豁然已是一塊占據了足足半個競技場的巨大玄冰!

在競技館四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的炫目刺眼,即便已經完全收攏了寒氣,可光是看著它,都已經讓人不由自主的感覺到徹骨的冰寒.

整個競技館,整個天訊,乃至整個聯邦所有觀看著這一戰的人,在這一刻都鴉雀無聲,死寂一片,弗拉基米爾非常滿意眼前的這個大冰塊,用一種欣賞的眼光看著它.

王重太天真了,真以為他那點神化火焰加上十字輪就無敵嗎?不分個人還是團戰,不分實體還是能量,這都是足以凍結一切的,冰系至尊的絕望寒氣!

盡管透過與寒氣的鏈接,弗拉基米爾還能隱隱感覺到被封在里面的王重的細微氣息,確實頑強,但已經結束了.

沒有人可以從這塊玄冰中破出來,這里面帶有他的強烈意識和魂力控制,這是作為冰系主宰最高成就的,至尊的尊嚴.

(二合一,求一張月票支持,感謝!)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頂點 .23wx.io】

上篇:第八章 王重的異能    下篇:第十章 顫抖吧,這卑微的世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