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斗戰狂潮第三十七章 劍聖   
  
第三十七章 劍聖

營地內則只是幾排簡單的,帶有明顯米索布達比人特點的木屋分布四周,左邊的那一片修建得比較高大,也比較整潔乾淨,看樣子是守衛的住所,相比起米索布達比人高大的身材,這些木屋的容納量顯然有限,任務部那邊給出的百人左右防衛力量並非空穴來風.

另一邊的木屋則相對矮小,看起來也有些破舊,門口還堆有礦車之類的工具,應該是礦工的住處.在這兩排木屋側邊,則是一個圈養的籬笆,里面有十幾只像犀牛一樣的生物正在打著盹.

而在這營地的里側就是礦洞位置所在了,入口只有一個,開在北側的山壁底部,即便是隔著老遠,王重和格萊都能感覺到從那礦洞中滿溢出來的能量氣息,而在能量洞穴的入口位置,也有兩個米索布達比人守衛正在站班,但因為暴雨的關系,兩人都是站在比較靠洞口里側的位置.此外還有兩隊大約十人組的人馬,看樣子本該是負責巡邏的戰士,但受這大雨的影響,都是沒精打采的在屋簷下躲著雨,相互似乎偶爾有低聲的交流,但在這暴雨的掩蓋下,自然是什麼都聽不到.

營地中閃爍著幾道昏暗的水晶光芒,這邊的暴雨雖然沒有在泥濘沼澤里時那麼狂暴,但也是一直落個不停,嘩啦啦的雨落聲放在這里,倒是顯得整個營地更加甯靜了.

看起來一切正常,和預計的情況相當,雖然剛剛經曆過一場殲滅戰,但指揮者的頭腦還是相對清晰,並沒有放棄警戒,只不過遇上這暴雨天氣也是沒辦法的事兒,巴掌大小的礦區營地,就算是巡邏隊,往兩邊屋簷一站即可,哪用的著真的四處冒雨溜達.

這場暴雨讓沼澤中的大家算是吃盡苦頭,可也是給了兩人難得的機會.

事不宜遲,洞穴中雖然有警戒,但那兩個侍衛看起來並不強,要真等到天亮,這唯一的礦洞入口恐怕來來往往都是曠工和侍衛,再想悄無聲息的動手就沒機會了.

王重仔細觀察了下地形,尋出潛入的路線,給格萊打出潛入手勢,指了指自己,對應守衛在礦洞里側左邊的守衛,再示意格萊解決另一個.

格萊會意,兩人身影一閃,借著夜色和暴雨聲的掩護,從山壁邊上摸索到洞穴入口的上方.

同時就位,一個眼神,兩道黑影悄無聲息的從山壁上滑下,早已被看准位置的兩個守衛只感覺眼前一黑,還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兩只大手幾乎完全同步的捂住他們的嘴,同時狠狠一扭.

這兩人都只是劍士的程度,也就相當于兩個小小鑄魂,以王重和格萊的身手,看准偷襲的情況下自然是毫無反抗之力,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上一聲就已經歸西.

兩人同時扶住這兩個米索布達比人的身軀,用他們手中的大劍在身後做了個支撐,維持住兩人站立不倒的姿勢,完成一切也不過只是一兩個呼吸之間.

四周一切如常,借著洞口的掩護,王重瞄了一眼外面屋簷下的巡邏守衛,仍舊是那沒精打采的樣子,對能量洞穴入口這里發生的事兒顯然一無所覺.

王重沖格萊比了個'ok’的手勢,手掌微微往里面一壓,兩人如同幽靈般悄無聲息的深入,能量洞穴中十分幽靜,隱約能感覺到遠遠近近的能量身影,不過實力大概都在鑄魂期的樣子,十有八九是kd旅團吸引了敵人的注意力,王重和格萊對視一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洞穴通道的兩側可看到那種被挖空出的大大小小的凹處,或圓形或菱形,小的只有鵝卵石大小,大的則能有水桶那麼大,這些都是原礦石,需要深入加工之後才能使用,這也是構成了米索布達比人的能源基礎,類似上個文明的石油,這個時代的魂晶,只是礦區里到沒有工人的跡象,這有點奇怪,兩人深入了三百多米,精神搜索依然感覺到這個能量洞窟的無邊無際,這是個天然的地穴結構,比聯邦前面發現的都要大,從外觀上看,完全看不出來,有可能他們找到了敵人的一個重要礦區.

兩人能看到彼此眼神的一點疑惑,如此戰爭的焦灼期,這里怎麼會沒有工人?休息?其他的什麼原因?

不管是什麼,兩人費了好大勁才過來不可能空手而歸,只能繼續深入,克蘇恩的臭彈雖然威力很強,可這麼大的礦區一定要在深處引爆才有用,兩人也不啰嗦,快速前進,克蘇恩的臭彈具有定時的功能,只要用魂力解鎖就能在五分鍾後爆炸,以兩人的速度足以脫離.

此時能感覺到已經步入了能量洞穴較深的地方,四周的能量反應愈發的濃郁,兩人已經能看到洞壁上裸露出來的能量水晶體正在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五顏六色,將整個黑漆漆的洞穴點綴得如夢幻般美麗.

前方不同于之前穿行的那些狹窄通道,這里有一個大洞,有四通八達的洞口通往洞穴更深處的地方,這顯然是一個礦洞通道的中樞點,王重估算了一下從這個中點返回出口位置的路程,如果開啟速度回路全力沖刺,大約五分鍾能順利沖出,借著現在外面暴雨的掩護,等這里安置的克蘇恩的臭彈炸響,自己和格萊恐怕早都已經飄然遠去了.

這正是兩人一直在尋找的理想爆破點,兩人一點頭,整個計劃相當的順利,一切都仿佛水到渠成,王重和格萊的臉上也終于是浮現出一絲會心的微笑,王重正要從空間手環中取出克蘇恩的臭彈,卻猛然感覺到身後有一聲輕微的異響.

那是一個故意踩踏出來的腳步聲,仿佛是在主動引起王重和格萊的注意,警兆從腦海中炸現.

兩人猛然回頭,緊跟著就看到眼前寒光一閃,那寒光來的宛若是劃破夜空的閃電,在這映襯著五顏六色色彩的能量洞穴中異常閃耀,而且不聞聲息,目標是格萊!

這一瞬間,渾身的汗毛倒豎,幾乎是本能的,格萊的身影一紅,皮膚和身體在刹那間透著一股血色,變得虛無.

血影!

血族最強的保命手段,反應已經是快到了極致,可仍舊還是慢了一步,在他身影將散未散之時,寒光已經直接透體而過,余威穿過他淡化的身體,激射在格萊身後的能量洞穴洞壁上,留下一道直接穿透洞壁且透光的劍痕!

而半空中處于半血霧狀態的格萊則是瞬間被那強大的慣性沖得朝後倒退,身體被直接從血影狀態打了出來,一聲悶哼,跌跌撞撞的朝後連退了十幾步,只見他左胸部分直接被劈開,巨大的傷口從左肩一直橫拉到了胸腔位置,無數鮮血噴濺,斬斷的肋骨都翻了出來!

王重第一時間擋在了格萊身前,完了,果然不能抱有任何僥幸,這是敵人的圈套!

嗒,嗒,嗒……

腳步聲緩緩響起,仿若在閑庭信步,僅僅只是三五步間,一個米索布達比人已經出現在了洞口.

和之前在礦區營地中看到的那些強壯戰士不同,這個米索布達比人的身材不算高大,一米八左右的個子,身材也微微偏瘦,倒是和正常的人類相當,但他的穿著卻是極其考究,米索布達比並不是個貧窮的世界,他們的文明比人類還長,在視覺上有著相當的講究,而眼前這個是他們見過最華麗的米索布達比人.

金光閃閃的絢麗鎧甲,上面鐫刻著流暢而優美的紋路,哪怕是不懂的地球人看著也會有種美感,頭上那些長長的觸須也不像普通戰士那樣散亂,而是用一根黃金色的,帶著極強能量波動的發帶綁縛為了一捆,且每一個觸須都顯得晶瑩剔透,有無數藍色流光在那些觸須中不停的來回穿梭,映照著他那身金色的輕甲,奪目無比.

而更特別的則是他手中的長劍,晶瑩細長的劍身且不說,在劍柄處,則吊著一個用兩柄金色小劍交錯的吊墜.

王重和格萊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雖說憑剛才的劍斬就已經感覺到來者一定很強,但還是沒想到居然會是最糟糕的情況.

有過登陸戰以及這段時間聖城軍的各種情報偵察,有關米索布達比人幾個主要實力階段的特征還是知道的,除了壓迫感以及實戰時的實力判斷外,米索布達比人的等級同樣森嚴,顏色就是更直接的區分,什麼等級用什麼顏色,越級是僭越,懲罰非常嚴重.

灰色就是最底層的劍士,銀色則是大劍士,而這金色,則只獨屬于一個階層.

劍聖!

但這里怎麼可能突然出現一個劍聖?!

到劍聖這一級,絕對就是米索布達比人的核心力量了,在這戰火連天,各方吃緊的大局下,作為米索布達比人核心的劍聖一級人物不是應該去鎮守那些大型城鎮或是要隘險關嗎?

這只是一個能量洞窟?!而且距離人類的總指揮部也就不到四百里路的樣子,竟然敢派出劍聖這樣的力量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呆在這里?就不怕被人類知道後直接調集力量甕中捉鱉嗎?

要知道頂尖旅團都是以獵殺劍聖為目標的,甚至必要的時候會出動大導師協同,殺死一個劍聖絕對是聖戰莫大的功勳.

"格萊!"王重第一時間就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越是在這種危急的時刻,越是需要保持頭腦的清醒:"你先走,把消息傳回去!"

這可不是耽誤的時候,機會稍縱即逝,王重說話間,手腕一翻,一股魂力爆發.

他左手搭在右手上,右手符文陣轟鳴,只是剛一啟動,邁過曾經亢長的步驟,火鳳的雛形已然在那符文陣中凝顯,一個圓形的符文陣從王重的手中綻放,洋溢著唯美的戰爭藝術.

"言出法隨--鳳翅九天!"

轟!

一只燎原的鳳凰帶著火焰從王重的手掌心中殺出,澎湃的能量在這洞穴中呼嘯而竄,畢竟是米索布達比鳳凰世界,對鳳凰圖騰有著特殊的崇拜情結,那劍聖也是微微一愣.

只是錯愕間的功夫,火鳳已到他身前.

他卻不閃不避,手中長劍微微一撩,寒光穿透,竟將能量形成的火鳳直接劈成了兩半,那四溢的能量本該具有極強的破壞力,可此時卻就像是漏了氣的皮球,連一點波瀾都沒能掀起,便已化為星星點點的火光,在空中飄散.

消散的火光中,洞穴中的兩只螻蟻已經消失不見,但劍聖的臉上卻只是閃現出一絲玩味般的笑容.

"跑得掉嗎?"他竟然口吐人類的語言,帶著一絲嘲諷的聲音將整個洞穴都震得隱隱發顫.

這兩個人類倒是不笨,趁剛才攻擊的瞬間分散,一個往洞外跑,一個則是往洞里鑽,想讓自己只能追一個?真是想多了.

他只要追一個就夠了,往洞里鑽的,沒受傷那個,至于另一個,中了自己一劍,即便僥幸避開要害,可他難道真以為他自己還能活得下來?何況,洞口可不是空無一人.

人類不過是一種卑賤的生物僥幸奪取了聖地才有了今天,充滿了暴發戶的膨脹和自以為是,誰是獵人誰是獵物,還未可知!

劍聖抬腳起步,輕飄飄的步伐就好像是移形換位般朝著正前方瞬閃出一大截距離,姿態悠閑寫意,宛若貓戲老鼠.

沖出去那個是死定了,可里面這個,他要好好玩玩!

…………

從那個劍聖身旁竄出的瞬間,格萊感覺對方似乎看了自己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帶著戲耍的淡淡笑容,就像是絲毫都不在意自己逃跑一樣.

這一眼讓他感覺心悸,也嗅到一種濃濃的死亡味道,比對方出手攔截更讓他感覺恐懼,這個米索布達比人太強,不是自己跑得快,也不見得全是王重出手吸引了對方注意力,而是對方壓根就沒有想要阻攔他……

他知道這是為什麼,那恐怖巨大的傷口上還殘留著對方的一點點劍氣,如同毒藥般以狂猛的姿態阻止凝合,如果是在自己狀態完好的時候,這一點點殘留的劍氣或許還能對付,但此時此刻,嚴重的失血對魂力,體力各方面的消耗太大,血族也不是不死之身,那劍傷根本就已經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東西.

(伙伴們,求一張月票,感謝!)

上篇:第三十六章 突擊!    下篇:第十四章 論"好好學習和把妹的關聯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