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銀狐第二十章沒有掉下來的驚弓之鳥   
  
第二十章沒有掉下來的驚弓之鳥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章沒有掉下來的驚弓之鳥

"將不知兵,兵不知將也是大忌啊!"阿大感慨了一聲,馬上就發現這句話和自己剛才的擔憂有些沖突,只好長歎一聲.

鐵心源笑道:"一支軍隊是由一名將軍,一名副將,六位裨將,十八位校尉,一百八十位隊正和一萬八千名軍卒組成的.

能夠輪換的只有將軍和副將,裨將才是一支軍隊永遠的主官.

收買最重要的前提就是要收買的人數要少.

收買一位將軍並不是很難,可是想要同時收買六位裨將難度就增加了至少二十倍.

如果六位裨將中,我們連一個人的心都不能獲得,那麼,我們就活該被人家背叛.

至于你說的兵不知將,將不知兵的事情,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能把我們清香谷的軍隊都訓練成精銳,不論那一位將軍帶領那一支軍隊,都能迅速的完成磨合,做到隨時都能參與戰爭."

阿大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的道:"孟元直的武力太強大了,即便是阿二,在他手下也走不出二十個照面."

鐵心源把騎在肩膀上的鐵妞妞抱下來,瞅著阿大道:"我的心胸寬闊似海,可以裝下任何驕兵悍將,更不會妒忌自己的部下會比自己能干這種事."

"過強的武力需要約束,這是常識!"

"大宋官家就是這麼干的,結果,又如何呢?

是雄鷹,你就在天上飛,是老虎你就嘯傲山林,是狼你就千里吃肉,是狗,你就乖乖****!

一個族群中如果只有一位悍將,那麼,確實需要防范,當一個族群全是悍將,就沒有必要去防范了.

大先生,我們的事業剛剛開始,這個時候千萬不要想的太多,我們連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知道,謀劃的太遠,很可能會讓我們把路走偏."

阿大見鐵心源沒有聽進去自己的話,不由得有些憂慮,一個君主確實需要擁有能夠容納四海的心胸,可是過于開闊了,就成不負責任了.

鐵心源告別了阿大,繼續向山谷深處走去,鐵水那里在火藥彈上好像有了新的突破,這時候去看看正好,順便在他那里混一頓飯吃.

沿著山谷向上走,過了狼穴之後,就有一條很小的山谷,這里的空地只有兩三畝地,蓋了七八間茅屋,在這里幾乎見不到任何鐵器,也見不到任何的火星.

地下有一道溫泉從這里穿過,因此屋子里就不太冷,兩個宋人武士守在門口,接過鐵心源遞過來的火媒子,又解下鐵妞妞身上的氅子,兄妹二人這才進了屋子.

水兒坐在一張木頭椅子上,嘴里有一下沒一下的嚼著東西,目光卻落在一顆香瓜大小的鐵塊上面,很是癡迷.

鐵心源上前拿起那顆鐵塊,在手里顛一下道:"還是太重了,鐵殼子不能太厚,裝藥量不能少."

水兒皺著眉毛一把奪過鐵塊重新放在桌子上道:"你知道什麼啊,不知道就少說話.

鑄鐵發脆,太薄的話會出現氣孔,火藥爆炸的威力在于密封,密封越好……"

鐵心源沒心情聽水兒瞎扯,狗屁的密封,黑火藥的爆炸威力有限,鐵殼子要是太厚,火藥被封在鐵殼子里爆炸之後就像是放了一個屁一般,能把鐵殼子炸成兩瓣就不錯了,還指望他去殺敵?

這東西依靠的就是鐵殼子的碎片殺敵呢.

和自己兄弟說話就愉快的太多了,阿大是一個有著絕高武力的謀士型人物,而且學的還是詭詐之術.

曆史上這樣的人很多,比如三國大名赫赫的賈詡,司馬懿都是這一類人物.

鐵心源到現在都不知道阿大的師傅到底是誰,以前的時候他認為這是一件小事,對一個已經死掉的人用不著太關心,只要好好的待阿大,阿二就好.

可是隨著他對阿大阿二的了解日益加深,他對這位傳說中的人物越來越感興趣了.

一個有著滿腹才華的宿儒,野死荒山這本身就有很大的問題,如果說這人的名聲不顯,鐵心源是一定不會相信的.

如果這人的聲名不顯,跟本就沒有必要躲避在深山里,如果讓一個宿儒不得不放棄自己所有的東西,埋首深山數十年,這只能說明,這人即便不是千夫所指之輩,就是聲名狼藉之徒.

阿大在幫著自己逐漸建立一個人心囚籠,將所有人的心都囚禁在這個巨大的囚籠里,而後才能放心的使用他們.

這是標准的謀士做派,他們兄弟二人共用一個身體,講究的就是控制.

阿大的憂慮自然是有道理的,鐵心源只是不願意在阿大面前表露出自己猥瑣的一面.

有了火器之後,個人的武力值已經不成為什麼威脅了,孟元直的武力再高,在火藥彈的轟擊之下也沒有存活的道理,他還沒有把身體練到刀槍不入的地步.

上次他去刺殺祖普大王的時候,曾經給過他幾個人頭大小的火藥彈,那是最初級的一種,想必他已經見識了火藥彈的威力了.

那幾顆火藥彈對孟元直是一種幫助,同時也是一種無聲的威懾.

"巧哥已經把鐵殼子的厚度煉制到了極限,再薄的話掉地上就會摔碎.那樣的話,不用敵人來殺你,你自己就會被自己的武器給殺掉."

鐵心源搖頭道:"教你一個乖,在工藝這一途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真正的盡頭可言.

之所以有盡頭,是你的能力還達不到而已."

水兒勃然大怒,咚的一聲將火藥彈的外殼丟在鐵心源的面前道:"站著說話不腰疼,你行你來啊!"

鐵心源捉住亂滾的鐵殼子笑道:"本事還沒有達到大匠的地步,脾氣倒是先走一步了.

小惠兒不讓你上床關我屁事,起床氣撒在我身上,你說我冤不冤?"

水兒小心的朝門外看了一眼,沒看見自己的老婆小惠兒,抽抽鼻子道:"她去母親那里告狀了?"

鐵心源點點頭道;"是啊,我剛聽了一點開頭就被母親給攆出來了,沒聽仔細,你再給我說說?"

"滾蛋,我床第間的事情為什麼要告訴你?"

見源哥兒並不清楚事情的原委,水兒送了一口氣,馬上又看見鐵心源用一種耐人尋味的神色上下打量自己,目光在胯間停留的時間最長,這讓水兒極度的憤怒.

"我當然是行的!"

鐵心源點點頭道:"這一點我知道,我們幾個還拿你夢遺跑馬的事情當笑話來著.

如果你真的認為自己力不從心,可以告訴我,趁著你還年青,早點找好大夫看……"

"水兒陽痿了?"

玲兒巴斗大小的腦袋從窗戶下面升起,嘴巴張得很大,聲音自然也不小.

……

匆匆的跑出小山谷,鐵心源下巴上還有幾道紅紅的印子,這是水兒掄著大掃把橫掃的時候給傷到的.

至于玲兒,已經被水兒追殺進了林子.

鐵妞妞抱著自己的氅子跑出來,遞給哥哥要他幫自己穿好,兄妹二人剛才商量好的蹭飯大計就此泡湯.

鐵心源站在碎雪中間好一陣子才發現,自己現在能吃一口輕省飯的地方實在是不多.

這一年來,為無數個人找到了吃飯的地方,自己能吃飯的地方反而在不斷的減少……

很早的時候,鐵心源在東京堪稱朋友無數,不論是走街串巷的小販,還是國子監里冠冕堂皇的文士,他們都非常的喜歡鐵心源.

那個時候的他堪稱萬人迷,誰都能從那個整天露出一嘴白牙歡笑的鐵心源那里感受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愉悅.

如今不一樣了,山谷里的那些西域人和宋人,看他的心情是非常複雜的.

多了一份敬畏,少了一些親近,即便是山谷里最調皮的孩子也不敢再他的門前撒野.

大家清楚的知道,這一年中,死在自己這個眉清目秀的族長手上的人,可能比他們見過得人都多.

這樣的畏懼非常有利于規章制度的頒布和執行,卻不利于鐵心源和他們之間的交往.

一般情況下,當這種感覺出現之後,一個國家也就逐漸形成了,形成的無聲無息.

就像遠古時代,人們自發的崇拜強者,希望能受到強者的庇護,能夠獲得更加穩定,更加充足的食物來源.

一頭兀鷲在陰云下面飛翔,它的翅膀可能有傷,叫聲古怪而淒厲.

鐵心源想起了驚弓之鳥的傳說,就讓一個武士拉動了弓弦,發出一聲極為清脆的鳴響.

兀鷲並沒有從天上掉下來,而是更加努力的扇動著翅膀飛向遠方,不一會,就變成了天邊的一顆小黑點,最後消失在蒙蒙的雪霧之中.

"古人的說法其實是靠不住的,因此,我們就沒有必要事事都遵循古人的說法,走自己一心想走的道路,等走不通的時候再說."

對于跟上來准備二次勸諫的阿大,鐵心源如是說.

"驚弓之鳥只是一個簡單的比喻,不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你用實際來檢驗比喻,是對古人的不公平."阿大有些失望.

鐵心源笑道:"我要求我們以後做事,全部都以事實為准繩,以證據為說服他人的第一要素.

不要理想化的猜測,更不要通過這種理所當然的猜測來對某一個人,或者某一件事產生新的看法."(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十四章生活和夢想的差距    下篇:第三十五章最有魅力的男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