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斗戰狂潮第五十三章 流放   
  
第五十三章 流放

"哼……"軍人的眼中透過一絲不屑和嘲弄:"開始吧!"

嗡嗡嗡嗡~~~~~~~~~~~

隨著白大褂掌心按下,本就符文閃耀的傳送陣光罩猛然高速旋轉起來.

外界的景象和聲音瞬間就被高速扭轉的光罩所隔絕,化為白茫茫的一片,在那飛速扭轉的光罩上,各種各樣的符文在高速的運動下化為了一道道流光,組成了一幅幅奇異的畫面,有著各種玄奧和規則在其中蘊藏.

王重竟在那瞬間感覺有所領悟,這些符文的顯現和組合,竟然醞釀出極為神秘的一種域場在若隱若現中.這是一種規則的顯化,十分深奧,蘊含至理,也只有對符文了解到一種極度深入的境界才有可能感受到,而這種深層次的規則顯化,恐怕是連發明維度傳送機器的人都不曾知道的,准確的說,這些技術並非完全來自于聯邦.

這樣的領悟來得太突然,也太震撼,可還沒等他靜下心來觀看,一道可怕的扭光從天而降,光柱中傳來巨大無比的拉扯力和牽引力,伴隨著強烈的粉碎性力量,所有人在瞬間都感覺到那種全身都已經被撕裂般的痛苦,仿佛自己已經被那可怕的扭光給絞成了碎片.他們都痛苦的捂著頭,女人恐懼的聲音像殺豬般叫起來,可就連聲音都被這扭曲的光芒絞碎,傳到其他人耳朵中時已經變得支離破碎!他們甚至還能看到彼此的身體都被拉長,絞碎,化成無數殘渣,碎片,臉都已經碎掉,在一種奇異力量的包裹中,不停的分裂,又強行聚合,就像是化為了無數密密麻麻的方格子甚至是組合數據,聚散無形.

然後嗡鳴聲達到極致,所有人都看到彼此的身體'碎片’被強行拉扯著,吸取著,將自己的血肉,身體,連同意識全都拽得光速飛起,沖向一個茫茫不可知的未知空間之中!

王重感覺自己的身體也碎掉了,甚至,這種感覺都只是透過心眼來直接觀看到的,而並非來自于神經的感知.

此時還在傳送通道中,可以感知到有一根茫茫沖天而起的能量光柱,仿佛穿透過了無盡的空間,跨越虛空,指向某一神秘遙遠之處.

通道中開始時還能聽到其他人那支離破碎的痛苦嚎叫聲,可現在已經聽不到了,只能看到無數的身體殘渣碎片在通道中被輸送,自己也是一樣.

估計其他人這時候早都已經暈厥,或者根本就無法形成意識,只是因為王重的靈魂意識無比強大,即便是在這恐怖的扭光中也並未受到影響,才能得知,此時已經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反倒是輕松了不少,沒有了剛開始那種被絞碎的痛苦.畢竟是單靠靈魂體就能出竅神游第五維度的猛人,甚至靈魂之強大,還曾讓木子和艾俄洛斯那樣的強者都為之驚歎.

時間飛逝,並沒有耽誤上太久,整個傳送過程約莫四五分鍾,前方已到目的地.

當看到光柱出口的那一瞬間,傳送就已經完成.

那是一個孤零零的符文法陣,約莫六七米方圓,和傳送台上的符文法陣一模一樣,想來是和那邊完全對接的,既可接收,也可以發送.

嗡嗡嗡嗡……

只是完成了一個意識,身體便已從光柱通道中湧了出來.

那種劇烈的,仿佛要被撕碎般的身體疼痛感知立刻恢複,將王重疼的全身冷汗直流.

他咬牙硬撐著,身旁的其他幾人的慘叫聲也隨之響起,能看到他們的身體被無數碎片在極短的過程中被組合起來,然後一個個趴伏在地上,全身不停的顫抖,那個彪悍的女人,小蘿莉連同先前出聲那個男人都在哀嚎,發出無力的呻吟聲,痛苦的身體卷縮起來.另外一個壯漢則是咬著牙,斗大的汗珠從他頭上滑落,身體雖然在顫抖,卻愣是沒有叫出一聲.

這可不是靈魂出竅那種舒服的傳送方式,王重也是默默承受,身體中各種疼痛,酸麻,無力的感覺,讓人幾欲暈厥,如此足足過了十多分鍾才緩和過來.

身體的各種不適漸漸消散,在適應,王重從地上掙紮著坐起身.

有過第五維度的降臨經驗,自認為算是對這邊十分了解,可此時此刻的感受卻和之前來到第五維度世界完全不同.

曾經的靈魂降臨,讓王重感覺自己比現實中要更強大得多,靈魂身體的韌性比之肉身還要更堅韌,力量在第五維度是本質,可現在,感受到的卻是急劇增加的重力.

這里的重力起碼是地球的七八倍左右,這幾乎已經快接近平時訓練時的重力極限了,除了重力爆表,這里的溫度也相當高,感覺應該平均在五十攝氏度左右,普通人如果被扔到這里,只需要短短一兩個小時肯定就要被高溫蒸發得脫水甚至死亡,新人類的適應能力雖然更強,但如果長時間呆在這樣的環境也絕對難以承受.

天空中有著亮度驚人的光芒,微微抬頭,眯著眼睛能感受到一個類似太陽的星體,那太陽相當的大,強烈的光亮更是讓人根本無法直視,但似乎距離這塊大地很近,大地的高溫顯然源自于此.

四周是一片滾燙的沙漠地帶,視力在這里並不能及遠,有無數熱騰騰的氣浪在地平線上升騰,扭曲著遠方的景象,讓人看不真切.

這是什麼地方?從之前那個彪悍女人說的話中,似乎是某個流放之地.

王重意識到這試煉絕對是有問題的,連他都聽說過賜福之地,這里跟賜福之地絕對沒一毛錢關系.

如果這次的事件是某方勢力想要弄死自己,何必要這麼麻煩?而且,聯邦所謂的放逐,流放政策,一般都是剝奪其平民或者貴族身份,放逐到城外任氣自生自滅,大多數的結果就是成為難民營中的一員.像現在這樣花費諾大的代價,將'犯罪’之人通過維度傳送,給弄到這詭異的地方,如果說只是流放,實在難以讓人理解.

不過,身邊這些人似乎知道的都比自己更多,或許能從他們身上得到某些線索,王重並不著急,朝旁邊看了過去,這是一個相當詭異的人員組合.

有一個中年壯漢,臉上有著一條長長的刀疤,從他的額頭直拉倒嘴角.恐怖的疤痕讓人已經看不出他原本的長相,只給人相當凶悍的感覺.他寬厚的肌肉和軀體蘊含著極強的生命力,魂力反應層次很高,落到此地後,身體表面便有一層淡淡的銀色魂力籠罩.

這是一個英魂期戰士,面色十分冷峻,也是幾人中第一個完成身體恢複,完全清醒過來的人,實力不俗.

在他旁邊的是一個穿著十分妖嬈的女人,看五官本該有相當的姿色,可似乎是因為太長時間沒有好好照顧她那張'臉’,灰撲撲的臉孔上,曾經濃妝豔抹的粉末反倒成了糟蹋她那張臉的原凶,被抹得東一條西一杠.一頭長長的金發也失去了原本的光澤,有些成束的粘在一起,油膩膩,十分難看.

她身體表面同樣有淡淡的銀光閃耀,竟然也是英魂戰士,不過魂力的力量反應級別比起刀疤臉似乎要弱上一些.

不止是她,在兩人旁邊另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也是英魂期,身體表面都有淡淡的銀光覆蓋,更有意思的是,連同那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竟然也是英魂級的強者,身體表面同樣有銀光素裹,散發著淡淡的光輝,她的英魂級力量反應明顯是四人中最弱的,但小小年紀能達到這一步,確實讓人驚訝.

也不算不正常.

chf中那些所謂的天才都是鑄魂期,那幾乎都是因為在強行壓抑自身境界,如果要一路高歌猛進,正常情況下,天才少年在十三四歲就已經能突破英魂了,比如霧里之類.

而對于各大世家以及一些對培養英魂戰士有相當經驗的財閥來說,更是完全可以讓孩子在覺醒魂海後的短短一兩年時間內就做到,只需要稍微淬煉一下身體,提高一下適應力,然後一顆藥丸就能解決的事兒.

當然,這種屬于根基相當淺薄的,幾乎沒有太多戰斗力,是專門為一些貴族人士,想要延長壽命而設計.畢竟邁入英魂期後,身體構造會有一次大幅度的改變,壽命通常也都是普通人的一倍左右.很多貴族掌控著大量的財富,也根本不用戰斗,小小年紀就會在父母的安排下服用藥丸成就英魂,可以悠閑的享受漫長的生命,畢竟越早成就,延長的壽命也就越多,眼前這小蘿莉顯然就屬于此類.

此時幾人也都已經醒轉,大家似乎都對這個地方有一定的認知,並沒有表現出太過詫異的表情,而是各自抓到地上的一個背包.

王重也有一個,打開,里面整整齊齊的碼放著十個透明的方瓶,瓶子中有不同的東西.

這種玩意王重在金剛維度基站里見過,是聯邦軍方常備的高濃度壓縮品,一半是食物,一半則是壓縮清液,一瓶食物加一瓶壓縮液體的量對普通人來說足夠吃上一個月,補充一個月的所需水分了.即便是胃口更好的新人類,各自五瓶也足夠撐上兩三個月.

女人第一個拿起壓縮液的瓶子,卻不是喝,小心翼翼的擠出一些在手上.

固態的壓縮液在這四周足足六十度的高溫下迅速融化,豌豆大的一點點,竟然化為足足一捧清水,然後被她直接往自己的臉上抹去.

西裝男的聲音在旁邊響起:"這里高溫天,對水分的消耗可不能正常度量,這或許是你救命的水."

"靠這個吃飯,老娘的臉就是命!"女人凶狠的說道:"那幫兔崽子,送過來的這幾天路上沒給過我一口水,簡直是畜生不如."

西裝男搖了搖頭,小心翼翼的擠出米粒那麼大一點,扔到嘴里,干燥的嘴唇頓時滋潤了不少,讓他從傳送的劇烈消耗中緩過勁來.

頂著頭頂這恐怖的太陽,就算是英魂期的戰士也會受不了.

旁邊小蘿莉開始抽泣,小臉上寫滿了恐懼,這里的環境顯然有點嚇到她了,讓她害怕.

站在旁邊的刀疤臉冷冷的說道:"哭得越多,死得越快."

冷冽的聲音,透著一種讓人心悸的氣息,小女孩哭聲立止.

"嗨嗨,"女人無懼刀疤臉,彪悍十足,她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在旁邊沖刀疤臉喊道:"大男人嚇唬一個小姑娘有意思嗎?"

刀疤臉冷哼一聲說話,而是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此時大家都緩過勁來,除了小女孩,其他幾人看起來還算鎮定,也沒有急著離開,對這里的了解顯然比自己這個完全一頭霧水的家伙要多得多,王重沒有急著發問,而是靜靜等候.

那邊女人洗完臉,去盡臉上的粉末塵埃,五官看起來倒是相當清秀,她喝了一小口水,比她洗臉時要節省得多.可動作言行可就沒那麼淑女了,透著一股濃濃的女流氓氣息,大咧咧的擦擦嘴.

旁邊西裝男干咳一聲,推了推臉上的眼鏡,第一個開口:"大體情況大家在來之前應該就都已經了解了,到了詛咒之地,再想出去可沒那麼容易.想要活下來,我們幾個必須精誠合作,都先做個自我介紹,讓大家相互了解一下如何?"

詛咒之地?王重的眉頭暗皺.

和第五維度世界中祈福之地相對應的詛咒之地,曾經在天訊一些管制資料上見過零星的描述,雖然只是相當淺薄的描述,但已經讓王重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情況似乎比想象中還要更惡劣得多,十有**是趙家鬼家看自己不順眼,而且跟議會那邊達成了某種協議,這其實並沒有太出乎王重的意料.

刀疤臉並沒有回應宮益,面無表情,甚至都沒有轉頭,他在眺望遠方,似乎有很重的心事.

旁邊女人倒是十分爽氣:"老娘先來."

她捋了捋額頭上那粘糊糊的頭發,剛才終究也還是沒舍得用這救命的清水洗頭:"曹紅,經營幸福產業,叫我紅姐小紅都可以.有個胖子仗著他家一個八竿子都打不著的親戚是鬼家的人,在我那里白玩不給錢,被老娘親手切了,沒想到他還真跟鬼家有關系,結果就把老娘弄到這里來……"

(昨天頭痛犯了,抱歉.)

上篇:第五十二章 強制傳送    下篇:第五十三章 流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