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銀狐第七十九章蘇眉看到的真實   
  
第七十九章蘇眉看到的真實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十九章蘇眉看到的真實

馬車進了大門之後,不等馬夫拿踩凳,一個梳著馬尾巴的少年郎就笑著端來了帶梯子的踩凳,安置好之後立刻就笑著離去了,臉上的笑容極為單純,不管誰看了都覺得舒服.

蘇眉戴著幕離下了馬車,本以為會來到一個極為嘈雜的環境,畢竟聽別人說楊懷玉如今和十幾個小乞丐住在一起.

環目望去,四面都是木制的房屋,對面是一座兩層的木樓,或者說不上是木樓,應該是一個很大的閣樓才對,沒有雕梁畫棟,更沒有各種精美的陳設,只是一個乾淨整潔就給蘇眉留下了一個很好的印象.

幾個穿著素色花衣的女童,原本躲在門後偷看自己,確認馬車里只有自己和丫鬟,頓時就笑著從屋子里跑出來,牽著衣角邀請進屋去坐坐.

蘇眉並沒有拒絕,帶著丫鬟進了女童出來的屋子,屋子里有一股子淡淡的皂角味,卻擺著很多的小床,小床上同樣沒有雕工,卻橫平豎直顯得極為整潔.

"妹妹們平日里就在這里休憩?"蘇眉拉住了一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女童輕聲問道.

女童笑道:"是啊,姐妹們都住在這里,本來有茶待客的,可是阿柔姐姐,喚弟姐姐她們去了繡工鋪子挑絲線去了,源哥兒嫌棄我們年幼不許我們碰熱水壺……

姐姐稍坐片刻,阿柔姐姐她們馬上就會回來的,到時候就有茶喝了,我家的茶最好喝了."

蘇眉點點頭,掀開幕離,立刻就被屋子中間的一個奇形怪狀的火爐給吸引過去了.

這間屋子很大,屋外清冷的厲害,屋內卻溫暖如春,那個鐵爐子發出微微的轟隆聲,那該是火苗撲起來的聲音,爐子上有一個被擦得發亮的銅壺,壺嘴里撲撲的往外冒著白氣,或許是水汽的緣故,讓這間屋子一點都不干燥,空氣反倒濕潤清新.

被小姑娘拉著坐到窗前,面前的一張小幾上擺著一個有了缺口的花盤子,盤子里齊齊的蹲著一排蒜頭,蒜頭上已經長出兩寸長的綠芽,嫩綠的顏色在寒冬里顯得格外順眼.

蘇眉拿手摸摸女童床上鋪著的被褥,雖然都是粗麻布所制,里面的棉花卻塞了很多,柔軟而干爽,想必這些孩子這個冬日一定過得很是暖和.

"楊懷玉可是住在你們這里?"

蘇眉拉著一個女童的手溫柔的問道,

"您說的是楊大哥?對啊,他就住在旁邊的院子里,和巧哥兒,玲哥兒,福哥兒他們住在一起.

我告訴你哦,楊大哥也沒有家了,他給我們帶來了好多的糧食,住在我們家里練武,准備考武狀元."

蘇眉皺皺眉頭道:"他現在在哪里?"

女童指指天井的方向道:"在天井里,每天這個時候家里都回來兩個很凶惡的人,楊大哥要打敗他們才能出來."

蘇眉正要出去找楊懷玉算賬,卻聽得窗外有一個清脆的童音響起:"可是蘇家小娘子到了,沒有奉茶待客實在是我們這些做主人的失禮了,還請小娘子來閣樓奉茶."

"這人是誰?"蘇眉小聲的問女童.

"源哥兒啊,告訴你哦,源哥兒可了不起呢,他是官家親口誇贊過的神童."

"哦?"蘇眉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畢竟鐵心源的那首《詠蛙》實在是太出名了.

推開門,院子里站著一個綠衣小童,這個小童和別的小童不一樣,他沒有梳總角,只是簡簡單單的梳了一個馬尾巴,一尺余長得頭發垂在腦後,隨著他小大人般的踱步一跳一跳的,讓人發笑.

鐵心源見蘇眉出來了,就笑著拱手道:"大郎如今正在和虎翼營的兩位將軍切磋武藝,小娘子請移步上樓,便可一觀究竟."

蘇眉不願意在男子面前多說話,即便是小童也不願意多說一句,只是點點頭就隨著鐵心源踏上了樓梯.

鐵心源指指自己身上的綠色五毒褂子苦笑道:"我這副模樣一定可笑至極吧?不過這是家母的意思,她擔心我長不大,希望有五毒相克,落得個長生不老,哈哈,不管是不是真的,我是不敢忤逆母親的."

蘇眉輕笑道:"令慈一片愛子之心,誰敢笑話."

說話間就上了閣樓,蘇眉吃驚的發現,閣樓上竟然坐了七個大小不一的少年,自己上樓來,那些少年竟然目不斜視的在看自己手上的書本.

這里也有一個碩大的鐵爐子,不過這里就不如女童們居住的地方暖和,小一些的孩子靠近火爐,大一些的在坐在外圍,有的在寫字,有的在輕聲的讀書,仔細一聽,大都是些啟蒙的東西.

最靠里的那個小小的胖子蘇眉是認識的,就是他給自己開的門,悄悄走到小胖子的背後,不由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原來小胖子右手大把握著一支毛病,正在呲牙咧嘴的寫字,一張粉嘟嘟的胖臉上全是墨汁,快成戲台上的山妖了.

不知為何,蘇眉竟然掏出手帕幫著小胖子把臉上的墨汁都擦掉,取過他手里的毛筆糾正了小胖子的握筆姿勢,眼看著小胖子在紙上畫了一個歪歪扭扭的一,這才站起身子.

水珠兒抬起臉,長著缺少了門牙的嘴巴笑道:"謝謝姐姐."

跟隨蘇眉過來的小丫鬟已經笑得不成了,蘇眉瞪了一眼小丫鬟柔聲道:"練字需要持之以,方能進步,急不來的."

水珠兒哭喪著臉道:"源哥兒也是這麼說的,可是他見我寫不好字總是打我……"

站在一邊的鐵心源怒道:"我的先生就是這麼教我的,我自然這樣教你,已經教了你三天了,你竟然連一個一字都不會寫,握筆的姿勢糾正過一千遍了,你還是學不會,不打你打誰?"

水珠兒哇的一聲就大哭了起來,躲在蘇眉的身後不敢面對橫眉怒目的鐵心源.

蘇眉大怒,一把掀開幕離瞅著鐵心源怒道:"你是大名鼎鼎的神童,自然能夠做到舉一反三,要知道這世上不是每一個人都如你一般有超出常人的智慧.

他們學習的過程,就是一個熟練地過程,如果他們能夠勤學不輟,將來的成就未必不如你這個禦封的神童."

鐵心源扳著臉道:"不過是一群乞兒罷了,如若不是看在楊大郎的面子上,你以為我喜歡來教他們?

我可是一個銅板都沒有拿過,既然你說我教的不對,那麼就由你來教,我倒想看看你能把他們教出什麼花花來."

蘇眉還沒有說話,她身邊的小丫鬟最見不得別人小看自家小娘子,立刻張嘴道:"我家小娘子當年也是以早慧聞名東京城的,讀過的書比你多多了,我家大官人早就說過,我家小娘子如果不是身為女子,奪個進士出身還是不難的."

鐵心源瞥了小丫鬟一眼,仰天呵呵兩聲,就下了閣樓,還非常有禮貌的朝蘇眉拱拱手道:"有勞,有勞!"

蘇眉狠狠地瞪了一眼小丫鬟,正要告訴小胖子自己是一個女子,不方便給大家教書,卻發現小胖子拉住他的手輕聲道:"姐姐,楊家哥哥今天要和虎翼營的人比武離不開,就讓我去你家送信,可是源哥兒也寫了一封信,非要我把他寫的送給你,要是把楊家哥哥寫的信送給你,他說就要打死我."

"什麼?"蘇眉吃了一驚,連忙問道:"楊大郎的信又在那里?"

小胖子趕緊從懷里掏出一封皺皺巴巴的信拿給了蘇眉.

蘇眉從袖籠里掏出早先收到的那封信,稍微對比了一下筆跡,就顧不得還有旁人在,狠狠地在自己腦袋上捶了兩下.

該死的,被那封寫滿了胡言亂語的信給弄亂了頭腦,竟然連分辨一下筆跡的看信根本之道都忘記了.

想到陰險的綠衣蛤蟆,蘇眉握著兩封信急急地問小胖子:"楊家大郎在那里?你為何不去告訴楊家大郎?"

小胖子搖搖頭委屈的哭道:"大郎不會信的,他和源哥兒的關系很好,從不懷疑他說的話.

姐姐你快去看看,楊家大郎快被虎翼營的人給打死了."

腦袋亂糟糟的蘇眉被小胖子拖著就來到了閣樓的東邊,才過去,就看到赤裸著上身的楊懷玉被一個虯髯壯漢抬腿一腳踢的橫飛起來,砰的一聲重重的落在地上.

一記鞭腿非常的沉重,楊懷玉趴在地上努力地想要爬起來卻不能成功,那個虯髯大漢走到楊懷玉的身邊道:"就你這幅模樣也想奪取武狀元?做夢去吧,爺爺當年一對鐵腿打遍河洛無敵手,即便是這樣也只能奪取一個第七名亞元.

怎麼樣?挨了爺爺一記重擊滋味如何?"

趴在地上的楊懷玉艱難的抬起頭道:"我答應了一個人一定要奪下狀元位置的,還請前輩繼續教我."

說完話一個烏龍卷柱騰身而起,不待身子站直兩只拳頭就猛地轟了出去,虯髯大漢怪笑一聲"來的好"探出右臂格擋楊懷玉暴雨般的拳擊,左臂出手鎖住楊懷玉的雙臂,生生的將他拖到自己身邊,他的左腿如同一條怪蟒一般從竟然從身後抽了過來,沉重的皮靴重重的踹在楊懷玉的前額上.

楊懷玉如同一根木頭一樣再次轟然倒地……

看著趴在地上努力要站起來的楊懷玉,蘇眉掩著嘴巴,早已淚流滿面……

上篇:第六十二章鐵心源的心情不好    下篇:第六十三章黑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