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銀狐第九十八章沒來由的因果關系   
  
第九十八章沒來由的因果關系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九十七章沒來由的因果關系

鐵心源笑笑不答,只是把那個繡了壽桃的褡褳從背包里取出來放在單遠行的面前.

單遠行對福壽洞的了解早就超越了很多人,見到那個繡著福壽洞標志壽桃的褡褳臉色終于變了,拿在手里摩挲良久才道:"你是小孩子,即便是你有甘羅的才華,區寄的智慧,想要和福壽洞作對,恐怕會連累你的母親.

福壽洞就是東京城藏汙納垢之所,老夫曾經多次上書開封縣衙,多次去開封府衙請求官府出面鏟除這顆毒瘤,結果一事無成.

你一個小小的孩子,又有什麼辦法來鏟除福壽洞呢?"

鐵心源搖搖頭道:"沒有鏟除福壽洞的打算,只是在街頭看到崔屠戶被人生生的打死了,就把這個褡褳收回來了,唯恐一些心中有貪念的人把這里的銀錢拿走,那樣的話,付錢的那家人很可能就等不到自己的親人回來了."

單遠行把褡褳打開,從里面取出一串滿是繩結的繩子遞給鐵心源道:"如果你能解開這串繩結的含義,老夫就去."

鐵心源皺著眉頭接過繩子,瞅著上面大大小小不下二十個繩結的繩子道:"結繩記事?"

單遠行笑著點點頭,指指繩子道:"福壽洞里縱橫交錯,里面堪稱是另外的一重天地,如果不能解開繩結的秘密,沒人能夠輕易地走進福壽洞和那些汙爛人完成交易."

鐵心源皺眉道:"東京城地勢不高,只要有大洪水或者大雨的時候,這座城市就會嚴重的內澇.

自從王賁決水灌大梁之後,曆朝曆代以來只要敵軍不能攻占開封,就會掘開黃河水,鴻溝水來將這座城池淹掉,如今的開封城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建城了.

開封城堪稱城下有城,有一些奇怪的地方不足為奇,但是我不相信那些汙爛人有向深處探索的勇氣和智慧.

所以,我認為,他們的活動范圍不可能超越《東京營造》以及《法式》這兩本書記載的范圍.

汙爛人的智慧普遍不高,在縱橫交錯的地下行走,必須有一個可以對照的目標,我覺得這根繩結其實就是告訴你如何走進福壽洞的鑰匙.

只要能夠一一的破解每一個繩結代表的含義,那麼,福壽洞也就沒有什麼秘密了."

單遠行把繩結放在桌子上,轉身回到了屋子里,不一會又出來了,手里拿著一個紅布包,打開紅布包之後,里面赫然也是一根滿是繩結的繩子,只是繩子上的繩結沒有崔屠夫的這根多.

鐵心源把兩根繩子並排放在桌子上笑道:"您發現了沒有?這兩根繩子上的繩結沒有任何的變化,您只要仔細看就會發現,這兩根繩結都是出自一人之手,只是時間不同罷了."

單遠行點點頭道:"你說的沒錯,這是五年前老夫殺了一個汙爛人之後從他的身上獲取的."

鐵心源嚇了一跳,抬頭看看這位將兩只手都塞進袖子里面看著天空的老冬烘,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個老家伙還有殺人的勇氣.

"您不該說的."

"無妨,老夫如今已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殺人這種事情有什麼不能說的,難道說官府還會來追究老夫殺人的罪行不成?"

鐵心源不想和一個殺人犯多少話,把兩條繩子一股腦的塞進自己的背包里,然後拱手道:"小子這就回去參研一下這兩根繩子,這樣的東西應該還難不倒小子."

單遠行笑道:"上蒼其實從來就沒有公平過,有的人會含著金鑰匙出世,有人一生出來就是天潢貴胄,像你這種天授智慧的人更是百十年難得一見,好好珍惜,莫要浪費了老天的眷顧."

鐵心源指指自己的腦袋笑著問道:"您就不感到奇怪?還是說您以前見過比我還要聰慧的孩子?"

單遠行有些痛苦地道:"你會遇到的."

單遠行沒頭沒臉的說了一句話,然後就繼續坐在磨刀石前面磨刀,這一次這個老家伙用來磨刀的潤滑劑竟然是那瓶子梨花白,自己喝一口,然

後往刀子上噴一口,似乎在和那把刀子對飲.

等候在門外的小巧兒見鐵心源出來了,就湊到跟前問道:"那個老家伙答應了沒有?我打賭那個老家伙根本就不敢去福壽洞.

左右鄉鄰們都說他是害怕了,整日里光磨刀不干正事,以前還有借口說老娘沒死,閨女沒嫁,現在沒借口了也不見他拎著刀子殺進福壽洞,你找他其實是找錯人了."

鐵心源咬著牙齒道:"我忽然發現你越長越傻了."

"沒錯啊,我決定以後不去想事情了,反正有你幫著想,與其我費盡心思想出來的主意被你掀翻,我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不想,這樣省事一些,免得我總是干錯事,你總是不高興."

鐵心源眨巴兩下眼睛道:"以後還是要想的,即便是被我否定掉,你也要多想."

小巧兒眼珠子骨碌碌的轉了一下笑道:"那我可就想了,這是你說的."

鐵心源點點頭道:"沒錯,是我說的."

小巧兒抓抓頭皮小聲的道:"那我就說了."

"說說."

"你說擔心那個鄧八爺會委托福壽洞的人追索我們,所以才要把崔屠夫弄進大牢,斷了他們之間的聯系,如今,崔屠夫已經按你說的連尸體都進了大牢.

我們應該沒有危險了吧,你干嘛還要這麼多事?"

鐵心源搖頭道:"事情沒你說的那麼簡單,一旦沾染上因果,很可能就如同跗骨之蛆揮之不去.

你看啊,事情的起因是你偷酒,然後我們就需要保護你,所以才把崔屠戶給弄死了,弄死了崔屠戶我們就沾染上了一條人命的因果,這個因果沒結束呢,崔屠夫的褡褳里面有一個人的救命銀錢,如果這些銀錢沒有送到福壽洞,那個人就會死掉.

你看,你的行為從偷酒變成了人命,我們想要了結因果,就要把錢還給福壽洞,把人贖出來,然後事情才能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要不然啊,事情發展到最後,歸根結底還是要賠人家一條性命的,很可能就是拿你的命去償還,這就叫做因果報應."

鐵心源說完之後見小巧兒一臉的不屑之意,遂笑道:"我知道說這些你可能聽不進去,不過沒關系,我們還有時間慢慢地看人世間的變化,你自己會慢慢體悟到這席話的道理的.

年紀越老的人就越是相信這一套,等到你老的走不動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金玉良言."

告別了小巧兒,鐵心源就來到了棗塚巷子自家的店鋪.

店鋪其實還不算是開業,因為有了釀酒牌子,所以家里的店鋪里面也開始賣酒了,賣的酒水不算好,數量也不多,所以沒有引起那些大酒樓的在意,倒是有很多酒樓想要依附在七哥湯餅店的門下,做自營的酒水生意.

大宋的酒水專賣很是缺德,官府壟斷著所有的酒曲,私人想要釀酒就必須去官府花大價錢買酒曲子,私人只要私藏酒曲十斤以上,立刻就會被發配到三千里以外的嶺南,在那里可以自己釀酒,然後給自己喝.

七哥湯餅店著名的湯餅,必須要等到大年初八過來之後才會開張,否則對來年的莊稼不利.

鐵心源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和出處,老娘也不給解釋,于是他也就不問,一問老娘就會發火,所以,別人家的湯餅店賣湯餅賣得熱火朝天的,自家的湯餅店現在主營的卻是香腸和小菜以及酒水.

香腸這東西放上個十天半個月的才會好吃,現在開始吃的香腸都是最早一批熏制的,想唱的臘味還沒有出來,吃這樣的香腸其實就跟吃一般的蒸肉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口感和滋味要比蒸肉好一點罷了.

"留德合商號的掌櫃找到咱們家來了,也不知道他從哪里得知咱家有制造牌子,非要把咱家的店鋪和他家的店鋪合在一起經營,咱家占四成,他家占六成,兒子,你覺得如何?"

王柔花坐在高高的櫃台後面俯視著剛剛走進店鋪的兒子道.

"留德合是咱們棗塚巷子上最大的一家店鋪,聽說他家的生意在太原,淮中,京東西路都有分店,算是首屈一指的買賣,如果咱家和留德合一起合營的話,其實我們什麼都不用管人家最高興,三五年之後咱家家財萬貫一點都不奇怪."

鐵心源把背包丟在桌子上笑著回答.

王柔花不用看就知道兒子不願意,制造牌子是兒子拿回來的,他不願意那就算了,反正母子二人也不在乎那點錢財,更不缺那點錢財,沒必要把皇帝的賞賜拿去變成錢鈔.

如果那個牌子只是自家用,沒關系,估計可以往下傳百十年都不成問題,只要不弄得全大宋的私人酒水都是從這塊牌子里出去的,那麼,只要大宋王朝還在,這塊牌子就會永遠有用,因為這是皇帝給民間一家一戶的賞賜恩典,可以萬世不移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十二章無痦ㄙ拑L琱    下篇:第八十三章心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